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210 稳稳的幸福(生子完结章)

正文 210 稳稳的幸福(生子完结章)

    待到燕殊回家已经是大年三十的后半夜。

    黑色路虎疾驰在夜色中,放过一道疾驰的闪电,穿过皑皑白雪,刺破凌冽的寒冬,现在过年,大家都不局限于待在家,许多年轻人,都愿意走上街头,和朋友一起守岁倒计时,京都的大街上,花灯如昼,霓虹闪烁,让人目眩神迷。

    燕殊车子驶入大门,进入朱红色的大门,对联两侧,悬挂着红色的灯笼,在夜色中平添了一丝温暖。

    “二少,您可算是回来了,大家都在呢!”一个穿着军大衣的男子帮燕殊开门。

    “后备箱有部队发的一些东西,你帮忙提进来。”

    “好的,您快进去吧,这天怪冷的!”男人搓着双手,呼出的热气几乎在一秒钟就能凝结成寒霜。

    盛夏的慢吃荷花已经覆盖上皑皑白雪,偶有几个枯枝傲立而出,后山的梅花已经盛开,空气中弥漫着清新甘甜的芬芳。

    燕殊推门而入。

    裹挟着一身的寒霜,就是大门到正厅遥遥几步,鼻子已经冻得通红。

    众人正围着客厅看电视,燕小白趴在叶繁夏怀中已经沉沉睡着,燕持、叶繁夏、楚楚和秦浥尘正围着一个牌桌打麻将,燕小北和燕小西蹲在地上,在研究着刚刚楚楚送来的最近模型玩具,姜熹站在叶繁夏后侧,一只手按着腰,附在叶繁夏耳边絮絮叨叨的说着什么。

    楚衍站在轩陌后侧,一直在指手画脚,惹得对面的燕持很是不满,燕殊进来的时候,磕了磕手中的一块麻将,“楚楚,你再多说一句,我立刻扔你出去!”

    “想想怎么出牌不行啊,我们连你洗手的时间都等了,这点时间你都等不及啊!”

    燕持打个麻将,愣是将自己的手反复消毒无数次,就好像他们几个人是病原体一样。

    已经惹得楚衍很不爽了,这家倒好,到最后,居然直接戴了副白手套,打个麻将而已,弄得和去科学考察一样。

    “粑粑!”燕小西小跑着朝着燕殊扑过去。

    燕笙歌和宋一唯从厨房出来,手中还拿着汤匙,这么晚了,居然开始煮夜宵了。

    “我身上凉——”

    燕殊话音未落,燕小西已经一下子把他抱住。

    算来已经有半年未曾归家了,燕小西比之前高了半个头,人也精瘦了一些,只是……

    仍旧胖出了平均线。

    姜熹挺着肚子走过去,伸手去帮他脱大衣。

    “你别动,我自己来。”燕殊将粘着寒气的衣服挂在门口,手指冰凉,不敢去碰姜熹,只是低头在她唇边吻了吻,“他乖不乖?”燕殊指了指姜熹的肚子。

    “嗯,很乖!”

    姜熹怎么可能和他说,肚子里的这个,比之前怀燕小西更加辛苦,想来以后又是个难缠的小家伙。

    “呦——还以为你今晚不回来了呢,还准备在这里陪姐到通宵的!”楚衍笑了笑,忽然轩陌冲着他勾了勾手指,他立刻附耳过去,那模样,活脱脱的像个小媳妇儿。

    “舅舅,喝茶!”秦序羽从厨房端了杯热茶出来。

    “小羽怎么长了这么高。”燕殊接过茶,捂着手。

    秦序羽小时候长得和秦浥尘挺像的,只是越来越大,这五官倒是有些神似已经过世的秦家老爷子,不过这秦老爷子当年也是个妥妥的美男子,就是眉眼比秦浥尘多了几分英武之气。

    “粑粑,我还以为你不回来了呢,麻麻之前还天天念叨,说是妹妹出生,你要是不会来,她就休了你。”

    “燕小西。”姜熹嗔怒道,这小子,什么话都敢说。

    “媳妇儿,你要休了我?”燕殊挑眉,手心温热,搂住姜熹的腰,将她轻轻搂在怀里,微微垂头,抵住她的肩头,“这段时间辛苦了,这次我又没能陪着你。”

