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27 野男人,揍得进了医院

正文 27 野男人,揍得进了医院

    e国

    燕笙歌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她整个人是缩在秦浥尘怀里的,折腾了一宿,秦浥尘靠在沙发上已经睡着了,而她则是整个人躺在他的身上,身上未着寸缕,他的双手扯着毛毯,将她紧紧裹住。

    “醒了?”燕笙歌一动作,秦浥尘便醒了。

    燕笙歌的脸立刻绯红一片。

    “那个……”燕笙歌伸手在他胸口画着圈圈。

    “看样子我还没满足你。”

    “没有,没有!”燕笙歌是初次,身子就像是被撕裂了一般,哪里还敢再要。

    “哪里干嘛挑逗我。”

    “我哪有!”

    “你有。”

    “没有!”

    这两个人说着说着又吻在了一起,又缠绵了一个早上,才起来,燕笙歌一看到未接来电,有些懊恼,“昨晚战大哥的电话没接到,估计他这会儿已经到部队了。”

    “昨天……”秦浥尘从后面抱着她,低头吻了吻她的发顶。

    “他正好过来出任务。”燕笙歌给战北捷回信息。

    “你俩在房间逗留了很久。”

    燕笙歌扭过头,整个身子被秦浥尘圈在怀里。

    “嗯?”燕笙歌狐疑,“你怎么知道。”

    “我就在外面。”

    “你等了很久?”

    “不然呢,你让我冲进来?”

    “你这话说的,冲进来也没事,战大哥受伤了,我之前不知道,还让他帮我去超市买东西,结果好了,伤口崩开了,害得我给他折腾了好久,我哪儿做过这个啊,废了不少棉签,还弄得到处都是血,害得我擦了半天。”燕笙歌小声抱怨着。

    “笙笙——”秦浥尘刻意压低声音,好听得足以让人心颤。

    “怎么了?”

    “你说你肚子里会不会已经有了?”

    “一晚上而已,会吗?”

    “一天不行就两天,两天不行就七天!”

    这时候燕笙歌才算知道,秦浥尘要在这里待七天。

    除却平常会出去逛街溜达,两个人基本都是在床上度过的,而且基本没做安全措施,燕笙歌还不是安全期,怀孕了也是正常。

    *

    京都

    董风辞伸手捏着眉心,显得有些烦躁,关戮禾目光关切。

    “你干嘛一直看着我。”董风辞忽然迎上他的目光,“唔——关……”

    董风辞微微张嘴,关戮禾灵活的舌头便长驱直入,强势霸道的撬开她的唇舌,直接和她唇齿纠缠,在这个事情上面,董风辞几乎没有占据过主导权,瞬间就被夺走了呼吸,关戮禾直接拉下车中间的挡板。

    一弦坐在副驾驶,正透过后视镜看得津津有味,微微错开头,哎——还是看风景吧!

    这天可真蓝啊。

    关戮禾一只手撑着座椅,一只手直接搂住董风辞的腰,不断地加深这个吻。

    一弦觉着,若不是已经到了秦氏门口,这两个人能在车上,直接就……

    年轻人啊!

    火力旺。

    可以理解嘛!

    秦浥尘正在办公室处理公务,王秘书说董风辞到了,秦浥尘倒是一愣。

    自从那日在医院见过她之后,已经小半年没见过她了。

    想着是燕笙歌的好友,秦浥尘自然上心。

    “走,去看看!”秦浥尘刚刚打开门,就瞧着董风辞迎面而来。

    原本及腰长发,只有齐肩长短,因为走动幅度在肩头跃动,白色衬衫裙,腰间束着一根深蓝色的腰带,穿着平底鞋,比以前瘦削了许多,却又别有一番味道。

    董风辞长得不是顶漂亮的那类人,身上却有一种特别的味道,让人过目不忘,眉眼妩媚,因为军政世家,身上有自有一番政客才有的风流韵致,自信张扬,傲然独立,目空一切。

    关戮禾跟在她后面,眼中带着宠溺的笑。

    这两个人站在一起,着实养眼。

    “董小姐,您怎么来了。”

    “去办公室。”董风辞说话透着一丝霸气外露,秦浥尘微微挑眉,看了一眼关戮禾。

    关戮禾耸肩,不作任何表示。

    “对了,麻烦您出去一下,我有私事要和秦浥尘说!”董风辞请王秘书出去。

    王秘书凭着直觉。

    这两个人来者不善啊。

    “王秘书,你出去一下吧!”秦浥尘开口,王秘书迫于无奈,才走了出去。

    门被关上,秦浥尘才扭头看着董风辞,“瞧着你的身子已经好了大半。”

    “秦浥尘!”董风辞忽然上前一步,吓得秦浥尘连忙往后退了一步,整个人抵在门上。

    倒不是怕了董风辞,只是他俩若是有肢体接触,估计关戮禾要吃人了。

    “董小姐,您这是?”

