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10 董风辞很爱关戮禾!(二更)

正文 10 董风辞很爱关戮禾!(二更)

    九姨娘哄着关老爷子睡着,换了衣服拿了早就准备好的玉镯,就准备出门。zi幽阁

    却在楼下撞见了正在和燕泓交谈的关戮炎,男人眸子滑过一丝讥嘲,手指摩挲着下巴,那模样就像是吃了她一样。

    九姨娘咽了咽口水,心如擂鼓,却还是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嘴角勾着一抹浅笑。

    姿容艳丽,身材婀娜,走路的时候手中掐着一方丝帕,嘴角含笑,玫瑰色的嘴唇,透着一种难以言说的艳色。

    “燕泓来啦。”

    “九姨娘!”燕泓轻笑,目光颇为轻佻的从她身上扫过,就像是在打量着一个货品。

    “戮炎,你父亲已经睡下了,我出去一下。”

    女人扭着袅娜的腰肢,带着一股素净的脂粉味,从他们身边走过。

    刚刚上了车子,九姨娘就长舒了一口气,额头沁出许多冷汗。

    姚落的话还记忆犹新。

    她的暗示很明显了,他们母子难逃一劫,唯一的方法就是和关戮炎一斗,可是小七年纪还这么小,他怎么玩得过关戮炎,关戮炎之前约见燕泓还是避讳着的,现在已经明目张胆了,再这么下去,就算老爷子没过世,也不会有他们母子好日子过的。

    难不成真的到了破釜沉舟,放手一搏的时候了吗。

    让她亲手把自己儿子推出去,她真的不忍心,明明不想让关戮禾也成为像他父兄一样的人,可只有如此,才能让他活下去,何其讽刺。

    “姨娘,去哪儿?”司机有些不耐烦的开口。

    “我回去拿一下东西,马上就回来。”九姨娘说着就往回走。

    司机冷哼,“就是一个姨娘而已,还拿什么正妻的架子,真是可笑。”

    九姨娘捏着帕子往回走,恨不得将帕子绞碎了。

    她不过是想去找姚落,如果关戮禾以后能够得到姚家的支持,必然更有胜算,可是没想到到了门口,却听见了关戮炎与燕泓密谋运货的计划,心下慌乱,转头就要跑,却被门口的一个大花盆绊了一下。

    关戮炎微笑的眸子眯起来,“谁在那里!”

    关戮炎身后的人,立刻跑过去。

    “放开我!”女人声音温吞透着一丝愠怒。

    关戮炎眯着眼睛,“九姨娘,你怎么还没走?”

    “我回来拿点东西,你们慢慢聊。”九姨娘说着就往上面走。

    关戮炎却忽然起身,直接横在了她的面前,女人眼神慌乱无措,显得分外局促不安,她恨不能将手中的一方绢帕揉碎,绕过关戮炎就往楼上跑。

    却被关戮炎扯住了胳膊。

    “关戮炎,你别太放肆!我是你妈!”

    “去你妈的,你算个什么东西,也配在我面前自称是我妈,我妈被你们这些小贱人早就气死了,你也配在我面前叫嚣,你不过是我爸的一个小妾而已。”

    “关戮炎,你松开!”九姨娘伸手要推开他,可是男人力气实在太大,她这点力气,无异于蚍蜉撼树。

    关戮禾微微松手,九姨娘转身就往楼上跑。

    关老爷子是不允许关家走私这些的,若是九姨娘去告发他,有图惹了一堆麻烦事,关戮禾直接从腰侧拔出了匕首,直接捅在了女人的后背上,九姨娘显然没想到关戮炎会这么做,她的手按住楼梯扶手,难以置信的扭头看向关戮炎。

    关戮禾却忽然拔出刀子,连刺三刀,刀刀见血,刀刀致命。

    “唔——”女人嘴角渗出一丝鲜血,她张口想要说些什么,可是浑身的力气像是被抽干一样,袅娜的身子,虚弱的瘫软在地,鲜血放肆的流了一地。

    铜铃般的眸子,死死盯着关戮炎,他怎么敢……

    “别这么看着我,我看你不顺眼很久了,老头子喜欢你,一直护着你,没机会下手罢了,现在老头子都倒了,你的靠山都没了,你还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叫嚣?太蠢了,想杀你,简直易如反掌。”