    “大过年的,说这些干嘛,半年不见,倒是越发矫情了。”姜熹推开燕殊,径直往客厅走。

    燕殊随时解开军装上衣的纽扣,直接走到燕老爷子旁边。

    他斜眯着眼睛,昏昏欲睡,燕小白倒是醒了,伸手就要燕殊抱。

    “哎呦,我们小白是不是又变漂亮了啊!”燕殊把她搂在怀里,小孩子身上带着特有的奶香,仿佛一下子就能甜进你的心里。

    “唔——”燕小白被他肩头的肩章膈得有些难受,扭了扭身子,又从燕殊怀中挣脱。

    燕老爷子幽幽睁开眼,半年不见,他老了许多。

    整个人消瘦了一圈,坐在轮椅上,腿上盖着一条毛毯,双手耷拉在腿上,苍老衰败,头微微歪向一边,眼窝深陷,因为突然消瘦,导致皮肤松弛的异常厉害,他勾了勾手指,指着燕殊。

    “这是谁啊!”声色枯槁。

    燕殊喉咙耸动,伸手握住燕老爷子的手。

    “爷爷,我是燕殊。”

    “唔——燕殊啊,哪个燕殊啊。”

    “你孙子啊!特别调皮那个啊。”

    “哦,燕殊啊……”

    燕小西跑到燕老爷子身边,伸手给他揉了揉胳膊,“太爷爷,这是我粑粑,你不是说想他了嘛,粑粑回来啦。”

    “你有粑粑啊,你爸爸谁啊!”

    “我粑粑是燕殊啊,燕殊是我粑粑!”

    “是嘛!”燕老爷子似乎连上一句说的话都记不清了。

    “头两个人倒是能认得人,现在是根本记不清了,说了也忘,吃药也没用,还有副作用,就给停了。”宋一唯走过去,伸手拍了拍燕殊的肩膀,“你爷爷最疼你,你最近告假在家多陪陪他。”

    燕殊咬牙点头,眼眶猩红。

    “小茴啊——”燕老爷子又朝着宋一唯招手。

    宋一唯无奈却又心疼的走过去。

    “怎么了?”

    “你干嘛呢,我和你说了,在这里陪我,你怎么不听话。”

    “我去厨房给你熬汤。”

    “我不喝汤。”

    “那我不去了,就在这里陪你好不好。”

    “燕泽回来没啊,是不是又去找那个宋家姑娘了啊,那小丫头太霸道了,以后燕泽制不住她的,女强男弱不好!”

    宋一唯真是哭笑不得,原来自己在父亲心里,就是如此霸道强势啊。

    “燕泽回来了。”

    “哦——那燕泓呢,是不是又出去玩了,把他给我叫来。”

    “燕泓……”宋一唯嘴巴嗫嚅着,“那个……”

    燕老爷子似乎又瞬间想起了什么,“他走了,我忘了,他不回来了,回不来了……”

    燕殊起身就往洗手间走。

    姜熹随即跟了上去,燕殊拧开水龙头,抄起冷水就往脸上扑,直到眼眶红得充血也没停下。

    双手撑在琉璃台,身子紧绷着,似乎在强烈的隐忍着什么。

    姜熹递上毛巾,“一开始谁也接受不了……”

    话音刚落,燕殊抬手抱住姜熹,不言不语,手指缓缓收紧,昂藏的身躯蕴蓄着巨大的风暴。

    燕殊小时候跟着燕老爷子时间较长,就是脾气秉性也遗传了不少,从小就跟着他到处走。

    见识过他的风光无限,英雄无限,此刻这般模样,燕殊是真的难以接受。

    世人都说,这生病的老人,熬过了一个冬天,就等于熬过了一年。

    燕殊在家待了一周,就被召回了部队,再次接到回到家中,接到的是燕老爷子已经不行的消息。

    燕老爷子并未在医院急救,身子各个脏器机能都已经完全衰败,送去医院抢救,更是遭罪。

    众人都围在床头,见着燕殊回来,方才给他让了一条路。

    “燕殊啊——”燕老爷子朝着燕殊招了招手。

    燕殊连忙靠过去,他脸上已经没有什么多余的肉,只有灰黄色的皮包裹着尖锐的骨头,眼窝深陷,燕殊靠得很近,却连他的呼吸都感受不到。

    “爷爷,我回来了。”

