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03 恋物癖,春梦了无痕

正文 03 恋物癖,春梦了无痕

    董风辞伸手拨弄着自己碗中的一个肉片,小腹隐隐有些胀痛,没有什么食欲。

    轩陌倒是还没注意到董风辞的异样,关戮禾就抬脚踹了轩陌一下。

    轩陌扭头看向关戮禾,某人立刻用眼神示意了他一下,轩陌心下狐疑,关戮禾这人,平素就是有人死在他面前,眉头都不眨一下的,现在居然会关心人了。

    “风辞,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轩陌低声询问。

    “肚子疼。”董风辞一只手捏紧筷子,一只手按在腹部,脸色煞白。

    轩陌是学医的,自然一下子就明白了董风辞发生了什么,“带药了嘛?”

    “忘了。”董风辞说话都艰难。

    “你等会儿!戮禾,你帮我照顾她一下,去餐厅找人帮她要被红糖水,我出去一下!”轩陌从外衣口袋中翻出钱包就往外面走。

    “阿陌,不是,你得……”和我说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吧。

    关戮禾小心翼翼的走到董风辞身边,董风辞趴在桌上,疼得说不出话,只能依稀听见从她牙缝中挤出的呻吟声。

    “哪里疼啊?”关戮禾一脸紧张,生怕自己说错了话。

    董风辞本就不喜欢他,扭过头不去看他。

    关戮禾蹲在她身边,盯着她乌黑的发顶,忽然伸手碰了一下,董风辞猛地抬头,一把扯过他的手臂,张嘴就是一口!

    轩陌进门的时候,就瞧见董风辞张着血盆大口,恨不得要把关戮禾一口吃了一样。

    “嘶——”关戮禾倒吸一口凉气。

    “你俩干嘛呢!”

    轩陌出声,董风辞方才松开嘴吧,松开关戮禾的手臂,转而盯着轩陌,撒娇状,“阿陌——”

    “你咬他干嘛?”轩陌瞧着关戮禾手臂上红肿一片,隐约可见牙印。

    “是他送给我咬的!”董风辞冷哼,扭头看着关戮禾,“你说是不是!”

    “哦!”关戮禾愣了数秒,“对!”

    轩陌咋舌,关戮禾这是疯了不成,还是他做了什么对不起董风辞的事。

    董风辞吃了药,趴在桌上,没一会儿就睡着了,倒是轩陌,接了老师的电话,要急着回学校,只能把董风辞想托付给了关戮禾,顺便给了他董风辞家里的电话和地址,让他送他回家。

    关戮禾捏着电话,笑得合不拢嘴。

    啧啧……

    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啊。

    “关小七,你听到我和你说得话了嘛,傻笑什么呢。”轩陌盯着关戮禾,这小子是不是被什么脏东西给魇着了。

    “哦,我知道了,你快走吧。”

    “要是八点她还没醒,就把她送回家,地址和电话都给你了,要是找不到,就打电话问人。”轩陌还是不放心。

    “我懂。”关戮禾捏着电话地址。

    *

    一弦一柱两兄弟瞧着轩陌出来了,对视一眼,怎么回事?

    “要不要进去看看啊?”一柱始终不放心。

    “进去找死啊,少爷正和董小姐单独相处呢,多好的机会啊,你去干嘛!”一弦倒是两耳不听窗外事的模样。

    “这董小姐我们也不了解,要是个坏人怎么办?我们少爷也没谈过恋爱,你说这……”一柱已经抽了大半包烟,“会不会被人骗啊。”

    “骗什么?”

    “骗财骗色!”

    “噗——”一弦被一口烟给呛到,“我说,你也想太多了吧,那董小姐看着也不是一般人,怎么可能呢。”

    “人不可貌相啊,多少英雄都是栽在美人身上。”

    “别拿你来套用英雄好嘛!”一弦翻了个白眼。

    一柱冷哼一声,继续抽烟。

    关戮禾其实并不懂得照顾人,餐厅送了红糖水来,他喊了董风辞两声,董风辞幽幽睁开眼,那模样,活像他见过的小狼,带着一副尖锐的獠牙,恨不得立刻把他撕碎一样,关戮禾悻悻的缩回手,就这么盯着她一直看到了八点整。

    “喂——”关戮禾戳了她一下。

    没动静。

    “那个……”继续戳。

    没反应。

    “我说……”

    “你个变态有完没完,我咬死你信不信!”董风辞猛地抬头,恨不得立刻要把他咬死!

