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20 计划被揭穿,再生一计

正文 20 计划被揭穿,再生一计

    去医院的路上,伴随着救护车的响声,燕笙歌更是心烦意乱。紫you阁

    敢情就是几只小龙虾惹得祸嘛?这人明明不能吃辣怎么都不知道拒绝自己啊。

    “不会有事的!”叶繁夏攥住燕笙歌的手。

    “嗯!”燕笙歌心里还是紧张到不行,哪里还顾得上之前生气的事情啊。

    而此刻叶繁夏的手机忽然响起来,燕持的!

    “叶子,你不要和我大哥说,他肯定会打死我的。”燕笙歌咬着嘴唇,攥住秦浥尘滚烫的手,他的额头都是细汗,她伸手给他擦了擦,秦浥尘手指微微动了动。

    “秦浥尘!”燕笙歌惊呼。“你感觉怎么样?”

    秦浥尘浑身都难受,嘴巴张了张,半个字都没吐出来。

    “好了,你别说话,很快就到医院了!马上就到了!”燕笙歌攥紧他的手,她的指尖颤抖,眼眶泛红,头发有些凌乱,却又伸手拨了拨他额前已经被汗水打湿的头发,“你说你这人,明明不能吃辣,你非要逞能做什么,你说你若是有个好歹,我怎么和秦爷爷交代啊!”

    秦浥尘微微勾了勾手,勾住了她的小手指。

    燕笙歌又红了眼眶。

    *

    轩陌刚刚结束了一天的课程,刚刚得了空去医院看望董风辞,这会儿已经快九点了,董风辞已经睡过一觉,轩陌正好带了小点心,她刚刚吃了一点,就被关戮禾没收了。

    “关戮禾,我还没吃完。”董风辞可怜兮兮的盯着被他挪走的餐盒。

    “医生让你少吃多餐,你明天想不想出院了。”

    “你这个人对我太坏了。”董风辞擦了擦嘴。

    “我这是为你好。”关戮禾就这餐盒自己吃了起来。

    董风辞咬了咬嘴唇。

    “不能浪费啊,你说是吧!我又不嫌弃你的口水!”关戮禾吃得不亦乐乎,“唔——味道不错,在哪里买的。”

    “学校边上。”轩陌喝着茶,饶有趣味的盯着两个人。

    “你这些天很忙嘛?”关戮禾端详着轩陌。

    “还好吧。”

    “你这黑眼圈是从哪里来的。”

    轩陌摸了摸眼睛,有点无奈。

    “那个赖在你宿舍的人,还没走啊?”

    轩陌耸肩。

    “需不需要我去帮你处理一下。”关戮禾挑眉,“反正手下那些人闲着也是闲着。”

    “轩少,需要我们帮忙嘛?”一弦巴不得给自己找点事情做,整天围着关戮禾,简直是虐狗赖着,尤其是对他这种单身汉而言,整天被喂狗粮,心里能舒服嘛!

    “不用了杀鸡焉用牛刀啊!”轩陌轻笑。

    就那个人,估计看着关戮禾这些手下,估计又得开始撒泼耍赖了,那也太丢人了。

    董风辞目光一直落在关戮禾手中那盒越来越少的甜点上。

    “阿陌,我瞧着这人无赖得很,对付非常人,就要用一些非常手段。”董风辞挑眉,这个混蛋,居然就这么自己吃光了。

    “小辞说得不错,我瞧着这人无赖得很,都赖着你多少天了,这种无赖,你要是不给他点颜色看看,估计就会把你当做是冤大头了。”关戮禾咋舌,“这种无赖我见多了,回头我就让人帮你收拾了。”

    “真的不用了,就是一孩子,除了会耍耍无赖,也没做错什么,你俩别搞得像是他多么穷凶极恶的。”

    “你和他相处才几天啊,这世上坏人很多的,收好你的银行卡,别等钱财都被人卷走了,让你哭都来不及。”

    轩陌低头一笑,推了推眼镜。

    这时候手机倒是响了。

    这周院长怎么大晚上的给自己打电话啊。

    “喂——周叔!”

    “阿陌啊,你在学校吗?”

    “我在分院这边看朋友,您有事嘛?”