    燕老爷子却忽然抬手,朝着他的脸挥了一下,他哪里来的力气,只有粗糙感受的手指划过他的脸,有点刺痛而已。

    “小混蛋,你是不想见爷爷最后一面了吧……到现在才回来。”

    “爷爷在胡说什么呢,什么最后一面。”燕殊握住他的手。

    燕老爷子手指颤抖这,嘴唇瘦削得都看不见一点的血色,“我要是走了,都别太惦念着我,往年忌日给我坟头多摆点酒,我都好几年没喝酒了,馋——”

    他的身子不好,忌口的东西越来越多,酒水早就被禁了。

    “我这辈子也值了,曾孙都这么大了,小羽,过来,让太爷爷好好看看……”

    “你们也都过去!”宋一唯招呼站在边上的燕小西等人。

    这燕老爷子目光从孩子身上意义扫过,落在姜熹的肚子上。

    “熹熹,我给孩子取个名字可好。”

    “爷爷您说!”姜熹眼眶泛红,已经拿手帕擦了不止一遍眼泪。

    “就叫燕茴吧!”

    “好!”姜熹点头。

    他的呼吸变得越发微弱,氤氲在眼眶中的眼泪止不住往下流。

    “你们先出去吧!”宋一唯招呼几个小孩出去,让姜熹等人带孩子离开。

    “我要守着太爷爷!”燕小西站在床头,死都不肯离开。

    这个家中,若说最疼他的人,也就是燕老爷子了。

    “熹熹,你出去吧,你怀着孕,那个……”宋一唯沉吟片刻,“不太好。”

    姜熹本不愿离开,燕笙歌拉着她走了出去,燕笙歌已经哭肿了眼睛,她没有勇气眼睁睁看着。

    平叔打了水过来,裴燕泽拧了毛巾,给燕老爷子擦擦脸,他缓缓闭上眼睛。

    “我这辈子……”

    “值了!”

    燕殊明显感觉到握着的手瞬间失去了生命,从他手心滑落。

    燕殊拉住他滑落的手,紧紧攥着,燕持走到他身后,按住他绷紧的肩膀,“念叨你许久了,终究还是想要见你一面。”

    燕家大门忽然打开。

    楚老夫人拄着拐杖,匆忙往里面走,却看见燕家的下人,正将门口过年留下的大红灯笼换成了白色。

    她的身子趔趄了一下。

    眼泪就止不住往下流。

    “老东西,怎么就这么走了……”楚濛扶住她,一步一顿的往里面走。

    燕老爷子毕竟年事已高,也算是喜丧。

    燕家并未大操大办,就是简单举行了一个追悼会,那日来的人很多,追悼会原本暂定中午结束,十二点一过,就准备将人送去火化。

    众人将棺材抬入车子,车子刚刚使出燕家,这才发现,门口停靠了许多军车,战霆为首,莫正则和卫首长就站在他身后侧。

    “敬礼——”