    “我……”关戮禾被她的样子唬了一下,“你该回家了?我送你回去还是你……”

    “你要让我一个女孩子回家嘛!”董风辞冷哼。

    “那……”关戮禾大喜,这是可以送她回家了?

    “还不赶紧过来扶着我,没看到我身体虚弱嘛!”

    “哦!”关戮禾忙不迭的过去。

    送她回去的路上,董风辞也是昏昏欲睡的模样,宁愿靠着车子,也不愿和关戮禾有半点的肢体接触,两个人中间能塞得下一个成年人。

    *

    关戮禾一回家,就瞧见沙发上纠缠在一起的一对男女,女人听着动静,忙不迭的从沙发上摔了下来,胸衣落在地摊上,头发凌乱,衣服大敞开,男人的手伸到女人胸前,女人脸红着要从男人身上下来。

    男人扣住她的腿,不许她动弹分毫,关戮禾瞧着女人的内裤挂在脚踝上,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甜腻的味道。

    一柱眉头紧蹙,刚刚要开口,就被一弦拉住了。

    “大哥,父亲说您还在国外帮忙,怎么这么快回来?”关戮禾插在裤袋中的手,微微收紧。

    “忙完就提前回来了,父亲带着姨娘出去了。”关戮炎手下动作不停,惹得女人娇喘不止,女人立刻像是一个水蛇般的缠住男人。

    “大哥您先忙,我回房了。”关戮禾说着直接上楼,不愿多看他们一眼。

    女人被男人撩拨得情动,刚刚要送上自己的嘴唇,就被关戮炎一把揪扯住了头发,“嗯——”女人疼得闷哼出声。

    “大少——”女人委屈极了,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

    “关戮禾出去干嘛了?”关戮禾直接按住女人的脑袋,就往身下按。

    女人立刻会意……

    站在关戮炎身后的男人,目视着正前方,神色始终没有一丝波澜。

    “见了轩少和一个女孩。”

    “女孩?”

    “那女孩昨日来过家里,是和燕殊一起来的?”

    “那就是和燕家轩家都认识?”

    “嗯。”男人点头,“需要我去查一下嘛?”

    “不用。”关戮炎轻笑,“那对母女倒是煞费苦心,还真以为凭关戮禾的身份,可以寻得一门这么好的亲事嘛,不用我们搅和,这事儿也得黄。”

    “大少说得是。”

    “一转眼他也到了那种年纪了啊。”关戮炎轻笑,“回头给他送个女人。”

    “大少……”身下的女人微微抬头,一脸期待的看着关戮炎。

    这关家几个兄弟,也就关戮禾生得最为俊美,而且听说还是个处男!

    “你想去?”关戮炎眯着眼睛,露出一丝杀机。

    “我就是相帮大少……啊——”女人话音未落,头发就被一下揪扯住,“伺候我的时候,还想着别的男人,你的胆子不小啊。”

    “大少……”女人惊慌失措。

    “赏给你们了!”关戮禾起身,提起裤子。

    女人大惊失色,还没开口,就被人捂着嘴巴拖了出去。

    关戮炎轻笑,“什么东西,还想爬上关戮禾的床,我都嫌脏,更别提他了。”

    “谢大少。”站在关戮炎身后的男人卑躬。

    “去找个雏儿给我那好弟弟送过去。”

    “是!”

    *

    关戮禾刚刚回到房间,脸色顿时变得十分阴沉。

    “大少是什么意思,真是越发过分了,要是嫖女人,去外面啊,在家算是怎么个回事。”一柱咬牙。

    关戮禾是关老爷子的老来子,他一共有七个儿子,其余的几个人,岁数都不小了,早就成年搬了出去,有些被关戮炎打压得都已经搬出了京都,所以关家老宅,也就只有关戮禾一个人在住。

    这些年,老爷子身子不太好,关戮炎接手了关家大部分事情,顺势就搬回了老宅,只是关戮炎平素很忙,极少能碰面而已。

    “他这些年真是越发放肆了,怎么能在客厅就,根本就没把我们少爷……”一柱话没说完,就被一弦狠狠踹了一脚。

    这个没眼力劲儿的,没瞧见少爷脸色不好嘛。

    “罢了,你们下去吧。”关戮禾将领口纽扣扯开,忽而看见手臂上的咬痕,嘴角浮现一抹笑意,伸手摸了摸咬痕。

    想着董风辞心情自然大好,直接脱了衣服就去洗澡。

    只听着外面窸窸窣窣有声音,关戮禾拧眉。

    怎么一到自己洗澡的时候,就有人进来啊。

    关戮禾生怕有人再闯进来,扯了浴巾裹在腰上,急忙伸手准备将门反锁,没想到门把手,忽然在自己手心一转,直接从外面被推开,一个仅穿着内衣,批了一个外套的妙龄少女便俏生生的出现在了关戮禾面前。

    “七少……”女孩伸手几欲遮挡自己的身子,长得清新脱俗,脸涨得通红。

    “你是?”

