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08 套路玩得溜,不答应就扔下海(二更)

正文 08 套路玩得溜,不答应就扔下海(二更)

    董风辞是真的被吓到了,她的瞳孔猛然放大,双手无措的攥着关戮禾的衣服。紫you阁

    关戮禾哪里懂得如何接吻,他只知道她的嘴唇肉柔软有弹性,而且很香,一口咬下去,他甚至想要得更多。

    男生这个年纪,毕竟血气方刚,他此刻的不能说温柔,狠狠的蹂躏着他的嘴唇,他的牙齿细细密密的咬住她的嘴唇,与其说是接吻,不如说是在啃咬,掌握不好力道,弄疼了董风辞。

    她方才伸手一把将关戮禾推开,伸手捂住嘴唇,难以置信的看着关戮禾。

    “你……”

    董风辞本就生得挺漂亮,此刻眼波流转,更是平添了一丝娇媚,关戮禾咽了咽口水,喉咙干涩嘶哑得难受,身体更是越发紧绷,仿佛有一团火压在他的胸口。

    “关戮禾,你个流氓!”董风辞刚刚吼了一句。

    关戮禾居然直接往前两步,又把她压在了墙上。

    “唔——”董风辞此刻脑子是清明的。

    她清楚明白的能够感觉到两个人在干什么。

    他居然又……

    吻了她。

    她因为错愕,嘴唇微微张开,关戮禾却任由着本能,灵活的舌头长驱直入,不停的搅动得她的口腔。

    她的味道很甜。

    原来和女生接吻是这种美妙的感受,关戮禾顿时有些意乱情迷,他只是想要地更多而已。

    董风辞觉着自己的呼吸都要被夺去了,而且他下口没轻没重的,真是疼。

    “嗯——”董风辞明明是有些痛楚的声音,可是从嘴角溢出来,怎么就那么娇媚,就像是婉转的嘤咛,她身子有些虚软,双手攀扶着关戮禾的肩膀,整个身子被他圈在怀里,她此刻浑身酥软,好似力气被人尽数抽干,只能任由着关戮禾予取予求。

    董风辞的顺从,大大取悦了关戮禾。

    而从这次的事情中,他也明白了一个道理。

    一言不合,接吻就对了。

    董风辞哪里知道关戮禾此刻在想什么,她觉得脑子一片空白,因为她的舌头居然被……

    好羞耻!

    她的唇形生得特别漂亮,嘴唇又香又软,这关戮禾刚刚尝到了一点甜头,自然有些不知餍足,直到有人路过,说话声太大,关戮禾才抽身离开。

    董风辞嘴唇红艳艳的,带着一丝水光,嘴角还有一点水渍,董风辞抬手擦了擦嘴角,红彻底红透。

    “这就当我找你要的补偿。”关戮禾摸了摸嘴唇,话说,触感真的不错。

    “流氓!”董风辞跺脚往外面走。

    关戮禾追上去,难不成生气了?

    “小辞!”

    “你别喊我!”

    “生气了?”

    “你别靠我这么近行不行?”他靠得太近,她的心跳就越发不受控制。

    “你不喜欢我亲你?”

    “你这人——”董风辞猛地回头。

    关戮禾忽然对准她的嘴唇,就啄了一口,害得董风辞热度刚刚褪去的脸,登时又红了半边。

    “你无耻!”

    “不喜欢?可是你刚刚明明……”

    “不许说!”董风辞咬牙。

    “那我们回家!”关戮禾上期一步,拉着她的手往外走。

    董风辞忸怩的挣脱了两下,就任由他牵着。

    “是不是我弄疼你了,那我下次轻点儿。”

    两个人刚刚出了巷子,就瞧见燕殊正靠在墙上,百无聊赖的打着哈气,倒是都略显尴尬。

    “车子都不锁,被人偷了都不知道。”燕殊无奈的叹了口气,“哎,大哥大姐,你俩都亲了整整半个小时了。”

    董风辞红着脸不说话,关戮禾直接走到车边,瞪了燕殊一眼,“你都看了?”

