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13 酣战三天三夜,好听的公子音(戳戳)

正文 13 酣战三天三夜,好听的公子音(戳戳)

    关家

    “少爷——”身后跟出来的人,脚跟都没站稳,就看见关戮禾像是一阵风的从自己面前刮过,几个人立刻追了上去。zi幽阁

    关戮禾心如擂鼓。

    怎么会开枪?

    他不是明令禁止不许在家中使用这些东西嘛,这些人是把自己的话当成是耳旁风了不成!

    若是小辞出了一点事情,他非得宰了这群没眼力劲的东西。

    关戮禾越想越是心慌,几乎一路小跑到了门口,开车也得十几分钟,他跑步也就用了十分钟左右,一个小小的拐弯,在路中间,车前坐着一个蹲在地上的女人。

    长发披肩,遮住了她所有的脸,双手抱膝,将头埋在胸前,周围站着几个人高马大的壮汉,衬得她更加羸弱。

    “小姐,您还是走吧,别为难我们啊!”

    “少爷说了,谁都不许进来,您不要为难我们,若是等上头命令下来,就算您是女人,我们也不会客气的。”

    “您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嘛,您还是赶紧回家去吧!”

    董风辞坐在那里不动弹!

    “少爷,您慢点儿!”身后的人追过来。

    董风辞听着动静才猛地抬头看向关戮禾。

    距离上次碰见,已经过了约莫半个月,她……

    清瘦了许多。

    最近是不是没吃好。

    “少爷,她非要闯进来,把大门都撞坏了。”看门的人很无辜的指着大铁门,确实有几根钢筋往里面弯出了弧度,车前也蹭掉了不少漆。

    关戮禾径直走过去,居高临下的看着董风辞。

    董风辞眼眶瞬间就红了,咬紧嘴唇,双手紧紧抱着身子,可怜兮兮的。

    “少爷,您可要小心点,这位小姐身手不错,从我手里夺了枪,还差点伤了人。”

    关戮禾挑眉。

    废话,他亲手调教的,能不厉害嘛。

    “胆子倒是越发大了。”关戮禾口气透着一丝宠溺。

    “这小姐胆子是真的很大,非要说来这里找她男朋友,可能是哪个不长眼的家伙招惹了人家孤男,人家都堵到门口来了,等我把那人揪出来,肯定会好好惩治的!”身侧的一个男人小心翼翼的说自己的猜想。

    “男朋友?”关戮禾心脏就像是被人狠狠揪扯到了一起,垂眸看着董风辞。

    董风辞被一群男人围在中间,毕竟是个女孩,估计是被吓到了。

    “回头我肯定好好调查!”

    “不用查了。”关戮禾忽然蹲下身子,“你口中那个不长眼的家伙就是我!”

    “扑哧——”董风辞忽然破涕为笑。

    “成什么样子,哭什么!”关戮禾伸手给她擦了擦眼泪,“又哭又笑的,真是难看。”

    董风辞咬着嘴唇,若是关戮禾再敢撵她走,她保证能让他一辈子都找不到自己。

    “能走嘛?”

    “要抱!”董风辞朝着关戮禾伸了伸手。

    关戮禾无奈的一笑,起身,直接将她打横抱起来,董风辞紧绷的身子这才瞬间放松,将头靠在关戮禾胸前,“吓死我了。”

    “这么危险的事情你也敢做,他们没把你当场击毙就不错了。”

    “他们敢!”董风辞有了后盾,说话自然有底气。“我以后可是你的夫人,他们敢对我不敬,你也会帮我出气的。”

    董风辞伸手抱住他的脖子,她身上的味道一如既往的好闻。

    “你的手怎么了?”关戮禾眯着眼睛。“谁伤的!”

    董风辞虎口处扯开了一条足有四厘米的口子,裂口结着暗红色的血痂。

    关戮禾凌厉的视线从众人身上扫过,“你们谁打的?”

