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15 关关是禽兽,秦三少的维护

正文 15 关关是禽兽,秦三少的维护

    秦家

    燕笙歌被这爷孙俩一唱一和说得一愣一愣的,这剧情到底是一种什么神展开啊,她可是清楚的记得,在梦里,自己和秦浥尘一句话都没说过,怎么忽然就变成了这样……

    “待会儿你就留下吃饭吧,你一个人回家吃饭也不方便。”秦老爷子大手一挥,不给燕笙歌丝毫反驳的机会。“浥尘,你带小笙出去转转吧,别待在这儿了,陪我这个老头子也无聊。”

    秦老爷子又重新拿着剪刀,开始慢条斯理的修饰他手中的盆栽。

    燕笙歌其实是想拒绝的,秦浥尘却已经起身,走到她面前,“走吧。”

    “哦。”

    燕笙歌此刻乖巧得倒是个兔子。

    秦浥尘双手插在口袋里,神情悠闲,这个男人,举手投足间都带着别样的风流韵致,燕笙歌走在他的斜后方,余光细细打量着他,不得不说,真的是个很漂亮的人啊。

    啧啧……

    这般皮相,居然长在一个男人脸上,真是可惜了。

    秦浥尘却忽然扭过头,吓得燕笙歌忽然往后退了一步。

    “燕三小姐,你不觉得一直盯着别人的脸,有些不礼貌嘛?”

    “我……”燕笙歌脸顿时红透,不知该作何回答。

    秦浥尘微微俯身,那张俊脸瞬间迫近,瞬间放大在她面前,男人身上有清新好闻的薄荷味,呼出的气息清浅,睫毛细长,深咖色的眸子一瞬不瞬的锁住她,燕笙歌的脸不自觉的更红了。

    燕笙歌下意识的要往后退,男人的手指忽然轻轻捏住了她的脸。

    燕笙歌心如擂鼓,他的手好冰。

    轻轻捏住她左脸的一点软肉,忽然笑出了声。

    整个脑子都在一瞬间炸开,耳畔都是男人低低的笑声,带着一丝宠溺,他的眉眼发梢似乎都带着别样的魔力,惹得燕笙歌心悸不止,宋一唯从小就教她男女大别,所以她记事开始,就是和轩陌这些人都极少有过分亲近的举动,更别说被人捏脸了。

    “怎么这么红。”秦浥尘笑着又捏了一把。“你叫燕笙歌,小名叫什么?”

    “家里人都叫我小笙。”

    “有什么寓意嘛?”

    “笙歌散尽游人尽,始觉春空。垂下帘栊,双燕归来细雨中。”

    秦浥尘还没开口说话,忽然不远处就传来秦圣哲气急败坏的声音。

    “秦浥尘,你干嘛,快松开她。”接着就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秦圣哲简单冲了澡,生怕燕笙歌走了,头发都没擦干就往外面冲,没想到就看见这一幕,自然怒火中烧。

    秦浥尘抬眉,余光瞥了一眼秦圣哲,手指陡然松开。

    燕笙歌心脏猛地一悸,他的手指轻轻擦过她的脸,似是爱抚……

    “秦浥尘!”燕笙歌这边还心如擂鼓,一颗心全部都在秦浥尘身上,直到他被人推开,秦圣哲陡然出现在她面前,她才回过神。“你又想干嘛,抢走了公司,现在又来抢我的女人。”

    秦浥尘轻笑,对于他的“指控”,嗤之以鼻。

    “秦圣哲,我都和你说了,我和你没有半分关系,你到底想干嘛!”燕笙歌下意识的往秦浥尘那边退了两步。

    秦浥尘这原本波澜不惊的内心,却掀起了一阵不大不小的微澜。

    “你不要看这家伙长得漂亮就被他骗了,他不是好人。”

    “那你是好人嘛!”

    “这小子分明就是对你居心不良。”

    “你说的是你吧,浥尘不是这种人!”

    “浥尘?”秦圣哲嗤笑,“叫得倒是亲热。”

    “这和你没关系!”

    “秦浥尘,我告诉你,燕笙歌是我的,你若是敢……”

    秦圣哲伸手指着秦浥尘,一脸的气急败坏。

    秦浥尘素来不愿搭理他,倒也不放在心上,没想到燕笙歌却忽然挡在了他的面前。

    “秦圣哲,你有种就冲我来,你指着他做什么。”

    “笙歌,他真的不是什么好人,你别看他长得好看,其实不是什么东西!他回来就是要抢财产,现在看我喜欢你才勾引你的,你不要被他骗了。”

    燕笙歌轻笑,直接走到秦圣哲面前,微微伸手扯下他的衣领,“秦二少,你脖子上还留着草莓印呢,你有资格和我说这话嘛。”

    秦圣哲一把捂住脖子。

    “不是,你听我解释,不是这样的,这些就是……”

    “应酬?”

