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12 你不配,硬闯关家(二更)

正文 12 你不配,硬闯关家(二更)

    秦老爷子拿着筷子,继续吃饭,可是秦圣哲忽然被泼了凉水,脸阴沉得可怕。%d7%cf%d3%c4%b8%f3

    孙静闲的脸色更是难看。

    秦老爷子分明就是旁敲侧击的在提醒秦圣哲的身份问题啊,这不就是变相的在打她的脸嘛。

    秦振理放下筷子,很认真的看着秦圣哲。“圣哲,别人的姑娘都好说,这燕家的,你就别惦记了,燕家可没一个好惹的。”

    “爸——”秦圣哲心里更是堵得难受,“我就是喜欢她。”

    “喜欢有什么用,这燕家是什么人家你不懂啊,听说这燕家已经和战家达成了约定,她以后是要嫁到战家的,你有本事和战北捷抢人嘛。”

    战北捷入伍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这时候已经是军功赫赫,名满京都,而且他长得刚毅冷峻,有入伍,手里是见过红的,谁敢去触他霉头。

    “战北捷比她大了那么多,她怎么会喜欢这种老男人!”

    “啪——”秦老爷子猛地放下筷子,除却秦浥尘,三个人都被吓得一个哆嗦。

    “倒不是战家的问题,就是你不配而已!”秦老爷子说完就起身往楼上走。

    “爷爷,我送你。”秦浥尘刚刚要起身,就被他按了下去。

    “你继续吃饭,我累了,先去休息。”

    秦浥尘看着对面三人煞白的脸色,嘴角扬起一抹讥嘲的笑。

    还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想要求娶燕三小姐的人都能把燕家门槛踏破,就秦圣哲这种名声,燕家是脑子抽了才会把女儿嫁给他。

    秦圣哲被秦老爷子说得脸色惨白。

    他不配!

    那谁配,秦浥尘嘛!

    秦圣哲刚刚要找秦浥尘麻烦,他已经放下筷子,“你们慢用。”

    人家潇洒的离开,压根都不带正眼看他的。

    “不行,我是一定要娶她的!”秦圣哲将碗筷一扔,里面的饭菜溅了一桌子。

    “没规矩!”秦振理拧眉,“我都让你克制一点了,若是再被你爷爷看见,有你受的!”

    “克制克制,整天都要克制!”自从他们回来,秦圣哲都不敢在外面过夜,已经克制得难受了,好不容易遇到个喜欢的,还不能求娶。“我们秦家又不是配不上燕家,凭什么就不能去提亲。”

    “就是啊,老爷子那话说得真的……”孙静闲咬了咬嘴唇,“振理,你也觉得我们圣哲配不上那燕三小姐嘛!”

    秦振理被她问得语塞,毕竟现在的秦夫人是孙静闲,若说配不上,那岂不是自己也有点难堪。

    “其实这事儿也不是没有任何转机。”秦振理想了一下,“燕老首长就这一个孙女,自然想要给她找个顶好的,秦家自然是配得上燕家的,就是燕家是军政世家,定然是想找个这方面门当户对的。”

    “这倒是!”孙静闲还没想过这事儿,毕竟她自己爱钱,自然都是想着秦家有钱,还有什么配不上的,可是这燕家有权,哪里瞧得上这点钱啊。

    “燕家那边想要松口比较难,不过如果燕三小姐若是看得上你,执意要嫁给你的话,燕家肯定也是没有办法的。”

    “圣哲,你忽然要娶她,那你们是不是已经有什么……”

    秦圣哲哪儿敢自己和她连句话都没说过啊,不过自以为自己魅力无限,燕笙歌只要和自己相处,必然会看上自己。

    孙静闲想着燕家看上秦圣哲的可能性太小,可是私底下一查燕笙歌,简直眼睛发亮,这名门贵女,果然不是一般小姐比得上的,圣哲若是真能娶了她,这辈子都不用愁了,自己的身价也能水涨船高,到时候她倒是想看看,还有谁敢瞧不起她。

    为了让秦圣哲追燕笙歌,她私底下还给他塞了不少钱。

    秦浥尘吃了饭,直接去了秦老爷子房间,秦老爷子正坐在床边,看着床头的照片,也没抬头听着脚步声就知道是谁进来了。

    “爷爷,我待会儿让厨房再给您做点饭,您中午没吃什么。”

    “不用。”秦老爷子放下照片,“浥尘,你的年纪也不算小了。”

    “爷爷,您怎么又提这事儿了。”

