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197 动我儿子,燕殊盛怒(二更)

正文 197 动我儿子,燕殊盛怒(二更)

    楚老夫人嘴唇抿成一条线,胸口一起一伏,显然是动怒了。zi幽阁

    楚衍连忙过去,“奶奶,您别生气,姑姑,您就别惹奶奶生气了。”

    “我……”楚玲玉那叫憋屈,自己说什么了,怎么就变成她惹怒了老夫人。

    楚濛听着动静从楼上下来,“怎么回事?”

    “还不是姑姑!”楚衍轻声说,伸手安抚着楚老夫人的后背,“好了,奶奶,我们不气哈。”

    “一边去儿,当我是三岁小孩啊。”楚老夫人无语。

    楚濛拧眉,想起前日的事情,心里更是恼火,“姑姑以后若是无事,还是少来楚家比较好。”

    “楚濛,你这是什么意思,这里是我家,我凭什么不能来。”楚玲玉炸了。

    这全部都针对自己是不是。

    “我倒不是这个意思,姑姑可以过来,只是姑姑好歹也是庄家的夫人,你们家就没事嘛,整天往我们家跑,难怪姑父宁愿住酒店,都不愿意回家。”

    “你说什么,他什么时候不回家。”楚玲玉强势霸道,对自己丈夫的一举一动都恨不得要掌握。

    “昨晚姑父的飞机回国了,姑姑不会不懂吧,姑父知道昨天发生的事情,特地打了电话,过来询问情况,我本来邀请姑父过来坐一下的,姑父说他还有点事,居然直接去了酒店,你也知道,最近到国内的人很多,酒店的有重要客人入住,经理都会和我说一声。”

    楚濛慢条斯理的下楼,睥睨着楚玲玉,宛如王者。

    “我本来还以为姑父是……”楚濛轻笑,“原来是我白担心了,他就是去酒店住了一晚而已,只有他一个人,这点姑姑可以放心。”

    楚玲玉握紧拳头,他明明和自己说今早回国的,怎么就……

    “行了,我累了,上楼休息,熹熹,你吃了早饭,记得喝药。”楚老夫人甚是头疼。

    就算是再不喜欢,这也是自己亲生的,不到万不得已,她还不想做得太绝。

    “楚濛,你别信口雌黄。”楚玲玉憋红了脸,还有外人在场,顿时觉得很没面子。

    “所以姑姑没事别总是往我们家跑,你既然已经嫁人了,就是庄家人,女人,还是顾家点比较好。”

    楚玲玉被他说得半个字都吐不出来。

    若不是最近关系到遗产分配的问题,她怎么可能过来。

    “行了,你不是陪小西骑马去了嘛,去玩吧,我自己上去就好。”楚老夫人挥手示意楚衍离开。

    这孩子不省心,她真的很头疼。

    “翊风,一起去?”楚衍瞧着韩翊风坐在一堆女人中间,也很是可怜。

    韩翊风看了一眼韩夫人。

    “去吧,这段时间你也没好好放松。”韩夫人拍了拍自己儿子的肩膀。

    “二哥,我也想去。”楚澜瞅准时机,立刻开口。

    楚衍狐疑的看了她一眼,“你不是不爱骑马嘛!”

    “大哥曾经送过我一匹马,也没怎么骑过,真是辜负大哥的一片心意了,以前胆子小,今天想试试。”楚澜笑得那叫一个天真无邪。

    楚衍想着反正燕殊也在,楚澜一个小妮子能搞出什么事,也就不想www.youfa8.com,反正她玩自己,他们玩她们的。

    “燕少夫人,吃饭了。”管家笑着过来,韩夫人正拉着姜熹说话,便跟着他一起去了餐厅,客厅就剩下楚濛和楚玲玉两个人。

    楚濛坐在楚玲玉对面,也不说话,只是定定的看着他,笑容似笑非笑,看得楚玲玉一阵头皮发麻。

    他又想干嘛!

    这个侄子,从就心思深沉,接手楚氏之后,行事作风与之前大相径庭,以沙发果决之势,迅速在楚氏站稳脚跟,更是让许多人刮目相看,不容小觑。这现在已经三十出头,幽泉般的眸子睥睨着寒光,锋利得不容忽视。

    “我出去晒晒太阳。”楚玲玉说着起身往外走。

    “姑姑,奉劝您一句。”楚濛眯着眼睛,不停转动着手指上的银戒。“不要打我家人的主意,更别打公司的主意,楚氏不是你想得那么简单,不要背着我玩阴招,我不戳破你,不代表我不懂,我把持公司这么久,公司有点动静,我比谁都清楚,我很讨厌别人在我眼皮底下玩手段。”