    “少爷,不关我们的事,是这位小姐硬要抢我们的枪,可能是第一次拿枪,射击时候往后强大的冲击力伤到了自己。”那人擦了擦额头的冷汗。

    我滴乖乖,幸亏刚刚没有直接把人赶走,这不是闹了大乌龙嘛。

    他们倒是知道关戮禾与董家小姐那点事,可是他们刚刚调来,没见过是一方面,而且这位小姐到现在都没表明身份啊,差点就闹出大事了。

    关戮禾瞥了那人一眼,一路抱着董风辞到了老宅。

    “我不要坐在客厅!”关戮禾一心想着给她处理伤口,刚刚将她放在沙发上,她就不乐意了。

    “先把伤口处理一下,手不疼?”关戮禾可是心疼得紧。

    “回房间!”董风辞看着客厅里的人,比之前可多了整整一倍,一个个的虽然戴着墨镜,但是她能够感觉到所有人都在看着她。

    “回房?”关戮禾拧眉。

    “快点!”董风辞催促着关戮禾。

    关戮禾没办法,只能将她抱回了房间。

    “你先坐一下,我去找药箱!”关戮禾说着边往外面走。

    关家的人几乎都是重新调过来的,虽然来得时间不长,却明白面前这位少爷阴晴不定的性子,只是忽然开始在客厅翻箱倒柜,焦躁得就像个毛头小子,倒是让人大跌眼镜。

    寻了个药箱,就往楼上跑。

    差点踩滑了,还险些摔倒。

    关戮禾强壮镇定的上了楼,等他消失,客厅内的人,才忍不住憋出一点笑声,少爷这样子也太逗了点。

    关戮禾心里懊恼,怎么她一过来就破功了。

    不行,现在关家也不平静,她还不能留在这里,等处理完伤口,他一定要送她走。

    这也太胡闹了。

    关戮禾在房间门口做了很久的心里建树。

    关戮禾,你争气点!

    不要破功了!

    努力!

    你要表现得冷静一点,镇定一点。

    可是他推开门的瞬间,就彻底愣住了,手一松,药箱瞬间落在地上。

    董风辞早就听着动静了,也知道关戮禾在门口站了许久,她倒是不急。

    反正她今天过来就是专门找他算账的,况且就关戮禾刚刚抱自己那时候,心跳快得都要跳出来了,她还怕治不了他嘛!

    哼——

    关戮禾一推门,就瞧见董风辞坐在床上,双腿微微曲着,长裙几乎被退到了大腿处,露出了白色内裤的边缘,双手伸长,正搓揉着小腿,瞧着他进来,微微侧头看了他一眼,胸前的柔软挤在一起,那风景……

    甚美。

    关戮禾有些口干舌燥。

    “等你好久了!”董风辞随手将裙摆撩下去,朝着关戮禾勾了勾手指,“过来啊。”

    “我去帮你找医生!”关戮禾忽然有些怯了。

    那双修长白皙的腿一直在他眼前晃动,尤其是她此刻笑靥如花,她本来五官长得就不算好看,组合起来却又偏生透着一股妖媚,此刻勾人的模样,他真的会……

    把持不住。

    “你要给我找别的男人?”董风辞声音一冷。

    “我不是,你的伤口还是需要处理一下。”

    “我的手不疼,腿软,刚刚被吓的,你不给我揉揉?”

    关戮禾喉咙一紧,喉结上下耸动,觉得身上有点热。

    “行啊,你去帮我找别人好了!”董风辞双手一摊,往床上一躺,“反正我们已经分手了,就算我找别的男人,也和你没关系,记得给我找个帅一点的,算了,我还是回去吧,去找阿陌好了。”

    董风辞见他还不动作,心里气结。

    直接跳下床,就往外面走。

    关戮禾却忽然往后退了两步,直接将门关上,董风辞整个人差点撞到他的后背上。

    “让开!”

    关戮禾的手指捏着门把手,心一横。

    直接转头,弯腰,长臂一伸,肩膀抵住她的腹部,将她整个人扛起来,直接就丢在了床上,床虽然柔软,可是居然被扔下去,董风辞眼前一花,下一秒钟,男人精装有力的身躯就直接压了下来!

    直接压住她的嘴唇。

    他的力道太大,董风辞紧闭着嘴巴,他却忽然钳制住她的下巴,董风辞吃痛,下意识的张嘴,他现在与其说是接吻,不如说是蹂躏,不留一丝余地占领她的所有,灵活的舌头不由分说的闯了进去,不知休止的吮吸着她的唇舌。

    董风辞大口喘着粗气,双手下意识的抵住他的胸口,可是关戮禾身子压下来,她根本没有一点反抗的余地,娇弱的身子被他紧紧压着,舌头嘴唇被他啃咬得几近麻木。

    “嗯——”董风辞疼得嘤咛出声。

    关戮禾刚刚不过是想要小小惩戒她一下,她的那点心思他是很清楚的,可是她如他而言,就拿最致命的罂粟花。

    是很漂亮,却危险。

    但是一旦吸食,就戒不掉。

    她的嘴唇好软,身上好香,就是声音……

    都能轻易的撩拨他的神经。

    这个女人简直就是个祸害!

