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11 总归要睡了他,打断你的腿

正文 11 总归要睡了他,打断你的腿

    酒店

    一弦本来以为董风辞过来,少爷肯定心里会舒服一些,没想到这两个人在里面吵了一架,居然开始闹分手,这是什么设定。

    关戮禾有多喜欢董风辞,旁人不懂,他一路看过来,自然是非常明白。

    怎么就……

    一弦耳朵仍旧死死贴在门上,我擦,怎么没动静了!

    忽然门就被人打开了。

    一弦猝不及防,整个人差点撞到董风辞身上,幸亏他即使刹住车,关戮禾眸子已经,一弦注意到他的目光,后背僵直,立刻站好。

    “董小姐,您这是……”

    董风辞推开他,就往外面走。

    “少爷,这……”一弦懵了。

    不是吧,分手就这么容易?

    少爷都不拦着嘛。

    “送她回去。”关戮禾双手放在口袋,指甲扣进肉里,掐出了血。

    “董小姐,我送你!”一弦立刻追了出去。

    关戮禾咬着牙,伸手摸了摸胸口,之前中枪的地方又在隐隐作痛。

    “少爷!”两个大汉进来,试图将他扶起来,那人也没注意到地上的东西,眼看着一脚就要踩上去了,关戮禾,忽然抬手将他推到一边,“滚出去!”

    “少爷?”关戮禾力气很大,他差点摔倒,一脸茫然,也显得十分委屈。

    关戮禾居然直接跪在地上,将戒指和手帕一一捡起来,攥在手心……

    *

    幸亏一弦动作很快,赶上了董风辞的电梯。

    董风辞阴沉着一张脸,一弦摸了摸鼻子,不知道该说什么,气氛十分尴尬,只有电梯下移发出的沉闷机械声。

    一弦轻轻咳嗽一声,还是觉得应该替少爷说两句话,“董小姐,其实我们少爷……”

    “啪——”董风辞忽然抬脚,直接踹在了电梯内侧,吓得一弦身子一个激灵。

    “你想说什么!”董风辞死死盯着电梯光滑的内壁上折射出的人影。

    “其实少爷也是有苦衷的,关家现在很乱,他也需要为您考虑一下啊,我自小就跟着少爷,他的性子我最了解了。”

    “什么性子,不就是薄情寡义,不负责的混蛋嘛!浪费老娘几年的青春。”

    一弦嘴角抽了抽。

    “少爷肯定会后悔的,您也别生气,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少爷这段时间也十分辛苦,您也体谅一下。”

    “你们下一步要干嘛?”

    一弦一愣,摇了摇头。

    “关戮炎真的死了嘛?”

    一弦放在身侧的手,摩地收紧,“董小姐,您怎么忽然这么问。”

    “等他回家,记得通知我。”

    “您这是?”一弦狐疑,搞不懂这位董小姐到底想要做什么?

    “去找他。”

    “董小姐,其实我们少爷还是很喜欢你的,况且姨娘这一走,少爷就真的变成孤家寡人了,您若是在离开他,少爷就太可怜了……您只要好好陪在他身边,少爷肯定便会松口,其实少爷就是怕您受到伤害而已,少爷不是那么无情无义的人。您和他相处这么长时间,肯定很了解他才对。”

    “谁说我要去陪他了。”董风辞挑眉,“我才不吃回头草,森林这么大,我干嘛非要在一棵树上吊死。”

    “那您要去关家做什么!”

    “睡他!”

    一弦愣了半天,电梯已经到了,董小姐刚刚说了什么……

    “你回去,挑着和他说,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你知道的吧!”董风辞忽然扭头看着一弦。

    一弦立刻点头。

    我滴乖乖!

    “董小姐,其实就算是分手了,您也不要这么的……”

    自暴自弃啊,这睡少爷?

    董风辞冷哼,却不说话。

    一弦送她到了医院,便先回去。

    一回去,就被关戮禾叫到了房间,房间里都是烟味,难闻得很。

    “少爷,董小姐已经送走了。”

    “她有没有说什么?”

    “他说您是个薄情寡义……”

    “砰——”关戮禾抬手就把手边的落地台灯打翻,一弦往后面退了两步,他就知道会是这样。

    “除了这些,还有别的吗?”

    “没有了。”

    “她没有再说别的?”关戮禾死死盯着一弦,像是要将他看穿一样。

    “就问了一下大少的事情,别的就再也没有了。”

    关戮禾伸手压着眉心,董风辞一向自视甚高,肯定是伤透了心。

    关戮禾深吸一口气。

    “大哥人在哪儿?”