    “刚刚燕三小姐陪着一朋友来看病,都急哭了,又不让通知燕大少,这燕家也没别人在,您和燕家关系好,瞧着您若是有空,过来看看吧。”

    “哭了?”轩陌拧眉。

    “可不是嘛,哭得惨兮兮的。”

    “那我马上过去!”轩陌挂了电话,便立刻起身往外面走。

    “怎么啦?”董风辞不解。

    “有点事儿,我先回去了。”

    轩陌就丢了句话便往外面跑。

    “一弦,送一下他,看他记得,别待会儿出什么事!”

    “好的!”一弦说着便追了出去。

    *

    医院

    秦浥尘到了医院,医生给他仔细检查了一番,索性吃得也不算太多,并没有什么大碍,吊几瓶水就好了,就是他对辣椒太敏感,所以反应比较大。

    “医生,不需要再仔细检查一下嘛?”燕笙歌还是不放心,刚刚她就那么看着他直挺挺的从凳子上摔下去,着实吓人啊。

    “刚刚已经给他注射了一针,这几瓶水下去,应该就差不多了,不过这先生是绝对不能碰辣椒的,你这做女朋友的,也注意一点。”她一进来,医生就闻到了她身上那浓郁的小龙虾味道。“别带他吃任何辛辣有刺激性的。”

    “这轻微一点的就是身上面部红肿,若是严重的话,就会出现休克,严重会威胁生命。”

    “我明白。”燕笙歌也是十分后悔。

    她刚刚怎么就让他吃什么小龙虾啊,不过这人也是,不能吃怎么都不说啊。

    “小笙,那你先坐一会儿,我去缴费,你大哥那边我没说,他今晚加班,不回家。我待会儿还得去给他送宵夜,可能不能陪你了。”叶繁夏还是有些不放心。

    “没事,这里是医院,还有医生在,你先去忙吧!”

    燕笙歌一直守在病床边,寸步不离。

    秦浥尘过了十几分钟,便幽幽转醒。

    “你醒了,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啊。”燕笙歌红肿着眼眶,攥着他的手就没松开。

    “唔——”秦浥尘嗓子有些疼。

    “我去给你倒杯水!”燕笙歌说着扭头就要去找水杯,却被秦浥尘紧紧扯住了手。

    “你不是口渴嘛?”

    “就是有点难受。”秦浥尘的嗓子嘶哑,就像是被火灼烧了一般,完全不复以往的公子音,却又别有一番味道,依旧好听。

    “哪里难受,我去找医生!头疼?还是哪里疼!”燕笙歌紧张的伸手往他额头上探了探,“好像有点热?”

    “嗯。”秦浥尘微微点头,其实嗓子已经舒缓了一些,或许是被辣椒刺激,刚刚是真的快说不出话了,此刻倒是好了许多。

    “需要叫医生嘛!”燕笙歌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没事。”秦浥尘摇了摇头,却忽然执起她的手,就往自己脸上贴了贴。

    她的手被吓得冰凉,而他脸滚烫,他的皮肤很好,细嫩光滑,很有弹性,燕笙歌脸有些红。

    燕笙歌,你真是没救了,他都病了,你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东西啊。

    “你的手很冰。”秦浥尘扣住她的手。

    “可能医院空调太凉了。”

    秦浥尘微微拧眉,“要不……”

    “什么?”

    “你过来躺会儿?”这边的医院和南郊那边的分院不同,这边的vip病房,病床足以容乃两个成年人。

    “不用了,我没事。”

    “那我给你捂着。”秦浥尘说着将她的手扯进了被子里面,就捂在胸口,因为周围过于安静,除却能够听见秦浥尘略微有些粗重的呼吸声,就只剩下他那强劲的心跳声,就在自己手心处。

    秦老爷子几分钟前便到了,一直在病房外面站着,微微拧眉。

    他就知道!

    这混小子。

    “扣扣——”秦老爷子扣门而入。

    “秦爷爷!”燕笙歌立刻将手抽了出来,秦浥尘好看的眉头拧成一团,盯着自家爷爷,那眼神,颇为怨念。

    “嗯,辛苦你了。”秦老爷子瞥了一眼秦浥尘,这心里也算是松了口气。

    “本来就是我不好,我不知道他不能吃辣,真的对不起,让您担心了。”

    “没事,下次注意就好。”

    “秦爷爷,您坐一下!”燕笙歌懊恼得要死,一直赔礼道歉,“秦爷爷,真对不起,我是真的不知道,不然我是肯定不会让他吃辣的,我……”

    “我有点口渴,有热水嘛?”

