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07 腹肌很有料,亲上去

正文 07 腹肌很有料,亲上去

    京都第一高中

    董风辞刚刚已经听得有些恼火了,这会儿瞧着挡在面前的人,扭头看向一侧的林雅静,“林同学,你这是几个意思?”

    “你看雅静做什么啊?我们都在这里,你还想欺负她不成!”说着挡住她去路的女人直接扯住了董风辞的胳膊。

    而此刻里面女生也怕惹事上心,纷纷往外面跑,关戮禾心里美滋滋的,激动得昨晚都没睡好,瞧着大家都出来了,偏生董风辞还没出来,有些焦躁的踢了踢鞋子。

    “那转校生是不是要倒霉了,她们几个在学校强势习惯了,她这次抢了林雅静的男朋友,听说她们早就想教训她了。”

    “可怜啊,惹谁不好。”

    “快点走吧,要上课了!”两个人交头接耳,一个转弯,关戮禾的俊脸忽然出现在他们面前,吓得脸色惨白之后,又浮上一丝羞红。

    “七少——”两个人顿时面红耳赤。

    “你们刚刚在说什么?”

    “没什么!”两个人飞快的拉着手往外面走,关戮禾拧眉。

    林雅静?

    这个名字怎么这么熟啊!

    而里面忽然传来女生的尖叫。

    关戮禾直接冲了进去,却瞧见董风辞被两个女生按住了肩膀。

    “你们干嘛!”

    她们估计也没想到关戮禾会忽然进来,立刻吓白了脸,他直接冲过去,将两个人拽开,将董风辞护在怀里,低头询问。“你没事吧?”

    “没事!”董风辞整理好被拉扯的七零八落的校服衣领。

    “七少我们就是想要教训一个这个贱人,她——啊——”那膀大腰圆的女生话音未落,就被董风辞一把攥住了衣领,她足有140斤,关戮禾直接提住她的衣领,将她整个人悬浮在了半空中,脚尖着地,脖子被衣领拉扯得有些疼。

    “你刚刚说谁是贱人!”

    那女生脸色煞白,尤其是对上关戮禾那双深不可测的黑眸,顿时怯了。

    “我……”

    “我可不是不打女生的人!”

    “呦——关戮禾,欺负女生你好意思?”厕所门口忽然出现几个语气轻佻的男生。

    关戮禾余光扫了他们一眼,“和你们没关系吧。”况且他也不认识这些人。

    “你欺负我们班女生就是有关系!”

    本来就是在说话,也不知道是谁先动手的,几道黑影就瞬间纠缠在了一起,董风辞伸手攥着衣领,这可怎么办,因为洗手间的空间有限,几个人已经打到了走廊上,而周围女生的尖叫声一轮高过一轮,还有一些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男生,一声声叫好传来。

    “关戮禾,你别打了!”对方人很多,再这么下去,关戮禾会吃亏的。

    董风辞急得上火,看了一眼四周,没有一个她认识的人,林雅静和一群女生站在她对面,那女生一言不发的看着她,好像自己是她的仇家一样,董风辞可没空管她,扭头准备去教室喊燕殊,一扭头,正好瞧见燕殊过来,立刻拽住他的衣服。

    “二哥,你快去劝劝啊!”董风辞急得跺脚。

    只是燕殊却忽然直接脱了校服外套,塞到董风辞怀里。

    直捋起袖子,“混蛋,欺负我兄弟,我打不死你们!”

    说着就加入到了混战中。

    不过有燕殊的加入,战况倒是开始一边倒,不消几分钟关戮禾那边就占据了上风。

    董风辞无语,燕殊这哪里是来劝架,这分明就是来帮架的嘛!

    不过很快老师便来了,只是饶是老师来了,也没拉住这几个男生。

    关戮禾和燕殊就打得红了眼,而对方则是觉得在这么多人面前大家输了,没面子,所以双方僵持不下。

    “都别到了,你们都没听见吗,你们要是再打,待会儿全部回去都要喊家长,背处分!”老师声音很大,可是双方还是没有作罢的趋势。

    这老师就是想要上去劝架,都插不上去,忽然想到了什么,扭头居然走了。

    董风辞有点懵,难不成是去叫校长或者保安了嘛。

    “你们快别打了,关戮禾!”无论董风辞怎么办,他们就像听不见一样,这要是被处分了,可怎么办啊。

    只是过了约莫三分钟,来的人不是校长,也不是保安,而是……

    燕持!

