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24 当众羞辱,顶撞燕殊

正文 24 当众羞辱,顶撞燕殊

    翌日

    一大清早,秦浥尘正在楼下吃早餐,伴随着一阵轻快的脚步声,一阵浓烈的香水味瞬间扑面而来,秀气的眉头微不可查的皱了起来。

    转眼间,孙静闲已经坐到了他斜对面的位置上。

    “浥尘,这么早啊,去公司?”

    “嗯。”秦浥尘低头浏览新闻,他每日都是这时候去上班,只是她从未起来罢了,今日倒是稀奇,还如此和颜悦色的同自己打招呼。

    王秘书从外面进来,看到孙静闲也是一愣,“夫人。”

    “王秘书啊,您也来得这么早。”

    王秘书笑了笑,“嗯,有点事情急着找三少处理。”王秘书其实也是每天都会过来固定和秦浥尘一起去公司,走路上和他说一下今日要做的事情。

    “阿姨,那我就先走了。”秦浥尘将报纸放在一边,擦了擦嘴,王秘书从女佣手中接过外套,披在他身上,两个人还未出门,就听见孙静闲急切的声音。

    “二少怎么还没起床啊,赶紧去喊一声,今日要去燕家,让他利索点。”

    王秘书有些懵,秦浥尘嘴角却缓缓扬起了一丝笑意。

    “夫人和二少要去燕家?”王秘书连忙追上秦浥尘的脚步。

    “嗯。”

    “好好的,他们去燕家做什么?”

    “说是为了感谢小笙让秦圣哲浪子回头,顺便去看看燕二少。”秦浥尘伸手整理西装,显得浑不在意。

    “怎么可能,这分明就是去……”王秘书话没说完,看了一眼秦浥尘,“三少,您和燕三小姐不是……他们这样过去,您不介意?”

    “我需要介意什么?送去给人揍还这么开心,也是没谁了。”

    “嗯?”

    “就燕家人那护短的火爆脾气,他们到燕家讨不了任何好处,秦圣哲脾气急躁,我瞧着那燕二少可不是善茬,肯定会找他麻烦,他若是受着还好,若是受不住,和他硬碰硬,死路一条。”

    王秘书愕然,这倒是实话。

    “今天什么安排?”说话间两个人已经上了车子。

    “早上有个例会,手头还有几个案子需要处理一下,中午的时候,燕总约了您吃饭,前段时间注入燕氏的资金已经彻底到位,前段时间您比较忙,燕总也没约你,早上来的电话,问我你有没有时间……”

    “燕持嘛!”

    “嗯。”

    “那中午就一起吧。”

    “那我待会儿给他秘书回个电话,下午的话……”

    *

    另一边的孙静闲和秦圣哲为了今日要去燕家,做足了准备,甚至给燕家所有人都准备了礼物,孙静闲身上的衣服首饰都是全新的,自己的身份问题,根本接触不到燕家,好不容易有了这样的机会,孙静闲怎么着也得给自己拾掇起来。

    而此刻的燕家一家人正在吃饭。

    忽然接到秦家要来拜访的电话,燕殊眉头微微拧紧,忽然抬头看了一眼燕笙歌。

    燕笙歌也正小心翼翼的观察燕殊,四目相对,慌忙垂着头,不敢再看。

    她和秦浥尘那点事,燕殊并未对家里人说,就自己瞒下了,用他的话就是:杀鸡焉用牛刀。

    “秦家?”宋一唯帮燕老爷子盛汤。

    “你待会儿是不是有事?”燕老爷子看向宋一唯。

    “嗯,燕泽说是有东西在家,让我给他送过去一趟。”

    “秘书呢?”燕老爷子轻哼,“那小子倒是挺会使唤你的。”

    “爷爷,这你就不懂了吧,这表面上看是去送东西,估计中午两个人就去外面约会了,我爸那点心思,你还不懂吗!”燕殊打趣道。“这两个人啊,都老夫老妻了,还喜欢背地里玩这套!整天黏黏糊糊的,也不想腻歪。”

    “混小子,吃你的饭!”宋一唯盛汤送到他嘴边,“等你以后娶了媳妇儿,我倒是要看看,你不腻歪?”

    燕殊笑了笑,不说话。

    “我回头要去上头开会,你大哥已经去公司了,这家里只有你和小笙两个人,秦家人来了,你们也别怠慢了,我和秦老头子交情不错,她这个儿媳妇儿还是第一次到我们家来,燕殊,你注意点,别总给人甩脸子。”

    燕殊一脸无奈,“爷爷,我什么时候给人甩脸子了,您别冤枉我成嘛!”

