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7 怀了就生下来

    医院

    董老爷子此刻真的是恨不得把对面那个臭小子掐死。

    自己当初就不应该一时心软,不然也不会造成现在的局面,董风辞何其了解自己的爷爷,陪着笑:“爷爷,您就别生气了。”

    “那你们现在不是什么也没订婚嘛,你说你们就在一起待了……”董老爷子看着燕笙歌,“她是不是就没在你家住过?”

    燕笙歌垂头不作声。

    “你们在一起待了三天!”董老爷子恨不得要把手中的佛珠捏碎。

    关戮禾轻轻咳嗽一声,“董爷爷,我们就是在一起……”

    “盖着被子纯聊天?”董老爷子哂笑,“就把我孙女身上折腾得青一块紫一块?聊天还有这种功能?我怎么不知道。”

    董风辞摸了摸鼻子,伸手揉了揉肚子。

    “董爷爷,那个……”

    “你这个混小子,你……”董老爷子举着手就要打过去,却又瞥见一边咬着被子的董风辞,这手也下不去。“小子,你跟我出去。”

    “爷爷——”董风辞掀开被子就要下床。

    “你给我老实待着,小笙,你给我看着她!”

    燕笙歌立刻跑过去,伸手就拦住了董风辞,“风辞,你就别为难我了。”

    “小笙!”董风辞咬了咬嘴唇,这关戮禾单独落在自家爷爷的手上,哪能还有好的。

    董风辞本就身体虚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两个人离开。

    “我就是去看看而已!”

    “你就别为难我了,之前骗了董爷爷,他已经很生气了,若是再拦不住你,估计回头又得找我算账了,您就好好歇着吧,现在是法治社会,董爷爷就算再生气,也不会把他打死的。”

    董风辞嘴角抽了抽。

    这算是安慰的话嘛?

    燕笙歌将她按在床边,看到她从脖子处延伸到衣领下面的红痕,脸莫名有些红,“你就休息一下吧,董爷爷这口气若是不出了,回头还得找你们算账。”

    董风辞点了点头,“有热水嘛,有点口渴。”

    燕笙歌看了半天,发现了热水瓶,里面却是空的。

    她犹豫了片刻。

    “你放心,我绝对不跑,真的不跑!”董风辞看着她警惕的小眼神,颇为无奈。

    “那好吧!”燕笙歌提着水壶出去。

    董风辞躺在床上,叹了口气,也不知道爷爷都会和他说些什么。

    而此刻她的耳边忽然想起了手机振动的声音,带着铃铛作响,燕笙歌的手机。

    董风辞拿过来看了一眼来电显示。

    “浥尘——”董风辞想了半天,不认识,不过看起来像是个男人的名字,董风辞将手机放在一边,电话响了一会儿,便消停了。

    燕笙歌摸了半天才提了热水回来,倒了热水放在床头,“冷一下就可以喝了。”

    “有个叫浥尘的给你来过电话。”

    “嗯?”燕笙歌立刻拿过手机,这脸忽然就红了。

    “这人谁啊?”

    “就一朋友。”

    “朋友?”董风辞轻笑,“你接个朋友的电话,脸红什么啊。”

    “我没有!”燕笙歌抱着手机走到一边的沙发上,还在犹豫要不要回个电话过去。

    董风辞捧着热水杯,饶有趣味的盯着燕笙歌红透的脸。

    电话忽然震动起来,燕笙歌抱着电话就要出去。

    “你出去干嘛,在这里接呗,就不怕我偷跑出去啊!”董风辞轻笑。

    燕笙歌犹豫片刻,还是在病房接了电话。

    “喂——”

    秦浥尘放下手边的笔,“你今天没事吧?”

    “你怎么知道我没事?”

    “你一大早等着我去接你上学,结果是周末,看样子你今天是没有别的安排的。”

    一提到上学的时候,燕笙歌脸更是红得厉害。

    “那你有什么事嘛?”燕笙歌轻轻咳嗽两声,清了清嗓子。

    “今天正好有点事,不过我对京都不太熟,想让你帮忙当一天导游。”

    “导游?”那岂不是一整天都要待在一起?

    “你若是没空就算了。”

    “有空,不过现在有点事情,你可能需要等我一会儿。”

    “在哪儿?”

    “在第二医院南郊分院这边。”

    “你生病了?”

    “一个朋友生病了。”

    “那我过半个小时之后在楼下等你。”

    “嗯!”

    燕笙歌红着脸挂了电话,一抬头,就撞上了董风辞似笑非笑的眼睛。

    “你这么看我做什么?”燕笙歌尴尬的咳嗽两声。

    “你谈恋爱了?”

    “我没有!”

    “你喜欢他!”