    “我是来伺候你的!”女孩说着按照吩咐,缓缓将衣服剥下来,露出柔嫩白皙的肩头。

    关戮禾深邃的眸子,淬着寒峭,不用想都知道是谁让她过来的,心下没来由的窝火。

    “滚——”

    “七少,我就是……”

    “滚出去!”关戮禾指着门口!

    一弦一柱刚刚离开一会儿,就听着房间传来动静,立刻冲了进去,看着一个仅着内衣的女人站在那里,愣了数秒,直接将她拖走。

    “慢着!”关戮禾已经换了浴袍,裹在身上。

    “七少——”女人直接爬到关戮禾脚边,“我没有别的意思,真的没有,我就是过来伺候你一晚上,你别赶我走,不然我会没命的,七少……”

    “您最是心善,求您别赶我走!”女人急得眼泪不断往下落。

    “少爷,他们也太过分了吧,现在怎么办?”

    “送到大哥房间。”

    一柱睁大眼睛,“可是大少夫人快回来了啊。”

    “送过去!”关戮禾陡然提高声音,一弦与一柱对视一眼,捂住女人的嘴巴,将她拖了出去。

    姚落从外面,已经接近九点,身后跟着一大群人,手中提着四五十个便利袋。

    “放到我的衣帽间。”姚落揉了揉肩膀,“大少不在嘛?”

    “大少正在书房办公。”

    “今天没出去喝酒?”姚落轻笑,蹬掉高跟鞋,女佣跪在地上,帮她穿上鞋子。

    “大嫂。”关戮禾已经换了休闲睡衣从楼上下来。

    “戮禾啊,好久不见了。”姚落抿嘴一笑。

    姚落声音洪亮,不似一般女人,生了一双颇有几分尖酸的三角眼,眉眼细长,不怒自威,身段窈窕,关戮禾在楼上就听见了她训斥下人的声音。

    “大嫂又变漂亮了。”

    “就你嘴甜,我这次出去,给你带了不少礼物,你等着,我去房间给你拿。”姚落说着就往楼上走,路过关戮禾身边的时候,还比划了一下他的身高,“半月不见,怎么觉得个子也长了不少啊。”

    姚落一边招呼下人将自己新买的东西提上楼,一边碎碎念。

    若说关戮炎娶的姚落,也是大有来头。

    之前的姚家在道上也是威名赫赫,关家解决不了,关老爷子做主,给关戮炎结了这门亲事,姚落原本还有个弟弟,在一场火拼中,被人活活砍死,之后姚家便败落,这些年根本听不到有人提及姚家的事情。

    姚落年轻时候也是个十分厉害的女人,帮着关戮炎做了不少是,而且性子泼辣,关戮炎年轻时候也是爱玩,欠下了不少风流债,那时候姚落已经怀孕,有个大肚子的女人找上门,若是寻常女人估计得寻死觅活吧,她却直接暗自处理了这事儿,甚至拍了不少照片直接告到了关老爷子面前。

    关老爷子怄火,对关戮炎斥责一通,不过之后姚落便习惯性的流产,几次下来,便再也没有怀上,性子倒是变得越发泼辣古怪。

    关戮炎喜欢玩女人,大家心知肚明,只要不被姚落发现,她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毕竟关戮炎现在也是今非昔比,姚落想要彻底掌控他也难。

    姚落一回到房间,就闻到了一股淡淡的香水味,眉头紧蹙,打开灯,被子里面盖着人。

    姚落脱下外套。

    “关戮炎,吃完也记得擦干净嘴巴。”她直接打开窗户通风,“也不怕得病。”

    “下人说你在书房处理事情,这么快就结束了嘛。”

    “我给戮禾带的礼物你看见了吗,我明明放在这里的!”姚落拧眉,估计是被下人收拾到了别处。“关戮炎,我和你……”

    姚落一把掀开被子,里面居然赤条条的躺着一个女人,女人从地上滚下来,直接跪到了姚落脚边。

    “大少夫人,我错了,我……”

    姚落抬脚就往外面走。

    “大少夫人!”女人也顾不得没穿衣服了,直接追了出去。

    姚落的手段她没见识过,也听过不少,是个极其厉害的女人。

    关戮炎此刻正在和一群属下布置近期的任务,门就被人一下子踹开,他个要发作,看到是姚落,便压了怒火。

    “你怎么来了?”

