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209 连媳妇儿都坑,活该被打(四更)

正文 209 连媳妇儿都坑,活该被打(四更)

    燕殊本来出国时间有限,加上那边燕老爷子一直在催,很不要把他骂死,他们临时改了机票,出了警局,当天下去就坐飞机跑了。

    楚老夫人自然是舍不得,不过楚家现在兵荒马乱的,警方那边还等着她配合调查,她也离不开,只能留在国内。

    倒是把楚濛给气个半死。

    他是真的从未见过比燕殊更加厚颜无耻的人,搞了一堆烂摊子,居然拍拍屁股直接跑了,让他留下来收拾这个烂摊子,他能不抓狂啊,加上股份转移,公司内部必然又有一些调整,他恨不得一个人分成几个人用,苏潋滟也趁机溜了,这是最让他抓狂了。

    要是真的为了给燕殊擦屁股,把自己媳妇儿给弄丢了,他非得让燕殊赔一个媳妇儿给他。

    *

    京都燕家

    燕殊一家三口刚刚到家,宋一唯自然是欢天喜地,抱着燕小西就“啃”了半天。

    “妈。”姜熹笑着喊了一声。

    “快进来,外面很热吧。”

    “还好,一直在车里。”

    平叔吩咐下人已经将三个人的行李提到楼上。

    “爷爷,爸,大哥!”姜熹一一问好。

    “嗯!”燕老爷子显得苍老了许多,本来年纪就大了,前些日子受了刺激,精神总是有些不济。

    “哈哈,爷爷,那个我好累,我先回……”

    燕殊话音未落,燕老爷子抄起拐杖就朝着燕殊扔过去。

    燕殊下意识的伸手接住。

    “给我过来!”燕老爷子神情严肃,脸上的疤痕,显得越发深刻。

    “爷爷,这事儿吧,真的不能怪我。”

    “你可真是我们燕家长脸,打架都打到国外了。”

    “我是正当防卫。”

    “滚犊子,你丫肚子里有多少坏水,我很清楚。”燕老爷子冷哼,“这种场面话,你骗骗被人还行,你还敢拿来糊弄我这个老头子,看我不打死你。”

    “爷爷,事出有因,你听我解释啊。”

    “解释什么,这次要不是楚家施压,你丫现在就已经在部队关禁闭了,你还能安然无恙的站在这里嘛,我让你出去好好照顾熹熹和小西,你倒好,居然把自己照顾进了局子里。”

    “太爷爷,这事儿不怪粑粑。”燕小西立刻跑到燕老爷子腿边,“粑粑也是为了帮我出气而已,是他们太过分了。”

    “你这小东西,帮着你爸爸是不是!”

    “没有啦,人家说的是实话。”燕小西开始撒娇。

    这燕老爷子本就特别疼爱燕小西,加上许久文件,甚是想念,口气都软了几分。

    “你俩父子出去一趟,看样子已经同穿一条裤子了。”

    “不可能,我都穿不下粑粑的裤子!”燕小西一脸认真。

    “这事儿我一定要好好教训他,你别给你爸求情。”

    “太爷爷——”燕小西继续撒娇。

    “今天这招不管用,燕殊,你年纪不小了,以前闹腾一点就算了,你说你也一把年纪了,你还……”

    燕殊嘴角抽了抽,“爷爷,我才三十出头!”

    “三十而立,你看看你都做了什么,还当自己是毛头小子嘛,你已经算是一家之主了,做事要顾及分寸,你说说看,你在局里被问话,熹熹担不担心啊!”

    “爷爷教训的是,孙子我受教了。”燕殊轻笑。

    “把我拐杖给我!”

    燕殊立刻双手奉上。

    燕老爷子之气拐杖,就朝着他的腿打了一下。

    “爷爷,您怎么还……”

    “让你长长记性,你还敢躲。”

    “我不躲,不躲可以了吧。”

    “太爷爷,真的不怪粑粑,是他们太欺负人了,害得我差点被马踩到,要不是粑粑救我,你都见不到我了!”燕小西总归是向着自己父亲的,之前还口口声声要回家找燕老爷子声讨燕殊的不是,现在已经护上了。

    “你不说我都差点忘了,伤到没啊!”燕老爷子下意识的检查燕小西的身子,随手捋起他的袖子,却瞧见他胳膊上的一片青紫,疼得眼眶都红了。

    “怎么回事,谁弄的啊!”这可不像是被撞的。

    “太爷爷,人家都被欺负死了。”燕小西可怜兮兮的看着燕老爷子。

    “告诉太爷爷,哪个不长眼的东西弄得,我去帮你出气。”