    燕笙歌犹豫片刻,幽幽说了一句,“有这么明显嘛?”

    “再明显不过了,什么来头,我可跟你说,若是一般人,可架不住你们家那两位哥哥。”

    “秦三少!”

    “秦浥尘啊!”

    “你认识?”

    “不认识,听过而已。”自家爷爷和她提过,因为他动过心思要撮合他们,只是秦老爷子可不愿意掺和粘上关家的事情,秦家就是商贾世家,黑白两道都惹不起。

    “真的喜欢?”董风辞立刻来了兴趣。

    “就是觉得他人不错而已。”燕笙歌咬了咬嘴唇,露出小女儿固有的娇态。

    “他找你做什么?当导游?这秦家会缺一个导游?”董风辞轻笑。

    秦浥尘挂了电话,起身准备回屋,这才发现,自家爷爷正似笑非笑的站在自己身后,吓得一跳,面上却是波澜不惊。

    “爷爷,你什么时候在这里的?”

    “你和小笙打电话的时候。”秦老爷子这脸都要笑成一朵菊花了。

    “呵呵——”

    “你不是去考察公司嘛,这是准备公费谈恋爱?”

    “对京都不熟,早上她等了我许久,总觉得不踏实,况且她一个人在家也不安全,不是你说,让我多照顾她一下嘛!我先去换身衣服。”秦浥尘说着就往屋内走。

    秦老爷子看着他的背影,伸手摸了摸胡子,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燕家丫头看着挺精明的,还是个涉世未深的小女孩啊,毕竟还在上学,被踏入社会,不知道人心险恶啊。

    秦浥尘虽然就比她大了一些,不过自小跟着自己谈业务,应对各种老狐狸,这心思可比同龄人重太多了,就是自小接触的异性太少,他到底知不知道什么叫做喜欢啊,什么是爱啊。

    虽然他是很喜欢燕笙歌,可是燕家人都挺难缠的,也不知道燕家人知道以后会有什么反应。

    *

    董老爷子和关戮禾已经到了僻静的一个走廊角落,四目相对,董老爷子忽然冲着他勾了勾手指,“你把腰弯一点,别仗着自己个子高,就一直让我仰望你!”

    关戮禾愕然,立刻屈着腿,可是下一秒钟,一个响亮的巴掌就打在了他的胳膊上。

    “混小子,你还真敢做,你有没有把我放在眼里,居然还折腾了她三天,你丫是禽兽嘛!”

    “董爷爷,您别打了,我错了!”

    “少给我打马虎眼,我告诉你,这事儿没完!”

    “我会负责的!”

    “鬼要你负责,我当年压根就没打算把风辞嫁给你,还不是因为……”董老爷子忽然想到他刚刚失去了双亲,这年纪大了,还是比较心软的,话到了嘴边,又被硬生生的咽了下去。

    “我知道,因为我父亲的关系,为了保全我。”关戮禾咬了咬嘴唇。

    “你明白就好,我好歹是你的救命恩人吧,不然你这小子能平安活到现在嘛,你说我保了你这么多年,你就是这么报答自己的救命恩人的嘛,居然拐卖了我的孙女,关戮禾,你小子可以啊。”

    “我们是两情相悦,希望您成全!”

    “狗屁,你们才多大,都没到法定结婚年龄!”

    “我们可以先订婚,等我们可以结婚了,再慢慢商定结婚日期,不过这一切还是需要您做主。”

    “我同意了嘛,你想得倒是挺周到。”

    “我想娶她。”

    “你拿什么娶她!”董老爷子靠在墙边,“你们家近期发生的这些事情,风辞可能知道的不清楚,我可是知道得一清二楚,你……”

    董老爷子想想还是心惊,在他眼里,关戮禾固然可成大器,却不是心狠手辣之人。

    “他杀了我母亲,我没办法,况且我们家的情况您也清楚,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我也是为了活命。”

    “风辞嫁到你们家,就怕以后的日子不会好过。”

    “董爷爷——”

    董老爷子伸手制止他接下来的话,“关家现在是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你若是没有完全的把握保全风辞的安全,你就没资格娶她回家,我不奢求她嫁得多好,最起码不要每天担惊受怕,这一点希望你能理解,我毕竟是个做爷爷的,总得为她以后考虑。”

    关戮禾垂头不作声。

    “我要保障她的安全,等你有足够的能力,再来我家求娶吧!”

    关戮禾原本阴晦的眸子陡然一亮,“董爷爷,您这是答应了嘛!”

    董老爷子叹了口气。“不然呢,那丫头脾气执拗,认定的事情改变不了,况且你们都这样了,我也不想做那种恶人,只是那得等你足够强大再说。”

    “我一定会好好努力的!”关戮禾连声道谢。

    董老爷子忽然伸手过去。

    关戮禾立刻凑上脸。

    董老爷子轻轻拍了一下,“你小子干嘛呢,被打得脑子瓦特了啊,我是让你扶着我回病房,你把脸凑过来干嘛!”