    姚落直接打落手边的一个聚宝盆。

    “大嫂——”众人立刻起身往边上退。

    “你又发什么疯!”关戮炎觉得落了面子,自然不爽。

    “你在外面找女人,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你现在倒好,居然带到了我的床上,这么着,是准备玩3p嘛,别人喊你一声关大少,可你也不是少爷了,也快五十了,能不能给自己留点脸!”

    “你在胡说什么啊!”关戮炎一脸懵。

    而此刻追出来的女人已经跪在了姚落脚边。

    “喏——自己看!”姚落指着地上的女人,弯腰,捏住她的下巴,“长得挺水灵的,多大。”

    “大少夫人饶命,根本不是您想得那样,我根本就……”

    “我问你多大!”姚落的指甲恰如她的下巴里,疼得她眼眶都红了。

    “十八!”

    “果然是年轻,关戮炎,这女孩都能当你女儿了吧,你还真下得去口。”

    “根本不是这回事,我怎么可能在家……”

    “这个家里,除了你,就只有父亲和戮禾,难不成是他们?父亲是断不会做这种事的,戮禾还是个孩子,除了你,还有谁!”姚落气得面红耳赤。

    关戮炎这才猛地想起自己刚刚要给关戮禾寻个开苞女人的事情。

    这小子……

    “大嫂,怎么啦?怎么生气?”关戮禾笑眯眯的走过来。

    “不关你的事,你先回房。”姚落对着关戮禾,倒是多了几分柔色,姚落嫁入关家的时候,关戮禾都没出生,她是看着关戮禾长大的,加上自己没有子女,对他倒是多有偏爱。

    “大少夫人,其实我是……”

    一弦忽然一脚踹了过去。

    女人猝不及防,直接被踹翻在地,脊椎骨生疼,像是要被人硬生生的踹断一样。“混账,大少夫人的腿,也是你能抱的嘛,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儿嘛!”

    女人瑟瑟缩缩,这前有狼后有虎,而她此刻滚落在书房中间,不知道该怎么办。

    “大嫂,别生气,大哥就是一时糊涂。”

    “哼——”姚落冷哼,“关戮炎,今天你不给我一个交代,我不会罢休的!”

    “你别像个泼妇一样!”关戮炎头疼,他就是拿姚落没有半点办法,又转头看着地上的女人,“你还不赶紧给我滚出去!”

    “走?”姚落轻哼,“这么护着你的小情儿啊。”

    “大少夫人,其实我是七少的……”

    女人权衡半天,还是宁可得罪关戮禾,也不能得罪关戮炎。

    众人目光落在关戮禾身上,关戮禾一脸懵,“你在说什么啊,我根本不认识你。”

    “混账!”姚落一脚踹过去,虽然只穿着拖鞋,不过力道却是不轻,似乎有些不解气,又朝着她的腹部踹了一脚。

    “饶命,大少,救命——”女人立刻寻求帮忙。

    关戮炎拧眉,狠辣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侧的男人身上,没用的东西,这点小事都办不好。

    “想爬山戮禾的床,你也照照镜子,什么东西,你也配!”姚落气结,在她心里,关戮禾就是个单纯的孩子,断不会做出这种事,肯定是这女人心怀不轨。

    “大少夫人,我再也不敢了,饶命——”

    “你爸妈生养你,不是让你出来让人作贱的,我真是不明白,怎么就有你这般下贱的人,没有男人不能活嘛!”

    女人蜷缩在地上,哭哭啼啼,再也不敢多说一句,姚落闹腾了一通,最后关老爷子回来,都没消停。

    关老爷子直接把关戮炎叫到书房,狠狠训斥了一通。

    “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个女人是我安排给关戮禾的,我不知道那小子居然……”

    “混账!”关老爷子直接手中的茶杯摔在他身上。

    “父亲当真是心疼了。”关戮炎皮笑肉不笑。

    “你知道个屁!”关老爷子冷哼。

    “父亲,您若是真的想将关家交给那个小子,就直接说。”关戮炎轻笑,“就他……呵——痴心妄想。”

    “行了,你闭嘴,我已经和你说过,不许带女人回家,你倒好,还给我搞了这一出,姚家虽然败落,势力还在,你若是还想稳住现在的位置,就给我消停一点!”

