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206 公然耍流氓,简直没眼看

正文 206 公然耍流氓,简直没眼看

    夜灯如昼,恍若白日,海风徐徐,带着特有的湿咸,远处飘来的欢声笑语,却驱不散此刻萦绕在姜熹心头的阴霾。%d7%cf%d3%c4%b8%f3

    “熹熹……”楚老夫人嗫嚅着嘴唇,隔了半天,都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我对不起你妈妈,当年我一心想要补偿玲玉,对她的一些举动也十分纵容,她和你母亲的明争暗斗我看在眼里,你母亲从不愿和她争什么,总是不断的后退,所以他们之间也从未发生过什么大矛盾,我也就选择视而不见了,现在看来,真的是养虎为患了……”

    姜熹垂头,盯着自己的鞋子。

    “我不知道她到底对你母亲说了些什么,你母亲离家很突然,你爷爷去质问过她,她说我们不疼爱她,心里总想着梦颜,为此还在家里大闹了一场,把你母亲的许多东西都扔了,当时心里很纠结,不知道该怎么办。”

    “毕竟手心手背都是肉,只是后来你母亲居然就没了音信,等我们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已经晚了,后来再想找她,已经是大海捞针了。”

    “其实,母亲从未责怪过你。”姜熹印象中的楚梦颜,端庄大方,优雅得体。

    无论什么时候都是一派淡定的模样,对什么都无欲无求。

    为此黎常娥还说母亲做作,现在想来,她是根本无所谓,毕竟在楚家,什么好定西没见过,黎常娥宝贝的东西,楚梦颜是压根看不上眼的。

    那是骨子里透着的清傲。

    “可是她也从未在你面前提起过我,对嘛!”楚老夫人看向姜熹,目光灼然。

    姜熹伸手挽住她的手臂,“母亲想来这里挺久了,她和父亲提过许多次,只是一开始父亲公司在起步阶段,后来怀了我,自然又耽搁了,九几年金融风暴,父亲也是忙得焦头烂额,等他们真的订好了时间,我都快十岁了!”

    “你是说真的?”

    “母亲或许早就想带父亲和我见您了,只是时间一直合不上而已。”

    楚老夫人攥住姜熹的手背,“孩子,你可别骗我。”

    “我怎么会骗您呢,其实母亲没有恨过您,再说了,如果她没有离开这里,也不会和父亲相遇了。”

    “你父亲……”楚老夫人声音哽咽,“待她好嘛?”

    姜熹扑哧一笑,“好到不行,让我这个做女儿的都嫉妒,简直是当女儿再疼好么,父亲总是,自己不是娶老婆,是养了个女儿。”

    “梦颜那孩子从不娇气啊!”

    “对我父亲可会撒娇了,父亲一个大男人,哪里受得住,他总说母亲怀孕一直折腾他,半夜让他骑自行车去给她买混沌,还非要加许多辣椒,回头吃不完,还非要逼着父亲吃,她怀孕期间,父亲被她折腾惨了。”

    “你多和我说说吧。”楚老夫人本来以为姜熹会有很大的情绪波动,甚至会带着燕小西离开,却不曾想她会如此平静。

    其实姜熹之前甚至想过,母亲是不是楚老夫人的私生女,现在的情况已经出乎她的意料了。

    母亲都未曾苛责他们半句,她其实没有资格说什么,楚家若是真的要和母亲断了关系,根本不用大费周章的找她,没有必要给自己找这种麻烦。

    事情都已经过去了,姜熹也不想追究那么多。

    *

    古堡二楼

    轩陌正在给习凉的伤口消毒,习凉咬着嘴唇,嘴唇都要被咬出了血珠。

    “轩叔叔,你轻点儿,你看把她疼得!”燕小西蹲在一边,抬头看着习凉,一脸心疼。

    “我已经很轻了,消毒的过程本来就比较疼。”轩陌手中拿着棉签,认真的给习凉消毒,“小朋友,最近伤口不能碰水啊,也不要有大动作。”

    “嗯!”习凉双手攥得紧紧的,眼泪都在眼眶中打转了。

    “哎呀,你再轻点儿嘛。”燕小西急了。

    “我也没办法啊!”轩陌也是无奈,这是必须的过程啊。

    “凉凉,要不你咬着我的手,我看电视上男主都是这样对女主的。”

    “扑哧——”董风辞笑出了声,“小西,习凉是你的女主嘛!”

    “肯定的啊。”

    “可是……”董风辞摩挲着下巴,“哪个电视剧上的男主有你这么胖的啊!”