    “我就提醒你一下。”

    “这秦夫人也是奇怪,好好地来我们家做什么,平时也没这个交情啊。”宋一唯自然是瞧不上孙静闲的,心里疑惑不解。

    等燕家人尽数离开,燕殊坐在沙发上,修长的腿翘在茶几上,神情悠闲。

    这段时间拜访燕家的人不少,为了躲避那些人三天两头的拜访,也为了让燕殊安心休养,燕家已经从市区搬到了郊区老宅。

    孙静闲和秦圣哲到了郊区,瞧着燕家那绵延了数百里的老宅,眼睛都发亮。

    在京都这种寸土寸金的地方,这些可都不是房子,都是钱啊。

    “妈,您别这么看,怪丢人的。”秦圣哲越发紧张起来,手心都是细汗。

    “我就看看嘛,不过光是燕家这些地就值不少钱啊。”

    “您怎么什么都能换算成钱啊!”秦圣哲一脸嫌弃。

    “反正你娶燕笙歌这是一点亏都不吃,这生意啊,只赚不赔!”

    “你说什么呢,我是喜欢上,可没想过别的。”这秦圣哲现在一心扑在燕笙歌身上,完全就像是个情窦初开的小男生,之前就算是花心,也就是逢场作戏,玩玩而已,对燕笙歌可是来真的,暂且可以说是初恋,被孙静闲比喻成做生意,他的心里自然很不舒服。

    “行啦,我就随口说说,瞧你还给我来劲了。”孙静闲扭头给他整理了一下衣服,“到了燕家啊,无论听到什么话,你也别发脾气听着没?”

    “燕家还能给我们脸色看嘛!”在秦圣哲眼里,有钱就是一切。

    秦氏那可是全国首富,自己又是秦氏二少爷,他还真不信燕家敢这么做。

    “自古民不与官斗。”孙静闲拿出镜子开始补妆。

    轩陌到燕家的时候,瞧着燕殊心情不错,一边打开药箱一边询问:“今天有什么好事嘛?”

    “看出来了?”

    “笑得都要裂到耳朵根了。”轩陌走到他面前,“我给你看看伤口。”

    “挺好了,就是疤痕有点难看。”燕殊说着掀开肚子,轩陌低头将缠裹在腰上的纱布掀开,狰狞的伤口就像是一条硕大的蜈蚣趴在他的腹部,面目可憎,每次看到这个,轩陌都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伤口几乎横盖了燕殊腰腹部,因为针线缝合的缘故,伤口又被无形中放大了数倍,看起来着实骇人。

    轩陌给他检查了一下,“我帮你把纱布换了。”

    燕殊垂头看着疤痕,忽然想到了在病房里遇到姜熹的事情,嘴角又勾起了一抹笑意,还真是有缘啊。

    “你怎么笑得如此荡漾。”轩陌将原本的纱布扔掉。

    “有嘛?”燕殊挑眉。

    “绝对的,你还没说,今天有什么好事。”

    “待会儿秦家人要来拜访。”

    “秦圣哲?”现在只要有人将燕秦并在一起说,必然就会想到秦圣哲。

    “嗯哼,混小子,我特么还没去找他,自己就送上门了,我虐不死他。”燕殊说得咬牙切齿。

    “其实这男欢女爱是很正常的事情,况且喜欢一个人,不过当时在见到这个人时候,人的体内分泌各种多巴胺,还有……”

    “打住,我不想听这话,我只知道,他准备诱拐我妹妹,我妹妹才多大啊,这小子也下得去手,看我不弄死他!”燕殊冷哼。

    “不过秦圣哲闹得动静是有些大。”

    “风辞最近怎么样?”现在天气热,一出去就是一身汗,怕他弄到伤口,宋一唯是勒令禁止他出去的,况且燕家虽然已经熬过那一段时间,却也还在风口浪尖,和关家表面还得保持一段距离。

    “瘦得不成样子。”

    “熬过去不就好了嘛!”

    “你说得轻松,戒这个玩意儿,除却前期难熬,后面更是煎熬,前面她发病没有意识,就是身体上的折磨,这到了后期,她有了意识,心里上就得备受煎熬,简直是炼狱,风辞也才这么大,怎么就遭了这份罪。”轩陌说到底还是有些埋怨关戮禾的。

    “还恨他呢。”燕殊倒是看得开,毕竟这事儿,他们再难受,也不如关戮禾遭受到的冲击大。

    “不舒服罢了!”轩陌给他弄好纱布,“总是见不得风辞这般遭罪。”

    燕殊也是无奈,立刻绕开话题,“我怎么听说之前赖着你的那个小子,已经从你宿舍赖到你家了。”

    “你怎么知道?”轩陌也是一脸无奈。

    “你丫是不是傻啊,学习学傻了吧,你知道现在京都的人怎么说你们吗?”