    “对,就是应酬。”

    “呵——应酬到女人床上了吧,你不是和我说,你以后都不会去看别的女人一眼嘛,看样子你口口声声说喜欢我,也很廉价啊。”

    “笙歌,你要信我,真的不是这样的,我发誓,我以后……”

    “你若是没事,就让开一点,我们还要出去!”燕笙歌拉着秦浥尘的手就往楼下走。

    秦浥尘路过秦圣哲的时候,嘴角勾起一抹邪笑。

    破像是示威,气得秦圣哲心肝疼。

    到了楼下,二人直接去了秦家老宅后面的小花园。

    “秦圣哲这么说你,你怎么都不知道反驳啊。”燕笙歌狐疑的看着秦浥尘。

    “不与傻瓜争高下。”

    “你倒是清高。”

    “那你能松开我的手嘛!”

    燕笙歌慌忙松开他的手,径直往前走。

    现在虽然已经是春末秋初,太阳仍旧很大,出来之后,燕笙歌就后悔了,眯着眼睛,阳光刺眼得很。

    忽然一片阴影从头顶折射下来,刚好挡住她的脸,她一抬头,便看见了秦浥尘不算宽厚却修长的手就横在自己头顶,给她遮蔽了一片阴影。

    秦圣哲就站在距离他们后方不远处,自然是气急败坏。

    *

    关家

    董风辞吃了饭,又被关戮禾折腾了一个多小时,真的是四肢乏力,再这么下去,自己真的会被折腾死。

    忽然瞧着男人下半身又有蓄势待发之势,董风辞连忙将他推开,“关戮禾,不要了。”

    那声音可怜兮兮的,倒是让关戮禾更想欺负她了。

    “我就蹭蹭——”关戮禾搂着她,直接将她抱到了自己怀里。

    “你别闹了,我真的受不了。”

    “你这样以后结婚了怎么办!”关戮禾啃咬着她的耳垂,惹得董风辞娇躯轻颤,董风辞虽然心里抗拒,可是被关戮禾这么撩拨,正常的生理反应还是有的。

    “别弄了!”董风辞不安的扭动着身子,他还真是一刻都不消停。

    尼玛,这是嗑药了吧。

    “你丫是不是偷偷吃药了,这么精力旺盛!”

    关戮禾一听这话,不乐意了,腰身一挺。

    “喂——混蛋,别动了!”董风辞被他一撞,更是娇喘连连。

    “你怀疑你老公的能力?”

    “什么老公,你怎么如此不要脸。”董风辞被说得面红耳赤。

    “小辞——”关戮禾从后面抱住她,修长的手指,直接伸到她的锁骨处,慢条斯理的将她本来扣好的睡衣一点点解开。“你都是我的人了,叫声老公有错嘛?”

    “你松手!”董风辞要去掰开他的手,可是男人力气太大,手指用力,轻而易举的就能将她的双手扣住。

    “我之前就和你说了,这衣服最好别穿,你非是不听,还是说你就是喜欢衣服被人撕裂的感觉……”关戮禾含住她的耳垂,手指用力,猛地就将她的衣服撕扯开来。

    “啊——”董风辞惊呼一声,下一秒钟,又陷入了一阵暗无天日。

    这次倒是快些,约莫半个小时,董风辞趴在关戮禾身上,不断按动着手中的遥控器,调着电视节目。

    “这部电影不错,你看了吗?”

    “没有。”关戮禾专心把玩着她的头发。

    “之前去电影院看过,真的不错。”董风辞拍开她的手,裹着睡衣,专心看电影,可是关戮禾哪能这么轻易饶了她,从后面抱着她,不是撩撩她的头发,就是咬咬她的耳垂,啃啃她的脖子。

    电影就是动作片,失去了电影院3d效果,场面还是很壮观,只是这里面忽然就出现了一些亲热戏吗。

    “怎么会有这个。”董风辞急得自己看的时候,并没有这个画面啊。

    她原本以为就是浅尝辄止,这电视电影最常见的不就是直接拉灯睡觉嘛。

    只是这……

    怎么还露点了,这……

    “原来小辞你喜欢看这种类型的啊。”关戮禾轻笑,含住她的耳朵,小心的啃咬着,“其实看了这么久,这才是你想看的吧。”

