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04 恐吓情敌,这个男生有点凶残(二更)

正文 04 恐吓情敌,这个男生有点凶残(二更)

    京都第一高中

    燕殊话音未落,董风辞直接把校服扔在他脸上,“根本不是,是他跟踪我!”

    “我擦——”燕殊扯下校服,难以置信的看着关戮禾,“你小子可以啊,什么时候喜欢上风辞的。%d7%cf%d3%c4%b8%f3”

    “我没有跟踪她!”关戮禾辩解,“我们就是偶遇。”

    “是嘛?”燕殊现在只相信董风辞的话。

    “京都那么大,还真是巧哈!”董风辞笑着坐到自己的位置上,老师敲黑板,准备上课,同学都想八卦,可是关戮禾是谁啊,哪儿敢啊,也只能私下说说而已。

    “董同学,我的书可以借你一半。”董风辞新书还没领过来,桌上就放了一个笔记本,还有几个铅笔盒而已,男生将自己的书往边上推了推。

    关戮禾拧眉,这小子……

    “谢谢。”董风辞倒是不客气。

    董风辞倒是和她的同桌相谈甚欢,偶尔回头和燕殊说两句,就是不带关戮禾玩,这让关戮禾更加不爽。

    上午的最后一节课是体育课,董风辞身子不舒服,就安静待在教室里。

    燕殊勾着关戮禾的脖子,“别看了,瞧你这望眼欲穿的样子。”

    关戮禾轻哼。

    “其实风辞脾气挺大的,你说,树林这么大,你最起码多逛逛啊,不能看见一棵树,也不管是不是歪脖子树,你就想吊死在上面吧。”燕殊冲着关戮禾挤眉弄眼。

    “就算是歪脖子树,我也心甘情愿吊死在上面,要你管!”关戮禾抄起一边的篮球,直接扔给一个瘦弱的男生,砸得他胳膊疼,刚刚准备回头骂一句,瞧见是关戮禾,立刻蔫了。

    “打一局!”

    “七少,那个……我不太会……”

    “打球,或者我打你,选一个!”关戮禾活动了一下指关节。

    这小子,当着他的面,和董风辞有说有笑的,当他是死人啊!

    那人被关戮禾看得后背都湿透了,那眼神……

    好可怕。

    “他是真的不会,你干嘛欺负人家啊!”

    “那他体育课选了什么?”关戮禾拍着篮球,砸在地上,发出了沉闷的声响,仿若催命的噩耗。

    “排球!”男孩怯怯的说。

    “那就打排球,或者打你,选一个!”

    “打排球吧!”

    大家都知道,关戮禾是故意找茬,所以这个比赛,根本没人参与。

    燕殊坐在一边,喝着可乐看戏!

    “嗷——”球直接朝着男孩的面门打过去,巨大的撞击声响,惨烈的叫声,听着都疼。

    “啊——”这次是胸口。

    男孩被关戮禾打得满场跑。

    直到体育老师过来,关戮禾才停了手。

    “怎么回事啊?这还没上课呢,干嘛呢,打架啊!”体育老师长得五大三粗,说话声音粗,中气十足。

    “我们在切磋球技,是吧同学!”

    男孩鼻子都流血了,正拿着卫生纸擦鼻子,连忙点头。

    “嗯,切磋切磋而已!”

    “快去洗洗!”体育老师又不是傻子,自然明白发生了什么,只是关戮禾他又不敢教训,估计现在教训了他,回家的路上,他就得被别人教训了。

    男孩如蒙大赦,朝着露天的洗手台跑去。

    关戮禾扔下手中的球,居然追了出去。

    燕殊把玩着手中的可乐瓶,微微拧眉,这小子不会准备把人揍死吧。

    “关戮禾,你干嘛去。”老师显然也有这个担心。

    “关心同学!”关戮禾理由找得倒是高大上。

    “燕殊,你跟去看看!”体育老师只能找燕殊求救。

    燕殊放下可乐就跟了出去。

    男孩趴在水龙头下,抄着水,往自己脸上扑,脸上被砸了好几下,看着没什么,摸起来都剧痛,忽然后背被人戳了一下,男孩下意识的转头,瞧见关戮禾那张阴沉的脸,吓得浑身紧绷。

    “七少,您……”男孩不断往边上退,直到整个后背贴在了墙上。

    “啪——”关戮禾直接抬脚,一下子踹在了男孩腰侧的墙上,身子微微弓着,斜眯着眼睛,就像是巡视着自己猎物一般,深不可测的眸子,阴沉诡谲,“你待会儿去和老师申请换位置。”

    “什么?”