    干涩嘶哑的声音,伴随着整齐划一的敬礼声,众人只穿着整齐的军绿色正装,送他最后一程。

    燕家的车子缓缓从两侧的车前驶过,前方有军车缓缓开道,路上多有人驻足围观,在沿途的路上房子了许多白色的菊花。

    燕老爷子过世不到一小时,上面便谴人来问问候,不过是希望好好追悼燕老爷子。

    被裴燕泽打发了。

    燕老爷子素来不爱铺张,活着就不愿搞什么特权,死后定然也希望安安静静的。

    只是燕家出事,几乎整个京都都陷入了一片消沉。

    到了殡仪馆门前,更是有许多人已经等候了许久,没人围过去,就是安静的目送着这位为国家付出了一辈子的老人,等到裴燕泽抱着一盒骨灰出来,已经有人绷不住哭出了声。

    一路上都有警车军车开道,畅通无阻,燕老爷子生前早就买好了墓地,就在燕家老夫人的边上,紧紧依偎着。

    裴燕泽侧头看着墓碑旁的一株垂杨,母亲过世的时候,才是个小树苗,如今已经亭亭而立。

    *

    燕老爷子过世的那个月,战家就迎来了一个小生命,取名战扬,原本总以为莫云旗的肚子那么大,也许怀的是双胞胎,检查了几遍,医生都说是一个。

    生下来才发现是个大胖小子。

    过了约莫两个人,姜熹便在医院生了一个女儿。

    依着燕老爷子,取名叫燕茴,老一辈总是有些迷信,这楚老夫人就连燕茴的出生时间都恨不得掐指算得清楚明白,说什么,出生时间很重要,只是算来算去,姜熹还是提前生了。

    姜熹头一胎很顺利,这一胎自然想要顺产,只是肚子里的这个,显然并没有那么听话。

    光是阵痛就足足疼了姜熹八个多小时,进入产房又折腾了四个多小时,足足花了十二个小时,方才将她顺利生了出来。

    楚老夫人当即就说,这孩子在肚子里就这么能折腾,以后可不得了。

    众人只是一笑,没当回事。

    毕竟燕小白那么可爱,秦小蛮更是不用多说,这燕茴怎么着也不会差的。

    况且这燕小西已经随了燕殊,总不会第二个还随了燕殊吧,肯定是像姜熹的。

    楚老夫人倒是特别,送了个平安锁,又送了他们家一只柯基,也是燕小西一直嚷嚷着要养马,因为之前出过事,姜熹自然不肯,正好楚家的柯基生了几个崽子,楚老夫人便挑了个最机灵的送了过来。

    燕小西自然高兴。

    却被燕殊的一句话打击得体无完肤。

    “这胖乎乎,又是个小短腿,真的挺像你的!”

    燕小西当时几乎要抓狂。

    燕茴周岁已经会说会走,长得倒是不像燕殊也不像姜熹,按照裴燕泽说法,挺像已经过世的老夫人的。

    燕家另外的三个已经到了上小学的年纪,家中只剩下一个燕茴。

    燕茴平素最喜欢的事情,就是牵着他们家的柯基,去逗战扬。

    战北捷夫妇平素也都在部队,战霆头一年便退休了,莫老夫人年事已高,莫家夫妇送她来京都调养,两家人倒是住到了一起,平素也都是他们几个人在带战扬。

    一家子都是军人,所以战扬从小的愿望就是当个军人。

    这个梦想,在他和燕茴大家落败被彻底击碎。

    那日姜熹带燕茴去战家玩,正在里面陪韩悦说话,保姆跑进来。“少夫人,不好了,小姐和战少爷打起来了!”

    “快去看看!”韩悦甚至比姜熹更急。

    战北捷平素都是把自己儿子当个小兵在操练,战扬自小就比别的孩子结实许多,身体素质更是不用多说,这燕家的小燕茴娇滴滴的,这若是被打出了个好歹,可怎么办啊。

    姜熹自然也是怕自家闺女吃亏。

    只是当众人赶到院子里,就瞧见燕茴骑在战扬身上。

    “哈哈——战扬,你真没用,我都打不过,你去当什么兵啊,你以后就当我的小跟班好了。”

    “你给我起来!”战扬挥舞着小拳头,又被燕茴揍了几下。

    打得都不敢还手了。

    那架势,倒是真有几分燕小西的模样,战扬一瞧见外婆来了,当即就哭了。

    “战扬,你个鼻涕虫,打不过我就哭,你是什么男子汉,略略略——”

    “燕茴!”姜熹沉声。

    燕茴有些怕姜熹,立刻安静的站在她边上,“麻麻——”

    “怎么回事啊,你怎么和哥哥打架。”

    “是战扬说他很厉害的,我就是和他比划了两下,没想到那么弱,不及我哥哥的万分之一!”

    “哇——”战扬一听这话哭得更是凶残。

    “哎呦,别哭,别哭——”韩悦心疼的不行,这被打得鼻青脸肿,真是看得她肉痛。

    “伯母,真是不好意思,我回去一定会好好教训这小丫头的,战扬啊,别哭,阿姨替她给你道歉好不好!”

