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19 小笙发飙,苦肉计(三更)

正文 19 小笙发飙,苦肉计(三更)

    燕笙歌这话一出,办公室内的气氛瞬间变得凝滞,她手指勾弄着茶杯,嘴角挂着玩味的笑,抬头看着站在自己身侧的三个女人。

    “我是搞不懂秦氏选秘书都是不带脑子的嘛,还真是什么货色都要!”

    秦浥尘忽然被她看了一眼,冰凉的手指染上一点热度,莫名觉得有些尴尬。

    “或许秦氏和能做得别的公司大,也有自己的一套管理方法,你们的秘书,估计是工作之余用来赏心悦目的,好看,也许还有一点实用价值。”

    “你……”一个女秘书气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们是凭能力进来的!”

    “脸蛋和身材确实也是一种能力。”

    “你们这些一出生就含着金汤匙的人,怎么会理解我们!”

    燕笙歌直接将茶杯扣在桌上,燕笙歌其实发育得很好,身材高挑,即使穿着帆布平底鞋,看起来也是气势十足。

    “出生自然不是我能决定的,况且出生好,你若不努力,也是白搭,倒是你们,你们作为秦总……”燕笙歌故意看了一眼秦浥尘一样,“你的本职工作是什么,秘书的工作又是什么,协助你们的上司处理好事务,端茶倒水,而不是让你们成天穿得花枝招展的在他面前晃悠。”

    “你们身上也都喷了不少的香水,妆容这么浓,是把这里当成你们的秀场了嘛,这里是公司,不是t台,你们要看的是你的工作能力,而不是你胸前这两块肉!”

    “噗——”王秘书忍不住笑了出来。

    秦浥尘轻轻转动着笔,眼中透着一抹深不可测的笑意。

    “好歹我还有两块肉,你……”女人指着养生阁的胸部,“总比你这个豆芽菜好吧!”

    燕笙歌垂头看了看,其实也还好吧!

    “你们上班就是为了比这个嘛?”燕笙歌一脸挑衅,“身材好,这是爹娘老天给你们赏的一口饭,况且作为女人,长得漂亮是资本,活得漂亮才是本事!”

    秦浥尘挑眉。

    这话说得倒是在理。

    “你们作为秘书,整天打扮成这样,干扰别的员工工作,而且也严重影响到你们上司工作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秦氏就是个公关公司!”

    “咳咳——”王秘书看着秦浥尘钢笔直接将纸戳穿,后背一阵发凉。

    这位燕三小姐倒是真厉害,什么话都敢说啊。

    “秦总,她这分明就是污蔑,我们打扮得漂亮,也是为了公司的门面啊,我们有错吗!”一个女人说着就要去找秦浥尘哭诉,被王秘书给拦住了。

    “每个公司都有自己的公关,前台,那些人尚且算是公司的门面,况且偌大的秦氏,需要你们撑门面嘛,真是可笑,敢情没了你们,你们秦氏就没脸了是嘛,秦总!”

    这燕笙歌在自己明前,都是低眉顺目,一副小媳妇儿的模样,没想到……

    难怪之前出门的时候,爷爷似笑非笑的和自己说。

    “让自己别做得太过火,小心引火烧身!”

    她在自己面前是低眉顺目,可是好歹也是燕家教养出来的孙女,这燕老爷子可是出了名的厉害,想来,她也不会差的。

    果然发飙了。

    王秘书倒吸一口凉气,这燕三小姐果真是厉害啊。

    “你这是污蔑,我从来没说过这种话啊,难不成我上班打扮一下还错了吗!”女人哭哭啼啼,仿佛被燕笙歌欺负了一般。

    这三个女人加起来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了吧,却被一个不到十八的小妮子给踩了,说出去都觉得丢人啊。

    “没错啊,这是对人最起码的尊重,但是你们的主要职业时候秘书,而不是公关,像个花蝴蝶一样飞来飞去,拿着高薪,你们不觉得羞愧嘛,也是,你们都能说你们能撑起秦氏的门面,想来也是不会觉得羞愧的!”

    “你这小丫头,年纪不大,嘴巴怎么如此厉害。”

    “说不过我就说我嘴巴厉害,那我也不妨再做个恶人,你们有什么资格和我在这里争辩么,且不论身份地位,就说我是你们的朋友,你们秦氏的客人,你们就该小心伺候的!”

    “谈论是非,而且是当着我的面,是觉得我小,好欺负是吧,还是你们背后有靠山撑着,秦总,那个靠山是你嘛!”

