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28胖揍秦圣哲,干得漂亮(二更)

正文 28胖揍秦圣哲,干得漂亮(二更)

    关家

    医生正在给董风辞检查身体,“现在基本是没有大碍了,只是她的身体很虚弱,需要好好调理一下,而且这个药物在国内并未见过,我还是建议出去一趟,彻底根治比较好,不然就怕会时常发作。zi幽阁”

    “我明白。”董老爷子连连点头,“现在就是用药物就能控制了吧。”

    “嗯,按时吃药,应该就没有什么大问题了。”医生长舒了一口气,“不过还有个事情我要和你们交代一下!”

    医生说着就示意董老爷子和关戮禾随着自己出去。

    “医生,有什么话,您就直接说吧!”董老爷子这段时间清瘦了不少,整日都在想着董风辞的事情,之前吃东西都能吐出来,能不瘦嘛。

    “有个事情,可能……”医生表情突然变得异常严肃。

    “医生,您说!”他这严肃起来,弄得他们也跟着紧张。

    “该不会……”董老爷子最近总听燕老爷子和他抱怨秦家做事不地道,他忽然想到了一个可能。

    “风辞没怀孕吧!”

    “老爷子,您在说什么呢!”医生刚刚调整好心情,被他这一说,哭笑不得。

    “爷爷,小辞都这样了,我若是还敢做这种事,我不是猪狗不如嘛!”

    董老爷子狠狠瞪了关戮禾一样,“你以为你是什么好东西嘛!”

    “其实是这样的,这个药比较猛,就怕董小姐以后的生育能力会受影响!”

    “医生,你没开玩笑吧!”董家可就只有她一个独苗苗,不能生育,那董家岂不是……

    关戮禾更是呆愣在当场。

    “我没和你们开玩笑,之前给她检查身体的时候,我就说,这个药效太猛,对身体脏器危害很大,虽然调理了一段时间已经好转了许多,但是有些伤害可能会伴随她一辈子,还是需要做彻底全面的检查,也不是完全没有几率怀孕,就是可能有些困难,得来不易吧。”

    “医生,这可不能开玩笑!”董老爷子已经彻底懵了。

    这刚刚才收到一个好消息,接着就是个噩耗。

    “若是好好调理呢!”关戮禾凉薄的嘴唇抿成一条线。

    “有些伤害是终身性的,如果真的有问题,以后要孩子的问题,恐怕真的难,你们得做好准备!”

    “不可能!”董老爷子是绝对不能接受的。

    “爷爷,肯定还有别的办法!”

    “去检查,先去检查!”董老爷子急了。

    董风辞完全是懵的,他们自然不会让她知道,只是到了医院,检查的项目却是针对她的子宫的,董风辞就是再傻也知道这事儿不简单了。

    当晚董老爷子就把她带回了家,检查做的是加急,轩家动作很快,第二天一早,董家便收到了结果通知。

    轩陌捏着报告单,上面的数据繁多,他仔仔细细将上面所有的文字数字看了两遍。

    “董爷爷!”

    “阿陌,你说,什么情况我都能接受!”董老爷子捏着电话,手指却在颤抖。

    “可能风辞以后真的子嗣困难,她的输卵管这边……”

    “行了,你别和我解释这么多,有的救嘛!”

    “目前的医学情况有点难,现在医学这么发达,可能过两年……”

    “什么过两年,风辞才多大,这以后不能生孩子,还能算个完整的女人嘛!”

    “哐啷——”董风辞刚刚睡醒下楼,手指一滑,手中的水杯从楼梯上滚下去。

    她就呆愣的站在原地,瞳孔放大嘴巴微微张着,半天没说出一个字。

    董老爷子连忙挂了电话。

    “风辞,我回头就送你去国外,国内治不好,我们去国外,总归会有办法的!风辞……”董老爷子话都没说完,董风辞就跑上楼,直接把自己锁在了门里。

    本来以为这个事情过去了,一切就会回到过去,不能生孩子?

    宛若晴天霹雳。

    她前几天还在和燕笙歌讨论生男生女的问题,瞧着燕笙歌那幸福的模样,董风辞自然想要一个属于她和关戮禾的孩子,现在什么都没了。

    关戮禾这几日到董家许多次,董风辞避而不见,之前的事情,董老爷子本就怨怼他,自然就更加不待见关戮禾,将他打出去了几次。

    关戮禾没办法,只能去找轩陌,轩陌对他也是避之不及,还是通过燕殊才从轩陌哪儿得了消息,当晚他就直接赶到了董家。

    出乎意料的,董家人并未拦着他,就让他这般进去了,一进门,就看见董老爷子端坐在客厅内,茶几上的烟灰缸内堆满了烟头,董叔正在一边帮他卷烟。

    “你来了?”董老爷子狠狠吸了口烟,将烟头按灭在烟灰缸中。

    “爷爷——”

    “我把风辞送走了。”

    “什么时候!”

