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16 奸情暴露,董老爷子揍人(二更)

正文 16 奸情暴露,董老爷子揍人(二更)

    秦家

    燕笙歌怎么说都是外人,和秦老爷子更是不太熟,忽然发脾气,燕笙歌心里自然有些忐忑。zi幽阁

    秦圣哲这段时间本就过得窝火,因为他们回来,自己晚上都不敢夜不归宿,秦浥尘又被空降到了公司,自然惹得他更加不爽,因为在他心里,公司就应该是他和大哥的,现在忽然冒出来一个人,还不是和他们抢,而是爷爷居然要把公司全部给他。

    现在好不容易看上一姑娘,秦浥尘却又来抢,他是几个意思!

    秦老爷子将筷子狠狠拍下,“给我坐下,成何体统!”

    “爷爷,您不能这么偏心,公司给了他,现在我喜欢的人也让我让给他,没这个道理!”

    “让?”秦浥尘轻笑,“说得好像她是你的人一样。”

    “我不是!”燕笙歌连忙摇头。

    “听着没,人家根本就不喜欢你,况且你成天在外面惹风流债,你还指望小笙看得你嘛。”

    “我会改!”

    “你先给我坐下!不嫌丢人!”

    “快坐下!”孙静闲拉扯着秦圣哲。

    他这才不情不愿的坐下,却一脸愤恨的盯着秦浥尘。

    “还有个事我要和你说一下,之前我不在京都,你外面做得那些事,我也就不追究了,你现在若是再胡来,我这边可不是这么好说话的。”

    “爸,圣哲最近都没有出去,很乖。”孙静闲连忙解释。

    “这事儿不用你说,我也清楚。我年纪虽大,这点事情还是看得很明白的。”秦老爷子冷哼,“我知道你们疼爱自己的孩子,纵容溺爱了一些,我可以理解,但是这也得有个度。”

    “爸,这吃饭呢,况且还有……”秦振理下意识的看了一眼燕笙歌,“还有外人在,您别这样。”

    而且还是当着燕笙歌的面,秦圣哲哪里受得了啊。

    “小笙又不是外人。”秦老爷子冷哼,“我教训自己的孙子,还需要分时间嘛。”

    燕笙歌看到秦圣哲被训斥自然很是畅快,可是自己的位置真的尴尬啊。

    秦浥尘却已经抬头将最后一块酱排骨夹到她的盘中,“吃饭。”

    “你之前做的那些事,最后收拾烂摊子,没少惹出事,都是小姑娘,人家父母没有直接把你打死不错了,别以为有几个臭钱就能如此显摆,小笙和你酒吧夜店遇到的那些姑娘不一样,你若是再招惹她,回头别说是我了,燕家两兄弟就能把你打死。”

    “爷爷,我是认真的!”

    “认真到别人的床上了!”

    “爸,您这话说得太难听了!”秦振理忍不住插嘴。

    “你还有脸说,还不是你纵容出来的。”秦振理冷哼。

    “爸,圣哲这次是真的很认真,您不要一开始就把他一棍子打死,好歹给他表现的机会啊。我知道您偏疼浥尘,可您也不能太偏心吧。”

    “你现在和我讨论偏心的问题?”秦老爷子顿时觉得可笑。

    “我就是想为圣哲说两句而已,毕竟都是您的孙子。”孙静闲也是不甘心看着燕笙歌被秦浥尘给抢走了。

    之前倒也没怎么上心,可是一看秦浥尘有了兴趣,她就是没兴趣也变得有兴趣了。

    “你这是在我和要家庭地位嘛!”秦老爷子摸了摸嘴角的胡子,笑容带着一丝促狭。

    “爸,我没有这个意思……”

    “承宇和圣哲有你们两个疼爱,可是我们浥尘却因为你的介入失去了母亲,父亲又不疼爱,我若是不偏疼一些,恐怕这个家都没有她的位置了吧,孙静闲,你想为你儿子出头,我自然也想为我家孙子筹谋,别不甘心,你们也过了这么多年风光日子,做人要知足!”

    孙静闲脸色一阵青白。

    她知道秦老爷子不喜欢自己,却也没想到,居然当着外人的面就让她下不来台。

    “你要知道,你现在享受的一切都是我那苦命的媳妇儿的,你别给我哭,我又不是秦振理,吃你这一套,你想问你儿子讨个公道,我还想为我那苦命的媳妇儿多争取一点呢。”

    “爸,您怎么好好的说这事儿!”秦振理脸色更是难堪。

    “没把你教导好,是我的错,我对不起浥尘他妈,你这个做父亲的这么多年,从没有去看过他一眼,我为他考虑怎么了,你们还委屈了,那我孙子委屈了这么多年,要去找人讨公道!”