    “需要我再说一遍嘛!”

    “不需要,我待会儿就去。”男孩连忙点头。

    关戮禾比现在的身高就足有一米七八,虽然此刻一脚踏在墙上,也比面前的男孩高了半个头。

    “董风辞是我的人,你明白吗!”

    男孩此刻才算是明白,为什么关戮禾找自己的茬,连忙点头,“我保证,以后再也不和她说话了。”

    “这才乖!”关戮禾轻笑,“早知道你这么聪明,我刚刚下手就轻点儿了。”

    “呵呵——”男孩干笑两声。

    “打得你疼不疼?”

    “不疼不疼!”男孩连忙摇头。

    可他还是低估了关戮禾的小气自私。

    “既然不疼,以后你就陪我打球好了!”正好缺几个肉盾。

    男孩脸色一白,“其实我还是有点疼的……”

    “所以你刚刚是骗我?我最讨厌别人骗我了!”

    “哈哈——”男孩干笑两声,“我开玩笑的,不疼,不疼!”

    关戮禾冷哼!

    燕殊咋舌,关戮禾若想整人,自然有千百种办法,让你无处可躲。

    燕殊走过去,勾住他的脖子,“人家就是同桌,你至于吗?”

    “至于。”关戮禾挑眉看着燕殊,“要是哪天你喜欢上了一个人,估计比我更厉害。”

    “不可能!”燕殊轻笑,只是眉眼间的神色却有些闪躲。

    就是上了一堂体育课,董风辞身边的位置就空了出来,关戮禾直接将书包往董风辞身边的桌子上一扔,长腿一伸,就坐到她身边。

    董风辞拧眉,整理新书的手微微顿住。

    “你怎么来了?”

    “是不是很意外?”

    董风辞无语的翻了个白眼。

    燕殊本来以为就关戮禾这对付潜在情敌的架势,肯定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的拿下董风辞,但是他错了。

    关戮禾但凡靠近她一点,就被董风辞一巴掌拍过去,别说拉个小手了,就连董风辞的桌角都不许他碰一下。

    关戮禾心里委屈啊,自己又不是什么洪水猛兽,董风辞也很是郁闷,这人无论上课下课,就差没跟着自己上厕所了,眼睛就没从自己身上移开过,怎么会这般不要脸啊。

    董风辞转来没几天,就到了年纪春季的月考,不出意外地,她得了个全班倒数,关戮禾快笑疯了。

    “嗳——你怎么考的啊,这选择题随便做,也不至于——”

    “啪——”关戮禾话音未落,一大本数学书直接砸在他脸上。

    “哈哈——”惹得燕殊爆笑不止,也就只有董风辞敢怎么揍她了吧。“活该,风辞教训得好。”

    董老爷子得知自家孙女的情况,为了给董风辞与燕殊或者轩陌制造机会,特地让他们帮忙补习,他们自然不会拒绝,平时都是去燕家,周末去轩陌去董家帮忙补习。

    燕老爷子一向简朴,所以燕家的三兄妹,上学都是骑自行车,或者坐公交比较多,燕家现在没有搬到老宅,市区的房子距离学校很近。

    为了方便董风辞,宋一唯硬是在他的山地车后面安了个座位。

    这已经够娘气的了,说是怕董风辞坐着不舒服,还专门让安叔让女佣在后面缝了个坐垫!

    樱花色的!

    陪着他正红色的山地车!

    真特么的……

    漂亮!

    董风辞倒是不在意这些,反正自己做得舒服,燕家与董家是军政世家,那个时候都没有什么商业背景,董风辞的父亲是赚了一些小钱,不过董老爷子还是觉得小孩子不应该那么奢侈,就像寻常人家教养就好,董风辞以前上下学都是自己坐公车,直达董家所在的大院,倒也方便。

    关戮禾上学的时候,寻不到和董风辞说话的机会,知道她要去燕家补课,也买了自行车。

    “风辞,我的车子更舒服,你坐我的吧!”关戮禾骑车跟在燕殊后面。

    董风辞抱着燕殊的腰,根本不搭理他。

    关戮禾却不在意,而是一直跟着到了燕家。

    燕持今年已经高三,学业压力到,都到十点多才回来,宋一唯给燕笙歌包了绘图设计班,她一放学就过去了,也不回来,长辈都很忙,这个时间段,燕家就是没人的。

    先写作业,而后燕殊才会给董风辞补课,董风辞刚刚坐下,身边一个黑影就闪了过来,直接霸占了她身边的位置。

    董风辞无语,低头写作业。

    “嗳——这个写错了!”

