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198 粑粑,我觉得我要失恋了!

正文 198 粑粑,我觉得我要失恋了!

    楚家

    燕殊微微垂头,睥睨着眼前的女人,眼神轻蔑,嘴唇微微抿着,透着一丝凉薄,恍惚间勾起了一抹嘲弄的弧度,五官柔和,偏生给人一种凌厉之感,楚玲玉手腕传来阵阵抽痛感,她伸手搓揉着手腕,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紫you阁

    他不过是个后辈而已,这里是楚家,他敢做什么,冷静一点!

    最起码气势不能输。

    燕殊瞧着她调整了一下呼吸,直视自己的眼睛,倒是勇气可嘉。

    只是她的眼神闪躲,分明是怕了。

    燕殊冷哼一声。

    “这里是楚家,由不得你为所欲为!”楚玲玉说这话的时候,显得有些底气不足。“你哪只眼睛看到澜澜要动你儿子了,你别血口喷人。”

    “需要我和楚小姐对峙嘛!”燕殊挑眉。

    “你把我女儿弄成这样,我还没找你算账,我告诉你,就算是燕家也不能这么欺负人,你们还有没有把楚家放在眼里!”楚玲玉挺了挺腰杆,倒是显得底气十足。

    楚衍已经将燕小西移交给了姜熹,正站在一边给姜熹解释前因后果,听了楚玲玉这话,立刻不干了。

    “姑姑,这话说得就不对了,楚澜是姓楚没错,可她是庄家人啊,你干嘛拖我们楚家下水!”

    “她是你妹妹,你现在还帮着两个外人嘛!”楚玲玉气结。

    她是真没想到,这楚家几个人,就和磕了药一样,怎么对那女人就能如此的和颜悦色,对自己却没有半分好颜色呢。

    “他们可不是外人,一个是我姐,一个是我姐夫,还有外甥,怎么算是外人,姑姑,你别搞错了。”

    楚衍反应过来事情的经过,心里已经很恼火了。

    这个楚澜,刚刚就觉得她要跟过来没好事,居然在这里等着呢。

    把这里当成是什么地方了,简直过分。

    “那澜澜呢!”楚玲玉无端怄火。

    “哦,勉强也能算是妹妹吧!”楚衍双手一摊,“不过这事本来就是她有错在先,燕殊没追究她的责任就不错了。”

    “瞧她把澜澜吓成什么样了,我要告他!”楚玲玉伸手指着燕殊。

    燕殊嘲弄的勾起薄唇,“庄夫人,把你手指挪开。”

    男人目光过于锐利,吓得楚玲玉手指哆嗦,这么多人看着,她若是这般放下,岂不是很没面子,可是她已经承受不起燕殊这种目光,就像是把自己吃了一样,太吓人。

    “告我?好啊,那我现在就可以报警,你女儿若是蓄意谋杀的罪名落实,我倒是想看看,你还有什么可说的。”

    “什么谋杀,你别血口喷人!”

    燕殊轻哼一声,朝着楚玲玉迈了一步,她的整个身子都瞬间僵直了,动弹不得,就像是被人固定了一样,就连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

    燕殊压低声音,眯着眸子,凌厉的目光锁定她身后不远处的楚澜。

    “庄夫人,别给脸不要脸,今日是在楚家,若是在别处,落在我手里,还能手脚健全的人真的不多,你在调查熹熹的时候,应该查过我啊,资料上没说,我可是杀过人的!”

    楚玲玉身子一僵,只听耳边清冽的男声轻笑一声,她的头皮整个炸开了。

    燕殊抽身离开,径直走到姜熹身侧,揽着她的肩头,还不忘扭头警告楚玲玉一句。

    “庄夫人,若是再有再次,我就不保证你还能见到四肢健全的女儿了。”

    “你……”楚玲玉气得浑身乱颤,偏生燕殊气势压人,盛怒之下,她的心脏都被压迫得难受,哪里还敢反驳,只能把自己气得半死。

    楚衍拍了拍韩翊风的肩膀,“翊风,不好意思,让你看了笑话。”

    “不碍事。”韩翊风书生气很浓,只会舞文弄墨,哪里会舞刀弄枪啊,刚刚燕殊那一系列动作,他只在电视上见过,那个男人,好霸气。

    他盯着那一家三口的背影,若是说之前对燕殊的印象只是停留在那精致的皮相上,此刻算是被彻底圈粉了,难怪姜熹选择了他,若是他是女人……

    楚玲玉忽然跺了跺脚,歇斯底里的喊了一声!