    “我可不敢看,怕长针眼!”燕殊一脚登上车子,就往骑走了,背影潇洒,只是心底悲凉啊。

    他回头得去找阿陌找找安慰。

    关戮禾拍了拍后座,“上车。”

    董风辞还没回过神,有些愣神。

    “喂——”关戮禾低头看着她。

    董风辞忽然回过神,看着他忽然放大的一张脸,吓了一跳,“你下次不许这样,这里还是大街上,被人看到多不雅。”

    “那没人的地方可以嘛?”关戮禾小心的询问道。

    “那也不行。”

    “那什么时候可以?”关戮禾不依不饶,对于自己福利的问题,他可是不会后退一步的。

    “什么时候都不行……唔——”她最后的话吞没在两个人唇齿间。

    “你再说这话,我就亲你一次,在大街上我也不在乎,反正我不要脸。”

    董风辞气结,直接坐上车,“赶紧回家!”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能不能亲你了。”

    “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坏。”

    “那就没人的地方吧,就这么定了。”

    这事儿就这么被关戮禾给敲定了。

    董风辞回家的时候,董老爷子还察觉到了她嘴唇的异样。

    “风辞,你嘴唇怎么肿肿的,没事吧?”

    “没事,可能是菜有点辣!”

    董老爷子垂头看着满桌子的菜。

    没有菜放辣椒啊,这孩子怎么回事?

    不过他是无论如何都没想到,她的嘴唇是被人给亲肿的,若是知道了,估计就要冲去关家宰了关戮禾,他哪儿知道,自己的一时心软,却是引狼入室。

    要说他俩这样腻腻歪歪的也有快两年了,就是临近毕业,也没确立关系,关戮禾自然急了。

    虽然已经如此亲密,学校里面的人也都知道两个人在谈恋爱,却没有最终确定关系,说起来也是被关戮禾给套路了。

    当时燕笙歌的设计作品获得了国内一个射击比赛的特等奖,燕家人自然高兴,当时燕持已经自己创办了公司,燕殊也在那里帮忙,两个人合计着要给燕笙歌弄个惊喜,就直接给她买了一个游艇,当时游艇不算普及,倒是造成了一点轰动。

    燕家兄弟疼妹妹是出了名的,众人自然是艳羡燕笙歌的好福气,那日游艇到了,燕笙歌便邀请了董风辞去玩。

    顺道邀请了此刻刚刚去燕氏任职的叶繁夏。

    董风辞坐在车里,正低头给关戮禾发信息,侧头看着燕笙歌,“去接谁啊?还需要你亲自去?”

    “叶子。”

    “就是你说刚刚从国外回来的那位?已经到大大哥公司打工了,听说和我年纪差不多,已经这么厉害了嘛?”

    “在国外半工半读,提前读了一些课程,在大哥公司就是实习而已,还不是正式员工。”

    “哦!”董风辞了然。

    “之前我就想给你们介绍一下的,可是她挺忙的,叶子的性子可能有些冷,要是给你脸色看,你要相信,她绝对对谁都是一样的。”

    “对大哥也这样?”

    “嗯!”燕笙歌点头。

    “那可是她老板,胆子这么大。”

    “我偷偷告诉你一个秘密!”燕笙歌附在董风辞耳边,“大哥喜欢叶子!”

    董风辞手一抖,手机直接掉在脚边,她连忙伸手捡起来,“你不是在看玩笑吧。”

    “这种事我能开玩笑嘛,你信我,昨晚游艇到了,我说今晚要去游艇上开派对,就邀请几个熟人,你猜大哥说什么。”燕笙歌眨着灵动的丹凤眼,露出了一点狐狸般的狡黠。

    “什么?”

    “他是很忙,不去。”

    “这是周末啊,能有多忙。”

    “所以说啊,我就求了他半天,人家说了,他工作很多,要去游艇上办公,让我把他的秘书捎上,所以……你懂得!”

    “大哥原来还会玩这套啊。”董风辞扑哧一笑,想起燕持那张冷峻的脸,原来邀请人的方式都如此的别扭。

    叶繁夏原本并不想到燕氏上班,她的首选是秦氏,听说秦氏过段时间要有大的革新,可能是秦氏的三少爷要回来,若是集团要变革,首当其冲就是她这种实习生,叶繁夏便去了别的几家公司,没想到都不要她,曲曲折折的,她自己都有些懵,就到了燕氏。

    还偏是怕什么来什么啊。

    一大早,便接到了燕持的电话。

    “总裁,我不去!”叶繁夏立刻拒绝,“今天是周末,我没有义务给你加班。”

    “加班费。”

    “那我也不要。”

    “两倍。”

    “不要。”

    “三倍。”

    “成交,今晚之前汇到我的账户上。”

    “去公司拿上我没处理完的资料,小笙会去接你。”

    “小笙?”叶繁夏有些讶异,有些惊喜却有些失落。

    “你是想我亲自去接你?”燕持挑眉。

    “不是。”叶繁夏哪儿敢有这种奢求啊。

    而且他的车子可不是一般人能做的,就差点进行全身消毒了,她可不敢随便坐。

    燕家的车子到公司,董风辞本来很期待见到叶繁夏的,只是看到一个妙龄女子,穿着一身黑色正统的职业装,面无表情,头发也是一丝不苟的盘在脑袋后面,就像老太太才会扎的发型一样,抱着一摞文件,站在那里,活脱脱一个冰雕。

    因为是周末,公司门口都没人,就她一个人,董风辞又看了看周围,“小笙,该不会是就是她吧!”