    秦浥尘眯着眸子。

    爷爷说得不错啊,果然是引火烧身了啊,这丫头,果然是厉害非常。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们和秦总就是上下级关系。”

    “你们还想有什么关系啊!”燕笙歌双手抱胸,一脸揶揄。

    三个女人脸色立刻红成了猪肝色。

    “我们就是随口说说,和你聊聊天,燕三小姐脾气未免太大了一些。”一个女人掐着嗓子,一脸委屈。

    这女人倒是会转移话题,而且燕笙歌气势逼人,若是旁人看起来,倒是真的像是在发脾气。

    “随口说说,呵——”燕笙歌哂笑,“那你可知道,你们已经涉嫌造谣诽谤了,我若是想告你们,还让你们身败名裂,在京都待不下去,那才真的说明我脾气大,你们想试试嘛,我不会怎么你们,我们一切按照法律程序来,不过这一切还是得基于秦总和王秘书得帮忙佐证。”

    “不过你们若是存心偏袒,我也无话可说!”

    燕笙歌耸肩,这祸水直接被引到了秦浥尘身上。

    王秘书在一边快要乐疯了,他其实心里很清楚,秦浥尘心里有着自己的小算盘,估计没想到燕笙歌战斗力这么强吧。

    现在好了吧,矛盾头直接对准了自己。

    四个女人可怜兮兮的看着他,秦浥尘放下笔,靠在椅子上。

    “秦总——”女人开始抹眼泪,这男人都是见不得女人的眼泪的。

    “你们觉得燕三小姐说得有道理嘛?”秦浥尘语气十分好听,此刻带着一丝冷冽,却仍旧好听的公子音。

    “可是她也太欺负人了吧。”

    “那你们就是觉得她有错?来说说,她哪里说错了。”

    “其实……”三个女人面面相觑,还真的不好说,难不成就是脾气大嘛?

    “既然说不出来,那就是你们的错,你们到公司时间不长,我也看过你们的工作业绩,经常迟到早退,父亲怜惜你们,我也不好赶你们出去,可是你们得罪了燕三小姐,我就是想留你们都难,况且我们秦氏靠的是百年信誉,可不是你们这几张脸。”

    “秦总,我们真的不是那个意思,您误会了,我们就是……”

    “别说了,拿着东西趁早离开,不要再说什么离职应该补发三个月工资,你们到公司这么长时间,就是报销的发票都堆了一摞,我真的不懂,名牌包包服饰的报销单是从哪里来的,难不成说,你们穿的衣服也是报销的一部分,这部分我会找人追究的,涉不涉嫌违法,还得看调查结果!”

    三个女人脸色煞白。

    这完全就是秦振理暗示过的,不然也不会公费报销,她们的消费都是挂在公司账上的,谁会想到,秦浥尘一上来就给她们这么大一个惊喜。

    “这里是秦氏,不是你们家,公司没义务为你们的行为买单,燕三小姐以后若是要追究你们,也和我们没有关系。”

    “秦总,你怎么能不管我们!我们好歹也是秦氏的员工啊。”

    “高主管已经离职,你们很清楚,你们是如何进公司的,如何签了正式合同,大家心知肚明,若是闹到法庭上,就难看了!”

    “这都是之前您父亲帮我们弄得,难不成是我们的错!”这秦氏就是个块肥肉,她们也是没办法,只能先搬出秦振理。

    秦浥尘不给她们面子,总得给秦振理的吧。

    “还真是不到黄河心不死啊!”秦浥尘轻笑。

    “虚长了这么大年纪,这点道理还不明白了,你们以为事情闹大,秦伯父能护得住你们?就算是你们在一条船上,那又如何,他自有办法洗的干净,你们呢,这辈子就完了,趁着现在事情没闹大,见好就收,别等到最后闹得难看,丢人的也是你们。”

    三个女人被两个人一通怼,就是憋闷,也没办法,只能灰头土脸的走了出去,有个人出去,还故意撞了燕笙歌一下,只是自己穿着高跟,燕笙歌倒是没被撞翻,自己倒是差点栽倒。

    燕笙歌拧眉。

    “姐姐,年纪大了,就别穿这么高的跟,很危险的!”

    “哼——”女人气急败坏的走了。

    燕笙歌伸手扇了扇自己鼻息间,久经不散的香水味。

    “王叔叔能不能开下窗户,你不觉得很臭嘛!”