    “粑粑已经帮我出气了,坏人都被抓了,所以我说不怪他啊。”

    “爷爷,我都解决了,您别担心,我……啊——”燕殊话音未落,大腿又被打了一下。“您怎么还打啊。”

    “我把小西完完整整的交给你,你倒是好,把他照顾成这样,当初离开的时候,你是怎么承诺我的。”

    “事出突然。”

    “狗屁,滚一边去,不想看到你。”

    “太爷爷……”燕小西抱住燕老爷子的脖子,“您别怪粑粑啦。”

    “身上有没有哪里受伤了,再给我看看?”

    “哎呀,这么多人呢,我害羞。”

    “都是你长辈,没事!”

    “人家不要!”

    燕老爷子确定燕小西身上没别的事,又狠狠瞪了燕殊一样,“你这混小子,你说我要你有什么用。”

    “用处还是有点的。”

    “你不把我气死就不错了。”

    “熹熹怀孕了算吗!”

    “怀孕又怎么样,我……”燕老爷子话说了一半,停了数秒,忽然被巨大的狂喜给笼罩着,“你说什么,怀孕……有了……”

    “是啊!”

    “熹熹,这是真的吗,真的有啦?”宋一唯一脸兴奋,饶是冷清的叶繁夏此刻脸上也露出了一丝笑容。

    忽然所有人视线聚焦在一起,姜熹脸有些红,破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

    “哎呦,这可是喜事啊,平叔,赶紧让厨房去买几只老母鸡,对了,再去安排营养师,对了,替熹熹预约医生,回头我们去医院再好好检查一下……”宋一唯絮絮叨叨的说了半天,猛地起身,“算了,我自己去市场买,熹熹,你有什么想吃的尽管说……”

    “妈,你先冷静一点!”姜熹显得很无奈。

    “燕小二,你给我一边去,别挡着我视线。”燕老爷子举着拐杖把挡在自己前面的燕殊给拨开。

    燕殊自觉地退到一边。

    索性逃过了一劫。

    燕持饶有趣味的盯着燕殊看了半天。

    姜熹身边已经挤满了人,他根本没地儿坐,只能做到燕持身边。

    “燕小二,这招高明啊。”燕持声音一贯冷峻,面无表情,不过眉眼微微弯着,昭示着他此刻的好心情。

    “我怎么了?”燕殊假装不懂。

    “转移视线的方法不错,只是你把自己媳妇儿推出去,就不怕熹熹回去找你算账嘛?”

    “我说的是实话,什么转移视线,我听不懂。”燕殊摸了摸鼻子,而此刻姜熹忽然一道凌厉的视线射过来,燕殊立刻垂下眼,不敢去看姜熹。

    完蛋了。

    “好了,我和叶子正好去接小白和小北下辅导班,再去超市看看转一圈,你要是有想吃的东西,就给我打电话。”宋一唯敲定主意。

    “妈,我就想吃点酸的,要不您帮我带点酸枣之类的。”

    “差点忘了,之前黎夫人寄了不少过来,给了小旗送去了点,还留了点准备在家做菜用的!”

    “我立刻去拿。”平叔笑眯眯的往厨房走。

    “熹熹啊,你去房间好好休息,这头三个月啊,很重要的,一定要休息好。咨询室反正已经关了快一周了,这段时间就歇业吧,你也别总往外跑,就在家好好休养,我也没事,正好照顾你。”

    “妈,真的不用,我是怀孕,又不是别的,哪里需要人照顾啊。”

    “听我的。”宋一唯态度强硬,“燕殊,你这个混小子,还愣着干嘛啊,赶紧扶你媳妇儿上去休息啊。”

    “哦!”燕殊顿时觉得自己的地位那不是直线下降那么简单了,而是蹭蹭的往下掉啊,他在家还有点发言权嘛。

    “来,媳妇儿,我扶你上楼!”燕殊牵着姜熹就往楼上走。

    “我让你扶着,不是让你牵着,摔了怎么办!”宋一唯气结。

    “好,我扶着!”燕殊叹了口气。

    “爸,你瞧燕殊那样儿真是醉了,老大不小的,一点都不省心。”宋一唯无奈。

    燕老爷子捏了捏燕小西的脸,“哎呦,马上要给我们小西生个妹妹了。”

    “嗯,要妹妹!”