    “在西郊的仓库地下室内。”

    “去看看。”关戮禾说着起身就往外面走。

    一弦立刻抄起外套追了上去,“少爷,其实大少没死,您又何必对外宣称说他死了呢?”

    “我若是不这么说,那些人又怎么会轻易的归降,大哥这么多年在关家树立了威信,若不是这样,知道大哥没事,他的死忠部下回去营救,还有一部分人必然会处于观望态度,我想在关家立足,必然又得拖上一段时间。”关戮禾抬手压着眉心,这段时间没有睡好觉,脑仁突突直跳,头疼得像是要撕裂开一般。

    “我去处理大少爷就好,您不用亲自跑一趟,您的身体需要好好养一下。”

    “就一枪崩了他,太便宜他了,不好好折磨他一番,怎么对得起我的母亲。”关戮禾双手猛地收紧,手心都是被指掐出来的月牙形印记。

    “那大少夫人的尸体怎么处理?”

    “埋到姚家吧,她在我们家过得不舒服,估计死后也不想入我们家的祖坟。”

    “大少夫人其实根本不用自杀,您必然会保她平安的,她又何必……”

    “她与我之间的事情是瞒不住的,亲手送了自己丈夫的性命,大哥死忠部下不少,以后她的日子也会如履薄冰,大哥不在依着她的性子,很难待在关家,她的后路已经断得差不多了,而且……”

    关戮禾轻笑,“她这一去,他们姚家的那位,我无论如何都得保他平安。”

    一弦恍然。

    也不再多说什么,大家都在打着自己的小算盘而已。

    *

    董风辞医院门口买了一些甜点,燕笙歌已经醒了三天了,可把燕家人高兴坏了,都以为她再也醒不过来了,只是醒过来的时候,显得有些精神恍惚,也不知是为何,本来很活泼的人,却总是看着墙壁发呆。

    宋一唯生怕她精神出点问题,还专门请了大夫帮她检查,仍旧是一切正常。

    只是长久未进食,吃东西需要一点点来,宋一唯就变着花样给她做饭,不过她吃得都不算多,宋一唯都急死了。

    “小姐,还需要什么口味?”甜品店的店员笑眯眯的看着董风辞,她这都买了快三百的东西了,定然是个大客户。

    “草莓的这个再给我一个。”记得小笙还挺喜欢吃草莓的,“可以再给我加点草莓吗?”

    “需要另外加钱。”

    “那就加点吧!”

    “好的,还有需要么?”

    “暂时就这样吧。”

    “那您在那边坐一下,稍等。”

    董风辞刚刚落座,拿出手机,就看见宋一唯打了快二十个电话,自己居然都没接到一个。

    “喂——燕伯母!”

    “风辞啊,你在哪儿呢!”宋一唯气喘吁吁,口气更是急切。

    “我在医院外面啊,怎么啦?”

    “你看到小笙没?”

    “小笙不是在病房嘛?”

    “那丫头不知道发什么疯,忽然就跑出去了,我和护士还在找,这死丫头,也不知道去哪儿了,都急死我了。”

    “怎么会忽然跑出去啊!”董风辞拎起一边的双肩包就往外面跑。

    “小姐,您的蛋糕!”

    “我等会儿再过来拿!”毕竟已经付过钱了,店员倒是不担心董风辞不来拿。

    董风辞往医院里面跑,医院大厅人很多,各色人等看得她眼花缭乱。

    “伯母,她穿得什么衣服啊?”董风辞快速的扫过人群,可是这越是急,这眼睛却越是找不到方向。

    “就是病号服。”宋一唯急得要死。

    “好,您别急!我正在找,对了,您可以去找医院调一下监控,那样肯定快一些。”

    “我去问了,他们说还不到能调监控的情况,也许她就是出去了一下,不用如此大动干戈。”

    董风辞安抚了宋一唯几句,下意识的就给关戮禾打了电话。

    关戮禾刚刚拿了新手机,手机卡插进去也就几分钟的时间,忽然就接到了董风辞的电话,他的眸子陡然一紧,手机在自己手中震动了两下,一弦余光瞥了一眼来电显示。

    董风辞忽然看到电话拨出去了,一阵懊恼,直接掐断。

    这关戮禾还在进行剧烈的心理活动,犹豫着要不要接电话,可是电话就被挂断了。

    随着屏幕黯淡下去,他的心也慢慢下沉。

    “少爷,您怎么不接电话?董小姐可能有事情需要您帮忙,您不接电话,她会不会生气啊。”一弦分明就是故意的。

    关戮禾咬了咬牙,“我和她已经分手了,没有关系了。”

    一弦咋舌。

    车子很快便到了西郊,关戮禾忽然没头没尾的说了一句。

    “查一下她人在哪儿,发生了什么!”

