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25 小狐狸的算计,我怀孕了(二更)

正文 25 小狐狸的算计,我怀孕了(二更)

    燕家

    燕殊指了指外面,“秦二少,你该不会连单独和我说话都不敢吧。”燕殊挑眉,一脸挑衅。

    好小子!

    他还在想,这小子什么时候会跳脚,若是他总是一副任由着他打骂的模样,燕殊这出戏还真的要唱不下去了,幸好。

    是个炮仗,一点就着。

    “圣哲,你还不赶紧给二少赔礼道歉,愣着干嘛啊。”孙静闲一直扯着他的衣服。

    “出去就出去!”秦圣哲心一横。

    若是自己真的道歉了,那才叫真的丢了份儿。

    燕殊轻笑,“像个男人,出去说吧!”

    毕竟在屋里,放不开手脚啊。

    小子,你不知道我想揍你很久了吗?

    前面有个秦浥尘就罢了,最起码秦浥尘风评不错,可是这秦圣哲的长相就两个字:油腻!

    举止做派:轻浮!

    为人处世:差劲!

    自家妹妹现在居然要和这种人捆绑在一起,燕殊哪有不恼火的道理,自己及还没去找他,自己就送上门了,还多去他家做客,做梦呢。

    孙静闲刚刚要追出去,就被轩陌拦住了去路。

    “轩少爷,您这是干嘛?”孙静闲看着两个人背影消失,心里着急啊。

    “秦夫人,您是不是打算撮合秦二少和小笙?”轩陌轻笑。

    孙静闲不作声。

    “这不是必经的过程嘛,秦二少总归要单独搞定燕家这两兄弟的,这是迟早的问题,况且男人之间的问题,您也不好插手吧,您也不能什么事情都帮着他啊,搞定大舅子这种事,还得他自己来。”

    大舅子?

    孙静闲想着也有道理。

    “您就安心坐下吧。”轩陌笑着,却不许他往外面挪步半寸。

    孙静闲没办法,只能作息喝茶。

    而此刻燕殊和秦圣哲站在池塘边,燕家这会儿没有小孩子,池塘边还没有筑起围栏,池塘是从地下挖起来的,水平线基本和地面齐平,站在边上,秦圣哲还是有些后怕,不自觉的往后退了两步。

    “你喜欢小笙?”燕殊伸手摩挲着足有半人高的荷叶。

    秦圣哲深吸一口气。“嗯。”

    “胆子挺大。”

    “我是真的喜欢她。”

    “你拿什么喜欢她?”燕殊勾着嘴角,“秦二少,你的风流韵事,不用我多说吧。”

    “我以后会改的,你有什么不满意的,我都可以改!”秦圣哲说得情真意切。

    燕殊余光忽然瞥见不远处一个正在花廊偷窥的人,燕笙歌此刻还没有自己的工作室,在燕家偏房给她弄了个专门作图设计的地方,估计是听着动静出来观望了。

    “小笙毕竟是我最亲爱的妹妹,我们寻思着给他找对象,最起码不能比我和大哥差吧,你且说说,你有什么比我们强。”

    燕笙歌双手搭在画廊上,小心翼翼的从青藤后冒出一个小脑袋。

    二哥这招可真毒。

    这不是挖坑给秦圣哲跳嘛。

    他就是有过人之处,难不成说燕殊不如他,燕殊肯定得揍死他,若说什么都不如她的两个哥哥,燕殊必然会说!

    那你凭什么来求情,赶紧滚!

    秦圣哲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犹豫半天,一个字没说出来。

    “不过我看秦二少确实有过人之处,比如玩女人方面,比我们兄弟加起来都多!”

    “燕二哥,那都是我不懂事,我以后真的会改。”

    “你觉得这话可信度为多少?”

    “我发誓,我要是……”

    “我最讨厌别人动不动给我发誓了,听着头疼。”

    “那我会用实际行动证明我对小笙的爱。”

    “说到这里,我妹妹今年才多大,秦圣哲,你丫吃了雄心豹子胆了,这就打起我妹妹的注意,你还真是胆子肥啊。”

    “我可以等她,我不急!”

    “啧——”燕殊咋舌。

    “你有什么不满意的,我都可以改,我以后绝对不会在外面花天酒地,我……”

    “行了,你也别说了,我和你挑明了吧,你就是再变,我都不喜欢你,你就死了这条心,少打我妹妹的主意,听着没。”

    “你这是偏见!”

    “那又如何!”

    “你……”

    “不爽?”

    秦圣哲咬牙!