    “我知道。”

    “知道就好,待会儿去个姚落道个歉,以后别给小七找那些有的没的,他还是个孩子。”

    “他阴了我!”

    “你混了这么多年,被他阴了,你还有脸说,只能说你没用!还不给我滚出去!”

    关戮炎神色紧绷,伸手掸去衣服上的茶水,往外面走。

    而一个人影飞快的闪到一边。

    关戮禾搓揉着手指,盯着关戮炎的背影,嘴角勾起一抹冷清的笑。

    *

    董家

    董风辞彻底清醒,已经是后半夜。

    “小姐,您醒了?”女佣立刻小跑过来。

    “阿沁,几点了?”

    “半夜两点了,我立刻去厨房给您弄吃的。”阿沁生了一张苹果脸,看起来甚是可爱。

    “腰疼!”董风辞揉了揉后腰。

    “我给您揉揉!”阿沁立刻跑到董风辞后面,“小姐,今天送您回来的少爷长得可真帅啊。”

    “你说那个个子高高,长得人模狗样的家伙?”

    阿沁哭笑不得。

    “你还太小,别被他的外表骗了,那可不是什么好人。”

    “可是我看他对小姐您很上心啊。”

    “算了吧、”董风辞被她揉得舒服了一些,扭头瞥见放在床头的手帕,“这手帕不是丢了吗?”

    “小姐今天回来,身上都被冷汗浸透了,我帮忙换了衣服,这个手帕是在您腰上围着的校服里找到的。”

    “校服——”董风辞扯过手帕,嗯?

    一股不属于她的味道。

    “啪——”董风辞直接扔在床上。

    “怎么了?我还动过。”阿沁还以为自己做错事了。

    “不关你的事。”董风辞咬牙。“臭男人碰过的东西,我才不要!”

    阿沁努努嘴,小姐可很少这般生气的。

    好你个关戮禾,你丫不仅是个变态、暴露狂,喜欢耍流氓,是个跟踪狂,你丫还是个恋物癖!

    简直了,燕殊和轩陌怎么会认识这种奇葩啊。

    关戮禾在房间找了半天,也没找到手帕,才想起来,放到了校服口袋,颇为懊恼,躺在床上,想着今天的事情,默默在手机上记录下了董风辞的生理期。

    这一夜,关戮禾倒是睡得不错,因为梦到了董风辞。

    也不知是不是今晚发生的事情刺激了他,居然梦到了董风辞仅穿着内衣内裤的模样,就站在浴室门口,俏生生的,冲着他笑。

    关戮禾虽然没实战过,却也不是愣头青,况且这人就在自己面前,怎么能不扑。

    第二天又睡过了,一醒来,他就察觉到了自己身子的异样。

    “我去——”

    “少爷,您醒了?”一柱听着里面传来动静,方才松了口气,“七点半了,该上学了。”

    “知道了!”

    关戮禾脱了内裤,一把揉起来,扔到了垃圾桶,关戮禾,你居然做梦都那个啥了……

    *

    只是关戮禾怎么都没想到会在学校再次碰到董风辞。

    女孩站在讲台上,穿着蓝白相间的校服,头发扎成俏丽的马尾,脸蛋微红,老师简单介绍了一下,便把她安排到了燕殊前面的位置,同桌是个小男生,看到这么漂亮的人,顿时红了脸。

    “她怎么到我们班了。”关戮禾脑海中忽然浮现昨晚的梦。

    “转来了啊。”燕殊忽然扭头,“我去,关戮禾,你是不是发烧了,脸这么红。”

    “没有!”关戮禾垂头,不敢去看董风辞。

    “关戮禾!”董风辞将书房放下,拉开拉链,拿出校服,扭头看向关戮禾。

    关戮禾哪儿敢看她啊,只是低头闷哼一声。

    董风辞拧眉,难不成这个变态忽然转性了?

    “你的校服,还给你!”

    “我靠,你俩昨晚是不是背着我出去约会了!”燕殊声音太大,全班都听见了,而关于他俩的绯闻,几乎也在第一时间传遍了整个学校。

    ------题外话------

    哎——关关啊,春梦了无痕啊,害羞什么啊!

    关关:我的第一次还是给我们家风辞的!

    我:o__o“…

    其实燕殊年轻时候,和燕小西差不多,咋咋呼呼的,没个模样……

    燕殊:(╯‵□′)╯︵┻━┻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