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208 套路楚濛,赶尽杀绝(三更)

正文 208 套路楚濛,赶尽杀绝(三更)

    楚玲玉站在原地,脑子一下子就炸开了。

    从她认识庄显耀开始,他连一句喜欢都未曾对自己说出口,他现在居然说爱自己,不是楚梦颜,更不是旁人,而是自己!

    可是内心的巨大喜悦,却又瞬间被庄显耀接下来的话,直接打回了原形。

    “只是现在我已经爱不起你了,为了我们好,还是离婚吧。”

    “想要,你在胡说什么,你爱我,我也爱你,为什么离婚!”楚玲玉刚刚还是一副尖酸刻薄的嘴脸,此刻却又一副我见犹怜的模样。

    庄显耀看着她这般模样,心里更是难受。

    “是啊爸,不要离婚好不好!”楚澜拽住庄显耀的胳膊。

    “澜澜,这是我和你妈的事情。”

    “可这也是我们家的事情啊,我不要你们离婚,绝不要!”楚澜已经哭成了一个泪人,肩膀不停的抽动,紧紧攥住自己父亲的衣服。

    “显耀,我错了,我们不离婚行不行,只要你不离婚,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楚玲玉拽住他的衣服,哭到不行。

    “松开吧,张律师……”

    “好的经理,夫人,其实我今天来的主要目的,就是和您说一下,在夫妻关系存续期间,你们一共买了五处房产,还有三间位于市中心的门店,不过这些店面的经营状况不是很,有些……”

    “你闭嘴!”楚玲玉已经很头疼了,偏生他又像是念经一样的在自己耳边叨叨。

    就像是钳制孙悟空的紧箍咒,吵得她头疼。

    张律师手指一抖,看了一眼庄显耀,继续说!

    “按照庄先生的吩咐,这些房产,将会出售折现,套现的资金,他也不会要一点,还有你们名下的六辆车子,除却两个是挂在公司名下的,你们没有处置权,剩下的……”

    “哐啷——”楚玲玉直接举起手边的花瓶朝着张律师就砸过去。

    张律师立刻躲到一边,花瓶在他原本站立的地方,碎了一地残渣。

    看得他心有余悸。

    “经理,这个……”

    “你别闹了,我心意已决。”庄显耀显然是下了狠心,面对楚玲玉的哀嚎,而是熟视无睹。

    “显耀!我求你了,不要,我不要离婚,求求你了,我现在只有你了,我不能失去你,显耀……”楚玲玉直接跪在了庄显耀面前。

    “噗通——”一声,非但没有将庄显耀已经消沉的心跪得回心转意,反而坚定了他的决定。

    “我已经决定好了。”

    “你既然爱我,为什么当初不说,为什么要等到这个时候,这么多年,你瞒我好苦!”楚玲玉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还是说这分明就是你安慰我的话,从始至终你喜欢的都是楚梦颜!”

    “你为什么总是要提梦颜,这是我们俩之间的事情,和她没有关系。”

    “若不是今晚在楚家发生的事情,你怎么可能和我离婚,还是楚家给你施压了。”

    “和所有人都没关系,其实我们早就该离婚了,是我优柔寡断了。”

    “我不信!”楚玲玉使劲摇头,根本不想相信眼前的事实。

    庄显耀蹲下身子,两个人四目相对,似乎又回到了他们初次见面的那天。

    楚玲玉刚刚被楚濛的父亲接回来,换了一身她自认为漂亮干净的公主装,楚梦颜就是一声清爽的短袖长衫,却仍旧将她硬生生的比了下去,她和庄显耀坐在古堡前面的草地上,端着精致的茶杯,那是楚玲玉从未见过的。

    她还记得十分清楚,庄显耀穿了一件浅灰色的休闲西装,侧头和楚梦颜说话,配上身后的古堡,美得宛若一幅油画。

    而她就算穿得再华丽,也融不进去。

    就像是突然闯入的外人。

    她嫉妒。

    嫉妒到发狂。

    “其实你是喜欢楚梦颜的对不对,别来安慰我,我不需要你这种怜悯!”楚玲玉打落庄显耀伸过来的手。

    “其实梦颜说得不错。”

    “别和我提这个女人!”楚玲玉冲着他的大吼,“你都要和我结婚了,她还单独约你出去,她到底是何居心,是,我的教养气度,包括样貌,没有一样比得过他,那她就要抢走属于我的东西,我不许!”