    “我这次回来,有一大部分是为了你的终身大事,爷爷年纪大了,不可能陪你一辈子的!”秦老爷子拉住他的手,“我这一走,你这孤苦伶仃的,我怎么和你妈交代啊。”

    “爷爷,您怎么好好说这种话。”秦浥尘面色不悦。

    “傻孩子,生老病死是人生常态,我还想有生之年抱孙子呢,之前董家那老头子还和我说要把董家那孙女许给你,我寻思着这门亲事不错,可是一回来才知道,这董家丫头和关家小子有一腿,这老家伙,还一个劲儿和我说没关系,年纪大了,脸皮也跟着越来越厚了,说谎也不脸红。”

    “爷爷,我现在一心想着接手公司,别的事……”

    “有一门好亲事,能够让你更加迅速的在公司立足,这个道理不用我多说。”

    秦浥尘抿了抿嘴,不再说话。

    “其实燕家那门亲事倒是极好的,只是燕老头子性子古怪,就怕未必看得上你。”

    秦浥尘眉毛挑了挑,心头一动。

    “这小笙我之前是见过的,真的是个不错的姑娘,上头还有两个哥哥,你若是能娶了她,自然是再好不过。”

    “爷爷,您也说了,燕家未必看得上我,况且二哥他……”秦浥尘顿了一下,“本来我就不和,我若是字插手这事儿,肯定觉得我是故意的。”

    “就他——”秦老爷子冷哼一声,“燕家压根都瞧不上,我刚刚说得可不是危言耸听,燕小二真的会把他的腿打断。”

    秦浥尘对燕殊的第一印象,就是两个!

    土匪。

    *

    关戮禾车子到达西郊的时候,日头很大,屋子里面闷热难受,一股霉味瞬间扑面而来,关戮禾微微拧眉。

    “少爷,被关在地下室了,之前您一枪打在他的肩胛骨处,子弹已经取出来,留了一条命。”

    “嗯。”

    关戮禾抬脚边往地下室走。

    地下室倒是没有上面那般闷热,透着一股阴冷潮湿,还有各种腐物发霉的气味,不然一只老鼠从他脚边窜过去,关戮禾抬了抬眉眼,继续往前走。

    随着铁门被打开,“少爷,里面请。”

    关戮炎双手双脚被捆绑,满身的血污,子弹是取出来的,却一点麻药都没上,关戮炎已经不是二三十岁的人了,一把年纪了,哪里禁得起这样的折腾,疼都把他疼得要昏死过去,而且他们都没有给他吃点饭,一口水都没给他喝,手脚被摩擦得破了皮,只要动一下,都疼得浑身冒汗。

    他抬眼看着关戮禾一步步走过来,猩红的眸子透着一股杀机。

    “你有本事就一刀杀了我!”关戮炎咬牙,唇齿间都是血污。

    “杀了你太便宜了。”关戮禾笑着走过去。

    两个人之间仅有不到二十厘米的距离!

    “啊——”关戮炎忽然发疯一样的想要朝着关戮禾扑过去。

    “少爷!”一弦紧张的跑过去。

    可是关戮炎就是在做困兽之斗而已,根本无法靠近关戮禾分毫,倒是弄得他一脸的血水。

    关戮禾倒是浑不在意,“大哥,你有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落在我的手里啊。”

    “你这个野种,你和你妈一样下贱!”

    “啪——”关戮禾一巴掌甩过去。

    “呸——”关戮炎淬了一口血水,“就是一个姨娘生得野种,你凭什么和我争,我才是关家大少爷。”

    “就算我是野种,也能把你踩死!”关戮禾轻笑,“大哥,你知道你这个人最大的弱点是什么嘛!”

    “什么?”

    “就是太瞧不起人,你总以为我可以任你揉捏,此刻落在我的手里,是不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我告诉你,我的手下肯定会来救我的,你以为您能逃得掉嘛,就算你要弄死我,我也要和你同归于尽。”

    “大哥,你是不是太天真了,我怎么会和他们说,你们没死啊,你的亲妹妹可是亲眼看见我把你枪杀了,现在整个关家全部知道你已经……”关戮禾嘴角扬着残忍的笑,“已经死了!”