    “忍着!”燕殊轻哼,扭头就准备往里面走,“行了,赶紧回去吧,我给秦爷爷一点面子,不和你多计较,你也别让我弄得你太难堪。”

    秦圣哲下意识的伸手就要去拉扯燕殊,若是就这么回去了,自己岂不是没机会了。

    可是秦圣哲忘了一点。

    燕殊那可是当兵的,这反应迅速,当他的手按住他的肩膀那一刻,身体立刻就做出了应激反应,直接回身,抬起一脚就朝着秦圣哲踹了过去!

    “唔——”秦圣哲胸口剧痛,整个身子呈一道漂亮的抛物线,直接飞了出去。

    燕笙歌咽了咽口水,瞧着秦圣哲的身子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直接落入了荷花池中,“啊——”下意识的惊呼出声。

    “啊——”秦圣哲不断地拍打着水面,这荷花池的水可不干净,这一口下去,差点没把他呛死,周围都是荷花荷叶,根茎脆弱,他试图拉着根茎爬上去,却折断了不少荷叶,周围都是高大的荷叶,他整个人被淹没在这绿色中,顿时有些慌了手脚。

    “圣哲!”孙静闲听着动静从里面跑出来,“燕二少,您怎么能这么对他,我们好歹是客人,您这也太过分了。”

    “秦夫人,秦二少对我先动手的,我不过正当防卫,况且我也没想到他如此弱不禁风,一脚就飞了出去,不好意思啊,秦二少,你们都愣着干嘛,还不快点把秦二少捞上来。”

    这荷花池其实不太深,而且荷花不比莲花,下面都是淤泥,里面是结了藕的,所以底下并不干净,燕家的下人看得出来,秦圣哲是会习水性的,所以没有人下水,而是伸了一直竹竿过去。

    “圣哲,快拉着,快点啊!”孙静闲急得脸都白了。

    秦圣哲立刻拉住竹竿,这才被人拖拽了上来,浑身都是水,裤腿处还沾了不少淤泥,很是狼狈。

    “咳咳——”孙静闲不停拍打着他的后背,“怎么样,没事吧!”

    “呕——”这池水有股难闻的腥味儿,秦圣哲咽了好几口,此刻已经被恶心得不行。

    “吐出来就会好受点!”

    “你们还愣着干嘛,还不赶紧给秦二少找个毛巾擦擦脸,看他脏得!”燕殊憋着笑。

    混小子,还想和我斗,neng不死你。

    “咳咳——”秦圣哲还在猛烈的咳嗽,脸涨得通红。

    安叔刚刚递上毛巾,就被他随手打落。

    “燕殊,你别假惺惺的装好人。”

    “不领情?”燕殊挑眉,“那算了。”

    秦圣哲怄火,这世上怎么会有如此厚颜无耻的人,明明是他打人,还装得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燕殊,我不会放过你的!”秦圣哲哪里遭过这份罪,自然气急败坏。

    “你准备如何不放过我啊?”燕殊蹲下身子,顺手捡起毛巾,“你是准备报警还是准备私下报复我?你可得想好了,这以后会发生什么,我们谁都不知道,但是你若是想撕破脸,就怕最后后悔的是你啊。”

    “你这不放过我不要紧,我好歹是燕家二少爷,整个燕家都盯着呢,你准备如何不放过我啊,还是准备彻底和燕家撕破脸,那可就难办了,我估摸着这辈子你都甭想再见我妹妹一面,不然你看我们燕家会不会饶过你!”

    轩陌端着茶杯,依靠在门边喝茶,看得津津有味。

    这燕殊果然“心狠”。

    说得秦圣哲脸一阵青白,愣是半个字都说不出来,打蛇打七寸,这秦圣哲喜欢人家妹妹,哪敢撕破脸,只能把这口气硬生生的咽下去。

    这秦家母子落荒而走,燕殊站在门边,伸手揉了揉腰,忽然扭头,目光和燕笙歌相撞。

    “还躲呢,出来!”

    燕笙歌尴尬的从花廊青藤下慢慢的直起身子,“二哥,轩哥哥!”

    “还不是你惹得祸!”

    “长得漂亮是我的错嘛!”

    “你……”燕殊无语,这丫头脸皮倒是越发厚了。

    “二哥,不过你把他赶走了,最起码他这段时间是不会骚扰我了,嘿嘿——”

    “那小子油嘴滑舌,长得油腻腻的,看着不舒服。”

