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200 慌张的小胖子,彻底失去她了

正文 200 慌张的小胖子,彻底失去她了

    f国海滩

    习凉原本跟着姜熹一路小跑过来,自然跟着悬着一颗心,只是没想到,燕小西居然像一个鼓起的气球一样浮出了水面,白皙的肚皮十分惹眼,他一开始还有手不停的扒拉着水,可是周围不停传来人们的爆笑声,燕小西直接放弃挣扎了,一脸的生无可恋。

    “哈哈——燕小西,你要逗死我。”燕殊还是第一次碰见这种情况,刚刚还被吓得半死,这会儿已经笑得快岔气了。

    “行了,别笑了,赶紧把他想捞上来再说。”姜熹笑得面色绯红,肩膀一抖一抖的,显然已经憋到了极限。

    燕小西仰面朝天。

    意味深长的叹了口气,哎——为什么要这样对自己。

    我耍个帅还不行嘛!

    燕殊长臂一伸,轻松的托着他的屁股,抗在肩头。

    “燕小西,怎么不说话。”

    “你让我说什么,我都成了所有人的笑话了,粑粑,你说我是不是要彻底失去她了。”

    “哈!”

    “人家都喜欢帅哥的,你看我!”燕小西说着搂紧燕殊的脖子,声音恹恹的,有气无力。

    “凉凉不是那种注重外表的人。”燕殊双脚已经快乐死了,就这个梗,他真的可以笑一年。

    都知道燕小西胖,而且又不锻炼,让他好好跑个步,也是三心二意的,一身的泡泡肉,浮起来也正常。

    “粑粑,我真的要失恋了,怎么办,好难过。”燕小西叹了口气,一副老成持重的模样。

    燕殊抱着他已经上了岸,扛着他就往伞下走。

    “小西,有没有呛到水!”姜熹自然还是关心自己儿子的身体。

    “身上没受伤吧,给我看一下。”

    “你这孩子也太任性了,我早就叮嘱过你,游泳圈不能拿,你还不会游泳,就算是会游泳,这海边浪急,要是把你冲走了怎么办!”

    “反正我也不会被淹死。”燕小西咬了咬嘴唇。

    “噗——”习凉忽然笑出了声,燕小西紧紧咬住嘴唇,搂紧燕殊的脖子。

    完蛋了。

    难不成自己谈个恋爱就这么难嘛。

    “粑粑,我真的要失去她了。”

    “凉凉,小西有点被吓到了,你陪他一会儿好不好。”燕殊开口。

    姜熹拧眉,燕殊这人怎么这样,儿子都溺水了,还想着要习凉的事情。

    习凉点了点头。

    “熹熹,走,我们去那边买点喝的!”燕殊说着扯着姜熹就往一边走。

    一边还有楚家的保镖,倒是不担心会出事,只是姜熹还想关心一下燕小西,燕殊力气太大,姜熹也挣脱不得。

    “你干嘛啊,你没看到消息被吓到了么,做父母的这时候应该陪在他身边才对啊,你干嘛拉我出来。”

    “人家根本不需要安慰。”

    “谁说的!”姜熹拧眉,“你没看到他都不说话了吗。”

    “那是因为他觉得字要失去习凉了。”

    “你说这毛都没长齐,就想着谈恋爱,这小子到底随的谁啊。”姜熹说这话的时候,挑眉看了一眼燕殊。

    燕殊摸了摸鼻子,不作声。

    燕小西是真的觉得很难过。

    为什么要表现一下自己的时候,就变得这么难呢,明明粑粑都可以这么帅。

    “小胖子!”习凉侧头看着燕小西。

    燕小西身子一僵,唇边都要咬出了几个牙齿印,他委屈兮兮的看向习凉,“我是不是真的很胖。”

    “呃……”习凉伸手捏了捏他胳膊上的肉,“有点儿,不过蛮可爱的。”

    “可爱……”燕小西垂着头,“哪里喜欢不喜欢!”

    “什么?”