    “人已经走了,刚刚的飞机,这会儿飞机应该已经起飞了。”

    关戮禾愣在原地,脑子都不能思考了。

    “戮禾啊,风辞和你在一起,你俩纵然千好万好,可是这辈子不能总是念着那点好过一辈子啊,风辞还小,不能生孩子,你知道这对于我们董家意味着什么嘛?”

    “我介意孩子的问题,真的,她无论变成什么样,我都不介意!”关戮禾有些慌了手脚,“我去找她,我现在就去……”

    “别找了,我们董家想要送出去的人,不会让你那么轻易找到的。”董老爷子捏着烟头,拨弄着烟灰缸。“你不介意,不代表风辞不介意。”

    “我们一起经历了那么多事,还有什么是不能一起面对的!”

    “你回去吧。”

    “爷爷,我……”

    “就这样吧!”

    关戮禾咬了咬嘴唇,“爷爷,所有的事情,还是因为……”

    “出去!”董老爷子忽然大喝!

    关戮禾沉默片刻,扭头就往外面走。

    “以后都别来了,我们董家不欢迎你!”

    关戮禾脚步顿了两下,双手攥得紧紧的,扭头往外面走,“一弦,立刻去查小辞的去向,快点!”

    一弦立刻点头,安排人手着手调查。

    任凭关家如何调查,都没有找到董风辞的行踪,他哪儿知道,那时候董风辞还没离开京都,过了两天后,才在董老爷子的安排下离了京都,就是燕笙歌的婚礼都没参加。

    董风辞知道关戮禾不介意,可她想要给他一个完完整整的自己,这事儿就像是一根刺,扎在了她的心里,她已经不止一次看到爷爷偷偷抹眼泪,而她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关戮禾,算是她懦弱吧,当时的董风辞选择了离开。

    或许他们都还太小,无法承受生活突如其来的暴击,他们都需要成长,她是如此,关戮禾也是一样。

    董风辞走得那段时间,整个京都都是风声鹤唳,关家上面的那位不高兴,居然给关家来了一次彻底的大换血。

    关戮禾只是将自己接下来要做的所有事情都和一弦交代清楚,便把自己关在了屋里,整整一周时间,一弦都怕他实在屋里,偷偷摸摸让人装了监视器,都被关戮禾给踩碎了,那几日,他就喝了几口水,寻常时间都是坐在屋里捏着手帕发呆。

    一弦也是没办法,专门寻了燕殊的电话,燕殊当时在部队,赶不及回来,最后还是轩陌到了。

    轩陌倒也没见到关戮禾本人,就是在门口说了两句。

    “关戮禾,你和风辞经历了那么多事情,董家对你戒心还是那么重,说到底,还是因为你没本事,你保护不了自己的女人,只能董家自己护着,风辞没有你的时候,过得是什么日子,和你在一起才多久,已经遭了多少罪,这一点你比谁都清楚,这人总是很容易忘记快乐的日子,而痛苦的事情,却会记一辈子。”

    “你若是今日死在房中,我只能说,董家这步棋走得非常正确,你若真的爱她,就等你足够强大,再去迎娶她吧,强大到,除却你,没有人再能伤害她!”

    轩陌说完,就直接离开了。

    一弦更是急得冒火,而那日之后,关戮禾脸上就出现了那黑底白花的面具。

    只是他之后的狠辣手段,让人闻风丧胆,这一时间,原本还喊他关七少的,现在却只能小心翼翼的喊一声关爷,一个月时间,几乎肃清了关戮炎留下的所有残余,这一时间,居然无人敢在背后议论他的是非。

    都说关戮禾是和董风辞分手后,受了很大的伤害,这才性情大变,人们不免唏嘘短叹,这道不同不相为谋,他们确实是不合适啊。

    “爷——”一弦快步走进来,他跟了关戮禾这么多年,对他比任何人都熟悉,可是看到那张面具下的眼睛,深不可测,就像是两个黑洞,你都不敢直视,他的心里都不自觉的有些畏惧。

    “嗯。”关戮禾正低头修剪着花草,用他的话来说,就是寻常喊打喊杀习惯了,需要修身养性。

    “大夫人的那个弟弟找到了。”

    “咔嚓——”关戮禾剪掉一个花枝,丢在一边。

    “人呢?”

