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02 哪家少男不怀春(二更)

正文 02 哪家少男不怀春(二更)

    董家

    董风辞一开始梦到一直饿狼扑向自己,结果刚刚睡下,又梦到了一条水蛇,直接把自己给缠绕起来,无论她怎么挣扎,都无法挣脱,只能任由着水蛇舔弄着自己的脸,又被惊出了一身冷汗。

    董风辞再也睡不着,下楼找水喝,没想到董老爷子正坐在客厅里,低头琢磨着手下的一盘棋,见着董风辞,笑了笑,“睡不着?”

    “嗯。”

    “还没倒过来时差嘛?”董老爷子是常年坐镇京都的,唯一的儿子没有从政,九十年代的开放热潮,赚了不少钱,带着媳妇儿女儿去了国外,虽然经常回来,不过不在身边陪着,董老爷子心里总是不舒服,现在孙女回来了,他自然是十分高兴。

    “有点!”董风辞哪能和他说,自己被人欺负了,不然按照他的脾气,估计就要冲到关家了。

    “今天和小殊出去玩得怎么样?”

    “挺好的,二哥一直比较照顾我。”董风辞倒杯白开水,坐到爷爷身侧。

    “明日和阿陌约好了嘛。”

    “嗯,他明日来家里接我。”

    “阿陌这孩子挺不错的,年纪不大已经上了医学院,天资聪颖,以后肯定也是走轩家的老路,虽然路算是设定好了,不过若是能够继承轩家的衣钵,也很不错。”

    “嗯,他一直很聪明。”

    “其实燕持人也不错,稳重。”

    “有嘛?”这里没有外人,董风辞倒也不拘谨,双腿盘起,坐在沙发上。

    “那你觉得燕持如何?”

    “燕大哥嘛,是挺好的,但是太老成持重了,我和他说话压力很大。”

    “毕竟是燕家未来接班人,正常,他性子稳妥,办事牢靠。”

    “那是早熟好嘛,未老先衰!”

    “你这孩子,浑说什么呢!”董老爷子拧眉。

    “实话嘛!”董风辞喝了口水。

    “明日你和阿陌出去玩,回来我们再谈。”

    “谈什么?”

    董风辞问完这话就后悔了,她怎么到现在才反应过来。

    爷爷这是给她安排相亲啊!

    “燕家和轩家都不错,燕家嘛,军阀世家,燕泽那孩子没有从军,这几年燕家倒是很低调,不过他在外交方面也做出了不少突出的贡献,燕家两个小子也是不错的好苗子,以后定然不会差的。”董老爷子摩挲着手中的棋子。

    “嫁到轩家就是一辈子不用为任何事情发愁,不涉及任何权力争斗,医疗嘛,永远不会被淘汰,轩陌这孩子我也是看着长大的,温文儒雅,真的不错!”

    “其实相比燕殊,我还是更倾向于轩陌你接触一下看看吧!”

    “爷爷,我才多大啊,您怎么就想着这个了。”董风辞握着水杯,况且一直都当哥哥的,怎么结婚啊。

    “你都不知道京都有多少人家的姑娘在盯着他们嘛,我告诉你,要是不抓紧,就被别人捷足先登了,既然我们几家有这个交情,近水楼台你懂不懂。”

    “哎呀,我要去睡觉了!”

    董风辞本来是去楼下缓缓神的,被董老爷子这么一说,更加不舒服了。

    *

    关戮禾今晚也没睡着,这翻来覆去,总是忍不住笑出了声。

    伸手摸了摸,你说,她的手那么小,哪里来的那么大力气啊,下手够重的。

    挺带劲!

    他这心声若是被燕殊知道了,定然要说他是受虐狂,真的是变态了。

    脑子总想着董风辞那张气呼呼的脸,你说,这人怎么可以生气都那么可爱呢!

    她是吃可爱多长大的嘛!

    若是董风辞知道关戮禾正在yy自己,估计气得能从床上直接跳起来。

    关戮禾乱七八糟的想了一整夜,第二天自然直接睡过了,一弦一柱两兄弟在门口叫了半天,又不敢太大动静,可是等关戮禾起来,一节课都结束了。

    “七少,已经九点了。”一弦看了看手表,“再不去学校……”

    可是关戮禾却直接开始翻箱倒柜,开始翻找衣服。

    “七少,校服就在这里啊!”一柱指着一边已经熨烫好的校服。

    “我找的不是校服,这件衣服怎么样?”关戮禾拿着一件白色衬衫,“太素,还是这件……”

    两兄弟还没开口,关戮禾又被衣服扔到了一边,“太花哨,她肯定会觉得我很放荡!”

    呃——

    放荡?