    “没有水杯,我去护士台借几个。”有专门的净化器热水,就是他们来得匆忙,燕笙歌又不习惯用医院准备的水杯,便径直往外面走。

    秦老爷子坐在床头,盯着自己孙子。

    秦浥尘面无表情,一副任人宰割的模样。

    “你别以为你不说话,我就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你是我带大的,你的那点小心思,瞒得住旁人,却瞒不住我。”

    “爷爷,您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少给我打哈哈,你自己惹小笙生气了,回头就来一招苦肉计,你小子可以啊,现在小笙哪里还敢生气啊,还不把你供着,伺候起来。”

    “苦肉计?”秦浥尘挑眉,“那我对自己也太狠了吧。”

    “小笙不知道,你自己难道不懂,你不能吃辣嘛,少给我在这里装无辜,你小子打得什么算盘,我不知道吗?你这就是活该。”

    “有你这么说自己孙子的嘛。”

    “你说若是被小笙知道……”

    “爷爷——”秦浥尘打断他的话。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看样子你是不指望我这辈子结婚了。”秦浥尘说得淡然,却把秦老爷子堵得半天没说出话。

    “你能耐,我倒是想看看,你这苦肉计能够用多久。”

    “那就不用您操心了。”秦浥尘说完,燕笙歌已经从外面进来。“秦爷爷,这次的事情真的是我考虑不周。”

    “是这小子自己不好,你本身就不知道,他自己是过敏体质,自己要吃,怪谁。”

    “是我逼着他吃的。”燕笙歌咬了咬嘴唇,倒了杯水递给秦老爷子,“他也是拗不过我,您要怪还是怪我吧。”

    秦老爷子挑眉看了看秦浥尘,这小子可以啊,这就让小笙帮他说话了。

    轩陌赶到的时候,也是神色匆忙,大致了解了一下情况,“轩哥哥,还让你担心了,这么晚让你跑一趟,我真是过意不去。”

    “秦老爷子,秦三少,我有点事单独和小笙说一下,失陪。”轩陌拉着燕笙歌就往外面走。

    秦浥尘从床上坐起来,眸子幽邃。

    “急了?”秦老爷子喝了口水,“这轩陌估计已经识破你的苦肉计,你就等着被骂吧。”

    “轩哥哥,你拉我出来做什么啊?”

    “你和那秦三少怎么回事?”

    “我俩没什么啊?”燕笙歌垂着头。

    “你别骗我,院长都和我说了,你把人送进来的时候,哭得很惨,你喜欢他?”

    “这事儿你先别和大哥二哥说。”

    “这秦三少不适合你。”

    燕笙歌不作声。

    “他年纪虽然不大,心思却挺重的,你在他面前都不够看的。”

    “会吗?”

    “秦家关系复杂,不适合你,你们家人也不会同意的。”

    燕笙歌咬了咬嘴唇。

    “你自己好好想想,别看他长得不错,就喜欢上了,这主要的还是得看他对你好不好,这小子对辣椒过敏自己不懂吗,还非要搞出一个苦肉计,做给谁看,分明就是想博取你的同情心,你之前是不是不太待见他。”

    “哈?”燕笙歌刚刚也是被吓坏了,哪里有空想这些,被轩陌一点拨,好像忽然开窍了,忽然想到了秦浥尘之前算计自己的事情,加上这次……

    她这心里还真的很不舒服。

    “他这情况,明天就能出院,你自己好好想想。”轩陌拍了拍她的肩膀。

    等他们回去的时候,秦浥尘明显感觉到燕笙歌看自己眼神都不太对劲了。

    明明之前还是有爱意的……

    爱意?

    秦三少可能过敏得有些傻了。

    “小笙啊,今晚可能要……”秦老爷子多精明,一看燕笙歌眼神不对劲,立刻就要给他们制造机会。

    “是这样的,小笙明天要上学,还得早起,今晚我在这里陪秦三少吧,我也算是他哥哥,况且都是男生,照顾起来也方便。”

    轩陌这话一出,那爷孙俩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目送燕笙歌离开。

    等秦老爷子离开,病房里就只剩下轩陌和秦浥尘两个人。

    轩陌一直低头看着手机,压根不搭理他。

    秦浥尘仰面看着吊瓶。

    她身边到底藏了多少精明的人,这还没接触过他的两个哥哥,这一个朋友对自己戒心都这么重,这以后的路可怎么走啊。

    *

    燕氏

    叶繁夏当晚陪燕持熬夜熬了半宿,燕持第二天简单冲了个澡,换了身衣服,这才发现自己已经有几日没回家住过了,低头看了看腕表。

    今天是周一,小笙也要上学。

    “总裁,您的外套。”叶繁夏将他熨烫得服帖的西装外套拿过去。

    “回趟家,好久没看到小笙了,回家拿点东西,顺便送她去上学。”

    叶繁夏眸子一紧,“您没休息好,开车不要紧嘛?”