    “你喜欢多肉嘛……”

    “多肉啊,我们家挺多的。”习凉眯着眼睛,“不过太胖不好,我爷爷就是因为太胖,年纪大了,高血糖高血脂,身体特别差。”

    “我的身体特别好!”燕小西抬眼紧紧看着习凉,眼睛亮得有些吓人。

    习凉被吓了一跳,悻悻地点了点头,“哦,我知道。”

    “凉凉……”

    “嗯!”习凉被他看得心里颇不自在,赶紧拿过一侧的已经喝得差不多的果汁。

    忽然一只胖乎乎的手直接攥住了她的手腕,习凉吓了一跳,她自小家教严格,自然知道,男女三岁不同床,五岁不同席的道理,连忙抽回手,一脸戒备的看着燕小西。

    “你干嘛啊。”习凉护着手,小脸红扑扑的。

    “我……”燕小西也不知道自己要干嘛,只是一看到习凉一脸警戒的看着自己,这心也慌了呃,不知道该说什么。

    “燕西,你别太过分。”习凉揉了揉手,燕小西的手肉呼呼的,特别胖,手指粗短,倒是十分可爱,只是……

    干嘛忽然拉着自己,奇怪了。

    “不是,凉凉,我就是……”燕小西纯粹就是想拉着她的手,根本没想那么多。

    “你就是什么!”习凉背着手,一本正经的看着燕小西,“对了,你今天不是说不和我玩麽,不见我嘛。”

    “我没有,我不知道那个人是你啊。”

    “是嘛!”习凉忽然发现一件特别有趣的事情。

    燕小西似乎急了,脸都憋红了,圆乎乎的脸,就像是一个熟透的苹果,诱人可爱,也不知道在急什么,睁着硕大的猫眼,也不敢正视自己。

    他这是怎么了?

    难不成自己如此吓人?

    燕小西越急,越是不知道该如何解释,急得满头是汗。

    习凉佯装生气,“你要是不想和我玩,就直说,反正我每天都很忙,也没空陪你!”

    “不是,凉凉,真的不是这样的!”燕小西擦了把头上的汗,“我……其实我!”

    “你什么你啊,你结巴什么啊。”习凉忽然凑近,盯着他的脸,他脸上头发上都是未干的水渍,习凉忽然靠近,倒是把燕小西吓得连连后退,居然一骨碌直接滚到了椅子下面,一屁股跌倒了椅子下。

    “小少爷!”楚家的保镖吓了一跳,连忙将他扶起来。

    倒是弄了一脸砂子。

    “噗——哈哈……”习凉不厚道的笑了出来。

    燕小西扯了扯头发,跟着笑了笑。

    “你是不是傻啊,我在笑你,你跟着笑什么。”习凉觉得燕小西最近变得越发奇怪了,明明以前见着自己不是这样的啊。

    “你笑得很好看。”

    习凉原本上扬的嘴角,微微僵住,脸都红了,低头继续喝着已经见底的饮料。

    燕殊和姜熹一回来,就看到自己儿子满脸砂子站在习凉面前,笑得像个傻子。

    “燕殊,燕小西什么时候对我们这般过,你瞧他那傻样,我都觉得丢人。”姜熹伸手扶额。

    “儿子大了嘛,有自己的生活。”

    “滚一边去,他才多大啊。”姜熹轻哼。

    “你瞧这小子那德性,以后肯定是有了媳妇儿忘了爹娘的主儿,看样子以后我们只能他了……”燕殊说着伸手摸了摸姜熹的肚子,虽然还是干瘪的,可是燕殊却觉得似乎可以感觉到那生命蓬勃的心跳。

    “拿开!”姜熹拍开他的手。

    在海滩待了会儿,燕殊请习凉吃了顿饭,便送她回去,这还是他们第一次去习家。

    这边和国内不同,几乎每家都有个院子,只是有大有小而已,习家的位置并不在市区,而是在市郊,距离楚家也有一段距离,燕殊倒是有些不好意思,因为f国不大,燕殊还以为习凉到楚家定然也就是十几分钟的路程。

    这都快四十分钟了。

    “下回你若是再想过来,叔叔去接你。”燕殊伸手摸了摸习凉竖起的马尾。

    “不用的,反正都有车,很方便。”习凉和燕殊靠得有些近,燕殊身上有海水的香甜,还有阳光的干燥,重点是,他身材高大,特别有安全感,对于一个自小缺乏父爱的孩子来说,这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下次打我电话。”燕殊拿了笔,抽了便签纸,给习凉写了个号码,“这个你收好,以后到京都了,也可以打我电话。”

    燕小西挑眉,“你这一天三百六十五天,三百天关机,谁能找得到你啊。”

    “嗯?”习凉狐疑,却还是认真宝贝的将便签纸收好。

    “叔叔工作比较忙。”燕殊揉着她的头发。

    “所以你到京都打我电话。”燕小西发亮,恨不得直接黏在习凉身上。

    习凉点头,手指摩挲着便签纸,不知道为何,却显得有些不开心,姜熹直接伸手把她抱到了自己腿上坐下。

    习凉身子都僵硬了,颇不自在。

    “阿姨,您放我下来吧。”