    关戮炎瞳孔猛然收缩。

    “你的手下,估计在忙着找你的尸体吧。”关戮禾随手挑起放置在一边的一把小刀,“听说你当时杀死我母亲的就是这把匕首。”

    “就算是这样,父亲也不会饶过你。”

    关戮禾手中拿着匕首,尖锐的刀锋慢慢在关戮炎身上游离,关戮炎身子轻颤,本就被打得遍体鳞伤的身体更是瑟瑟发抖,倒不是真的怕了关戮禾,这完全是生理反应。

    “大哥,别抖啊,刀锋利,我这一个不小心,就会把你弄伤的。”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关戮炎大吼一声。

    “你刺中的是母亲这里吧!”关戮禾眸子陡然收紧,匕首忽然往前一推,直接刺入了关戮炎的腹部。

    “唔——”关戮炎整个脸皱在一起,瞳孔涨大,都是红血丝。

    很是骇人。

    他的双手不停的颤抖挣扎着,可是关戮禾眸子凌冽,寒峭凌厉,匕首又一次往前一推。

    “噗——”鲜血从关戮炎的嘴边滑落。

    “大哥,疼嘛!”

    关戮炎大口喘着粗气,他能清晰的感觉到血水沿着刀口一点一点往下落。

    “其实我本不愿和你争什么,我是懒得和你争,不是我抢不过你!”关戮禾轻笑。

    “你有本事就一枪杀了我!”

    “那样不是太便宜你了嘛!”关戮禾猛地抽出匕首,鲜血忽然喷溅出来,溅了他一身。

    “如果今天我们两个人位置调换,估计你能将我扒皮抽筋,一个全尸都不留,大哥,你放心,好歹你也是我大哥,怎么着我也会一个你留个全尸!”关戮禾手起刀落,在关戮炎身上留了许多伤口。

    一弦微微别过眼,少爷这是将这段时间的所有怨气都撒在了大少身上啊!

    关戮禾直到手腕酸软,方才落了刀。

    关戮炎身上伤痕累累,眼皮都抬不起来。

    关戮禾忽然扭头从一弦腰上抽出配枪,抵住关戮炎的眉心!

    “唔——”关戮炎猛地抬头。

    子弹没入其中,没喷溅出一点血花。

    过了片刻,关戮炎再也没有一点动静,关戮禾才把枪扔给一弦。

    “拖下去,埋了。”

    关戮禾看着他没入土中,方才坐车离开。

    “少爷,我们现在去哪里!”一弦此刻对关戮禾,无端升起了畏惧之心。他从口袋中摸出面纸,递给他。

    若不是从小看着他长大,他都觉得现在坐在身边的,是一个陌生人,刚刚那股狠劲儿,简直让他心惊。

    “回家!”关戮禾随手扯过面纸,擦了擦脸,只是血迹干了之后,难免有些擦不干净,残留了一点在他脸上,更是显得骇人。

    “父亲已经等急了,他的身体不好,不能让他一直等着!”

    关戮禾到关家的时候,众人站在两侧相迎,白衬衫上带着喷溅的血迹,裹挟着一身杀伐之气,足下生风,墨黑色的头发随风微微舞动,平添了一丝邪肆。

    关老爷子总觉得今日家中安静得有些诡异,就是保姆过来帮他解决生理需要,都战战兢兢的,不管多看他一眼,他再多问两句,转头就跑了。

    他已经许多天没见到关戮禾了,他心里有数,关戮炎容不下他,倒也不吃惊,只是关戮炎也已经一整天没回家了,早上主屋还听到了枪响,一阵嘈杂的声音过后,整个老宅就陷入了一片死寂。

    肯定是出大事了。

    关家的仇家很多,是不是有人趁虚而入,准备对关家动手!

    他不停的按动手侧的按钮,发出了刺耳的声音,却没有一个人进来。

    老爷子一只手紧紧扒住一侧的扶手,试图从床上爬起来,可是他现在这般孱弱的身子,就是起身都难,这手忽然用力,直接从床上滚落。

    而此刻门开了。

    入目的是一双裹挟着泥土的黑色皮鞋。

    老爷子猛地抬头,站在他面前的不是旁人,居然是关戮禾。

    “父亲!”

    “小七,小七——”老爷子欣喜若狂,可是下一秒钟,他就愣住了。

    他白色的衬衫上,分明是血迹。

    “你……”老爷子呼吸一滞。

    “我扶您上床!”关戮禾抬手要把老爷子扶起来,关老爷子死死盯着关戮禾,这是血腥味。

    “小七,你做什么了,你大哥呢!他人呢!”

    “死了!”

