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205 楚家往事,断绝关系(二更)

正文 205 楚家往事,断绝关系(二更)

    楚玲玉上回已经见识到了燕殊的厉害,尤其是那双眼睛,寒峭般得凌冽,让人不敢直视。

    猛地对上,仿若尖锐的手术刀,要将她瞬间肢解,楚玲玉被吓得下意识的往后一退,脖子隐隐传来痛楚之感。

    姜熹看向楚老夫人,对于自己母亲的事情,她之前并没有多问一句。

    他们只说姜熹的母亲是楚老夫人的女人,别的并未多说,在京都的时候,姜熹也是这般认为的,可是到了这里,却越发觉得其中有许多的问题。

    大家也知道楚老夫人有个女儿,可那并不是自己的母亲,这让姜熹十分疑惑,可是最近事情太多,楚家人也是忙成一团,姜熹想庆典结束再问,可是楚玲玉现在提及,她的心里微微有些刺痛,很不舒服。

    她知道,这个疯女人的话不能尽信,却还是难受得紧。

    燕殊直接走到姜熹身后,攥住她的手。

    突如其来的温暖,让姜熹本来紧绷的身子瞬间松弛下来。

    “楚玲玉!”楚老夫人执起拐杖,直接朝着她走过去。

    “庄夫人,你今日若是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势必追究到底!”燕殊神情严肃。

    “她本来就是个野种,什么都不是的东西,凭什么来这里!”

    “混账!”楚老夫人执起拐杖,直接打过去,落在她的肩膀上,沉闷的声音,吓得众人噤若寒蝉。

    “再说?”

    “妈,那个楚梦颜本就不是你的女儿,你为什么要如此偏心!”楚玲玉也是憋了一辈子的火,此刻算是要彻底宣泄出来了。

    姜熹瞳孔猛地收紧,手指猛地攥紧,弄得燕殊有些疼。

    “楚梦颜不是你女儿,那这个野种又凭什么来和我抢财产!”

    “一派胡言!”楚老夫人抡起巴掌,就狠狠给了她一下。

    楚老夫人年轻时候也是个厉害角色,现在虽然年纪大了,可是这力道却不小,楚玲玉脚步虚浮,差点摔倒。

    “我哪里胡说了,她本就不是你的女儿,凭什么要来夺走我的一切,你和父亲口口声声说对不起我,说要补偿我,可是你们何曾把我当做亲生女儿来看,在你们的心里,楚梦颜才是你女儿吧,可她根本不是!”

    “继续说!”楚老夫人又甩了她一巴掌。

    她的脸瞬间猩红一片,手指印触目惊心。

    “外婆——你别打了!”楚澜急得眼泪一个劲儿的往下落。“妈,您别说了!”

    “我就要说,这本来就是事实,你为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野种,现在居然打我,你真是我的好母亲!”

    “口不择言,我打你怎么了!”楚老夫人气得身子乱颤。“我生养了你,就有教训你的资格。”

    “说得好听,生养?”楚玲玉轻笑,“那为何当年你要抛下我!若不是这样,我又怎么会在外面流落多年,而那个残次品,就这么替代我当了这么多年的楚家大小姐。你是我妈嘛,有你这么当妈的嘛!”

    “楚玲玉,你现在就给我滚出去!”楚老夫人脸都涨红了。

    楚濛伸手扶住楚老夫人。

    “奶奶,您别和她一般见识。”

    “还要你楚濛,偏帮着外人,我可是你亲姑姑,澜澜也是你的亲妹妹,我是看着你长大的,现在倒好,你却愿意站在一个只认识了几年的外人那边,你这个楚家的家主,倒是真的公平公正!”

    “楚玲玉,我让你滚出去!”楚老夫人指着大门口,气得呼吸急促。

    “我就不滚,这里是我家,要滚也是他们一家三口滚出去,而不是我!”楚玲玉憋了大半辈子,既然窗户纸捅破了,她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就走。

    “楚奶奶,您先坐一下!”轩陌立刻走过去,伸手扶住老夫人的胳膊。

    “奶奶,这事儿我来解决,既然姑姑要公平公正,那我今日就给她!”

    “你……”楚老夫人握住楚濛的胳膊。

    “你放心,她毕竟是我亲姑姑,我不会赶尽杀绝的!”