    这都是什么鬼。

    “这件吧,稳重!”关戮禾穿了一件米白色的衬衣,套上校服外套就往洗手间冲。

    对着镜子,又把头发给折腾了一通。

    关戮禾平素也不在乎外表啊,今天是怎么了?

    关戮禾折腾完已经是半个小时之后的事情了,刚刚要出门。

    迎面走来一个头发有些银丝的老人,瞧着关戮禾,倒是一乐,“小七!”

    “父亲!”关戮禾小跑过去,“您不是出国了吗,怎么这么快回来了。”

    “你大哥在哪里坐镇,这边有些事情要处理。”关老爷子抬头看了看客厅的大钟,“今天可不是周日,怎么还不上学。”

    “昨晚做功课,熬夜了。”

    “你这孩子,我都和你说了,不用那么拼命,上学就是去玩玩而已。”

    “我知道,那我先走了!”关戮禾说着就往外面走。

    关老爷子原本还是一脸和善,视线从关戮禾身上移开,就立刻变得肃杀萧瑟,“你们两兄弟好好照顾少爷。”

    “属下知道!”一弦一柱一个帮忙拿着书包,一个拿着校服外套,连忙追了出去。

    “老爷子,您可回来了!”说话间,九姨娘已经从楼上袅娜着下了楼,她今日穿了一件桃色的旗袍,勾勒着玲珑有致身段,掐着豆蔻兰花指,手中捏着一方手帕,扭着身子过来,“您若是再不回来,我可就要去找您了!”

    九姨娘伸手勾着他的脖子。

    “你这小妖精,孩子都这么大了,怎么还和小姑娘一样。”关老爷子搂着她的腰,破不安分的掐了一把她腰上的软肉。

    “哎呀——”九姨娘混过风月场合,自然知道何时该软,手指勾着他的衣领。“还不是你都不想我,我还不能撒个娇了嘛。”

    “行,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关老爷子被她勾着上了楼。

    身侧的几个男人,不再跟上去,而是遣散了身后的一群人。

    九姨娘刚刚抱住他脖子的时候,就看见了他脖子上的红痕。

    看样子在国外也没消停嘛,她从来不是那种会做梦,痴心妄想关老爷子会为她收心的那类人,她只想保证他们母子平安顺遂就好,别的都无所谓。

    *

    京都第一高中

    关戮禾虽然迟到了,却也没有老师敢发落他,他径直走到燕殊身边,燕殊一只脚搭在他的板凳上,神情懒散,“呦——关小七,你昨晚没睡好啊。”

    关戮禾拍开他的腿,直接坐下,从书包里翻出几本书,开始装模作样,燕殊直接靠过去,“黑眼圈这么重,不会是一夜没睡吧。”

    关戮禾低头翻着书,偶尔抬头看着老师的授课内容。

    “呦——还穿新衣服了,你这头发今天也是好好折腾了一番,怎么着,晚上有约会啊。”

    “你不说我也知道,肯定是和那个林雅静是不是,不是我说,那妹子的眼睛都恨不得黏在你身上,魅力大啊。”

    “你丫能闭嘴嘛!”

    “能!”燕殊咬牙,“那你说,你今天要干嘛去。”

    “我能干嘛去啊。”

    “不正常啊!”燕殊摩挲着下巴,“对了,昨晚风辞和我说,她丢了个手帕在你家,你看见没!”

    关戮禾翻着书页的手指一僵,“没有。”

    “哦!那就算了。”燕殊自顾自的看书,可是余光却一直在观察关戮禾。

    这小子绝对有事瞒着自己。

    好不容易熬到下课,燕殊又把头凑了过来。

    关戮禾无语,“燕殊,你能离我远点嘛,你丫属牛皮糖的嘛!”

    “头发有种用力过猛的感觉,你不是去相亲,打扮干嘛!”

    “我擦,谁说我要去相亲了!”关戮禾气结,这个嘴上没把门的。

    燕殊摩挲着下巴,那双颇为锐利的眸子,恨不得要将关戮禾给一眼击穿。

    关戮禾本就有心事,自然懒得搭理燕殊。

    好不容易熬到放学。

    “今晚我有事,你别去我家里,我没空陪你练习!”关戮禾抄起书包就往外面冲,轩陌已经来过两个电话了,发了短信给他,标注了现在所在的位置。

    轩陌自然不如燕殊那般跳脱,带着董风辞到了京都最著名的餐厅吃饭,然后买了三张音乐会的门票。

    等关戮禾冲到餐厅的时候,因为侍者正在上菜,所以门是虚掩着的,从门缝中就能看见董风辞娇俏的脸。

    她今日穿了一件漂亮的橘粉色连衣裙,肤色被映衬得越发红润,就像是诱人的红果,双手托腮,正侧头和轩陌说话。

    “您……”侍者一出来,就看见关戮禾,刚刚准备说话,就被一弦捂着嘴巴拖到了一边。

    关戮禾伸手给他竖了个大拇指。

    一柱还是有些懵,这是怎么了?