    “好!”王秘书已经快乐疯了。

    秦浥尘将文件合上,“我处理完了。”

    “我还有事,得先回家了。”

    这燕笙歌又不是没脾气的人。

    之前她还以为秦浥尘是准备借着三个女人的手给她一点难堪,或者是变相的试试她,只是一整件事情下来,她算是明白了。

    这三个女人,分明就是秦振理准备安插在他身边的钉子,他自己不好处理,就准备借着自己的手,明明已经把一切都调查清楚了,手头也有各种资料,还要看着自己被人“欺负”,难不曾以为自己没脾气嘛!

    “你之前不是说没事嘛!”秦浥尘拧眉。

    啧——

    生气了。

    “我现在不乐意陪你不行嘛,本小姐时间宝贵得很,你要是想找人唱双簧,去找别人。”燕笙歌说着甩开门就往往外面走。

    门被她摔了一下,秦浥尘觉得整个房间都震动了一下。

    “秦总……”王秘书刚刚要说什么,秦浥尘拿起衣服就追了出去。

    王秘书默默地摸出手机,给秦老爷子拨了个电话,难怪老爷子和自己说,到公司报道是次要的,秦浥尘可以自己对付,不用他操心,好好盯着他和燕笙歌的进展才是最重要的,没想到这就发生大事了。

    秦老爷子一听完王秘书的汇报,乐疯了。

    混小子,活该,你和一个小女生动什么小心思,谈恋爱又不是商场的波云诡谲,你用对付敌人那一招去对付人家小姑娘,燕老头子教养出来的丫头,能是那么好欺负的嘛。

    你就是活该。

    让你作。

    王秘书听着电话那头笑得乐不可支,无奈的叹了口气,“老爷子,我瞧着燕三小姐是真生气了,这两人没啥问题吧。”

    “你觉得这两人如何?”秦老爷子口气忽然变得严肃。

    “老爷子您是想撮合……”

    “我这身子撑不了几年了,若不然也不会这么急着把公司托付出去,我要是一走,浥尘这孩子就一个人了,振理和他没有感情,更别说对他会有一点怜惜,我想给他找个强大一点的外家,董家那边是没戏了,燕家是最合适的。”

    “可是京都不是盛传燕家要败嘛……”王秘书口气带着一些小心,“若是出事,岂不会连累三少爷。”

    “燕家失势是暂时的,就冲着燕家那几个孩子,燕家以后不会差的,这点眼光我还是有的,你且说那两个孩子怎么样。”

    “之前我还觉得燕三小姐遇到三少爷,总是小心翼翼的,放不开,没想到脾气倒是不小,我看三少追出去的时候,明显有些担心,这感情里一方太强另一方太弱不是好事,我觉得两个人倒是旗鼓相当,挺好的。”

    “我也是这么想的。出门前我就叮嘱那小子了,他非是不听,怪谁啊。”

    “只是感情这事儿,还得两厢情愿。”

    “这个你就别担心了,对了,和我说说,他在公司都做了些还是那么……”

    王秘书便开始认真汇报工作!

    燕笙歌脚程很快,秦浥尘穿梭在人群中,一直跟着他。

    秦氏在京都市区,这边人流量很大,这秦浥尘长得可不是一般好看,自然吸引了许多人的目光,倒是形成了一股阻力,等他从人群中穿过的时候,燕笙歌居然没了。

    他看了看周围,也不知道自己在哪里。

    那小丫头怎么能走得这么快。

    而且现在是天黑,一眼望过去,都分不清谁和谁,电话一直显示正在通话,秦浥尘握紧电话。

    自己是不是太过火了。

    燕笙歌本来是打算和董风辞抱怨的,可是她的电话打不通,就只能给叶繁夏打电话了,叶繁夏刚刚下班,正在回家的路上。

    “确实很过分。”叶繁夏拧眉,“怎么会有这样的男人。”

    “就是啊,气死我了。”

    “你先打车回家,总裁还在公司加班,你不要一个人在外面晃荡。”

    “我不想回家,叶子,我去你家好不好!”

    “可是……”叶繁夏还没拒绝,那边就传来了燕笙歌撒娇的声音。

    “叶子——你看我多可怜,这么晚了,一口热饭都没吃到,还被人给忽悠了,呜呜——你还不收留我,让我一个人回家对着那么大的房子,太可怜了,呜呜——”

    “你过来吧。”

    “好哒!”