    燕持约莫一米八五的个子,在人群中显得格外惹眼,墨色头发明显经精心修剪过,校服拉链,中规中矩的拉到了胸口的位置,一丝不苟,衣服裤子上不见一丝褶皱,黑曜石般的眸子,深沉幽邃,薄唇抿成了一条线,大步朝着这边过来。

    “燕持大哥!”董风辞可算是见到救星了,直接扑过去。

    只是双手刚刚要碰到他的衣服,就被他下意识的躲开了。

    董风辞双手落空,显得有些尴尬,差点忘了他有洁癖,这才缩回手。

    “怎么回事?”

    “就……”董风辞手指比划了一下,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燕持已经直接走到前面。

    燕殊一瞧见燕持来了,忽然停住了进攻,右脸忽然挨了一下,疼得他眉头紧蹙。

    “大哥!”燕殊喊了一声。

    在学生时代,总是觉得比自己高一届的学长学姐都是应当尊重的,都是比自己厉害的,燕持在学本就很出名,加上他整个人站过来,那强大的压迫感,双方都停住了动作。

    燕殊伸手摸了摸脸,心里颇为懊恼。

    “怎么回事?”燕持走过去,直接走到燕殊身边,低头打量了他一下,确定燕殊没有大碍,这才看了一眼他身侧的关戮禾,“你又和人打架?”

    “这可不关我的事,是他们欺负戮禾,我才动手的。”

    “戮禾?”燕持拧眉,看向关戮禾。

    关戮禾虽然和燕殊处得不错,但是和燕持并不是很熟。

    不过他也清楚,这个人极其讨厌麻烦,而除了他本身的事情以外的任何事情都属于麻烦事。

    “是他们先动的手!”对面的人忽然指着关戮禾和燕殊。

    “是你们嘴巴太臭。”

    “明明是那个贱人抢了雅静的男朋友!”膀大腰圆的女生直接伸手指着董风辞。

    反正老师都在,她就不信关戮禾还能揍自己。

    董风辞一愣,“她的男朋友是谁啊!我刚刚到学校,我都不认识几个人,什么她的男朋友啊。”

    “就是七少啊!”

    众人愣住。

    燕殊差点笑出声,伸手搭在关戮禾肩上。“哎呦,戮禾,你什么时候有的那位女朋友,怎么不介绍给我认识啊。”

    董风辞更是恼怒,直直看着关戮禾,希望他能将事情说清楚。

    关戮禾伸手揉了揉肩膀,侧头看向对面的几个人女生,打量了半天。

    忽然幽幽的说了一句!

    “雅静是谁!”

    林雅静顿时脸色有些白,“我上次明明去过你家,你怎么说不认识我。”

    众人更是讶异,这是什么节奏,都带回家了?

    “哦,那燕殊还天天去我家呢,难不成他是我男朋友?”

    “我擦,你丫能别把我带上嘛!”

    “母亲与你们家相熟,请你回家吃了顿饭,谁和你说过,你是我女朋友了,我怎么都不知道,况且我是有女朋友不错,却不是你!”关戮禾倒是一点面子都没给她留。

    林雅静咬着嘴唇,紧紧攥着裙子,她还以为凭借两家的交情,关戮禾不至于不给自己面子,没想到关戮禾压根就没把自己放在眼里。

    “你就那么喜欢她嘛!”林雅静不甘心,“我比她差在哪里。”

    “差得不是一星半点,本就不在一侧层次上,有什么可比的!”

    “那到底为什么打起来?”燕持开口,他的声音冷清,饶是站在那边,就给人一种不容忽视的气度。

    燕持的面子,关戮禾还是要给的,便把事情说了一通。

    “再怎么样,你们也不能在学校打架啊,你们不知道这种事情的影响多么恶劣嘛!”老师这才有了开口的机会,急得满头是汗,幸亏没有受什么大伤,不然就是一起恶劣的校园斗殴事件了。

    燕持幽幽开口。

    “既然是你们先动的手,那我弟弟和戮禾就是等于正当防卫了,没有道理说,别人揍过来,他们还要把脸凑上去的道理,索性他们没受什么伤,赔礼道歉就可以了,医药费就不找你们索赔了。”

    “我们学校打架素来都是要背处分的,因为是你们挑衅在先,你们才是最主要的过错方,所以老师应该知道怎么处理吧!”

