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22 她生我生,她死我死

正文 22 她生我生,她死我死

    关歆垂头睥睨着已经被两个大汉抱到后备箱的董风辞,她此刻身上还穿着一身露肩的礼服,脖子上的红痕,格外刺目,她的瞳孔猛地收紧。

    “倒是真漂亮,难怪七哥对你魂牵梦绕的!”关歆轻笑,“把后备箱关上,那辆车子处理掉。”

    关歆戴上墨镜,直接驾车离去。

    关董风辞失踪的消息,董老爷子第一时间便得知了消息,半个小时,几家人便都到了。

    “风辞人在哪儿!”董老爷子拄着拐杖,走得匆忙,连衣服纽扣都扣错了。

    “正在找!”关戮禾走过去。

    董老爷子深深看了一眼关戮禾,“商场监控呢?一点都查不到嘛?”

    “已经看到小姐是被一个穿着黑衣的人带走,只是那人一身黑,全副武装,根本看不清楚样子,不过车牌都已经看清楚了,目前还在查。”

    “赶紧给我找啊!”董老爷子身子乱颤,那可是他唯一的孙女,要是有好歹,他可怎么活。

    “爷爷,您先别着急,肯定没事的。”关戮禾刚刚伸手去扶他,却被他一手挥开。

    燕殊刚刚赶到,瞧着这一幕,直接走过去扶住董老爷子,“董爷爷,您先坐,现在着急也不是事儿,大家都在找,在自己的地界上,肯定不会出事的。”

    “我心里急啊!”董老爷子捶胸顿足,早知道今天就不该让她出门。

    难怪刚刚眼皮一直跳。

    “车子是朝着北面去的。”一弦跑过来。

    “那我让家里那边帮忙找。”陪同燕殊一起来的,还有战北捷,他正好休假。

    燕笙歌在一边急得红了眼,燕殊还没走过去安慰,就瞧着一个清隽的男人走了过去。

    然后他就看见燕笙歌一把就把他抱住了。

    我靠——

    燕殊在心里咒骂!

    这小子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小混蛋。

    “浥尘,怎么办!”燕笙歌哪里见过这种情况,自然是着急。

    “别急,没事的。”秦浥尘伸手安抚燕笙歌,这手指刚刚触碰到她的发顶,从一侧伸出一双手,直接扼住他的手腕,死死扣住。

    “唔!”秦浥尘闷哼出声。

    “小子,你谁啊!”燕殊挑眉。

    燕殊腰腹部差点整个被切开,能捡回一条命实属不易,在雾都调养了个把月,回京之后,在医院住了半个月,剩下半个月也是一直在家调养,根本没见过秦浥尘这号人。

    “二哥,你先松开!”燕笙歌伸手要去掰燕殊的手。

    “燕小笙,你给我站好了!”燕殊忽然一吼,店内瞬间变得安静下来。

    燕笙歌立刻乖巧的站好,军姿标准。

    “二哥——”燕笙歌有些急了。

    “别说话!”燕殊拧眉,他的个子自然是比秦浥尘高出不少,他垂头睥睨着秦浥尘,“小白脸,你从哪儿冒出来的。”

    “初次见面,我是秦浥尘。”

    “秦家那个老三!”燕殊挑眉,“你和我们家小笙什么关系。”

    “二哥——”燕笙歌撒娇。

    “我让你站好,没听见嘛!”燕殊觉得自己受个伤,整个世界都变了。

    这关戮禾整日去看自己,就是秀恩爱,自己在雾都遇着姜熹,结果还因为说了人家坏话被惦记上了,已经够郁闷了,没想到现在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小子,过来就抱了自家妹妹。

    “不对啊,你不是说秦圣哲纠缠你嘛,怎么你又和秦浥尘搞到一起了!”燕殊拧眉,手上的力道不自觉的加重。

    秦浥尘咬牙。

    这个人未免太暴力了吧。

    “二哥,我们就是……”

    “这事儿我回头再和你算账,你小子,去那边站着,不要靠近这边!”燕殊松开手,拉着自家妹妹就往战北捷边上走。“气死我了。”

    “二哥——”

    “你给我在边上站好,这事儿我回去找你算账。”

    “你说你这受着伤呢,消消火。”战北捷双手抱胸,一脸促狭。

    “你还有脸笑,前些日子爷爷还提议说撮合你和小笙,自己未来老婆要被人抢了,你还笑得出来。”燕殊冷哼。

    “二哥,我和战大哥,根本就……”

