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14 秦哥哥?情哥哥!吃饱再吃你(二更)

正文 14 秦哥哥?情哥哥!吃饱再吃你(二更)

    秦家

    燕笙歌挂了电话,这脑子却总是不自觉在脑补着些什么,这关戮禾和董风辞在一起的时候,两个人就很腻歪,可是没想到……

    哎呀——

    燕笙歌不停伸手拍打着脸。%d7%cf%d3%c4%b8%f3

    人家小情侣亲热,燕笙歌,你脸红个什么劲儿啊,冷静一点。

    燕笙歌不断给自己心理暗示,可是脸越来越红,到了最后简直滚烫得好似发烧一样。

    “小姐,已经到了。”

    一转眼间,车子已经驶入了秦家老宅。

    燕笙歌推门下车,肯定是车里的温度太高了,下来吹吹风就好。

    她一边大口喘着粗气,不停的用手扇着脸,试图给自己降降温,燕笙歌,有点出息行不行!

    “小姐。”司机将放置在后备箱的礼物拿出来。

    燕笙歌伸手接过礼物,一扭头,就瞧见了坐在树下的男子。

    他穿着柔白色的polo衫,黑色休闲裤,些许碎发落在额前,倒是不显得凌乱,墨黑色的头发在这燥热的天气,让他平添了一丝飘逸之感,人如其名,气质中多了一丝儒雅斯文。可是他打量着她的目光,虽然赤裸,却又不带一丝情欲。

    他的眸子在阳光下呈现出了一抹浅棕,格外漂亮,睫毛细长,阴影落在眼下显得愈发秀气,鼻子秀气高挺,嘴唇微微发白,却不止于显得病态,说话做事间却自然而然的带了一丝风流韵致,端端是往那里一站,那眉眼间堪堪透着一抹傲气。

    眉眼俊朗,真是郎艳独绝。

    燕笙歌不自觉的看得有些痴了。

    以前总觉得像是家里两个哥哥长相就是无可挑剔,却还是第一次见到一个男子能够长得如此漂亮,偏生又不至于让人觉得有些女气。

    她要去主屋,必然要路过那树,所以必然是要上去和他打招呼的。

    秦三少嘛……

    一个男人,怎么会生得如此漂亮啊。

    车子驶入,秦浥尘便注意到了,这女孩倒是好玩,一下车,就不停的拍这脸,小脸红得像是一个熟透的柿子,很想让人上去咬一口。

    一身浅粉色束腰长裙,将她盈盈一握的腰肢衬托得越发袅娜纤细,露出的锁骨妖娆而又精致,及腰长发乖巧得用发卡别在耳后,露出漂亮的脸蛋,小脸红扑扑的,甚是可爱。

    四目相对,秦浥尘心头微微一动,一双好看的丹凤眼,漂亮得像是天空的星子,璀璨而又夺目,仿若透着无限的灵动与生气。

    燕笙歌以一种龟速走到了秦浥尘面前。

    “秦哥哥……”

    秦浥尘看着她的脑袋,忽然一笑。

    “燕三小姐?”

    “嗯。”

    “你好,我是秦浥尘。”男人声音比电话里更加好听。

    “你好。”燕笙歌一抬头,就看见他正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微微移开眼,“秦爷爷在家嘛?”

    “你跟我来吧。”秦浥尘合上杂志,走在前面,阳光将两个人的影子拉得很长,女孩笨拙的拿着礼物,来回换着左右手,略显吃力。

    秦浥尘扭头,“东西给我吧。”

    “不用了,我自己拿。”

    “让一个女生拿这么重的东西,爷爷看到估计会把我骂死,给我吧。”秦浥尘说着直接从她手中接过礼物,指尖无意中的碰触。

    他的手很冰。

    她的滚烫。

    燕笙歌亦步亦趋的跟着秦浥尘进了主宅,却瞧见客厅沙发前摆了四五双高跟鞋,而且都是当季的最新款,孙静闲正在试鞋子,忽然瞧见燕笙歌来了,连忙换上拖鞋。

    “燕三小姐是吧,没听说你要过来,真是失礼了。”

    孙静闲参加过不少聚会,远远见过这位,只是宋一唯心气儿高,自然是瞧不上她的,这关系一直没攀上。

    “伯母好。”燕笙歌甚是乖巧。

    “你这孩子真是有礼貌,快过来坐吧。”

