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05 心悸,见家长,我不是你爷爷

正文 05 心悸,见家长,我不是你爷爷

    两个人刚刚坐上车,车上的民警没想到,打架会是个学生,一脸促狭,一手搭着方向盘,一边调侃。

    “年轻人啊,血气方刚,打架有什么好的,你这弄不好,回去还得被处分。”

    关戮禾倒是浑不在意,董风辞却有些急了,“是那个人先耍流氓的。”

    “听说把人都打得骨折了,小伙子,下手够重的啊!”民警调侃道,用眼神示意了一下董风辞,“女朋友?”

    “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不得了,小小年纪就谈恋爱了,你们父母知道嘛,待会儿肯定要给你们父母打电话,你们要不要提前给他们说一下,给他们一点准备时间。”

    “不能通知家里!”董风辞难免急躁。

    自己回国没几天,这就惹了事,爷爷肯定生气。

    “虽然是那人有错在先,不过你们把人打成那样,关于医药费也是需要协商的,后期他会不会再告你们,就另说了,小伙子,你下手也忒狠了点。”

    “我没弄死他就不错。”关戮禾攥紧双手,混蛋,下次若是再碰见他,还是照样把他打个半死。

    “还真是年少轻狂!”民警笑了笑。

    很快关董两家便接到了警局的电话。

    董老爷子显然不信,问了好几遍才确定,外套都没拿就往外面走,董叔立刻追了出去。“老爷子,您不要急,天黑,您慢点儿啊。我已经打电话让司机过来了。”

    董老爷子有专车,不过司机早就下班了,他们年纪都大了,不方便驾车。

    “来不及了,怎么进了局子啊,这丫头真是……”董老爷子连声叹气,“我就说,这都快九点了,还不回来。”

    “刚刚警察同志不是说,小姐没事嘛,您别急,我去招呼车!”董叔立刻将外套披在老爷子身上,现在是初春,白天还好,入夜温度还是偏低的,若是他生个病,可就不得了了。

    “哎呀,边走边找吧!”董老爷子急不可耐。

    另一边的关老爷子接了电话,也是一脸懵。

    “老爷,怎么办啊!”九姨娘一脸焦躁,“小七不会出事吧。”

    “他应该没事!”关老爷子摩挲着下巴,“去——查一下到底怎么回事?”

    警察说得并不清楚,只让监护人过去一下。

    不消片刻,事情的起因经过便打听的一清二楚了。

    “那小七没事吧!”九姨娘还是最关心关戮禾的情况。

    “少爷没事,就是那人被打得半死,已经被送到了医院。不知道他后面会不会追究。”

    “那种人渣,他还有脸追究!”女性对这些猥亵之人,通常更加憎恶。

    “哈哈——还真有我当年的风范,之前总说这孩子太斯文,看样子,他是没被逼到那份儿啊。”关老爷子哈哈大笑。

    “老爷,您怎么还笑啊,不行,我要去警局一趟,也不知道那些人会不会虐虐待他,我不放心!”九姨娘拢了拢披肩就要出去。

    “等会儿,急什么,一弦一柱他们都在,他能出什么事啊。”关老爷子倒是不急,“你刚刚说,他是为了救一姑娘?”

    “嗯,少爷最近回家迟也是为了追这位姑娘。”

    “还有这回事?”关老爷子眉头紧锁,眉心被压出一道深深的沟壑,定然是经常拧眉造成的,不怒自威,一派威仪。“绿萝,这事儿你没和我说啊。”

    绿萝是九姨娘在风月场的花名,平素也就关老爷子会这么喊她而已。

    “戮禾这年纪,喜欢小姑娘也是正常的,而且我看这小子,指不定就是三分钟的热度,我也就没上心,也就没有和你说。”九姨娘其实心里已经开始打鼓,只是常年浸淫在风月场所,她早就练就了一身处变不惊的本事。

    “前些日子我听说你准备将老林的女儿介绍给小七?”关老爷子摩挲着手上的戒指,成色有些老旧,上面镌刻着繁复的花纹,镂空设计,在琉璃灯下,折射出了一丝危险的暗光。

    九姨娘手指不安的搓动了两下,“我就是闲得慌,雅静那孩子我挺喜欢的,就想让两个孩子多接触一下,歆儿被戮炎送到了国外,戮禾在家,连个同龄人都没有,你不是不然他和燕家与轩家人都接触嘛。”

    “接触得也不少啊!”关老爷子轻笑。

    “老爷——”九姨娘神色微变。

    “那两家的孩子自然都是顶好的,可是我们关家毕竟不是寻常人家,你就不担心日后燕殊参军,会生擒了小七!”