    “你就可劲儿嫌弃吧,在你心里就没人配得上小笙。”轩陌打趣道。

    *

    酒店内

    燕持呃叶繁夏到酒店的时候,没想到秦浥尘已经到了,自然有些诧异,他们约好十二点,这才十一半啊,燕持已经早到很久了,没想到让秦浥尘等了许久。

    “这秦浥尘什么套路?”燕持拧眉。

    按理说,是他们有求于秦氏,就算是秦浥尘端着架子,让他们等上个把钟头,燕持也不会生气,毕竟秦氏帮了他大忙,若不是那笔资金及时注入,恐怕燕氏此刻就已经成为过去式了。

    叶繁夏提着公文包,不言不语。

    “你不是调查过他嘛?怎么说?你觉得他为什么这么做?”燕持余光打量着穿得灰头土脸的叶繁夏,有些无奈,就不能像个女人打扮得漂亮点吗。

    “资料不多。”

    叶繁夏难不成要直接和他说,人家是想泡你妹妹嘛,自然要好好表现。

    估计燕持直接就得抓狂。

    “他深居简出的,媒体都没拍到照片,着实摸不透。”

    转眼间已经到了包厢门口,燕持扣门进去。

    秦浥尘听着动静从一侧的沙发上站起来,入目就是干净整洁的浅蓝色衬衫,搭配着黑色西装裤,西服挂在门边,他伸手微微整理衣袖,“燕总!”

    燕持拧眉,知道他年纪不大,可是没想到本人看起来更小,而且长得格外俊,不去当明星真的可惜了。

    “秦总,让您久等了。”

    “是我早到了,正好到这边有点事,就提前过来了。”

    燕持打量着秦浥尘,说实在的,挑不出什么错处,饶是他这般挑剔的人。

    他哪儿知道,他不了解秦浥尘,可是燕持的喜好却很好打听,洁癖强迫症,秦浥尘稍微注意一点就可以了。

    “没想到秦总看起来如此年轻。”

    秦浥尘笑了笑,“快坐吧!”

    客套寒暄了两句,秦浥尘忽然从边上拿出了几个礼盒,“第一次见面,知道燕家与爷爷交好,按理说,我也该叫您一声大哥,只是最近有些事耽搁了,没有来得及去拜访,这次有机会见到大哥,顺路买了点礼物,大哥不嫌弃就收下吧!”

    燕持挑眉。

    什么道理。

    是他帮了自己,还反过来给自己送礼?

    “秦总您也太客气了,你已经帮了我大忙,我怎么还能……”燕持推辞。

    “这都是我专门找人定制的,上面已经刻了你的名字,我拿回去也用不了,也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就是个小玩意!”秦浥尘随手的打开,一个精致的领带夹,看着也不太贵,就是做工精细繁复,倒是合燕持心意。

    “就是个小物件,你也别和我客气了,对了,叶秘书,上次的事情我还没来得及谢谢你,所以也顺便给你带了点礼物!”秦浥尘将手边一个红色绒线盒子递过去,一个精致的胸针,简单大气,搭配日常工作服也不突兀。

    叶繁夏不得不说,秦浥尘很会做人,能在短短数月彻底接管秦氏的人,果真不是一般人,这礼物不名贵,却胜在心意,若是太贵重,也好推脱,偏生就是个小玩意。

    “你们之前见过?”燕持挑眉。

    “在叶秘书家吃过一顿饭,虽然结果不是太好。”

    燕持挑眉,直勾勾的盯着叶繁夏。

    虽然这秦浥尘看着叶繁夏的眼睛并无男女之情,但是他的心里还是很不舒服。

    这顿饭,吃得燕持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这秦浥尘明显有别的企图啊。

    刚刚吃完饭上车,叶繁夏还在把玩着胸针,就被燕持一把夺了过去。

    “总裁?”

    “他怎么去你家吃饭的?”燕持早就想问了,只是当时不好发作,若不然岂不会显得自己很小气。

    “就是有一次嘛……”叶繁夏头疼。

    这秦浥尘不是搞事情啊,还非要把这个烂摊子丢给自己?自己招他惹他了啊。

    好歹也算是他半个救命恩人吧,怎么能如此狡诈。

    “说清楚,你们私交很好?”

    “没有。”

    “我看他在饭桌上,一直夸你,秦氏的薪资待遇也不错,你是准备跳槽嘛?叶繁夏,你可得记住了,你可是和我签了五年。”

    叶繁夏咬了咬嘴唇,“如果您要这么说的话,您前段时间一直让我加班,已经侵犯了我的合法权益,我若是想要解除劳动合同也不是不可以。”

    “你……”胆子肥了!

    看着她娇俏的小脸,这燕持只能把这口气咽了下去。

    “再说说,你们怎么混到一起的。”

    “就是意外而已。”

    叶繁夏本就不会撒谎,终于没绷住。

    “其实是因为小笙,他和小笙比较熟,小笙那次不是去我家吃饭了吗?”

