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22 讨厌我亲你吗?再亲一下?(二更)

正文 22 讨厌我亲你吗?再亲一下?(二更)

    燕笙歌一放学一打开手机,就给秦浥尘打电话,却不曾想接电话的居然是秦老爷子,而且声音透着明显的愠怒。

    “小笙啊,你放学了!”秦老爷子睥睨了一眼站在自己面前的秦圣哲,抬脚就踹了一下。

    秦浥尘坐在客厅,医生在他给他处理嘴角的伤口。

    “秦爷爷,浥尘出院了嘛?”

    “出院啦!”

    “嘶——有点疼!”一直都没出声的秦浥尘忽然喊了一声。

    “三少爷,不好意思,我轻点儿,主要是消毒不好,这种天气,很容易感染。”

    “秦爷爷,怎么回事?他是不是又出事了!”燕笙歌站在校门口,准备打车。

    “也没什么事,你不用担心。”

    “嘶——”秦浥尘又哀嚎了一声。

    “你们在家吗,我去看看吧!”

    秦老爷子挂了电话,狠狠瞪了秦浥尘一眼,这小子到底打得什么算盘,他难道不知道吗,只是兄弟两个为了一个女人打架,说出去都觉得丢人,秦老爷子也是好面子的,自然不太想让燕笙歌知道,成何体统啊!

    说出去简直丢人。

    秦浥尘可不这么想。

    这秦圣哲他本就讨厌,现在又咬着燕笙歌不放,这次可是很好打击他的机会,一方面可以利用这个博取燕笙歌同情,消弭昨晚的“误会”,另一方面又能打击情敌,这不是两全其美嘛!

    秦浥尘这点心思怎么能瞒得住人。

    秦圣哲立刻就炸毛了。

    “秦浥尘,你把她招来是几个意思,装可怜啊!你一个男人,你要不要脸。”

    “秦圣哲,我还没死,你说话给我注意点!”秦老爷子怒斥两声。

    秦浥尘不作声,说真的,脸皮这东西,到底有何用,他是不太明白,况且爷爷早就和自己说过,在商场上,最主要的是手段,不是脸皮。

    等你有成绩有地位,脸皮脸面这东西,自然会有的。

    “爷爷,这事儿也不怪我,是秦浥尘先挑衅我的!”秦圣哲一脸委屈。

    “你看你把他打成什么样了。”

    “他也打……”

    “你哪里伤了,给我看看!”

    秦圣哲咬咬牙,这秦浥尘都打得比较隐私的地方,哪里好给人看啊,这个人心机真重。

    “爷爷,算了,二哥也不是有意的,就是心情不好而已。”秦浥尘所谓的笑了笑。

    “我早就和你说了,别去招惹小笙,你真当燕家吃吃素的嘛,我听说燕殊就快回来了,他可比燕持难对付多了,而且天不怕地不怕的,你一直在京都,你应该不陌生,你若是有本事,就去找燕家兄弟,你在家欺负自己弟弟算什么本事。”

    “爷爷,凭什么秦浥尘就能去招惹她,我就不行,我是真的喜欢她!”

    “你的喜欢多廉价,真当别人不知道嘛!”

    “爷爷——”

    “这几天,你就好好在家给我闭门思过,别给我出门惹事,若是再得罪了燕家人,你就是被人打死,我都不管!”

    不消片刻,燕笙歌便到了秦家。

    “秦浥尘,你怎么样啊!”燕笙歌和秦家长辈打了招呼便径直朝着秦浥尘走过去。

    “没事!”秦浥尘一侧的脸通红,嘴角撕裂了一点,其实没什么大碍,就是他本就生得白,看起来就有些羸弱,偏生又受伤了,更是让人觉得可怜。

    “秦圣哲,你干嘛打人。”

    “他也打我了!”

    “你别恶人先告状,你不就是在大哥那里受了气,回来找人撒气嘛!真是没见过你如此小气的男人!”

    “我会好好教育他的,小笙,你先送浥尘上楼休息,他刚刚出院,身体虚弱!”

    秦圣哲咬牙,刚刚要说话,秦老爷子一脚踹过去,他只能乖乖闭上嘴巴。

    就秦浥尘刚刚打人的架势,哪里像个病人啊。

    燕笙歌扶着秦浥尘上楼,“怎么把你打成这样,你没还手嘛!”

    “毕竟是我二哥。”

    “那又怎么了,还能白白让人欺负啊。”

    “是兄弟吗,总要让着点。”

    “你倒是把他当兄弟,可人家不这么想啊!”

