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203 凶残的燕小西,暴打庄家母女(二更

正文 203 凶残的燕小西,暴打庄家母女(二更

    夜幕垂下,漆黑的夜空中,零星的挂着几颗星,楚家灯火通明,整个古堡通体明亮,耀目的光,仿若要将整个天空照亮。%d7%cf%d3%c4%b8%f3

    因为楚玲玉和庄显耀闹矛盾,所以致使他们一家三口来得很迟。

    楚玲玉一身绛紫色高定,显得端庄优雅,楚澜挽着她的手腕,一身柔粉色的收腰鱼尾长裙,勾勒出了姣好的身材,娇俏中又不失成熟优雅,妩媚中又不失可爱,倒是一出场便吸引了许多人惊艳的目光。

    庄显耀仍旧是黑白西装,不出众,却也不至于挑出错处,很保守的打扮。

    楚玲玉已经准备好了接受众人的讨好奉承。

    可是他们从前面走到露天的宴会场地,都没有人过来搭腔。

    庄显耀遇到熟人,已经去和别人闲聊了。

    楚玲玉差点将肩托的披肩绞碎,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次来的人不仅仅是f国的,更有许多生面孔,楚玲玉哪能一一认识,忽然上去搭腔,也很尴尬,楚玲玉只能四处看看,有没有熟人。

    “韩夫人!”楚玲玉瞥见了韩夫人的身影。

    韩夫人正端着酒杯,和人攀谈,瞥见楚玲玉扭着腰肢,笑语盈盈的过来,手指轻轻摩挲了一下就被,脸上依旧挂着官方性的微笑,心里却很不舒服。

    上次在韩家不欢而散,她还真有脸再和自己说话。

    谁让她是楚家人呢,自己还真是得罪不起。

    “庄夫人,您怎么来得这么迟。”韩夫人笑了笑,脸上神情端庄优雅,挑不出一丝的错处。

    “路上耽搁了一点时间,对了,我听大家都在讨论什么楚濛和一个小姐的事情,怎么回事啊?”

    “您可是楚家人,这事儿您最有发言权了,这楚公子都已经有心上人了,您怎么都不提前通知一声啊,今日好多人都是带着自己女儿来的,空欢喜了一场。”韩夫人连声叹气。

    楚玲玉和楚澜对视一眼。

    她们可是什么都不知道啊。

    “韩夫人,您在开玩笑吧。”楚玲玉显然不信。

    她也算是看着楚濛长大的,对这个侄子的脾气秉性,虽然不能说百分百的了解,但还是能够蓦地清楚的,素来不近女色。

    不然前几日也不会把庄心贝给丢出去。

    “这种事我敢开玩笑嘛,之前那位小姐在前面发生了点事情,楚公子亲自去接的,来回都是公主抱,而且直接抱到了二楼,之后老夫人和小公子也一并上了楼,下来的时候,笑得十分开心,这可不就是好事将近了嘛。”

    “听说楚公子出去接人的时候,连客人都没招呼,就往楼下走,众人还说,英雄最终难过美人关啊。”

    “听说还是个美人儿呢,看样子这次回去之后,就得准备参加楚公子的婚礼了。”

    “哈哈……”

    韩夫人瞧着楚玲玉似乎在冥思什么,猜想她也不懂,还故意非要多问一句。

    “您是楚公子的姑姑,估计您早就知道了吧,楚公子之前肯定带她见过家人了,你说你的嘴巴怎么这么紧啊。”韩夫人打趣道。

    楚玲玉嘴角抽了抽。

    顿时有一种被楚家人排除在外的孤立感。

    “我还有点事。”楚玲玉说着就往屋内走。

    楚澜亦步亦趋的跟着,一脸狐疑,“没听说大哥谈恋爱了啊,我们在楚家不是安插了……”

    楚玲玉扭头瞪了楚澜一样,楚澜悻悻地转移了话题。“怎么一点消息都不懂啊,那些人问起来,感觉我们好像傻子啊。”

    “也不知道大哥看上的是谁家的姑娘?”