    “你说吃小龙虾那次?”燕持挑眉。

    “嗯。”

    “然后呢?”燕持伸手敲打着膝盖,黑曜石般的眸子闪过一丝精光,这都多久的事情了,叶繁夏,你可真会瞒。

    “他和小笙好像闹了不愉快,担心小笙出事,就找到了我们家,后来吃东西过敏,我就打了救护车把他送去了医院,就是这样,所以他才说谢谢我。”

    “那小子……”燕持挑眉。“该不会是想追我妹妹吧!”

    叶繁夏不作声。

    “难怪对我那么殷勤!”燕持捏着手中的盒子,“年纪不大,小心思倒是不少。”

    “原来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啊!”

    “不过,总裁,我得说一句……”

    “你说,你还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我就是给您分析一下,秦三少毕竟帮了我们,而且又是在公司最危难的时候,而且他现在已经是仅次于您的第二大股东了,您若是和他撕破脸,恐怕不好看。”

    燕持脸瞬间黑掉。

    “且不说别的,就是商界的这些人也会说我们不知恩图报,人家帮了我们,我们却以怨报德,以后您的脸面就没了。”

    燕持手指被搓得咯吱作响。

    “而且秦三少若是一生气,直接撤资了,公司还不稳定,少不得又得重新经历一次风波,得不偿失。”

    “那小子绝地是故意的!”燕持咬牙,“难不成我妹妹要被这小狐狸吃了,我就不闻不问?”

    叶繁夏清了清嗓子,“主要是您的身份尴尬啊,您说您怎么插手这事儿啊,做什么都是错的!”

    “这小子该不会早早就设计好了,挖了个坑给我跳吧!”

    “那应该不至于吧,注资燕氏是在他回国后不久,难不成他那时候就看上小笙了?”

    “叶繁夏,我还没找你算账,这么重要的事情,你怎么不早和我说!”

    “我就是比你早知道一点。”叶繁夏自知理亏,音量都小了不少。

    “一点?十个半月吧!”

    叶繁夏不说话。

    “你是我的秘书,你不知道在商场上被人捏着痛处会让我到处掣肘嘛!”

    “拿到不至于,秦三少若是想强制你,早就直接让他的人进驻燕氏了。”

    “你还有理了!”

    “我不敢!”

    “你……”

    “况且这事儿我怎么和你说啊,你当时拿到那笔注资那么高兴,难不成我和你说,人家注资我们公司,是为了泡小笙?”

    “你现在给我下车!”燕持气得肝儿颤。

    “哦!”

    司机立刻停车,叶繁夏说着就要下去,燕持忽然扯住她的手,“给我坐好了,这会儿倒是听话了!”

    叶繁夏无语,这男人的心思真难猜。

    *

    秦浥尘正玩着手机,王秘书透过后视镜看着他,“听说夫人和二少回家发了一通火,估计在燕家遭了不少罪。”

    “猜到了。”

    “三少爷,您这般算计燕大少真的好嘛?”

    “我没算计他,是帮他。”

    “这事儿,您心里最清楚。”

    “燕家最难对付的是燕殊,不过他伤好就得回部队了,倒还好,燕持还是一直在京都的,最应该防得就是他,他欠了我这么大个人情,有些事就不好插手。”秦浥尘把玩着手机。

    王秘书咋舌,还说自己没算计人家。

    “燕持这个人为人冷峻不近人情,想接近他,难如登天,他认定的好事情,别人更是无法反驳,好不容易有机会拿捏着他的一点短处,我岂会放过这大好的机会。”

    “狡猾。”

    “燕氏需要资金庞大,除了秦氏,谁有那么多流动的资金?”

    “这也是您强行将海天项目停下的大部分原因吧!”

    秦浥尘轻笑,却不反驳。

    *

    这一晃眼,倒是过去了大半年,董风辞的身子后期恢复得很快,能自己吃饭,还能下床活动,就是已经大半年没有下地,腿脚都不灵便了。

    燕笙歌学的是服装设计,没有走正常高考的路子,而是拜了圈内有名的设计师,专心搞设计,燕持直接把她送到了国外,山高皇帝远,他就不信秦浥尘的手会这么长。

    那日董风辞正在外面晒太阳,忽然接到了燕笙歌的电话,倒是诧异,这丫头已经很久没和自己联系了。

    “喂——”

    “风辞,你最近身体怎么样?”

    “偶尔会有点问题,不过还好,你呢,最近怎么样!”

    “我怀孕了!”

    ------题外话------

    秦浥尘其实精明得很,这也不怪就是结婚后有了小羽,这燕家兄弟对他都没好脸色,这从一开始就把他们一家人都算计了,燕家人对他能有什么好脸色,他这都是自己作出来的,活该啊!

    因为两对cp是交织在一起写的,所以每天的重心会有一定的侧重,不过我会加快一点进度的,哈哈……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