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26 换个关系,给我生个孩子吧(三更)

正文 26 换个关系,给我生个孩子吧(三更)

    关家

    董风辞忽然觉得这秋日的阳光,有点凉,背后一阵冷风吹过,耳畔都是燕笙歌那一句,我怀孕了!

    “呵呵,那个小笙啊,你别开玩笑,我这身体不好,你别刺激我。”董风辞咽了咽口水,忽然有些口干舌燥,顺手去摸水杯,却碰到了一双温热的手,微微扭头,温热柔软的嘴唇吻住自己的嘴角。

    关戮禾直接坐到她身边,将水杯喂到她的嘴边。

    “我自己可以来。”董风辞现在见着关戮禾,居然有些不好意思了。

    这些日子,他俩关系的亲密程度,前所未有,就算是再私密的事情,关戮禾也都处理过,包括例假,这是最让董风辞崩溃的。

    现在关戮禾,居然可以分得清楚各种材质型号,她觉得自己在他面前已经彻底扒干净了。

    “快喝。”关戮禾眯着眼睛,眼角的疤痕越发明显,眼底越发清澈明净,漂亮得无以复加。

    董风辞刚刚喝了一口,那边就传来燕笙歌带着哭腔的声音。

    “风辞,怎么办啊,我真的怀孕了,我已经验了好几根验孕棒了,我该怎么办啊,要是被爷爷知道,他会打死我的。”

    “燕笙歌——”董风辞激动的从凳子上跳起来。“那个男人是谁!”

    “风辞——怎么办啊!”

    “我问你那个男人是谁,你同学?”

    “不是!”燕笙歌咬了咬嘴唇。

    “那是谁!”

    “风辞——”

    “怎么了,发这么大火气!”关戮禾抬手给她顺气。

    “小笙怀孕了,也不知道是哪个野男人!”

    关戮禾挑眉,“自愿的?”

    “对啊,小笙,你是自愿的还是被迫的,到底是在怎么回事啊。”

    “我也不知道啊,就那个……当时有点喝多了,我就……”

    “燕笙歌!你自己在国外,你喝多了,你胆子肥了,你还真不怕遇到坏人嘛!”

    “风辞,咋办啊,我要是告诉爷爷,爷爷他……”

    “他打不死你,会把那个野男人打死!”董风辞气结。

    “那你说这个孩子……”

    “你先和我说这个孩子是……”

    “燕笙歌,老师喊你——”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男人的呼喊声。

    “风辞,我先挂了,回头我再和你说!”燕笙歌急匆匆挂了电话,气得董风辞更是恼火。

    “她怎么会怀孕?”

    “我哪儿知道,那死丫头说是喝多了,这一个人在外面,她的胆子怎么这么大啊,外面那么乱,真是被惯坏了。”

    “燕家家风甚严,那小丫头我也算是看着长大的,是被燕家兄弟惯坏了,但是有这个胆子,自己一个人去酒吧喝酒什么的,她还没做过。”

    “难不成是被燕爷爷约束太多,到了国外就彻底放开了?真是搞不懂,这燕家怎么就忽然想到把她送到外面,估计是彻底撒开了蹄子。”

    “按照她的性格,应该不会,除非是和熟人喝酒,能够让她放松警惕的人还真不多,我觉着你可以去问问秦三少!”

    “秦浥尘?”董风辞拧眉。“他俩……”

    “燕家把她送出去本来就是为了躲秦家人,我瞧着那个秦浥尘狡猾得很,都说无商不奸,秦浥尘年纪不大,半年来秦氏的股票涨幅已经是近十年来的最高了。”

    “我以为你就会打打杀杀,你还关心这事儿?”

    “适当投资啊,不然以后拿什么养你。”

    董风辞轻笑,“他俩什么时候搞在一起的啊。”

    “估计有好久了,我瞧着这事儿和他脱不了干系。”

    “之前不是还听燕二哥说,想继续撮合战大哥和小笙嘛,正好战大哥要去那边出任务,还顺便带小笙出去吃了顿饭,当时小笙还发了朋友圈!”董风辞说着就去找朋友圈照片。

    当时的照片看着倒是挺亲密的,燕笙歌站在前面,战北捷微微靠后一些,女生娇俏可人,男的高大冷峻,倒是般配得很。

    “我还以为按照这个速度,应该很快就可以听到好消息了。”

    关戮禾摩挲着下巴,这事儿还真不简单啊!

    “不行,你陪我出去一趟,我要去找秦浥尘。”

    “你身子不好,别乱走!”

    “我吃过药了,我等不及了,他要是真的是那个野男人,我……”

    “你想干嘛!”