    女人大口喘着粗气,疼得半句话都说不出来。

    “别以为给老头子生个儿子,就能在关家扎根立足,我这双手不知道杀死过老头子多少私生子,不在乎关戮禾一个。况且就他那德行,我还不屑动手。”关戮炎笑得放肆,从口袋中摸出一方手帕,擦拭着匕首上的血。

    “老头子自身难保了,我就说,你出门被仇家杀死,他就算知道是我做的,也不能奈我何。”

    关戮炎擦完手帕,随手一扔,白色手帕绣着馥香的芝兰,沾染着斑斑血迹,覆盖住了那人绝色容颜。

    “拖下去,扔到后山!”关戮炎话音未落,女人就被两个大汉拖了出去,立刻有下人开始清理地板,暗灰色地砖被鲜血染成了暗黑色,看得燕泓心惊肉跳。

    *

    董风辞饮料已经喝了两瓶,眼看着已经到了约定的事情,九姨娘的电话却一直打不通。

    “是不是你们家出什么事了,要不我们改天再约吧?”董风辞看了看时间,时间真的不早了。

    “我先陪你吃饭。”关戮禾本就聪明,其实这个时候,他已经预料到了可能母亲已经出事了。

    “不用了,我正好回去陪爷爷吃饭,你回家看看吧,也可能是你父亲出什么事了。”

    关戮禾匆忙回家,母亲专属的车子还停在院子里,他立刻往主屋走,在路过门口的大花盆时,瞥见了一个小包,这个……

    关戮禾将小包捡起来,隔着布料,也能清晰的感觉到里面是一个手掌大的盒子,他把盒子揣进口袋里,客厅内燕泓和关戮炎仍旧旁若无人的交谈着。

    可是空气中却有一股久经不散的血腥味。

    关戮禾心头一悸,和他们打了招呼便匆忙上楼,挨个房间的寻找,母亲的半点踪迹都没发现。

    姚落瞧着关戮禾慌乱的模样,“姨娘刚刚不是出门了吗?你们没碰到?”

    “哦——”关戮禾笑了笑,“她和风辞去吃饭了,说是有东西丢了,我来找找,打扰打扫了。”

    姚落拧着眉头,忽然想到了什么,裹了一件外套就往楼下走。

    燕泓匆忙离开,姚落正好从楼上下来,闻到空气中的血腥味,透着英气的眉头微不可查的蹙了一下。

    “你对她动手了?就不怕小七找你麻烦吗。”

    “呵——他敢来问我,我就敢连同他一起杀了!”关戮炎重新拿着一方绢帕,慢条斯理的擦拭着匕首。

    两个人挨得近,又刻意压低声音,旁人倒是听不到两个人在聊什么。

    “父亲待会儿若是问起来,你准备怎么办?”

    “他连抬胳膊的力气都没有,若是手下还有一群愚忠的人,你真的以为我不敢动他?”

    “你简直疯了!”姚落说着就往楼上走。

    “姚落!”关戮炎从沙发上站起来,“你想去告密嘛。”

    “我没那么无聊,我俩毕竟是夫妻,不过与其看着父亲斥责你,我更愿意看到你是如何一步步作死的。”

    “你有生之年可能都看不到。”

    姚落想起刚刚关戮禾的反应,勾起一抹笑意,关戮炎,你精明一辈子,却错看了自己的弟弟。

    关老爷子似乎也察觉到了家里发生的异样,寻来了关戮禾,亲手给了他一份名单,关戮禾当时报仇心切,没有察觉到一丝异样,却没想到,带着一柱出去的时候,遇到了埋伏,一柱为了掩护他,当场就身亡了。

    穷追猛打,差点让他毙命当场,他以为自己这条命总归是要被留在那里了。

    却不曾想,最后救了他一命的人,居然是姚落。

    小黑屋里

    一弦跪在地上帮关戮禾处理伤口,他胸口中了两枪,大大小小的伤痕无数,尤其是手臂上的一处砍伤,几乎深可见骨。

    “少爷,您忍忍!”麻药见效太慢,一弦急得红了眼。

    关戮禾此刻脑子乱成了一锅粥,他脑子里还是父亲给他名单的时候,那双诚恳的眸子,却不曾想,这不过是个圈套。

    “不要用麻药了,让他痛着!”姚落不咸不淡的开口。“我以为你很聪明,没想到你也会有如此犯糊涂的时候。”

    关戮禾轻笑,“你是说父亲再利用我。”

    “你听说鲶鱼效应嘛。”

    关戮禾眸子收紧,“你就是那条鲶鱼,只是现在你已经失去了价值,父亲知道关戮炎对姨娘动手,下一步是你或者是他,他已经到了垂暮之年,他愿意把你当个礼物送给关戮炎,求得一时的苟活。”

    关戮禾手指猛地收紧。

    “少爷,您别乱动,伤口又裂开了。”一弦红着眼帮他消毒。

    “从始至终他就没想过帮扶过我是不是!”关戮禾抬头盯着姚落。

    姚落点头。

    “果然如此!”关戮禾嘴角勾起一抹惨笑。

    “你……”姚落眯着眸子,“早就知道了吗?”

