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23 她的痛,他的怜惜,醋劲忒大(二更)

正文 23 她的痛,他的怜惜,醋劲忒大(二更)

    关戮禾这话一出,董老爷子红着眼睛,手指被董风辞勾住。%d7%cf%d3%c4%b8%f3

    董风辞呼吸急促,猩红的眼中都是红血丝,就这般可怜兮兮的看着他,他伸手握住董风辞的手,心里还是犹豫不决。

    燕殊此刻已经走到了轩陌身边,伸手抵了抵他。

    其实轩陌心里挺怨怼关戮禾的。

    说到底还是他之前关戮炎的事情没有处理好才埋下的祸根,燕殊继续戳他,轩陌本不想帮关戮禾,可是董风辞急得掉眼泪,这嗓子疼,说话艰难。

    “董爷爷,风辞现在的身子也受不得刺激,多个人陪她也好,这治疗过程可能比较漫长,心里有个念想,容易熬过去。”轩陌嗓子哽咽,“这事儿,就被自己意志被消磨了,自己没信心,你不能现在就断了她的念想。”

    这若是旁人的话,董老爷子未必会听,可是轩陌的话,他就会上心,而且轩陌说得很有道理,这不是光养伤就能好的事儿,还有很长一段时间需要磨啊。

    “行了,你留下吧。”董老爷子口气艰难。

    关戮禾抿了抿嘴,走到董风辞风辞,攥住了她的手。

    董风辞没什么力气,就是缓缓勾住了他的小手指。

    关戮禾饶是见到刚刚见到董风辞,以及被董老爷子打了,也没有此刻内心活动那么复杂,眼睛猩红,缓缓握住她的手,却又不敢弄疼她。

    “现在董小姐醒了,给她处理一下伤口擦点药吧,这回头若是再……”医生站在一边,看着也是分外难受。

    “我去打水!”

    “那我们先出去一下!”燕殊连带着众人先退了出去。

    病房里就剩下董风辞、关戮禾和董老爷子,以及几个女护士。

    关戮禾打了盆温水,泡上毛巾,刚刚上手去解开她身上的衣服,胸口被她抓挠的指甲印就瞬间暴露在了董老爷子面前。

    董老爷子红着眼睛,快步走了出去。

    关戮禾深吸一口气。

    “我尽量动作轻点儿,你忍着点!待会儿上了药,就不会这么疼了。”关戮禾尽量让自己不要抖得那么厉害。

    “没事,我都感觉不到疼了!”董风辞扯了扯嘴角。

    很快一盆清水就变成了一盆血水,还没给她处理完伤口,她就已经沉沉睡去了,护士帮忙,这才快速将患处涂抹了药膏,关戮禾守在床头,一刻也没离开。

    而病房外,轩陌已经和董老爷子在商量如何将董风辞安置的问题。

    董风辞这事儿,毕竟不是开刀吃药就能解决的,而这事儿又很有可能影响到董家的旁人的仕途,极其容易被政敌拿过来做文章,而且……

    最主要的一点,也是董老爷子最为担心的一个地方。

    会有人在背后嚼舌根,那董风辞以后如何在京都立足。

    “现在方案有两个,一个就是送去戒毒中心,由专门人员负责帮助她,或者是带回家,你们负责找专家,在家帮她,我觉得回家比较好,戒毒中心那地方,不是人呆的,而且那你们的人都是……”轩陌咬了咬嘴唇,“就怕风辞以后会留下什么阴影。”

    “那我马上安排人回去准备。”董老爷子红肿着眼睛。

    “我觉得还是安排去关家比较妥当!”

    “不行,这事儿就是他们关家惹出来的,我绝不答应!”董老爷子态度坚决。

    燕殊何其精明,立刻就明白了轩陌的意思,董老爷子此刻对关戮禾已经成见很深,自然是不不愿让董风辞去关家的。

    “董爷爷,您先听我把话说完。”轩陌知道他急。

    “这事儿绝对不行,要回家也是回我们董家!”

    “董爷爷,您先冷静点!”燕殊按住他的肩膀,“首先,这事儿不可能是一天两天能解决的,这效果好,或许一两个月,若是不好,恐怕就是长期作战,董家平时出入的都是些什么人,您比我清楚,您把风辞带回董家,总会传出不好的风声,到时候想瞒也瞒不住。”

    “我知道,您也可以在外面给她寻个去处,可是不放在自己的眼皮底下,谁又放心得下。”

    “而且没人敢去关家,风辞和关戮禾那是订了亲的……”

    “狗屁,我不承认!”董老爷子一听这话就来气。

    “您先别急,我是说,就是这层身份在这儿,您就是进出关家,别人也不敢有什么非议,这事儿不久瞒下来嘛,回家风险太大,风辞现在这样,也不可能送出国,您说是吧!”