    “走就是了,哪儿这么多话!”董风辞冷哼。

    *

    这事儿还得追溯到一个月前……

    燕殊总觉得得把自己妹妹定下来,才能安心,这燕家人都喜欢战北捷啊,两家又熟,又是世交,战北捷的父亲还是爷爷的学生,怎么都得亲上加亲才行。

    战霆对于儿子娶个小娇妻,自然是乐见其成。

    所以当时那个国外的任务,本来是落在燕殊身上的,他直接推给了战北捷,战北捷刚刚执行完任务,有一个半天的休息时间,晚上九点多的飞机回部队,中午便约了燕笙歌出来吃饭。

    餐厅内

    “跟我出来,要你命了?”战北捷低头继续吃东西,“就算不乐意,你也不用表现得这么明显吧,还是我来得太突兀,你中午有约?我打扰你了。”

    战北捷几天前就过来了,任务是机密,自然不可能提前告知燕笙歌。

    “没事啊。”燕笙歌努努嘴,又低头看了一眼手机。

    “我们从见面开始,已经快一个小时了,你平均本分钟看一次手机,等谁的电话呢。”

    “我哪有!吃饭!”燕笙歌低头吃东西。

    “小丫头,我可是侦察兵出身,你那点心思瞒得住谁。”战北捷放下筷子。“男朋友?”

    “不是!才没有。”

    “你这话骗骗你哥就行了,我你放心,我和你哥不是一头的。”

    “战大哥,你们这些人的,别看着正经,也会骗人,少来忽悠我!”燕笙歌努努嘴。

    “你这丫头,战大哥怎么多年怎么骗你了,骗你的那是你二哥,简直败坏我们军人在人名心中的形象啊!”

    “扑哧——”燕笙歌被他义正言辞的模样逗得一笑。

    远在海外的燕殊猛地打了个喷嚏。

    “队长,你还是别洗冷水澡了,会感冒!”尉迟和燕殊刚刚训练完,正准备去冲凉。

    “鼻子有点痒,没事。”燕殊搓揉鼻子。

    燕笙歌叹了口气,“就是有点……怎么说呢……”

    “感情事儿?”

    “嗯。”

    “秦三少?”

    “你怎么知道!”

    “你二哥整天在我面前说秦家人,不是骂秦圣哲就是骂秦浥尘,我能不清楚嘛。”

    “二哥最近放假了嘛?”

    “前段时间休了两天。”

    “他肯定是去找他麻烦了,秦浥尘这段时间对我忽冷忽热的,你说他是不是不爱我了。”

    “还有这事儿?”战北捷一拍桌子,“这小子胆儿很肥啊。”

    “你小声点!”他们又不是在包厢。

    战北捷尴尬的咳嗽两声,“那小子到底想干嘛啊,和你分手?”

    “我哪儿知道。”

    “其实你还小,以后的选择也很多啊,何必非要……”

    “我想嫁给他。”

    “就非他不可了?”战北捷挑眉。

    其实当时战北捷心里还是很悲凉的,想想自己一把年纪了,都没怎么谈恋爱,这燕笙歌才多大,都想着要嫁人了。

    还一脸笃定要嫁给某个男人,这秦浥尘除了皮相漂亮一些,还有什么吸引人的。

    “嗯!”燕笙歌认真点头。

    “那怎么办,打电话啊,想他就给他打电话。”

    “不行,那样显得我多掉价啊!”

    “你们女生的心思真是难猜,想就找他,想那么多干嘛。”战北捷一向直接,又是军人,直肠子,自然不懂燕笙歌心里那些弯弯道道。

    “战大哥,你帮我一个忙呗。”

    “什么?”

    然后就诞生了她和战北捷的第一张合照。

    燕家人瞧着合照,笑得合不拢嘴,这不就是好事快成了了嘛。

    倒是秦浥尘此刻正在开会,手机震动起来的时候,摸起来一看,手中的钢笔瞬间被折断。

    “秦总——”王秘书一脸懵,这黑色的钢笔水,弄了他一手,文件桌上也是溅了一趟黑墨。

    “散会!”秦浥尘阴沉着脸往外面走。

    “散会吧!”王秘书招呼众人快点走。

    这秦浥尘长得俊美,为人也是不错,至少不会像燕持那般冷酷,不近人情。

    可是往往这种人发脾气最恐怖,因为你完全摸不着头绪。

    秦浥尘走到盥洗台前,拧开水龙头,冲洗着墨汁,看着谁由透明变成黑色,他更是心潮难平。

    “总裁!”王秘书递上毛巾。

    “这几天都是什么行程。”

    “下午还有一个会议!”

    “推了。”

    “傍晚要出席一个庆典活动,晚上会和庆典投资人一起吃个饭!”

    “推了!”