    “你说什么!”老爷子下意识的推开关戮禾。“你……”

    “我杀了他。”关戮禾说得漫不经心。

    “你怎么能……怎么敢……”

    “他杀了我母亲,我报仇不是天经地义麽!”关戮禾挑眉。

    “不可能,你怎么可能杀得了他,不可能,小七,你别骗我!”老爷子根本不信。

    “其实很简单,因为他喜欢关歆,我只需要利用这一点就好了!”关戮禾说得平淡无奇。

    “小歆……”关老爷子呼吸一滞,不可思议的看着关戮禾,他忽然有些不认识面前的人了。

    “您别这么看着我,这不就是迟早的问题吗,不是他死就是我死,您的心里也很清楚。”

    “我已经安排人明日就送你出国了,你为什么还要……”

    “你以为按照大哥的势力,我会跑得了嘛,你未免太天真了。”

    “疯了,你真是疯了!”

    关戮禾看着他如此癫狂,脑子忽然一转。

    “你放心,我没杀了他,就是废了他而已!”关戮禾挑眉。

    关老爷子也就剩下这两个儿子,一听关戮炎没死,神情稍微放松了一些。

    “我废了他的手脚,把他送到警局门口了,听说他涉嫌非法走私,军方和警方已经开始通缉他了,我就做个顺手人情,送给他们好了!”

    “你!”关老爷子差点没一口气背过气去。

    “您别这么看着我,这么多我也是和您学的,其实你从来都没有培养过我要当你的接班人吧,我和母亲都不过是你的玩物而已,关戮炎才是你一直要培养的,心狠手辣,凶残暴虐,可不就是第二个你!”

    “你……”关老爷子伸手扯住关戮禾的手,顺着他的手臂缓缓往上按住他的脸,指甲掐进他的肉里面,关戮禾却未曾喊过一声痛。

    “你给我的名单,都是假的,一柱帮我接头被人暗杀了,我就明白,其实你并不想让我走,不过是利用我激怒了关戮炎,若是我死了,说不定……”关戮禾勾着嘴角。

    “关戮炎能多孝顺你几年,好自私啊,把我当成筹码送给他。”

    关老爷子瞳孔瞬间放大。

    “只是你想错了,我不是你的筹码,也不是你圈养的小绵羊,不过你也放心,我不会杀了你,你毕竟是我父亲,我还要赡养你……”

    “直到你死!”

    “噗——”关老爷子一口血吐了出来,染红了面前的白色床单。

    “逆子!”关老爷子疾呼一声。

    抬手直接要打他的脸,他是用了所有的力气,只是之间都失去了知觉,更是没有一点力气,倒是指甲缝里,在关戮禾眼角划拉出了一条血长的大口子。

    “天要亡关家啊,啊——”关老爷子仰天长笑。

    关戮禾说把关戮炎送到警局,那就意味着警方调查一定会追溯到关家,警方早就想动关家了,这不是给了他们摧垮关家的理由嘛!

    “孽子啊,我要杀了你,杀了你——”关老爷子使劲挥舞着双手,面目狰狞。

    关戮禾微微往后退了一步,看着这个已经七十多岁的老人在地上不停挣扎,如同脱水的鱼,正在做最后的挣扎。

    “关家要是没了,你以为你能独善其身嘛,我告诉你,你也得跟着进去,我告诉你,我们家就没有一个干净的人,关戮禾,你怎么敢!”

    “我就是要整个关家给我母亲陪葬!”

    “啊——”关老爷子捶胸顿足,“啊——”不停的嘶吼。

    “我早该知道,你不是池中物。”

    “是不是很后悔没有早点把我弄死!”关戮禾轻笑。

    关戮禾何其了解自己的父亲,在他心里,自己和关戮炎都不重要,他的九位姨娘也不重要,关家才是最重要的,关戮炎死了,对他就是一点冲击,可是关家若是完了,对他来说,才是最致命的。

    “逆子,我要宰了你,来人啊,快来人——帮我把他给我杀了,杀了——”关老爷子大吼。

    可是回应他的却是一片死寂。

    “关戮禾,我要杀了你,关家要是完了,你也得跟着陪葬!”关老爷子脑子空白一片。

    “我不在乎!”

    关戮禾伸手摸了摸脸,眼角破了一个大口子。

    还真是有点疼。

    关老爷子睁大眼睛,死死瞪着关戮禾。

    一切都完了。

    彻底完了……

    关老爷子被关戮禾气得半死,不过关戮禾也没让他就这么死了,倒是好吃好喝的伺候着,毕竟自己刚刚杀了关戮炎,关家人心不稳,关家死忠之人太多,若是现在再对父亲动手,恐怕家族就真的要内乱了。

    关老爷子现在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每日注射的药物,几乎夺去了他所有的行动能力,他就是想要咬舌自尽都没有一丝力气。

    关戮禾倒是每天都来刺激他。

    总有一天,他会被关戮禾活活气死。

    董风辞那日找了个由头跑出去,又被董老爷子在家关了数日,这天燕笙歌出院,宋一唯专门派人过来接,说是要感谢她上次帮忙找回燕笙歌,董老爷子不得不放人,还千叮万嘱燕家人,不许让董风辞离开半步。

    董风辞刚刚上车,就给一弦打了电话。

    一弦刚刚处理完几个准备刺杀关戮禾的人,正头疼得很。

    关戮禾最近的脾气变得越发阴晴不定,而且处理事情的果决程度丝毫不输给关戮炎。

    关家已经无人敢再对他说一个不字。

    倒不是用了什么特别的手段,就是四个字。

    暴力镇压!