    “还没带回来,目前是在一处比较偏远的地方,阴错阳差的倒是走了姚家的老路。”

    关戮禾勾了勾嘴角,“我还以为在京都,难怪这么长时间都没消息。”

    “毕竟是见不得光的,那女人生了孩子,就把他赶紧送走了,姚家人的手段,您也是清楚的,那边很偏远,而且是楚家的地盘,姚家人若是兴师动众的过去,楚家定然以为他们在挑衅,若是暗中去找人,难免会惊扰到楚家,为了一个私生子毁了姚家,这笔生意不划算。”

    “而且养在外面,亲生母亲也死了,基本上没人会在乎了,而且那孩子以后对姚家也构不成威胁,也就不管了。”关戮禾接着说。

    “就是这个理儿。”一弦垂眸。“不过那孩子毕竟是姚家人,身手不错。”

    “寻个机会,把他收到关家,提上来,放在身边。”

    “爷,不过这小子不知道知不知道自己的身世,这姚家毕竟是被大少爷逼上绝路的,你把他按在自己身边,恐怕不太妥当,我让得力的堂主带着他不行嘛!”

    “之前答应了大嫂,况且我既然敢把他放在自己身边,自然就不怕他回来,若是我连这点胆子都没有,这个位置也不用坐了。”

    “嗯,那我立刻去安排。”关戮禾决定的事情,自然很难改变。

    “那孩子据说有20了吧!”

    “21了,随了那户人家,叫李彬。”

    “大嫂说他单名一个苏,等接他过来,就叫关苏吧,随关家!”

    一弦一愣,应声退了出去。

    *

    秦家这段时间也是不得消停,这秦圣哲还在一心一意的改造自己,等着迎娶自己心目中的女神,却在某天晚上忽然得知,秦浥尘和燕笙歌要结婚了!

    不是谈恋爱,不是订婚,而是直奔结婚去了。

    秦圣哲怎么能忍,他当时还在国外,直接就冲了回来,秦浥尘当时还在公司,他就火急火燎的冲了进去。

    “二少,秦总还在忙,您不能进去!”

    “滚开!”秦圣哲此刻完全是处于一种暴走的状态,谁都看不住。

    王秘书被他推开,差点摔倒,秦圣哲一脚将门踹开,“秦浥尘!”

    秦浥尘微微挑眉,放下笔,“你有事?”

    “你特么的到底都背着我干嘛了!”秦圣哲说着就要去揪扯秦浥尘的衣服。

    秦浥尘会挥手躲开。

    “你还敢躲。”

    “王秘书,帮我把窗帘拉上,出去的时候,把门带上。”秦浥尘说着解开袖口,慢慢捋起袖子。

    “怎么着,你还怕给人看见听见嘛,这整个京都谁不知道燕笙歌是我的女人,那是你二嫂!”

    “二哥,有个事情你貌似搞错了。”

    秦浥尘又不是燕家人,秦浥尘心甘情愿的受着,他忍了他许久,非要来挑衅,那他也就不客气了。

    “全京都谁不知道我喜欢燕笙歌,你倒好,撬我的墙角!”

    “首先,你喜欢小笙,不代表小笙喜欢你,从始至终都只是你一厢情愿,其次,我和小笙已经在一起很久了,她不是我二嫂,你以后可以喊她一声弟妹,还有……”秦浥尘眯着眼睛,“我也忍你很久了,之前看在你是我二哥的份上,我不想闹得太难看,你今日送上门,了就新仇旧恨都说清楚。”

    “你撬墙角,你还有理了!”

    “小笙和你在一起过么,是你的人嘛,撬墙角?那也得是你的墙角啊!”

    “你——”

    “我告诉你,我们之间该发生的不该发生的都发生了,倒是你,能不能要点脸,是个男人,就大度点,这个女人不是你的,说真的,你死缠烂打的模样……”

    “丑陋至极!”

    “秦浥尘,我特么的非要弄死你!”秦圣哲说完挥着拳头就朝着秦浥尘砸过去。

    两个人就在办公室动起手来。

    王秘书站在门口,隔音效果太好,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却也能想象得出来,必然是一场恶战。

    这早就有人说,这秦家的二少和秦总,总要撕一场的。

    “王秘书,我们秦总会不会吃亏啊。”毕竟秦浥尘看着羸弱,皮肤又有点病态的白,长得又俊美异常,看起来确实有点弱。

    “不用担心,没事。”王秘书打了个哈气。

    “秦总不是前些日子刚刚出院嘛,这身体受得住嘛!”