    “让你说话了嘛。”燕殊冷哼。

    秦浥尘这才注意到燕殊身侧站着高大俊朗的男人,一身正气,看着就十分正派,而且因为是军人的缘故,举手投足都显得十分规矩,战北捷的大名他听过,只是战家因为没有女眷,几乎不出席任何活动,京都人对他家了解甚少,却不敢轻易招惹。

    “你能别扯上我嘛。”战北捷叹了口气。

    他对燕笙歌本就没意思,况且自己这几年很忙,已经快两年没回家了,这次还是专程回来看燕殊的,他可不想让人守活寡。

    而此刻商场经理小跑着进了店内,附在秦浥尘耳边说了几句。

    “董老爷子,商场这边我们已经将消息封锁了,董小姐失踪的事情,不会有www.youfa8.com人知道的,这一点您放心。”这是秦氏名下的商场,出了这等大事,秦浥尘理所应当过来坐镇。

    “你不说我倒是忘了,这是你们家的商场,一个大活人被带走了,你们商场的保安都没发现嘛?居然毫无察觉?”燕殊挑眉。

    “是我们的失职。”秦浥尘好声好气,他现在也不能得罪燕殊啊。

    “好了小殊,现在也不是追责的时候,先找到风辞要紧。”董老爷子心里急得要命。

    过了约莫十分钟,战家人倒是先得了消息。

    “少爷,车子已经找到了,可是车里面并没有董小姐的声音,只有一个男人,弃车跑了,人已经被我们扣下了,不过那人什么都不肯说,我们在车子里找到了耳环,不知道是不是董小姐的!”

    战北捷立刻将手机传过来的照片递给董家人和关戮禾。

    “是风辞的,怎么人就没了啊!”董老爷子更是着急。

    “现在去找这个车子在那里停留过较长的时间,或者是监控死角,再去给我查!”关戮禾捏着眉心,一脸阴鸷。

    “这个人明显是有预谋的,你最近有没有得罪过什么人。”秦浥尘多嘴问了一句。

    众人忽然用一种很奇怪的眼光看着他。

    一侧的经理立刻附在他耳边,“这位可是京都关家的七少爷,关家那可是仇家遍天下,您这话说的……”

    秦浥尘轻轻咳嗽一声,他就是个商人,和他们这些人也不熟,一时没反应过来。

    董老爷子更是气急败坏。

    “造孽!”

    *

    时节已经是夏天,后备箱闷热难受,而且车子行驶过一段平稳的大路,开始不断颠簸,董风辞双手双脚都被捆绑,身子被颠得快散架了,周围都是那种铁皮机油的难闻气味,夹杂着滚滚热浪,董风辞头部被撞了两下,整个人眼睛都是花的。

    等车子定下来,她的面部重重砸在后备箱上,疼得脑子瞬间裂开了,整个额头瞬间麻掉。

    车子熄火,有人下车,细碎的脚步声。

    后备箱猛地被掀开。

    这般有遮天蔽日的树林,阳光透不进来。

    董风辞眯着眼睛。

    “抬进去吧!”关歆伸手摘下墨镜,随手别在胸前的口袋上。

    小破屋里面有张小床,锈迹斑斑的窗户,还有铺着报纸的桌子,桌角的漆已经被磨得干干净净。

    董风辞直接被扔在了地上。

    “你们都出去吧!”关歆从一边拎出来一个箱子,放在桌上,拨弄了一会儿密码,箱子便直接打开。

    “董风辞,你可知道,曾几何时,我有多么羡慕你嘛。”

    “唔——”董风辞看见她从里面拿出了一个针管,有拿出了几个小药瓶,几乎将整个针管都注射满了。

    “你家境优越,长得也漂亮,你说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你一个官宦人家的小姐,为什么会瞧上七哥呢,难道说,你不知道你们俩不合适嘛?”

    “我真的挺讨厌你的,明明拥有了那么多,偏偏还要来和我抢七哥!”

    董风辞睁大眼睛,关歆在说什么?

    她对关戮禾……

    “你不要怕,我也不会杀了你的,虽然七哥对我比较残忍,为了对付我哥,不惜利用我,但是怎么说,他也是是我喜欢过的人,而你又是他最心爱的人,我不会让你这么轻易死掉的!”