    “啊——”

    众人被吓了一跳,却也无人敢上去说一句话。

    这楚玲玉的性子,大家心知肚明,就算你现在上去劝慰,也留不得一丝好的。

    楚玲玉走到楚澜身边,伸手拉住她的手臂,“怎么样?能不能走!”

    楚澜点了点头,可是双腿软绵无力,浑身更是一点力气都使不上,浑身的力气就像是被彻底抽空了一样,整个人仿佛灵魂出窍了,浑身都是汗水,脸色比霜雪还要白上几分。

    韩夫人与韩翊风也并未在楚家久留,坐在车内,韩夫人看着自家儿子已经发呆了许久,才开了口。

    “在想什么呢!”

    “没事。”韩翊风笑了笑。

    “当时你就在场,事情到底是怎么样的?”

    “我和楚楚去选马,当时并不在,回来的时候,就瞧着那位燕家小少爷吓得不轻,受惊的马已经跑了,楚澜直接把矛头对准了养马的人,把那人吓得不轻,后来又虚情假意的去安慰那位小少爷,这才彻底惹毛了燕二少吧。”

    “你是说,确实楚澜动手了?”

    “虽然我没看到,不过楚澜的确嫌疑很大,而且平白无故的,马怎么可能受惊啊。”

    “单凭这个,有些武断吧。”

    “楚楚平时就不喜欢她,她平时也很识趣儿,根本不会往楚楚面前凑,今天破天荒的要去骑马,您不觉得奇怪嘛。”

    韩夫人转念一想,哑然失笑,“聪明反被聪明误,估计没想到这燕二少会如此强势吧。”

    “可不是,特别帅……”这韩翊风,就和被燕殊迷住了一样,惹得韩夫人很是无奈。

    *

    楚濛在房间简单冲了个澡,正擦着头发,听着门外传来急促的声音,忍不住拧眉。

    这个louis最近是怎么回事,莽莽撞撞的,做事也不牢靠。

    楚濛拧开门。

    “总裁,不好啦!”

    “进来说!”楚濛裹着黑色的浴袍,头发上还在滴水,光脚踩在地摊上,房间也是冷色调为主,不过桌上床头,倒是摆了一些绿色的植物,将整个房间立刻衬得鲜活起来。

    “燕二少把表小姐折腾了个半死。”

    “嗯。”楚濛神情淡漠。

    “说是表小姐故意惊了马,把燕小少爷给吓得不轻,燕二少才出手,将她绑于马上,这马闻过表小姐的衣袖,就受了惊,把表小姐从马背上给颠了下去。”

    “死了没!”楚濛站在窗口,眉宇间透着一丝不耐。

    “没有!”

    “既然没死,你来告诉我干嘛。”

    louis一愣,这个……

    这事还可以这么理解嘛。

    “以后那对母女的事情少在我面前提起,烦!”楚濛伸手撩了撩额前的湿发,“请医生了吗?”

    “大小姐已经带着表小姐先走了,我……啊——”

    louis话音未落,楚濛抄起一侧的毛巾,直接朝他扔过去,砸个正着,louis脸上一阵湿意,更是不敢乱动。

    “我说的是小西。”

    “小公子请了,燕小少爷没事,就是受惊过度。”

    “出去!”楚濛冷哼。

    “是!”louis揉了揉脸,弯腰将莫安静捡起来放在一边。

    “等会儿!”楚濛叫住他,louis一转身,就瞧见楚濛伸手解开了浴袍的带子,露出了大片蜜色的肌肤,阳光硬朗的眼色,不似楚楚,一看就是娇生惯养的,皮肤白得像个女人。

    louis立刻垂头,瞧着浴袍落在地上,楚濛执起一侧的裤子,穿了起来。

    “你最近是不是背着我做什么了?”

    “我不敢。”

    “做事总是心不在焉的,平时和你说话也是经常走神,你是不是谈恋爱了。”

    “总裁!”louis猛地抬头,楚濛已经穿好裤子,正伸手弄着皮带,不咸不淡的瞥了一眼louis。“看样子是真的。”

    “总裁,我……”

    “做我的助理,又没让你出家做和尚,瞧把你吓得!”楚濛轻笑,“行了,出去吧,以后做事仔细点儿。”