    “那是因为三少不敢对燕家反抗,二少嘛,估计他忍很久了!”

    不过有个事情,王秘书说错了,就按照燕殊揍人那凶残的程度,秦浥尘若是反抗,只会更惨。

    秦圣哲以为就秦浥尘这身板,只会是挨揍的份儿,没想到最后被胖揍的人却是他。

    “秦圣哲,之前我是懒得搭理你,我告诉你,之前你就总是将自己和小笙捆绑销售,说真的,我早就看不过眼了,这会儿我就让你长长记性,那人是我的,永远都是我的!”

    “秦浥尘——”秦圣哲被打得嗷嗷直叫。

    “你还真当我怕了你嘛,只是兄弟争一个女人着实难看,被人说三道四,不过这话说得也不严谨,什么争?你根本就没资格,小笙压根也没正眼看过你,你倒是把自己摆得很高!”

    “我今天就让你知道,这人是谁的,我敢不敢动你!”

    这王秘书再次进去的时候,办公室一片狼藉,秦圣哲趴在地上奄奄一息,貌似昏死过去了,秦浥尘除了嘴角受了点伤,别处都没大碍,他立刻打电话将他们送去了医院

    秦家人接到电话,自然是全部都赶到了医院,孙静闲一看到秦圣哲被打得模样,哭得那叫一个伤心欲绝。

    “秦浥尘,这是你哥,你得心多狠啊,怎么能把他揍成这样。”

    “你抢了你哥的女人不说,现在还要揍他,还有没有天理了!”

    “我可怜的儿子,呜呜——”

    秦振理觉得很丢人,“浥尘,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这嘴,怎么回事!”秦老爷子压根不关心秦圣哲。

    “没事!”秦浥尘擦擦嘴,就是不小心挨了他一拳,嘴角有点撕裂而已。

    “妈——”秦圣哲此刻说话都困难,秦浥尘还专门往脸上揍,这是存心让他见不得人啊!

    “你们兄弟为了一个女人大打出手,简直丢人!”秦振理气得跺脚,“浥尘,这事儿你必须给圣哲道歉!”

    “道什么歉!”秦老爷子大呵一声。

    “爸,你看看他把圣哲打得,都这样了,难道你还护着这个臭小子啊,燕笙歌这事儿本来就是他做的不地道!”

    “浥尘和小笙那是两情相悦,和圣哲压根半毛钱关系都没有,什么不地道,抢兄弟的女人,这话外人说了我管不着,你们不能有这种想法,被人会说小笙风评问题,人家谈着恋爱,难不成圣哲喜欢,就说浥尘抢了他的人?没这个理儿!”

    这孙静闲和秦振理气得脸白。

    “爸,您这也太偏心了!”

    “我还怪他把浥尘揍了,这婚礼的事情那么多,还要在公司忙前忙后的,嘴角都打破了,怎么见人啊!”

    “圣哲都下不来床了,爸——”孙静闲急了,这老爷子偏心也未免太厉害了。

    这燕家听说秦浥尘到了医院。立刻让燕持去看看情况。

    燕持在门口听了半晌,方才敲门进了病房,和长辈一一打了招呼,方才扭头看着秦浥尘,“嘴是被他打得?”

    “嗯。”

    “倒是没用,能被他揍了!你这样怎么保护小笙和孩子,等燕殊回来,让他好好给你指导一下。”

    众人愕然,指导什么?继续揍人?

    “燕大少,圣哲被打成这样,您这话说得!”孙静闲怄火。

    “之前他追着我妹妹跑,给我们造成了很大的困扰,弄得京都人总是将他们捆绑在一起,令公司的风评你们也是知道的,对我妹妹的声誉造成了很大的影响,碍于秦爷爷面子,我们也没追究,不过既然浥尘已经和我妹妹要结婚,他再纠缠不休,别怪我们燕家不客气。”

    “任何人试图破坏婚礼,我们家第一个不放过!”

    “我还有点事,得先走了!”燕持并未多做停留,倒是扭头看了一眼秦浥尘,“这事儿干得不错!”

    秦圣哲气得肝疼!

    ------题外话------

    最近朋友圈都被《战狼2》刷屏了,我也好想去看啊,想去看——

    嗷嗷——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