    “无论是谁,都得打好关系,若是能将她弄成我们自己人,那是再好不过了。”

    “这个是不是有点难,毕竟她以后会是楚家的当家主母,会和我们站在一边嘛。”

    “哪也得分事情。”楚玲玉轻笑,楚家兄弟都在外面招呼客人,燕殊、轩陌和沈廷煊坐在角落闲聊,燕小西已经吃得满嘴奶油,还在习凉面前耍宝,楚玲玉认定那女人定然在楼上,他们是楚家人,自然可以自由进出。

    “感觉有点难,更何况我们根本不认识她,也不了解她是个怎么样的人,不能投其所好。”

    “她以后若是真的要嫁进楚家,这原本是属于她的东西,却被母亲分给了一个外人,她心里自然不舒服,况且论辈分,她怎么着也得叫我一声姑姑,先去接触一下。”说话间两个人已经到了楼上。

    倒是燕小西从楚玲玉出现,目光就落在了她的身上,这会儿忽然瞧见她上了楼,拉着习凉就往楼上跑。

    那个坏姐姐也在,我得好好修理她一番。

    不然还真当小爷好欺负不成。

    习凉的手被他紧紧攥着,有些不自在。

    “小西,你先松手。”

    “嘘——小点声。”燕小西拉着习凉,蹑手蹑脚的往楼上走,习凉紧跟着他的脚步,缓慢动作。

    压低了声音,“小西,你干嘛啊?”

    “我要去报仇。”

    “找谁啊。”

    “一个坏姐姐,前几日害得我差点被马给踢了,吓得我半死。”

    “不好吧,她们是成年人,我们这样做,不妥当吧,要不去找燕叔叔。”在习凉眼里,燕殊高大威武,又是军人,自然是无所不能的。

    “哎呀,杀鸡焉用牛刀,跟我来,小点声!”燕小西已经拉着她到了楼上。

    找了半天,才摸到苏潋滟的房间,门没锁,所以楚玲玉一推,门就吱呀一声开了。

    苏潋滟手中正把玩着耳环,听着有动静,慌忙将耳环放置在首饰盒中,却被楚玲玉看了的正着。

    “您好。”苏潋滟脸上滑过一丝尴尬之色。

    姜熹走得匆忙,耳环都没戴,她就是看一下而已,却没想被人撞见,顿时觉得很不好意思,该不会觉得自己是个贪图财物的人吧。

    楚玲玉之前还满心期待,偏生苏潋滟的举动,让她生出了一点鄙夷,真是没见过世面,一个破耳环而已,像个毛贼一样的盯着看,生得倒是不错,怎么做如此下作的事情,不过这么贪钱,也好拉拢。

    “您是……”苏潋滟瞧着她审视的目光,颇不舒服。

    “我是楚玲玉。”楚玲玉挺了挺身板。

    苏潋滟本就不是这个国家的人,她根本不懂什么楚玲玉,也就知道楚濛,就是楚衍——楚濛的亲弟弟,都未曾多留意,更何况这个不受待见的姑姑。

    “那您是?”苏潋滟一脸狐疑。

    楚玲玉笑容僵在唇边。

    这女人是在故意装傻,还是真的不懂。

    “我是楚濛的姑姑。”

    苏潋滟心下一阵懊恼。

    这些楚家人是肿么回事,难不成把她当成旅游景点了嘛。

    一个接一个的来参观,此刻距离宴会开始还有一段时间,她若是此刻下楼,必然成为众矢之的,她是准备等客厅的宾客出去再下楼的,所以一直在楼上等着,可是等来等去的都是楚家人,还能不能让她消停会儿了。

    “听说你是小濛的女朋友?”

    苏潋滟挑眉,小濛?

    原来出门的小明叫这个啊,不得不说,超级萌啊。

    “不好意思,我不是。”苏潋滟笑了笑。

    “怎么可能呢,你可别诓我。”

    “我真的不是,您真的误会了,我们就是普通朋友。”

    楚玲玉并不吃这一套,她直接走进去,抬手捏起桌上的耳环,真的是精品,无论是做工还是上面镶嵌的宝石也非凡品,女人都抗拒不了宝石诱惑,楚玲玉下意识的将耳环在自己耳朵上比划了一下。

    “这个……”苏潋滟刚刚开口,就被楚玲玉给瞪了回去。

    “怎么了?”楚玲玉见过无数珠宝,但是这枚耳环,确实漂亮。

    楚玲玉走到镜子前,摘下自己的耳环,将这个耳环戴上,“澜澜,漂亮吗?”

    “好看!”

    暗红色的宝石,搭配着绛紫色的礼服,想显得贵气十足。

    “可是这个……”不是你的啊。

    “你的?”楚玲玉挑眉,真是越看越满意。

    “不是。”

    “那就是楚家的东西,怎么了,我们家的东西,我还戴不得么?”