    “伯母太客气了。”燕笙歌对于她的热情,有些抵触。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到这里你就是客人,不用和我这么客气,以后都是一家人……”孙静闲十分热络的拉住燕笙歌的手,这燕家最近风波不断,早就不比之前,孙静闲有把握能让燕笙歌嫁进来。

    燕笙歌身子一僵,有一些画面在她脑海中一闪而过,有些抗拒的缩回手,可是孙静闲扯住她的手力气很大,不容许她挣脱。

    尤其是孙静闲这一家人,简直让燕笙歌从心里犯恶心。

    秦浥尘其实也想过,这燕三小姐是不是到秦家也是和秦圣哲有关,所以一直站在边上没作声,只是没想到,燕笙歌忽然扭头看向秦浥尘。

    那可怜的眼神,倒是让秦浥尘心下微动。

    “伯母,您这话说的我就有些听不懂了,我还有事,我……”

    “你到我们家能有什么事啊,先坐,管家,快点给二少打电话,让他赶紧回来,你别急哈,圣哲很快就回来,他这段时间都忙着工作的事情。”

    燕笙歌嘴角抽了抽,工作?骗谁呢。

    这狗改不了吃屎,他指不定躺在哪个女人床上吧。

    而事实证明也是正是如此,秦圣哲昨晚嗨了一夜,这个点都没起来,忽然接到消息,直接从床上蹦起来就往外面跑。

    “你快过来坐,对了,我刚刚买了点衣物,听说你是搞服装设计的,你来给我参谋一下,我这身衣服,配哪双……”

    孙静闲话音未落,本来一直被自己拉着的人,忽然停住。

    她下意识的扭头,就瞧见秦浥尘扯住了燕笙歌另一只手。

    “浥尘,你这是做什么?”

    “爷爷还在等她。”

    “你先松开,你扯着人家小姑娘的手算什么。”

    “阿姨你扯痛她了,人家教养好,没作声,你自己看把她手腕都勒红了。”

    孙静闲这松开手,才发现燕笙歌手腕确实红了一圈,“不好意思啊,我就是太激动了。”

    “没事,我还有点事要去找……嗳——”燕笙歌话音未落,整个人就被一股大力牵引着到了楼上。

    男人步伐很大,她踏着小碎步还得亦步亦趋的跟着他,光是上楼梯就差点摔倒两次。

    孙静闲瞧着两人上楼,更是怄火,这秦浥尘到底有没有把她放在眼里,居然从她手里就直接把人带走了。

    “你慢点儿!”好不容易到了楼上,燕笙歌才喘着气对秦浥尘说了一句。

    秦浥尘微微侧头,“你有求于秦家?”

    他的那双眼睛很干净,甚至说是十分清明,仿佛容不下一点的杂质。

    “我没有啊。”燕笙歌抿了抿嘴唇。

    “说谎!”

    “就算是有求于你们家,和你有什么关系!”燕笙歌拧眉,“真是奇怪了。”

    “在秦家,说话算话的只有我和爷爷,旁人你不必讨好。”

    燕笙歌一愣,自己演技这么差,就这么轻易被人识破了嘛?

    她刚刚明明很不耐烦了,却又不敢冲撞孙静闲,其实她找个理由躲开就好,可她并没有,明显是怕得罪了孙静闲,而且从一进屋开始,她就有些神情恍惚,显然是有心事。

    “你的意思是,我讨好你就可以了嘛?”燕笙歌冲着他眨了眨眼。

    秦浥尘秀气的眉头拧起来,按照字面上的意思来说,确实如此。

    燕笙歌一直沉浸在梦里,分明就是个梦,却又如此清晰,梦里的孙静闲是秦家实打实的当家主母,她这……

    怎么又现实和梦境混为一谈了。

    “秦哥哥——”燕笙歌见他不说话,开口喊了他一声。

    秦浥尘拧眉,情哥哥?

    “不许这么叫我。”

    “哈?”

    “不许这么喊我,你叫秦圣哲什么,二哥?”

    “不是。”燕笙歌摇了摇头,“我的二哥只有一个。”

    “叫他秦二哥?”秦浥尘一想到,自己和秦圣哲那种败类的称呼,居然只有一字之差,顿时有些窝火。

    “也不是!”

    “难不成你也喊他情哥哥?”秦浥尘冷哼,这女人,还真是……

    “我喊他混蛋!”

    秦浥尘紧锁的眉头瞬间舒展开。

    “走吧!”