    关戮禾真的以为他要打自己,若能娶到董风辞,打就打吧。

    关戮禾立刻扶住董老爷子回病房。

    “我跟你说,要是风辞现在和你在一起受了一点伤害,我保证立刻把她送出国,让你一辈子都找不到。”

    “肯定不可能的,您放心!”关戮禾堆着笑,心里早就乐开了花。

    董老爷子在病房待了一会儿。

    “小笙,走吧,我们回去。”董老爷子挥手让燕笙歌随自己一起离开,病房里,瞬间就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董风辞刚刚想问他们两个人到底说了一些什么,关戮禾却直接走过来,目光幽邃。

    一弦见状,立刻把门给关上。

    董风辞一看到他的眼神就知道他想做什么了,关戮禾抬脚跪在床上,双腿屈着,直接跨在了董风辞身子上空,悬着身子,居高临下的盯着她。

    “这里是医院,那你别胡来。”董风辞紧张的看了看周围。

    “一弦在外面守着,没事的!”关戮禾说着双手一推,就把她整个人压在了身下。

    董风辞身上有一点淡淡的药香味,他伸手捏住她的嘴唇,张嘴含住她的嘴唇,依旧柔软香甜,软软嫩嫩的,关戮禾灵活的舌头扫过她的唇齿牙关,惹得董风辞一阵轻颤,董风辞紧闭嘴唇,这让关戮禾心里有些不悦。

    “小辞……”

    “干……唔——”董风辞一张嘴,关戮禾的薄唇就强势霸道的印上了她的嘴唇,直接将她的牙齿分开,长驱直入。

    董风辞下意识的闭上眼睛,熟悉的男性气息瞬间充斥了她四肢百骸,整个身子被男人紧紧压着,舌根酥麻,脑子有一瞬间的晕眩,浑身就像是有一股电流窜过,浑身战栗,她伸手搂住关戮禾的脖子。

    关戮禾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自己身下的女人身子越发柔软,就像是要化成一滩水。

    这个吻持续了约莫十分钟。

    唇齿分开,还带着羞人的银丝。

    关戮禾伸手摸了摸她的嘴唇,“可能需要让你等你几年了,爷爷说要等我有足够的能力护着你,才能把你交给我。”

    “你就不怕我被人抢走了?”董风辞轻笑。

    “谁敢,我剁了他!”

    “你这人,怎么变得这么暴力。”

    “我说的是实话,整个京都都知道你是我的女人,除了我,谁敢娶你!”

    董风辞轻笑,这呼吸刚刚平复了一下,她还没再次说话,关戮禾的嘴唇又覆盖上来,这铺天盖地的吻,像是要将她吞没一般,手指也从她的病号服下摆伸了进去。

    一弦站在门口,面红耳赤。

    这屋内的两个人,虽然已经很隐忍了,可是那种羞人的声音,仍旧络绎不绝的传到他的耳朵里,伴随着床铺的吱呀声,说真的……

    他一个三十多岁的人都不好意思!

    这少爷也真是的……

    完全不知餍足啊。

    这年轻就是好啊。

    年轻嘛,精力旺盛,呵呵——

    “你小点声,这里是医院,你再叫,所有人都会听到的。”关戮禾咬着她的嘴唇。

    “你轻点不行嘛!”董风辞头发湿着贴在额前。

    “忍不住!”

    “你丫忍不住,还得让我忍着!”

    “乖——”关戮禾吻住她的嘴唇。

    “你慢点儿,床要塌了。”

    “不会的!”

    “床在晃啊!”

    “医院的床都不结实,坏不了。”

    只是进行到一半,董风辞陡然想到了什么,伸手推着关戮禾的胸口。

    “又想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什么?”

    “我们之前还是不是都没戴那个东西……”

    “没有啊。”关戮禾说得理直气壮。

    “你个混蛋,要是怀孕了怎么办啊!”董风辞伸手捶打着他的胸口。

    关戮禾伸手握住她的手,按在她的头顶,“怀孕了就生下来!”说完又开始动作。“反正迟早你都是我的,生了孩子我也养得起,正好可以早些去你们家提亲,好不好。”

    董风辞脸红得能够滴出血。

    等到他俩结束,都已经是黄昏时分了,董风辞肚子有些饿了,不过医生吩咐过,只能吃点养胃的东西,还不能吃多,这让董风辞很是郁闷。

    “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因为吃撑了住院的,你快把我吓死了。”关戮禾拿着勺子给她喂粥。

    “还不是你们家的厨师做饭太好吃了!”