    “根本不是,我之前看得根本就没有这些,我……”

    最要是屏幕中的两个人赤身裸体的,还非要发出那种羞人的声音,董风辞立刻就感觉到了有东西抵在子自己后腰上,都不敢乱动半分。

    “你看的是删减版吧。”

    “呃——”

    “你拉我看电影,其实就是想看这个吧。”

    “我根本没有。”

    电影里的主人公,已经从床上滚到了地板上,沙发,厨房,阳台……

    “你是不是也想尝试一下别的地方,不然我下去把人遣散了,我们……”

    “关戮禾,你再胡扯一句,混蛋!”董风辞立刻调电视,这些电视台是怎么回事,怎么都是放一些爱情剧,不是亲嘴打啵就是在打情骂俏。

    “关戮禾,你再动一下我就生气了。”

    “我没动,就是难受,我蹭蹭还不行嘛!”

    “你再这样,我明天就真的下不来床了。”

    “那就不下。”关戮禾轻笑。

    董风辞瞧着男人的生理反应越来越大,更加不敢乱动,关戮禾吻了吻她的侧脸,“现在先不折腾你,我去个洗手间。”

    关戮禾直接起身就往洗手间。

    “你去洗手间干嘛!”

    董风辞问完这句话,就后悔了。

    董风辞,你是个脑残吧,你问这个干嘛啊。

    “你是想看着我纾解,还是你要帮我!”关戮禾忽然盯住了她一开一合的小嘴。

    “你别胡来,我身上疼。”

    “我没说要那个……也可以用别的方式。”

    而此刻外面传来了警笛声,董风辞伸手拍打着关戮禾,可是身上的男人却无动于衷。

    “专心点,不然就让你一星期下不来床。”

    “唔——”

    董风辞口不能言,自然气急败坏。

    一弦听着动静,连忙出门。

    “警察同志,快请进吧!”一弦之前便接到了通知,所以也有准备。

    七八个警察进入关家,说真的……

    心里还真的有些忐忑,这关家毕竟不是普通人家,而且这七八个人还是有从分局调过来的,最近京都事多,人手不够用,可是到了关家,周围几乎都是站立的黑衣人,隔着墨镜,你也能感觉到他们的排斥感。

    “请问七少在嘛?”

    “在的,请问你们有什么事嘛,他有点忙,如果不是急事,我都可以代为处理。”一弦招呼警察坐下。

    “可能还是需要您帮我们找一下七少,有点事情需要找他了解一下。”

    “可否告知是关于什么的?我也好去说。”一弦可不想因为小事去打扰关戮禾,不然回头倒霉得还是他。

    “燕家的。”

    一弦微微拧眉,这事儿迟早得来。

    燕家前几天被检查组进驻,已经在京都引起了轩然大波,加上燕泓的事情,此刻已经被推上了风口浪尖,找到关家是迟早的事情。

    “那您稍等!”

    一弦硬着头皮往楼上走。

    他在门口踟蹰许久,才下定决心敲了敲门。

    “少爷,警方来了,有事情要和你说一下,是关于燕家的。”

    “唔——”董风辞拍打着关戮禾。

    关戮禾眉头一紧,愣是让一弦在门口等了五六分钟方才结束。

    一弦刚刚准备再次敲门,房门就被打开,关戮禾裹着黑色的浴袍,头发凌乱不羁,眼神带着一丝欲求不满。

    “咳咳——”房间里传来董风辞剧烈的咳嗽声。

    一弦完全是下意识的往里面看了一眼,关戮禾却直接把门关上。

    “董小姐是不是生病了?”

    “没有。”

    “我听着她咳嗽得很厉害。”

    “生没生病,我比你清楚。”关戮禾这话一出,一弦好像忽然明白了什么,悻悻地跟在关戮禾后面,真是心疼董小姐。

    董风辞趴在马桶上干呕了一阵儿,拿着牙刷,寻了新的牙刷,刷了整整三遍牙,用了大半瓶漱口水,还是觉得有些反胃。

    这个混蛋,疯了不成!