    “麻麻,干嘛道歉,分明是她技不如人,哼——”

    “你再说一句!”

    “不说就不说嘛,凶什么凶!”燕茴撅着嘴巴,又朝着战扬吐了吐舌头。

    莫正则和战霆从外面钓鱼回来,本来瞧见战扬哭了,自然是心疼,战扬一见救兵来了,自然哭得天昏地暗,只是听了燕茴的解释。

    “一个女孩子都打不过,你还有脸哭。”战霆一副怒气不争的模样。

    倒是把战扬给说懵了。

    这时候不是应该安慰我嘛。

    这事儿本来不大,可是燕茴是个大嘴巴啊,晚上姜熹和燕殊常规性的通电话,燕茴抱着电话就把今天的英勇事迹给说了一遍。

    “这事儿值得炫耀嘛。”姜熹夺过电话。

    燕茴跳下床,“我去找哥哥玩!”

    姜熹看着小丫头穿着一个小内裤就往外面跑,很是无奈。“燕茴,穿起衣服可以嘛,你是女孩子!”

    “哦,好的!”燕茴这才扭头,七头八脑的套了个睡衣就往外面冲,还穿反了,姜熹忍不住摇头,拿起电话,“你家燕茴今天可是厉害了,直接骑在战扬身上打,我看啊,以后不得了,这丫头平时装得挺好啊,我都没看出来她还会打架。”

    “我还生怕她吃了亏,这倒好,害得我在战家赔礼道歉,还送了战扬不少东西,那小子似乎是恨透了燕茴,还约了来日再战,又被战叔叔给揍了一顿,估计是记恨上这丫头了。”

    “哈哈——”燕殊捧腹大笑,“老战一直扬言要把他家儿子培养成特种兵中的特种兵,我倒是要看看,他现在怎么办!笑死我了,真不愧是我女儿!”

    “就你这种教育方式,孩子迟早得被你带坏了。”

    “媳妇儿,这教育孩子的,总要有一个唱白脸,一个唱红脸。”

    “我就活该唱白脸嘛!”

    “你这是吃醋了吗!”燕殊轻笑,“我过几天放假回家。”

    “嗯,那我等你!”姜熹刚刚要放下电话,忽然想起了什么。“对了,前些日子大哥打了电话过来,他们家那小女儿满月,我打算过去一趟。”

    “楚濛这办事效率还真是快,接连生个两个儿子,总算是盼来一个女儿了!”

    “风辞倒是一直想要个儿子,只是生了个女儿之后,就再也没消息了。”

    “应该让关戮禾努力点啊!”燕殊嬉笑。

    “这话你去和关戮禾说!”

    “不过关戮禾也太宠着她家那丫头了。”

    “可能放暑假就该回来了,那丫头和燕茴倒是投缘,两个人一碰见,我的天,真的没人有好日子过了。”姜熹一想到这两个丫头碰头,简直头疼。

    姜熹生燕茴的时候,关戮禾总算是抱得美人归,几乎过了不到一月就有了好消息,生了丫头,关戮禾就差没把天上的月亮摘给她了,简直是炫女狂魔,整日在微信里晒各种图片,姜熹有先见之明,从预见他有这种苗头开始,就把群给屏蔽了。

    *

    燕茴蹑手蹑脚的推开燕小西的房门。

    “哇——哥哥——”

    燕小西吓了一跳,书包里的东西也掉了出来。

    燕茴拧眉,“哥哥,你拿刀干嘛!”

    “哦,哥哥待会儿要给你削苹果吃。”

    “好啊!”

    燕小西入小学的时候,被燕殊带去部队过了一暑假,回来的时候,彻底变成了一个瘦子。

    姜熹倒是挺开心的,因为太胖,很容易生病,姜熹倒是希望他瘦一些好,可是宋一唯却哭到不行,追打着燕殊,让他赔自己胖乎乎的孙子。倒是弄得燕殊哭笑不得。

    你家孙子可不就在这里嘛,你追着我打干嘛啊。

    “小茴乖乖待在这里,哥哥去楼下给你拿苹果吃!”燕小西十分疼爱这个妹妹,自然是各种掏心掏肺,燕小西一离开,燕茴直接爬上凳子,打开了燕小西的书包。

    “哇哦——”

    都是一些小刀匕首!