    董老爷子一听,也没事没辙。

    考虑到董风辞的名声问题,这事儿还是得兜住。

    “而且关家这方面有经验的人多,照顾风辞没问题的。”轩陌又补充了一句。

    说真的,轩陌是不想帮关戮禾的,可是这是现在最好的选择,也只有关家能封住所有人的嘴。

    这不是一朝一夕能解决的问题,除了关戮禾,估计谁也无法照顾无时无刻照顾董风辞。

    “我先去处理一下出院的事情,这事儿今早处理比较好。”轩陌说着就先去了护士站那边。

    董老爷子趴在门边看了半宿,腿软了,也没歇着,倒是董叔哭得不成样子,都说自己没照顾好小姐,惹得董老爷子又红了眼眶。

    燕殊叹了口气,这才得了空,瞥见另一边燕笙歌靠在秦浥尘肩上,不停抽泣着,显然是哭惨了。

    “北捷,这边你看着点!”燕殊说着就直接走到那边。

    燕笙歌一看见燕殊过来,直接从椅子上站起来,哭得肩膀一抽一抽的。

    “二哥——”还夹杂着浓浓的鼻音。

    “跟我过来!”燕殊说着拉着燕笙歌就往另一边走,完全忽视秦浥尘。

    秦浥尘现在倒是识趣儿,出了这样的大事,他若是再过去惹毛了他,估计马上躺在床上就是他了。

    “二哥,你弄疼我了。”

    “疼了才好,怎么着,胆子肥了,小小年纪学会谈恋爱了。”

    “我没有。”

    “没有?”燕殊挑眉,“你当我眼瞎啊。”

    燕笙歌噤声。

    “这秦家的,没一个好东西!”燕殊扭头看了一眼秦浥尘,“一个秦圣哲,一个秦浥尘,你俩若是再在小笙面前晃悠,就给我小心点,来一个灭一个,来两个,灭一双。”

    “二哥,你别这么……”

    “你再说?”

    燕笙歌乖乖闭上嘴巴,回头看了一眼秦浥尘,就被燕殊把她转了过去。

    “还看?”

    “不看了!”

    董风辞出了事,大家心里自然都不舒服,不过这事儿也不好劝慰,各家也只能得空多去关家看看。

    关戮禾本来以为熬过了最初的阶段,以后就会越来越好,可是他完全错了。

    之前董风辞发疯,就是被绑起来,无论她怎么挣扎,大家都是不管的,就是怕她咬了舌头,把她嘴巴用布绑了起来,这病房,就是抽搐,满地打滚,撞墙……几乎折腾了个遍,关戮禾曾经看不下去,想要给她注射镇定剂,也被医生给拦住了。

    如果不是靠她自己戒掉,就是注射镇定剂也会成瘾的。

    她一开始发作,因为没有意识,整个人都是疯掉的,所以关戮禾能狠得下心。

    就是怕她真的受不住哪天会死掉,索性是熬过去了。

    只是到了后面,她自己发作有了些意识,就会各种哀求。

    一开始会哀求关戮禾给她吃药,到了后面,就和他自己不如死掉算了,关戮禾哪里听得了这话。

    董老爷子这段时间也是消瘦得异常厉害,得了空便去关家,那日刚刚到,就听说董风辞又发作了,急忙往楼上走。

    “不是说最近好多了吗!”

    一弦小心翼翼的扶着老爷子,“和以前比,发作次数少了,间隔时间也越来越长,不过这还需要一个过程啊!”