    打架本来就是双方的事情,燕持要护着自己弟弟的意图明显。

    老师嗫嚅着嘴巴,刚刚要反驳,又被他一句话给堵了回来。

    “我弟弟他们被人挑衅欺负,已经很委屈了,他们有五个人,他们只有两个人,没有道理说,被人欺负了,还要被处分,这也太令人心寒了吧,老师,我相信您一定会秉公处理的!”

    “明明是我们被打,你这分明就是要……”对方不满,直接跳了出来,却被燕持一记冷眼给瞪了回去。

    “那是你们技不如人。”

    “你这是歪理。”

    燕持轻笑,不屑与他争辩,只是扭头看向老师,“老师,相信您会秉公处理的。”

    燕持说完,目光从身侧的两个人身上扫过,“愣着干嘛,还不跟我去医务室。”

    两个人像是做错事的小孩,立刻跟了上去。

    燕持从小就早熟,严肃起来的时候还是很吓人的,燕殊自然不再造次,乖乖跟着去了医务室。

    这一大早的,校医刚刚上班,衣服都没来得及换,就瞧见四个人过来,“怎么回事?打架啦?”两个人脸上倒是没什么伤,就是校服明显有被拉扯的迹象,还是很好猜的。

    “有没有受伤?”

    “就是有点淤青和擦伤。”燕殊一屁股坐在凳子上。

    “没有大碍就好,我这里有消毒酒精和棉球,你们两个人相帮他们处理伤口,我换个衣服洗个手就过来。”校医从柜子里拿出消毒酒精和棉球。

    燕持却直接走到角落的洗手台,开始洗手。

    “风辞,你帮我擦吧。”燕殊可怜兮兮的看着董风辞。

    “好。”董风辞手中仍旧抱着燕殊的校服。

    “你去帮戮禾,我给他擦。”燕持已经洗完手,慢条斯理的擦着手指,看了看校医,“医生,有手套吗,我怕脏。”

    “哦,有的,我给你找找。”

    “哥,这都上课了,你还不赶紧去上课,不然来不及了。”燕殊悻悻地往回缩,这若是落到燕持手里,哪里还有他好果子吃。

    “过来!”燕持冷哼。

    “哥,你也听戮禾说了,这事儿不怪我。”

    “你不劝架,还跟着去瞎掺和,燕殊,我是你哥,你心里在想什么,我比你清楚,邵阳了是吧。”

    燕殊轻轻咳嗽一声。

    燕持戴上手套,直接走到燕殊身边,“你说你图什么,人家是帮女朋友出头,你一个单身狗,你去凑什么热闹。”

    “不是,燕持大哥,我和他……”董风辞刚刚要解释,就被关戮禾一把攥住了手。

    关戮禾可怜兮兮的盯着她,手心炙热,烫得她手臂疼。

    燕持直接起身,将床铺中间的帘子拉起来,直接将关戮禾和董风辞隔绝在了一个小空间中。

    然后他俩就听见了燕殊的惨叫声。

    “啊——哥,亲哥,你轻点儿啊,你这是消毒啊,你这是谋杀啊。”

    “不彻底消毒容易感染,春天是细菌最容易滋生繁殖的季节。”

    “哎呦我去,疼啊——”燕殊惨叫。

    “忍着!”声音依旧冷清。

    索性过了一会儿没动静了,忽然又传来燕殊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大哥,你把我伤口弄开了。”

    燕持不急不慢的将他的手臂两侧用胶带粘上,“这样就对称了。”

    燕殊此刻的内心不止有一万只草泥马在奔腾。

    燕持伸手扯下一个创口贴,粘在他的右脸一个小创面上,还是觉得不满意,又拿了一个创口贴粘在他完好无损的左脸上。

    端详半天,又把有脸的创口贴猛地扯下来。

    “嗷——哥——你干嘛!”

    “不对称!”

    “我擦,你……”

    “再说一句脏话试试?”