    关戮禾就贴在门边,下意识的伸手整理衣服,想着待会儿该如何和她说话。

    “我昨晚才知道,爷爷打得居然是这个主意,想让我在你和二哥当中选一个,真是头疼。”董风辞说着还叹了口气。

    “你说我才多大啊,十五啊,她就想着给我找对象,我真是醉了,人家国外就是三十五都不急好嘛。”

    “可能是定亲,并没有让你结婚。”轩陌喝了口茶,神色不变。

    “那也很可怕啊,我都不明白他是怎么想的。”

    “董爷爷毕竟就你一个孙女,自然想要给你找最好的亲事。”

    “你怎么还帮着他说话啊,我都要愁死了。”

    “有什么可愁的,你以后若是嫁不出去,就找我和燕殊就好。”

    “你这话说的,你该不会对我有意思吧。”

    关戮禾眉头紧蹙。

    董家准备给她寻亲事?

    那自己怎么办?

    “想什么呢,我是说,以后你若是老姑娘了,可是来投奔我和燕殊,我们不会嫌弃你的。”

    董风辞无语,“我去趟洗手间,你那个朋友要是再不来,我可就要先吃了。”

    “不用我陪你吧?”

    “又不是三岁!”董风辞拿着后面的双肩包,就往洗手间走。

    关戮禾立刻带人闪身躲到了一边。

    “你俩别跟着我,去外面等我!”关戮禾打发兄弟俩离开。

    “七少,老爷说让我们寸步不离的跟着您。”一柱开口。

    “我让你们去车里!这里是公众场合,我怎么可能出事!”关戮禾说着蹑手蹑脚个跟在董风辞后面。

    一柱扯了扯粗短的头发,“一弦,你不觉得今天七少很奇怪嘛?”

    “哪有少年不怀春!”

    “噗——”一柱呕血。“你是说,七少他……那个……”一柱伸手笨拙的比划着。

    一弦打落他的手,“行了,我们去车上等吧,这里应该不会出事。”

    “不是,七少他才多大,怎么就……”

    “若是在古代,他都能当爹了,有什么可惊讶的,就是那位董小姐似乎对我们少爷不感冒,估计有的磨了。”

    “我们少爷长得多俊啊,我就没见过比他更好看的人,这京都有多少人想要嫁给我们少爷啊,她还不喜欢,她凭什么不喜欢!”一柱立马不高兴了。

    “萝卜青菜各有所爱!”

    “你说这董小姐是喜欢萝卜还是青菜啊!”

    “我哪儿知道!”一弦无语。

    两个人快步上车,目光却一直盯着餐厅门口,餐厅设计得别致雅趣,门口有几株垂柳已经抽芽,那鲜嫩的颜色,看起来格外喜人。

    一弦摸出包烟,一边摸打火机一边感慨。

    “少爷的春天来啦……”

    一柱还是不明白。

    “你说那董小姐凭什么不喜欢我们少爷,唔——”一柱话音未落,一弦就把点燃的烟塞到他的嘴巴里。

    “抽你的烟,少说话,多做事。”

    一柱拧眉。

    *

    女士洗手间

    董风辞昨晚心情格外烦躁,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天色蒙蒙亮才勉强水下,这会儿还是觉得有些不舒服,这刚刚到了隔间内,脱下裤子,才暗叫不好。

    就知道会是这样!

    董风辞的例假很不规律,提前推迟都是常事,她包里面也常备了姨妈巾,她扯了扯裙子,终于在裙子后侧发现了一点零星的血迹,顿时有些懊恼,这可怎么办?

    若不然用水洗一下,看看能不能洗掉。

    董风辞推门出去,洗手间倒也没人。

    “烦死了!”董风辞跺脚,撩起了自己的裙摆。

    关戮禾在门口守了半天,就听见她在里面懊恼的喊了一声,却也不敢进去。

    而此刻他的手机忽然震动起来!

    我擦——

    轩陌这家伙,怎么这个时候来电话啊!

    关戮禾立刻拿着手机就往外面跑。

    掐着声音,“喂——”

    “你干嘛呢,声音这么奇怪,被老师留堂了?”

    “不是,你干嘛啊!”

    “你还敢问我干嘛,你到底来不来啊,我们等你好久了!”