    “明日要和房地产的……”

    “推了,把这三天,不——”秦浥尘拧眉,“把这一周的时间都给我空出来。”

    “一周?”王秘书很诧异,“可是这行程很多是几个月前就定下来的啊,全部取消?有些人不好交代啊。”

    “这应该是你们需要操心的事情,我要放假啦。”

    说起来秦浥尘接手公司还真的没放过假。

    “立刻给我定最早去e国的机票。”

    “现在?”

    “立刻!”

    王秘书立刻动作,摸出手机就开始查机票,幸亏不是旺季,“最早的一班在下午两点,到那边差不多傍晚。”

    “就那个。”

    “没有头等舱,只有经济舱……”

    “没有座位我也得走!”

    王秘书点头,“那我安排那边的人接您?酒店那边……”

    “我自己安排!”

    “那个……”王秘书自然知道燕笙歌在e国,只是怎么想起来忽然过去了。

    还一副要去决斗的模样。

    这燕笙歌朋友圈发了,燕家人倒是齐齐点赞,就是秦浥尘,就和消失了一样,燕笙歌努努嘴,这个人太过分了。

    “小笙,这样不好吧!”战北捷有点心虚,他还是第一次做这种事。

    “没事,他若是一天不联系我,明天我就把他拉黑。”

    “拉黑啊!”战北捷咋舌,这女人啊……

    秦浥尘到这边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燕笙歌住的是裴燕泽一个熟人的房子,燕家在这边并没有房产,是个小别墅,已经几年没住人了,周围也很是清净。

    燕笙歌的小车并不在,秦浥尘敲了半天门,估摸着是不在。

    他找了个荫凉的地方,从口袋中摸出一盒烟。

    这是刚刚在机场买的,他从不抽这玩意儿。

    这心里不舒服,听说抽了这个会舒服些,秦浥尘笨拙的拆了包装,这才发现,居然没买打火机,有些懊恼的将烟揉碎在手心,沾了满手的烟草。

    直到天黑之后,车灯照过来,秦浥尘眯着眼睛,是她的车子。

    车子停稳,他刚刚要过去,就看见战北捷先下了车,直接去了后备箱,提了两大包东西出来,燕笙歌下车,快步过去,从他手中接过便利袋,两个人靠着头,不知道在说什么。

    从他这个角度看过去,亲密得很,战北捷比她高出许多,此刻低头和她耳语的模样,甚是亲昵。

    战北捷进了屋,足足过了两个小时才出来,秦浥尘低头看着腕表,眉头紧蹙,孤男寡女,两个人进去都干嘛了。

    秦浥尘抬头的时候,就瞧着战北捷居然直接朝自己走了过来,秦浥尘心里一惊,下意识的要躲。

    “既然都来了,你躲什么!”战北捷轻笑,低头看了看时间。

    秦浥尘有些恼怒。

    “刚刚你怎么没过去?”

    “小笙知道我来了?”

    “她没看到,那丫头一向粗神经,况且她能有我敏锐嘛。”

    秦浥尘轻笑,“你们——”

    “接我的车子来了,我得走了,那丫头让我陪她去超市买了不少酒,说是要借酒消愁,顺便把你忘了!”战北捷说完,快步往另一边走去,一辆黑色的停在路边,他跳上车,车子消失在夜色中,瞬间就没了踪影。

    秦浥尘看着满地的烟草残渣,想了几秒钟,便直接朝着小别墅走过去。

    燕笙歌把买来的酒排成一排,正在想先喝哪个比较好。

    门铃便响了。

    难不成战北捷又回来了?

    “战大哥——”燕笙歌跳着去开门,瞧见门口的人愣了半晌。“你怎么来了。”

    秦浥尘伸手挡住门,直接就推了进去。

    “你等会儿,你进来干吗啊!”

    “战北捷能进,我就不能嘛!”秦浥尘快步走过去,玻璃桌上摆着各种颜色瓶子的酒,垃圾桶里都是白色的卫生纸,有一些上面还带着猩红的斑点。

    燕笙歌咬了咬牙,把门关上。

    “你怎么忽然过来了。”

    “听说你准备把我忘了。”秦浥尘直接拿起一瓶酒,饶有趣味的看着燕笙歌。

    “和你有什么关系。”燕笙歌走过去,拿过酒杯,熟稔的开了瓶酒,喝了大半杯,“你不是都好几天没联系我了吗?”

    “生气了?”秦浥尘双手撑着桌子,盯着燕笙歌小脸,目不转睛。

    “还好吧,战大哥说得不错,男人嘛,满大街都是,我干嘛要在一棵树上吊死啊!”燕笙歌说着将一杯酒直接灌入口中,金色的液体顺着嘴角滑落,她下意识的伸出舌头舔了舔,凤眸眯着,很是眼神迷离,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战大哥……”秦浥尘这口气听着醋味十足,眼睛盯着她殷虹的小嘴。

    “战大哥说错了嘛,秦浥尘——”燕笙歌忽然爬上桌子。

    “你到底能不能喝酒啊!”秦浥尘双手护住她的周围,生怕她摔下去。

    “不能!”

