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199 一肚子坏水,相当骚包(二更)

正文 199 一肚子坏水,相当骚包(二更)

    燕殊直接愣在了原地。

    说真的,自家这小子,每次的哭点,他都无法准确的get,这掉颗牙也哭,这现在……失恋?

    毛都没长齐,就想着谈恋爱,他咋不直接上天。

    现在的孩子都这么早熟了嘛。

    “行了,别哭了!”燕殊简直头疼。

    “哇——你这个坏人,你为什么不拦着她!”燕小西那叫一个伤心欲绝。

    “分明是你自己说不想见人家的。”

    “可是你没说是她啊。”

    “哦,是我的错?”

    “可不就是你嘛,你会后悔的!”

    燕殊无语望天,“我又没失恋。”

    “你快要失去儿媳妇儿了!”

    燕殊叹了口气。“我是真没看出来,你恋爱了。”

    “你没看出来,我在追她嘛。”

    “呵呵——”燕殊干笑。

    姜熹已经从楼上追了出去,一瞧见燕小西哭了,就往燕殊手臂招呼。

    “我去,你打我干嘛。”

    “你又把儿子惹哭了。”姜熹现在完全是母爱泛滥。

    “和我没有半毛钱关系。”燕殊那叫一个憋屈,这都什么破事啊,自己到底干嘛了,今天怎么就这么招人恨。

    “麻麻,快抱抱我!”燕小西说着就往姜熹怀里扑。

    姜熹立刻伸手搂住,“好了,快别哭了,哭得麻麻心疼。”

    “心疼你儿子,都不知道心疼你老公啊。”燕殊揉了揉胳膊,“怪用力的。”

    “麻麻,我要失恋了。”燕小西把头埋在姜熹脖子处,哭得那叫一个惨烈。

    直接把楚家所有人都招来了。

    “这是怎么了,我就是去洗了个澡,怎么就哭了。”楚衍一脸懵。

    楚濛耸肩,他也是刚刚下来。

    “哇——舅舅,我要失恋了,咋办啊,我不活啦。”

    “你什么时候谈恋爱了。”楚衍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

    “你……”燕小西那叫一个委屈,趴在姜熹肩头,“麻麻,咋办啊,媳妇儿没了,呜呜——”

    “你这……”姜熹立刻向燕殊投去求救的目光。

    她是做心理咨询的,安慰人,应该说是手到擒来,只是自家儿子这五岁不大,和自己说失恋了,姜熹是真的没经验。

    燕殊直接从后面直接提住燕小西的衣服,将他从姜熹怀里一把提起来。

    “啊——你干嘛!”

    燕小西肉呼呼的四肢不停的舞动着,整个人悬在半空,完全处于失重状态,肩膀脖子处被勒着,很不舒服。

    “哇——燕小二,你欺负人!”

    “臭小子,你喊我什么!”

    燕殊另一只手,抡起巴掌就朝着他的屁股招呼了一下,“小鬼,我是你爸,别没大没小的。”

    “坏人,快放我下来。”

    “燕殊,你赶紧放他下来啊。”楚老夫人已经心疼得不行了。

    “您别管,这小子真是越发没大没小了。”

    “哇——太奶奶救命——”燕小西使劲舞动着爪子,可是敌人太凶残,他这点力气,在他眼里,根本不够看的。

    “我不要你当我粑粑,坏人!”

    “老子这辈子都是你爸!”燕殊冷哼。

    “我要回去找太爷爷告状,说你欺负人,大坏蛋,人家都失恋了,你还欺负我。”燕小西眼睛都哭红了,在燕殊手下挥舞四肢的模样,说真的,非但没有博得大家的同情,反而十分逗趣。

    “你刚刚喊我什么,你敢不敢再说一遍。”

    “燕小……嗷——”燕小西话音未落,又被燕殊打了一下屁股。

    “哇——麻麻,你看看你老公。”

    “那是你爸。”姜熹瞧着燕小西这副模样,也是没啥大事了,她这一大早的,也被折腾得够呛,直接扶着老夫人坐到沙发上,“奶奶,没事,这小子就是欠收拾。”

    “太奶奶,麻麻,你们别走啊,粑粑欺负人!”燕小西使劲扭动着身子,却无力挣脱。“舅舅——”

    “喊谁都没用,你信不信我把你在外面挂一天!”