    “好!”louis如蒙大赦。

    楚濛抄起一侧的白色衬衣,一边系着纽扣,一边暗自忖度。

    这庄家母女倒是越发过分了,居然在自己的地盘上就开始为所欲为,胆子还真是越来越大了。

    这眼看着距离庆典越来越近了,这小动作还真是不少啊。

    燕小西真的是被吓得不轻,医生检查确定没事之后,就缩在姜熹怀里,沉沉睡去了,这睡着了还紧紧攥着姜熹的衣服,倒是把姜熹心疼坏了。

    楚老夫人本来已经休息了,因为她睡眠一向不好,这古堡一侧就是临海的,海浪声还有游客的喧闹声不绝于耳,所以古堡的房间隔音效果都非常好,还是管家过来通报,她连拖鞋都来不及穿,就聪明的往燕小西房间跑。

    燕殊其实心里挺恼火的。

    他实在不明白,这楚家人到底想要做些什么。

    既然不喜欢这庄家母女,为何还偏要任由着这对母女在自己面前活蹦乱跳的,看着就糟心,还让自己儿子平白无故受了惊,心里自然窝火,见着楚老夫人也没给什么好脸色,只是瞧着她神色焦虑,管家提着鞋子在后面追,她也顾不得许多,拄着拐杖,身形趔趄的往这边跑。

    这心里就是有火,也无法舒展,只能往肚子里面咽。

    “小西怎么样,没事吧!”楚老夫人跑了两步,便气喘吁吁。

    扯着燕殊的衣服,神情焦虑。

    “没事,已经睡着了。”

    “老夫人,您的鞋子!”管家小跑着跟在后面。

    “小点声,小西睡了!”老夫人沉声道。

    管家立刻噤声,毕恭毕敬的蹲下身子,将鞋子放置在老夫人面前,供她床上。

    “燕殊,这事儿我会好好处理的。”燕殊神色不悦,那是显而易见的。

    楚老夫人干燥精瘦的手指,攥着燕殊的衣服,额角已经渗出了一丝细汗,眼神迫切的盯着燕殊。

    那一刻,楚老夫人的脸居然和自家爷爷的脸重合在了一起,燕老爷子提起燕泓的时候,也会露出这般神色。

    怒其不争。

    偏生自己有无能为力,无法去改变他,可是若要自己动手却解决这种事情,却也真的下不去手。

    那一刻,燕殊还是心软了,点了点头,“您进去看看吧,熹熹在里面。”

    “好!”楚老夫人瞧着亚述松了口,方才松了口气。

    这燕殊的性子她是清楚的,瞧着前段时间处理关戮炎事情的沙发果决,她还很是吃惊的,毕竟是孙子辈的,总觉得还是个孩子,可是燕殊处理事情的手段,却狠辣老练,楚玲玉若是真的惹急了他,没有好果子吃。

    *

    京都燕家

    燕持一家人,刚刚从华西回来,燕小北倒是一如既往的寡淡,倒是燕小白居然胖了一圈,叶繁夏去那边走了一圈,似乎放下了心结,神色也比之前好看许多。

    送他们回来的是战北捷夫妇,燕老爷子就留着他们一起吃了顿饭。

    这会儿已经是晌午了,一众人坐在沙发上,正在闲聊。

    平叔从外面匆忙进来,附在燕老爷子耳边说了几句,老爷子脸色一变,直接拿起手边的电话,“楚家电话多少来着。”

    “我去找找。”平叔小步往楼上跑。

    “发生什么事了?”燕持拧眉,一只手叩打着膝盖,另一只手则轻轻搭在叶繁夏后侧的沙发上,几乎将她半个人都圈在了怀里。

    “说是小西从马上摔下来,受了惊。”

    “什么!”宋一唯随着平叔下来,就听着这话,脸都白了。“怎么会堕马。”

    “夫人,您先别急,打电话问过才知道。”

    “打燕殊电话不就好了。”莫云旗开口。

    “你瞧我急得!”燕老爷子一拍脑袋,光想着要找楚家算账,倒是把自家孙子给忘了。

    燕殊站在床边,姜熹和楚老夫人坐在床头,一瞬不瞬的盯着燕小西,看得他心里颇不舒服。

    尤其是还是在自己面前出的事。

    手机一响,看到来电显示,燕殊心里就知道坏事了,这消息传得未免太快了。

    燕殊走出去房间,顺手将门带上,“喂——爷爷!”

    “混账!你个没用的东西!”