    “秦三少,你是个男人吧。”

    “我是。”秦浥尘悻悻地一笑,伸着手指轻轻戳了戳董风辞的肩膀,“董小姐,麻烦您微微往后退一下,保持一下安全距离好嘛。”

    “你和小笙是不是发生过关系了。”

    秦浥尘一愣。

    “你这一上来,就问如此私密的问题……”

    “你是男人嘛!”

    “发生了!”

    “戮禾,你看,我就和你说,他肯定就是那个野男人!”

    秦浥尘愕然。

    什么鬼!

    “你这个野男人,看我不打死你!”董风辞寻着就要找称手的东西,关戮禾拿起一边的书就递过去!

    “关戮禾,你这是助纣为虐!”秦浥尘连忙往边上闪躲。

    “我帮我媳妇儿有什么错啊!”关戮禾轻笑。

    “不是董小姐,您有什么事,好好说,不要直接动手成嘛!”这秦浥尘也不能还手啊,就只能受着。

    “秦三少,你这个负心汉,你这个没良心的东西,看我不打死你今天,我告诉你,今天这事儿你必须给我一个交代!”

    董风辞追着秦浥尘满屋子跑。

    关戮禾站得累了,直接坐在沙发上,打了个哈气。

    “关戮禾,你管管你女人啊,疯了!”

    秦浥尘伸手挡住她飞过来的书。

    “你给我站住!负心汉,野男人!”

    办公室对着外面有一扇巨大的落地窗本来是秦浥尘用来监视员工工作的,此刻所有人目光偶读集中在落地窗上。

    这画面……

    冲击力太强。

    总裁到底干嘛了,居然让董小姐追着跑,因为隔音效果很好,他们听不清楚,不过看样子,定然是大事了。

    董风辞跑累了,关戮禾才起身,从后面把她抱住,“歇会儿。”

    “就是嘛,董小姐,您也累了,歇会儿!”

    “秦浥尘,我告诉你,我……”

    “我们歇会儿,待会儿再打。”关戮禾轻笑,伸手将她耳侧的头发拨到一边。

    “你说什么!”秦浥尘靠在桌子上,“就算是让我死,也得让我知道死因吧!”

    “小笙怀孕了,你看看日期,你去e国没,是不是你的!”

    秦浥尘一愣!

    立刻点头如捣蒜。

    “是我的,就是我的,是我的孩子!”

    “你……”董风辞看到他一副急不可耐的模样,忽然有些哭笑不得。

    “是我的,真的是我的!”秦浥尘完全不怀疑,算着日期自己去e国也有一个月有余了,也差不多了!

    真是不枉费我辛苦播种,还是有收获的。

    “你会负责?”

    “我肯定会负责的。”

    “小笙才多大啊,你这个禽兽,你还真的下得去手!”

    “这个话说得,你俩……”秦浥尘伸手指了指他们,“请问你俩在一起的时候,多大!”

    “是我在问你,不是你在和我说!”董风辞脸一红。

    “我肯定会负责,我马上订机票,现在就飞到那边,接她回来。”

    “家里那边你准备怎么交代!”董风辞还是比较担心的。

    这燕爷爷和自己爷爷差不多,都是好面子的,这怀孕了说要在一起,估计很难接受吧,而且小笙年纪也不大,家里真的能接受嘛!

    “我们家那边是没问题的。”秦浥尘已经在电脑上开始预定机票。

    “我问的是燕家那边,可不好对付,你打算怎么办!”

    秦浥尘一听这话,敲打键盘的手指顿了一下。

    “还能有什么办法,现在就是伸头一刀缩头一刀,总得受着!”

    “记得买好保险!祝你好运!”董风辞勾着嘴角。

    若说秦浥尘和燕笙歌这点事啊。

    这燕笙歌觉着是勾引了秦浥尘,这家里面最近催得紧,一直都在让她和战北捷订婚什么的,她这心里也急啊,就想了那么一出。

    可是她哪里知道,秦浥尘那日特意空了一周的时间,心里想的也就是这个事情,他俩在这事儿上面完全就是一拍即合。

    *

    燕家

    燕殊那日接了电话,让他没事请假回去一趟,他这心里还在狐疑,难不成是发生大事了嘛,他驻防的部队就在京都附近,回去也就小半天,当他到家的时候,客厅内坐满了人。

    除却自己家人悉数到齐,还有秦老爷子。

    秦浥尘和燕笙歌被大家围在中间,那架势,就像是要审问犯人一样。

    “怎么了?”燕殊摘下帽子,脱下外面的罩衣。

    沉默。

    “怎么都不说话?到底怎么了啊!”燕殊狐疑。“小笙,你不是在国外嘛,怎么回来了。”

    “二哥——”燕笙歌咬着嘴唇,可怜兮兮的盯着他。

    “你做错事了?”燕殊何其了解自家妹妹,她的一个眼神就知道了。

    “二哥,救我。”

    “到底怎么啦!”燕殊一脸懵,“怎么都这么严肃,大哥?”