    ……

    楼下的众人听着两个人渐行渐远的对话,嘴角同时抽了抽。

    秦浥尘,这人还能再不要脸一些嘛。

    刚刚到了房间,秦浥尘可能说话幅度有些大,扯到了嘴角,刚刚擦了点药的嘴角又被扯咧了一点,冒出一点血珠。

    “你嘴角流血了!你别说话!”燕笙歌去找面纸给他擦擦。

    “你这人还真是好欺负,秦圣哲又不是什么好人,他要是下次再打你,你就打回去呗,你本就势单力孤的,若是这样下去,他就骑到你头上了!”燕笙歌仰着头,微微踮着脚,给他擦嘴角。

    秦浥尘眸子幽邃,盯着她一张一合的小嘴。

    燕笙歌一双眼睛都集中在他的伤口处,哪里注意到秦浥尘的目光。

    秦浥尘微微俯下身子,两个人的身子瞬间拉得近了一些,不过燕笙歌倒也不用踮着脚说话,“下次他若是打你,就打回去呗,不过看你这精瘦的,估计也打不过他,要不回头我让二哥帮你,我二哥很厉害的……”

    “尤其在打架方面。”

    燕笙歌絮絮叨叨说了半天,可是面前的人却没一点动静。

    她视线微微上移,四目相对,燕笙歌抿了抿嘴唇。

    秦浥尘忽然俯身,直接吻住她温热的嘴唇。

    她的嘴唇柔软细嫩,还带着一点香味,秦浥尘的嘴唇和他的手指一样冰凉,燕笙歌凤眸睁大,难以置信的看着秦浥尘。

    嘴唇上的触感清晰,那一刻几乎所有的感官都集中在了嘴唇上,整个人心脏都开始不受控制的猛烈跳动起来,就是呼吸都停滞了,水汪汪的眸子,盯着秦浥尘,秦浥尘抿了抿嘴唇,嘴唇紧贴,难免发生一丝摩擦。

    他微微抽开身,压低身子,视线和燕笙歌齐平。

    “讨厌?”

    燕笙歌脸瞬间就红了。

    “你……”燕笙歌伸手要去触碰嘴唇,可是那上面还带着他的温度,虽然冰凉,却令人心悸,“你怎么能……”

    亲她。

    燕笙歌脸红到了脖子根,整个身子都呈现出了漂亮的粉红色。

    秦浥尘视线一瞬不瞬的盯着她。

    “不讨厌?”

    “你……”偷亲了别人,居然还问讨不讨厌的,这人怎么如此奇怪。

    “我还能再亲一下嘛!”

    “你刚刚亲我的时候,怎么没问这话。”燕笙歌手指扯着校服裙摆,心如擂鼓,刚刚的触感仍旧历历在目,越不去想,在自己脑子里的反而越发深刻。

    “我说了,你给吗?”

    “当然不给。”

    “所以我没问你!”

    “那现在你问我做什么!”

    “逗你!”秦浥尘忽然扯了扯嘴角。

    “你……”燕笙歌气得跺脚。

    扭头就往外面冲,却没想到秦圣哲就站在门口,吓得她立刻把门合上,可是秦圣哲手已经挡住了门框,燕笙歌气急败坏。

    “你干嘛!”

    秦圣哲是来和秦浥尘道歉的,不然爷爷不会放过自己。

    他自然是心不甘情不愿。

    燕笙歌只能转身往里面走,却一下子撞到了秦浥尘的怀里。

    秦浥尘下意识的就揽住了她的腰。

    “秦浥尘,你做什么放开你的手。”秦圣哲炸毛。

    “这是她主动投怀送抱,我哪有不接受的道理。”

    燕笙歌立刻挣扎着出去,跑到他的后面。

    “秦浥尘,比别太过分,小笙,我告诉你,秦浥尘根本就不喜欢你,你别被他给骗了。”

    “我喜欢谁,难道你比我清楚?”秦浥尘靠在门口,“你应该是来和我道歉的吧,道歉吧,我还有事要忙,你赶紧的。”

    “你……”秦圣哲气结,“你要忙什么!”

    “你管得着嘛,快点吧,道歉。”

    秦圣哲气结,这家里自然多得是秦老爷子的眼线,他只能气急败坏的说了一声对不起,还不忘和燕笙歌说,秦浥尘就是个骗子,让她别上当。

    “你和他的关系真的是恶劣!”燕笙歌努努嘴,“我得先回家了,你让开点。”秦浥尘就挡在门口,她根本出不去。

    “生气了没?”秦浥尘俯视着燕笙歌。

    “你说什么?”

    “我刚刚亲你的事情。”

    “你让开,我要回家了!”

    怎么还有人亲完人会问这种话的,不过后来燕笙歌才知道,这个男人骨子里的恶劣因子可不仅仅局限于此。

    秦浥尘忽然俯身,在她侧脸就亲了一口,“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走!”

    “还是你想让秦圣哲送你?”