    “我知道我知道!”董老爷子此刻恨自己苍老,不若年轻人一样健步如飞。

    这刚刚到了房间门口,就看见关戮禾按住董风辞。

    “忍一下!”关戮禾掰着她的嘴,因为帮她绑住嘴巴的布条落在了地摊上,他还来不及去捡,又生怕她咬了舌头。

    “唔——”董风辞扭动着脖子。

    关戮禾弯腰的时候,猝不及防,食指被董风辞一口咬住。

    “唔——”关戮禾闷声一声。

    那血水就从牙齿边缘流了出来。

    “别咬了,快松口!”董老爷子快步过去,按住董风辞。

    “唔——”董风辞扭动着身子,尝到了血腥味,她心里也不好受,“我真的难受,我快熬不住了,不如死了算了。”

    “说什么胡话!不许再说!”董老爷子大声呵斥。

    “爷爷——”董风辞身子微微抽搐,显然没有之前发病那般厉害。

    关戮禾拿着布条刚刚要封住她的嘴巴,触及到她那双可怜兮兮的眼睛,这手也有些下不去。

    “戮禾——求你,我好难受,你别绑着我,戮禾……”

    “乖,你忍耐一下!”关戮禾扯了扯布条,心里更是被人撕扯一般难受。

    “戮禾——”董风辞苦苦哀求,“你杀了我好不好,我好难受,我不想再这样了,我不想每天都被关在屋子里,戮禾——”

    “你还在等什么,别犹豫了!”董老爷子现在算是狠了心,这若是不狠心,就真的前功尽弃了!

    关戮禾反手将布条绑住她的嘴巴。

    董风辞急得眼泪一个劲儿往下落,关戮禾伸手给她擦了擦眼泪,忽然俯身吻了吻她的额角,“再忍忍!为了我再忍一下,你若是实在受不住,我就陪你一起走!”

    “混小子,你特么的在胡说,就给我滚出去!”董老爷子气急败坏。

    关戮禾伸手摸了摸董风辞的头发。

    她原本是一头及腰长发的,之前被她发病扯落了不少,医生建议还是把头发剪了。

    这女孩子都爱美,当时董风辞知道,就发狂一般的不同意,最后还是趁她睡着,关戮禾偷偷剪掉的,此刻头发就到耳侧,衬得清瘦的小脸越发羸弱,之前他没法吃东西,都是用一些营养液在吊着,也就是最近才勉强吃了一些流食,前几天还一边吃一边吐了,过了两三天才慢慢好转。

    董老爷子忽然侧头看到一边一个编织款内的衣服,又看到董风辞身上簇新的衣服,心里感触颇深。

    其实这事儿说起来挺简单,但是他知道,董风辞前期有段时间根本没法上厕所,许多事情都在别人帮忙解决,有些时候发病,弄到衣服上也是常有的,关戮禾从没假于人手,都是他自己在弄,对于这件事情,董老爷子是感触很深的。

    若凡不是真爱,哪里不会嫌弃啊。

    这关戮禾又何曾照顾过别人。

    偌大的房间,除却董风辞这张床,边上还有一张沙发,关戮禾这段时间基本也都是在沙发上对付的,本就清瘦,现在瘦得也是可怜。

    瞧着董风辞慢慢睡下,董老爷子才长舒了一口气,总酸又熬过去了。

    这熬过去一次,就说明距离康复更近一步。

    “关戮禾啊,你跟我下来吃饭吧,我瞧你们家厨师已经把饭做好了。”

    “待会儿我让人把饭送上来就好!”关戮禾伸手解开帮着董风辞的布条,动作熟稔的擦了擦她又被磨破的嘴角,给她上了点药膏。

    “她一时半儿也醒不过来,让别人先看着,你下去吃点东西。”

    “一弦,你先带爷爷下去吃点饭,这边味道有点不好,你们还是先出去吧!”

    “你这孩子,你这身子要是垮了,可怎么办……”

    这董老爷子声音有些大,董风辞本就是晕乎乎,这会儿就已经醒了,刚刚的话她意识迷糊的听了大半,扭头看了看关戮禾。

    “一弦,去让人把饭送上来,小辞,待会儿吃点东西,你再睡会儿!”

    “关戮禾!”董风辞双手被绑着,只能勾了勾他的衣角。

    “怎么了?”关戮禾立刻握住她的手。

    “你的身子要是垮了,谁来照顾我!”董风辞眼睛红肿,咬着嘴唇。

    “等你吃完,我就去吃饭!”关戮禾摸了摸她的头发。

    董风辞瞥见他的手指,整个食指一圈已经彻底红肿,比别的手指整整大了一圈,看得她眼睛又湿润了。

    “好了,我陪她吃饭,你处理一下手指!”董老爷子这话说得不容辩驳。

    关戮禾几次想开口,被他凌厉的眼神,硬生生的呵斥住了,只能把到嘴边的话又给咽了回去。

    *

    这边董家的日子不好过,秦浥尘也没过几天舒心日子。

    自从燕殊发现了他和燕笙歌那点事儿,就是带着伤,还每天接她上学放学,就是周末去设计班,都是全程陪同的,这让秦浥尘根本没机会上上手。

    事情发生转机,还是要从秦家的一顿晚饭说起。

    这秦圣哲根本不知道燕笙歌和秦浥尘私底下的关系,不过为了追求燕笙歌,他也是卯足了劲,以前几乎每天都流连夜店酒吧,这几个月,几乎彻底戒了,就是和别的女人也不接触了,倒是安心准备考学了。