    “怎么啦,阿姨抱着不舒服吗!”姜熹笑道。

    “不是!”习凉垂着脑袋,是太舒服了。

    “怎么不开心啦,和阿姨说说!”习凉长得漂亮可爱,姜熹一想到自己也能有个如此可爱的女儿,心情就像是坐秋千一般荡漾起来。

    “父亲说,开秋就要入学了。估计会很忙。”

    “对啊,凉凉也要上学了,这不还有寒暑假嘛。”

    习凉抿了抿嘴,却不说话。

    这到了习家门口,他们家佣人倒是挺多的,只是瞧着习凉回来,就是一个老仆带着两个女佣迎了出来,旁人倒是熟若无睹。

    燕殊与姜熹对视一眼,似乎都想到了什么。

    “燕二少,少夫人,真是麻烦你们了。”老仆连忙致谢。

    “不客气。”

    “进去喝杯茶吧!”老仆笑着招呼他们进去。

    习凉刚刚想要说什么,没想到燕小西这个没眼力劲儿的,一想到自己要到习凉家了,就显得无比兴奋,“好啊好啊!”

    燕殊无语,他真相揪着这小子的耳朵吼一句。

    能不能带脑子出门。

    “叔叔阿姨,请进吧。”习凉显得有些不自在,原本脸上的笑容也没了。

    燕殊和姜熹跟在后面,燕殊习惯性的搂着姜熹的肩膀,压低声音,“看样子,她并不是很喜欢回家。”

    “还是你儿子没眼力劲儿。”

    “色令智昏!”

    “滚!”姜熹无语,有这么说自己儿子的嘛。

    刚刚进门,沙发上就坐着一个穿着女士西装的女人,扎着干净利落的马尾,架着一副黑框眼镜,喝着茶,脸上有几分不耐烦。

    “怎么现在才回来!”

    “陶老师好!”习凉抿了抿嘴,“有点事。”

    “本来五点的舞蹈课,你已经耽搁了半个小时,我可没空给你补课,现在去换衣服,到练功房。”

    “嗯!”

    “叔叔阿姨,你们先坐!”习凉说着小跑着上楼,那位女老师也跟着走了上去。

    “那是小姐的任课老师。”老仆解释道,“今日小姐已经耽搁了不少时间,她比较严厉,脾气不是很好,不过还是个很负责的老师。”

    “嗯!”姜熹点头。

    燕小西倒是急了。

    那女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啊,怎么那么嚣张。

    不就是家教老师嘛,那架子怎么比主人还大。

    “家中就她一个人嘛。”姜熹和燕殊本就从习凉口中知道她父母不在,只是还是难以置信,居然会有人把孩子单独留在家。

    秦浥尘和燕笙歌倒是做过这种事,不过最起码还是将孩子托付给了信任的人,留孩子一个人在家,这个人的心得有多大啊。

    “嗯,老爷和夫人都出去了。”女佣已经奉上茶水。

    而此刻楼上忽然传来女人尖锐的声音。

    “我去看看!”燕小西说着我那个楼上冲,却被燕殊一把抱住了。“粑粑,你干嘛。”

    “其实老爷也是为了小姐好,就是她毕竟年纪小,看着她从早到晚的学这学那的,倒也心疼。”老仆说到这个,眼眶都红了。

    “她是不是欺负凉凉了,坏女人,我去打死他!”

    “你能不能先消停会儿。”燕殊无语,这小子,就不能冷静一点嘛。

    “凉凉父母疼她嘛!”姜熹想了半天,忽然问了这么一句,却惹得那老仆眼眶更红了。

    “夫人过时得早,老爷以前很疼她,只是老爷子去世之后,他就娶了现在的夫人,之前倒是相安无事,只是后来夫人生了自己的孩子,自然得为自己孩子考虑,对小姐怎么可能好,毕竟不是亲妈。哪能那么上心啊。”

    “嗯,那就先这样了,我们先回去!你和凉凉说一声。”

    “好!”

    燕小西不情不愿的被燕殊扛着上了车。

    “粑粑,你干嘛啊,你没看到那个坏女人欺负凉凉嘛。”

    “欺负倒是不至于,哪里毕竟是习家,习凉再不济也是习家大小姐,那女人还不敢。”

    “什么不敢,你没看到她那嚣张的样子。”

    “就是严苛了一些!”若是真的欺负习凉,那老仆也断不会那么淡定的坐着,看他的模样对习凉是打心眼里疼爱。

    “什么严苛,我看那就是个老巫婆,粑粑,我要去救她!”

    “怎么救!”燕殊挑眉。“去把她揍一顿?给她出出气?”