    燕笙歌余光瞥了一眼秦浥尘,他居然还在悠闲自得的吃着青菜,就好像那苦命的孩子不是自己一样。

    “还有圣哲!”秦老爷子话锋一转,“一个大男人,年纪不小了,大学不上,整天和一群女人厮混在一起,丢我们秦家的脸!”

    秦圣哲咬了咬牙,他什么时候受过这份气,即使孙静闲一直拉着他,也没拉住。

    “您不就是看不惯我们母子嘛,我们走还不行嘛!”

    “呵——口气不小,走啊,你现在出去,就不是秦家人,我倒是想看看,你拿什么养活自己!”

    “走就走!”

    “圣哲!”孙静闲立马急了,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脾气倒是不小,怎么着,还以为走了你,我就没孙子了,我不是你爸你妈,不会娇惯着你,你今日只要出门,明天我就登报说没你这个孙子,卡全部停掉,车钥匙也都给我拿出来,你的钱我会全部冻结,我倒是想看看,离了秦家你还能想过得像现在这般潇洒!”

    “爸,圣哲就是胡说的,您别生气!”孙静闲扯住秦圣哲,“快给你爷爷道歉,胡说什么呢!”

    秦圣哲一听说停卡停车,这才有些慌了。

    可是燕笙歌在这里,他若是这么低头赔罪,太丢人了。

    “算了,你道歉,我也受不起。”秦老爷子轻哼,瞧着燕笙歌已经吃好了,“浥尘,你待会儿送小笙回家。”

    “嗯!”

    “秦爷爷,不麻烦了,我给家里的司机打个电话。”

    “他过来也要半个小时,况且他回国这么久,也没怎么出去,正好晚饭出去消消食也好。”

    燕笙歌刚刚要拒绝,就瞧见秦浥尘忽然拿起刚刚给他擦嘴的面子,就着擦了擦自己的嘴角。

    “走吧!”

    “嗯!”

    燕笙歌亦步亦趋的跟着他的后面。

    秦浥尘路过秦圣哲身边的时候,秦圣哲差点扑过去打他,若不是被孙静闲拉着,今晚准得出事。

    秦家的事情,燕笙歌多少知道一些,只是却不是那般明白,刚刚听了秦老爷子那番话,更是有些同情秦浥尘了,几乎盯着他的脸看了一路。

    今晚秦老爷子这番斥责,他心里也很不舒服,倒是显得心不在焉。

    路灯忽明忽灭,在他脸上投射下了不大不小的阴影,倒是看得燕笙歌面红耳赤,她伸手拍了拍脸,微微扭过头。

    燕持公司的事情告一段落,今晚回家住,听着外面传来车子引擎声,抬脚出去。

    很暗,他并不能看清楚男人的脸,只是身材清瘦颀长,和燕笙歌说了几句,燕笙歌便跑到了屋里,男人看到了燕持,微微躬身打了个招呼,便直接上车。

    “大哥,你怎么回来了,公司不忙了吗!”燕笙歌十分惊喜。

    “那人谁啊。”

    “秦家的三少爷!”

    燕持眸子微微一变,“你和他很熟?”

    “秦爷爷让他送我回来的,我们也是第一次碰面。”燕笙歌忽然想到秦浥尘拉过自己的手,这脸忽然就红了。

    “你脸红个什么劲儿。”燕持拧眉。

    “可能是外面太热了!”燕笙歌拍了拍脸往屋子走。

    “晚上挺凉快的啊!”燕持随手将门关上,“这段时间太忙,没空接你上下学,我已经和司机……”

    燕殊还没入伍的时候,基本都是燕殊去接送,他没空才会轮到燕持,只是最近太忙,倒是忽略了燕笙歌。

    “不用了大哥,我自己可以的,我都这么大的人了。”

    “最近京都比较乱,没有司机我不放心。”

    “没事的,学校到家很近,我放学到家就给你打个电话。”

    “也行吧。”燕持压根没想那么多,只是有些感慨,妹妹长大了,都不依靠自己了,颇有几分心酸。

    只是燕持哪里知道,明天去接她的人,会是秦浥尘。

    只是他发现这事儿,已经是两天后的事情了。

    燕笙歌这一夜没睡好,这总是会梦到秦浥尘那张脸。

    “哎——”燕笙歌从床上坐起来,“他也太可怜了,没了妈,父亲又不疼爱。”

    燕笙歌想着想着,心跳又不自觉的加快了几分,那种心悸的感觉让人心慌。

    她摸出压在枕头下的手机。

    “看到一个人总是心跳加快是怎么回事?”随手百度了一下。

    直接弹出来的第一个信息就是!

