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201 屠狗大军,你未来的大舅妈(二更)

正文 201 屠狗大军,你未来的大舅妈(二更)

    隔了一天,便到了楚氏百年庆典当天。

    楚家是最顶级的豪门世家,公司周年庆等类似庆典,估计每年都会举办,但是这种级别规格,是百年难得一遇。

    而且是百年庆典,谁能活到下个百年,所以庆典异常隆重盛大,几乎所有有权势的人都会到场,许多人挤破了脑袋要进去,偏生这楚家行事作风却和别家不同。

    一张请帖,已经注明了来者的身份,若是旁人拿了请帖,冒名而来,也是进去的,所以根本相比较别的庆典,请帖炒得沸沸扬扬,漫天要价的情况,楚家的庆典绝对没有出现过这样的事情,所以即使有人削见了脑袋要进来,也是没有任何办法。

    能够收到请柬的,自然是入得了楚家眉眼的人,所以楚家的庆典,规格和嘉宾阵容之豪华,门槛之高,足以让人咋舌。

    不过往年楚家的庆典宴会从外邀请过媒体记者,今年居然破天荒的,邀请了各大有影响力的媒体到场。

    这没有收到邀请函的人,纷纷将矛头对准了媒体这般,希望能够混进去。

    大家都想借着这个机会,能够攀上一棵大树,就好比说,在f国,受邀的不足十个家族。

    众人印象中,豪门大户,已经遥不可及,偏生楚家又用这种方法,将上流社会又硬生生的割裂成了两部分。

    所以这几日,倒是有不少人暗中找人帮忙,希望进来,都被楚濛挡了回去。

    宴会是在楚家庄园内,从昨晚开始,就搭建了舞台,各种鲜花布景从世界各地源源不断地松开,送到楚家的时候,那些鲜花上面还带着水珠,十分新鲜。

    而整个楚家更是热闹非凡,从昨晚开始,楚家庄园的门口,就汇聚了一大批的媒体记者,虽然进不去,但是在门口也能碰到不少名人,更是有一些大的制作单位,直接在外面搭景,进行现场直播。

    姜熹站在窗边,掀开纱帘,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一袭近千米的红毯,曲折蜿蜒的从楚家大门,一直延伸到宴会场地,虽然天色还没黯淡下去,但是陆续已经有许多人到了,楚家大门口,警戒森严,乌泱泱的都是人头。

    “看什么呢!”燕殊从后面直接抱住她的腰。“怎么还不换衣服?”

    “楚楚和小西还没回来?”姜熹微微转过身,伸手搂住燕殊的腰。

    “说是去接凉凉,这都两个小时了,指不定去哪儿玩了吧。”燕殊轻笑。

    “我就知道,让楚楚跟着去,准没好事。”姜熹舒了口气,“你打电话问问看?”

    “嗯!”

    燕殊一手搂着自己媳妇儿的小蛮腰,一手捏着手机,拨了两次楚衍才接。

    “你在哪儿呢,这么吵?”燕殊拧眉。

    “机场呢!”

    “你去接人,怎么接到机场去了。”

    “阿陌今天不是过来嘛!”

    燕殊捏了捏眉心,“楚衍,孩子呢!”

    “在车上玩呢!”楚衍忽然在人群中瞥见一个人影,“阿陌——我在这儿!阿陌……”

    燕殊还没说话,电话就被挂了。

    “这是去接人了啊。”姜熹轻笑。

    楚家给燕家发了许多邀请函,只是最近燕老爷子身子不济,燕持和叶繁夏也才刚刚回家,公司事情繁忙,也抽不开身,秦浥尘夫妇这几天闹矛盾,燕笙歌又回了娘家,秦浥尘没有功夫来,不过他们两家关系很熟了,倒也不拘谨这个。