    警方自然是为了燕泓的案子,不过关戮禾确实知道得不多,关戮炎反正已经死了,关戮禾也没什么好隐瞒的,问了约莫半个小时,警方便走了。

    “少爷,二少已经脱离危险了,之前您一直在忙,我没来得及和您说,燕家人都差不多到雾都了。”

    “嗯。”关戮禾眯着眼睛。

    “就是军方戒严,不太清楚具体的情况。”

    “看样子是没法去看他了。”

    燕泓和关戮炎几乎是同时出事的,所以关戮禾很早就知道燕殊住院了,只是身份问题,他也不能直接飞过去。

    燕家已经在风口浪尖,自己若再出现,估计燕家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二少有消息,我肯定和您说。”

    “嗯!”关戮禾说着起身就往楼上走。

    “少爷,帮里还有许多事情需要处理。”这人该不会是又准备去睡觉吧。

    “你先处理一下。”

    “少爷,有些大事还是需要你来决策的!”

    “如果什么事情都需要我来决策,请问我要你们干嘛什么用!”

    “我……”一弦被堵得半句话都没说出来。

    “对了,回头暗中找人好好盯着燕家。”

    “燕家……”一弦不明白,难不成少爷是想……

    “你那是什么眼神,难不成以为我想动燕家?我脑子有坑嘛!”

    “属下不是这个意思。”

    “我是怕有人居心不良,趁着混乱落井下石,燕家人又都不在,你盯紧点。”

    “属下明白。”

    *

    燕氏

    叶繁夏去开水房煮咖啡,这会儿已经是傍晚下班时间,公司人还很多,这几天连续加班,公司里面已经哀怨连连。

    “前几天我老公说燕氏要完了,问我要不要重新找工作,可是这公司待遇好,我是真不想走。”

    “我也听说了,不是说上面要搞燕家嘛,我看这公司也维持不了多久了。”

    “树大招风啊,本来还以为背靠大树好乘凉,没想到又要失业了!”

    “咳咳——”叶繁夏轻轻咳嗽一声。

    几个女人颇为尴尬,毕竟叶繁夏是燕持的秘书,指不定就回去打小报告。

    “你们是都想走嘛?”叶繁夏挑眉,心里很不高兴。

    燕持这几天已经为公司操碎了心,公司本身没有问题,只是之前上市有许多融资,现在许多人收到风声,都纷纷要撤资,燕家随时军政世家,财力却有限,所以燕持没有更多的资金注入,这才让公司陷入了一轮财政危机。

    “叶秘书,我们不是这个意思,我们就是……”

    叶繁夏瞄了一眼她们几个人的名牌,“你们的名字我记下了,等总裁忙完,我会把这事儿和他说的,你们若想走,会给你们结清工资离开。”

    “叶秘书,您不是总裁,也不是人事经理,没有权利决定我们的去留,况且……”一个女人轻笑,“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秘书,你的资历经验不如我们任何一个人,你有什么资格和我们这样说话。”

    “狐假虎威呗,你没听说吗,人家是总裁的小蜜。”

    “之前还听人说看到两人出海了,我不得不说,长得漂亮还是有点用的,不像我们,辛辛苦苦的工作,拿着微薄的工资,人家奖金都比我们多一倍!”

    “所以说,现在的职场啊,脸蛋漂亮比工作能力更重要,哈哈——”

    叶繁夏捏着咖啡杯,指尖颤抖。

    “你们都在干嘛!”燕持忽然出现在茶水间门口。

    里面的几个女人吓得身子一软,“总裁!”

    燕持身躯昂藏,光是站在那里,就给人一种巨大的压迫感,更别说又习惯得冷着一张脸了。

    “不工作有功夫在这里闲扯?”

    “我们立刻去工作!”几个人刚刚要走,忽然一双手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燕持就站在叶繁夏身后,她能清晰的感觉到男人自上而下呼出的热气。

    “你们说她奖金拿得多,那是因为你们在休假的时候,她还在工作,如果对公司的薪资待遇有问题,可以直接去找财务,我们公司不需要在背地里嚼舌根,干扰人员正常工作,搬弄十分的人,你们若是不想待,今晚也不用加班了,明早来公司,我让财务给你们结工资,正好称着这段时间裁员。”

    “今日你们瞧不上燕氏,以后估计也更不会进来!”

    “总裁,我们不是那个意思,我们绝对要离职的打算啊。”

    “我很忙,同样的话,我不想重复第二次,叶繁夏,我的咖啡,你快点。”燕持拧着眉头,“不然扣奖金。”

    “我立刻去!”叶繁夏立刻去冲咖啡。

    心里却无比怨念。

    每次都拿工资奖金说事,真是无耻。

    叶繁夏扣门进入办公室,燕持正在和人通电话,已经紧缩了几天的眉头舒展开来,看样子是资金问题得到解决了,她轻轻放下咖啡,顺手将他手边的资料稍微整理一下。

    没想到燕持挂了电话,却忽然转身直接抱住了叶繁夏。

    叶繁夏身子一僵。“总……总裁……”

    “有人愿意注资了!”