    “不行嘛!”

    “人家报警,直接把你扣了怎么办。”

    “我……”燕小西急了,“你没看到她那样子嘛,哪里是家教啊,分明就是吃人的母老虎,凉凉在她手里讨不到好处的。”

    “我知道。”

    “哎呀,你儿媳妇儿被人欺负了,你怎么无动于衷呢!”

    燕殊伸手扶额,“燕小西,你丫你能别胡说八道嘛。”

    “我要娶她!”

    “什么!”姜熹惊呼出声。

    “麻麻,我长大了要娶她!”

    姜熹嘴角抽了抽,现在孩子的想法,她真是……跟不上。

    “其实这事儿没这么简单,习凉身份在那儿,那女人就是言语上苛责了一些,不会做别的,倒是你,现在帮她赶走了一个,以后呢,再来第二个第三个怎么办!”

    “打走啊!”燕小西一脸的天真无邪。

    “你当这里是你家啊,我瞧着这事儿估计和她父母也有关系,你能帮得了她一时,指不定我们回国,又给她换了个更加严厉的老师,那怎么办,远水近不了近火。治标不治本。”

    “那怎么办啊,总不能看着她被人欺负吧。”

    “所以啊,你要好好努力,等你长大了,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把她带回家,这不就好了嘛!”

    燕小西忽然眼前一亮,却又瞬间黯淡下去,“可是我长大要好久。”

    “你现在有能力护着她嘛,我们现在就算把她带走,人家父母来了,怎么办,人家是监护人,我们在他们眼里,就是个陌生人,甚至会说我们拐带他们的女儿,所以这事儿得从长计议。”

    姜熹挑眉,看着燕殊,“你以前也是这般算计我的?”

    燕殊脸一僵,“我有嘛。”

    姜熹轻笑,扭头看着窗外。

    燕殊和燕小西还在讨论着如何将习凉拐带回家。

    姜熹的思绪却飘飞到了自己的小时候,想起了自己的父母,还有那场空难,最后寄人篱下的场景,其实燕殊说得没错,救得了一时,救不了一世,也许换来的是变本加厉的严苛,况且对习家来说,他们不过是外人,强行插手别人的家事,更是不妥。

    燕小西回去之后,神色恹恹的,和楚家众人打了个招呼,便直接进屋,直接把门带上。

    楚家客厅坐着不少人,手中拿着各种量尺和一些工具,正忙着打包东西。

    “小西怎么了,好像很不开心啊。”楚老夫人将腿上的狗放下,这些师傅都是负责给楚家做衣服的,他们家都是穿得定制款,估计也是为了庆典做最后的调整吧。

    “因为凉凉的事情。”姜熹笑着坐下。

    “他不会是真瞧上人家了吧。”

    “可不是嘛。”姜熹轻笑。“只是他们家的关系好像把比较复杂,也不知道我们回去之后,会不会出什么幺蛾子。”

    “出什么幺蛾子啊!”楚衍从楼上跑下来,“小西怎么啦,没精打采的,下午出门不是挺高兴的嘛。”

    “习家的事。”

    “喜欢就娶回家嘛,哈哈——”

    众人满头黑线,你当是过家家嘛。

    “庆典习家父母会去嘛。”姜熹倒是挺好奇和他们接触一下的。

    “这习夫人怀了二胎,带着自己孩子出去玩了。”楚衍说得没心没肺,“不过请帖是发给凉凉的,和这对夫妻也没啥关系。”

    “什么意思?”姜熹不解。

    “这事儿就说来话长了!”

    “那就长话短说!”

    “呃……”楚衍愣了一下,“哎呀,反正以后若是接触下来,你们总会知道的。不过小西是玩玩而已,还是当真了啊。”

    “你什么时候见过那小子对事情这么上心过。”

    “这话也对,那小子对什么都是三分钟热度。”燕小西自小有燕家宠着,楚家兄弟对他更是不错,要什么有什么,所以对什么都是浑不在意的模样,这般样子倒是第一次。

    “我就是怕以后我们回去了,习家那边会不会将习凉许了人啊,那小西可怎么办!”姜熹毕竟还是心疼儿子,还得为他筹谋。

    “这个你放心,只要我们放出了风,就没人敢和习家联姻,这点你大可放心。”楚衍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翘着腿,“还没人敢和楚家争。”

    有了楚衍这句话,姜熹倒是放心不少。

    “那我先上楼!”姜熹指了指楼上。

    “喝了药再走!”楚老夫人示意管家把药端来。

    姜熹一见到那黑灰的中药,小脸皱成一团,浑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都在表示强烈的抗议。

    “燕殊——”姜熹将求救的目光投向燕殊,那温顺乖巧的模样,十分像个求爱抚的猫咪。

    “乖,对你好!”