    苏潋滟不再说话,这位姑姑,怎么如此蛮横。

    就算是楚家的东西,难不成你想拿就拿?

    倒是霸道。

    接触的几个楚家人,脾气都很好,怎么这位却是这般。

    “楚家好东西很多,你若是想要,自然什么都是你的。”楚玲玉缓缓开口,伸手摩挲着耳垂,“你若是嫁给了楚濛,自然要什么有什么。”

    “呵呵……”苏潋滟干笑两声。

    “不过这也不是绝对的。”

    “什么意思?”苏潋滟毕竟不是寻常人,顺着她的话题接下去,想看看她找上自己到底是为了什么。

    “母亲想要将公司股份转给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外孙女,财产就罢了,公司股份你知道意味着什么嘛。”

    “什么?”苏潋滟故作不懂。

    “你若是和我合作,我保证以后少不了你的那份,怎么样?”

    苏潋滟轻笑,这女人原来打得是这个主意啊。

    “可是我为什么要和你合作啊,如果我以后真的和楚濛结婚了,楚家的东西可不就是我的,我还需要争取嘛。”

    “原本你能拿分到一半的蛋糕,现在却只有三分之一,你甘心?”楚玲玉挑眉。

    “就算我和你合作,难不成你是不要财产的嘛,反正总归要来分一杯羹,您又何必把自己标榜得那么清高。”苏潋滟轻笑。

    楚玲玉拧眉,这女人……

    “且不说,我和楚濛现在八字没有一撇,就算是我和他以后结婚了,财产的分配问题,而也不是我能插手的。”

    苏潋滟这是拒绝了楚玲玉。

    这让她有些怒火中烧,这个女人,果然刚刚是在和她装疯卖傻。

    还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楚玲玉轻笑,“是怕以后亏待了你?我瞧着你也不是清高的人,不然也不会盯着这枚耳环眼睛发亮。”

    “我就是觉得漂亮,多看两眼而已。”

    “我看你是想据为己有吧。”

    “还请您慎言!”

    “哼——这还没进门呢,脾气倒是挺大的!”

    苏潋滟无语,“不好意思,我还有事,我先出去了!”说完就要走。

    却被楚玲玉直接扯住了胳膊,“站住,我的话还没说完,有没有点教养。”

    “这个也要分人的吧,我很您不熟,还请您放手。”

    “这事儿你要和楚濛说?”

    “您放心,我还没有这么无聊,况且是你的终究是你的,不是你的,强取豪夺,也未必属于你!”

    “你这是在警告我?”

    “是忠告。”

    苏潋滟觉得自己倒霉透了,这一天天的,怎么总是碰到瘟神。

    燕小西听了一会儿墙角,看着里面居然拉扯起来,立刻跑了进去。“你快放开我舅妈。”

    燕小西虽然人小,但是壮实,冲过来,直接撞到了楚澜,楚澜往后退了两步,接连撞到了楚玲玉,楚玲玉下意识的松开钳制苏潋滟的手,却颇为懊恼的看着燕小西。

    “没规矩的小鬼。”

    “你才没规矩,你为什么要欺负人。”燕小西直接站在了苏潋滟前面。

    “大人说话,有你插嘴的份儿嘛!”

    “反正你就是欺负了人,我要去告诉舅舅!”燕小西说着就要往楼下跑。

    楚玲玉和楚澜前几日被燕殊警告了一番,这心里本来就压着一团火,燕小西若是此刻冲下去,岂不是要坏了事。

    “给我拦住他!”楚玲玉大吼一声。

    楚澜抬脚便挡住了燕小西的去路。

    “你们怎么对一个小孩子这样。”苏潋滟是真的看不过眼了。

    “这是我们楚家的事情,和你一个外人有何相干,没大没小的小东西,既然你父母教养不好你,就让我好好教教你规矩!”楚玲玉一脸狰狞之色。

    “让我出去!”燕小西要推开楚澜,可是毕竟也是个孩子,哪有那般力气和一个成年人抗衡,可是楚澜拦着他也是费了不少力气。

    楚玲玉更是直接从后面试图把燕小西抱到一边。

    可是燕小西重啊,又在挣扎,一脚就踹翻了楚澜,楚澜一屁股跌坐在地上,疼得眼泪差点掉下来。

    “都别打了!”