    九姨娘手指一哆嗦,差点将手中的娟帕揉碎。

    “老爷,不能吧,这燕殊头上还有个哥哥,还是说兄弟两个人都?”

    “我听说燕持无意从军,指不定这以后燕家就是这燕殊当家做主,这小子……”关老爷子搓动手机,“并非我类啊!”

    “可是……”

    “算了,这事儿先不提,他看上的是普通人家的姑娘,还是?”

    “董家的小姐。”

    “嗯!”

    关老爷子随口应了一声,过了数秒才猛地抬头,“你说哪家!”

    “老爷,是董家。”

    “董半山他家!”关老爷子直接从凳子上跳起来。

    “是那位老爷子!”

    “绿萝!”关老爷子口气陡变。

    “老爷,我不知道啊,什么董半山,我……”

    “你这么精明,会不知道嘛,这京都,除了他们家,还有哪个董家!”

    那可是京都出了名的官阀世家,本家就董风辞一个女子,并未从政,可是父母叔伯,董氏旁支却遍布了几乎全国大大小小的政法系统,被人称为是“董家军”,董家的势力可不容小觑。

    “他俩也没怎么样,老爷,您先别这么激动。”九姨娘努努嘴,“其实现在也就是同学而已,八字都没一撇呢。”

    “看样子你是很想有一撇喽。”

    “我……”

    “董家是什么人家,不用我多说吧,董半山和我有仇,更不会让自己孙女嫁到我们家,这事儿你就别想了。”

    “我也没想啊!”九姨娘嘟囔着,这事儿她早就查清楚了,她倒是觉得董家挺好的,况且风辞那孩子性子也好,最主要的是,难得自己儿子喜欢。“老爷,您去哪儿啊!”

    “去警局!”

    *

    关戮禾和董风辞到了警局,此刻已经是九点半了,警局就只有几个值班民警,还有个民警正在吃泡面,带他们回来的民警将车钥匙挂在一边,扭头拍了拍一个男人的后背。“怎么这么晚才吃饭?”

    “去调解了一起纠纷,打小三来着,从五点折腾到九点,嘴皮子都磨破了,刚刚才走,这不是饿了吗?”

    “叫个外卖?”

    “等不及了。”男人狼吞虎咽的将泡面汤汁一股脑儿的喝下,随意的擦了擦嘴,“呦——这小伙子和小姑娘挺俊啊,犯什么事儿了。”

    “打架。”

    “校园斗殴,还是约了群架,我听说最近很多小男生会为了自己喜欢的女生出头,找人斗殴,我都不明白他们怎么想的,打架赢了能有多光荣。”男人将泡面盒扔掉,看了看关戮禾,“你俩又是因为什么啊?”

    “小姑娘遇到流氓啊,小伙子把那个流氓打得骨折住院了,老张陪着去了医院,我忙不开,待会儿他们父母来了,负责接一下。”

    “小事!”男人嘿嘿一笑。

    “那你们到我办公室来!”男人冲着两个人勾了勾手指。

    其实大体情况都了解得差不多了,就是过来补个笔录而已,进行得很顺利,民警看了一眼自己的记录本,“没问题的话,就在这里签个字,顺便按个手印!”他将本子往关戮禾面前一推。

    关戮禾一目十行的扫了一眼,执笔的时候,董风辞才注意到他的右手关节几乎都破皮了,已经结着星星点点血痂,和他白皙纤长的手指极不相符。

    “刚刚受伤的?”董风辞立刻握住她的手。

    “没事!”关戮禾按下手印,“可以了。”

    那时候还不流行用电脑做笔录,民警活动了一下手指,“那你们在这里等一下,等你们父母来接你们,就能回去?”

    “有药箱嘛?”