    “你喜欢上他了!”

    燕笙歌脸爆红。

    喜欢……

    怎么可能呢!

    才见过一次而已。

    咳咳——绝对不会的,呵呵……燕笙歌,你可不能那么花痴,那个人也就是长得好看一点而已!母亲说了,长得帅又不能当饭吃……家里现在这么乱,你怎么还能想这些事情呢!

    可是他……

    拉我的手了。

    燕笙歌在床上辗转来回,直到后半夜才睡着。

    第二日起来,燕持已经不在了,早饭安叔已经准备好了,平叔随着燕老爷子去了雾都,也没回来。

    “三小姐,快吃饭吧。大少爷已经去了公司。”

    “嗯!”燕笙歌心不在焉的吃了早餐,又跑回房间,洗了个头发,安叔倒是诧异,这一大早的,来回这么折腾做什么啊,是不是早上有事啊。

    只是一转眼,燕笙歌已经换了校服,抱着书包,安静的等在客厅。

    安叔看了看墙上的钟,又看了看似乎很是紧张的燕笙歌,难不成小姐今天有考试?

    “小姐,您是有考试嘛?”

    “没有啊。”

    “那您这是……”

    “上学啊!”这都快八点了,人怎么还不来,难不成昨晚是在忽悠自己嘛。

    “可是……”安叔话音未落,燕笙歌却直接摸出手机,给秦浥尘打了电话,昨晚秦老爷子就把他的电话给了他,说是联系方便,没想到,这么快就派上用场了。

    秦浥尘正坐在院子里喝茶,看到陌生号码来电,微微拧眉,这个号码也就只有爷爷打过,这人是谁。

    “喂——”秦浥尘喝了口茶,“不好意思,我不买房也不买保险。”

    “我不是那个……我……”

    “嗯?”秦浥尘听出了燕笙歌的声音,嘴角勾起一抹笑意,“有事?”

    “你不是说要送我上学嘛!”

    燕笙歌说完,脸爆红!

    自己是不是太直接了。

    秦浥尘看了看腕表,“今天是周末,你要上学?”

    燕笙歌脑子一下子炸开了。

    直接就把电话给挂了!

    “安叔,你怎么不和我说,今天是周末啊!”燕笙歌羞得面红耳臊。

    “我以为你有考试啊。”现在的学校为了不耽误课程进度,尽量都把考试时间安排在节假日前后,不占用平时上课时间,安叔自然以为……

    “他肯定在笑话我!”燕笙歌抱着书包就往楼上跑,自己居然还穿着校服傻傻的等了半个小时。

    燕笙歌,你简直疯了!

    秦浥尘看着被挂断的电话,忽然一笑。

    “笑什么呢!”秦老爷子摇着折扇从屋里走出来,秦浥尘极少这般表情外露。

    “没什么。”秦浥尘收住笑,难不成这丫头还在家里等我去接她上学?

    倒是傻气。

    “我听说你给燕氏批了一笔款?”

    “嗯。”

    “因为小笙?”

    秦浥尘挑眉,“燕持是个很有能力的人,燕氏也很有竞争力,只要资金到位,以后极有可能成为赶超秦氏的大企业。”

    “这么有信心?”

    “跟了您这么久,这点眼光还是有的。”

    秦老爷子闷笑,“你觉得小笙那丫头怎么样?”

    “挺可爱的。”

    “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你若是喜欢,我就帮你去燕家提亲。”

    “我就是觉得那小丫头心思挺单纯的,怕被那母子盯上而已,我对她没什么的,爷爷,您别多想。”

    “不是我多想,是你有些古怪。”

    “我正好没事,你不是让我多交朋友嘛?”

    “朋友?你确定?”

    “那丫头长得像个柿饼一样,我可没什么兴趣。”

    “柿饼?”秦老爷子无语,这个比喻也是没谁了。

    *

    董风辞好不容易得了空下楼,寻了一件关戮禾的衣服裹上,就朝楼下走。

    “董小姐,少爷在开会,您先吃点东西!”一个男人立刻堆着笑过来。

    “嗯!”

    幸亏关戮禾去开会了,不然她哪能下楼。

    前一晚上是腿疼,现在浑身都被那个混蛋撞得要散架了。

    明明自己恶趣味,还非要受自己要看那些个删减片段,自己什么时候有过这种诉求,结果又被折腾了一晚上。

    这一来二去的,已经三天过去了。

    董风辞过得浑浑噩噩的,她是切身感受到什么叫做!