    “我从小到大,完完整整拥有的,就只有你,她明明有了那么多,父母的疼爱都给了她,她为什么还要来和我抢你!”

    “她从来没有要和你争抢过,当初你设计在众人面前和我告白,并且吻了我,让梦颜下不来台,她也没说锅里半分不是!”

    “那个女人,就是喜欢装而已!”

    “你喜欢我这件事情,还是她告诉我的,不然你觉得我会乖乖站在那里配合你嘛,我和梦颜是长辈从小订的亲事,我俩的感情,就和兄妹一样,若说结婚,这辈子也就是相敬如宾,若说成不了夫妻,也不会怨怼,我们根本没有男女之情,她又怎么会想要和你来抢我。”

    “她分明就喜欢你!”

    “若是她对我有半点意思,楚玲玉,你觉得还有你什么事嘛,她大可直接去责难我们家,只要楚家施压,我们家第二天都能娶她过门,你才到楚家几天,若不是她往后退,你真的以为她抢不过你嘛!”

    楚玲玉脑子有点懵。

    已经认定了二十多年的事情,她怎么愿意相信,就是自己的妄想。

    “那她单独约你见面!”

    “她不过是来让我安心,她说……”

    庄显耀按住楚玲玉的肩膀,“你看着我,我告诉你,那天她都和我说了声!”

    庄显耀一向温润,极少这般的疾言厉色,这让楚玲玉不得不正视她。

    “她说你是她姐姐,你在外面受了不少苦,让我好好对你,不能辜负你,说她占据了你父母的疼爱这么多年,不能让你以后的日子也这样,她知道许多知情的人都瞧不上你,即使你是楚家的女儿。”

    “她也清楚,只要她在一天,你就不可能成为真正的楚家大小姐,所以她愿意往后退,让你风风光光的顶着楚家大小姐的身份嫁给我,她说她成全你,当时我们婚期已定,所以她送了婚戒给我们,说我眼光差,你肯定不会喜欢,所以她给我选了,就是你手上戴了二十五年的戒指!”

    “不可能!”楚玲玉身子趔趄一下,一屁股蹲在地上,她使劲要把戒指拔出来,可是无论她怎么用力,戒指就像是已经套牢在她手上一样,弄不下来!

    “她知道你看她不顺眼,所以准备出去游历一番,正好给你更多的机会与家人相处,所以你到底找她说了些什么,让我们连最后一眼都没见到她!”庄显耀箍住她的肩膀,神色激动。

    “啊——”楚玲玉大叫一声。

    她还能和楚梦颜说什么,不过说她是野种而已,让她滚得越远越好而已!

    “显耀,我错了,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

    “她已经回不来啦,我们之间的感情也回不来了。”

    “玲玉,我从来不会被人强迫着做任何的决定,娶你是这样,离婚也是如此,我爱你,所以娶你,可是我们中间一直隔着梦颜,踩着别人得到的幸福,每一次都如履薄冰,我印象中的你,虽然有些怯懦,却又飞扬跋扈,掩饰自己的忐忑不自信,其实那时候你挺漂亮的。”

    “只是时光一去不返,我们都老了,我已经陪你耗尽了前半生,下半生……”

    “各自安好吧!”

    “显耀!”楚玲玉伸手要抓住庄显耀,却连一片衣角都抓不回来。

    “妈,怎么办啊!你可不能和爸离婚啊!”楚澜也很了解自己父亲的脾气,这次明显是下了狠心。

    “不行,我绝不离婚!”楚玲玉说着就往外面跑!

    “妈!”楚澜说着追了出去。

    *

    十二点整,烟花四射,流花溢彩,将漆黑的天空晕染得五光十色。

    周围都是人们的欢呼声,楚玲玉跑了半路,有些恍惚的看着头顶的烟火,照亮了她一张惨白的脸。

    楚玲玉跑到楚家的时候,庆典已经结束,下人正在收拾东西,保安看见楚玲玉过来,立刻伸手拦住她。

    “不好意思,这里是私人住宅,外人不得闯入!”

    “你们看清楚了,我是外人嘛!”

    “庄夫人,不好意思,公子的吩咐。”楚濛下了死命令,不许庄家母女再踏足这里半分。

    他们还不想为此丢了工作。

    “都给我滚开,我是楚家大小姐,你们敢拦着我,你们不要命了吗!快给我滚开,你们这群狗东西!”楚玲玉气得浑身乱颤,跑了这么久的路,她的腿都要废掉了。

    “对不起,麻烦请回吧!”