    “不是,这个应该这么做,用今天老师刚刚教的公式……”

    “我跟你说,就是这样,把这个数字代入……”

    董风辞放下笔,看着关戮禾,“要不然你帮我写好了?”

    “也可以!”关戮禾倒是不介意。

    董风辞瞪了他一眼,“我自己写,不用你管!”想从关戮禾手边夺下本子,关戮禾又不肯,两个人就在座位上争夺起来。

    “你怎么怎么无赖,把本子给我。”

    “不给!”关戮禾就想逗逗她。

    燕殊抬起眉头看了一眼,继续低头写作业。

    争来抢去,董风辞忽然猛地用力,直接将本子给扯了过来,顺带着连关戮禾整个人也被这股大力拽了过来。

    “啊——”董风辞后面是没有任何东西的,关戮禾若是压过来,她肯定要摔倒的。

    关戮禾连忙伸手扶住桌子,另一只手本来试图按住董风辞的肩头稳住身形,没想到手一滑……

    碰到了一团柔软!

    “啊——”董风辞直接从座位上跳起来。

    “死变态,我打死你!”董风辞抄起本子就朝着关戮禾身上招呼。

    “你俩这又是怎么了!”燕殊头疼。

    “二哥,这变态非礼我!”

    “我没有!”关戮禾大声说道。

    “你还敢说,你刚刚明明……”董风辞看了看自己的胸,又看看关戮禾,“啊——变态!”又扔了几本书过去。

    “我不是故意的!”关戮禾真是委屈。

    “你……”燕殊指了指董风辞。“戮禾,这可就是你的不是了,无论怎么样,也得克制啊。”

    “燕殊!”

    “好了好了,赶紧写作业!”

    “变态!”董风辞把关戮禾的书往地上一扔,“你再敢过来,我打死你!”

    关戮禾自知自己做错了事,收敛了许多。

    八点多,燕殊给董风辞辅导完作业,“我得去接小笙,戮禾,你去风辞回家吧。”

    “我不要!”“好!”

    “我能自己回去!”董风辞收拾了书包,就往外面走。

    天色已经很黑了,关戮禾已经追了出去,其实从燕家到董家,不算远,两站路,董风辞自然选择坐公交,今天运气不错,刚刚到站台,公车就来了,董风辞一脚踏上车,刚刚要投币,忽然从她后侧伸出一双修长的手,将几枚硬币彷如投币箱。

    “我请你!”关戮禾离她太近,她都能够感受到男生那蓬勃的心跳。

    董风辞立刻往里面走,虽然已经八点了,车上人倒是不少,董风辞寻了个窗口抱住车上的一个铁栏杆,关戮禾不敢靠她太近。

    话说也就是摸了一下而已……发这么大脾气。

    不过……

    挺软的。

    手感不错。

    关戮禾下意识的搓了搓手,原来女孩的身子这么软啊。

    董风辞哪里知道关戮禾此刻在想什么,只是低头看着自己的鞋尖,她怎么会遇到关戮禾这种无赖啊,还被他……

    当时被摸了一下,大脑一片空白,压根不知道是什么感受,现在越想当时的感觉越发深刻,这脸慢慢就红了,就像是染了一层血色,胸口涨涨的,好像那双手残留的温度还在,胸口滚烫一片。

    董风辞还在失神,忽然身子一僵,自己身后有人!

    她的整个身子都紧绷起来,嘴角抽了抽,往前挪了一步,应该是无意擦到的吧。

    可是董风辞往前一步,后面的人就往前凑,她是碰到公交色狼了嘛。

    而且她都能闻到那人身上浓重的烟味,有点恶心。

    董风辞咬牙,直接往边上挪了挪。

    没想到那人却直接跟了过去,董风辞本就不是什么软柿子,刚刚扭头,准备发作,忽然整个身子就被往后一扯,后背直接撞进了一个温暖的胸膛。

    关戮禾离得有些远,挤过来费了些时间,车子行驶得好好的,他说她来回走干嘛,原来……

    董风辞刚刚要说话,关戮禾直接伸手扣住了她的腰,他的手臂很长,一只手就难将她整个搂在怀里。

    男生的手心滚烫,修长的手指,紧紧箍住她的腰,将她牢牢锁在怀里,头顶传来熟悉的声音,“没事吧?”