    死去活来。

    “董小姐,少爷专门吩咐给您炖得汤。”男人立刻端上鸡汤。

    董风辞已经好久没好好吃顿饭了,自然吃得多了一些,厨师见董风辞这么捧场,又炒了几个菜,董风辞吃得有些胀腹才停下。

    “少爷!”厨师站在董风辞身侧,瞧着关戮禾,扭头喊了一声。

    关戮禾瞧着她身上的衣服,虽然遮到了大腿,可是那白花花的腿还在外面晃悠着,顿时有些来火,怎么穿成这样就下来了。

    只是他还没有发作,董风辞忽然捂住腹部,“疼——”

    “怎么了?”关戮禾立刻走过去。

    “肚子疼!”

    “她吃什么了!”

    厨师吓得腿软,“这些东西我们都尝过了,没有任何问题,而且也没有什么相克的东西,我们也不知道董小姐你怎么了啊。”

    “少爷,我去找医生!”一弦说着就往外面跑。

    “疼——”肚子一阵绞痛,董风辞疼得冷汗直流。

    “等医生过来就迟了,去开车,直接去医院!”

    这距离关家最近的医院,却是轩家的一家分院,有个护士认出了董风辞,连忙给护士长汇报,护士长找了主任,一层层汇报上去,就惊动了董老爷子。

    董老爷子直接驱车便到了医院。

    这燕家在市区,怎么风辞生病却到了郊区医院?

    董老爷子心里疑惑,此刻却也来不及多想。

    只是到医院,没看到燕笙歌,却看到了关戮禾,心里错愕。

    “董爷爷!”关戮禾坐在床头,瞧着董老爷子,立刻站起来。

    董老爷子目光从自家孙女身上扫过,又看了看关戮禾,忽然瞥见董风辞脖子上的一点猩红,眸子顿时变得凌厉异常。

    “董爷爷,小辞没什么事,就是……”

    “啊——”关戮禾话音未落,董老爷子,就直接将手腕上的一串佛珠给扔到了他身上。

    一弦等人站在门口,瞧着董老爷子居然直接绕过了床,朝着关戮禾身上就招呼,他们站在门口不知道要不要上去劝架。

    “小混蛋,你把我孙女怎么了!”

    “董爷爷,你听我解释!”

    “我听你解释个屁,你把我孙女都搞进医院了,你还想干嘛,混蛋,你和我,你俩是不是……”董老爷子指着床上的人。

    董风辞这几次却是被关戮禾折腾得不轻,脸色很是难看。

    “是我逼她的,这事儿和她没关系!”

    “肯定是你逼她的啊,不然风辞怎么会做出这种事,你个小流氓,我就知道呢你不是个好东西,你把我孙女弄成这样,我和你拼了——”

    董老爷子忽然拿起放在床头的花就朝着关戮禾身上砸。

    “我今天要不打死你,我就不姓董!”

    “爷爷,您冷静点,我们是两情相悦!”

    “那你就把我孙女折腾进了医院啊,混小子,我打不死你!”董老爷子下手是一点都没留情啊!

    医生护士听着动静立刻过来看一下。

    “都安静点,这里是医院,大呼小叫的,影响别的病人怎么办!”医生这般训斥,就是董老爷子也只能垂头听着。

    “医生,我孙女儿身体怎么样。”

    “没什么大碍。”

    “关戮禾,我孙女要是出一点问题,我非找你算账!”

    “您孙女就是吃多了,撑得,和这小伙子没关系。”医生解释道,“就是一下子吃得太多,有些撑着,胃受不了,才腹痛,没什么大碍,今晚就能出院了。”

    董老爷子愣了一下,关戮禾伸手揉了揉胳膊,真是疼啊。

    半个小时后

    董风辞已经醒过来,燕笙歌就坐在她对面,关戮禾则被董老爷子撵到了最角落的地方,董老爷子一脸阴沉。

    “都不说话?谁来给我解释一下,这些天到底发生了一些什么!”

    无人说话。

    “小笙,你说!”

    “董爷爷,这个……”燕笙歌哪里会知道,他们会被抓包啊。

    “你不是和我说她在你家嘛,却和这小子厮混了三天,简直不成体统!”

    燕笙歌身子一抖。

    “爷爷,不怪小笙,其实是我主动……”

    “你别说话,关戮禾,你说,你怎么勾引我孙女的!”

    关戮禾看了一眼董风辞,董风辞一个劲儿给他使眼色,伸手指着自己。

    爷爷反正不会太责备自己,就把责任都给她就好。

    关戮禾哪是那样的人啊,就直接认了,“是我的错,没控制住。”

    “你!”董老爷子恨不得举起凳子把他砸死。

    “爷爷,我都是他的人了,反正您也说过,成年就让我们订婚!”

    ------题外话------

    董老爷子现在是追悔莫及啊,真的是挖了坑,把自己给埋了……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