    “我告诉你们,你们若是再不让开,回头你们一个个的都吃不了兜子走!”

    “我们也是按照吩咐办事。”

    “狗眼看人的狗东西,我告诉你们,我们自始至终都是一家人,就是闹了点矛盾而已,我总归会回去的,到时候,你们一个个的都要给我滚出去。”

    “那我们就等着这一天!”

    “你……”

    “妈,您怎么到这里来了!”楚澜一路追过来,已经累得快虚脱了,今天在楚家算是一日惊魂,她都不想再来了,楚玲玉怎么还往这里跑。

    “妈——妈——”楚玲玉朝着里面大喊。

    而此刻正好有车子缓缓开出来,楚玲玉立刻伸手拦住。

    因为是楚家的车子,她以为肯定是楚家的人。

    可是车内坐得却并不是楚家的人,关戮禾微微拧眉,“这不是被我踹了一脚的疯女人嘛,怎么又来了?倒是不知好歹,楚家这些下人怎么做事的,这要是在京都……”

    “可惜不是你的地盘。”董风辞泼凉水。

    关戮禾冷哼。

    燕殊直接推门下去。

    楚玲玉一看见是燕殊,双腿一软,整个人绵软的瘫在地上。

    “怎么是你!”

    “庄夫人怎么这么意外。”燕殊勾着嘴角,本来准备明天收拾她的,自己送上门了。“怎么回事啊?”

    “燕二少,她硬要闯进去,我们正拦着她呢!”面对燕殊,这些保安立刻换了一副面孔,恭敬得很。

    这让楚玲玉更是怒火中烧,“放我进去,我是楚家大小姐!都给滚开!”

    “庄夫人,您若是再不离开,我就要报警了!”

    “你敢!”

    “我怎么不敢。”燕殊摸出手机,就拨了号码,“喂——警察局嘛,这里是楚家,有人在门口闹事,麻烦你们过来处理一下。”

    “燕殊,我和你拼了!”楚玲玉说着发疯一样的朝着燕殊扑过去。

    “我去,玩真的啊!”关戮禾趴在窗口,眼中透着饶有趣味的笑。

    “几岁了,还喜欢看这个。”董风辞低头正在和自己的下属布置工作任务,自己才出来几天,公司就出了问题。

    “难道看见燕殊被泼妇纠缠。”关戮禾轻笑。

    只是楚玲玉都没碰到燕殊的衣角,就被一旁的保安给拦住了,“庄夫人,请您别闹事,不然我们就不客气了。”

    “你们要如何不客气,打我嘛?有本事你来打我啊,我倒是要看看,你们谁敢!”

    “啪——”燕殊忽然上前一步,一巴掌抽了过去!

    打得楚玲玉头晕眼花,脑子嗡嗡作响,半张脸都失去了知觉。

    今晚,这已经是第三个人了。

    楚玲玉的脸已经疼到麻木。

    燕殊的力道可非楚老夫人与庄显耀可比,这一巴掌下去,她的嘴角直接开裂,“呸——”楚玲玉吐了一口血出来,里面还缠裹着半颗牙。

    “架住她!”保安已经看呆了,听着燕殊的话,原本擒住楚玲玉的人,更加用力的架住她。

    “燕殊,我要和你拼了——啊——”楚玲玉大吼大叫,完全像个疯子。

    “妈!”楚澜要冲过去,已经被人拦住,只能眼睁睁看着楚玲玉被燕殊掌掴。

    董风辞不爱凑热闹,只是那巴掌声太响,让她不得不抬头看了一眼。

    就瞧见燕殊居然又挥起巴掌,左右开弓,直打得楚玲玉口水直流,两眼昏花,双眼一番,就要昏死过去,可是脸上太疼。

    “啧啧……燕殊这个人真是……”关戮禾摇头,“对女人下手也这么狠。”

    “你对女人又何曾心慈手软过,你还有脸说他。”董风辞挑眉。

    “我说董风辞,你哪天不泼我冷水,会死是不是!”

    “那倒不会,就是会少点乐趣。”

    “我就是给你找乐子的嘛!”

    “不然呢?”