    燕笙歌这才发觉,他们两个人的手居然还拉扯在一起,男人手指纤细,不弱他的两个哥哥,竟是比女人更加纤细漂亮。

    “那个……”燕笙寻思半天,还得找个称呼啊。“浥尘——”

    秦浥尘手指忽然张开一些,猛地收紧,两个人的手指紧紧扣在一起,瞬间由交握式,变成了十指紧扣。

    “浥尘,你要不要先松开我?”

    “家里大,你会迷路!”

    燕笙歌睁大眼睛。

    “我跟着你就不会迷离,我会紧紧跟着你。”

    “不行。”

    “可是……”燕笙歌忸怩着手,他的手指太冰,那凉意就像是要侵入她的肌骨,况且他们第一次见过,就这般,真的很不好。

    “我感觉你会迷路,走路的时候不要说话,容易摔倒!”

    “你这样算是耍流氓。”

    “如果这样算是,你从下车就一直盯着我看,可否也算是耍流氓,用眼神耍流氓。”

    “我哪有……”

    “你分明就有。”

    “我没有!”燕笙歌气急败坏,这人怎么如此会搬弄是非啊。

    秦浥尘带着她拐了个弯,余光瞥见另一边走廊上的鬼祟身影,嗤笑一声。

    “你说什么,秦浥尘一直拉着她的手,再也没松开?”孙静闲急得跳脚。

    “是啊,我不会看错的,这三少爷可从未对人如此亲近过啊。”

    “该死的,这个秦浥尘,该不会是想半路截胡吧,这燕三小姐可是我们家圣哲看上的啊。”

    “夫人,您别急,三少爷那种闷声闷气的性子,很少有姑娘看得上吧,我看那燕三小姐表情也是极不情愿的。”

    “不情愿又能怎么样,这事儿最后还得老爷子说得算,就是不懂,这老头子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这燕家都要失势了,老爷子应该不会这时候掺和一脚吧,这不是拖秦家下水嘛。”

    “你再去看看二少回来啦,这混小子,怎么还不回来,真是急死我了。”

    刚刚拐了个弯,秦浥尘便松开了手,这手心忽然一空,倒是有些许失落感。

    燕笙歌真是搞不懂这男人在想什么,说牵就牵手,手松开,也是没有一点犹豫的。

    秦浥尘其实此刻内心也挺混乱的,他不想掺和秦家的破事,却又不想看着她落入那边,以后必定会受欺负,只是把她纳入自己这一边,也不知以后她知道真相又是个什么态度。也许她这次来就是为了秦圣哲呢!

    秦浥尘心里莫名有些烦躁,步伐加快。

    燕笙歌立刻小心翼翼的跟了上去。

    这人脾气怎么如此古怪,占了便宜却连半个字都不说。

    *

    关家

    董风辞再醒过来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关戮禾半压在她身上,她难受的挪动了一下身子。

    脸忽然红成一片,身体本就胀痛,可是这个家伙,居然还把那东西……

    “你从我身上离开。”

    “不要。”关戮禾搂紧她的腰,非要将两个人的身子紧紧贴合在一起。

    “你这人怎么这样,我难受。”

    “我舒服。”

    “你……”董风辞气结,“我饿了。”

    “不是喂饱了吗!”修长的手指,从她腰侧,缓缓滑到她的腹部,董风辞身子一僵,脸都红透了。

    关戮禾逗了她一会儿,方才抽身从她身上移开。

    就这么直接光着身子从床上起来。

    “你做什么?”董风辞都不敢去看。

    “你昨天勾引我的时候,不是很大胆嘛,这会儿又不敢看了,反正我整个人都是你的,那……”关戮禾微微垂头,“反正都是你的。”

    “不要脸。”董风辞觉得双腿酸软,小腹胀痛,而且身上黏糊糊的,双手撑着从床上坐起来。

    “对了,你给爷爷打个电话,他貌似找你好久了。”

    “我回头给他发个信息。”董风辞喉咙都喊哑了,若是打电话,必然露陷。

    “去洗个澡!”董风辞你掀开被子下床,看见被蹂躏得不成样子的床单,除却一些难以启齿的东西,还有一片猩红,关戮禾小腹一紧,这身子瞬间便有了反应。

    董风辞将被子扯过来,将床单盖住,起身就要走,双腿一软,只觉得腿上有东西流过。

    “我抱你去洗澡。”关戮禾眸子死死盯着她,身上几乎遍布了吻痕,那都是他的杰作,这个人总归是属于自己的,那种莫名的满足感,充斥他的四肢百骸,他打横将董风辞抱进了浴室,给她放了洗澡水。