    倒是沈廷煊是和轩陌一起过来的,沈廷煊推了不少工作应酬,本来是打算昨晚过来的,偏生轩陌还有一台手术,愣是磨叽到了当天才得了空。

    轩陌在飞机上睡了几个小时,还没回过神,就被楚衍那震天的吼声给吓得浑身一个激灵。

    最主要的是……

    那个硕大的横幅是怎么回事。

    沈廷煊只提了个行李包,趴在轩陌肩头,很不厚道的笑出了声。

    “哎呦我去,阿陌,这小子是要笑死我啊,那个横幅是怎么鬼。”

    轩陌抽了抽嘴角。

    “阿陌——我在这里,这里啊,看看我啊,喂——轩陌,我在这里!”楚衍垫着脚,不停挥手。

    轩陌根本没眼看他,他已经觉得很丢人了,这家伙能不能不要喊。

    “这种借机方式真是特别。”沈廷煊笑出了声。

    楚衍伸手还站着两个大汉,两个人手中拉着一个横幅,上面写着硕大的几个字。“轩陌,我在这里!”后面还缀着楚衍的大名。

    关键是横幅的背景是粉红色的,上面还印着几朵硕大的玫瑰花,真是莫名的喜感。

    “你能别笑了嘛。”轩陌已经绷不住了,这个楚衍,怎么做什么都如此高调。

    好多人驻足围观,毕竟楚衍在这里也是个不大不小的名人啊,众人看着这满是粉红泡泡的横幅,还以为楚家小公子是来接女友的,没想到是个男人啊。

    “这个好像结婚横幅啊!”沈廷煊快乐疯了,尤其是不远处的某人还手舞足蹈的不停跳着,生怕别人不知道一样。

    “你能说点好听的嘛!”

    “这是实话,自己看,我去,还红玫瑰,这家伙怎么如此骚包,你瞧他手舞足蹈的模样,看样子最近是真的很想你啊。”

    轩陌拉着行李箱,并不说话,而是大步朝着楚衍走过去。

    楚衍已经直接朝着轩陌狂奔而来。

    没等轩陌回过神,这家伙已经一把就把他给抱住了!

    轩陌一愣。

    沈廷煊下意识的伸手摩挲着耳垂,蓝钻越发耀眼,笑容也变得越来越鬼畜了。

    “哎呀,我等你好半天了,你怎么才来啊!”楚衍说着拍了拍轩陌的后背。

    轩陌险些吐血,这家伙,是要捶死他嘛。

    “你轻点儿!”

    楚衍一把搂住轩陌的脖子,“你都不知道,我在家快闷死了,你可算是来了,想你好几天了!”

    “咳咳——”沈廷煊咳嗽一声。

    “哦,你也来了!”楚衍说得漫不经心,又垂头和轩陌说话。

    两个人此刻挨得太近,轩陌颇不自在的伸手将他的脸按到另一边。

    可是刚刚按过去,楚衍又凑了过来。

    一次又一次,看得沈廷煊乐到不行。

    楚衍异常兴奋,而轩陌则顶着一张生无可恋的脸,一只手拉着行李箱,另一只手,还得把楚衍的按过去,显得十分吃力。

    “我靠,你干嘛啊,干嘛总是把我推开!”楚衍就是心再大,这会儿也察觉到了轩陌的举动。

    “你离我远点儿,累死了,别趴在我身上。”轩陌已经很疲惫了,这人偏生还死皮赖脸的往自己身上凑。

    “我擦,你这是嫌弃我嘛,我告诉你,在整个f国,想让小爷碰的人,多得能排到京都,你倒好,居然还想把我推开。”

    “我不是这个意思!”轩陌头疼,他的嗓门太大,吵得他脑仁疼。

    “那你是几个意思啊,我告诉你,小爷今天就是要搂着你!”