    一弦无奈的摇头,真是嘴硬。

    口是心非。

    燕笙歌接了燕殊的电话,心头焦急,脑子乱得快要炸掉了,各种片段充斥着自己的大脑,她都要不知道自己是谁了。

    宋一唯说她睡了好久,难不成这么长时间,她是在做梦了,可是那个梦却又偏生如此的真实,就是那种锥心刺骨的痛感,都是仿佛亲身经历一般。

    她已经分不清楚什么是现实,什么是梦境了,整个世界仿佛一下子彻底乱掉了。

    梦中的一切那般真实,那种剜心彻骨的痛苦,也是那般分明,根本不像是做梦。

    可是现在却又是真真实实存在的现在。

    乱了,彻底乱了。

    燕笙歌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跑下来的,等她回过神自己居然站在偌大的挂号大厅,周围熙熙攘攘都是人,看着她穿着病号服,都用一种异样的目光盯着她猛看,燕笙歌长得精致漂亮,饶是了无生气,看起来也像是一尊精美的洋娃娃。

    找了半天,才找到去住院部的位置,那会儿医院配备电梯并不多很多,所以电梯挤得很,燕笙歌好不容易上了电梯。

    电梯却忽然传出了滴滴滴的响声。

    “超重了!”有人吼了一嗓子。

    “刚刚谁最后上来的!”

    燕笙歌咬了咬嘴唇,自己就站在最外面。

    她微微垂头,抬脚走了出去,真是倒霉。

    “小伙子,你不用下去,你可以上来,坐得下!”一个大妈的声音。

    “不用了,我等下一班!”听口气年纪不大。

    燕笙歌相下意识的扭头看了看,是谁跟着自己下了电梯,去撞见了一张似曾相识的脸。

    她忽然睁大眼睛,吓得扭头就跑。

    “二少爷,这姑娘怎么回事啊,怎么见着你就跑了。”

    秦圣哲一早就瞧见失魂落魄的燕笙歌了,怎么跑起来都这么好看。

    “可能是害羞吧。”

    那人努努嘴,那姑娘分明一副见了鬼的样子,怎么就变成害羞了,只是二少爷一直盯着她看,难不成是瞧上人家了?

    “二少爷,我们这次来,不是去看琳达小姐嘛!”这是秦圣哲前几天刚刚勾搭上的十八线小嫩模。

    “帮我查查那是谁家的姑娘。”

    “那小姐穿得病号服,不过她手腕上戴着一副价值六位数的名表,一看也不是一般人。”这人的意思就是让秦圣哲若是玩玩,就别招惹人家了。

    “我让你去查,你特么的废什么话!”秦圣哲恼怒。

    活了快二十岁,他第一次知道,心动是什么滋味,管她是谁,他看上了,就没有跑得了的!

    燕笙歌大口喘着粗气。

    那个人……

    那不是……

    “小笙!”董风辞没找到人,正好要坐电梯上楼,撞到了从里面跌跌撞撞跑出来的燕笙歌。

    燕笙歌忽然被人一喊,整个人吓得一个哆嗦,倒是把董风辞吓了一跳,她这是怎么了!

    “小笙!”董风辞快步走过去。

    “风辞……”燕笙歌手指颤抖的扶住了董风辞的胳膊。

    “怎么啦,怎么哭了!”董风辞毕竟比她徐长乐几岁,立刻伸手把她抱到怀里,“和我说说,怎么回事啊?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我去帮你报仇啊,别哭了。”

    在她的梦里,董风辞再过不久便出了事,之后移居国外,她出车祸她都再也没有回来过。

    “你不要和关戮禾在一起了,你和他一起没有好结果的!”燕笙歌忽然这一句话,倒是说得董风辞一愣。

    “我和他已经分手了。”

    “分手了?”燕笙歌红肿着眼睛,怎么和自己梦里的不一样啊。

    “是啊,刚刚分的手,你的手怎么这么冰啊,走,我们先回房,燕伯母都急死了,你说你,就算是要出来,好歹也和她说一声啊,就这么跑出来,可不是要把人急死啊。”