    “你知道我一向懒得和外面打交道,放了暑假还得去医院实习帮忙,哪有空管别人啊。”轩陌素来都是过着与世无争的日子。

    “不是我说,那小子几个意思啊,怎么就赖着你了。”

    “可能觉得我好欺负。”

    “你是脾气太好。”

    “我本来以为放了暑假,我搬回家,他也就应该回去了,没想打居然跟着我回家啦,还闹了一通,还把我爸妈种得那点中药给弄坏了,幸亏我爸妈不在,不然又得发疯。”

    “扑哧——”燕殊一乐,用力过猛,差点扯到伤口,“哎呦——”燕殊捂着伤口,“我说阿陌,你也别整天都是闭门造车的,好歹关心一下京都大事,现在整个京都的人都说你俩是一对。”

    “什么!”轩陌手一抖,纱布滚落在地,像是一条白练瞬间被扯得老长。

    “你俩在大学宿舍就是同睡一张床,同吃一碗饭,这小子现在又跟着你到了家,最近京都不是挺流行……”燕殊咳嗽两声,“有人说,那小子是你的相好的,谁让你之前也没谈过恋爱,那小子又整天喜欢腻腻歪歪的在你身边,任是谁都会怀疑的好嘛?”

    轩陌弯腰将纱布捡起来,尽数扔到了垃圾桶内。

    “都什么混账话,我和他清白得很。”

    “瞧你还来劲了。”

    “行了你,你就别打趣我了,我也没办法,那小子脸皮太厚,不然我早就把他赶走了。”

    “你就是心肠太好!”

    安叔给轩陌送上茶水,“轩少爷,麻烦您跑一趟,坐下来喝杯茶歇会儿。”

    “谢谢安叔。”轩陌心里那叫一个郁闷啊,想着回头还得把楚衍那小子赶走,简直是变坏他的清誉啊。

    一个佣人跑进来,“二少,秦家的人到了。”

    “既然你要待客,我就先走了。”轩陌刚刚要起身,就被燕殊按了下去,“急什么啊,你今天反正没事,正好让你看看,赶人走应该是个什么架势。”

    轩陌微微挑眉,心里颇为同情秦圣哲。

    孙静闲母子从正门行车大约十几分钟,才到了燕家,燕家是高门大户,穿过朱红色大门,一大片莲塘映入眼帘,在盛夏的微风中夹杂着整整沁人心脾的香味,大朵大朵的红色莲花,更是漂亮的宛若画境。

    秦家自然是富丽堂皇的,却也不及燕家这古色古香有韵味。

    孙静闲哪里见过这般,看直了眼,这燕家简直就是古代那些权贵人家的做派啊。

    “秦夫人,秦二少,快请吧,我们少爷等你们很久了。”安叔出来迎接他们,跟着燕老爷子许久,形形色色的人也见了不少,这孙静闲一开始还端着点你,只是刚刚进了大门,这眼睛就四处乱飘,说真的,有失风范。

    刚刚到了客厅,燕殊立刻起身。

    “秦夫人,秦二少,快请坐吧!”燕殊身材颀长,又因为当兵健身,就算是穿着简单的休闲衬衫,也掩饰不住好身材,昂藏的身躯,睥睨着他们,无形中就给人一种强大的威慑力。

    孙静闲个子不高,忽然冒出来这么高的人,这心里不自觉的有些怯了。

    “不好意思,打扰了。”孙静闲干笑。

    “请坐吧!”燕殊招呼他们坐下,“对了,这位是轩陌,你们应该听过。”

    “秦夫人。”轩陌架着一副眼镜,斯文儒雅。

    “嗯嗯,轩家的少爷,我知道。”孙静闲心里乐开了花,这圣哲若是能和他们打好关系,以后的前途定然是无可限量啊。

    秦圣哲却显得格外紧张,有一种见家长的紧张感。

    “秦二少怎么不说话?”燕殊挑眉。

    “你这孩子,叫人啊。”孙静闲抵了抵秦圣哲,“这孩子可能有点紧张。”

    “紧张什么啊,我又不吃人!”燕殊靠在沙发上,“秦夫人,不好意思,我身体不太舒服,若是有些失礼,您别介意。”燕殊也就躺着舒服,不过这样对客人倒是不太尊重。

    “没事没事,您还在病中,我们就来打扰,你还能接待我们已经很感激了,对了圣哲,你还不赶紧的,把给二少买的补品拿过来,你这孩子,怎么这么没有眼力劲儿啊!”孙静闲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

    礼物已经由燕家下人提到了屋内,秦圣哲走过去,将送给燕殊的单独拿出来,“燕二哥,这些都是我送给您补身子的!”