    哥哥带这些东西上学干嘛?

    想起前几日燕小西在学校惹事,老师喊了姜熹过去,提到他在学校打架的事情,难不成哥哥要去打架?

    带着刀?

    这会出人命吧!

    燕茴拿着包就往自己房间跑,将里面的东西一股脑儿都倒了出来,为了避免被燕小西发现,还塞了不少东西进去。

    燕小西回去的时候,燕茴正坐在他的床上翻看一本模型书,显得十分乖巧。

    “没有苹果,给了拿了橘子。”

    “嗯嗯!”

    燕小西明天确实约了人打架。

    这根本不怪他,都是那群人,总是在学校横行霸道,他得去教训他们一下,约了莫韶光,就他们两个人,对方人多,燕小西怕吃亏,所以准备带点工具去恐吓他们一下,这才在书包里装了不少小刀之类的。

    燕茴在他房间待了很久,燕小西的书包已经检查好了,所以也没再看看,第二天提着书包就去到了和人打架的地方。

    莫韶光脖子上仍旧挂着一个大金链子,明晃晃的惹人眼。

    “东西带了嘛!”燕小西压低声音。

    莫韶光拍了拍自己的背包,“放心吧,都准备好了,我在家找了好久,差点连菜刀都带来了,你还真没叫小北啊,多一个人也好啊。”

    “他下午去学奥数了,过几天要比赛,我就没和他说,反正对付那几个小流氓,我们两个人就够了!”

    “说得也是,对了,你的东西准备好了没!”

    “没问题的,我专门去我爸房间找的,有很多厉害的好东西,待会儿你看着就知道了!”

    “嗯!”

    到了约架的地方。

    “喂——你们就两个人,行不行啊,要是打不过,就直接滚吧!”

    “哈哈,两个小鬼,还真为人出头,我打得你屁滚尿流信不信!”

    “哼——谁怕谁!”莫韶光打开书包,将里面的东西一股脑儿的全部倒了出来,叮叮当当的却是都是小刀之类的,水果刀都带来了。

    “我们说好不动刀的!”对面那群人也就是不到十岁的孩子,看到这些尖锐的东西,自然有些惧意。

    “知道怕了吧!”莫韶光抵了抵燕小西!

    燕小西一打开书包的拉链!

    我去——

    精彩了!

    “哈哈,燕西,你带着的那是什么东西,魔法棒啊,你是准备学美少女战士,在这里个我们来个变身嘛!”

    “什么魔法棒啊,我妹妹也有个,什么巴拉巴拉小魔仙,哈哈,燕西,没想到你口味如此独特啊。”

    “哎呦,笑得我肚子疼,这都是什么东西啊,你是准备来把我笑死的嘛,行了,你们赢了,我们输了,算我们输!”

    “这方面我们还真的赢不了你,哈哈——”

    燕小西嘴角抽了抽,看着满地花花绿绿的玩具和芭比娃娃,说真的……

    当年他从海里浮起来,都没有现在举觉得尴尬。

    “小西,你拿得都是些什么啊,我靠,能不能靠谱点儿,你不会是把你妹妹的玩具装错了吧!”

    “呵呵——”燕小西嘴角抽了抽

    而这件事情在燕小西打架的职业生涯中也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燕殊从外面回来,家里倒是挺安静的,毕竟现在是所有孩子上学的时候,院子里的荷花,年复一年,依旧盛放如昨。

    燕殊刚刚进门,就发现了身后蹑手蹑脚跟着的小尾巴,在这个家里,除却燕茴,也没有旁人了。

    忽然燕殊屁股被东西抵住!

    “燕殊同志,举起你的双手,不然我就不客气了!”奶声奶气的声音,瞬间萌化了燕殊的心。

    “我说……”

    “不许乱动,严肃点,举起手!”

    “好好好,举手!”燕殊举白旗投降。

    “这才乖嘛,说,你多久没回家了!”

    “三个月零十八天!”

    “知错了嘛!”