    董风辞摇摇头,看着那人要跑了,立刻指着男人,“关戮禾,他……”

    董风辞话音未落,关戮禾长腿一伸,几乎跨出了半米,一脚直接踹在了男人的后背上。

    车内人不算拥挤,众人一看,立刻往边上躲。

    “小混蛋,找死啊!”男人转头,直接拽过一个老太太的包就朝着关戮禾扔过去。“我告诉你,别多管闲事,不然老子揍死你!”

    “呵呵——”关戮禾轻笑,闪身躲开包,一个健步上去,一拳就砸在了男人脸上。

    “啊——”众人惊呼。

    就是董风辞都捂住了嘴巴。

    关戮禾虽然穿着宽大的校服,可是衣服空空的,身材精瘦,所以没人会想到他的爆发力会这么大,将一个身材魁梧的大汉一拳打翻在地。

    男人擦了擦嘴,刚刚要爬起来,关戮禾一脚就踹了过去。

    “嗯?你说要揍死谁,嗯——”关戮禾心里憋着一口气,自然卯足了劲儿。

    大汉被他踹到了车边,关戮禾每一脚都踢得很重,大汉虽然魁梧,却是个花架子,被关戮禾打得嗷嗷直叫。

    “快别打了!”

    “再这么出去要出人命了。”

    “这是怎么回事啊,报警吧!”

    “小姑娘,你快去劝劝你男朋友啊。”

    董风辞这才回过神,“那个男人刚刚非礼我!”

    “啊?”众人这才反应过来,难怪这小男生这么生气。

    司机已经停下车,去了解情况。

    “快别打了,再这样人会被你打死的!”

    “我特么的就是打死你,都不带眨下眼的,怂货,欺负我女朋友,我打你这几下都是轻的!”关戮禾已经被人拉开。

    “小混蛋,你别走,我告诉你,我不会罢休的!”男人扶着车身站起来,嘴巴里面还在骂骂咧咧的。“你以后出门给我小心点,不然老子弄死你!”

    都到了这时候了,他还是嘴硬。

    “信不信我打得你亲妈都不认识!”关戮禾力气很大,几个男人来拉住,他又冲了过去。

    “啊——”周围又是一阵惊呼。

    这小伙子太能打,那个男人也是个蠢的,还非要惹怒他,这不是找死嘛。

    “我特么的今天就好好教你怎么做人,告诉你,谁才是你老子!”关戮禾越想越是窝火。

    自己都没舍得拉一下手的人,这个混蛋,居然还敢对她做那种事,打死也是活该。

    “哎呦,别打了,真的要出事了!”

    “小姑娘,你快去劝劝你男朋友啊!”

    众人只能把董风辞推了出去。

    其实这还是董风辞见到关戮禾这一面,说真的……

    有点可怕。

    想着关家那样的背景,关戮禾又岂会是善茬。

    “小混蛋,我特么的弄死你!”男人忽然从地上跳起来,直接拿起了挂在车边的灭火器就朝着关戮禾砸过去。

    “小心!”董风辞惊呼一声。

    灭火器眼看着就要砸到关戮禾,他忽然抬手,直接扣住了。

    众人看傻了眼,关戮禾猛地从男人手中夺过灭火器,朝着他的胳膊就猛地甩了一下。

    众人都听到了骨头断裂的声音,这下子若是砸在脑袋上,肯定要出人命了。

    谁见过打架这么不要命的,一时间都没人敢再上去拉架。

    关戮禾将灭火器放好,直接走到男人面前蹲下。

    男人捂着胳膊,满地打滚!

    “这次打你是轻的,你想揍我是不是,随时去关家找我,就在城西,最大的那个宅子!”

    男人瞳孔收缩,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

    关戮禾拍了拍手起身,直接走到董风辞身边,董风辞忽然往后退了一步。

    他刚刚的模样,是真的起了杀心。

    关戮禾那双深不可测的眸子,微微有些不爽,直接扯住董风辞的肩膀,硬是将她扯到了自己面前。

    董风辞猝不及防,差点扑到他怀里。

    “关戮禾……”董风辞声音也比平常小了很多。

    一想到她平素虐待他的时候,再加上关戮禾刚刚的狠戾,董风辞能不后怕嘛,他不会也要这么揍自己吧。

    关戮禾却直接伸手将她耳边的碎发别到耳后,顺手将她有些凌乱的衣服整理好。

    “真的没事?”