    “以后你可以天天来我家吃。”

    “爷爷会把我打死的。”

    “什么时候你想吃了,我给你送。”

    护士过来查房,瞧着这一对,也不住多看了两眼,毕竟现在的帅哥美女是不少,可是这般养眼登对的着实不多。

    “董小姐,您的男朋友对您可真是体贴啊,还亲自喂饭。”护士拿出体温计,看了看刻度,甩了两下,便让董风辞夹在腋下。

    董风辞嘴角抽了抽。

    她哪儿想啊,主要是被关戮禾这个禽兽折腾得半点力气都没有了。

    “您现在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没问题的话,就在这里住一晚上,明早见就能出院了。”护士端着托盘,又多看了两人一眼。

    “谢谢!”董风辞笑了笑,自己现在除了没什么力气,好得很,只要这家伙不折腾自己,自己今晚就能跑回家。

    *

    董老爷子本来是打算送燕笙歌回去,她说要去上设计班,没有搭他的车,一转头,边上了早就停在医院门口的黑色布加迪车内。

    她扣了扣车窗,秦浥尘这才挥手让司机开门。

    燕笙歌进去的时候,位置上堆满了一摞文件,秦浥尘伸手将文件整理好,放在自己腿上,“不好意思,让你等这么久。”燕笙歌红着脸,上车,却又和秦浥尘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

    “没事。”

    “那我们现在去哪儿?”

    “先陪我去一趟公司吧,待会儿你再陪我到处转转?你晚上有约?”

    “没有!”燕笙歌连忙摇头。

    “那正好,一起吃饭。”秦浥尘说完就继续低头看文件。

    他看文件的速度很快,前排还坐着两个人,除却一个司机还有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

    “王秘书,这个项目是怎么回事?海天计划?”

    “这是您父亲之前找人批的,不过因为需要资金比较多,一直在筹备中,准备在是去兴建一个大型的娱乐会所。”

    “这上面说的是综合性的娱乐场所。”

    “其实就是娱乐会所,和您理解的可能有些不同,之前开会他提过一些设想,基本是照搬国外的模式。”

    “地皮看好了吗?”

    “就是前段时间花了十几亿拍下的市区那块地皮。”

    “这个项目不许再动。”

    “您的意思是……”

    “投进去的资金有多少?”

    “快5000万了。”

    “能收回多少。”

    “这个恐怕——”

    “那就都不要了,这个项目全部给我停了!”

    “好!”

    “公司的部门主管都到了嘛!”秦浥尘拧眉,父亲简直疯了,一点脑子都没有,国家现在对这个产业盯得怎么紧,他还想在天子脚下搞小动作,这不是找死嘛。

    “都到了,就等您了。”

    “嗯!”

    燕笙歌伸手将他放在一边的文件整理了一下,秦浥尘伸手要我去摸文件,却忽然握住了燕笙歌的手。

    秦浥尘微微一愣,扭头看了一眼燕笙歌。

    燕笙歌直接缩回手。

    秦浥尘拿起文件,不动声色的继续看书,指尖却染上了女生特有的温度。

    刚刚到了公司,燕笙歌犹豫了一下。“我还是不上去了,我在车里等你吧。”

    “待会儿开会结束,我们直接去外面,不坐车,而且会议时间可能比较长,你确定要自己坐在车里?”

    “那我还是跟你走吧!”燕笙歌立刻小跑着跟了上去。

    王秘书抱着文件亦步亦趋的跟着,秦浥尘步伐很大,燕笙歌跟上去难免有些吃力。

    “秦总好!”经理带着一众骨干员工早就在门口等着。

    秦浥尘扫了一眼众人,忽然停住脚步,“啊——”燕笙歌直接撞到他的后背上。

    若不是秦浥尘已经站定,估计就要被她撞得飞出去了。

    “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

    “你不适合走我后面。”秦浥尘微微侧身,拉着她的胳膊,就把她扯到了自己身边,“走我旁边。”

    “你走得太快了,我跟不上……”

    “那我慢点儿!”

    ------题外话------

    其实秦浥尘比关戮禾手段更加高干一点,这完全就是……啧啧,老狐狸啊。

    不过这也难怪,两个人生活环境不一样,秦老爷子也是奸商的代表,秦浥尘一直跟着他耳濡目染的,自然不会差。

    *

    话说最近遇到个很郁闷的事情,之前知道淘宝差评会有人打电话骚扰,我不评论也被人骚扰。

    我就是那种会及时收货,却不爱评价的人,这两天被三家店铺的人盯上,挨个给我电话发短信,让我去评价,我真的好想给个差评,可是给了差评估计我更不得安生,我又没给差评,不评价也有错了啊,真是郁闷死我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