    “我去找找!”民警促狭的看了他们两眼,真心养眼,这女孩子初见倒也不觉得多么惊艳,不过很耐看。

    “刚刚受伤了,你怎么不说!”董风辞握住关戮禾的手,低头,仔细看着他的指关节。

    不得不说,他的双手生得很漂亮,都不像是一个男生该有的。

    关戮禾右手被董风辞捧在手心,女生的馨香的呼吸声喷洒在他手背上,有点痒。

    他不自觉的往董风辞身边挪了几分,董风辞丝毫未曾察觉,因为董风辞是侧着身子的,所以她的胸口很自然的抵在了关戮禾的胳膊上。

    她一心都在观察关戮禾的伤口,根本没心思注意这个,倒是关戮禾,直接红了脸,隔着衣服,他都能感觉到她身体的柔软程度,再想起之前手心的触感,越发的心猿意马,虽然才上高中,不过她已经发育得很好,身形弧度优美,很是漂亮……

    尤其是胸口那处!

    关戮禾艰难的吞咽着口水。

    “真的不疼啊。”董风辞看着都难受。

    “没事……”

    关戮禾话音未落,董风辞垂下脑袋,对着伤口呵了几口气,“这样会不会好点?”

    她的身上真的好香。

    关戮禾微微垂头,准备再闻一下,董风辞却忽然抬头。

    关戮禾唇瓣直接从她额角擦过,两个人双双愣住。

    他的嘴唇不若手心温热,有些凉凉的,他也不知道忽然会碰上,倒是有些紧张得吞咽口水,下意识的舔了舔嘴唇,看得董风辞瞬间就红了脸。

    两个人靠得特别近,四目相撞,董风辞却忽然别开眼,他怎么一直盯着自己看,好不要脸。

    他的五官精致到眉眼,没有一点瑕疵,昏暗的灯光下,还能看见他眼睑下投射的一片阴影,眸子深邃黝黑,温柔宠溺。

    头发凌乱,散落在额前,遮住了一点眉眼,阴影下的黑眸,身上有那么一点禁欲的疏离感。

    即使穿着简单的校服,也掩饰不住他的帅气。

    她脸红透,微微闭上眼睛,额角的触感清晰得刻在心头,睫毛微微闪动,心里忽然开始躁动不安起来。

    “风辞……”关戮禾以为她生气了,小声唤了她的名字。

    头顶忽然传来他的叫声,董风辞心脏没来由的调动起来,仿佛下个瞬间就要从胸口蹦出来的,她的身体的所有感官,似乎都集中在了一个点上,对面男生的呼吸,声音,甚至身体的一些小动作,都瞬间被无限的放大。

    整个脑子都是一片空白的,关戮禾还在喊她的名字。

    她心脏的跳动却一下快过一下,关戮禾以为她真的生气了,被她捧在手心的手,忽然用力,直接握住她的手。

    董风辞的手被她紧紧握着,这才回过神。

    “生气了?刚刚就是个意外而已。”

    两个人关系刚刚好转一些,关戮禾不想她再不理自己。

    “放开!”董风辞拧眉,他手心的热度仿佛要透过手腕,直接到达她的心脏。

    这股莫名的心悸感觉越发明显,董风辞要甩开他的手,偏生被他攥得更紧了。

    “你做什么,先松开我。”

    “不松!”关戮禾态度强硬,“你是不是生气了。”

    “我没有!”董风辞越发紧张起来。

    这种不受控的感觉真心不舒服,而且关戮禾靠她太紧了,莫名其妙的,她忽然觉得,他的声音都是有害的。

    自己心脏再这么跳下去,会不会心脏太快而死。

    “你分明就是生气了,不然怎么对我这个态度。”明明刚刚还好好的。

    “我真的没有,你先松开我。”

    “那你,看着我的眼睛说!”关戮禾不依不饶。

    别的事都能含糊,这事儿不行。

    本来董风辞就不喜欢他,刚刚甚至有些怕自己,若是再让她跑了,估计以后想和她说话更难。

    “你这人怎么这么无赖。”

    “就无赖了,你不说你没生气,我不放手!”

    董风辞抽了半天,手指都抽不出来,气得要死,抬头看着他,“我真的没生气,这样总可以了吧。”

    关戮禾忽而一笑。

    董风辞只想起了自己学过的一句古诗!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晃花了她的眼。

    *

    董老爷子率先到了警局,长驱直入,根本没什么人。

    之前吃泡面的民警,正在整理之前那个小三事情的笔录,哈气连天,听着有动静,“谁啊,有事嘛?”

    “我来接孩子,请问到底发生了什么?”