    “是啊!”燕笙歌是设计师,所以对人的穿着品位自然有些挑剔,今天是开派对,她却穿成这样……

    真是有些头疼。

    “不过穿成这样,还这么漂亮的,也是不多见哈,哈哈——”董风辞悻悻地一笑。

    叶繁夏是真的长得漂亮,古井般的瞳孔清澈深邃,虽然神情严肃冷清,穿着一身颇为老土的职业装,却还是足以让人一眼就觉得惊艳。

    “以前没见过她,哪家的小姐?”董风辞趴在窗户上,看着叶繁夏一步步走来。

    “叶家的那位,你别乱问。”

    “那位?”董风辞虽然知道的不多,不过叶家他还是知道的,还有叶家一直被上流社会诟病的叶桃芝未婚生子的事情,她是知道的。“是她!”

    “所以让你别多问啊。”

    “我明白。”

    叶繁夏并没有去后座,而是直接到了副驾驶,扭头和两个人打了个招呼,燕笙歌简单介绍了一下董风辞,就算是认识了。

    “叶子,今天是我举行派对,你穿成这样真的好嘛?”怎么看怎么别扭。

    “我不是去参加派对的。”叶繁夏将文件工整的放在膝盖上,还龟毛的将边角都对齐,董风辞抽了抽嘴角。

    这龟毛强迫症的样子,倒是也燕持是绝配啊。

    “大哥都说了,是邀请你……”

    “他是说去办公,我穿成这样很得体。”

    燕笙歌嘴角抽了抽,“你还真的去办公啊,我们在外面玩,你们去工作,你觉得合适嘛。”

    “我就是听从总裁安排而已。”

    “算了,别说了。”燕笙歌知道她性子执拗,也不多说了,只是一路上叹了不少气。

    董风辞倒是挺欣赏叶繁夏的。

    叶家的那点事她是清楚的,而且她最为不认同一点就是,为什么叶桃芝会成为众矢之的,难不成未婚怀孕,就是死罪不成,叶家气急败坏的把人赶走,说什么是因为她的缘故,害得战家失了面子,当时叶家有意和战家联姻,所以怕战家追究。

    其实战家根本没在乎过这事儿,不过是叶家觉得辱没门风罢了,都是面子问题,难不成亲生女儿比面子还重要嘛。

    董风辞忽然想到战家,忽然侧头看向燕笙歌,“我听爷爷说,燕爷爷属意把你嫁给战大哥啊。”

    “噗——”燕笙歌差点被口水呛到,“怎么你都听说了。”

    “爷爷一直不太喜欢戮禾,总想着给我再找个合适的,觉得战大哥和我虽然差了岁数,确实不错的,可是燕爷爷直接和他说,已经被你们家定下了,你们家除了你,还有别人嘛?爷爷气疯了,回来就和我说了。”

    “他的年纪都能当我叔叔了,怎么结婚啊。”燕笙歌垂头丧气的靠在董风辞身上,“风辞,你说我什么时候才能碰到像你和关七哥这样的啊。”

    “怎么?我们小笙思春了?”董风辞轻笑。

    “才没有。”燕笙歌红着脸,矢口否认。

    “也许你的真命天子马上就出现了,急什么啊。”

    “二哥过段时间就要去部队了,我还真舍不得。”

    “不是说报考了军校嘛,怎么现在去部队?”

    “爷爷说先去历练一番。”燕笙歌无奈的叹了口气,“他说二哥对军校一些军事知识已经了解得比学校更多了,多实践一下比较好。”

    “还真想象不出来,他穿着军装的样子。”

    “哈哈——我也想象不到!”燕笙歌捂嘴偷笑。

    刚刚到了海边,关戮禾等人已经在岸边等着了,董风辞刚刚出去,关戮禾就立刻迎了上去,搂住她的腰,就亲了一口她的脸。

    众人倒是习惯了。

    只是叶繁夏看着却颇不自在。

    这两个人不是刚刚高中毕业嘛,怎么这模样,就像是老夫老妻一样熟稔。

    “这位就是叶小姐吧,我是关戮禾。”关戮禾伸手过去。

    “您好。”叶繁夏虽然性子有些冷清,却也是个普通女人,这关戮禾生得极为俊美,她就忍不住多看了两眼,两个人的手还没握在一起,燕持忽然走过去,从她手中直接拿过文件,“怎么就拿了这么点文件?”