    “那你还喝!”

    “要你管!”

    “行,我不管你!”

    “你凭什么不管我,你不是我的男朋友嘛……”

    “我……”

    “秦浥尘,你这个人真的特别坏。”

    秦浥尘抿抿嘴,却不否认。

    “你说你到底喜不喜欢我!”燕笙歌双手撑在桌上,两颊有着不自然的羞红,那双凤眸迷离,灯光下摇曳生辉,美得不像话。

    “那你那时候为什么亲我,我以为你亲了我,我们就应该正式确立关系了,是不是。”

    “你喝多了!”

    燕笙歌忽然将脑袋凑过去。

    秦浥尘得护着她,所以两个人挨得很近,燕笙歌呼出的热气,夹杂着酒味的甘甜,让他有些失神,红艳诱人的嘴唇,就在他的眼前晃来晃去的,有时候甚至摩擦到了他的鼻尖,那若有似无的暧昧气息,简直让他抓狂。

    秦浥尘双手撑在她身体两侧,收紧。

    “秦浥尘,你说话,你把我当什么!”燕笙歌根本不能喝酒,也就是喝酒壮壮胆罢了。

    感情这事儿,谁先爱上,自然是颇为被动。

    “小笙,我们……嗯——”秦浥尘刚刚开口,燕笙歌微微倾身,直接吻住他的嘴唇。

    这是距离上次在秦家接吻之后,他们第一次接吻,她的味道,依旧香甜,嘴唇柔软,仿佛果冻一般,好像就这么一口吞下去。

    燕笙歌眯着眼睛,睫毛不安的跃动着,她微微抽开身。

    “你想说什么?”

    “小笙,我们之间或许比较适合另外一种关系,比如说……”燕笙歌却忽然直接搂住秦浥尘的脖子,秦浥尘吓了一跳,这丫头可还是在桌上啊!

    秦浥尘伸手抱住她的腰,燕笙歌直接顺势整个人直接趴在他的身上,秦浥尘趔趄的往后退了一步,后面是沙发,他小腿被沙发边缘撞了一下,整个人下意识的往后一栽,等他回过神来,整个人已经被燕笙歌圈在了沙发和身子中间。

    燕笙歌整个人跨坐在他身上,姿势暧昧撩人。

    “小笙……”秦浥尘呼吸变得有些急促,略白的脸上也染上一点不自然的红晕。

    “你有反应了,你还说不喜欢我!”燕笙歌眼神略带娇嗔。

    好像秘密被发现了一样,秦浥尘再看向燕笙歌的眼睛,这心脏就开始不受控制的跳动起来,这种感觉不太好,他刚刚要别开眼,燕笙歌忽然按住他的脸。

    “你在看什么!”

    “我……”

    “看着我,我不好看吗!”

    “好看!”

    “那就一直看着我!”燕笙歌说着就开始撕扯秦浥尘的衣服,秦浥尘眯着眼睛,他俩这个……

    是不是有点反过来了。

    “小笙,你可得想好了!”

    这自己喜欢的女人就坐在自己腿上,秦浥尘这已经憋得到了一个临界值,额头上青筋都在突突直跳。

    身体里野兽在叫嚣着,想要吃掉这个女人。

    “我要你!秦浥尘,你是个男人啊!”

    “你试试啊!”秦浥尘直接抱住她的腰,起身,直接按在了原本的桌上,燕笙歌还没反应过来,铺天盖地的热浪就朝着自己涌过来……

    直到身体感觉到了痛楚,燕笙歌才回过神,她……

    真的彻彻底底属于他了。

    秦浥尘眯着眼睛,吻了吻她的发顶,他最近本来也想着要来看她,快到燕笙歌生日了,没想到计划还是赶不上变化。

    “小笙——”

    “你能不能别说话。”若是他此刻说什么晦气话,燕笙歌真的会直接把他掐死。

    “我真的觉得我们之间的关系可以换一种!”

    “秦浥尘,你都把我上了,你还想干嘛!”

    “给我生个孩子吧!”秦浥尘堵住她的嘴唇!

    燕笙歌在那个瞬间,觉得整个世界美得炫目,就仿佛有无数个人在放礼炮。

    孩子……

    他俩的!

    那一定很可爱!

    ------题外话------

    话不多说了,我可是一个来大姨妈的人,拖着“浴血”的身子给你们写了三更啊,三更啊——

    嘿嘿嘿,话说来大姨妈神马的,还是要写一点欢乐的东西,自己也开心点,哈哈——

    *

    再来求一波月票,小可爱们,赶紧把手中的月票交出来,不然我要去打劫啦!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