    燕持搓揉着手指,指了指秦浥尘。

    “秦浥尘!”燕殊眯着眼睛。

    “燕爷爷,燕伯父,燕伯母,还有燕家两位哥哥,这事我绝对会负责到底的,我会娶小笙的。”

    “到底怎么了啊,有没有人告诉我一下!”

    “小笙怀孕了,秦浥尘的!”燕持缓缓开口。

    燕殊愣了一下,目光落在燕笙歌干瘪的肚子上。

    “二哥!”燕笙歌还希冀着能让燕殊帮自己,却没想到燕殊直接冲过去,一把将秦浥尘给拽了起来,“混小子,你给我说,你干了什么!”

    “我会负责!”

    “负责你妹,你特么的把我妹肚子搞大了!是不是!”

    “我——”

    “砰——”他的话都没说完,就被燕殊揍了一拳。

    秦老爷子自是心疼,却又不能过去,这事儿毕竟是秦浥尘做得不地道。

    燕家也是要面子的,人家一个黄花大闺女这不明不白被自己孙子搞大肚子,打几下也得受着。

    “二哥,你别打他,这事儿也不能全怪他!”

    “当然不能全怪他,你这丫头要是不愿意,谁能逼得了你,我自是疼你宠你,却不是让你为所欲为的,你才多大,这小子是活腻了吧,你特么的居然……”燕殊越想越是来气。

    挥着拳头就往他脸上又揍了两圈。

    秦浥尘觉着自己脑子都是晕的,燕殊下手力道太重,打得他头晕眼花。

    燕家却没有一个人过来劝架,这燕家旁人也不好动手,只等着燕殊回来了,秦老爷子在一边急得冒火,却也只能按耐住性子,逼着自己冷静下来。

    燕殊也不知道揍了多少下,还是燕笙歌拦住了,挡在了秦浥尘面前,燕殊拳头已经打了一半在她面上,才堪堪收回力道。

    “二哥,你别打了,这事儿都是我的错!”燕笙歌瞧着秦浥尘被揍得模样,哭成一团

    “安叔,平叔,把小姐带下去!”燕老爷子大呵一声。

    “小姐!”燕家人真是又急又气,就这么一个女娃娃,忽然被人搞大了肚子,这两人若是已经订婚就罢了,偏生没有,这忽然结婚什么的,外面人也得议论纷纷。

    宋一唯在一边气得直掉眼泪,“死丫头,你说你怎么就敢这么做,我们做父母的都是不怕,这上流社会,人言可畏,就怕以后你被人戳着脊梁骨啊!”

    “妈——”燕笙歌看着宋一唯哭了,也跟着红了眼睛,走到宋一唯身边,跪下身子,“妈,您别哭了,你这样我难受!”

    “你们都太小了,你自己都还是个孩子,你说,你怎么生养一个孩子啊,你这丫头,你到底想没想过啊!”宋一唯说着伸手捶打了两下她的后背,“你这丫头啊,就顾着一时的激情,这现在是爱得死去活来,这以后……”

    “在这事儿上,你这就回不了头了啊!”宋一唯连声叹气。

    裴燕泽伸手扶着眼睛,眸子都是幽邃之色,“秦浥尘,这事儿你打算怎么处理。”

    “伯父,我会立刻娶小笙的。”

    “说得好听,你们这年纪,真是爱玩的,这以后你若是负了小笙,我妹怎么办,你倒是可以直接抽身离开,她这辈子背了这污点,以后怎么办!”燕殊气结,在客厅来回转,伸手扯了扯头发。“不行,还是咽不下这口气,秦浥尘,你和我出来!”

    “燕殊,你先冷静点!”燕持伸手拉住他几欲拉着秦浥尘出去的胳膊。

    “大哥,我今天非得弄死他,我靠,我特么的真是……”燕殊气得脸都肝疼。

    忽然抬脚狠狠踹了一下一侧的桌子,本来牢固的桌子,猛地晃动了两下,就忽然倒了,发出巨大的声响。

    “先冷静一下!”燕持扯着他的胳膊,就燕殊这模样,非得把家里拆了不可。

    “你让我如何冷静啊。”

    “现在不是发脾气的时候,商量一下如何解决这个事情吧!”燕老爷子指了指沙发,示意燕家兄弟坐下。

    秦老爷子就是自己一个人,对面却做着燕家一大家,而且都恨不得扑上去将他吃了,他深吸一口气。

    “我们会立刻迎娶小笙的,这事儿还是不要拖了。”