    “你的口水喷了我一脸!”轩陌无语,说出了事实。“我是刚刚下飞机,但是还不需要洗脸。”

    “你……”楚衍瞧着轩陌脸上确实有点唾沫星子。

    顿时一阵尴尬,摸出手帕胡乱的给他擦脸。

    “行了,给我吧!”轩陌一脸嫌弃的拿过手帕。

    “廷煊,阿陌嫌弃我!”楚衍说着就往沈廷煊身上凑。

    “你俩的私事,我不好插手。”沈廷煊敬谢不敏。

    “阿陌,你变了!”楚衍跟在轩陌身后,错开半步的距离,垂着头,一脸懊恼,俨然一副小媳妇儿的模样。

    “哪里变了。”

    “你以前对我很热情的!”楚衍冷哼。

    “有嘛?”轩陌挑眉,伸手将手帕扔给楚衍,人家说,到f国,就要享受阳光沙滩,借着这个机会,他难得出来独家,只是他还没享受到海水浴,就接受了……

    某人口水的洗礼。

    “当然有,你以前对我可好了。”

    “不知道你从何处产生的错觉!”

    转眼三个人已经到了门口,今日f国的人格外多,机场门口,更是许多接机的人,但是此刻楚家的车子牢牢占据了最显眼的位置,配上楚家的族徽,格外拉风。

    “快上车!”楚衍立刻狗腿的去拉开车门。

    燕小西和习凉在车里已经等了很久了,瞧着人来了,燕小西已经直接扑了出去。

    “轩叔叔!”

    “哎呦——”轩陌趔趄了一下,险些栽倒,幸亏沈廷煊在后面,伸手扶住他的后背,“廷煊叔叔!”

    “嗯!”沈廷煊刚刚应了一声,手背忽然一痛。

    他拧眉狐疑不解的看着楚衍。

    这人……

    楚衍的眼睛紧紧盯着他按在轩陌后背的手,伸手指了指他的手背,用眼神示意他挪开。

    沈廷煊那叫一个尴尬,这人是有多幼稚啊。

    他还就不放手了!

    楚衍拧眉。

    这家伙怎么回事!

    自己都暗示得如此明显了,他还不干净把猪爪子拿开。

    “咳咳——”楚衍咳嗽两声。

    “哎呦,小西最近有点瘦了!”沈廷煊扶着轩陌的后背,顺势伸手逗弄燕小西,这距离,让沈廷煊和轩陌挨得很近几乎半边身子都贴在了一起。

    楚衍见沈廷煊无视自己,居然从后面,抬脚踢了一下他的小腿。

    “你……”沈廷煊无语。

    楚衍又看了看他仍旧牢牢占据轩陌后背的手,一脸狰狞。

    沈廷煊这才松开手,一脸嫌弃的看着楚衍,当真是幼稚!

    三个人上了车,习凉和他们都不太熟,所以安静的坐在一边很少说话。

    楚衍一直凑在轩陌身边,呱呱呱的说个不停,轩陌倒是岿然不动,只是专心和燕小西说话。

    他这次过来,可是受了燕老爷子的委托,务必帮他好好看一下燕小西。

    沈廷煊懒得往那边凑,就和习凉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

    这小姑娘年纪不大,知道得东西倒不少,沈廷煊就忍不住和她多聊了两句。

    只是他忽然觉得有人一直在盯着自己,忍不住侧头一看,就瞥见燕小西一脸怨念的盯着自己,那张脸简直比贞子还可怕,沈廷煊嘴唇微微抽搐了两下。

    他这又是哪里惹到他了啊。

    燕小西居然直接从位置上下来。直接挤到了习凉身边,愣是把沈廷煊挤到了对面的位置上,加长型的轿车,座位是相对而坐的,位置很宽敞,但是沈廷煊看了看两边,忽然明白了什么。