    燕殊悻悻地闭上嘴巴,隔了数秒才幽幽说了一句。

    “那这次弄得对称点。”

    “我尽量。”

    董风辞听着他俩的对话,嘴角勾着一抹笑,低头帮关戮禾处理胳膊上的伤口。

    “嘶——”董风辞没帮人处理过伤口,下手有点没轻没重的,倒是弄疼了关戮禾。

    “我轻点儿!”董风辞紧紧咬着下嘴唇,眸子里都是水光,“下次别这么打架了,现在知道疼了吧。”

    “那我也不能看着他们欺负你啊,你是我我的人。”

    “我不是!”董风辞抬头,漂亮的眼中氤氲着水光,嘴唇红艳,看起来格外的诱人,关戮禾艰难的吞咽了一下口水,董风辞立刻垂下口,抿了抿嘴,继续给他处理伤口,这关戮禾自此之后的眼睛就没从她嘴上移开过。

    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

    燕持准备离开,直接拉开挡在他们中间的帘子,就瞧见关戮禾一脸痴汉的模样,微微拧眉,“处理好了,休息一下就去教室上课,这事儿我不会和家里人说,若是再有下次,处分不会少的!”

    “谢谢大哥!”关戮禾笑了笑。

    燕殊正对着镜子看着自己的脸,却被燕持从后面踹了一下小腿,“尤其是你小子,听着没?”

    “哎呦,大哥,我知道啦,你快去上课吧!”

    燕持无语,光是给他擦屁股都不知道多少次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成熟一点。

    这事儿暂且算是被压下去了,到了放学的时候,燕殊才忽然发现,自己自行车的后座被人拿下去了,明明早上上学的时候,还是在的啊。

    这个……

    “小辞,你坐我车子吧,他的车子你也不能坐。”关戮禾暗爽。

    燕殊和他从小一起长大,根本不用多说一个眼神一个笑容,他就知道他在打什么歪心思。

    好你个关戮禾,你丫可以啊。

    董风辞没办法,只能坐上了关戮禾的车子。

    只是董风辞坐上车,才觉得有些尴尬,男生的校服被风吹得鼓起来,直接扑在她脸上,董风辞伸手扯住他的校服下摆,将衣服压下去,衣服一紧,关戮禾心里一个紧张,车子忽然晃动了一下。

    董风辞整个身子就直接撞到了他的后背上,下意识的伸手直接搂住他的腰。

    关戮禾后背顿时僵直了。

    他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女生胸前的柔软撞在他的后背上,握着车头扶手的手沁出细汗,不敢乱动一下。

    燕殊优哉游哉的跟在两个人后面,无语的咋舌。

    “哎——简直没眼看啊,这是不给人活路了啊,简直是要闪瞎我们这些单身狗的钛合金狗眼啊,我们还是走吧!”燕殊说着加快脚步,冲到了两个人前面。

    董风辞红着脸,微微将身子往后面靠了靠,可是手却还是紧紧抱着关戮禾的腰。

    “你能好好骑车嘛。”董风辞声音细弱蚊蝇,透着一点害羞。

    关戮禾心思都集中在放在自己腰上的那双手上,哪里还有心思骑车啊,自然是歪来歪去的,害得董风辞根本不敢松开手。

    即便现在是春天了,迎面而来的风不如冬日冷冽,却也有几分冷意。

    董风辞有些畏寒,他的腰上很暖和,她的手指微微往暖和的地方挪了挪,即使隔着一件校服,也能够清晰的感觉到他腹肌的轮廓。

    董风辞在杂志和电视上见过不少男人的肌肉图,却还是第一次摸到真人的,她的身子往前贴了贴,直接贴到了男生清瘦的背后,隔着衣服,又摸了摸他的腹部。

    “拿出去。”关戮禾简直要疯了,这人在干嘛。

    还上瘾了不成。

    隔着衣服他都能感觉到她手指的柔软,女生就贴在自己身上,他不敢乱动一下,一股异样的酥麻感,从尾椎骨传来,直冲大脑。

    燕殊扭头看了他们一眼,“你俩快点儿,关戮禾,你脸怎么红了,风辞很重嘛,骑得这么费力。”

    “没有。”关戮禾加快脚下的踩踏节奏,董风辞瞬间抱得更紧了。

    “骑个车子,你怎么一脸高氵朝的样子!”