    “呵——现在要对我动手了嘛,来啊,让大家看看,堂堂楚家,是如何对待我的!”楚玲玉完全一副放飞自我的模样。

    “奶奶,您过来坐!管家,把速效药拿来!”楚衍扶住楚老夫人另一只胳膊,搀着她坐下。

    楚濛深吸一口气,“正如你所说,梦颜姑姑确实不是我的亲姑姑。”

    “哈哈——”楚玲玉放肆的大笑。

    尤其是看见姜熹和燕殊的脸色,更是笑得欢畅,就好像这场战争她已经完全赢得了胜利。

    笑得让人觉得有些面目狰狞。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燕殊拧眉,楚家的密辛被抹得一干二净,根本无人知道,燕殊很早就派人查了,楚梦颜的信息基本都是被抹去了。

    “这事儿要从楚家到这里开始说起!”楚濛轻笑,有些讽刺。

    “当年内乱,为了躲避战乱,所以才举家迁往了f国,当时国内那么乱,说真的,想要举家迁来,着实有些困难,哪个国家,都知道从我们国家出来的战乱难民很多,根本无人敢引渡接收我们,不过在这里,我姑且叫他一声爷爷吧,世代留在f国的并不是京都的那个楚家,而是早就从楚家出来的旁支。”

    “他们在这里已经是世袭的爵位,在这个国家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力,他们与政府交涉,才让爷爷奶奶等人到了这里,当时想要搭上这个诺亚方舟的人太多,姑姑您在逃亡途中走散,这一点根本没有人能预料得到。”

    “当时每个国家都很混乱,那位爷爷留下我们,作为旁支,他要将这家主的位置交出来,爷爷不肯要,不过他待我爷爷就像亲兄弟一般,十分恭敬,只是后来他们家也就生了个女儿,按照这个国家的规矩,是无法沿袭爵位,就认了父亲做儿子,爵位也就承袭到了父亲的头上。”

    “后来大家也都清楚了,父亲过世,这爵位便到了我的头上。”

    众人虽然听着有些混乱,不过从中也可以清晰的梳理出一条脉络。

    他们认为从来就只有一个楚家。

    却原来,其实现在的楚家,已经不是f国百年前的楚家。

    “只是后来,那位姑姑的亲人,在她很小的时候,相继过世,很自然她就养在了奶奶膝下,只是后来我的亲姑姑被找回来了,才发生了之后的事情。”

    “不是这样的,我根本不知道这回事!”楚玲玉摇头。

    “事实就是如此,说起来,也算是我们占了他们家。你说熹熹是野种,那我们家又算是什么!鸠占鹊巢?还一占就是这么多年,我们又凭什么!”楚濛哂笑。

    “她分明就是你们抱来替代我的野种,怎么会是楚家人!”楚玲玉一直以为,楚梦颜不过是楚老夫人因为她失踪,聊以慰藉,才特地从外面包养来的。

    “有件事情,你一直没有和我说!”楚老夫人抬了抬眉眼,看向楚玲玉,“当年是不是你私底下找过梦颜,所以她才忽然离开的。”

    楚玲玉脸色煞白。

    “当年也是我的错,因为你失散多年,总想着要给你最好的,却不曾想,助长了你的嚣张作风,到最后反而伤了梦颜。”

    “难道你不该补偿我吗!”

    “梦颜的未婚夫你也抢了,你也是名正言顺的楚家大小姐了,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楚濛拧眉。

    “那本来就是我应得的!本来这一切都是我的,是被她抢走的!”

    “那我今日就要告诉你,所有的一切本来就不属于你!”楚老夫人轻哼,“你不是说熹熹来和你抢财产吗,其实财产的分配问题,我就想好了,本来等庆典结束,我会找律师,私底下宣布,既然事情摊开,那我就直说好了!”

    楚老夫人突然直接走到了燕小西面前,直接抬手,勾出了挂在了他脖子上个那枚环形玉佩。

    “估计你们早就想问这个问题了,这本来应该是给楚濛的,只是这小子不争气,这么多年,愣是没有个给我添个曾孙子,现在熹熹既然已经认回来了,这就该物归原主,楚家在楚氏掌控了百分之六十的股权,百分三十给燕西,楚濛百分之二十五给楚濛,剩下的百分之五给楚衍,你……”

    “一分钱也没有!”

    “我名下的所有不动产、期权全部都留给熹熹!”

    “你不能这样!”楚玲玉简直要疯了。

    “你不是说我们不拿你当自家人吗,说起来,你又何曾拿我当做是你的母亲,这么多年,我很纵容你了,毕竟觉得对不起你,倒是你,贪心不足,前些年我的身子为何不适,你不会不清楚吧!”