    关歆走过去,蹲在地上。

    “怎么着也得让七哥亲眼看着你死去,痛苦的死掉,才能消弭我心里得恨,才对得起我死去的大哥,我是没能力帮大哥报仇,但是杀了你,也足以让七哥痛苦一辈子,或许还能记住我一辈子,呵呵——”

    关歆说完,尖锐的针头就猛地扎进了董风辞的大腿。

    “唔——”董风辞嘴巴被绑住,发不出一点声音,尖锐物体的刺入,一阵刺痛,而后就能感觉到一阵冰凉的液体缓缓流入自己的体内,整个大腿瞬间冰凉。

    “别急,还有几瓶药呢,这些药啊,有些霸道,也不知道你这娇滴滴的大小姐能不能受得住!”

    董风辞到了后面已经有些意识模糊了,她的腿冰凉,身子开始瑟瑟发抖,关歆随手解开绑住她的身子,意识告诉她,她要逃走,可是身上就像是被注射了麻药一样,意识还在,可是身子却无论如何都动弹不了。

    只能看着女人婀娜的背影从自己面前慢慢消失,越来越小。

    *

    “少爷,找到了!”一弦冲进了店内,“这是刚刚收到消息,发过来的位置!”

    关戮禾夺过手机,冲了出去。

    “少爷,您等等我!”一弦都追不上关戮禾的脚步,车子在门口早就备好了,关戮禾一上车,一弦手都没摸到门把手,车子就直接飞了出去,“shit!”一弦气急败坏,连忙上了后面的车子。

    董老爷子也要追出去,燕殊却按住了他,“董爷爷,这事儿交给我们就好,您在这里等消息,小笙,好好陪着董爷爷!”

    燕殊说着和战北捷就往外面,刚刚到门口,又扭头朝着秦浥尘招了招手,“小白脸,你过来,跟我们一起走!”

    “我商场这边……”秦浥尘对燕殊已经很无语了。

    什么小白脸?

    他长得漂亮难不成有罪?

    “你走不走!”燕殊拧眉,他可不能把小笙丢在这个小白脸身边。

    “赶紧的,别耽误时间。”燕殊说话一点都不客气,完全就是训练小兵的架势。

    秦浥尘没办法,只能跟了上去。

    话说驾车的人是战北捷,他和燕殊坐在后面,这一开始在市区车速还算正常,毕竟这里是限速的,车流多,飙车也飙不起来,可是刚刚离开市区,这车速就陡然提高。

    秦浥尘哪里坐过如此刺激的车速,脸色都白了。

    “老战,你丫在快点,追上去啊!”燕殊还在一边忙着指挥。

    “已经很快了。”战北捷双手捏着方向盘,神态从容,“幸亏前几日让人改装了这辆车,这车速可以吧。”

    “就那样吧,你快点的,追上关戮禾再说,我看那小子那样要杀人。”

    “可不得杀人,以前但凡有惦记董风辞的男同学,哪个没被他修理过,有一次遇到个骨头硬的,不是差点闹出人命嘛。”战北捷微微调整方向盘,超过前面的一辆车。

    他稍微调整一下方向盘不要紧,这车速快,惯性大,秦浥尘被他搞得差点吐了。

    “小白脸,你丫没事吧!”燕殊拧眉。

    “没事!”秦浥尘手死死拉住车顶的扶手,这两个人简直是疯子。

    “哦,没事就好,车子还能再快嘛!”

    “那是当然!”

    战北捷话音未落,车子驶入乡村小道,顿时开始颠簸起来,秦浥尘现在是真的想死了。

    很快他们的车子已经紧跟在关戮禾车后。

    关戮禾一个急刹车,车子停在小屋子前面战北捷陡然刹车,燕殊是早有准备,秦浥尘猝不及防,整个人脑袋磕在前面的座位上,被撞得头晕眼花。

    燕殊直接跳下车,战北捷紧随其后,秦浥尘推开车门,脚都没沾地,双腿一软,整个身子摔在地上,开始狂吐起来。

    “就这小身板,还想娶我妹,老子都不用动手,照样虐你!”燕殊冷哼。

    秦浥尘吐得五脏六腑都要出来了。

    这群禽兽!