    他本来就是花钱读了个学校,这段时间倒是奋发刻苦。

    这京都的人都觉得不可思议,原来爱情的力量这么大,居然能让一个浪子回头。

    不过也有人说,这不过是秦圣哲为了追求燕笙歌采用的手段而已。

    前段时间全国开会,燕老爷子也出席了,现场直播,还被当众授予了荣誉功勋,嘉奖他为国家做的贡献,这燕家要败落的流言瞬间消弭,更是成为众人争着要去巴结的对象。

    他们打着自然是去探病的幌子,却又被燕家打了回去。

    说是燕殊需要静养,燕家不接客。

    不过大家心里也明白,之前他们避如蛇蝎,现在怕是再也高攀不上了,倒是羡慕起之前在燕家危难时候,帮衬一把的几家人,估摸着只会团结得更紧,这上面的圈子,怕是更不好就进去了。

    众人想要去燕家拜访落了空,不过能够巴结上燕家的估计也就只剩下联姻这一条路了。

    这秦家对燕笙歌虎视眈眈的,旁人自是不敢窥视,只能把主意打到了燕家兄弟二人身上。

    偏生一个冷得像个冰块,燕殊嘛?

    说实在的,要不就是他自己喜欢上谁,不然啊,估计没有哪家姑娘能够hold住。

    风一般不羁,雾河事件之后,也无人敢在招惹他,把姑娘送过去,这不是羊入虎口吗,不是也得脱层皮。

    孙静闲瞧着秦圣哲不仅收心了,而且这般努力上进,自然就把功劳都归结在了燕笙歌身上,更是下定决心要把燕笙歌娶回家。

    前几日孙静闲参加了一个小活动,忽然听着别人说燕笙歌如何,估计有些人家也在惦记着,她晚饭的时候,就给秦老爷子提了个建议。

    “父亲,您看,圣哲这段时间,是真的变了很多,而且最近还特别刻苦上进,有朝一日肯定可以为你分忧的。”

    秦老爷子吃饭,只是不咸不淡的应了一声。

    “浥尘年纪比圣哲还小,这都已经管理公司了,圣哲年纪也不小了,我想让他去公司学习学习,父亲您怎么看!”

    秦振理此刻却狠狠的瞪了秦浥尘一眼。

    秦浥尘佯装没看见。

    “之前他去公司也实习过,工作态度懒散,好吃懒做,员工都很不满。”

    秦圣哲低头不语。

    “父亲,这不都是以前嘛,圣哲已经变了很多,这段时间,您都是看在眼里的啊。”孙静闲想过了,若想去燕家提亲,秦圣哲现在什么都没有,燕家也是不会同意的,若是在秦氏给他弄个一官半职,回头也好和燕家说道。

    “这才多久啊,之前振理去公司,把公司弄成什么样子了,若不是浥尘这段时间忙来忙去的,公司指不定都要被败光了。”秦老爷子想起前段时间看的公司账目,更是生气,“振理,有个事情我早就想和你说了,我们秦家是有钱,但是也禁不起你这么折腾吧,亏空了你还敢谎报数据给我,你胆子很大啊。”

    “爸,就是有个投资失败而已。”秦振理知道自己没理,说话也是底气不足。

    “而已?”秦老爷子冷哼,“一出手就是几个亿,秦总,你好阔绰啊,你要知道,你这个投资失败,极有可能导致公司资金短缺,若是再严重点,恐怕公司都要完了。”

    “那个倒不至于吧,公司……”

    “千里之堤毁于蚁穴,这话你不是不懂!”