    场面一度十分混乱,苏潋滟站在一边,都无法下手。

    “你个小东西,看我今天不教训你!”楚玲玉这些天无论是在楚家,还是在庄家,都受了不少气,就要把气都撒在燕小西身上,伸手就掐了他的胳膊一把。

    “啊——”燕小西疼得叫出了声。

    “你快松手!”苏潋滟连忙过去帮忙。

    两个大人欺负一个小孩,这像话嘛。

    可是苏潋滟还没插手,这燕小西居然一拳打在了楚玲玉的鼻梁上,楚玲玉身子趔趄一下,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坏女人,让你去掐我!”燕小西虽然身材臃肿,可是很灵活,居然一骨碌,一个翻身,就骑在了楚玲玉身上。

    挥着拳头就朝着楚玲玉脸上招呼。

    “哎呦——你个小混蛋,你快给我下去!”楚玲玉使劲挣扎,可是她还得用手遮挡自己的脸,刚刚鼻子被燕小西砸了一下,本来就是垫的假体,明显有些歪了。

    楚澜立刻翻身过去,要把燕小西扯下去。

    燕小西这熊孩子,平素又跟着燕殊经常去部队,打人时候的狠劲还是有的。

    更何况,这兔子被逼急了,还会咬人呢,更狂这本来就是个小老虎。

    这庄家母女娇生惯养的,什么时候遭过这份罪,自然扛不住燕小西的拳脚相加,这一来二去的,苏潋滟几乎看直了眼。

    居然是两个成年人落了下风。

    习凉是被吓坏了,她自知帮不上忙,便直接往楼下跑,去叫人。

    跑得太急了,最后一格楼梯,直接踏空,整个人直接从楼梯上滚了下来,膝盖直接撞在地上,楚家虽然地上都是毛毯,可是这冲击力度却真是不小,一下子就红肿了。

    “凉凉!”姜熹刚刚陪楚老夫人见了宾客,正准备出去找燕殊和燕小西,便瞧见习凉瘸着腿往外面走。

    “阿姨!”习凉看见姜熹,眼泪就啪嗒啪嗒往下落。

    也不知是磕疼了,还是急得。

    “怎么啦?怎么摔成这样。”姜熹蹲下身子,白嫩的膝盖上都是一大片青紫,看起来当真有些触目惊心。

    “怎么回事?”楚濛正好准备去楼上找人,就在楼梯口撞到了他们。

    那个女人,难不成今晚准备当缩头乌龟,躲着不出来嘛。

    “楚叔叔,阿姨,你们快跟我去楼上看看,小西……”习凉吸了吸鼻子,“和庄伯母他们打起来了。”

    “这小子!”姜熹三步并作两步往楼上跑。

    楚濛抱着习凉就往楼上走。

    今晚楚濛是东道主,他的一举一动自然格外受人关注,这楼上好像是出大事了。

    燕殊正在四处找燕小西,楚家太大,燕殊怕他走丢了,听闻出了事,下意识的感觉和自家那小子有关,立刻往古堡走去。

    姜熹还没到房间,就听见里面激烈的争吵声。

    “小混蛋,你给我走开,不然我非打死你!”

    “啊——”一声惨叫。

    “快给我滚开,你这个没教养的野东西,快给我起开……”

    “快别打了,再这样下去,得出人命了。”

    “你才是野东西,我就要打死你,你是长辈又怎么样,就知道倚老卖老,为老不尊,我就打你怎么了,明明是你先欺负人的。”

    “燕西,你再敢碰我一下试试,啊——”楚玲玉话音未落,头发就被燕小西直接扯了起来,她的头皮瞬间失去了知觉一样,疼得几近麻木,都能清晰的感觉到头发被扯落。

    “我就打你了,让你们欺负我!”

    “你快从我妈身上下来,快点!”楚澜力气不大,刚刚被燕小西踹了一下,更是疼得冷汗直流,根本拉不开燕小西。

    这可让楚玲玉遭了罪!

    燕殊动作很快,几个箭步,就已经冲到了楼上,直接越过楚濛,跑到了姜熹身侧,“怎么回事!”

    “打起来了!”姜熹带着小跑。

    “你别急,别跑,知道没,我去看看!”可不能动了胎气。

    姜熹哪能不急啊,燕小西平素虽然蛮横,但毕竟就是个孩子,怎么能打得过一个成年人啊。

    “快去看看啊。”姜熹脚步毕竟没有燕殊快。

    燕殊大步跨到了门口。

    着实被震惊了。

    这个……

    “燕小西,你哥小混蛋,快给我滚下去,我告诉你,你再往我脸上打,我回头要你好看!”

    “我就要打你,鼻子都歪了,大妈,你鼻子是假的吧!”