    关戮禾深深的看了一眼,扭头继续看戏,“算了,总算有点价值,这也要是好的。”

    董风辞一乐,也扭头看着窗外。

    而此刻巡警已经的赶到,燕殊大手一挥,楚玲玉的身子直接瘫在地上,就像是没了骨头一样,脸上已经红肿得忍不住本来的样子。

    “算是我给你讨点利息。”燕殊拍了拍手。

    “怎么回事啊!”警察赶紧问道。“怎么能私下斗殴。”

    “同志,不是私下斗殴,我是正当防卫,这女人冲过来打我,我就是反抗一下而已!”燕殊双手一摊,显得十分无辜。

    “反抗一下就把人打成这样啊,你少骗我!”

    “刚刚是谁报警的!”另一个巡警问道。

    “是我!”燕殊站出来。

    “妈——”楚澜直接扑倒在楚玲玉身边,楚玲玉被打得嘴巴都肿了,口水粘附着血水挂在嘴边,别说说话了,就是哭,她都哭不出来。“你怎么样啊,妈——”

    “你打了人还报警,够嚣张的啊。”若是根据现场来看,确实是如此,毕竟燕殊好端端的站着,而楚玲玉一副快死的样子。

    “是她要私闯民宅,还意图伤我,这边都有监控,你们可以调出来看看!”燕殊指了指头顶。

    “你们都和我先回去!”警察一声令下,就把所有人都给带走了。

    关戮禾和董风辞也未能幸免,这本来就是安静看戏的,现在却要被当做目击证人接受询问,关戮禾也是满腹委屈。

    果然和燕殊一起就没好事。

    姜熹原本都已经睡下了,却忽然接到警察的电话,说燕殊被带到警局了,这可把她急坏了。

    他说要和关戮禾去喝点酒,两个人难得碰头,又是在国外,不比在国内,有很多人盯着,姜熹欣然应允,只是这才多大功夫啊,怎么就进了局子。

    疯了不成!

    监控很好调取,燕殊下手有些重,被责备教训了一通,他虚心受教,不过燕殊接下来却语出惊人,吓得本来在记录的民警手一抖,差点把刚刚电脑上的记录都给删了。

    “燕先生,这话您得负责的。”民警一脸严肃。

    “我难道像是在开玩笑嘛。”燕殊勾唇,“我要举报楚玲玉故意杀人。”

    “杀的人是谁。”

    “楚家老夫人!”

    “噗——”民警一口水呛在喉咙里,咳嗽了半天,“燕先生,您可别胡说,干扰警方办案,我们是可以将您拘留的,您的身份又比较特殊,应该不会想要惹这种官司。”

    “我是有证据的,我也知道我的身份特殊,若不是有十足的把握,我不会乱说的。”

    “那您把证据给我们!”

    *

    楚家

    姜熹正打算去找楚濛,楚濛正好披了衣服出来,楚老夫人似乎也得了消息,毕竟就在自家大门口发生的事情,有关系到燕殊,保安早就跑过来通知了。

    “怎么办?”姜熹一脸急躁。

    “没事,我去看看!”楚濛拍了拍她的肩膀,“我会解决的。”

    “燕殊这个魂淡,怎么又惹事,还把自己搞进了警局里!”姜熹叹气。

    “你别激动……”

    楚濛话音未落,louis从外面跑进来,“总裁,出大事了!”

    “怎么了!”

    “警察来了。”

    “什么?”

    他们下楼的功夫,警察也正好进了门。

    “楚公子,不好意思,这么晚打扰你们休息,楚老夫人——”

    “有事嘛?”

    “燕先生举报庄夫人意图谋杀楚老夫人,已经给我们提交了证据,按照流程,我们要找楚老夫人问话,楚老夫人年事已高,有这么晚了,所以我们就在这里问几句可以嘛?”

    楚家人包括姜熹在内,都懵了。

    “不是打架嘛?怎么就故意杀人了?”姜熹一脸迷茫。

    楚老夫人却是惨然一笑,“该来的总会来的。”

    楚濛却一拍脑袋!

    “好你个燕殊!”

    “到底怎么回事?”姜熹瞧着楚濛似乎已经想明白了。

    “楚玲玉离开之后,我就知道,按住燕殊的脾气秉性,是不会轻饶了她的,不过她毕竟也是我的……”

    “被逐出了楚家,以后她的日子不会好过,庄家那边估计也会有所动作,她这辈子也算是完了。”

    “所以近期也不准备对付她,不过燕殊就不一样了,所以我打算和他好好谈谈,不过他态度强硬,就是不肯松口,他又追问了一些我们家以前的事情,他知道按照我的精明程度,当年楚玲玉准备谋害奶奶,必然会留下许多证据,我也不可能销毁。”

    “他说只要我给他看看证据,他就暂且先把这事儿给压下,我真是没想到,他居然是个如此不说信用的人!”