    燕小西立刻闭住嘴巴,“粑粑,人家错了。”

    楚衍嘴角狠狠抽了抽,这认错来得好突然。

    “别给我耍滑头。”

    “人家真的知错了,我保证以后不说了!”燕小西可怜兮兮的盯着燕殊。

    燕殊方才放他下来,他伸手整理衣服,“粑粑,咋整,你快没儿媳妇儿了!”

    “你不是和我说,你不喜欢人家嘛,当初谁说的那么信誓旦旦啊。”燕殊蹲下身子,从兜里摸出一方手帕给他擦了擦脸,“男子汉,哭什么哭。”

    “我还是个孩子。”燕小西冷哼。

    “小西喜欢凉凉啊!”楚衍方才回过神。“小西,要不要舅舅帮你啊。”

    “不要。”燕小西严词拒绝。

    “为什么,我和凉凉好歹也认识啊。”

    “就是不要。”

    楚衍不依,“别啊,多一个人好办事嘛。”

    “我才不要你帮忙,我要找粑粑。”燕小西立刻抱住燕殊的大腿,一边说还往燕殊腿上蹭了蹭鼻涕,惹得燕殊好不嫌弃。

    “凭什么啊!”

    “你自己都没女朋友,我不相信你!”

    “我这……”楚衍被堵得半天没说出话。

    “你舅舅不是有你轩叔叔嘛!”燕殊讥笑。

    “燕殊,你也胡扯什么呢!”楚衍立刻急了。

    “轩叔叔那是男朋友,又不是女朋友,根本不是一回事!”燕小西使劲摇头。

    “哦,对,男朋友。”燕殊似笑非笑的看着楚衍。

    “小爷我整天忙得很,我还不想管呢!”楚衍冷哼一声,也不知道是气得,还是被燕殊那话说得,耳朵红得能滴出血来,直接往楼上跑。

    “楚楚,慢点儿!”燕殊憋着笑。

    “粑粑——咋整啊!”燕小西抱着燕殊的大腿,一脸懵。

    “你什么时候喜欢人家的啊,我都不知道。”

    “大伯说了,爱一个人就要把她放在心里,整天挂在嘴巴的,那都不是真爱。”

    “噗——”姜熹忍不住笑出了声,“燕殊,大哥整天挂在嘴边的那人是你嘛。”

    “你这事儿和你大伯说,都不知道找我商量?”燕殊吃醋了。

    “你不是不在家嘛。”燕小西戳着自己的手指,也是一脸无奈。

    “你怎么问他的?”

    “我就说喜欢一个人怎么办啊,他就说了……”

    “说什么?”

    “要端着,说什么……什么会先输,让我憋着,不要表现得太明显。”

    “狗屁逻辑!”燕殊冷哼,简直教坏了他的儿子。

    “粑粑,你说大伯是狗屁——”燕小西捂住嘴巴,“大伯会生气的,很可怕的。”

    “现在不是讨论这个时候,我跟你说,这喜欢啊,就去追,回头被人追走了,你连哭都没地儿。”

    “那岂不是很惨。”燕小西拧眉,小脸皱成一团,“大伯说得难道是错的嘛。”

    “你知道你大伯追你大伯母用了多久嘛。”

    “多久啊?”

    “二十多年!”