    自己这是纯粹找罪受啊。

    现在一个五岁不到的小屁孩都能在他面前秀恩爱了。

    单身狗有错啊。

    他忽然觉得这个世界对他从充满了恶意。

    这关戮禾在京都,追董风辞追得很,还偏要拉着他出谋划策,他都要被关戮禾烦死了,你追个老婆,找我干嘛啊。

    家里更是不能待,这战北捷倒是没从部队退下来,而是退居二线,而且部队为了挽留他,破天荒的给他放两个长假,这可好了,居然在家倒腾了做饭,只是他拿刀切菜的样子,就像是和那些菜有仇一样,恨不得要把整个厨房给炸了。

    而结果也确实如此,差点把厨房给烧了,气得莫云旗狠狠数落了他一痛,厨房修缮居然好久,害得他在家只能吃外卖,而且战北捷无聊,整天在他面前秀恩爱,这个家也不能待了。

    沈廷煊没办法,这谁都是拖家带口的,他只能去投奔轩陌。

    这里临走了,他还以为战北捷会找自己挽留一下,结果人家长舒一口气,说电灯泡终于走了。

    沈廷煊简直要疯了,满世界都是屠狗大军!

    让他这条单身狗怎么活。

    这到了f国,他也是抱着度假的心思来的,这刚刚出了机场,怎么就被排挤了。

    能不能给他一条单身狗活路啊。

    不过好在楚濛还在,怎么着也有个同盟。

    算了,忍忍吧。

    很快就到了!

    因为这条路是直达楚家的,所以方便快捷,很快便到了楚家。

    门口聚集了大批的记者,瞧见是楚衍的车子,立刻围了上去,虽然有人挡着,可是那群人,却如同洪水猛兽一样,都想看看楚小公子是去接谁了。

    因为有传闻说,他是接女朋友去了。

    这楚家兄弟都未婚单身,楚家曾经放出风,要给楚公子找对象,可是却没有想过楚小公子,所以众人猜想,他是不会有有主了。

    今天是楚家的大日子,如果是隐藏的女朋友,也得到场吧。

    “怎么这么多人!”楚衍记得出门的时候,明明还没有这么多的。

    车子缓缓进去,只是在路过检查请柬的地方,却被人堵住了。

    记者都挡在路上,这让楚衍有些抓狂。

    “怎么回事!”

    “我去看看!”坐在副驾的男人连忙推门下车。

    在楚家进门的地方有个专门地方,负责检查请柬,也会让宾客签字报道,倒像个小心的红毯秀。

    而此刻挤着不少人,中间正站着一个女人,周围的闪光灯不断,她就站在那里,掐着水晶指甲,显然这样的场面她没有经历过,所以显得紧张不安。

    “小姐,不好意思,您这个请柬真的是假的!”负责的经理仔细检查了半天。

    “不可能,您再仔细看看!”女人说话温吞,眼神坚毅,不像是说谎。

    “我们已经检查过了,每份请柬上面,都有我们楚家专门的标记,虽然这个看起来很像,但是真的不好意思,真的是假的。”经理显得颇为不好意思,“小姐,这个是我们专门印制的,我不会看错的。”

    “这是楚家专门送来的,怎么可能是假的!”女人拿过请柬,仔细看了看天,又对比了一下放在前面签字台的一些请柬,看起来别无二致。“不然核对一下我的姓名?”

    “小姐,真的不好意思,公子说了,以请柬为准!”

    “就知道会有人来蹭宴会,只是没想到会被人当场拆穿吧,尴尬喽。”

    “可不是嘛,楚家的安保是出了名的严格,可不是什么人都能进的,这女人倒是胆子大,到这里来了碰瓷了,哈哈……真是丢人啊!”

    “赶紧走吧,别在这里丢人现眼了,赶紧滚吧!”

    “就是就是,也不觉得臊得慌!”

    “还是没见过的生面孔,估计专门过来蹭宴会的,这请帖做得几乎可以以假乱真,只是没想到会被人当场拆穿吧。”

    “赶紧滚吧,长得这么漂亮怎么做这种事!”