    燕笙歌都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被他拉着,顶着秦家人的目光出的门。

    *

    不过之后的一个多月,燕笙歌面临期末考,挺忙的,秦浥尘刚刚接手公司,毕竟偌大的公司,要全盘接手也需要一点时间,不过燕殊回来之后,秦圣哲倒是消停了许多,谁让燕殊恶名在外。

    不过关家和董家倒是开始筹备董风辞和关戮禾的订婚宴,也没准备大操大办,就是两家亲近的亲戚朋友一起吃个饭,他俩中间其实一个仪式都不知道,这京都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了,董老爷子毕竟好面子,订婚还是走个形式比较好。

    自打董风辞出院这段时间,关戮禾见到她的机会倒是不少,就是见十次面,连一次小手都牵不上,董老爷子看得紧,之前是自己的失策,董老爷子现在已经彻底把关戮禾当贼防着了。

    自家孙女毕竟小,哪里禁得住那禽兽那样折腾。

    最让他无语的莫过于自家孙女胳膊肘往外拐,恨不得插了翅膀飞出去和他见面,果真是应了那句老话,女大不中留啊。

    虽然订婚宴就是走个形式,也没宴请宾客,不过关戮禾还是不愿委屈了董风辞,专门接她去挑选衣服,董老爷子不放心,专门让董叔跟着。

    董叔其实很无奈,他觉得关戮禾挺好的,对小姐又体贴,两个人又相处了这么久,也不懂老爷子为什么如此反对。

    关戮禾本来还有些担心,董叔跟着,自己或许又连小手都拉不上了,没想到他一上车就开始闭目养神。

    关戮禾挪了挪身子直接挤到董风辞身边。

    “你离我远点儿,干嘛呢!”董风辞压低声音。

    他的那点心思,简直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了,这少年刚刚开荤,就被强迫吃素一个多月,他能不上火嘛,前几日额头还长了颗痘痘,因为这个还被燕殊笑得几天,说他欲求不满,心火难消。

    关戮禾就往董风辞身上蹭啊蹭的。

    “你够了!”董风辞羞赧,又不敢太大声。

    她伸手刚刚要把她推开,这手指不期然的触碰到一股温热……

    关戮禾盯着她放在自己腿上的手,眸子一紧。

    董风辞立刻将手放在自己腿上,这手心的灼热散不去,倒是把她弄得尴尬不已。

    车子正好拐了个弯,关戮禾顺势将董风辞一下子抱在了自己怀里,现在已经是夏天,两个人穿得都不多,身子紧贴,关戮禾微微低头,薄唇看看擦过她的耳垂,声音清冽因为刻意压低,变得有点嘶哑,不断吐着热气,弄得董风辞整个身子都酥麻起来。

    不自觉的就往边上闪躲。

    “你躲什么啊?”

    董风辞无语,董叔和司机都在前面,这个人胆子未免太大了吧。

    关戮禾的手轻轻揉捏着她的纤腰,“别动了,不然待会儿我真的会在车上……”

    “无耻!”

    “不然今晚就别回去了。”

    “爷爷不会怎么我,倒是会把你打死。”董风辞轻笑。

    “等以后结婚了,有你受的!”关戮禾略带惩罚的咬住她的耳垂,含在口中,舌尖勾勒描绘着耳廓的形状,惹得董风辞身子轻颤,心脏更是扑通扑通跳个不停,脸上更是羞得又红又烫。

    忽然前面传来董叔的咳嗽声。

    董风辞才慌忙将他推开,关戮禾手指都伸到了衣服离开,董风辞伸手整理衣服,颇为不好意思。

    关戮禾仍旧是顶着一张黑脸。

    那上面就只有四个字!

    欲求不满。

    因为要买衣服,所以董风辞还专门约了燕笙歌,董叔毕竟年纪不小了,就直接坐下休息,看着董风辞试衣服,关戮禾这种直男的眼光,董风辞是不敢恭维的,只能指望燕笙歌。

    “这件好像有些太暴露了,我再给你选一件!”燕笙歌推董风辞进了试衣间。

    关戮禾目光一直盯着她裸露了大半的美背,忽然就想起了缠绵了三天的事情,侧头董叔,他正认真看着店内的报纸,似乎一点都没注意他。

    董风辞坐在试衣间,衣服拉链已经被拉开,只等着燕笙歌送衣服进来,忽然传来敲门声。

    董风辞下意识的打开门,忽然一双修长的手伸进来,然后关戮禾整个身子都闪了进去。

    “关……”