    关戮禾已经抬脚直接将门踹开。

    这边已经是人去楼空,门口有车辙的痕迹,但是车子早就没了踪影。

    燕殊刚刚要进去,忽然门就被关上了。

    “戮禾,你开门啊,你干嘛呢!”燕殊不解。

    “你们别进来!”关戮禾整个心脏都要停掉了

    董风辞蜷缩在地上,浑身都在抽搐,双手不停的抠弄着自己的身子,眼睛已经完全没了焦距,衣服被撕扯得破烂,已经遮不住身子了,双腿被她抓挠的都是指甲印,嘴边还有一点白沫,就像是中风了一样。

    可是关戮禾明白。

    她被人下药了。

    “小辞!”关戮禾几步跨过去,自己跪在地上,要将她扶起来。

    “唔——”董风辞整个身子就像是有千万只蚂蚁在撕咬,难受得要死,神智涣散,瞳孔没有任何焦距。

    “小辞!”关戮禾要将她扶起来,可是她却直接一抬手,直接在他脖子上抓了一下,立刻出现了几道鲜红的抓痕。

    关戮禾直接脱下衣服,将她瑟缩的身子裹起来。

    “走,我带你去医院!”

    “啊——”董风辞忽然大叫一声,伸手就把关戮禾给推开了,她身子虚浮,后背直接撞到了后侧的床脚,脑袋磕在床沿上,这才恢复了一些意识。

    “戮禾,我难受……”董风辞大口喘着粗气,手指却控制不住的颤抖。

    “我带你去看医生!”关戮禾跌跌撞撞的爬过去。

    “我浑身都难受。”董风辞喘着粗气,忽然伸手使劲抓挠自己的脖子,“哪里都难受,怎么办!”

    “很快就没事了,我在呢!”关戮禾咬着牙要把她抱起来,“我们回家,先回去!”

    “不要,我不能回家!”董风辞伸手推开关戮禾,“我这样怎么回家,不能回家……唔——”董风辞这瘾上来了,忽然爬起来,对着关戮禾的胳膊就直接咬了一口。

    关戮禾咬着牙。

    燕殊转了一圈,终于在窗口站定。

    卧槽——

    这是那个禽兽干的!

    “你把她打晕了,这样怎么把她带走啊,你快点!”燕殊大吼。

    “我——”关戮禾咬了咬牙。

    视线忽然和董风辞相撞,“戮禾——”

    “我必须先带你回去!”

    关戮禾说着直接从后面劈晕了她,抱着她就往外面跑。

    在车上已经联系好了医院,董风辞刚刚到了医院,就被直接送到了抢救室。

    只是医生刚刚进去两分钟,这手术室内就传来了一阵嘈杂的声音。

    很快门就开了。

    “怎么回事!”关戮禾跑过去。

    “我们没有办法,董小姐这是药物成瘾,这醒过来之后,就和疯了一样,就是打了麻药都没用,我们控制不住啊,把东西都摔了!”

    “啊——”你们忽然传来护士的尖叫声,一个护士捂着胳膊跑了出来,血水从胳膊处渗出来。

    关戮禾推开医生就往里面走,董风辞光着身子跌坐在地上,地上落满了各种收拾器具,她正拿着手术刀准备往自己身上比划。

    “你疯啦!”关戮禾伸手就把她的刀夺过去。

    “我难受……”董风辞身上已经被抓挠得不能看了。

    “戮禾,我好难受,嗓子好难受,好干,我好想要……”

    关戮禾不说话,只是脱了衣服,就把她抱了出去。

    迎面撞上刚刚赶过来的董老爷子。

    “风辞啊,你怎样……”董爷爷一看到董风辞那满目疮痍的胳膊小腿,眼睛都红了。

    “唔——”董风辞身子不受控制的抽搐起来。

    “准备的病房在哪儿,快带我过去!”关戮禾大吼。

    “这边走!”护士立刻小跑着赶在关戮禾前面。

    而随后董风辞整个人就被绑在了床上。

    董老爷子赶来的路上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甚至想过她会不会已经……

    可是无论怎么样,都没想到会是这样一种结果。

    “啊——”董风辞手脚被绑着,身子更是难受的厉害,不停的扭动着,就是身边的几个人几乎都按不住他。

    “这都是造的什么孽啊!”董老爷子捶胸顿足,“医生呢,难道这就没办法了嘛!”

    “戒!”燕殊站在一边,神色凝重。

    “啊——”董风辞的嗓子都叫破了,整个楼层都能听到那种撕心裂肺的叫喊声。

    “怎么戒,就这样啊,她怎么受得了啊!”董老爷子很是心疼,刚刚上去准备摸摸她的小脸,她忽然恶狠狠地看了他一样,董老爷子眼泪就落了下来,“阿陌,你是不是医生吗,你想想办法啊,难道就只有这一条路吗?”

    “我们已经采集了她的血液样本,正在进行分析,如果这药可以靠别的方式自然是最好,不过她现在的情况,就怕……”轩陌眉头紧锁。

    “就怕什么!”