    “不是说酸儿辣女嘛,熹熹这么能吃酸的,该不会……”叶繁夏话音未落,就被几道视线给射了过去。

    饶是冷清淡定如叶繁夏也显得相当不淡定了。

    “走吧,孩子也快放学了!”宋一唯帮叶繁夏解围。

    燕持极少见到自己媳妇儿这般不淡定,低头憋着笑。

    叶繁夏也真是,明显家里是想要个女孩的,她非要提这事儿,不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嘛!

    “燕持!”宋一唯忽然开口。

    “妈!”燕持猛地抬头。

    “愣着干嘛,我和你媳妇儿出去买东西,你不跟着去帮忙提嘛,这一个两个,怎么都这么不识趣儿!”

    燕持忽然被宋一唯说了一通,脸上有些挂不住,却惹得叶繁夏扑哧一笑。

    让他还笑话自己,活该。

    燕殊扶着姜熹到了楼上,“把门关上。”

    姜熹走在前面,慧黠的猫眼一闪而过的精光,随手把玩着手机。

    “媳妇儿,快坐,妈说了,你可不能受累,你现在可是我们燕家的重点保护对象。”燕殊赔着笑脸。

    “哦——是嘛!”姜熹声音婉转。

    燕殊心里暗叫一声,完蛋了,还真的生气了。

    “媳妇儿,你不怪我!我也是没办法啊。”燕殊一脸无辜。

    “所以你就把我推出去当挡箭牌嘛?”

    “我就是说得实话而已,而且这个不是迟早也得让大家知道么,就是早一点晚一点的问题而已,哈哈,我们夫妻哪有什么什么……嗷——”燕殊话音未落,姜熹朝着他的胸口捶了一下,“你还真打啊。”

    “你真是我的亲亲老公,把我推出去这事儿你也做得出来。”

    “不然我就要被爷爷打死了。”

    “脱裤子!”

    “媳妇儿,你要干嘛!”燕殊下意识的捂住下半身,“这可是我的命根子。”

    “滚粗,你当我和你一样是个流氓啊。”姜熹踮着脚,去一边的橱柜里翻出药箱,“爷爷刚刚下手不轻,我给你看看。”

    “媳妇儿,还是你疼我!”燕殊黏黏糊糊的从后面抱住姜熹。

    “行了,别碰我,感激把裤子脱了!”

    只听见皮带“咔嚓——”一声,姜熹正在翻找化瘀消肿的药膏,猛地回头。

    吓得她手指猛地用力,白色的药膏直接飞溅出去,落了一地。

    “燕殊,干嘛。”

    “脱裤子啊,不是你说的嘛。”

    “我让你把外面的裤子脱了,不是连内裤一起,你丫赶紧穿上。”姜熹简直没眼看,面红耳赤的别过眼。

    “你瞧,挺精神的!”

    “不要脸!”

    “媳妇儿……”燕殊颇不要脸的凑过去。

    “我告诉你,你敢动我一下,回头我就告诉我。”

    “用手!”

    “你……”

    姜熹话音未落,燕殊就直接握住她的手往下一带……

    折腾到了最后,两个人浑身都是汗。

    姜熹精疲力尽的瘫软在床上,有气无力,“燕殊,你是真禽兽。”

    “你见过我这么漂亮的禽兽嘛!”燕殊自己拿着药膏,给自己涂抹起来,姜熹这小手软弱无骨的,要是在摸摸自己的大腿,估计他就真的要在这里把她给办了。

    姜熹扭过头不看他。

    “媳妇儿,我带你去洗洗手。”

    “不要!”

    “原来你这么喜欢我的味道啊。”燕殊轻笑。

    “我去洗手!”姜熹翻身下床,惹得燕殊笑得前仰后合。

    燕殊在家待了不久,就回了部队,不过姜熹在宋一唯的照顾下,脸都圆润许多,而燕殊直到入秋都没有再回来一次,倒是燕小西自从上学开始,姜熹就三不五时的被老师叫到学校。

    姜熹自己上学都没有被老师念叨过,却以为自己儿子,一周平均要去三次幼儿园,姜熹不想去,就把这事儿托付给了燕持,燕持作为大哥,这是不像是上也得上啊。

    然后我们的燕大少,就被老师骂了个狗血淋头,每次都是提着燕小西出幼儿园,恨不得在车里就把这个小混球给胖揍一顿,可是这小子倒好,每次回家都是主动认错。

    “麻麻,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太爷爷……我下次再也不敢了!我保证再也没有下次,我发誓!”