    “我以后一定多回家!”

    “哼——”

    “那你能把你的树枝从我屁股上移开嘛!”

    这丫头戳哪里不好。

    真是尴尬的地方。

    “本小姐暂且放你一马!”

    燕茴话音未落,燕殊猛地转身,从她手中好抽出树枝,就把她抱在怀里,“你个小丫头,还敢这么对你粑粑!”

    “谁让你让我们孤儿寡女独守空闺的。”

    燕殊拧眉,“说得我好像负心汉。”

    “你就是。”

    “你哥呢!”

    “从外面回来,就躲在房间不肯出来,可能太受打击了!”

    “这么乖!”

    燕茴附在燕殊耳边,将前两日的事情说了一遍,惹得燕殊大笑不止。

    这小子估计是觉得没脸了吧!

    姜熹从厨房出来,手中正端着汤羹,“正好吃饭,父亲和母亲出去应酬了,小北参加奥数竞赛,大哥一家四口正好出去旅游了,家里就只有我们四个人。”

    “过来!”燕殊朝着姜熹勾了勾手指。

    “我还有一个菜没有炒。”

    “麻麻,粑粑亲你,你配合一下,不然粑粑多尴尬。”

    “你个小丫头,知道什么!”

    “我都听哥哥说了,只要粑粑回来,肯定要和麻麻亲嘴儿,然后去屋里打仗,每次都折腾到第二天,根本不管我们兄妹的死活!”

    “我……”燕殊嘴角抽搐两下,“有嘛?”

    “事实也是这样啊。”燕茴撅着嘴巴,“真搞不懂你们这些大人,整天打来打去的,有什么好玩的!”

    “等你长大就明白了!”

    吃了饭,燕殊带燕茴去院子里遛狗,这才发现家中的狗不太正常。

    “粑粑,我们家二花是不是生病了!”燕茴一脸紧张。

    “去看看不就知道了。”燕殊抱着狗,驾车便带着了二花去了宠物店。

    以为是生病了,却不曾想是怀孕了。

    “二花要生宝宝了吗!”燕茴趴在桌上,伸手戳着二花的脸,“二花,你背着我都干了什么!”

    这狗交配,你根本无从查起,不过首要的怀疑对象就是战家那几条藏獒了。

    不过燕茴倒是挺尽心尽责的,一直照顾着二花,还以为会生个和二花一样可爱的柯基,没想到,生了几个黑不溜秋的小东西。

    燕家人自然更加坚信,“强暴了”二花的狗就是战家的。

    燕茴更是直接去找战扬苏算账,让他负责。

    战扬也是一脸懵。

    和他有什么关系啊。

    偏生燕茴不依不饶的,一副要把战扬手刃的模样。

    “我负责还不行嘛,狗狗我们家养。”

    “本来就是你们家狗的错!”

    “我们家的藏獒都是纯种的,就算是交配,那也是你们家二花占了便宜。我还瞧不上她那蠢笨的样子了!”

    “好你个战扬,你们家的狗欺负我们家二花,你还说这么不负责的话,看我不打死你!”

    又大战一回合,自然又是以战扬失败告终。

    只是小狗毕竟软萌可爱,即便是送到了战家,燕茴也经常去看他们。

    小狗长得很快,所以很快他们就察觉了一样!

    这个狗……

    虽然各方面都遗传了藏獒的特性,包括那骇人的外貌。

    但是……

    偏生遗传了柯基的一双小短腿,看起来真的是有些……

    滑稽可笑!

    战扬十分嫌弃,说狗狗太丢人,要把小狗送回燕家,结果又被燕小西给揍了一顿。

    “你们家的狗强暴了我们家的二花,我告诉你,不想负责,可以,你过来,我揍一顿!”

    战扬自然是楼荒而逃。

    燕小西拍了拍手,“再敢来我家,我打死你!哎呦——”

    燕小西话音未落,就被燕殊狠狠揍了一拳,“你小子是要打死谁啊,听说你去约群架,准备了魔法棒,燕西可以啊,准备怎么变身!”

    燕小西立刻黑了脸,惹得燕茴捧腹大笑。

    “大哥给我们订了机票,燕殊,你有空嘛,他说你这次若是再不到场,他会直接杀过来!”