    “二哥?”燕殊挑眉,他们这么熟了嘛?“秦二少年纪不比我小吧。”

    秦圣哲脸一白,倒是孙静闲笑着打圆场。

    “圣哲和小笙关系不错,随着小笙叫而已。”

    轩陌淡定的喝了口茶,这秦夫人可真不简单,这种不要脸的话都说得出来。

    “小笙不在嘛?”怎么燕家就只有燕殊一个人,“她这不放暑假嘛,我挺喜欢这孩子的,她若是没事的话,也可以常去我们家走走。”

    “可能不太方便吧。”燕殊笑得人畜无害。

    “随便走走,二少想多了吧。”

    “我妹妹毕竟年纪不小了,若是传出什么闲言碎语就不好听了,毕竟我妹妹还得嫁人,而且秦家还有两个年纪稍长的哥哥,总之不太好。”燕殊这就算是驳回了孙静闲的提议。

    孙静闲知道燕殊不好对付,却没想到他会直接反驳自己,毕竟是长辈,脸上顿时有些挂不住。

    “年轻人多走动也不是坏事嘛。”孙静闲干笑两声,“就像您和轩少爷这般,平素不也会串门嘛,京都人哪会说什么啊。”

    燕殊哂笑,这孙静闲好大的一张脸,把秦圣哲比喻成轩陌?

    那小子配嘛?

    “秦夫人,你们今日过来,到底是想做什么,你我心里有数,我这个人不善交际,所以也不想和你绕圈子,令公子喜欢我妹妹的事情,整个京都的人都知道,你们也不用打着我生病的幌子过来。”

    燕殊直接挑明。

    秦圣哲此刻心乱如麻。

    就是以前考试他都没有这般紧张过,就像是被人审视的犯人一般,燕殊目光颇为凌厉,看得人心里很不自在。

    这燕殊不按常理出牌,孙静闲也是颇为尴尬。

    倒是轩陌看戏看得津津有味。

    “其实我这次过来,真的是需要感谢一下燕三小姐,你们也知道我们家这小子以前浪荡惯了,遇到小笙之后,这才收了心,浪子回头金不换嘛,做母亲的十分欣慰,所以特意过来感谢。”

    “秦二少确实浪荡,这事儿整个京都都知道。”

    轩陌看着对面母子瞬间白了脸,差点笑了出来。

    人家说了这么一大段话,燕殊都是挺会抓重点的。

    “那是他以前不懂事,现在已经改了很多,您随便打听一下就好,以前是真的挺混账的,倒是让你们看了笑话。”

    “秦夫人言重了,说真的,若不是京都有一些秦二少与我妹妹的闲言碎语,我还真没关心过他的事情。”

    秦圣哲脸色铁青。

    就算孙静闲给他打过预防针,他也没想到燕殊会直接甩自己的脸啊。

    “你们家的那些事和我们家没关系,我不关心,自然也就不想知道,秦二少以前是什么样子的,以后又是什么样子,和我们燕家也没有一点关系,秦夫人何必一直扯着这个事情,你们若是想要表示感谢,这份谢意我已经收到了,你们若是没事,我需要休息了!”

    孙静闲也是尴尬,她嫁到秦家这么久,虽说有人在背地置喙,却还是第一次被人当众落了脸,气得脸一阵青白。

    这秦圣哲本就压抑了很久,觉着这是燕笙歌二哥,这才按耐着性子,没想到燕殊居然这般不给他面子,这火气立刻就蹿了上来。

    “燕殊,你别特么的给脸不要脸,我忍你很久了!”

    燕殊挑眉,看着从沙发上跳起来的人。

    此刻整个客厅都安静了下来,还是轩陌忽然一笑,打破了沉闷。

    “圣哲,你在胡扯什么,还不快点给二少道歉!”孙静闲急了。

    “妈,他都这样不给我们面子了,我们干嘛还要忍着,再说了我也不欠他什么,凭什么就要让他数落。”

    “啪啪啪——”燕殊起身鼓掌,“来,跟我出来,我俩单独谈谈,就冲着你敢和我叫嚣这份勇气,我给你和我单独恳谈的机会!”

    轩陌伸手扶额,完蛋了!

    只是两个人出去不就,就听见秦圣哲一声惨叫,然后就是有人落水,水花激烈的碰撞声。

    ------题外话------

    哎——秦圣哲还是太年轻啊,啧啧……这就要要被燕二少虐了,可怜见的!

    都是秦浥尘搞的鬼,这借刀杀人,用的不错啊。

    秦三少:燕殊这把刀,锋利——快狠准!

    燕小二:……

    秦三少:最主要的是,和我没有半分关系。

    燕小二:……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