    “我是帮人出头,我现在知道这是不对的,我下次再也不这样了。”

    “你们千万不要打我,我再也不敢了!”

    ……

    这老人家总是心软,这孩子都认错了,自然不会再苛责,就是姜熹再多说两句,燕老爷子就当命根子一样的护着,这让大家都很无奈。

    只是之后燕持接到姜熹的电话,唯恐避之不及,之后就轮到了叶繁夏、宋一唯、裴燕泽……

    到最后就是楚楚和轩陌都被波及了。

    燕小西倒是不知收敛,屡教不改,气得姜熹恨不得将他狠狠揍一顿。

    *

    转眼已经入冬,来往送礼走动也显得更加频繁。

    那日姜熹去战家玩,莫云旗的肚子已经好几个月了,而且大得厉害,本来是准备过了头三个月就去部队述职的,战北捷年纪不小了,战霆得了这个儿子的时候,年纪也不小了,所以更加期待自己的小孙子,自然不肯让莫云旗出去。

    莫云旗好动,这已经在家关了好几个月,身上都要发霉了,幸亏姜熹还能三不五时的过来陪自己。

    这日本来姜熹都准备回家了,莫云旗起身去送她。

    “你别出去了,外面冷。”

    战家的女佣立刻给姜熹递来羽绒服,姜熹穿着橘粉色的羽绒服,毛衣直接拉到嘴巴上,恨不得把整个脸都裹起来。

    “我就送你到门口。”莫云旗从女佣身边接过围巾,递给姜熹,“这几天太冷了,你就别出门了。”

    “还不是你一直馋酸枣。”

    “我让北捷送你吧!”莫云旗立刻招呼人去楼上喊战北捷。

    “不用啦,司机就在外面,天寒地冻的,你让他出来干嘛啊,留在家陪你,”姜熹戴着一顶黑色的绒线帽,衬得皮肤越发晶莹剔透,倒是比没怀孕之前,又漂亮了几分。

    “我也不知道怎么怀孕了,嘴巴这么馋!”莫云旗轻笑,挽着姜熹的胳膊,送她出去。

    没走两步,她的腿忽然一阵抽痛。

    “嘶——”

    “小旗,怎么了?”

    “腿抽筋了!哎呦,走不动了!”莫云旗伸手扶住姜熹,大腿一抽一抽的跳动着,双腿无法挪动半分。

    “你们快把她扶着,我给你揉一下!”

    “不用,我缓一下就好!”莫云旗肚子太大,这段时间腿经常抽筋,战北捷经常半夜起来给她揉腿。

    只是这次抽痛得最为厉害。

    战北捷得了消息,从楼上跑下来,抱着莫云旗就将她放置在沙发上,只是揉了半天,她还是喊疼,此刻叫医生过来,估计也等不及了,战北捷扯了莫云旗的羽绒服,裹在她身上就往医院跑,姜熹放心不下,便跟着过去了。

    这边宋一唯接了燕小西放学,没想到回家之后,姜熹还没回来,这入冬之后,天色就黑得比较早,看着已经到饭点了,还不回来。

    宋一唯连忙给姜熹打了个电话。

    得知莫云旗住院了,和叶繁夏便驱车玩医院赶。

    莫家的老夫人身子不爽,恐怕熬过今年冬天都难,韩悦根本走不开身,在家照顾莫老夫人,只能委托宋一唯多照看一下,这莫云旗若是有个好歹,宋一唯都难辞其咎。

    索性到医院之后,莫云旗也没大碍,就是身子重,难免会有这种情况,医生交代了战北捷几句,便放他们离开。

    车子行驶了半路,忽然接到了家里的电话,说是燕老爷子出了事。

    众人往家赶的时候,轩家人也到了。

    “怎么回事?爷爷怎么会摔倒?”姜熹忙不迭的询问。

    “老爷子听说莫少夫人出了事,就执意要去看看,这大冬天的,路面有些湿滑,他这段时间本来记忆力就很差,穿着拖鞋就往外面走,就滑倒了。”

    “怎么没人跟着啊!”