    “疼——”董风辞有了一点的喘息的机会,忍不住开口。

    关戮禾微微离开一点,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董风辞伸手摸了摸嘴唇,伸手擦了擦嘴边沾染的液体,忽而一笑。

    关戮禾身子早就有了感觉,抵在董风辞的腿上,她自然比谁都感受清楚。

    她的双腿不安的动了两下。

    “别动了。”关戮禾低沉着声音。

    董风辞怎么可能听话,她就是非要动。

    却不小心撞到了上面。

    “唔——”关戮禾发出来说一声颇为“痛苦”的声音。

    “你可知道你这么做有多危险!”关戮禾强忍着身体的异样,“你若是再这样,小心我对你不客气!”

    董风辞却直接勾住他的脖子,直接吻下去。

    “戮禾,我想你了!”

    若说关戮禾刚刚还是有点理智的,此刻他的理智已经彻底崩塌了!

    *

    一弦从外面匆忙回来,瞧见董家的车子,一问便知道坏了事。

    少爷该不会出事吧。

    刚刚到了他房间门口,就看见落在地上的药箱。

    这一弦也是脑子抽了,居然直接拧开门就跑了进去!

    “我滴妈呀——”

    “滚——”关戮禾身子挡住他的视线,将董风辞整个人都裹在怀里,虽然她还穿着衣服,可是即便这样,他也不想让任何人看见。

    一弦立刻跑了出去。

    “我滴乖乖——吓死我了!”一弦拍了拍胸脯,大口喘着粗气。

    “现在这些小孩子哦,看得我老脸都红了。”

    “哎呦,真是……”一弦拍了拍脸,“少爷这是准备把董小姐吃了不成,憋了这么多天,终于动手了,也是不容易。”

    “真是劲爆啊!我这个老人家看得都脸红心跳!”

    “弦爷!”

    “我靠——”一弦被吓得原地爆炸,扭头就朝着那人后脑勺狠狠拍了一下。

    “混蛋,你丫要死啊,走路没动静的。”一弦被吓得大喘气,“这么大声,你要把我耳朵喊聋了嘛!”

    “弦爷,我刚刚喊了您几声,您没理我,我这才……”

    “吓死我了,有什么事啊!”

    “就是刚刚我不知道那位是少爷的相好……”

    “什么相好,那可是我们未来的夫人!”

    “是是是,夫人!”那人打了自己几下嘴巴,“我嘴欠。”

    “你又干什么了,我让你好好伺候少爷,你不会又惹出什么乱子了吧。”

    “我不知道那位和少爷的关系,我以为是老爷子的哪个姘头,还当众说要把她撵出去,你说,少爷回头会不会把我打死啊!”

    “我特么……”一弦抬手,就要朝他脸上招呼,“我特么的,我……”

    姘头,这混蛋还真敢说。

    “弦爷,您可得帮我求求情,我刚刚过来,也不知道少爷的脾气,少爷若是责备起来,会不会把我……”那人在自己脖子上抹了一下。

    “呵呵——我也是佩服你,我就离开几个小时,你也能惹出这等事儿,与其去求少爷,不如待会儿去找董小姐求求情,不过我看少爷心情不错,估计不会发落你。”

    “那就好!”

    “去刷马桶!”

    “什么?”

    “我让你去刷马桶,以后少说话多做事,免得得罪人都不知道!”一弦踹了一脚他的屁股,他连忙往楼下跑去。

    *

    忽然被一弦打断,关戮禾甚是恼怒,董风辞笑得花枝乱颤。

    “哎呦,笑死我了,你知道你刚刚的表情像什么样子嘛,就是充分体现了四个字。”

    “什么?”关戮禾伸手将她唇边的头发拨到一边。

    “欲求不满,哈哈——”

    “哦——”关戮禾目光深沉的盯着她的嘴唇,红艳艳,着实诱人。

    忽然四目相对,仿佛有火星瞬间迸发出来,董风辞不安的扭动了两下身子。

    下一秒,关戮禾又一次欺身压下,伸手去拉扯她的裙子,却又不得其法,只能硬生生将衣服撕裂,一把扯掉她的内衣!

    “喂——”董风辞双手护住胸口。

    这关戮禾已经被她撩拨得不行,现在又看了她的身子,自然更是受不住,抬手就扯掉了她身上的最后一层防护!