    “只是想让自己彻底死了这份心而已,若不是死过一回,我又如何去找他为我母亲偿命!”

    姚落忽而一笑。

    “我可以帮你。”

    “你让我如何信你?你和大哥也是结发夫妻。”

    “呵呵——”姚落轻笑,“我从小骄傲,什么都想要最好的,到了关家,更是一心帮着他,可是他不过是觊觎我们姚家留下的那点势力而已,估计对付完你,就是我了,与其坐以待毙,我不如帮你一把,成或者不成,都是一死,我只希望你最后不会让我失望。”

    “条件。”

    姚落忽然一笑,“你真的很聪明。”

    “我一直觉得这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

    “父亲在外面有个私生子。”

    “你想让我帮你杀了他?”关戮禾狐疑,“这事儿您完全可以自己动手,何必找我?”

    “我想让你保他一辈子平安,关戮炎一旦事发,我是不可能保全自己的,我想给我们姚家留个后。”

    “我怕养虎为患。”

    姚落直接走到他的面前,执起他的手,在他手心划上几个字,“你可以接触斟酌一下,不过你答不答应,我都会帮你。”

    关戮禾暗自记下了这个名字,手指收紧。

    “大哥知道我没死,对我自然防备得很厉害,我根本没法接触他,他也不会无缘无故从家里出来,我根本没有机会下手。”

    “是个人都有软肋。”姚落摩挲着无名指上的戒指。

    “关歆嘛?”

    “虽然她有些无辜,可是没办法,只能如此……”姚落勾着嘴角,“小七,该怎么做不用我教你吧,关歆对你那点心思,你不会不明白。”

    关戮禾垂头,不再说话。

    关歆从没想到,关戮禾会忽然给自己打电话,换了身漂亮的衣服便出了门,关戮炎的手下拦不住,等他们将这事儿通报了关戮炎的时候,关歆已经开车出了大门。

    “关戮禾,你个混蛋!”关戮炎气急败坏,带了些人就追了出去,“你若是敢动歆儿半根头发,我要你的命!”

    关戮炎哪里知道,自己这一出门,就再也没有回来过。

    关歆还沉浸在喜悦中,毕竟关戮禾从来没有主动给自己打过电话。

    “七哥,我真的没想到,你会主动约我。”关歆一脸娇羞,偌大的包厢,也就只有他们两个人。

    “七哥,你的脸色好像不太好,是不是生病了啊,今天去看父亲的时候,他还说起过你,你说你怎么都不回家啊,父亲可想你了。”

    “是嘛?”关戮禾哂笑,他是想知道自己到底死没死吧。

    “是啊,你也知道,父亲一向疼你,姨娘好些日子没看见了,有人说姨娘拿了钱跑了,是不是真的?”

    “没有,母亲有点事在外地而已。”

    “哦!”关歆紧张的喝了口水,不知道该和关戮禾聊些什么,他们之间也就只剩下家人这点尴尬的话题,可是这个话题,就是关戮禾心头的一根刺,关歆哪里知道,她正用针一点点的刺入关戮禾的心里。

    关戮炎冲到这边的时候,遭到了埋伏,而最主要的是,自己身边的人居然叛变,等他赶到包厢的时候,手臂已经中了一枪,他一脚踹开门!

    “关戮禾!”

    “别动。”

    一直躲在暗处的一弦忽然冲出来,拿着枪抵住他的脑袋。

    “哥!”关歆从椅子上跳起来。“怎么回事,你怎么受伤了!”

    关歆急着跑过去,却被从一边冲出来的人拦住了去路。

    “你们干嘛啊,快放开我!哥,你怎么了!”

    “歆儿,你别动!”关戮炎脑仁儿突突直跳,阴狠的眸子就像是锋利的手术刀,要将关戮禾瞬间肢解。

    “七哥,这是干嘛啊!”

    “这不是很清楚吗,我要杀你哥!”