    “不行,我不同意!”燕殊立刻反驳。

    “我也不同意!”燕持附和。

    “就冲着秦浥尘做得这事儿,就不地道,小笙现在还小,心智都不成熟,就拐带我妹妹,这事儿做得我心里不舒服。”

    “我同意!”燕持继续附和。

    “总不能打了孩子吧,这孩子越来越大,这事儿就瞒不住了!”秦老爷子耸了耸肩。

    燕殊握紧拳头,恨不得再在秦浥尘的脸上添几拳。

    “老燕,这事儿还是得你做主!你说怎么办吧。”秦老爷子将目光转向燕老爷子。

    “爷爷——”燕笙歌可怜兮兮的看着他。

    燕老爷子无奈的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你这丫头,平素无法无天就算了,怎么能在这种事上如此大胆,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啊。”

    “我想和他在一起。”

    “不后悔?”

    “不后悔!”

    “秦浥尘,你怎么说?”

    “我会对她一辈子负责的。”秦浥尘眼神坚毅,没有丝毫动摇。

    “罢了,这事儿还能怎么办,都已经这样了,就算我们现在带着你强行把这个孩子给拿掉,依着你的脾气,肯定会嫉恨我们一辈子,我只说一句,我们家,永远是你坚强的后盾,想回来,随时都可以,这小子若是欺负了你,回来和我说!”燕老爷子瞧着燕笙歌哭得梨花带雨,自然更是心疼。

    燕笙歌哭着点头。

    “谢谢爷爷,这事儿是我的不对。”秦浥尘悬着的心终于松了口气,“我一定会对小笙好的。”

    燕殊和燕持坐在一边,久久没说话。

    燕殊此刻手里若是有把菜刀,绝对直接上去砍了这混蛋。

    把他们燕家当什么了。

    “我想过了,我的公司股份期权房产都是尽数留给浥尘的,等他俩结婚,我就去做个公证,这些东西,以后都留给小笙肚子里的孩子,他俩若是好好地,浥尘自然可以管理公司,有处置权,若是不好,就让他净身出户,直接滚蛋。”秦老爷子缓缓开口。

    “难不成秦爷爷是觉得我们家就是看上你家的钱了嘛!”燕殊挑眉。

    现在的社会,有钱固然重要,可是还得有权有势。

    “燕殊,你别激动,我们秦家除了钱,我也不知道该如何来表示对小笙的愧疚,若不然你们提要求,我们照搬。”

    “婚礼办得盛大一些!”一直沉默的裴燕泽忽然开口。

    燕笙歌哄着眼眶看着自己的父亲。

    “本想多留你两年,没想到你两个哥哥都没结婚,你就这么急着出门了。”裴燕泽毕竟就这一个女儿,说着着眼眶就有些红。

    “肯定会举行得特别盛大!”秦浥尘保证。

    “我倒不是想图什么,就是觉得憋屈,本来你们也当订婚下聘按着流程来的,你们倒好,直接略过了所有环节,我不想委屈了小笙,这旁人有的,你们要给,别人没有的,秦浥尘,你也得给她,知道没!”

    秦浥尘点头。

    “爸,对不起!”燕笙歌咬着嘴唇,肩膀颤抖。

    “我只和你说一句,自己选的路,就走下去吧,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是你父亲!随时都能回家。”裴燕泽摸了摸她的头发,这眼眶越发红了。

    “那我尽快安排婚礼的事情。”这事儿敲定了,就得忙活起来了,“最好是这一两月就举办,不能再拖了。”

    “小笙这孩子一生下来,京都的人,还是得全部知道,就对外说他俩一直在谈恋爱,怀孕了,准备奉子成婚,也没什么可丢人的,我不想有人在背后指指点点,也不想我的曾孙子一出生,就被人戳着脊梁骨,这事儿秦浥尘……”燕老爷子瞪着秦浥尘。

    “全部都是我的责任!”

    “本来就是你的,你还委委屈屈的!”燕殊气结,捋起袖子,“说完了么,说完了,秦浥尘,你跟我出去,我们再好好谈谈!”

    “二哥,你别再……”

    “你闭嘴,没你的事儿!”燕殊呵斥,从沙发上站起来,“秦浥尘,是个男人就跟我出去!”

    “加我一个!”燕持说着也起身,顺手脱了外套。

    当晚秦浥尘就被直接送了医院!

    ------题外话------

    秦浥尘啊,啧啧——你就是活该被打,谁让你总是巴巴的想着要拐卖人家妹妹的,被揍了吧,活该,还千方百计的算计人家两个哥哥!

    难怪他们不待见你!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