    “太苦!”

    “准备了蜜饯!”楚老夫人指了指重要边上一个白瓷托盘里的几颗蜜饯,姜熹咽了咽口水,她想早点回家了。

    姜熹一股脑儿灌了中药,抓起一把蜜饯就往嘴巴里面塞,此地不宜久留啊,还是早点回房比较好。

    燕殊笑着抬脚跟了上去,瞧她那样儿,喝点药而已,怎么把她吓成那样。

    姜熹没想到从楼梯处会突然冒出一个陌生人,吓得连忙后退,直接撞到了燕殊的胸口,燕殊伸手扶住她的腰,语气温柔,“慢点儿。”

    “梦颜——”对面的男人忽然扯住了姜熹的手腕,神色激动。

    “你做什么!”姜熹大惊失色。

    燕殊直接握住男人的手腕,“先生,您吓到我妻子了!”

    “我……”男人目光在姜熹和燕殊身上来回逡巡,方才松开手,他的手腕被燕殊勒除了一圈红痕。

    燕殊垂头给姜熹检查手腕,十分不悦的看着对面的男人,人到中年,成熟而富有魅力。

    “不好意思,我认错人了!”庄显耀不好意思的咳嗽两声,可是目光却还是一瞬不瞬的落在姜熹身上。

    那目光过于灼热,看得姜熹很不自在。

    “您能让一下嘛!”楼梯口就这么大,他挡在前面,根本过不去。

    “哦!”男人恍然,立刻让开路,“不好意思。”

    燕殊狐疑的打量了他一眼,因为和楚澜有三四分相似,所以燕殊的直觉告诉他,这很有可能是楚澜的父亲。

    楚濛正好从书房出来,“熹熹回来了。”

    “大哥!”姜熹冲着楚濛笑了笑。

    “姑父,您怎么还没走。”楚濛这话基本是落实了庄显耀的身份,惹得姜熹多看了他两眼,这人怎么还一直盯着他。

    “我马上就走!”庄显耀朝着姜熹笑得十分和善,一步三回头的下了楼。

    “今天玩得怎么样,最近太忙了,也没空陪你们,等庆典结束我……”

    “奶奶都说了,庆典结束,还有一个选妃宴。”姜熹打趣道。

    楚濛背后一阵僵直,奶奶动作还真是快。

    “大哥,抓点紧,争取今天就娶媳妇儿,三年抱俩!”姜熹拍了拍楚濛的肩膀。

    楚濛嘴角抽了抽,“现在连你也开始打趣我了。”

    “我这是关心你,毕竟你的年纪不小了。”姜熹轻笑。

    回到房间之后,洗完澡,正缩在燕殊怀里,看新闻,却忽然刷到秦浥尘与燕笙歌的,无非就是他又打翻了醋坛子,“对了,你刚刚听到那个男人喊我什么了嘛!”

    “什么?”燕殊滑动手中的平板,“刚刚我顾着扶你,没注意。”

    “他喊我梦颜!”

    燕殊手指一僵。

    “之前我没反应过来,因为在我印象里,母亲就是叫林夕颜的,根深蒂固了,所以有人喊梦颜,我还愣了一下,他是母亲的熟人?”

    “我瞧着是你母亲的爱慕者。”

    “胡说什么呢,那可是楚澜的父亲。”

    “媳妇儿,你要相信男人的直觉!”

    姜熹虽然嘴硬,心下却记住了庄显耀这个人。

    ------题外话------

    可能这两天正文就要完结了,我争取完结的时候,给你们多更新一点哈,嘻嘻……

    好多人给我留言说,希望番外所有的cp都能看到,这个可能有些困难啊,暂定是写关关和风辞的,这一对的番外里面,也会顺带写秦三少与燕笙歌,差不多是在一个时间轴上。

    后期会单独给燕小西和习凉写个番外

    关于楚家兄弟嘛……咳咳,写起来可能有些困难,因为限制比较多,你们懂的

    所以可能会作为群福利发放

    推文:《豪门重生之撩夫上瘾》格子虫

    上辈子,她叫顾小希

    眼瞎爱上渣男,一颗真心被肆意践踏

    临死才知道,他爱的是她的心脏

    因为,她的心脏可以挽救他心爱的女人

    一朝重生,她竟成了她——白靖宇的心上人沈霏霏

    这辈子,她叫沈霏霏

    意外重生一世,必然,有恩报恩,有仇报仇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