    “哦,你是……”男人抬头看了一眼,差点吓得从椅子上摔下来,他连忙推开椅子,脚步趔趄了一下,差点绊倒椅子边角,直接摔在地上。

    “董老爷子,您怎么来了,快请坐。”

    “孙女在你们这里,接了电话,过来看看情况,到底怎么了?”

    “您是那位女学生的……”民警一拍脑袋,“真是不好意思,这么晚来让你亲自过来一趟。”

    “她父母都不在,只能是我这个做爷爷的来了。”董老爷子因为走得太急,后背沁出了一身的汗。

    “我领您过去!”民警擦了擦额头的汗。

    这可是只能在电视上见到的大人物了,老张他们带人回来之前都没问一下家庭情况嘛,大半夜的,差点给他吓尿了。

    董老爷子长期浸淫官场,看起来倒是挺和善的,只是锋芒都藏在里面,而且举手投足无一不在昭示着上位者特有的盛威,虽不说话,却也不怒自威。

    “到底是出什么事了,电话里你们也没说清楚。”董老爷子倒不是担心董风辞惹事,就是生怕自己孙女被人欺负了。

    “董小姐在公车上遇到个流氓。”

    “那个混账这么大胆,公开场合居然做这种事,这种人,你们一定要好好教育!”董老爷子脸涨得通红,“简直混蛋,怎么能做如此猥琐的事情。”

    “我们一定好好教育!”

    “那人呢,我能去看看嘛。”董老爷子越想越气,恨不得现在就把那小贼给劈死。

    “在医院呢,您孙女的男朋友可真厉害,把人直接打骨折了,直接送到医院去了,若不是差点出人命,我们当场调停好,把那人扣了就完事了,也不用劳烦您亲自过来一趟……”

    “那是他活该,什么东西,若是被我……”董老爷子一听已经被人教训,不自觉的眉头舒展了开来,“等会儿,你说什么男朋友?”

    “就是董小姐那个十分帅气的……”民警话说一半,艰难的咽了咽口水,董老爷子的目光已经能直接把他射死了。

    “我孙女没有男朋友,别胡说。”

    “那就是我记错了,是她的一个同学。”

    “人呢!在哪儿!”董老爷子刚刚拨去一层愁云,又瞬间被笼罩上了另外一层。

    男朋友?

    风辞一向乖巧听话,难不成……

    是燕殊或者轩陌?

    不过能把那人打骨折的,估计也就燕殊干得出来,哎呀,燕殊这孩子,他还是很喜欢的……

    想到这层,董老爷子眉头彻底舒展开,这可是好事啊。

    明天就去找老燕商量一下,现在不能结婚,也得把这事儿先定下来。

    “董老爷子到了!”民警声音压得很低,退到一边!

    董老爷子伸手理了理衣服,燕殊虽然下手狠了点,不过也是因为自家孙女嘛,脸色不要太难看,免得把孩子吓到,来,笑一下!

    门并没有彻底关上,虽然从这个角度,看不到里面的情况,却依稀可以听到里面的对话。

    董风辞看花了眼,都忘了要将手从他的掌心抽出来。

    “你真的没生气嘛?”关戮禾抿了抿嘴唇,还是有些不放心。

    “真的没有,你要我说多少遍,你才肯放手啊!”

    董老爷子捂嘴偷笑,哎呦喂,这小手都拉上了,燕殊这小子平时看着吊儿郎当的,没想到挺会追女生的嘛,这个年纪,拉拉小手还是可以的嘛!

    “不放!”

    “你到底要怎么样嘛。”

    “再拉一下不行嘛!”关戮禾这口气带着一丝恳求,听得董风辞你心都酥了。

    董风辞,这是这个变态的惯用伎俩,你给我清醒点,别被骗了。

    “不行!”

    “那你还是生气了。”

    董风辞真的不理解,这人的脑回路怎么会如此清奇,生气和拉手有半毛钱关系啊,而且这家伙手心又流汗了,黏黏糊糊的,难受死了。

    “我真没有。”董风辞真的很想给他跪了。

    “我刚刚不是故意亲你的,而且就是碰到了脑袋,又没有……”

    董老爷子睁大眼睛,进展这么快?

    这个……

    好吧,勉强接受一下,不过回去还得好好教育她一下,可不能再越了底线。

    “我知道,所以没生气。”

    “那我之后还可以亲你嘛!”