    宋一唯急得一直暗自搓手。

    “腿被摔的破了皮,没有什么大碍,就是……”轩陌抬头看了看燕家人。

    “有什么话就直说。”

    “之前燕爷爷就经常出现一些记忆混乱的情况,自理能力也逐渐下降,有时候还会幻听……”

    “年纪大了,不都会这样嘛?”叶繁夏问得小心翼翼。“记性变差了,听觉不灵敏……”

    “可能是老年痴呆。”

    “怎么可能,爸怎么会……”宋一唯看着面色苍白,睡眼昏沉的燕老爷子,眼眶都有些红了,“爸这要强了一辈子,怎么老了还……”

    “伯母,燕爷爷已经八十多了,这个年龄患老年痴呆的比例本就高达百分之二十,况且前半年燕家出事,燕爷爷忧思过度,身体本就一天不如一天,之前父亲来看过燕爷爷,就和我说可能会是这种情况,或许你们可以找一下权威的专家过来诊断一下。”

    “你有认识的专家介绍嘛!”宋一唯双手攥紧,不同揉搓着手指。

    “我立刻去联系,不过最好还是带燕爷爷去医院精神内科检查一下比较好,如果是早期能够控制住最好。”

    “好好!”

    这一夜燕家人倒是都没怎么睡着。

    姜熹和燕殊打电话说了一下,燕殊哄着姜熹睡觉,自己站在车外,一夜未睡。

    尉迟一觉睡醒,发现车里少了燕殊,裹着军大衣出去,“队长……”

    地上落满了烟头,燕殊脸都冻得青白,只穿了一件单薄的棉袄。

    “你这是在这里站多久啊,这么冷的天!”尉迟连忙将衣服披在燕殊身上,碰到他的手指,冻得像个冰块,“别抽了,你这都抽多少了,嫂子怀孕了,你这满身烟味的回去,估计她又得找我算账。”

    “难受!”燕殊将烟头扔在地上踩灭,“怎么样,那伙人有动静嘛。”

    “没有,这天寒地冻的,连个老鼠都看不见,更别说人了。”尉迟忍不住抱怨。

    燕殊搓了搓手,僵硬的手指慢慢恢复了知觉。

    “队长,你该不会是冻傻了吧!”尉迟拍了拍燕殊的脸。

    “你找死啊,打我的脸。”燕殊瞪了他一眼。

    “我还以为你动傻了呢,快进来吧,车里暖和点。”

    燕殊只是忽然想到当年爷爷送自己进部队的场景,那时候的他还没退休,是个能够呼风唤雨的风云人物,这风里来雨里去,这辈子遭了不少罪,之前还担心天冷了,他的腿会不会受不住。

    之前冰水浸泡过,双腿落了病根,只是没想到腿疾没法做,却患了那种病。

    “队长,你该不会是和嫂子吵架了吧,自己在外面抽了一整夜的烟。”刘伟打趣道,已经给燕殊倒了一杯热水,递过去。“这夫妻间哪有隔夜仇啊。”

    “队长和嫂子伉俪情深,什么时候吵过架!”尉迟轻哼,这个说话没遮拦的臭小子。

    “我就是随口一说而已,副队,别生气嘛。”刘伟嬉笑。

    燕殊喝了口热茶,身子顿时被一股热流充盈起来,前段时间军演碰见战叔叔,战霆还和他说了爷爷的情况,无非就是记性变差了,居然把他错认成了燕泓,估计在他心里,始终过不去那个坎,郁积于心,身子又怎么可能好得起来。

    随着自己的老伙伴相继离世,他的身子也变得越发不利落,姜熹在家没事,一直陪他聊天,可是这种疏导,对于他来说,似乎作用不大。

    只是这般英雄人物,晚年却……

    燕殊心头很不是滋味。

    *

    燕老爷子睡到后半夜才幽幽睁开眼。

    “爸,您醒了!”宋一唯和裴燕泽陪在房间,裴燕泽连忙放下手中的文件走过去。

    宋一唯离得近,立刻伸手帮他掖了掖被脚,“爸,您感觉怎么样,腿疼不疼啊!”

    燕老爷子喉咙干涩,嘟囔了半天,半个字都没有说出来,裴燕泽立刻扶起他,宋一唯给他喂了几口水。

    燕老爷子忽然抓住宋一唯的手,眼眶微红。

    “小茴啊——”

    宋一唯一脸茫然,裴燕泽叹了口气,“这是我妈的小名,他想妈了吧!”

    ------题外话------

    四更来啦……吼吼

    忽然觉得我的大结局真的异常的肥,肥更有木有,哈哈……不要问我下一更在几点,我正在马不停蹄的码字。

    要进群的小伙伴记得加验证群【452568722】,私戳管理或者找我截图验证就可以啦。

    *

    每次必求月票,哈哈,看我星星眼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