    “来,急什么啊。”

    “你这人……”轩陌无语,“你若是再不来,我们就像吃饭了。”

    “我知道啦,我先挂了,你这人真烦!”关戮禾有些气急败坏的挂了电话。

    一扭头,差点撞到董风辞身上。

    “我去——”关戮禾往后退了两步,“吓死我了。”

    “你刚刚在洗手间门口?”

    “哈——你说什么?”关戮禾眼睛乱瞄。

    “我知道是你,我以为你就是个变态、偷窥狂,臭流氓而已,没想到,你还是个跟踪狂,说,你跟着我干嘛!”董风辞步步紧逼。

    “我真的没有跟踪你,我约了朋友。”

    “你觉得我会信你的鬼话嘛!”董风辞对关戮禾的印象只能用三个字来形容,那就是坏透了!

    “我说的是真的,我绝对不会骗你的。”

    “谁信你,你个死变态,在你们家轻薄我,现在还跟踪我,你到底想对我干嘛。”

    “我们交个朋友怎么样。”关戮禾咽了咽口水,显得有些紧张。

    “你觉得我会和一个变态做朋友嘛!”

    “我真的不是变态,上回也不会故意抱你的!”

    “你还敢说。”就是因为这个,害得她做了一夜噩梦。

    “我都和你解释很多回了。”

    “那你昨天干嘛拉着我的手。”

    “我就是一时情急而已。”

    董风辞眯着眼睛。

    之前他还以为关戮禾是因为身体虚弱,盗汗厉害,刚刚和轩陌碰面,她就旁敲侧击的问了一下,结合关戮禾常年锻炼,身体硬朗来说,轩陌说:可能是紧张或者激动。

    这让董风辞更加恶心了。

    握着自己的手激动?

    这不是变态是什么!

    “那你怎么流了那么多汗。”

    “我……”关戮禾此刻手心也沁出了不少细汗,他下意识的在裤腿上擦了擦手。“我就是爱出汗而已。”

    “其实我和燕殊是朋友,燕殊总不会和坏人一起玩吧,你不信我,也得信他啊。”

    “他啊……”董风辞轻哼,“还真说不准!”

    燕殊此刻正在家吃饭,忽然打了几个喷嚏,揉了揉鼻子,这谁在背后说他坏话呢。

    “那你要怎么样啊!”

    “脱衣服!”

    “不好吧!”关戮禾脸忽然就红了。

    董风辞此刻用手攥着裙子,因为那个位置比较特殊,她根本不好用水清洗,只能先用手攥住裙子遮掩一下。

    “有什么不好的,快点脱啊!”

    “好吧!”关戮禾面色绯红的脱了衣服。

    董风辞一把扯过衣服。“你不用这么急……还有啊……”

    “嗯?”董风辞伸手抖了抖他的校服,够大。

    “我们还小,这样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董风辞低头将校服围在腰上,再抬头,就看见关戮禾犹犹豫豫的抠弄着里面衬衫的纽扣。“你又在干嘛!”

    “不然我们找个没人的地方?”

    “哈——”

    “我就是没想到你这么开放而已,早知道,嗷——”关戮禾话音未落,董风辞忽然一拳就打在他的腹部。

    妈蛋,自己招谁惹谁了,让脱衣服是她,打人的也是她!

    “死变态!别让我再看见你,不然我打死你!”董风辞说着就往外面走。

    “我擦——你丫是吃大力丸长大的嘛!”

    疼死他了!

    轩陌都想要去找董风辞了,却瞧着她围着一个校服走进了包厢,刚刚要开口。

    “别问我,吃饭!”董家本家就董风辞一个孙辈,她的性子不弱一般女孩子娇弱,倒是显得有些御姐范儿。

    轩陌看她神色不对,也就不再说话。

    倒是此刻包厢的门忽然被推开!

    董风辞秀气的眉头直接拧起,这个变态怎么来了!

    “你怎么来得这么迟啊,快点坐,风辞,这就是我的朋友,关戮禾。”

    “阿陌,不要和这种变态走得太近,会把你带坏的!”

    “你们认识?”

    “认识!”“不认识!”

    “到底认不认识!”

    “认识!”“不认识!”

    “应该是认识,吃饭吧!”轩陌一锤定音!

    董风辞咬着筷子,这个人还真阴魂不散啊,死变态。

    关戮禾揉着肚子,倒是没再说话,不是不想说,而是肚子疼得说不出来,这小妮子,下手真特么狠!

    ------题外话------

    哎——关关,怪得了谁啊!

    谁让你自己荡漾的,人家小姑娘让你脱个衣服,你就春风荡漾,啧啧……不要脸!

    关关:(╯‵□′)╯︵┻━┻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