    “啊——”楚玲玉尖叫一声,“我要你弄死你!”

    “燕先生!”苏潋滟一看有人来了,就和看到救星一样。

    燕殊本来心里和姜熹一样紧张,生怕燕小西出了事,可是没想到,却是燕小西压倒性的胜利。

    这骑在楚玲玉身上,她的衣服都被扯破了,脸上更是不能看,鼻青脸肿,下巴和鼻子都歪了。

    “燕西!”燕殊长腿一伸,伸手就把楚澜推到了一边,长臂一身,就把燕小西抱到了怀里。

    相比较庄家母女的狼狈,燕小西就是衣服皱巴了一点,其余倒是还好。

    “小混蛋,看我不打死你!”楚玲玉疯了一样的朝着燕小西扑过去。

    可是这次面对的是燕殊,却不是燕小西了。

    燕殊本来要攥住她的手,可是她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居然直接从他手心滑落,他的手指直接从她的胳膊处擦过,直接扣住了她的脖子。

    “唔——”楚玲玉也就一米六的个子,燕殊足有一米九,长手长脚,这种姿势,她根本够不着。

    “粑粑,快打死这个坏女人,她要弄死你儿子!”

    “你丫给我闭嘴!”到处惹是生非。

    “粑粑,我太可怜了,被人家欺负,都没有人帮我,哇——她还弄死我,我不活啦,你看我把我打成这样,你还不帮我出气!”

    “你是我亲爸嘛,人家都欺负你儿子了,踩到你头上了,你还不帮我教训她们,呜呜——我就知道,我肯定是捡来的,哇——痛死我了,他们打得我好疼。”

    “呜呜——人家要弄死我了,你不帮我,就让我被人弄死好了!”

    “燕小西,你再胡说八道,回去站一天的军姿!”

    “站就站,反正你不帮我!你到底是不是我亲爸!”

    “不许吃饭!”

    “我错了,我闭嘴!”燕小西立刻乖乖闭上嘴巴!

    “你放开我!”楚玲玉双手紧紧扣住燕殊的大手,试图将钳制自己脖子的手掰开。

    燕殊其实并未用力,就是手指扣住了她的脖子,但是被人扼住脖子的滋味,真的是很不舒服。

    “小混蛋,你把我打成这样,你还敢恶人先告状!”楚玲玉简直被气疯了。

    “分明是你欺负我们!”楚澜从地上爬起来。

    “你是想告诉我们,你们两个人,被一个孩子弄成这样?”燕殊挑眉。

    “根本不可能,说出去谁信啊!”燕小西冷哼。

    “什么不可能,你还敢说谎,分明就是你打的!”楚澜气疯了,怎么又如此无赖的人。

    “分明是你们欺负我,不信你们问舅妈!”燕小西指了指苏潋滟。

    苏潋滟早就被这神转折给惊呆了。

    她现在只想问问燕殊夫妇,他们是如何把自己儿子培养得如此凶残的。

    居然能打翻两个成年人,现在还“恶人先告状”,可不得把庄家母女气疯了啊。

    “你说,到底是谁打的谁!”

    苏潋滟怎么可能站在庄家母女那边,“是你们先动的手!”

    苏潋滟虽然没有帮燕小西说话,可是这话说得倒是不错,她们先动手的,只是下场比较惨而已。

    “你……你们……”楚玲玉气得脸红脖子粗,“好啊,我算是看明白了,你们都是一伙的,欺负我们母女是不是,我告诉你,我不会放过你们的,我非得弄死你们!”楚玲玉气得发疯跺脚。

    “你要弄死谁啊!”燕殊声音阴鸷,眸子淬着寒峭,气势逼人!

    而姜熹已经追了过来,“小西!”怎么几分钟不见,就这么狼狈了,“怎么伤成这样啊。”

    “哇——麻麻,有人欺负我!”反正靠山来了,燕小西自然有恃无恐。

    苏潋滟嘴角抽了抽,燕小西哪里伤得厉害啊,她是故意无视了,已经被打得快分不出模样的庄家母女嘛!

    ------题外话------

    其实燕小西的战斗力还是很强的。

    燕小二:那是,也不看看是谁的儿子!

    燕小西:呜呜——不帮我报仇,你看她们把你儿子欺负成啥样了。

    燕小二:……别卖惨!

    燕小西:呜呜……他打我不要紧,可是她们分明就是没把你放在眼里啊,粑粑,人家是根本没把你放在眼里!

    燕小二:……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