    “嘘——小点声,你想让所有人都知道嘛!”关戮禾压低声音,急迫又强势的直接吻住她的嘴唇。

    不同于以前的温柔,这次从一开始就猛然撬开了她的牙关。

    “唔——”董风辞双手撑着他的双臂,关戮禾手收紧,就把她整个人按在了怀里,一只手更是固定住他的脑袋,董风辞瞬间就无法动弹了。

    关戮禾眯着眼睛,她的嘴唇一如既往的柔软香甜,又软又嫩,简直让人欲罢不能,让他着迷,疯狂……

    他的手微微顺着后背裸露的地方下移,因为拉链扯开,所以他很轻易的将摸到了不该触碰的隐私地方。

    “这里公众场合,你别……”

    “我就摸摸,你怕什么!”关戮禾又一次咬住她嘴唇。

    燕笙歌挑了几件衣服,抱着去找人,这是奢侈品店,平素人并不多,所以更衣室的门基本都是敞开的,燕笙歌很快就找到了董风辞所在的位置,扣门!

    “风辞——”

    “唔——”董风辞推搡着关戮禾。

    关戮禾压低声音,咬住她的耳朵,“难不成你想被人看见你现在这个样子?”侧面就是镜子,董风辞轻易就能看见自己羞人的模样,直接躲在关戮禾怀里。

    弄得关戮禾更加心痒难耐,偏偏还要克制自己,简直遭罪。

    “风辞?”燕笙歌狐疑,难不成不在。

    “等一下!”

    关戮禾的声音。

    燕笙歌脑子一下子炸开了。

    “那个……”燕笙歌无语伦次,不自觉的脑补了一出大戏。“我把衣服放在外面,你们慢慢来。”

    “她倒是识趣儿!”关戮禾轻笑。

    董风辞无语,分明是你太不要脸了。

    反正他俩在更衣室,基本上除了最后一步,都做得差不多了,关戮禾才开门出去,瞬间将衣服递给了董风辞。

    董风辞在更衣室自己平静了许久,这才换了衣服,准备出去,只是关戮禾刚刚在自己脖子上啃了半天,这会儿还有印儿呢,这可如何出去见人啊。

    董风辞从包里翻出遮瑕膏,对着镜子涂抹起来,这样回去,又得被爷爷念叨了。

    燕笙歌此刻是再也无法直视关戮禾了。

    “你和你男朋友还没接过吻?”关戮禾看着燕笙歌红透的脸,颇为得意。

    “我……我没有男朋友?”

    “你这话骗骗你二哥就好了,你和那秦三少……”

    “关七哥,摆脱!”燕笙歌双手合十,她现在还小,家里肯定不会同意的。

    燕殊刚刚回到京都,就听说了秦圣哲纠缠她的事情,若不是腰上受伤,不好动作,估计就会直接冲到秦家把秦圣哲胖揍一顿,愣是被宋一唯给按住了,若是知道她和秦浥尘的事情,怎么可能善罢甘休。

    “这事儿你准备瞒多久。”

    “最起码等我毕业吧。”燕笙歌咬咬嘴唇。

    “他也这么说?”

    “他倒是很想摊牌,我没允许!”燕笙歌咬了咬嘴唇。

    “还像个男人,他若是想躲在你后面,我都瞧不起他。”

    燕笙歌努努嘴。

    “对了,风辞怎么还没出来,这关戮禾出来已经好一会儿了。”

    “我去看看!”关戮禾脚步轻快,直接去敲门,这手刚刚碰到门上,门就直接开了,地上是凌乱的化妆包,遮瑕膏被甩在地上,落了一地,几件衣服落在地上,上面还有明显的踩踏痕迹,狭小的换衣间,一片狼藉。

    “还没好嘛!”燕笙歌走过去,眼睛一瞥,倒吸一口凉气,“人呢!”

    关戮禾立刻往去找店员,“刚刚那位小姐呢!”

    “不知道啊,不是在试衣服嘛!”

    “人没了,你们一个人都没看到嘛!”

    “怎么可能呢,刚刚您不是不让我们过去吗,我们都在这边,董小姐刚刚明明还在的,我们立刻把您找人!”店员也有些慌了。

    因为店内放着音乐,试衣间有些动静估计也没人注意,试衣服怎么可能不发出声音。

    董风辞此刻被人绑在车内,嘴巴上贴着封条,前面的人一身黑衣,根本看不清楚脸,车子驶入一个僻静的巷子,车门被打开,她瞬间被人转移到了另一辆车内,那个黑衣人从驾驶位走下来,随手扯下口罩帽子,脱了衣服扔到一边的垃圾桶,顺手扯下董风辞项链耳环等物品直接扔到垃圾桶,这些东西很容易被按上追踪物品。

    她随手将发尾的皮筋扯下来,一头波浪卷发,在阳光有些晃眼。

    董风辞瞳孔收紧,怎么会是她。

    ------题外话------

    大家都知道的情节,我都会尽量缩略着写的,咳咳,不要担心太虐哈,咳咳,很快就会跳到婚后生活了(捂脸)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