    “那不是大半辈子都在追她。”

    “就是因为他整天就知道端着,装,你大伯母又不会读心术,怎么可能知道他喜欢她啊,这拖着拖着,可不就得耽搁了嘛。”

    “有道理。”

    “所以这事儿你得听我的!”燕殊直接抱住自家儿子就往沙发上坐。

    姜熹在一边听得一愣一愣的。

    这屁大点的孩子,你和他说这些有用嘛。

    不过姜熹倒是更加确定了一件事,这燕殊当真是一肚子坏水儿。

    楚老夫人倒是挺乐见其成的,毕竟习凉这孩子她也熟悉,长得漂亮,家教又好,家境也相当,若是能定个娃娃亲倒也不错。

    习凉正在回家的路上,却忽然接到了燕殊的电话,又不是燕小西的,她也不能拒接。

    “喂——燕叔叔!”

    “怎么忽然就走了啊,一声招呼都不打。”燕殊口气有些嗔怪。

    “燕叔叔,不好意思,家有急事。”

    “你能有什么事啊,下午我们准备去海边玩,你一起过来吧,昨天忙着你阿姨的事情,也没顾得上你,都没能送你回家,今天下午你过来,叔叔带你好好玩。”

    “不用了叔叔,太麻烦了。”

    “就这么说定了,下午我等你过来。”

    燕殊不等习凉拒绝,就挂了电话。

    “粑粑,你真棒!”燕小西笑得合不拢嘴。

    姜熹冷哼一声,不去看这对父子俩。

    若不是她亲老公,亲儿子,她都怀疑,这两个人准备诱拐人家小女孩了。

    一副阴谋得逞的模样。

    *

    庄家

    车子刚到,佣人立刻过去开门,楚澜以为自己已经平复了许多,可是双腿一落地,整个身子绵软成一团,整个人直接往前面栽去。

    “小姐!”佣人立刻伸手扶住楚澜,“您没事吧!”

    “我没事!”楚澜扶住她的手,方才往屋内走。

    “小姐,您这……”佣人脸色一变。

    而楚玲玉瞧着楚澜虚弱无力的背影,眸子一紧,直接伸手扯下自己的披肩,裹在了楚澜的腰上,“快进屋。”

    “妈,我——”

    “例假来了都不知道嘛!”楚玲玉拧眉。

    当真是被吓坏了。

    楚澜点了点头,扶着佣人就往屋内走。

    “澜澜,怎么了?”

    客厅坐着一个五十出头的中年男人,穿着一身休闲的居家服,十分的斯文儒雅,虽然被岁月打磨得越发成熟,却也掩饰不住眉眼间的秀气,看得出来,年轻时候,定然是一个俊美的男子。

    “爸!”楚澜瞧着庄显耀,眼眶都红了。

    想起燕殊护着燕小西的模样,心里更是委屈万分,谁还没有父亲嘛,那燕殊实在太欺负人了。

    “怎么还哭了,快过来!”庄显耀立刻心疼的扶住自己女儿,挥手示意佣人下去,却正眼都没看跟在她身后的楚玲玉。

    楚玲玉在楚家已经憋了一肚子火,因为庄显耀的关系,还被楚濛奚落了一番,此刻已经怒火中烧,偏生庄显耀,连一个正眼都不给自己。

    “爸——”楚澜一时半会儿也不知道该如何说起,就是委委屈屈的开始抹眼泪。

    “玲玉,到底怎么了!”庄显耀只能看向楚玲玉。“下人说你们去了楚家,怎么弄成这样回来。”

    “还能因为什么!”楚玲玉蹬掉高跟鞋,立刻有下人送上拖鞋。

    “我都和你说了,那是楚家的钱,和我们没有半分关系,你为什么我这个是如此执着。”

    “和你没关系,可是和我有关系啊,我是楚家的人,为什么我不能要。”楚玲玉一听这话,更是急了,脸上也露出了一丝狰狞之色。

    “行了,我不想和你吵这个。”庄显耀知道和她说不通,也懒得理她,“给小姐端杯热茶,澜澜,没事,别哭。”庄显耀刚刚握住女儿的手,就被楚玲玉一把推开了。

    “别假惺惺的在这让做好人,你若是真的是个好父亲,你去收拾那个把澜澜弄成这样的人啊。”

    “楚玲玉,我不想和你吵。”庄显耀拧眉,显得颇为不悦。

    “你不想和我吵,以为我就想和你吵嘛,你自己说,你到底什么时候到国内的,为什么不回家,宁愿住宾馆,你真把外面当成是自己家了嘛,你知不知道,你这样让我很难做人,别人会说我楚玲玉拴不住自己老公!”