    燕殊笑着抱着燕茴往客厅走,“走啊,正好带着我们小茴出去玩。”

    “我就知道粑粑最疼我!”说着就亲了燕殊一口。

    姜熹看着燕殊的样子,一副有女万事足的模样,无奈的耸了耸肩。

    *

    燕茴坐在飞机上,小脸贴在玻璃上,“粑粑,这里就是你和麻麻初次相遇的地方吗!”

    “嗯,你妈妈那时候可狼狈……嗷——”燕殊话音未落,就被姜熹狠狠踹了一脚。

    “哈哈,粑粑,你被踢了!”

    “因为某人太嘚瑟,欠揍……嗷——”燕小西话音未落,就被燕殊狠狠打了一下后脑勺!

    “爸,你有本事找妈妈出气啊,你打我干嘛!”燕小西捂着脑袋,“你总打我脑袋,很容易长不高的。”

    “你今天的发型不错啊!”燕殊好像才发现燕小西今天精心打扮过。

    “我有么!”燕小西看似随意的扯了扯头发。

    “因为要去见习姐姐啊!哥哥荡漾了!”燕茴咯咯直笑。

    “我见她需要打扮嘛!”燕小西扯了扯衣服。

    “还带着领带,你怎么这么骚包!”燕殊无语。

    “我……随便穿的!”

    “哦!”燕殊明显不信。

    “粑粑,我举报,哥哥昨晚和习姐姐通电话了!笑得那叫一个荡漾。”

    “你个小鬼,你知道什么!”燕小西说着举手就要打过去。

    “你敢打我,我就去找习姐姐告状,爆你的黑料!”

    “你敢!”

    “试试看啊!略略略——”燕茴说完就躲在燕殊怀里,不敢再抬头。

    话说哥哥发脾气的时候,也是很厉害的,尤其是扯到习姐姐的问题。

    燕殊忍不住摇头,不得不承认,自家这丫头,却是很有胆子,燕西的地雷说踩就踩,还真是不含糊。

    燕小西距离上次见习凉已经是一年多以前了,自然十分兴奋。

    只是当他看见和楚衍站在一起的少女时,却不敢乱动了。

    “走啊!站着干嘛!”燕殊推着行李车,燕茴就坐在车上,姜熹抵了抵自己儿子,刚刚不是挺兴奋的嘛,怎么不动了!

    “妈,你有没有发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燕西一脸严肃。

    “凉凉长得更漂亮了。”姜熹一脸笃定。

    “习姐姐!”燕茴跳下车就朝着习凉扑过去。

    习凉直接迎了上来,燕小西正好走过去,姜熹这才发现了问题。

    习凉居然比燕西高了整整半个头!

    难怪这小子愣是不敢上去。

    “小西,你最近是不是萎缩了!”

    “是啊,哥哥可猥琐了!”燕茴大喊。

    “燕茴,是萎缩,不是猥琐!”

    “都一样吗!”燕茴倒是不在意。

    燕小西却欲哭无泪,他俩走在一起活生生像姐弟啊!

    姜熹和燕殊走在后面,看着燕小西一副求生不能求死不得模样,对视一笑。

    那一刻时间静止,岁月静好。

    ------题外话------

    正文到这里就结束了,我从昨晚在电脑前,到现在六点四十,除去睡觉,写了十二个小时,写到最后一章,居然还哭了,写写停停,真的挺舍不得的,我妈说我写个小说怎么哭成了神经病!

    呜呜,人家正忧伤的时候,被她弄得哭笑不得

    我很喜欢燕殊这个角色,可能和以前写的角色性格都不太一样,嚣张又狂妄,喜欢耍流氓,一本正经的时候,也很霸气,真的很喜欢

    因为配角的故事,大部分都会开番外,所以正文后面就提及的比较少,寥寥数笔带过,番外会写得比较详细一些,尽量大多数cp都照顾到,正文虽然完结了,我在番外等你们哦

    谢谢所有小可爱一直以来对我的支持,这本书从挖坑到现在已经有大半年了,谢谢一直对我不离不弃的你们,今天肥更,希望大家看得满意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