    “说我欲求不满,那你就满足我啊!”关戮禾邪笑,身子一沉。

    董风辞满脸羞红,“你这人怎么这般无耻,把我脱成这样自己倒是衣衫整齐!”

    说着她就胡乱的拉扯他的衣服,撕扯了半天,弄得关戮禾身上邪火更是一点点往上窜。

    这女人绝对是故意的!

    一番横冲直撞,关戮禾才得其法。

    董风辞若是早些知道会这么疼,就绝对不会勾引他了。

    可是现在已经迟了。

    只是董风辞知道他精力旺盛,却不知道居然旺盛到这个地步。

    她只知道,自己几乎是昏过去又活过来,四肢酸软,这家伙偏生却又不愿意放过自己。

    关戮禾本就已经快小一月没见到她了,从一开始见她,就春梦连连,这好不容易的了手,食髓知味,自然不知休止。

    *

    厨师看了看楼上,又垂头看了看一弦,“弦爷,饭菜已经热了四次了,少爷这到底下不下来啊。”

    “您先去休息吧。”一弦看了看墙上的时钟。

    从上午十一点,马上都到夜里十一点了。

    他打了个哈气,歪在沙发上睡着了。

    知道第二天,有人来汇报工作,才被吵醒。

    “少爷不在嘛?”通常这个点,关戮禾已经在处理帮里面的事情了。

    “如果没有特别的事,这两天就别过来了。”

    “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能有什么事啊,赶紧回去,等少爷找你们!”

    好不容易打发了一群人,一弦脸色凝重的看着楼上。

    我的少爷啊,这都已经整整24小时了。

    差不多了吧。

    哎——

    *

    燕笙歌这几天也没消停,只要去学校,就会被秦圣哲纠缠,家里面又出了一堆事,二叔身亡,二哥又在雾都那边此刻生死未卜,而检查组更是直接进驻到了燕家。

    调查了好几天,虽然到最后也没说什么,可是整个京都的风向就彻底变了。

    自己刚刚出院,爷爷就带着父母直接去了雾都看望二哥,家中一瞬间就空了下来,燕持更是整天在公司,因为燕泓的事情,公司受到了波及,本就是起步比较晚的公司,此刻倒是有些摇摇欲坠之势。

    他们仿佛嗅到了燕家要崩塌的苗头,自然要急着要燕家撇清关系。

    燕笙歌觉得这一切真的恍若梦境,可是二哥毕竟还在,就是说一切都会变得不太一样,肯定不会和梦里那样。

    不过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先去拯救大哥的公司,她记得在梦里,虽然秦圣哲在猛烈地追求自己,因为燕家失势,她最后嫁的是秦家的大少爷,这个男人,倒是很有经商头脑,只是……

    却不喜欢自己。

    燕笙歌想起梦里那些可笑的事情。

    忽然觉得那根本就不是自己。

    她一向潇洒,怎么会为了一个男人和别的女人撕扯在一起,当你为了一个男人另一个女人撕b,你就已经掉价了。

    自己才不要成为那样的人。

    不过现在能帮燕家的,也就只有秦家了,看样子无论是在梦里还是现在,自己和秦家是有扯不清的关系了。

    燕笙歌犹豫片刻,想着秦老爷子和自家爷爷私交还算不错,若不然自己去找一下秦爷爷?

    梦里她也曾萌生了这个念头,只是她已经被二哥去世的消息吓懵了,六神无主,去秦家之前,和自己爷爷说了一下,燕老爷子要强了一辈子,自然不允许自己孙女去求人,虽然人在雾都,却找人半路就把她拦了。

    燕笙歌心一横,翻出秦家的电话,就打了过去。

    秦家的几个叔伯过来,正在楼上和秦老爷子攀谈,电话一响,秦浥尘眉毛动了动,整个客厅就他一个人。

    他犹豫片刻,管家知道三少不爱搭理这些琐事,刚刚准备接电话,修长的手指伸过来,直接勾起电话。

    “喂——”

    燕笙歌愣了半天,这个声音……

    她的脸忽然一阵燥红。

    这个男人的声音好听。

    一场华丽,温润清朗的公子音,那声音十分温柔,却又不觉得过于羸弱,那声线里面偏生又夹杂了一点硬朗,给人一种温文儒雅,清新脱俗的感觉,尤其是在电话里面听起来,有一丝共鸣回响,好听的简直能让人耳朵怀孕。

    秦浥尘微微漂亮的眉头微微拧起。

    “喂?”

    难不成是是骚扰电话?