    女人站在原地,捏着请柬,似乎在思考请柬的事情。

    男人已经得知事情的经过,回到车上,和楚衍说了一下。

    “还没解决嘛,堵在门口也不是事儿啊。”

    “那位小姐看起来也是跟无辜,感觉也不像是说得假话,可是请柬经理查过,确定是假的!”

    “我去看看!”楚衍说着下车去看了一下,因为签字台比较高,所以楚衍一眼就能看见台上的几个人,媒体记者站在一边,显然都是抱着看戏的态度。

    楚衍盯着台上的人看了半天,立刻缩回了车里。

    “怎么回来了,不是去处理事情嘛!”轩陌狐疑。

    “这事儿我不好处理!”

    楚衍说着摸出手机,给自家大哥打电话。

    楚濛正在客厅和人聊天,注意到楚衍的电话,微微拧眉。

    这小子,说好和他一起接待客人,这家伙倒好,一早就带着燕小西溜了,留下他一个人招呼客人,他还没找他算账呢,这小子倒是送上门了。

    “喂——”楚濛接起电话。

    “大哥,快到门口来,江湖救急!”楚衍趴在窗口,窥探着外面的动静。和做贼一样。

    “还有人敢惹你?”楚濛挑眉。

    “不是我啦!”楚衍兴奋的看着外面。“是你家初恋!”

    楚濛从沙发上猛地站起来,差点打翻手边的茶盏,惹得众人狐疑,楚濛还从来没有露出过这般神色,这是出大事了?

    “楚衍,这事儿你敢胡扯,回头我饶不了你!”

    “哎呀,大哥,我怎么敢拿这事儿开玩笑啊,她的请柬被质疑是假的,正被人拦在外面呢,外面好多记者,把她围起来了,真是可怜啊。”

    “到底怎么回事!”楚濛说着扔下客人就往外面走,louis立刻下人奉茶,“总裁有点急事,各位先喝茶!”说完直接追了出去。

    难不成是出大事了,还是有人敢在这天捣乱,是不是活腻了啊。

    “就是我说得这么回事啊!你快过来吧。”

    “你先把她带上车,要是被人撞到碰到,我找你算账!”

    “大哥,人那么多,我挤不进去,而且这种英雄救美的事情,还得你来做啊,也许人家一激动,就以身相许了。”

    “呵——”楚濛挑眉!

    就那个女人?

    当年他以身相许可是都没要啊!

    她若是以身相许,除非世界末日!

    楚衍挂断电话,便开始计时,一脸八卦的看着外面。

    “那位小姐你认识?”沈廷煊看了看,因为人很多,他看得并不真切,不过从背影看,倒是一个美人。

    “舅舅,你是不是喜欢人家。”燕小西也是一副八卦脸。

    “别胡说,也许她就是你未来的大舅妈!”

    众人一听这话,立刻看向签字台那边。

    而不消两分钟,一辆黑色的超跑,风一般的速度从里面驶出来,直接停在了大门口,楚濛推门下车,目不斜视的朝着签字台走去!

    ------题外话------

    心疼沈四少一秒钟,哎——

    全世界都爱谈恋爱,就你一个单身狗,哈哈!没事,我也是单身狗,不如你和我凑一对好了,我不嫌弃你!

    沈四少:我嫌弃你!

    我:我哪里不好!

    沈四少:(打量)先减肥吧!

    我:(╯‵□′)╯︵┻━┻

    我妈今天终于出院了,然而她没胖,我却胖了一圈,呜呜~(>_<)~

    推荐好友pk文:淡粥《天后,忠犬已到请签收》

    总裁版:污力天后和她的金发小忠犬~

    种田版:爱唱歌的少女和爱踢球的运动员的甜蜜日常。

    文艺版:

    听一首歌,看一场球赛,来一场跨国的甜蜜恋情。

    知音体:

    俊美的男神哦,为了她漂洋过海;

    美丽的少女呀,我该拿什么来追逐你那动听的声音!

    朋友圈版:

    惊!一名外国金发美男子抵达我国,竟被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