    燕小西脸一黑,又想起在海上浮起来的画面,心里顿时很恼火。

    哼——

    “我告诉你们,胖子都是潜力股,等我瘦下来,你们就等着抱我大腿吧!”

    “可不是得抱你大腿嘛,你现在几乎可以说是全球数得上的富豪了。”楚衍打趣道。

    楚氏集团的产业几乎遍布了全球,更有甚至,持有了一些国家的大部分国债,富可敌国也不为过,楚氏的案子,都是以亿计算,楚氏的股份,那可不单单是值钱啊。

    “是嘛!”燕小西似乎并不是很理解股份的含义。

    “那是必须的啊!”

    “凉凉,那我可以养你了!”燕小西冲着习凉笑得那叫一个荡漾。

    习凉却忽然扯住他的胳膊,对准手臂,就猛地咬了一口!

    “嗷——”燕小西发出一声是撕心裂肺的惨叫,额头汗都冒了出来。

    周围的众人,身子一个哆嗦。

    董风辞咽了咽口水,“这姑娘真的下得去口啊。”

    “你若是想,我也可以……”关戮禾贴着董风辞,一脸坏笑。

    “一边儿去,你能别贴我这么近嘛,热!”

    “哪里热!”关戮禾压低声音,附着在她耳边,几乎张嘴就能将她整个耳朵吸入口中。

    “你热!”

    “看到你就忍不住了。”

    “你……”

    董风辞无语,直奔沈廷煊而去。

    沈廷煊立刻像是见了瘟疫一样的躲开。

    “沈廷煊,你躲什么!”

    “我不想被他削!”关戮禾这人醋劲太大,他最近就是和ck集团有些合作而已,这人就直接盯上了自己。“你们小两口的事情,自己私下解决,不要牵连无辜啊。”

    “胆小鬼!”董风辞冷哼。

    倒是燕小西被咬了一口,居然还开口安抚习凉。

    “咬着我就不疼了吧。”

    “疼——”

    “那你再咬一口!”燕小西说着又送上肉乎乎的肘子。

    习凉摇头,“没事,我皮糙肉厚,不怕咬!”

    董风辞忍不住咋舌,看了看楚楚,“小西这是情窦初开了?”

    “一厢情愿!”楚衍挑眉。“瞧他这样子,以后定然会被凉凉吃得死死地。”

    “你这意思,谁先爱上谁,就会被吃死了?”沈廷煊勾住楚衍的脖子。

    轩陌余光瞥见两个人腻歪到了一起,俊秀的眉眼抬了抬,从沈廷煊身上扫过,低头继续给习凉处理伤口。

    “这是事实!”楚衍一副傲娇状。

    “那里被人吃得死死地,又是怎么个情况!”

    “我擦,你说什么呢,小爷被谁吃死了。”

    “喏——”沈廷煊用眼神瞥了一眼轩陌。

    “我擦,我们俩是兄弟,兄弟,你懂吗!”

    “好了。”轩陌直起身子,目光深邃的瞟了一眼楚衍。

    看得楚衍莫名心虚。

    “估计楚老夫人也要回来了,风辞,要一起过去拜会一下嘛。”他们出来,并不是出来玩的,家中长辈自然有嘱托。

    “好啊!”董风辞直接走过去,伸手勾住轩陌的胳膊。

    “最近找你都没空,有这么忙嘛?”

    “病人多,都排不过来。”

    “可是你也得注意自己的身子啊,还是得给自己放个假啊。”

    “好!”

    “那回头约出来聚聚?”

    “都随你!”

    轩陌和董风辞关系匪浅,这种举动,做得特别熟,而且两个人站在一起,居然毫无违和感。

    董风辞明艳俏丽,轩陌儒雅俊秀,居然该死的有些般配。

    关戮禾有些急红了眼,这女人就不能对着自己也这么积极一点嘛!

    楚衍盯着两个人的背影,神情有些恍惚。

    “你说阿陌以后若是找了个女朋友可咋整,你就不能住他家了吧。”沈廷煊故意打趣道。

    “哼——小爷我四海为家,谁稀罕住他家!”

    “臭脾气那么大,而且规矩那么多,我还不稀罕呢,小爷多得是地方住!”

    “我还不想住呢,小爷有自己的房子……”

    楚衍话音未落,本来已经消失在门口的人又转了回来,轩陌目光深沉的从楚衍身上一扫而过,拿起放在药箱边的手表,“既然楚小爷你有地方住,那你的房间,我就改为杂物间了,回头记得把我们家的大门钥匙给我,反正您也不稀罕。”

    “阿陌,不是,那个,我……”

    “风辞,走吧!”轩陌说完转身就走。

    “哎呦呦,这是装b装过了吧,啧啧……哈哈……”沈廷煊乐不可支,谁让楚衍之前一直排挤自己。

    “沈廷煊,你丫故意的是不是!”楚衍跳脚。

    “所有的话都是你说的,我没逼你,你可别别把事情赖在我头上。”

    “你分明就是挖坑给我跳!”