    “燕小二,你说我要你有什么用,连自家儿子都照顾不好,你还能干吗。”

    “要是我们家小西有个好歹,等你回来,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

    燕殊本来想好了一整套说辞,被他这一顿炮轰,堵在喉咙里,是上不去也下不来。

    “喂——燕小二!”燕老爷子吼声震天,燕家人倒是习惯了,战北捷也很淡定,倒是把莫云旗给吓了一跳,酸枣还没放在口中,就咕隆一声滚落在地。

    “我在呢。”

    “小西到底怎么样了,怎么会堕马啊,伤得重不重啊。”

    “谁和你说堕马了。”

    “难道不是嘛,你可别骗我。”

    “是被马吓到了,不是堕马,你想多了。”

    众人一听,就是受惊了,悬着的心,踏实了一些。

    “那他现在情况怎么样,让小西接电话,我不想和你这个臭小子说话,你说说你,怎么做父亲的,临走之前,我好说歹说,让你务必照顾好我们家小西,你倒好,你当时怎么信誓旦旦答应我的!你说啊!”

    “爷爷,您先冷静点。”

    “你让我怎么冷静,若是我们家小西有个好歹,我……”这燕老爷子也不知道想起了什么伤心的过往,眼眶都红了。

    燕持离得近,立刻递上手帕,却被他一下子打落,“边儿去!”

    燕持悻悻的缩回手,这去了一趟雾都回来,性子倒是越发古怪了。

    都说老小孩老小孩,他现在是真的比小孩子还难搞。

    “爷爷,小西没事,就是早上骑马玩累了,已经睡着了。要不我……”

    “别,等他醒了再说。你可别诓我,小西真的没事嘛。”

    “他若有事,我还能这么悠闲自得的和你说话嘛。”

    “这可不一定,你这小子一向都是没心没肺的。”

    燕殊伸手捂脸,这可真是自己的亲爷爷啊。

    “不过到底发生了什么……”燕老爷子沉声道,神情也变得异常严肃。

    “我都说了,没……”

    “听你这口气,小西受惊也就是分分钟之前的事情,现在都已经传到我耳边了,这分明就是有人故意放了风,让我知道,我的曾孙子在楚家出了事,是准备让我去逼宫不成,分明就是有人蓄意要割裂我们两家的关系,这事儿你上点心,别总是吊儿郎当的。”

    燕殊揉了揉额角,“爷爷,我什么时候吊儿郎当了,您说话要负责的。”

    “你小子什么德性,我能不知道嘛。”

    “这事儿我会妥善处理的!”

    “妥善处理?”燕老爷子挑眉,“看样子这背后的人还不简单啊。”

    “您也太敏锐了吧。”

    “就你这性子,不把人生吞活剥就不错了,你小时候哪次闯祸不是我跟在你后面擦屁股啊,从小就无法无天的,你现在居然学会妥善这个词了,倒是奇闻。”

    燕殊只觉得脑子嗡嗡得疼,有做爷爷的,这般熟络自己亲孙子的嘛。

    “该不会和楚家已经嫁人的那位有关吧。”

    “您神机妙算。”燕殊哂笑,颇为无奈。

    燕老爷子沉吟片刻,“估计楚家那老婆子心里也为难吧。”

    “爷爷,这楚玲玉瞧着和楚家关系并不好啊,她是楚老夫人亲生的嘛。”

    “嗯!”

    “那熹熹的母亲呢!”

    “这事儿就说来话长了……”燕老爷子絮絮叨叨说了良久,方才搁了电话,叹了口气,这种心情他太能体会了,他挥手示意平叔扶自己上楼。

    “妈,小西没事,您别太担心。”叶繁夏握住宋一唯的手,劝慰道。

    “有小殊在,他说没事,我自然是放心的,我担心的是你爷爷。”

    “爷爷不是挺好的嘛。”燕持开口。

    “他从雾都回来之后,看着倒也正常,只是听平叔说,整宿的睡不着,前几日轩家的人来过,给他的药中还开了一些安眠药,就怕心里有事憋着。”

    “之前关戮炎的那番话对他打击挺大的。”燕持抿着嘴,神情也变得凝重起来。

    “毕竟上了年纪,这几年身子本就一年不如一年……”宋一唯话没说完,只是叹了口气,扭头看向战北捷夫妇,“行了,不说这个了,小旗啊,我让下人炖了汤,你多喝点。”

    “伯母,我刚刚已经吃了很多了。”

    “怀孕就该多吃点!”

    *

    燕殊盯着电话看了半天,方才想起来,姜熹怀孕的事情,还没有和家里人说,算了,估计现在要说,按照自家爷爷那性子,指不定会直接冲过来,过几天也就回去了,倒也不急。

    燕殊刚刚准备回房,听着外面传来汽车引擎声,这个点,又有人过来?