    “昨天太晚了,怕吵到你和澜澜。”

    “少和我来这套,你在外面是不是有女人了。”

    庄显耀简直无语,“楚玲玉,你别无理取闹。”

    “那你为什么不回家!”

    楚玲玉当时被楚濛刺激得不轻,满心满眼都是庄显耀不回家的事情,压根忘了楚濛还特意强调,他是一个人待到天亮的。

    这庄显耀压根就没做过这事儿,平白无故被人污蔑一通,心里自然很不畅快。

    “我累了,回房休息。”说着他就往楼上走。

    “庄显耀,你给我站住,今天你不把这事儿说清楚,别想休息。”楚玲玉开始胡搅蛮缠。

    “妈,大哥都说了,爸根本就没……”

    “你给我闭嘴,你站在谁那边!”

    楚澜悻悻地闭上嘴巴,颇为同情的看向自己的父亲。

    “楚玲玉,我庄显耀,素来行得正坐得端,你在楚家受了气,别在这里发疯。丢人!”

    “你是不是从一开始就瞧不上我!”庄显耀现在完全把她当空气。

    这外人不知道,可是他们夫妻却是心知肚明,这二十多年,庄显耀就没碰过自己,自己用了不少方法,这个男人压根就不把自己当女人,这让她很是恼火。

    “女儿还在,我不想和你吵。”庄显耀是个斯文人,应付不来楚玲玉这种泼妇性子。

    “庄显耀是不是那个女人回来了,你就打算和我离婚!”

    庄显耀本来要上楼的脚步顿住,楚澜更是大惊失色。

    “妈,你在说什么啊!”楚澜可不想这自己还没从楚家那边分得一点财产,自己家倒是出了事。

    “可惜啊,庄显耀,那个女人已经死了!”

    “你说什么!”庄显耀猛地回头,那眼神是楚澜从未见过的,仿佛那一瞬间,根本就不是她印象中那种和蔼温柔的父亲了。

    “你和楚濛关系不是一直不错嘛,楚濛没有告诉你,楚梦颜那个贱人早就死了嘛。”

    “楚玲玉,你再敢咒她一句试试看。”

    “咒她?”楚玲玉轻笑,“我懒得说她。你若是不信,去楚家问啊,看看我说的是不是真的。”

    “你和她一直不对付,我懒得理你。”

    “她女儿被接回来了,现在楚家人都高兴疯了,你也很高兴吧,那个女人在楚家的时候,排挤我,现在人死了,留下个孽种,还来欺负我女儿。”

    “妈,您都在说什么啊。”关于父辈的事情,楚澜是一概不知,她甚至未曾见过那位姨妈的模样,也就是楚家那副全家福上见过,十分漂亮端庄,但是别的事情她倒是不清楚,只知道外婆很是疼她。

    甚至一度有人说,若是她结婚给楚家添了个外孙,楚老夫人都会把楚家交给一个外姓人。

    “楚玲玉,你若是再敢信口雌黄,信不信我……”庄显耀直接走过去,挥起巴掌就要抽过去。

    “爸!”楚澜急得从沙发上跌下来,双腿虚软,愣是动弹不得。

    “反正你的心从来没有在我身上,也不在这个家,你若是喜欢住外面,就永远别回来!”楚玲玉指着大门。

    庄显耀轻哼,抬脚就往外面走,顺手抄起放在鞋柜上的车钥匙,抬脚踢翻了楚玲玉放在一侧高跟鞋。

    “你真的以为这个家我待得下去嘛!”