    “你……”董风辞脸涨得通红,“当然不行!”

    “你看你,分明就是生气了。”

    “我没生气之前,难不成你就可以亲我了嘛!”

    关戮禾摇头。

    好像也是这个道理哈。

    “您是学生家长嘛?”提着药箱的民警走过来,找了好半天,才在犄角旮旯找到一个药箱。

    因为他的嗓门很大,声音传到了里面,董风辞身子第一时间做出了反应,直接推开关戮禾,动静太大,董老爷子叹了口气,推门而入。

    “爷爷——”董风辞立刻变得十分乖巧。

    “我那个……”董老爷子张嘴要说话,忽然看到一个不认识的男生,整个人都愣住了,伸手指着关戮禾,又指了指董风辞,“这个……”

    关戮禾还是第一次见董风辞的亲人,难免紧张,他在裤腿上蹭了蹭手心的汗,走到董老爷子面前。

    “爷爷好,我是风辞的……”

    “等会儿,燕殊呢!”董老爷子看了看办公室。

    很简单的摆设,一张办公桌,四张凳子,后面一个简易书橱,根本容不下一个人。

    “二哥不是在家嘛!”董风辞伸手整理好衣服,乖巧的站在董老爷子身后。

    “不是,刚刚和你在这里的……”董老爷子眉头一紧,打量着关戮禾,“是你这小子!”

    那口气陡然一变,吓得关戮禾心脏猛然一紧。

    饶是他这种不关心时事政治的人,也是认得这张脸的,此刻忽然放大了在自己面前,难免有些惊慌失措。

    “爷爷好!”

    “谁是你爷爷啊,别乱叫!”董老爷子冷哼,“小混蛋,刚刚就是你拉着我亲了我孙女儿?”

    “爷爷,不是那样的,那就是个误会!”董风辞立刻上去解释,自己爷爷性子他很了解,绝对会打死关戮禾的。

    “什么误会,我在外面都听到了,你个小混蛋啊,年纪不大,就不学好哈,小小年纪的,不好好学习,就想着谈恋爱,毛都没长齐,就要亲我的孙女儿,你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啊。”董老爷子这般疾言厉色,倒是将一直在门口陪他的民警给看懵了。

    刚刚还是一副春风得意的模样,怎么现在就狂风骤雨了。

    “爷爷,真的不是你想得那样,就是个误会而已,根本没亲到。”董风辞拉着董老爷子的胳膊,急得面红耳赤。

    “你少护着他,小混蛋,你叫什么!”

    “爷爷,我叫关戮禾!”关戮禾此刻心里倒是挺甜的,怎么说,董风辞护着自己,也算是好事嘛。

    “你是关家那个老混蛋生得小混蛋?”

    众人懵掉。

    那个……

    这个比喻,真的是……

    关戮禾更是整个人差点石化。

    就父亲的江湖地位,谁不喊一声关爷,怎么到了他这儿,就变成了老混蛋!

    他应该如何回答,是?

    那不是承认自己和父亲是混蛋?

    不回答?

    会不会很不礼貌,第一次见家长啊,不能留下坏印象吧。

    “爷爷,我和他真的半点关系都没有。”董风辞都急得要哭了。

    “我在外面都听得一清二楚了,拉着我们风辞的手,还亲了她,你要是个男人,你就承认,你敢不敢!”董老爷子气结。

    不应该是燕殊嘛,怎么会是他啊,难怪听着声音不对劲。

    “我承认,是拉了她的手,也亲了她。”

    “关戮禾,你少胡说。”

    “好,承认就好,有没有棍子!”董老爷子气结。

    “老爷子,您消消火!”董叔气喘吁吁的到了门口,他就是付个钱的功夫,这老爷子人影儿都没了。

    “爷爷,您放心,我肯定会负责的!”

    董老爷子更是恼火,谁要你这小混蛋负责了,能不能别给自己加戏!

    ------题外话------

    所以说,这董老爷子和关戮禾之间的恩怨纠葛,不是那么简单的!这是多年累积起来的,哈哈……

    这个“深仇大恨”啊,可不是凭空而来的,哈哈……

    关关啊,你就是被打的命,别挣扎了,放弃抵抗,乖乖被打吧。

    关关:╭(╯^╰)╮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