    燕持挑眉,“你什么时候关心起我的私事了。”

    叶繁夏只要不是自己的事都是大红灯笼高高挂的。

    叶繁夏面无表情,异常淡定,从她脸上你是看不出来一丝破绽的。

    “您若是出事,不是没人给我发工资了嘛。”

    燕持整理衣服的手指顿住,这女人简直是财迷。

    “你留在公司,我出去一趟。”燕持说着就往外面走。

    叶繁夏目送他离开,才连忙给燕笙歌打电话,不过幸亏燕笙歌在家,她这才松了口气,不然按照公司、家里、医院之间的距离,燕笙歌是根本不可能比燕持早回去的。

    燕持驱车到家,刚刚进入小区,就瞧见自家门口,有个男人抱着一大束玫瑰花,侧靠在一部红色敞篷跑车外侧,不时的伸手整理衣服,还贼眉鼠眼的不时往自己家中探头探脑的。

    燕持放慢车速,这个人怎么看着有点眼熟啊……

    燕笙歌知道燕持要回来,换了衣服,就准备出门迎接,却一眼瞥见了站在门口的秦圣哲。

    秦圣哲知道秦老爷子有意撮合秦浥尘和燕笙歌,他必须争分夺秒抓紧时间,燕笙歌只要上学,他是根本没机会接近她的,也就只有上下学这点时间。

    “小笙!”秦圣哲立刻抱着花迎了上去。

    少女虽然只穿着简单的蓝白相间的校服,洋溢着青春气息,更是显得乖巧可爱,她眉头紧蹙,这个混蛋怎么来了。

    “小笙,你穿校服也好看。”秦圣哲见到燕笙歌还有些不好意思。

    “是嘛!”燕笙歌抿了抿嘴,却挤不出一丝笑意。

    “这是送你的。”

    “秦圣哲,我都和你说了,我不喜欢你,你就别纠缠我了,赶紧走吧。”

    “小笙,我知道你之前对我有许多误会,我保证,我以后肯定只爱你一个人,真的,就爱你一个!”

    “你别说了,我是不会喜欢你的。”

    “那你喜欢谁?秦浥尘?”燕笙歌余光已经瞥见自家大哥那高大的身影。

    毕竟接近一米九的身材,就是想忽略都难。

    燕笙歌连忙转移话题。

    “我还是个学生,我现在就想哈好学习,根本不会想别的东西,你别这样,你赶紧走吧,不然我就要喊人了。”

    “我就是想送你上学而已,我没有别的想法,真的。”秦圣哲说着又上期一步,“这是我专门去买的玫瑰花,九十九朵,送给你的。”

    “秦圣哲,你到底要我拒绝你多少次啊,我还是个学生,真的……”

    “我知道,没关系,我可以等你的!”

    “不用了,秦二少,您的女伴那么多,不缺我这一个吧。”

    “我发誓,我会和那些女人断得干干净净,只要你和我在一起,小笙——”秦圣哲说着上前就要去拉扯燕笙歌。

    “你干嘛呢!”安叔听着争执声从里面走出来,“这是哪里来的登徒子,居然敢在燕家撒野!”安叔顺手拿起放在院子里清扫的扫帚,“小子,你再不走,信不信我打你!”

    “老伯,我是小笙的朋友,不是坏人。”

    “那你对我们小姐拉拉扯扯做什么,简直不像话!”安叔说着一把将燕笙歌扯到了自己身后,紧紧护着,“你别看我们家没人,就来欺负小姐,我告诉你,你若是再敢上期一步,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老人家,我真的不是坏人!”