    楚玲玉没想到一向温吞能够容忍她的庄显耀会真的走。

    往日在楚澜面前,他都会给自己面子,这次……

    “庄显耀!你给我回来!”楚玲玉脸都急红了。

    楚澜急得在一边抹眼泪,这到底都是怎么回事啊!

    *

    吃了中饭,习凉如约而至,只是从始至终却也没有正眼看燕小西,只是坐在姜熹身边,乖巧得不像话。

    到了海边,燕小西和燕殊去换衣服。

    燕殊身材高大俊朗,几乎一出现就瞬间吸引了许多异性的注意,只是身侧还跟着一个小肉包子,众人忍不住开始羡慕他的妻子,倒是真有福气,不时有人拿手机拍照,燕殊熟若无睹,燕小西低头看着自己的泳裤,简直想哭。

    “粑粑——为什么是紧身的。”燕小西扯着自己的裤子,居然把他的腰愣是勒出了一个游泳圈。

    “那个……”燕殊扯了扯头发。“这是均码。”

    “什么均码,这明明就是紧身裤,好难看!”而且勒着大腿,他的肉肉越发明显了。

    “没事,不就是一点肉嘛,我跟你说,游泳是最减肥的。”

    “真的嘛!”

    燕殊笑着点头。

    姜熹躺在遮阳伞下,一顶草帽遮住了大半的脸,闭目养神,海风吹拂,真的十分惬意。

    “哇——”忽然身侧一直很安静的习凉惊呼起来,“叔叔好帅!”

    姜熹随手扯下帽子,就瞧着燕殊脚下踏着滑板,正在海边冲浪,动作相当帅气,而且只穿了一条泳裤,微微半屈着腿,肌肉线条越发明显,身上还挂着水珠,头发也是湿漉漉的,背景是湛蓝的大海,矫健敏捷,惹得一旁小姑娘尖叫连连。

    燕殊瞧着姜熹看过来,还风骚的朝着她来了一个飞吻。

    姜熹蹙眉。

    “骚包!”

    不过看着倒是很养眼,她倒是第一次知道,燕殊居然会冲浪。

    “噗——呸呸……粑粑——”燕殊倒是帅得不行,只是可怜了燕小西,架着一个大黄鸭的游泳圈,使劲的划着水,愣是在原地没动弹,倒是燕殊带着一波大浪过来直接没过他得头顶,淋了一身水。

    而习凉在一边看着燕殊,完全是一副迷妹脸,更合适刺激了燕小西。

    燕小西气得直接扔了游泳圈,他就不信了,自己学不会游泳,迟早她得一直看着你自己。

    “燕小西!”姜熹瞧着熊孩子直接扔了泳圈,激动的站了起来,生怕他出事。

    燕殊也立刻从冲浪板上挑下去,此刻快到岸了,海水没到燕殊腰侧,一个浪头过来,直接把燕小西整个人都淹没了。

    “燕西!”姜熹激动的冲过去。

    这孩子真是一天都不得让人消停,完全不老实啊,都和他千叮万嘱,不能拿下泳圈。

    燕殊立刻朝着燕小西游过去。

    浪潮过去,海面平静许多,只是燕小西真的没影了。

    “小西!”燕殊变了脸。

    可是下一秒钟,燕小西整个人就像个皮球一样浮出了水面。

    顶着一张生无可恋的脸。

    “先生,你孩子一身的虚肉,沉不下去,这不,浮起来了!”一侧一个黄发男子笑道。

    大家本来还以为要出事故了,没想到这孩子居然自己浮出水面了,惹得众人大笑不止。

    原来胖也不是没坏处的!

    只是燕小西本来要耍帅来着,此刻恨不得一头扎进水里,可是他就是扎进去,也马上就浮起来了,气得他想哭!

    ------题外话------

    之前貌似看过一个新闻,是说有人轻生跳河,结果自己浮起来了,哈哈……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