    那声音一如往常的温柔,董风辞却不知道该怎么和他说话了,他刚刚的模样与平常真的差太多了。

    “我问你,是不是没事?”关戮禾心情有些烦躁,只要想到那个男人,他能不窝火嘛。

    董风辞摇了摇头,倒是显得有些委屈,他冲着自己吼什么啊。

    而此刻警车声由远及近,之前就有人报了警,警方来得还算快。

    “关戮禾!”

    董风辞毕竟就是个高中生,关戮禾把人打成这样,警察又来了,要是被带走了怎么办?她说着紧张的扯住关戮禾的衣服。

    “没事。”关戮禾攥住她的手,身子却下意识的将她半圈在怀里,车上人很多,大家来来回回,有些拥挤。

    董风辞生怕关戮禾被抓走,而且起因是为了帮自己,自然紧张,哪里有心事想自己手被抓了,人也被某人给抱了。

    “怎么回事?谁打架?”

    “叔叔,不是打架,这人在公车上耍流氓,我不过是替天行道!”

    “耍流氓?”警察一脸严肃,只是看着蜷缩在地上,都不能动弹分毫的人,嘴角抽了抽。看向关戮禾,“你打得?”

    “是他不禁打?而且说要揍死我,威胁我,我就是反抗而已!不信你问大家?”

    众人哪里还敢乱说话啊,这少年,下手狠,眼神凶残,又是关家的人,谁都不想惹事,而是本来也就是那人耍流氓,自然就都站在了关戮禾这边。

    “先都跟我回警局吧,做个笔录。”警察拿起手中的对讲机,“麻烦叫救护车,这里有人骨折了。”

    车内的警察一愣,不是简单的打架斗殴嘛,都骨折了?这么严重。

    只是救护车没来,关家的车子倒是到了。

    四辆黑色的迈巴赫,几乎将公车给围了起来。

    “少爷!”一柱是最先冲过去的,“您没事吧!”

    “我没事!”关戮禾手指关节破了点皮,也是刚刚下手太狠了。

    “同学,跟我们走吧!”警察刚刚和司机聊过,一边低头记笔录,一边和关戮禾说,根本没注意关家人到了。

    “去哪里?到底怎么了?”

    “遇到个小流氓,不小心把他弄骨折了!”关戮禾说得随意。

    “是他?”一柱直接走过去,当着众人的面就踹了他一脚。“耍流氓给你?我们少爷留你一条狗命都是轻的!”

    “嗳——那边吧干嘛呢!”听着男人惨叫声,警察才走过去拦住一柱。

    “一柱!”一弦已经到了公车门前,“少爷,我们去处理吧,已经很晚了,您先送董小姐回家吧。”

    “这人得先跟我们去一趟警局啊!”警察还没反应过来这些是关家人,只想把关戮禾带走。

    “我说你……”一柱刚刚要发作,就被关戮禾拦下来。

    “没事,走一圈而已!”关戮禾拉着董风辞就下了车,董风辞心里紧张,手心沁出一丝细汗,亦步亦趋的跟在关戮禾身边。

    关戮禾就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忽然回头,董风辞直接撞到他的怀里。

    “唔——”董风辞捂住鼻子。

    “一柱,你先送她回去。”

    “干嘛送我回去,这事儿是因我而起,我怎么能……”

    “难不成你想所有人都知道你被流氓……”关戮禾摸了摸鼻子,心里还是很不爽。

    “他们肯定要带我回去问话的,而且不是我,你也不会打人,无论怎么样,我都不能走,你若是被拘留了,我就在里面陪你!”

    董风辞拉着关戮禾就往前面走,嘴巴还在念叨着鼻子痛。

    本来就是小小的一个案件,可是警局今晚却分外热闹,因为随后关家和董家的人都紧随而来,整个警局的气氛瞬间变得诡异起来。

    ------题外话------

    关关真是凶残,你吓坏你媳妇儿了!

    关关:媳妇儿,来抱抱,不怕,我对你可是一直很温柔的!

    董风辞:……

    关关:是那个混蛋不长眼,我打他都是轻的!

    董风辞:已经打残了!

    关关:我没废了他不错了!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