    燕笙歌大口喘着粗气,半边身子都是靠在董风辞身上的。

    没等到电梯,却等来了燕持。

    燕持本来在公司办公,接到宋一唯的电话,才匆忙赶过来,这段时间燕家人每一个人过得好,都消瘦了不少,燕持面相本就冷峻,瘦下去之后,五官更加深刻,眼神也变得更加凌厉骇人。

    “我抱着吧!”燕持说着打横就把燕笙歌抱起来,她的脸色惨白,羸弱不堪,好像随时会倒下一样,董风辞哪里力气抱着她。

    “大哥。”董风辞刚刚跑得满头是汗,这才得了空擦了擦汗。

    “这次真的谢谢你了。”燕持看着怀里的妹妹,心疼不已。

    “我们之间不用这么客气!”

    说了几句话,电梯便到了,没想到秦圣哲还在里面,他实在等不及那边查消息,立刻就想去搭讪,却不曾想就撞了个正着。

    只是他看着被燕持抱在怀里的女孩,张了张口,却又硬生生的咽了下去。

    燕持是正眼都没给他,董风辞倒是狐疑的多看了他两眼,这个人怎么总是盯着小笙看啊。

    “差点忘了,我在甜品店还订了蛋糕,待会儿我去取来,都是小笙喜欢的口味。”

    “哪家?我让司机去拿。”燕持怎么好再劳烦董风辞。

    董风辞说了一下地址,忽然就恍惚了一下。

    燕持垂眸看了一眼已经睡去的燕笙歌,方才扭头看着董风辞,“你和关戮禾的事情怎么处理的。”

    “分手了呗。”

    “你不像是个失恋的人。”

    “是他先纠缠的我,现在想把我一脚踹开,哪有这么容易的,况且谁都知道,我是他未婚妻了,现在解除婚约,岂不是让我丢了人。”董风辞冷哼。

    燕持无奈,“关家挺乱的,这段时间你还是少出门,需要我给你找些保镖嘛?”

    “哎呦大哥,您饶了我吧,我这还是骗爷爷偷溜出来的,等我回去,再想出来都难,保镖我怕我都用不到。”

    燕持点头,他们到了楼层便走了下去,秦圣哲鬼使神差的跟了出去。

    “小笙!”宋一唯还在病房外焦急的等消息,瞧燕笙歌,绷紧的神经一瞬间松懈,眼泪夺眶而出。

    “伯母,小笙睡着了,您别哭,她一点事都没有,我们先回房。”董风辞一边帮忙擦眼泪,一边扶着宋一唯往回走。

    而此刻站在秦圣哲身侧的男人,好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那女孩貌似是燕家的三小姐。”

    “哪个燕家!”秦圣哲眼睛随着燕笙歌离开,这见了燕笙歌之后,就变得魂不守舍起来,真是漂亮。

    “就是那个燕家啊,还有哪个。”

    秦圣哲忽然拧眉,“燕三小姐?”

    “对啊,看样子是八九不离十,燕三小姐不是住院了好久嘛,听说都要成植物人了,您当时不是还吐槽说醒过来也是个智障……”

    “闭嘴,谁说过这种话!”秦圣哲是打死都不会承认的。

    那人不自然的咳嗽两声,“刚刚电梯里穿白裙子的那位,恐怕是董家大小姐,她喊那位男子大哥,估计是燕大少。”

    “难怪没见过她。”秦圣哲摸着下巴。

    “这燕家可不好惹,您若只是玩玩,还是找别人吧。”

    “谁说我只是玩玩!”秦圣哲心里很清楚,燕笙歌是很特别的。

    “难不成你还想娶她!”

    “我就是要娶她!”秦圣哲这种花花公子,在这一瞬间,脑子里忽然生出了一种念头,若是为了这棵树放弃整个森林也是值得的。

    男人很是诧异,难以置信的看着秦圣哲,“秦二少,您认真的嘛?”

    “废话,回家去,今天不玩了,我得回去和爸妈说一下,秦家也是配得上燕家的。”

    秦圣哲说着扭头就走,嘴里哼着小曲儿,心情愉悦。

    男人愣了半天,就算是一见钟情,也不用转变得这么快吧。

    秦家是配得上燕家,可是你的身份是配不上的,况且燕家又不傻,怎么可能将女儿嫁给你啊,秦圣哲的花名在外,京都人都是知道的。

    *

    秦家

    秦圣哲刚刚到家,就看见一老一少正坐在树下对弈,老者仙风道骨,面目和善慈祥,只是眉眼之间都是长期皱眉形成的压痕,摸了摸胡子,笑眯眯的,可是落子之时,眉眼间却又透着一种凌厉之气。