    “真的嘛!”叶繁夏冷清的脸,难得扬起一抹笑意,这些天她是亲眼目睹燕持打电话处处碰壁,说真的……

    在她眼中,燕持就是天之骄子般的人物,绝不会出现这种求人的举动,可就是他这般低声下气,好言好语,却也没有换得别人一点好脸色。

    燕持当时捏着眉心和她说。

    “瞧见了嘛,这就是人心!多么让人恶心的东西!”

    踩高捧低。

    “谁注资的啊,够嘛?需不需要再拉几家?”

    “不用了,只此一家就足够!”燕持紧紧抱住怀里的人,“你别动,我抱会儿,家里出事了,也没人,最近太累了,让我靠会儿!”

    叶繁夏伸手拍了拍他的后背,不作声。

    自然很是心疼。

    燕笙歌忽然打了个喷嚏,揉了揉鼻子。

    话说燕持似乎都忘了,自己还有个妹妹在家?

    想要抱叶子就直接说,还卖惨?

    这种行为,简直可耻。

    燕笙歌此刻正在秦家吃饭,秦浥尘本来就是坐在一边,燕笙歌又不能坐在秦老爷子对面,更不可能与秦圣哲坐在一边,自然就坐在了秦浥尘身边。

    “小笙啊,多吃点,饭菜合口味嘛?”秦老爷子没有孙女,很是羡慕燕家人丁兴旺。

    “合口味,秦爷爷,您吃饭,不用管我。”

    “我离得远,给你夹菜也不方便,浥尘啊,你多照顾点。”

    “嗯。”秦浥尘说着就开始给燕笙歌夹菜。

    燕笙歌看着面前的盘子堆成了一个小山,嘴角忍不住抽了抽。

    最主要的是,为什么全部都是酱排骨啊,这弄得她很尴尬啊。

    “我够吃了。”

    “你不是喜欢?”秦浥尘挑眉。

    “你怎么知道。”

    “我一直在看你。”

    众人静默,饭桌上一点动静都没有。

    燕笙歌埋头吃饭,自己确实喜欢,就忍不住多吃了两块而已,可是你也不用将一整盘都堆在我的面前啊,多尴尬啊。

    “浥尘什么时候和小笙如此亲近了。”秦老爷子还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

    “刚刚。”秦浥尘说得直白,“可能觉得投缘,挺聊得来。”

    “呵呵——”秦圣哲阴阳怪气的冷笑,“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

    “二哥这么了解我啊。”

    “阴险小人。”

    “人家姑娘不喜欢你,你还不许她喜欢旁人嘛我瞧着浥尘和小笙挺般配的,振理,你怎么说!”

    “爸,怎么浥尘和她……”秦振理脑子没转过来,“圣哲不是喜欢她嘛,怎么她现在又……”

    “她和二哥本就没有什么关系,都是二哥一厢情愿。”秦浥尘慢条斯理的夹了根青菜,忽然拿起手边的面纸,递给燕笙歌。“嘴角有酱汁。”

    “哈——”燕笙歌此刻已经彻底懵了,怎么矛头就直接对准了自己。

    秦浥尘秀气的眉头微微拧起,顺手就直接帮她擦了唇边的酱汁。

    秦圣哲一拍桌子跳起来。

    “秦浥尘,你特么的别太过分!”

    “放肆,你当我是死人啊,大呼小叫的,没规矩!”秦老爷子一拍桌子,更是威慑力十足。

    燕笙歌被吓得身子一凛。

    “爷爷,你吓到她了!”

    “哦,那我小点声!”

    ------题外话------

    关关就是个禽兽啊,哎呦——不要脸啊!

    啧啧……简直没眼看了!

    关关:男人嘛!很正常!

    我:呵呵——

    关关:其实这事儿也不是我一个人就能完成的,不过像我如此精力旺盛的人,着实难找啊!

    燕殊:凑不要脸!

    轩陌:人不要脸天下无敌啊!

    董风辞:(╯‵□′)╯︵┻━┻

    *

    秦三少和燕笙歌的事情后期还会有反转的,哈哈……

    *

    腾讯的读者有的问是否会写小西的故事,在这里统一回答一下,会写的,等关关这里完结就会写小西的番外,不要急哈。

    *

    大家进群的时候,记得认真填写书城和呢称,就是你看书的地方和读者呢称,若不然管理会不予通过哒,希望大家配合一下哈,嘻嘻,再说一下验证群号【452568722】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