    “关戮禾,口气倒是不小,你有这个——唔——”关戮炎话音未落,关戮禾直接上前一步,抬起膝盖,猛地踹在他的腹部。

    关戮炎脸色青白,小腹一阵猛地收缩,难以置信的看着关戮禾,“你……”

    “关歆,你刚刚不是问我,你母亲在哪儿嘛,他已经被大哥杀了,埋在了后山,你问我为什么不回家,那是因为,你哥要杀了我,回去不是送死嘛!”

    “不可能,大哥不会杀你的!”关歆摇着头,满脸的难以置信。

    “想杀你的不是我,是父亲!”关戮炎咬着牙,黝黑的枪口仍旧死死对准自己的太阳穴,他刚刚要动作一下,一弦已经扣动了扳机。

    “大少,别乱动,容易擦枪走火。”

    “关戮禾,你以为你杀了我,你就能上位嘛,就凭你,你以为那个位置那么好坐嘛。”

    “那就不牢你操心了,不过让你为我母亲陪葬,也值了。”

    “你敢!”

    “我有什么不敢的!”关戮禾一把推开一弦,一脚就踹在了关戮炎身上。

    关戮炎年纪和关戮禾不能比,被他踹了两下,趴在地上已经无法动弹。

    “哥,七哥,这里面一定有什么误会,你别再打了……”关歆急哭了。

    “就算是有误会,我也愿意误会到底!”关戮禾说着将关戮炎从地上拖起来,又是一顿胖揍,“别挣扎,不然我就要你妹的命。”

    关戮炎自然不敢乱动。

    只能任由着关戮禾欺辱。

    关歆本来以为关戮禾打够了,出了气,自然会放过自己的哥哥,没想到关戮禾却忽然从一弦手中夺过枪,直接抵在了关戮炎眉心。

    关戮炎跪在地上。

    兄弟二人四目相对。

    “关戮禾,你要报仇的对象不是我,是父亲,从始至终,都不是我愿意算计你。”关戮炎牙齿都被打落了两颗,嘴巴里面都是血污,四肢哆嗦,整个身子疼得痉挛,压根不受自己的控制。

    “下面就是他。”

    “父亲一直在利用你。”

    “我知道,他把我当鲶鱼,只是他忘了,鲶鱼很凶残,一不小心,就真的会把满池的鱼全部咬死!”

    关戮炎瞳孔猛地收缩,伴随着关歆的尖叫声,是震耳欲聋的枪响。

    关戮炎这辈子都没想过,最后会在自己最瞧不上的人身上栽了跟头。

    “少爷!”一弦伸手扶住关戮禾,这几天他都没好好休息,显然要撑不住了。

    “关戮禾,我杀了你,杀了你,哥——”关歆大喊着。

    前一秒自己还幸福的仿佛身处天堂,可是下一秒钟,却又堕入地狱。

    而这一切居然都是因为同一个人。

    他是天使!

    亦是魔鬼。

    “把她带下去!”关戮禾捏着眉心,整个人往后栽去。

    等关戮禾再次醒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置身宾馆的客房内,一弦和一群人在旁边陪着他。

    “少爷,您可算是醒了。”一弦立刻将他扶起来。

    “外面情况如何?”

    “关戮炎一死,群龙无首,收编他的手下,就是时间问题而已。”

    “嗯。”

    “还有个事情。”

    “什么?”

    “大少夫人在卧室饮弹自尽了。”

    关戮禾手指忽然收紧,“我知道了,你们先出去吧!我想一个人静静。”

    “董小姐她……”

    “先出去!”关戮禾忽然大吼一声。

    一弦立刻带着众人退出房间。

    关戮禾掀开被子,身上已经伤痕累累。

    这段时间发生了太多的事情,估计现在关家的事情已经传遍了整个京都,她已经也收到了风声,他这般模样,要如何配得上她。

    他们之间是不是真的不合适。

    关戮禾惨然一笑,董老爷子反对不是没有理由的,出生在这样的家庭,自己怎么可能干净得了。

    过段时间,又被贝福山杀父弑兄的恶名,董家就不可能同意了。

    董风辞已经急疯了,董老爷子是严令禁止她出门的,还是她求了宋一唯,说是要去陪她,这才从家里溜了出来,关戮禾的电话已经快一周没有打通过了,他只能去打一弦一柱的电话,一个是始终不接听,另一个则是不在服务区。