    “大少——”安叔忽然看见燕持,立刻放下扫帚。

    秦圣哲下意识的回头,差点吓得魂飞魄散。

    这燕持也不知何时站在自己身后,比自己硬生生高了大半个头,眸子阴鸷,面色凌厉冷峻,居高临下的盯着他,那眼神,压根就没把他放在眼里。

    燕持在边上听了半天,他就说这人怎么看着如此眼熟,原来是经常登上娱乐版的秦二少,经常和一些小明星不清不楚的,媒体争相报道,在京都也算是名人。

    “大哥!”燕笙歌憋着笑。

    这秦圣哲撞到自家大哥,还能讨到什么好处不成。

    “秦圣哲?”燕持面色冷凝,秦圣哲觉得他呼出的气息都是结着冰的。

    “嗯,大哥好!”秦圣哲立刻变得乖巧。

    “到我们家做什么?”

    “我……”秦圣哲犹豫数秒,“我喜欢小笙,还希望大哥成全。”

    “你?”燕持轻笑,这小子没什么优点,就是胆子很大啊。

    “我是真心喜欢小笙的,我保证以后会对她好的,希望大哥同意我们在一起。”

    “你凭什么?”燕持语气冷漠,却又带着一丝不屑,“除了铺天盖地的花边新闻,你有什么值得我们家小笙托付终身的。”

    “我会改的。”

    “你觉得我会信嘛?”

    “大哥,你给我一次机会,我真的会改的。”

    “我们家小笙都没成年,你今天这般纠缠他,我完全可以告你对未成年性骚扰,诱拐未成年,我给你们秦家一点面子,不追究这个事情,拿着你的话,从我们家滚出去。”燕持挑眉。

    混小子,居然敢打他妹妹的主意,胆子不小啊。

    “大哥,我是真心喜欢她,我可以等,等到她成年长大,关七少和董小姐不就是……”

    “你拿什么和人家比啊,不过若说上娱乐版头条消息的话,他还真的比不上,别逼着我动手,那就太难看了,以后你若是再敢出现在我妹妹面前,就仔细你的皮,我是没有我弟弟那般崇尚暴力,也不是不会揍人,对付你,还是绰绰有余的。”

    “大哥,您就不能……”

    “你可以叫我一声燕总,或者燕大少,大哥?你还没有这个资格!”燕持说完,双手抱胸看着站在他面前,“你还不走?是准备让我送你嘛?”

    “小笙,我回头再……”

    燕持一脚踹过去,若不是秦圣哲躲闪及时,估计衣服都脏了。

    看着秦圣哲落荒而逃,燕笙歌笑得前仰后合。

    “你还笑,什么时候惹上这小子的。”燕持拧眉,不行,这种无赖,他还是得再教训一下。

    “有段时间了吧,最近家里挺忙的,就没有和你们说。”

    “下次他在纠缠你,就直接报警,混蛋,还值不了他了。”

    “嗯!”燕笙歌挽住燕持的手往里面走,“大哥,你吃饭了吗?今天怎么有空回来。”

    “拿点东西,顺便送你去上学,过两天你二哥就从雾都转回来了。”若不然把那小子留给燕殊,反正他养伤还要许久,给他找点乐子也不错。

    远在雾都的燕殊忽然打了个喷嚏,触碰到了腰腹部的伤口,立刻疼得龇牙咧嘴,这是哪个混蛋在背地念叨自己啊,哎呦喂,疼死他了。

    *

    “圣哲,你怎么回来了啊,这才几点啊,你不是说要送小笙上学嘛!”孙静闲立刻伸手从他手中接过外套,拉着他坐下。

    “别提了。”

    “到底怎么了,秦浥尘刚刚出院了,这会儿正在外面散步,他也没去捣乱啊,还是没成?”

    “您就别问了!烦着呢!”秦圣哲气急败坏。

    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丢了面子,他能高兴嘛。

    秦浥尘穿着一身净白的衣服走进来,瞧了一眼秦圣哲,眼神轻挑不屑,更是刺激到了秦圣哲。

    “秦浥尘,你那是什么眼神。”

    “我怎么了?二哥,你碰了一鼻子灰,不用找我撒气吧。”秦浥尘轻笑,说着就往楼上走。

    秦圣哲本就窝火,燕持他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可是秦浥尘……

    他实在忍无可忍。

    直接冲上去,挥起拳头就朝着他的脸砸过去……

    ------题外话------

    你们猜秦三少接下来会用什么计?继续苦肉计?

    哈哈……

    秦三少:我是真的要被人揍了,你还笑。

    我:你反抗啊,你还手啊!

    秦三少:我身体虚弱。

    我:你不会还要……

    秦三少:你知道得有点多啊!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