    “他明明说……”

    “大哥,你怎么会相信燕殊呢,宁愿世上有鬼,也别相信燕殊那张破嘴,他的话你也信。”姜熹摇了摇头。

    楚濛就是现在后悔也迟了啊。

    “而且他说暂且压下,你知道他的暂且是多久嘛,你也是个商人,怎么会被文字游戏给绕进去。”

    姜熹虽然这么说,不过心里却十分畅快。

    楚家人能够直接和楚玲玉切割已经不易,若是让他们赶尽杀绝,必然很困难,况且楚濛就像是想下手,也得顾忌一下楚老夫人,她的年纪毕竟大了。

    燕殊和姜熹就不同了,本就没感情,那女人又三番两次挑衅,燕殊的忍耐估计也到了极限。

    “这都是命。”楚老夫人叹了口气,坐到沙发上,“你们有什么话就直接问吧。”

    第二天的报纸,几乎都是在大篇幅的报道楚氏百年庆典的盛况,在一些边角的地方,可以看见楚玲玉与庄显耀离婚,并且被抓的消息,众人自然又是一片唏嘘短叹,感慨世事无常。

    *

    燕殊配合警方一整夜,第二天一出审讯室,就看见姜熹、燕小西和楚衍坐在外面。

    这还没有开口说话,姜熹抡起手中的链条包,就朝着燕殊身上招呼。

    “哎哟我去,你谋杀亲夫啊!”

    “我就是要谋杀你,你有种别躲。”姜熹咬牙。

    “媳妇儿,消消气啊!”

    “我打不死你,这个魂淡。”

    “你怀着孕呢,不能大动肝火,冷静点啊!”

    “你知道我不能动怒,你就别跑,让我打几下!”

    姜熹说完,燕殊就不再动弹了,姜熹打了两下,扔了包,就抱住了燕殊,“你知不知道我很担心,你怎么每次做事都不和我说一声,你要准备吓死我嘛!”

    “好啦,不气,乖——”燕殊抱住姜熹,拍了拍她的后背,“乖——”

    “我生怕你卷进去,你若是在这里因为打架斗殴出事,回去就得背处分,你知不知道!”

    “好了媳妇儿,我知道啦!”

    “你别给我打哈哈。”

    “哎呦,我现在又累又饿,哪有功夫和你打哈哈啊!好了,我以后会注意的。”

    “粑粑,早餐!”燕小西提着便利袋跑过去,“麻麻给你买的,你最爱吃的。”

    “我就知道,你还是舍不得我受罪!”燕殊说着就亲了姜熹一口。

    “行了你,折腾了一晚上,浑身都是味儿!”姜熹嫌弃的推开燕殊。

    燕殊手机早就没电了,上了车子,接了数据线,刚刚充上电开机,就发现了无数个从家里打来的未接来电。

    “完了!”燕殊长吁短叹。

    “嗡嗡嗡——”手机忽然震动起来。

    姜熹瞥了一眼来电显示,“家里的电话,接吧。”

    燕殊努力将吃了一半的包子咽下肚,接起电话!

    “麻蛋,燕殊,你丫吃了熊心豹子胆了,这么久才接电话,你丫能耐啊,消息都传到我这里了,你特么的打架厉害了,这都打到国外了,你赶紧给我滚回来,快点!”燕老爷子吼声穿过电话,震得燕殊耳膜嗡嗡作响。

    ------题外话------

    楚濛这是被燕殊套路了啊,啧啧……楚公子,你和一个流氓讲什么原则信用啊,你真是傻!

    楚公子:我就是没想过他会如此不要脸,套我的话!

    燕小二:兵不厌诈,你还太嫩!

    楚公子:你就是这么和你大哥说话的嘛!

    燕小二:……不要脸的人在这里!谁是你弟弟。

    楚公子:熹熹是我妹妹,你是她老公,按辈分来,你也得喊我一声大哥!

    燕小二:狗屁!

    楚公子:……兵痞!粗俗!

    燕小二:你奈我何!

    楚公子:……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