    “那你就跳啊,你也是够傻的!”

    “沈廷煊,我特么的和你势不两立。”

    “说得好像我很稀罕你一样。”

    “你……”楚衍气得脸红脖子粗。

    沈廷煊这段时间夹在关戮禾与董风辞之间,已经很憋屈了,偏生留在京都的那群禽兽,段位都太高,秦浥尘和燕持一个毒舌,一个就是一副大爷没空搭理你的架势,战北捷……

    那就根本不用提了。

    沈廷煊都不知道这段时间自己是怎么过来的,唯一可以让人欺负的楚楚不在,它的日子也不好过啊,好算是出了一口气,他的心情顿时明媚起来。

    “小西,走,舅舅带你去吃东西!”楚衍懒得搭理沈廷煊。

    燕小西正陪着习凉说话,颇为不解的看着楚衍。

    “走啊,你看我做什么,今天有很多好吃的!”

    “舅舅,你真没眼力劲儿!”燕小西挑了挑眉毛。

    “什么,我没眼力劲儿?”

    “你没看到我在陪我女朋友嘛,没空理你!”

    “我不是你女朋友!”习凉说完脸都涨红了,也不知是害羞,还是伤口太疼。

    “行,我走!”楚衍说完气呼呼的就走了出去。

    燕小西目光在沈廷煊和关戮禾身上来回乱转。

    “我就不送了你们啦!我很忙!”

    “现在的00后,果然不得了!”沈廷煊说着就往外面走,倒是关戮禾,深深的看了一眼燕小西。

    你说怎么一个小屁孩都能追到女朋友,自己要得到董风辞的倾心就这么难呢。

    她小时候明明很可爱啊,怎么现在变成这样了。

    *

    自从苏潋滟公布了身份,过来找她搭腔的人,就络绎不绝。

    虽然知道苏家不可能与他们有什么合作,可是能认识苏家人,众人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苏潋滟被人围在中间,脑仁都疼。

    她根本不擅长交际啊。

    燕殊和楚濛从楼上下来,他们刚刚结束了异常十分“友好”的交谈。

    “你藏得够深的啊,什么时候谈的女朋友?”

    “不是女朋友。”楚濛第一眼就瞥见了一脸无奈的苏潋滟,明明不擅长交际,却还不能推辞众人的好意,笑得十分勉强。

    “还没追到?”

    “她会是我的妻子!”

    楚衍挑眉,“那我等着喝你喜酒。”

    “不会让你多等的。”

    “说起来,小西现在是楚氏最大的股东,我最为他的父亲,你以后说话也得对我客气一点吧。”楚濛久居高位,看人都是一副睥睨的姿态,这让燕殊有些不爽。

    “好像是啊,应该讨好你。”楚濛轻笑。

    “你知道就好。”

    “熹熹是我妹妹,按理说,你也该叫我一声大哥吧,妹夫!”

    燕殊默默在心里骂了一声:卧槽!

    还真是一点亏都不能吃啊。

    “我去找熹熹,你去拯救你未来的妻子吧,我看她已经被那些人磨得要疯了。”燕殊低头闷笑,直接往外面走。

    楚濛一出现,苏潋滟就捕捉到了他的身影,立刻向他投去求救的目光。

    她居然也有向自己求救的时候。

    楚濛大步走过去。

    男人换了一身衣服,一丝不苟的黑色正装,嘴角勾着一抹邪笑,分外迷人邪肆,带着上位者的巨大压迫感……

    因为气场太强,让人不容逼视,所以很容易忽视他俊美的容貌,众人看见楚濛过来,立刻让开了一条路。

    “各位,不好意思,我能先带我女朋友离开嘛。有点私事要处理。”

    “楚公子,您忙。”

    “楚公子和苏小姐真是般配,楚公子有这么漂亮的女朋友,何必藏着掖着呢。”

    “就是,楚公子可不地道啊,哈哈……”

    “潋滟比较害羞,我也不能强迫她。”楚濛笑得格外温柔。

    却让苏潋滟心脏猛地颤抖了两下。

    却不是被他迷得,而是紧张。

    楚濛拉着她就往楼上走,刚刚转过楼梯,苏潋滟就直接甩开了他的手。

    “用完就扔了?你还是和以前一样,喜欢卸磨杀驴。”楚濛哂笑,身子却不动声色的占据了整个楼梯的过道,不给苏潋滟丝毫离开的机会。

    “你让开一下!”苏潋滟提着裙子,心脏咚咚直跳。

    “我若不呢?”