    “药量过大,大脑过于亢奋,导致心脏无法负荷,容易心脏衰竭猝死。”

    董老爷子身子趔趄一下,险些摔倒。

    “爷爷!”关戮禾刚刚扶住他,就被他一把推开。

    “你别碰我,若不是你,我们家风辞怎么会遭这份罪!”

    “对不起!”

    “一句对不起,有什么用,你能还我一个健康的孙女嘛,我早和你说了,不要招惹她,不要招惹她,怎么担心都没用,总归还是出事了!”

    “对不起,爷爷!”关戮禾不知道该说什么,不过道歉也显得那边苍白无力。

    “滚出去,我不想看到你!”

    “爷爷……”

    “我让你滚啊!”董老爷子大吼,猩红着眼眶,“你说说,若不是你,她现在应该在国外和他父母一起环游世界,而不是躺在病床上半人不鬼!”

    “是我没照顾好她!”

    董老爷子气结,直接一巴掌甩过去。

    “滚出去,听到没,不要让我再看到你!”董老爷子手指颤抖。

    “是我没把事情处理好。”

    回来的路上,已经查到了是关歆所为,董家已经报了警,又是因为关戮禾善后工作没处理好,董老爷子只能把火全部撒在他身上。

    “你还有脸说,你是怎么和我承诺的,你会照顾好她的,现在呢,什么情况啊!你告诉我,这是什么情况!”董老爷子擦了把眼泪,“我不想在风辞面前弄得你太难看,现在就给我出去!听到没!我以后不想看到你。”

    “爷爷……”

    “戮禾,要不你先出去一下。”燕殊着实看不过眼了。

    董家之前是一脉单传,到了董风辞这一辈就一个女孩子,宠得要命,出了这事儿,董老爷子就是现在拿刀把关戮禾给捅了,都不奇怪。

    关戮禾咬了咬牙,扑通一声直接跪在了董老爷子前面。

    “这事儿我会给您交代的,但是我还不能走。”

    “你滚不滚!”

    “她现在这样,我是绝对不会离开的,我要守着她。”

    “她不需要!”董老爷子擦了把眼泪。

    董风辞这药瘾发作就是一阵一阵儿的,这会儿消停了一些,董老爷子脚步虚浮的走过去,伸手将她头发拨到一边,“风辞啊,爷爷来了!”

    “爷爷——”董风辞清新的时候,多少有些意识,只是双手被绑着,擦破了皮,动一下都疼。

    董老爷子刚刚试图要去解开绳子,就被轩陌拦住了。

    “董爷爷,不能动。”

    “爷爷,我哪儿都疼!”董风辞眼泪一直往下落,这爷孙俩抹着眼泪,一旁众人瞧着也就红了眼眶,燕笙歌躲在门外已经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小辞——”关戮禾刚刚要过去,就被董老爷子呵斥了一句。

    “我让你出去,你没听见吗!”

    关戮禾脚步顿住,只是定定看着董风辞。

    “爷爷,你别……”董风辞喉咙难受,说话也是断断续续的。

    “你还为他说话,若不是这小子,你怎么会变成这般模样,我没活剐了他就不错了,他还有脸在这里!”董老爷子擦了擦眼泪。

    董风辞可怜兮兮的看着关戮禾,刚刚要开口,又被董老爷子下面的话给堵住了。

    “我们董家也就你这根独苗苗,你若是出点事,你让我和你爸妈怎么活,之前的所有事情我都依了你,这次的事情你还没意识到多严重嘛,你随时可能没命了,我恨不得杀了这小子,你还护着他,你这不是戳爷爷我的心嘛!”

    “爷爷——”董风辞如鲠在喉,说不出半个字。

    关戮禾双手攥得紧紧的,直接早就嵌入了肉里,也不觉得疼。

    “爷爷,我就想陪她,知道她痊愈,以后的事情全部依你们,她若生,我便生,她若死,我就随她去!”

    董风辞眼泪那一瞬间就夺眶而出,刺痛着伤口,灼痛了心。

    ------题外话------

    其实我本来真的就是想简单写一下,但是情节需要,有些事情还得交代一下,不然中间缺一块,也显得很突兀,我知道许多人不想看这么虐的,虽然我又把自己虐哭了,但是苦尽甘来。才能体现出婚后的身后更加美满幸福不是!

    不要打我,我也不想写成这样的,不知不觉的就写成这样了,还把自己给虐惨了,我还带着大姨妈写的,不要骂我,不要打我,~(>_<)~我也不想虐这一对的。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