    “我让人上来打扫一下,你想吃什么?”关戮禾坐在浴池边,手指轻轻从董风辞胸前滑过。

    “流氓,你干嘛呢!”董风辞拍开他的手。

    “那我就按照你以前的喜好给你定。”关戮禾吻了吻她的发顶,就先走了出去。

    一弦在客厅已经守了快24小时,终于得了电话,带着女佣就往楼上跑。

    我滴乖乖,你俩这都干了什么……

    这是干架啊。

    房间怎么被弄成这样。

    两个女佣一闻到房间的味道,再看看房间里狼藉的模样,都不敢抬头看,低头立刻将开始工作。

    关戮禾站在浴室前,裹着睡袍,折腾了一天一夜,倒是没看出来疲惫,显得越发精神奕奕。

    一弦艰难的吞咽着口水,话说这床上这样就罢了,怎么我是的桌子和沙发上也被折腾得不成样子。

    这少爷也太禽兽了吧,也就一天的功夫,他到底解锁了多少姿势啊。

    “让人送点饭上来。”关戮禾眯着眼睛。

    “少爷,你们不下去吃嘛?”

    一弦问完这句话,就恨不得抽自己一嘴巴,问这个干嘛,少爷憋了这么久,肯定还要折腾很久,你这个没眼力劲儿的。

    “你有意见嘛?”关戮禾眉眼带着一丝挑衅。

    “我不敢,我立刻让厨师准备。”一弦说着就往外面跑。

    关戮禾进入浴室的时候,董风辞趴在池边,水沿着池边慢慢溢出来,淹没了她的后背,她闭着眼睛,呼吸均匀,显然睡着了。

    她浑身上下,没有一处好的,关戮禾看着也是颇为心疼,伸手将她从水中捞起来。

    “唔——不要了。”董风辞紧蹙眉头。

    关戮禾无语,自己有这么可怕嘛。

    关戮禾手脚笨拙的给她擦了擦身子,抱她上床休息,自己则简单的冲了澡,出去的时候,董风辞正在吃东西,一弦站在床头,一脸“谄媚”的伺候着。

    “这个味道不错。”董风辞是真的饿了,现在吃什么都香。

    “那我再让厨师多准备点?”

    “要这个口味的,这个好吃。”董风辞手中沾满了果酱,刚刚准备放在唇边吮吸一下,手腕被人握住,手指瞬间被一个温热的东西包裹住。

    董风辞一抬头,就看见关戮禾那双满是情欲的眸子。

    登时红了脸。

    人的手指很是敏感,她能够清晰的感觉到他温热的舌头从她指腹滑过,这脸红了,身子也变得热起来。

    “我先出去。”一弦立刻跑出去。

    这两个人能不能稍微克制一点啊,简直把我当空气啊。

    “关戮禾,我在吃东西。”董风辞声音透着半分嘶哑。

    “你吃。”

    关戮禾松开她的手。

    董风辞还颇为怀疑的看了几眼关戮禾,他会这么好心嘛?

    不过关戮禾倒是真没动她,只是一弦又一次送饭进来,幽幽的说了一句。

    “等你吃饱了,我再吃你。”

    呛得董风辞脸通红,饭都不敢吃了。

    “多吃点,吃完之后,还要锻炼身体,这次你再说你没力气,我可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你……”关戮禾自顾自的吃着东西,“你这身子骨虽然弱了点,不过身子挺软,倒是挺好折腾。”

    “关戮禾,你大爷!”

    “我家没大爷!”关戮禾似笑非笑的看着她,“看你说话中气十足,估计吃得差不多了吧,不如我们……”

    “我还很饿!”董风辞抓起手边的东西就往嘴里塞。

    “对嘛,多吃点,免得再昏过去,不尽兴。”

    董风辞狠狠咬了一口食物。

    事情现在变成这样,怪得了谁,都是自己惹得祸,董风辞啊,你真是挖了个坑,把自己给活埋了。

    *

    秦家

    秦圣哲从外面赶回来,“妈,笙歌人呢,你不是说她在我们家嘛!”他逡巡半天,连个影子都没看到。

    孙静闲拧眉,走过去,伸手扯过他衬衫,几个斑驳的口红印。

    “昨晚又在哪里鬼混的。”

    “我问你笙歌人呢!”

    “就你现在这样,怎么见人家,满身的香水味,还有口红印,赶紧去洗洗澡,她正在楼上和你爷爷聊天,你快去洗一下,成什么样子,我要是燕笙歌,都不会看你一眼,你真是又从哪个女人床上下来的啊!”