    燕笙歌坐上出租就直奔叶繁夏的出租屋。

    叶繁夏的出租屋在市区一个偏僻的胡同里,这边到了晚上,楼下都是各种摆着路边摊的小摊贩,燕笙歌饿极了,看着什么都流口水,这摸摸口袋,只有刚刚坐车找剩下的几个硬币,咽着口水摸到了叶繁夏家里。

    一打开门,就闻到了一股香味。

    “哇——叶子,你做饭了,我太爱你了!”燕笙歌抱着她就亲了两口。

    “在楼下餐馆炒得两个菜,在下面买了一点小龙虾还有些烧烤,我知道你爱吃,不过你哥不许你吃,别说我……”

    “好啦,我知道啦,我去洗手!”燕笙歌笑得合不拢嘴。

    秦浥尘直接开车到了燕家,得知燕笙歌居然还没回家,自然更加担心,也是没办法,便找人去专门查了燕笙歌手机所在的位置。

    现在这世道,就是有钱能使鬼推磨,秦浥尘手机受到信息,再摸到叶繁夏家里,足足用了一个小时。

    当他看见楼下的各种路边摊上,还有各种辛辣刺鼻的味道,眉头紧蹙,连忙捂着口鼻上了楼。

    燕笙歌一边吃着龙虾一边叶繁夏控诉秦浥尘的恶行。

    “叶子,你也吃啊,光是看着我吃,多不好意思啊。”

    “你吃吧!”

    “你们这些有洁癖的人真是受不了!这种美味不吃可惜了!”燕笙歌嘴边都是红色的油水,闻着倒是挺香,若是让叶繁夏下手,就真的有些困难了。

    “我跟你说,他是真的太过分了,所以我跟你说,就是喜欢谁,也别先表现出来,不然就会被吃得死死地!多吃亏啊。”

    而此刻传来敲门声。

    燕笙歌身子一僵,“叶子,你没打电话给大哥吧?”

    “没有啊,可能是房东,最近要收租费了。”

    “哦,吓死我了,要是被大哥看到我吃这个,估计能让我去浴室泡上三天三夜去味。”

    叶繁夏起身去开门。

    门外的男子,穿着干净的浅蓝色衬衫,黑色长裤,手袖捋到腕处,虽然皱着眉头,却还是依旧好看。

    这男人生得真俊。

    “先生,您找谁?是不是找错地方了?”叶繁夏这个不是群租房,她被燕持带的有轻微洁癖,自然不会和别人公用东西。

    “燕笙歌在嘛!”

    “我不在!”燕笙歌听着声音忽然吼了一声。

    “在的,请进!”叶繁夏无语,燕笙歌这个没脑子的,吃的你东西就好,这人我自然会帮你赶走,你非要喊什么。

    “打扰了。”秦浥尘教养良好,况且又是进女人的家里,更是显得小心翼翼。

    “有拖鞋嘛?”秦浥尘瞥了一眼撸着袖子,吃得满嘴油星的燕笙歌。

    燕笙歌抽了面纸擦了擦嘴,显得很是尴尬。

    怎么忽然就过来了,而且自己面前的龙虾壳堆得像是小山,自己这个样子,盼着头发,此刻肯定是个没有丝毫形象的吃货,自己美好的形象算是彻底崩塌了。

    “我这里没有男士拖鞋,你直接进来吧,先生怎么称呼?”

    “姓秦。”

    “秦先生,您先坐,您吃过了吗,要不要一起吃点!”

    秦浥尘瞧着桌上的东西,颜色异常鲜艳,这是他在国外没见过的,看着倒是食欲大开。

    “龙虾是我的,都是我的,要吃你自己买去!”燕笙歌难得吃一次,自然护食。

    “我去下面买点吧,你先坐!”叶繁夏正好把空间留给他们两个人。

    燕笙歌低头剥龙虾,反正都已经这样了,就干脆破罐子破摔,秦浥尘瞧她吃得美味,却丝毫不搭理自己,轻轻咳嗽一声。

    “今天的事情,我需要和你道歉。”

    “不需要,我受不起!”燕笙歌摆手。

    “是我做得不够好。”

    “我不是你手里的枪,你若是不想和我交朋友,就直接说,不用这么算计我,我这人也是要脸皮的,没空和你在这里厮磨。”

    “我没说不和你交朋友。”

    “行了,先吃饭,回头再说,别影响我食欲,你吃不吃!”