    “我觉得够您忙的了,而且您不是要好参加派对?”

    因为燕持抽取文件的举动,害得她怀中的文件险些跌落在地,她连忙伸手稳住,关戮禾的手自然落空,哑然失笑。

    燕持这是……

    “好啦,走吧!”董风辞拉住关戮禾的人就往游艇上面走。

    “小辞,那叶小姐是燕持的姘头!”

    “你说话能不能好听点,是爱慕对象。”

    “意思是一样的。”关戮禾轻笑。

    “你怎么看出来的?”董风辞只感觉到燕持的恶劣,对一个女孩子,上来一个称呼都没有,就颐指气使的,还真把自己当大少爷啊。

    “你要相信一个男人对一个男人的直觉。”

    董风辞轻笑,并不说话。

    因为要上游艇,叶繁夏穿着包臀裙,不乏不能迈得太大,看着近在咫尺的游艇,叶繁夏抱紧文件,有些无所适从。

    燕持却直接将她手中的文件一下子夺过来,直接塞给燕殊。

    “哥,你干嘛啊!”燕殊正和轩陌在说话,聊得无非是轩陌前些日子在酒吧前面捡到的一个男人。

    这聊到兴头上呢,被文件砸得一懵。

    “拿着!”

    燕持说着直接抬手,将叶繁夏拦腰打横抱了起来,长腿一伸,直接迈上了游艇。

    “总裁,我可以自己上去,不需要这样。”叶繁夏脸上看似平静,心底却掀起了巨大的波澜。

    “别站在那里可怜兮兮的,别人不知道还以为欺负你了,我们燕氏刚刚起步,我不想被人说我苛待员工。”

    叶繁夏不说话,却忍不住腹诽,就知道他没有这么好心。

    到了游艇上,众人都到了甲板上,燕持却带着叶繁夏进入舱内,真的开始工作了。

    大家一开始还很好奇,这两个人孤男寡女的,能在里面搞出什么名堂。

    倒是窥探了半天,这两个人相处是真的无趣极了。

    叶繁夏给燕持翻文件,其余时候都只是坐在边上不说话。

    燕持认真起来,就会忘了时间,知道甲板上传来燕笙歌的尖叫声,他才扭头看着叶繁夏,四目相对。

    若是一般的男女,都会觉得尴尬或者不好意思。

    这两个人之间平静得有些诡异。

    “你在看我?”燕持手中的笔顿住。

    “您有事要吩咐?”

    “我问,你是不是在看我?”

    “我需要知道您是否有需求,关注自己老板的动态,不是很正常嘛。”

    燕持轻笑,这个理由……

    “你想不想出去玩?”叶繁夏年纪不算大,也应该是爱玩的年纪。

    “总裁想去?”

    “我不去。”燕持自小老成,对这些活动素来不感兴趣。

    “那我也不去。”

    “其实你可以去。”怎么就不能稍微活泼一些呢。

    “总裁,您是不是想要找借口克扣我的工资?”叶繁夏拧眉。

    燕持没想到这小妮子居然会这么想自己,手下一个用力,笔头瞬间将纸戳穿。

    “你就是这么想我的?”

    “是总裁您突然对我这么好,我觉得不习惯。”

    燕持嘴角抽了抽,“那就继续给我翻文件。”

    “好的!”叶繁夏翻了一半,忽然停住,“总裁,我能说句话嘛?”

    “你说。”

    “今晚之前别忘了给我汇款。”

    燕持咬紧牙齿,“我知道,我现在就给你转。”

    “谢谢总裁。”

    “不客气!”这女人还能再无趣一点嘛。

    甲板上

    董风辞陪着燕笙歌疯了一会儿,转头去拿水喝,关戮禾瞧着她疯疯癫癫的样子,眼中满是宠溺。

    “戮禾,你说就她这疯丫头的样子,你也喜欢?”燕殊挑眉,一脸促狭。

    “什么样儿我都喜欢。”

    “阿陌,他没救了!”燕殊侧头和轩陌说话,“你说你读个研究生,人都读没了,我过段时间要去部队了,想约你,都难,你说你最近都干嘛了。”

    “忙。”

    “别给我胡扯,周末你也忙啊。”

    “是真忙。”

    “我听说你把那个少年带回你是宿舍了?”