    楚玲玉身子趔趄一下,脸上血色尽褪。

    “我已经给足了你面子,你是我亲生的没错可是你已经坏到了骨子里面,就是我你都敢算计,你还有什么做不出来的!”楚老夫人声音不大,却字字掷地有声。

    楚濛摩挲着戒指,嘲弄得看向楚玲玉,“说起来,能够这么快找到熹熹,也多亏了你,若不是当年奶奶病重,我也不会加快寻找的步伐,更是有些慌不择路,只要有可能的机会都不会放过,按照以前找人的步伐,很可能就错过了她。”

    当年楚老夫人病重,楚濛也是着急,所以在沈廷煊那边看到头发的时候,直接就让人拿起化验了,根本没多想,因为他已经没有时间一一筛查,任何线索都不能放过,阴错阳差。

    说起来这都是命。

    “不可能!怎么会是因为……”楚玲玉呼吸急促,根本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自己促成的。

    “当年奶奶忽然生病,你一直在身边照顾,她的病情非但没有好转,反而变得越来越重,其实之前我并没有多想,因为奶奶那时候一直惦念着那位姑姑,医生说,可能是心病,忧思成疾,这是药物没法控制的,我自然不会多想,是有人根本不想让奶奶恢复!”

    “你敢对奶奶出手,若不是奶奶当年执意不许我动你,你真的以为我不敢碰你嘛!”

    “不是亲女儿,是不是亲姑姑,不是看得血缘,你这般狼心狗肺,自私下作,你配得上我叫你一声姑姑嘛!”

    “口口声声说我不拿你当自己人,哪也得看你有没有这个资格!”

    “那还不是你们仍旧千方百计的要去找那个女人,我不许她回来,决不许!”楚玲玉发疯一般的,直接推开了一边的楚澜,“这一切本来就是我的,是我的,她凭什么要来抢!”

    “执迷不悟!”楚老夫人叹了口气,“如果没有当年他们的救助,或许楚家在当年就已经败落,没有他们就不会有我们,就算今天熹熹要我将整个楚家给她,我也不会皱半分眉头,而你……”

    “别说一毛钱了,一分钱,我都不会给,股份财产都是我的,我想给谁,是我的自由,就算今天我把我的钱全部给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和你也没有半分关系,这么多年,我对你已经是仁至义尽。”

    “这么多年,你靠着楚家这棵大树,没少得到你想要的,做人不要太贪心,况且奶奶还在世,你就打财产的主意,你对楚家有几分真心,楚家不是你的提款机,大家对你的纵容也是有限的!”楚衍挑眉,连忙从管家手中接过药,让老夫人服下。

    “哎,你说这庄夫人何必了,若是没有撕破脸的话,可能还能分到点钱,就算没有股份,还得能留下点不动产,也够她好好过一辈子了。”

    “太贪心。”

    “可能没想法到她以为的野种,却有这般身世吧,若不是和楚家有切身利益的关系,楚家何必大费周折的找人,把财产给外人,楚家人又不是傻子。”

    “可不是嘛,自己不好好调查清楚,闹出这种事情,真是丢死人了。”

    “财产是楚老夫人的,人家如何处置,和她有半毛钱关系啊,想的真多,若是楚老夫人过世,她作为女儿,分财产理所应当,这人还在呢,就打起了遗产的主意,真是晦气!”

    “可不是扎心啊!”

    “这在外面养了多年,可见和楚家还是不同心啊!”

    “已经尖酸刻薄到了骨子里。”

    ……

    “你们都给我滚,你们算什么东西,我是楚家大小姐,你们有什么资格说我!”楚玲玉发疯一样的朝着众人扑过去。

    “把她给我赶出去,我要和她断绝母女关系!”楚老夫人这一出,楚玲玉身子虚晃一下,直接栽到地上。

    “你说什么!”楚玲玉怀疑自己听错了。

    “给你点脸面,自己走出去,不然我就让人赶你出去了!”楚老夫人这颗心,已经被她折腾得七零八落,刚刚她的一席话,更是让她彻底寒了心。

    “外婆——”楚澜扑通一声跪在了楚老夫人面前,“妈妈就是一时糊涂,您别这么狠心,她好歹也是您的亲生女儿,您怎么忍心啊……”

    “你妈当年特意加重我的药量,差点害得我这个老婆子一命呜呼,她何曾想过是我的亲生女儿,她是想要我的命啊!”