    就是关戮炎之前接手关家,也是软硬兼施,可是关戮禾却不是这样,完全就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这让关家人人自危,根本无人敢在置喙。

    可是这样的平静下面,却又暗潮汹涌,众人敢怒不敢言,自然就想搞些小动作,这已经是一弦这段时间处理的第八次行刺之人了。

    主要是关戮禾现在变得越发没有人情味儿,就是他都觉得害怕。

    “弦爷,您的电话?”

    “该不会已经有人过来求情了吧!”一弦冷笑。

    “董小姐的。”

    一弦一愣,立刻接过电话,“喂——董小姐!”

    立刻变了一副脸,倒是让身后的几个人,无一不鄙视他。

    “你很忙嘛?这么长时间才接电话。”董风辞把玩着手机上的挂饰,“还是你在关戮禾身边?”

    “不是,我在外面呢!”

    “那正好,过来接我吧。”

    “董小姐,您真要过来啊。”

    “不行嘛?那我自己去?你们家戒备森严,若是有人伤了我也没事吗?”

    “不是,少爷最近脾气太古怪了,您要不缓两天?”

    “不行。”董风辞哪里有空经常出来啊。“你过不过来?”

    “我还在郊区,回去也得一个半小时。”

    “那我就自己过去!”董风辞说着直接挂了电话。

    一弦拧眉想了半天,董风辞应该不会硬闯吧,她不会做这么莽撞的事,估计就是唬自己吧。

    *

    关戮禾坐在会议室内,里面气压沉闷压抑,围坐在一圈的人,都战战兢兢,不敢乱说话。

    他则随手把玩着手里的一枚戒指,余光瞥了一眼众人,“没有好提议?”

    “七少,我觉得现在还是不要和楚家硬碰硬比较好,还是等稳定一些再谈判比较稳妥一些。”

    “我也这么觉得,现在和他们对着干,对我们没有好处。”

    “楚家长期占据着南方,根基稳固,不是一时一地可以解决的……”

    ……

    忽然有人扣门。

    “七少,有人要闯入老宅。”

    “你们干什么吃的,赶出去就好,若是执意不走,你们不会解决嘛,赶紧出去,滚滚滚——没看到七少在忙嘛?”关戮禾身侧的一个男人立刻将人赶出去。

    “可是……”那人支支吾吾了半天。

    “可是什么啊,还不赶紧滚,不想活啦!”

    “那女人说除非我们一枪打死她,不然就不走……”

    众人交头接耳,难不成又是关老爷子欠下的风流云债,女人找上门了。

    “拖走不就行了吗,你们一个女人都处理不了嘛,滚!”

    关戮禾手指微微顿住,“她还说了什么。”

    “没说什么,看着很年轻,也就十七八岁的样子,应该不是老爷子的……”

    关戮禾却陡然起身!

    “没瞧见少爷生气了吗,还不赶紧把人跟我赶走!”

    “我立刻去!”

    “滚——”

    关戮禾挑眉看了一眼身侧的人,“我都没说话,轮到你开口了?”

    那人身子一抖,“少爷,我就是担心有人会对您不利!”

    “你给我滚!”关戮禾抬脚就往外面走。

    他这会儿才猛地想起,为了避免身边出现内鬼,关家老宅的人都是从下面由一弦亲自选上来的,根本不认识董风辞,十七八岁,该不会……

    那女人应该不会如此大胆吧!

    关戮禾刚刚走出老宅,忽然远处大门传来一声枪响,伴随着女人的尖叫声!

    ------题外话------

    ╮(╯▽╰)╭关关啊,你说你这是何必呢,你说风辞若是有个好歹,最心疼的还不是你嘛,简直是自虐啊,啧啧……

    话说秦圣哲也是够不要脸的,打我们小笙的主意。

    秦浥尘这会儿都不知道以后那会是自己的媳妇儿,不然按照他以后吃醋的程度,估计得手撕了这个觊觎自己老婆的东西!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