    秦圣哲立刻往楼上冲,走得太急,都没注意到这么多。

    书房内

    秦老爷子手中拿着本书,正对着一个盆栽,在慢慢修剪,不急不慢的,弄得燕笙歌也无法开口,秦浥尘坐在一边看着书,弄得她颇为尴尬。

    忽然听到楼下有刹车声,知道有人回来了,燕笙歌这才有些坐不住了。

    “秦爷爷……”

    “你想说什么,我都明白。”秦老爷子放下剪刀,“只是秦家就是商贾人家,军政上面的事情,恐怕难以插手。”

    “我说的是大哥的公司。”

    “燕持那孩子很有经商天赋,其实你大可不必担心,他有能力应对眼前的危机。”

    “我就是有点担心。”

    “你一个女孩子,不要操心这么多,你上有父兄,这天塌下来,他们会帮你撑着。”秦老爷子说得随意,燕家不会出什么问题,燕持和燕殊都非等闲之辈。“我暗中会让浥尘帮衬一把,若是直接插手你们家的事情,招惹是非不说,估计燕持的性子也不会接受。”

    “那就谢谢秦爷爷了。”这时候肯伸出援手的人,真的不多。

    “我说了,这些事不用你一个女孩子操心,其实你二叔那事我听说了一些,既然检查组的人已经走了,你也不要太担心。”

    “嗯。”燕笙歌垂头,还是有些担心。

    “对了,听说你和战家那孩子定过亲?”

    秦浥尘捏着书页的手,微微顿住,默默竖起了耳朵。

    燕笙歌一愣,“您说战大哥?”

    “嗯。”

    “他就是我大哥,我们没什么关系,我们两家也没定过亲,就是小时候,爷爷比较属意他俩而已,不过战大哥参军之后,我们见面的次数都少了,不是那种关系,您别误会。”

    “那就好。”

    燕笙歌干笑,有什么好的。

    “我听说圣哲那孩子最近追你追得很紧。”

    “哐啷——”燕笙歌手一抖,手中的杯子一歪,茶水溅了一裙子。

    “怎么这么不小心。”秦老爷子连忙放下剪刀,刚刚准备让人拿毛巾,没想到秦浥尘忽然摸出口袋中手帕直接递过去。

    “谢谢。”燕笙歌心里急,这正好撒在大腿上,真是失礼。

    也顾不得许多,就直接擦了擦衣服,等她回过神,才发现,这爷孙两个人,都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

    “那个……”燕笙歌后背一阵发凉,他们的笑容何其相似。“不好意思,失礼了。”

    “没事!”秦老爷子笑了笑,“我就是想问问,你对圣哲有没有什么想法。”

    “秦爷爷,您别开玩笑了,我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这次过来,也是想和您说一下这事儿,我现在就一个人住在家里,他总是去我家门口等我,我心里有些害怕,可是和他说,他又非是不听,我只好来和您说,希望您能约束他一下。”

    “他还敢做这种事?”不过他那脾气,做出这种事也是正常。

    “我也是没办法,所以希望您出面和他说一下。”

    “我会和他说的,不过另一个人在家,也不太安全啊。”

    “还好。”

    “若不然你在我家住几天?”

    燕笙歌睁大眼睛,连忙摇头,“秦爷爷,不用麻烦了,我也这么大了,不太方便。”

    “这有什么不方便的,还是说你不想看见圣哲那小子?”

    “也有这个方面吧。”燕笙歌只能将秦圣哲推了出去。

    “你现在还在上学吧。”

    “嗯,今年高三。”

    “平时学业这么忙,圣哲那孩子是不懂事,回头我让浥尘去接你上下学,圣哲若是再敢骚扰你,浥尘会帮你教训的,你已经拒绝我一次了,这个总不会拒绝我吧。”

    “那太麻烦浥尘了,真的不用……”

    “不麻烦,我最近正好有空。”秦浥尘一锤定音。

    燕笙歌哪儿知道,自己到秦家一趟,非但没摆脱秦圣哲,又惹上了一个更加难缠的人。

    ------题外话------

    我看到腾讯的留言区有人问验证群号的问题,我再发一次哈【452568722】,楚楚的番外已经更新了第一章,喜欢他和轩陌的亲们,不要错过哈。

    *

    其实秦爷爷早就看穿了一切!哈哈……

    秦爷爷:那小子是我带大的,我自然了解。

    秦三少:……

    秦爷爷:你屁股一撅,我都知道你要……

    秦三少:文雅一点行不行。

    秦爷爷:话糙理不糙。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