    “堂堂楚公子,应该不会如此无赖吧。”

    楚濛笑了笑,“我是来找你兑现承诺的。”

    “你在说什么,我不懂!”苏潋滟说着试图推开楚濛,脸上也难以掩饰紧张急躁之色。

    楚濛却一把攥住苏潋滟按在自己胸的手,反手一推,苏潋滟整个人就被他压在了墙上。

    男人那股霸道强势的气息直接扑面而来,扰得苏潋滟心慌意乱。

    “苏潋滟,当年你可是说,我过三十,若是还未婚娶,你就嫁给我!”

    “我有说过这种话嘛,哈哈……”苏潋滟干笑两声,“我怎么不记得了,你肯定是记错了,我怎么可能说这种话啊。”

    楚濛笑着不作声,因为苏潋滟此刻慌乱的模样已经彻底出卖了她,男人身材颀长,双手插在口袋里,神色显得十分平静,就像是在巡视着自己的猎物,而且这个猎物已经送到了嘴巴,他根本不用着急,幽泉般的漆黑眸子,一瞬不瞬的盯着苏潋滟。

    苏潋滟又一次整个人贴到了冰凉的墙上,拿着包,下意识的挡在了自己的胸口,脸上露出了一副警惕的神情。

    楚濛心里暗笑。

    她的脸酡红,他忽然有些恶趣味,直接往前一步,没有忽视苏潋滟眼底一闪而过的惊慌,她想退啊,可是没有后路啊。

    “呵呵——”楚濛那富有磁性的声音在自己耳边炸响,气息灼热,那热度像是要将她通话。

    “楚濛,你别再过来了。”

    “你不是想不起来,当年你对我的承诺了嘛,我可以帮你回忆一下。”

    “我就是随便一说而已,我哪里知道,你会……”苏潋滟抬头看着楚濛。

    随便一说,这个词,深深刺激到了楚濛。

    “随便?你当我楚濛是什么人。”

    “我哪儿知道,你真的到了30也不结婚啊,而且你这样的家庭,到了30岁,楚奶奶怎么可能不给你安排相亲,我怎么知道,你真的会不结婚,早知道,我就说四十岁了。”苏潋滟嗫嚅着嘴唇。

    “苏潋滟,你可知道,有些时候,我真的恨不得直接把你掐死得了。”

    “哪里就……”苏潋滟一抬头,目光与楚濛相撞。

    楚濛直接右手一伸,拉住她的手就,就往自己怀里拽。

    苏潋滟身子失去平衡,整个人突然跌入一个温热却僵硬的怀抱,腰上忽然一紧,她的身子一僵,后脑勺就被人按住,一个温热又柔软的东西直接贴在了自己的唇上。

    苏潋滟睫毛忽闪,根本不敢乱动,双手还挡在两个人的胸前,却忘了用力将楚濛推开。

    楚濛见她没反抗,勾起一抹邪笑,手掌猛地用力,搂住她纤细柔软的腰肢,薄唇覆盖在红润饱满的唇上,张嘴舔弄着她的唇瓣,猛地用力直接撬开了她的嘴唇。

    口中有异物入侵,而且如此的强势霸道,苏潋滟伸手要把她推开。

    可是楚濛这多已经尝到了甜头,又怎么会轻易的离开,他的手从后脑勺离开,直接扣住她的下巴,忽然用力。

    苏潋滟吃痛。

    嘴巴下意识的张口。

    某人正好趁势长驱直入,舌尖抵住她的牙关,肆意的在她口中搅动。

    苏潋滟的双手按住他的胸口,男人的心跳声依旧沉稳有力,身子强势的压在自己的身上,不给自己半分抗拒的机会。

    苏潋滟反抗得过于激动,以至于裹胸的礼服微微有些滑落,白皙的肩头,精致妖娆的锁骨,还有那若隐若现的春光……

    楚濛目光幽邃的垂头看了一眼,只觉得一阵热流直冲脑门。

    “楚濛,你个流氓,你在看什么!”苏潋滟慌忙伸手挡住她的胸口,楚濛却猛地低头,咬住她的肩头。

    “啊——”苏潋滟惊呼一声。

    楚濛捂住她的嘴巴,“小点声。”