    “她就是一时糊涂啊!”

    “不是三岁小孩了,就算是小西这么小的年纪,也知道母亲是什么吧,当年混乱,将她遗落,我很自责,既然她心里没有我这个母亲,这样也挺好的!”

    “外婆——你不要妈妈了,她以后可怎么办啊!”

    “好歹她现在也是庄家的人,庄家明媒正娶的夫人,以后也遭不了罪,我们楚家庙太小,装不下她!”楚老夫人冷哼。

    “你们愣着干嘛,还不赶紧把她带走!”楚濛朝着louis勾了勾手。

    louis立刻吩咐保安准备将楚玲玉架出去。

    “放开我,我是楚家大小姐,你们不能这么对我,放开——”楚玲玉使劲的扭动着身子,像个泼妇一般,保安刚刚扯住她的胳膊,就被她挣脱了,横冲直撞的朝着门口冲过去。

    而此刻门口正好有人相携而来。

    眼看着就要撞上去了。

    一些胆子小的,已经发出了惊呼。

    忽然一个人将另一个直接扯到自己身后,完全就是身体本能避祸的反应,直接一脚就踹了过去!

    楚玲玉跑得太急,冲得太猛,可是那人的力道却大得惊人,根本没有给她一点的反应时间,她整个人往后栽去,直接滚落在地。

    头部直接砸在地毯上,撞得头晕眼花,脸部极致扭曲,因为被燕小西暴揍过一顿,鼻子和下巴本就歪了,现在更是狼狈得不忍直视。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

    目光落在门口的两个人身上。

    男人伸手抚平裤腿,漂亮的眉头紧蹙,“楚濛,你们楚家的庆典,怎么会有这种疯婆子混进来,你们楚家的安保就是这样的嘛?不及我们关键半分。”

    说话间,关戮禾已经拉着董风辞走了进来。

    关戮禾看着众人的目光都落在自己身上,只是伸手扶着眉骨,眼角的疤痕虽然明显,却并不也影响男人的俊美。

    “你们楚家是怎么回事,从外面进来,连一个迎接的人都没有,你们楚家的待客之道就是这样的吗!”

    “姑父!”燕小西委屈巴巴的喊了一声。

    他的身子小,关戮禾刚刚还没看见,瞧见燕小西,倒是一笑,“你这是怎么回事,和人打架啦?你小子这是准备从国内打到国外啊。”

    “才不是,我被人欺负了!她们欺负我,粑粑还不帮我报仇!”燕小西十分委屈的跑到关戮禾身边。

    “眼睛都哭肿了。”董风辞抬手就把燕小西抱到怀里,“这若是被你太爷爷看见,估计气得把这里夷为平地吧,燕老首长的火爆脾气可是出了名的,谁敢欺负燕家人啊,胆子也忒大了!”

    董风辞睥睨了一眼在地上蜷缩成一趟的楚玲玉。

    关戮禾下脚挺重的,楚玲玉疼得现在都直不起身子。

    “你们来愣着干嘛!”楚濛沉声。

    楚玲玉此刻是再也反抗不了了,直接被拖了出去,楚澜立刻小跑着跟了出去,这事情看似已经告一段落了。

    燕殊盯着庄家母女消失的背影,若有所思,扣着姜熹的腰。

    这之前总是避忌着楚家,既然已经断绝了关系,那就不能怪他了!

    “我还以为你们不来了!”楚濛笑着去迎接关戮禾他们。

    宾客也慢慢往外面走,今晚这事儿,百转千回,可以说十分戏剧性了。

    不过这事儿也就只能烂在肚子里了,谁敢去外面说楚家的八卦啊。

    “我倒是不想来,毕竟你可是我最大的竞争对手,只是风辞一定要过来,我只能陪着来了。”关戮禾扣着董风辞的腰,被她狠狠打了一下。

    “老实点!”

    “小辞,有外人在,给我点面子!”关戮禾压低声音。

    董风辞不作声,某人又厚脸皮的摸到了董风辞腰上。

    啧啧……

    果然好摸!

    楚老夫人和姜熹对视一眼,眼中蕴蓄着不知名的风暴。

    “熹熹,陪我出去走会儿吧!”

    ------题外话------

    明天就要收尾啦,想想真的有点小激动呢,哈哈……

    话说关关似乎被我关了很久的小黑屋,今天也出来放放风!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