    “我本来是想等着海天那个项目下来,肯定就能把所有的亏空都补上的,可是项目被浥尘停了,这事儿也不怪我啊。”

    “那个事情我知道,不怪浥尘,幸亏停了,不然哪天政府查到我们头上,秦家都得跟着玩完。”

    “你说说你,管理公司这么久,到底给公司留下了什么,就是一大笔烂账。”

    “还有几个漂亮的女秘书!”秦浥尘不咸不淡的开口。

    气得秦振理脸色铁青。

    “你胡说什么东西!”秦振理气得一拍桌子。

    “放肆!”秦老爷子冷哼,“干嘛,你想干嘛!”

    “爸,是这小子他……”

    “什么这小子,那是你儿子!”秦老爷子冷哼。

    孙静闲一听女秘书,火气不打一处来,果然是背着她和那些小妖精鬼混了,都玩到公司去了,秦振理啊,你可真是好本事。

    不过她此刻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父亲,我想着,圣哲现在能够变好,也是因为燕三小姐,听说燕二少在家养病,我就想着趁机会去燕家拜访一下,顺便表示一下感谢,您这刚刚都拒绝我了,我去燕家您应该不会回绝吧!”

    秦老爷子捏紧筷子。

    秦浥尘却忽然笑出了声。

    敢情在这里等着呢。

    分明就是挖了坑给爷爷跳啊。

    是啊,你都拒绝人家一次了,总不好再拒绝第二次吧,况且人家理由还是如此的正当合理。

    秦浥尘小腿忽然一疼,被秦老爷子踹了一下。

    秦浥尘眼睛忽然一亮,“爷爷,让阿姨去吧,我觉得二哥变成也真的对亏了人家,表示一下感谢也是应该的。”

    秦老爷子狐疑,这小子又在打什么鬼主意啊。

    孙静闲和秦圣哲也是满脸疑惑,这秦浥尘按理说不是应该和他们唱反调才对嘛!

    “你们想去就去吧,带些礼物,别失礼了。”

    “那是肯定!”孙静闲得到允许,自然乐开了花,饭都没吃完,就拉着秦圣哲去出去,这大晚上的,居然就出去买礼物了,倒是心急。

    秦振理瞧着妻儿走了,也吃不下了,直接去楼上休息。

    秦老爷子这才看向秦浥尘。

    “你又在打什么主意?你和小笙的关系,按理说,应该不愿意她和那对母子有任何接触的吧!”

    “我能打什么主意啊,阿姨要去谢谢人家,就去呗,我又拦不住。”

    “说得好听,你肯定在盘算什么,不过最近你回家挺早的,没去接小笙?”

    “燕二少去了,哪儿有我的份儿!”秦浥尘这口气颇为怨念。

    “孙静闲说得好听,不过她这次去,估计是要和燕家说秦圣哲的事情,看她急的,恨不得此刻就把小笙娶进门,你就不怕燕家那边?”

    “你觉得燕家能同意?”

    “不能!”

    “那不就得了,我有什么可怕的。”秦浥尘低头吃饭。

    “还是不对啊,你到底在想什么呢!”

    秦浥尘被他追问得不耐烦,这才开了口。

    “其实吧,很简单,我和小笙那点事被燕殊发现了,燕殊现在盯我很紧,我就是想让他们转移一下注意力而已,况且有了秦圣哲和我作对比,他们也会知道我的好。”

    “你小子!”秦老爷子咋舌,“蔫坏蔫坏的!”

    “他自己要去的,送上门给人收拾,反正我瞧他也很不顺眼,整个京都都在说,他为了小笙浪子回头,听着不爽。”

    “所以才帮他们说话?”

    “见不得她的名字和别人的在一起。”秦浥尘说得理所应当。

    “你小子醋劲怎么这么大啊!”秦老爷子以前都没发现。

    “有嘛?”

    “这京都的人还说小笙是战北捷未婚妻呢,你有本事去找战北捷麻烦啊!”

    秦浥尘戳着米饭,筷子戳得碗碟乒乓作响。

    秦老爷子咳嗽脸上,“咳咳,算了,吃饭吃饭,当我没说!”

    这什么臭脾气啊!

    ------题外话------

    风辞和关关的这个部分,我已经尽量不虐了,呜呜——你们不要说我了,嘤嘤嘤……

    话说秦浥尘这京都第一醋王的称呼,可不是白叫的,瞧着醋劲!

    不过这人啊……心思可不是一般的深,这秦圣哲去了燕家,还能讨得了好?做梦吧!

    *

    咳咳,月末啦,求月票的来啦,看我可怜兮兮的眼睛,我已经很努力的不去虐了,你们不要虐我,嘤嘤嘤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