    “是醉汉!”

    “醉汉少年!”

    “嗯!”轩陌点头。

    “我都没在你家留宿过,你居然带外人回去。”

    “我是没办法。”轩陌一脸无奈。

    倒是董风辞跌跌撞撞走到关戮禾身边,关戮禾伸手扶住她的腰,“歇会儿,别疯了。”

    “老娘今天高兴!等以后老娘有钱了,也去买个游艇!”董风辞大笑三声。

    关戮禾伸手扶额,之前董风辞被人堵在厕所,让她郁闷了好久,缠着关戮禾要学拳脚,去关家的次数就不断地增多,学了一身的花拳绣腿不说,倒也学了不少不该她说的话。

    比如老娘什么的。

    “行了,坐下歇会儿!”关戮禾搂着董风辞到另一边坐下。

    燕笙歌没了人,就去拉扯燕殊和轩陌,他俩拗不过燕笙歌,所以后面一时间就剩下关戮禾和董风辞两个人。

    “你在看什么呢!”关戮禾搂着怀里的人,发现她的眼睛似乎盯住了什么奇怪的位置。

    他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董风辞却忽然踮起脚,勾住关戮禾脖子,就吻住了他的喉结。

    关戮禾头皮一瞬间就炸开了。

    身子下意识的颤抖了一下,血脉贲张,就如同有股电流从身上窜过,他的身子瞬间就紧绷得不像话,就像是被关着一头小野兽,马上就要从心里跳出来,他咬紧了牙关,董风辞却忽然恶劣,有肆无忌惮的伸出舌头舔了舔。

    关戮禾虽然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绪,可是这地方很敏感,而且这种强烈的生理反应是克制不住的,他的喉结剧烈的耸动着,惹得董风辞不自觉笑出了声。

    柔软的触感,温柔的覆盖,几乎要将关戮禾折磨得崩溃。

    “小辞!”关戮禾按住她的肩膀,两个人之间拉开了一些距离。

    “嗯?”董风辞看着他面红耳赤的模样,一副奸计得逞的模样,“怎么啦?”

    “我快成年了。”今年他已经十八,过几个月过了生日就是整十八了。

    “哦,然后呢。”

    “你一直都没答应做我女朋友。”

    “我们不是一直在念书嘛!”董风辞垂头看了看自己的脚尖。

    “现在都毕业了,你总给给我一个答复了吧。”

    “我才不要。”

    “你怎么样才可答应我。”

    “我妈说了,这男人啊,通常越容易得到的东西,越是……啊——”董风辞话音刚落,身子忽然一轻,就被关戮禾给打横抱了起来。“你干嘛啊!”

    “你今天若是不答应我,我就把你从这里扔到海里喂鱼!”

    “你敢!”

    “不然就试试!”关戮禾走到甲板边,董风辞后背膈着栏杆,小半边身子都落在了外面,她立刻伸手抱住关戮禾,“关戮禾,你敢胡来,我这辈子都不可能答应你。”

    “你放心,你若是不答应,我就跟你一起跳下去,你说,答不答应!”关戮禾佯装松了松手。

    “啊——”董风辞抱紧他的脖子。“关戮禾——救命,谋杀啦!”

    燕笙歌倒是想去一探究竟,就被燕殊拦住了。

    “人家小情侣打情骂俏,你去干嘛!”

    而燕持回复叶繁夏的话也是如出一辙。

    董风辞喊了半天,居然半个人影都没看到。

    “关戮禾,你敢松手试试。”

    “答不答应!”关戮禾居然真的松了松手。

    “我答应还不行嘛!”董风辞大吼,气急败坏。

    “早这么说不就好了!”关戮禾轻笑,早知道这么简单,自己早就该怎么做了。

    ------题外话------

    我只想说,关关的套路玩得挺溜啊!

    关关:╭(╯^╰)╮我是谁啊!

    我:那是那是!

    关关:还有记得以后别叫我关关,请叫我关爷!

    我:好的关关!

    关关:(╯‵□′)╯︵┻━┻

    *

    游艇这边是和正文中有一处呼应起来的,就是关戮禾带燕小西出海那次,大家还记得吗,是个游艇!

    本来打算这章让秦三少出场的,看样子只能往后退了,也许明天出场,我争取明天让他出来(捂脸)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