    苏潋滟扯下他的手,“你耍流氓,还不许我喊了嘛,我今天就让所有人都来看看,堂堂的楚公子,居然耍流氓,看你以后还怎么见人。”

    “苏潋滟,现在所有人都知道,你是我的女朋友,你再喊,也没人敢过来,相反的,他们会以为我们正在……”

    楚濛恶趣味的伸出舌头,舔了舔被自己咬得红肿的肩头。

    “唔——”苏潋滟发出一声娇弱的喘息声,“楚濛,你什么恶趣味啊,咬我干嘛!”而且是露肩的,这不是要被所有人都看见了。

    “你别叫了。”

    “我就要叫!”苏潋滟咬牙。

    “再叫,我就真的受不了了!”楚濛长腿一伸,两个人的下半身瞬间贴合在一起。

    感受到了自己腹部的热度。

    苏潋滟是再也不敢乱动了。

    惊愕得张大嘴巴,是半天都没有说出半个字,就是不可思议的看着楚濛。

    “你……你……怎么……”

    “还是说,你想和我在这里试试?”楚濛低头,舔了舔她的肩头。

    现在的苏潋滟,是打死都不敢乱动了。

    楚濛吃定了她这一点,行为更加放荡了。

    气得苏潋滟直跺脚,偏生还不能发一点脾气。

    这两个人如胶似漆的,可是正打算下楼的两个人,就颇为尴尬了。

    尤其是沈廷煊,扭头看了看关戮禾,用眉眼示意他,自己该怎么办。

    关戮禾耸肩,自己也不知道啊。

    沈廷煊眉头一紧,这两个人看样子一时半会儿还不会停,可是他们也不能一直等着啊。

    他还在想着如何礼貌又不那么尴尬的打断他们的“好事”。

    忽然小腿一疼,整个人趔趄的往楼下踏了几步,惊动了还在做好事的两个人。

    苏潋滟春光乍现,自然第一时间就直接抱住了楚濛,生怕自己被人看光了。

    楚濛自然地伸手搂住她的腰,将她圈在怀里,侧头看了看沈廷煊,“你怎么在这里?”

    “哈哈——路过,我就是路过……”沈廷煊嬉笑,“你们继续,我先下楼,哈哈……”

    关戮禾跟着他沈廷煊往下走,瞥了楚濛一眼,嘴角勾着惑人的弧度,“你继续,一把年纪,好不容易开荤,不容易。”

    “关戮禾!”楚濛拧眉。

    苏潋滟却闷笑出声,小狐狸一样的从他怀中抬头打量着关戮禾,眼睛放光。

    “看什么呢,人都走了,还看!”楚濛一脸不悦。

    “你认识的这么多人,怎么都这么帅啊。”而且都是不同类型的帅哥,又不同于那种只会花天酒地的富二代,明显是低调有内涵的那种啊。

    “他叫关戮禾嘛?名字也不错,特别。”

    “就是有女朋友了,哎,不然……”

    楚濛忽然脱下衣服,直接裹在她身上,扛着她就往楼上走!

    “楚濛,你干嘛啊,你快放我下去!喂——楚濛,救命啊……”

    “耍流氓啦,救命——”苏潋滟使劲拍打着楚濛的后背。

    男人身子就像是钢铁一般的坚硬,打得她手疼,他却像是没事人一样。

    燕小西听着动静从房间出来,瞧见这一幕,咽了咽口水!

    “小朋友,救命,救救我——”

    “舅舅,你和舅妈在干嘛!”

    “做事!”

    “他在耍流氓,快救我!”苏潋滟大喊大叫。

    “再喊?”楚濛忽然抬手对准她的屁股就打了一下。

    苏潋滟整个人都僵直了。

    他……

    这个男人,居然敢!

    “啊——”苏潋滟忽然发出一声尖叫。

    燕小西连忙往后退,这两个人的杀伤力都太强。

    “楚濛,我和你拼了!”苏潋滟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居然直接就扯起了楚濛的衣服,力气大得让楚濛险些失去了平衡。

    两个人华丽丽的摔在了地上,楚濛身子被压在下面,后背被撞得生疼,而苏潋滟就直接骑在了他的身上。

    姜熹和燕殊到楼上找燕小西,惊得下巴都要掉了。

    “大哥,其实回房比较好,这里着实有些……”姜熹嗫嚅着嘴唇。

    “可能比较刺激!”燕殊插在口袋里,一脸的坏笑。

    ------题外话------

    有人留言要把楚公子的番外和楚楚的分开,我本来是打算一起写,直接放在群里的,是一起,还是分开啊?

    来来来,快点留言,给我建议吧!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