    “这个——”秦浥尘自然吃过龙虾,可是没吃过这种做法的,不知如何下手。

    “瞧你蠢的,我跟你说,就像这个……”燕笙歌从汤汁中捞出一个龙虾,“虾头和虾尾分开,我是不吃头的,不过有人说虾头好吃,你要是喜欢,可是试试,然后将虾尾去壳,虾肉蘸点汤汁就可以吃了!”

    燕笙歌剥完一个直接送到了秦浥尘嘴边。

    上面裹着蒜蓉红油,闻起来特别香。

    “吃啊,本小姐可是第一次给人剥虾,不吃就算!”

    秦浥尘张嘴咬住她的手指……

    叶繁夏在外面晃悠了一圈,却忽然接到了燕笙歌的电话!

    “叶子,不好了,他要死了,怎么办啊,呜呜——”

    “怎么了,你别急,慢慢说!”叶繁夏立刻扭头往家里走。

    “我也不知道啊,他忽然就晕倒了,而且脸还很红,我都不知道怎么办,叶子,怎么回事啊……”燕笙歌急得都要哭了。

    “你想别急,打电话叫救护车,我马上就回去了!你别乱动,也别移动他。”

    “好!”燕笙歌伸手拍了拍秦浥尘的脸。

    “秦浥尘,你醒醒啊,你别吓我啊,喂——”燕笙歌跪在他身边,眼眶通红。

    叶繁夏不放心,还是亲自打了一遍120,等她赶到家里的时候,秦浥尘是从椅子上摔下去的,呼吸急促,面色潮红,整个身子滚烫。

    燕笙歌跪在他脚边,眼泪一直往下掉。

    “叶子,你说他怎么了,刚刚还好好的,怎么忽然就……”

    “你别哭啊,哭也没用啊!”叶繁夏其实也挺慌的,只能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你说他会不会死啊!”

    “别胡说!”叶繁夏虽然嘴巴上这么说,却还是伸手去试了试他的鼻息,还好……

    有气儿!

    “你对他做什么了?”

    “我什么都没做啊,就是在吃龙虾,我能对他干嘛啊,我又不是二哥,会把人打到休克。”

    “说得也是!”叶繁夏看了看时间,“最近的医院到这边也就五分钟左右,你别急,救护车很快就到。”叶繁夏安慰她。

    “叶子,我真的什么都没做啊,我……”

    “他会不会有什么病啊?身上有没有药!”

    “我刚刚找过了,没有,对了,我给秦爷爷打个电话,他要是出点事,我可怎么办啊。”

    “我来打,你这样也说不清楚,我来问!”

    这秦老爷子正在吃饭,秦浥尘没回来,他心里挺高兴的,必然是在外面吃饭了,就希望经过这事儿之后,这两个孩子能走得再近一些。

    秦浥尘其实看似温和,对人戒心很重,若说真的要走进他的心里,也是不易。

    所以秦老爷子才急着要要给他找对象。

    “老爷子,一位女士说是燕三小姐的朋友,让您接一下电话!”

    “唔——好!”燕老爷子擦擦嘴,立刻走到电话旁。

    秦振理一家三口,尤其是秦圣哲神情最为难看。

    “喂,您好!”

    “秦老爷子您好,我是叶繁夏,是小笙的朋友,有个事情我要和您说一下,事情是这样的,秦少爷到我这里找小笙,然后忽然就……”

    “救护车到了没!”秦老爷子顿时着急上火。

    叶繁夏已经退听到救护车上,“马上就到了,我们到了医院给您信息。”

    “你们和医生说,他是过敏体质,应该是吃了辣椒了,我马上就过去!”

    叶繁夏挂了电话,燕笙歌可怜兮兮的看着她。

    “过敏体质,不能吃辣椒,他是不是吃麻辣小龙虾了。”

    “我……”燕笙歌拧眉,“他没说啊,我哪儿知道他是过敏体质啊,这个人怎么都不说啊!”

    ------题外话------

    出其不意的第三更,捂脸,今天群里的小楠居然猜到我今天要三更,你说,你怎么猜到的!

    *

    秦浥尘这招叫什么……

    苦肉计啊,有木有!真是恶劣!

    奸商就是这样的,为了求得小笙同情,都不要命了,他能不知道自己不能吃辣?分明就是故意的。

    秦浥尘:我是病人,你不能污蔑我。

    我:那你不能吃辣,你还吃,什么意思?

    秦浥尘:她一脸渴求,我不好意思拒绝!

    我:借口!

    秦浥尘:就是苦肉计,你又能把我怎么样……

    我:……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