    一弦守在门口,心头自然是百感交集,手机一直在震动,他也不能接,其实现在董小姐若是在这里的话,或许对少爷更好一点。

    不消几分钟,他的手机接到了一条短信。

    “你去告诉关戮禾,若是他再不见我,我就立刻去关家找他,若是被人杀死,就让他来为我收尸。”

    一弦真是头疼,一个是不见,一个是非要见,怎么就非要为难他呢。

    一弦想了一下,便将地址发给了董风辞。

    关戮禾已经抽了半包烟,他此刻脑子无比清明,从小到大,没有一刻是这么清醒的,因为他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自己该做什么。

    也知道该如何继续和董风辞的关系。

    此刻忽然传来急促的敲门声。

    关戮禾拧眉,“滚——”

    董风辞手指僵直,却还是使劲的砸门。

    关戮禾将烟头掐灭,有些不耐烦,“我让你滚,没听见嘛!”

    可是敲门声却仍旧不绝于耳。

    他没有办法,只能去打开门。

    房间里都是烟味,烟雾缭绕的,关戮禾有一瞬间看得不太真切,对面的女孩,披散着头发,穿着简单的白色连衣裙,红肿着一双眼睛,眼睛愤恨的盯着他。

    “你……”

    “啪——”董风辞真的是抡起巴掌,对准他的脸就狠狠甩了一下。

    一弦倒吸一口凉气,他分明看见关戮禾嘴角都出血了,董小姐是真的半点力道都没保留啊。

    “你怎么来了!”关戮禾伸手擦了擦嘴角的血迹。

    董风辞又抬手打了他一巴掌。

    关戮禾就这么硬生生的受着。

    “关戮禾,你特么的就是个混蛋!”

    “嗯!”关戮禾脸上疼得有些麻木。

    董风辞却一把将他推到了门口,抬脚就把门一把踹上,一弦刚刚要去帮忙关门,差点被撞到鼻子,董小姐生气起来,果然可怕啊。

    关戮禾扭头,走到桌边,又捏起一根烟,点燃,狠狠吸了一口。

    “你不该来。”

    “为什么不接电话。”

    “电话坏了。”

    “那为什么不给我电话。”

    “没有必要。”关戮禾手指哆嗦,这烟真特么的难抽。

    “你是不是不想和我在一起了!”董风辞走过去,从他手中一把夺过烟。

    关戮禾手指猛地收紧。

    “你既然明白,又何必……”

    “关戮禾,你看着我!”董风辞直接扯过他的肩膀,“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你想和我怎么样!”

    “你既然明白……”

    “啪——”董风辞一巴掌甩过去。

    一弦耳朵一直贴在门边,我滴乖乖!

    怎么又打起来了。

    “董小姐,少爷身上有伤,您……”

    “滚——”董风辞大吼。

    一弦身子一个哆嗦。

    这两个人就是吼人的口气都是一模一样。

    关戮禾揉了揉脸,不敢去看她灼然的模样。

    “你是个男人,就看着我的眼睛说,当初是你先招惹了我,现在拍拍屁股就想走?关戮禾,我告诉你,没门儿!”

    “既然你非要这样,那我就让你死心,我和你……”

    关戮禾话没说完,董风辞忽然一手勾住他的脖子,嘴唇就送了上去。

    关戮禾呼吸一窒,董风辞松开手,红着眼睛看着他。

    “你敢说一次试试看。”

    董风辞声音颤抖,那是她未曾察觉的紧张。

    “小辞……”关戮禾叹了口气,“你何苦如此逼我。”

    “是你逼我!”董风辞急哭了。

    关戮禾好看的眉头紧紧皱在一起,“小辞,别哭了……”

    他抬手要帮她擦眼泪,他俩在一起这么长时间,他从未见董风辞哭成这样,心脏都一抽一抽的疼。

    董风辞挥开他的手。

    “别碰我!”

    “我让人送你回去。”

    “不用关少爷你操心,我自己走!”董风辞忽然从口袋中摸出一放手帕,直接拍在桌上,从边角依稀可以看得出来,那上面黑色的罂粟花。

    “你的生日礼物!”董风辞说着就往外面走。

    董风辞动作幅度很大,手帕落在地上,从里面滚落出一枚戒指,手帕上面绣着几个黑色小字。

    “董风辞很爱关戮禾!”戮字绣得歪七扭八,甚是难看。

    ------题外话------

    关于风辞被抓那一段,我会尽量一笔带过的,咳咳……

    不会大虐的!~(>_<)~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