    坐在他对面的少年,长得更是不若凡人,皮肤白得有些病态,谪仙般的气质,更是让人不得不多看两眼。

    秦圣哲第一次见到秦浥尘的时候,简直是惊为天人。

    说真的……

    就算是女人,也没有几个长得有他好看。

    坐在他对面老者就是秦老爷子,他的爷爷,虽然看似和善,其实是个心狠之人。

    对他和大哥从未有过好脸色,就是对父亲,他的亲儿子都是疾声厉色的,也就是对秦浥尘才会露出如此这般的神色。

    母亲进入秦家,秦老爷子便带着秦浥尘移居到了国外,眼不见心不烦,这眼看着他的年纪一天天大了,公司争权夺利的小动作也不断,父亲自然是想要将权利把控在自己手里,偏生这时候他们回来了。

    而且还说要把公司叫给秦浥尘,秦浥尘才多大,就算是已经从著名商学院毕业,却也没有实际工作的经验,一回来,就想把控公司,简直是痴人说梦。

    不过忽然冒出来一个人,要和自己抢财产,秦家的气氛也变得剑拔弩张起来。

    可惜秦氏大部分股份都掌握在秦老爷子手里,这位大佛还得罪不起。

    “爷爷!”秦圣哲走过去,倒是十分恭敬的喊了一声。

    “今天回来倒是早。”秦老爷子落子。

    “啪——”秦浥尘白子落下,“爷爷,承让了。”

    “你这小子,不知道让我一下嘛。”秦老爷子有些懊恼,“扶我起来,外面有点热了。”

    秦圣哲刚刚要过去,就被老爷子随意的拨开了手,直接攥住了秦浥尘伸过来的手,径直往里面走。

    秦圣哲只能打断了牙齿往肚子里面咽。

    他们不在这段时间,他是秦家最小的儿子,自然备受宠爱,可是现在秦老爷子却从未正眼瞧他一下。

    “父亲,您回来得正好,吃饭了。”孙静闲虽然不喜欢他们,却还得赔着笑脸,“圣哲今天回来得好早。”

    “妈。”秦圣哲随手将外套扔到一边。

    秦老爷子微微拧眉,“随手乱丢衣服,谁教你的!没规矩。”

    秦圣哲咬了咬嘴唇,孙静闲立刻示意他赶紧把衣服捡起来,佣人动作比较快,已经将衣服挂了起来。

    秦承宇已经出国深造,不在国内,所以饭桌上也就是五个人,秦振理、孙静闲和秦圣哲坐在一边,秦浥尘坐在他们对面,秦老爷子自然坐在上首。

    秦圣哲今天被秦老爷子数落,却也不觉得难受,他此刻一门心思扑在燕笙歌身上。

    “妈,前段时间你不是嚷嚷着要给我相亲嘛?”

    孙静闲筷子顿了一下,“你每次都不去,害得我还得去给人赔礼道歉,你还敢和我提这事儿。”她的口气显得有些愠怒。

    “这不是都不喜欢嘛!”

    “你是不是看上谁家姑娘了?”孙静闲何其了解自己的儿子,看他脸都瞬间红了,心里大喜。

    “圣哲年纪不大,你干嘛如此着急给他找亲事。”秦振理低头吃饭,“承宇你也没这么操心。”

    “不是说男人成家就会定下来嘛,圣哲太爱玩了,可能娶了媳妇儿就会收心。”

    “这倒也是!”秦振理随口一说。

    秦浥尘忽然幽幽的冒了一句。

    “成家收心?呵呵——”

    对面三个人脸色忽然一白,尤其是秦振理的脸色尤其难看,刚刚要发作,就被秦老爷子一记冷眼给吓了回去。

    “圣哲,瞧上谁家的姑娘了,我帮你去问问看。”孙静闲立刻岔开话题。

    “燕笙歌!”

    所有人都愣了一下,秦浥尘继续吃饭,他对京都的人都不熟,燕三小姐倒是听过,毕竟爷爷早些还说要去燕家拜访,只是燕家这段时间出了点事,他就想过一阵再去。

    秦老爷子放下筷子,十分严肃的看着秦圣哲,“你是活腻了嘛,你敢去燕家提亲,光是燕小二就能把你的腿打断!”

    ------题外话------

    我们家秦三少终于露脸了……啊——长舒一口气!

    楚楚番外的第一章已经在群里更新啦,喜欢楚楚的记得加群哈,走过路过别错过啊!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