    他狐疑的往楼下看了一眼,就瞧见习凉穿着紧身黑红相间的骑马装,身后的老仆给她撑着伞,正小跑着进了古堡。

    “习小姐来了。”管家笑着招呼习凉进来。

    “伯伯好,小西在嘛?”习凉眼睛黑亮,像是装着星星,高高竖起的马尾微微耸动,小脸红扑扑的,粉嫩可爱。

    “小西少爷……”管家欲言又止。

    “都这个点了,该不会在睡觉吧。”习凉垂头看了看腕表,“已经快十点了。”

    “习小姐是和小西约好了嘛?”

    “他昨晚给我打电话,说要约我骑马来着。”

    “那恐怕要让习小姐失望了,刚刚出点事,小少爷受了点惊吓,刚刚睡下了。”

    习凉手心攥着红色的小毡帽,手指微微收紧,显然是吓了一跳,“那我能去看看嘛。”

    “随我来吧。”

    而此刻燕小西已经醒了,本就睡得不踏实,一醒过来就朝着姜熹怀里扑,搂着姜熹的脖子,就不肯下来。

    姜熹心疼的把他搂到怀里,“好啦,乖,没事啦!”

    “麻麻!”燕小西靠在姜熹肩头,“吓死我了。”

    “嗯,已经没事了,麻麻在呢!”

    燕小西点了点头。

    “所以你以后那些危险的事情也少做,这才知道怕了吧。”

    燕小西这性子无法无天了,这次得了教训,以后若是能够乖巧一点,倒也不错。

    “燕叔叔好。”燕殊就在门口等着。

    “嗯!”

    “我能去看看小西嘛。”

    “可以。”燕殊瞧着习凉那白里透红的脸蛋,昨日抱了她一会儿,身上也软乎乎的,像个糯米团子,身上还香香的,一想起自己那个总是自己滚得一身泥巴的儿子,燕殊对自己女儿倒是越发期待了。

    燕殊推门进去,瞧着燕小西已经醒了,松了口气。

    “小西,你看谁来了。”

    “哼——”燕小西别过头,“我现在心情不好,谁也不想见。”

    习凉脚步停在门口,被燕殊高大的身躯挡住,咬住嘴唇,愣是没动静。

    “怎么着,脾气还大了!”燕殊知道他一向就是嘴巴毒。

    “人家受惊了嘛!”燕小西窝在姜熹怀里撒娇,“我不管,今天要吃龙虾。”

    “你舅舅昨晚就买了澳洲龙虾,今天中午就吃。”楚老夫人笑着说道。

    “都是我的!”

    燕殊扭头准备招呼习凉进去,一扭头,发现人没了。

    “人呢!”

    “谁来了啊,楚楚还是大哥!”姜熹瞧着燕小西这番模样,估计已经没有大事了,唇边露出了一丝笑容。

    “不是啊,凉凉刚刚过来了,燕小西,你自己看,你把人气跑了!”

    “凉凉来了!”燕小西抬忽然想起,约了习凉。

    他直接松开手,也不管姜熹了,鞋子都不穿就往外面跑。

    “燕小西,你给我回来!”

    “小西,你干嘛去啊!”

    “燕西——你给我站住。”燕殊长臂一伸,准备把他捞回来,这小子居然直接从他腋下钻了过去。

    燕殊嘴角抽了抽。

    还真是个灵活的小胖子。

    “凉凉!”燕小西一边跑一边喊。

    只是习凉早就已经走出了燕家。

    “小姐,好像是燕小少爷的声音。”老仆弓着身子,小声说道。

    “回家!”习凉冷哼一声,明明是他约了自己,还不愿意见我,“我又不是很想和他一起玩!”

    “凉凉!”燕小西追出来的时候,习凉的车子已经跑得很远了。

    “燕西,你没听见你妈妈在后面喊你嘛!”燕殊从后面一把抱住燕小西,将他搂在怀里,“鞋子也不穿,你想干嘛。”

    “粑粑,我觉得我要失恋了!”

    “你恋爱过嘛!”

    “哇——”燕小西被他一刺激,加之刚刚受的惊吓,直接哭出了声。

    ------题外话------

    根据这些天的统计情况来开,关于番外的问题,大家最想看的,还是关关的,话说关关有好几天没出现了!

    关戮禾:反正我是男配,你只喜欢你家男主嘛,我懂。

    我:……别傲娇!

    关戮禾:记得我的番外。

    我:给你做男主!

    关戮禾:那是必须的。

    我:不过你这张脸,做女主也可以。

    关戮禾:滚——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