    “哦,您好!”燕笙歌方才回过神。

    “嗯。”秦浥尘靠在沙发上,是个有点急躁,却又好听的女生声音。

    “秦爷爷在家嘛?”

    “你找我爷爷?”

    燕笙歌愣了半天。

    这声音绝不是秦承宇的,他的声音不是这样的,秦圣哲那个流氓,声音里面都透着猥琐下流,自然更不可能是他。

    难不成是……

    秦家那位极少谋面的三少爷。

    在梦里,她好像远远见过一次,那还是在秦老爷子的葬礼上,差不多也是这个时候,他强势接手了秦氏,却在秦老爷子过世,就退出了集团,隐居到了国外,他手上握有秦氏一多半股权,而且他说,他若是身故,股权就会无条件转给慈善机构,那秦家就会彻底失去秦氏的掌控权。

    所以虽然是秦承宇等人在管理公司,却还是要祈求秦浥尘能够多活几年。

    想来也是这个时候,秦浥尘到了京都,只是却从未和他们这些人打交道,深居简出,神秘得很。

    因为秦家人说了他不少是非,燕笙歌基本没关注过这个人。

    没想到他的声音如此好听。

    秦浥尘有些不耐,这女生和自己总共说了两句话,已经走神了两次。

    “小姐,您若是再不说话,我就要挂电话了,你这样的行为,真的很不礼貌。”

    燕笙歌拧眉,这人脾气真差。

    “我想去秦家拜访一下秦爷爷,麻烦您和秦爷爷说一声。”

    “你是谁?”秦浥尘伸手敲打着搭在腿上的财经杂志。

    “燕笙歌!”

    秦浥尘手指顿住,嘴角忽而勾起一抹笑意,就像是夏花绽放在唇边,看得周围几个女佣都红了脸。

    “好,我会和爷爷说的,等你过来。”

    燕笙歌红着脸挂了电话。

    伸手拍了拍脸蛋,我滴乖乖,这人说话真好听。

    等你过来?

    就好像是贴在自己耳边说的。

    燕笙歌都不知道自己会因为一个声音而犯花痴,而此刻电话陡然响起,吓得她一个哆嗦,“喂——董爷爷!”

    “小笙啊,风辞说去找你,陪你一晚上,怎么现在电话都打不通了啊!”

    燕家人毕竟不在,燕持又基本不在家,陪一下小姐妹也是正常的。

    燕笙歌愣了一下,风辞……

    该不会!

    “哦,是啊,我一个人太害怕了,想多留她两天,她昨晚陪我聊了通宵,还在睡觉,回头我让她给您打电话。”

    “只要她人没事就好,小笙啊,燕殊那孩子,从小就福大命大,被你爷爷吊在树上打得半死也没事,你也别太担心。”

    “嗯嗯。”

    “你放心,你爷爷虽不在京都,可是董爷爷在,若是有人敢欺负了你,你就来和我说!”

    “嗯哪!”

    其实梦里,有几户交好的人家,帮了燕家不少,只是洪水倾覆,再高的堤坝也不起任何作用。

    董老爷子哪里知道,自己这家白菜,已经被人给拱了。

    只是当他知道,这事儿已经是整整三天后了。

    燕笙歌坐车去秦家,一路上不停给董风辞打电话,却都显示无人接听,只能给关戮禾拨电话。

    关戮禾倒是接了电话。

    “喂——”

    “关七哥!”

    “小笙?”关戮禾压在董风辞身上。

    “风辞在你那里嘛?”

    “怎么了?”

    “董爷爷打电话来问了,我说她在我家,她若是在你那儿,你和她说一声,给董爷爷去个电话,免得她担心!”

    “啊——”董风辞身子被一撞,忽然叫出了声。

    “关戮禾,你丫禽兽了,这都第几次了,你还能不能消停会儿!”

    “不好意思,你们继续!”燕笙歌挂了电话,脸红成了一个柿子。

    秦浥尘第一次见到燕笙歌的时候,第一印象便是……

    这燕三小姐,长了一张柿子脸,红得诱人。

    ------题外话------

    不用怀疑,你们的关关真的是禽兽,居然……

    三天三夜,啧啧……

    就是可怜了一弦,还在客厅帮他打发手下,这关戮禾,能不能有点管家的自觉啊。

    关关:是你先让我们分开了那么久,而且我这十八年的……

    我:注意点形象!

    关关:和我媳妇儿恩爱,要你管。

    我:你信不信我让你下不来床!

    关关:呵呵——这个……还真不信,我把你打得下不来床,倒是有可能!

    我:~(>_<)~欺负人!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