    “噗——”董风辞不厚道的笑了出来。

    关戮禾狠狠瞪了燕殊一样,这人还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董风辞知道关戮禾拿自己没办法,倒是更加肆无忌惮的摸了一把他腰上的肉。

    这人看着清瘦,没想到身上还挺有料的。

    “你还不快点拿出去。”关戮禾是又急又气,那董风辞没有一点办法。

    他握过这双手,知道这双手多么细嫩,他的截然不同。

    他浑身的毛孔都彻底舒张开来,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

    董风辞就像是上瘾了一样,摸来摸去的,忽然一笑,“关戮禾,你的肉会动的。”

    “我又不是死人,当然会动。”

    董风辞哪里知道,关戮禾就是个毛头小子,哪里禁得住她这么摸来摸去的,加上前段时间晚上还梦到了和她那个什么,这身子慢慢的就有了反应。

    关戮禾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变得如此敏感了。

    难不成真的到了血气方刚的年纪?

    “咯咯——”董风辞笑得开心,因为她明显感觉到了关戮禾的紧张。

    “嘶——”忽然一阵急促的刹车,关戮禾忽然调转车头,车子直接驶入了一个巷子中,没等董风辞反应过来,关戮禾已经从车上跳了下来,直接攥着她的手,就把她从车上一把扯了下来。

    “关戮禾,你干嘛……啊——”董风辞后背被东西撞了一下,一个温柔的手掌托住了她的后脑勺,而关戮禾的另一只手,直接按在了她脸侧的墙壁上,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一脸严肃。

    董风辞轻轻咳嗽一声,显得有些尴尬,而此刻她整个人都被关戮禾圈在怀里,男生身上有清新好闻的皂角味,却让她顿时红了脸。

    “你做什么?”

    “你刚刚不是玩得挺开心的嘛!”关戮禾看着她红着脸的模样,真是又爱又恨。

    而且又是在马路上,若是自己没掌控好,撞到人怎么办。

    “我有嘛?”董风辞咬了咬嘴唇。

    “你怎么不敢看我?”

    “我为什么要看你。”董风辞嘴硬,手心的触感还清晰的刻在脑子里,她后背往后缩了缩,“你先离开。”

    关戮禾看着她脸红的样子,倒是忽然升起了一点逗弄她的心思。

    “你干嘛不敢抬头看我?”

    “没有,你先离我远点!”

    “你已经摸了我一路了,怎么着我也得要点补偿啊。”

    “什么补偿,难不成你也想摸我!”董风辞下意识的伸手护住自己的胸口,关戮禾一笑,却直接上前走了一步,身子几乎要贴上去了。

    “喂——关戮禾,你别再往前了,不然我对你不客气。”董风辞身子往后贴,却无路可退,只能看着男生越靠越近。

    董风辞心里紧张,咬住嘴唇,抬头看向关戮禾,“你先退开一点,你要压着我了!”

    “嗯。”关戮禾目光又落在了她的嘴唇上,她的牙齿微微咬住下嘴唇,柔嫩的嘴唇被她咬得变了形,却还是十分漂亮,董风辞被他看得心里发慌。

    忽然身子往下一躲,直接从他腋下穿过,就要往外面跑。

    关戮禾动作很快,直接伸手拉住她的胳膊,又一次将她按在了墙上。

    而这次……

    他的直接低头吻住了她紧紧闭住的嘴唇,那动作颇为凶狠。

    燕殊骑车打了一个四岔路口,才扭头看了看后面的人!

    “我擦——人呢!”燕殊看了半天,也等了一会儿,却不见两个人的影子。

    怎么走着走着人没了。

    他生怕两个人出什么事,立刻调转车头往回赶,瞧着关戮禾的车子停在巷子口,他的停好车子走过去,忽然撞到这一幕。

    登时红了脸。

    立刻闪身躲到一边。

    我滴乖乖,这两个人要不要如此饥渴,这还是在大街上啊,我的妈呀,看得我脸都红了!

    赶紧走,此地不宜久留啊!

    ------题外话------

    因为番外不会过长,所以时间跨越得会比较大,之前说好会把燕笙歌和秦浥尘的事情也糅合在这里面一起写,所以不出意外的话,下一章秦浥尘应该会登场。

    不过燕殊年轻时候还是很害羞的嘛,不比现在这样!

    燕殊:我也是从一个纯情小男生过来的好吗!

    我:请问你到底都经历了一些什么,变成了燕流氓!

    燕殊:我……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