    楚玲玉身子一僵,指甲掐进肉里。

    她昨晚确实联系了楚氏的一些股东,难不成他已经知道了。

    该死的。

    “楚氏不是你能吃下的,小心撑着!”楚濛轻笑。

    楚玲玉冷哼一声,大步朝外面走。

    louis从暗处走出来。

    “总裁,这大小姐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最近小动作好多,昨晚联系了七八位楚家的叔伯,还有公司股东。”

    “再两天就是庆典了,奶奶要分派遗产了,她能不急嘛。”

    “这东西是老夫人的,和她有何干系。”

    “可是人家觉得那就是自己的啊。”楚濛轻笑,朝着louis勾了勾手指,“我让你调查的人查得如何。”

    “已经查到了,这是资料。”louis从怀中摸出几页纸递给楚濛。

    楚濛大致浏览了一下。

    “哼——”

    “这位小姐经历很丰富啊,而且多才多艺。”louis笑着。

    他还是第一次见总裁对女人如此上心,若是她是楚家以后的女主人,可不得事先讨好一下嘛。

    “就这种社会经验,叫丰富?”楚濛嗤之以鼻。

    “这个年纪来说……”

    “简直乏善可陈。”楚濛轻哼。

    “那我再去……”louis顺势准备将资料拿回去,再仔细调查一番。

    可是楚濛居然将资料认真的折好,直接揣进了自己的口袋。

    louis看得一愣一愣的。

    “总裁,您这……”

    “你怎么还在这儿!”

    “我……”我不在这儿还能去哪儿啊。

    “继续调查!”

    “我立刻去!”louis说着立刻跑出去。

    楚濛去看了看姜熹,和韩夫人打了招呼,便回了书房。

    摸出资料,又仔仔细细看了许多遍,方才打开房间的保险箱,将资料丢进去。

    偌大的保险箱,里面只有一张照片。

    若是louis知道,昨晚连夜楚濛让找来的保险箱,里面只放了一张照片,估计要哭瞎,楚濛还专门叮嘱,要最好的保险箱,louis还以为楚濛是为了保管什么重要物件,或者是和庆典相关的东西,专门弄了个很大的,里面还有冷藏功能,可是……

    居然冷藏着一张照片,以后louis知道这事儿,心底那叫一个绝望啊。

    *

    楚衍勾着韩翊风的脖子,说着在京都的事情,完全不搭理楚澜,楚澜倒是不在意,在马厩那边碰见了燕家父子。

    “您好,我是韩翊风。”韩翊风笑着去打招呼。

    他也不是抹不开的人,对姜熹就是有好感,觉得她很不错,却也没到那种非她不可的地步,这见着燕殊,这个男人,身形高大俊美,邪肆又硬朗,虽然他不想承认,但是燕殊确实优秀,他比不过。

    心底更是彻底放开了,看着燕殊的目光纯粹的欣赏。

    “燕殊!”

    两个男人手指交握,韩翊风微微愣神。

    燕家他也是略有耳闻,可是这燕殊的手指……

    “哦,我是军人,手指比较粗糙,和你可不能比。”燕殊轻笑,察觉到他的疑惑。

    韩翊风心底对燕殊就更崇拜了。

    “燕二少!”楚澜笑着过来打招呼。

    楚衍无语,怎么哪里都有她,没看见他们不想搭理她嘛。

    “嗯!”燕殊无视她几欲伸出来的手,扭头去照顾自己儿子。

    “这是韩叔叔!”燕殊介绍。

    “什么叔叔,这明明是哥哥啊!”燕小西眯着眼睛,胖乎乎的小脸,笑起来的时候,眼睛眯成了一条缝,甚是可爱。

    “你好!”韩翊风弯腰,蹭了蹭他的鼻子,“燕西?”

    “你听说过我?”燕小西挑眉,“我可没告诉过你,我的名字。”燕小西摩挲着下巴,故作沉思状。

    “嗯!”韩翊风毕竟年纪不大,蹲着身子,倒是和燕小西很投缘。

    “难不成小爷的大名已经传到走出国门,传到国外了?”

    “美得你!”楚衍轻哼。

    “我听凉凉说过,她从京都回来,给我带了一些特产,特意说起过你。”

    “哦——”燕殊阴阳怪气的说,“原来是凉凉啊。”

    “粑粑,你那是什么口气。”

    “我就是正常的口吻啊,看样子凉凉对你挺上心的嘛。”

    “关我什么事!”燕小西都要笑成一朵花了,扭头去听饲马人讲述如何养马。

    楚澜被无视了个彻底,心里很是不爽。

    “翊风,走,我陪你去挑马!”楚衍搂着韩翊风就往马厩里面走。

    燕殊则在一边摸着刚刚骑过的那匹马,神情甚是温柔。

    倒是楚澜居然直接走到了那个德保矮马前面,“这个马好可爱。”

    燕小西和饲马人就站在那马后方不远处,只是抬眼看了看,倒也没放在心上。

    “真乖!”楚澜摸了摸马的头,她袖子中的味道,有些不好闻。

    马的嗅觉灵敏,往后退了两步,可是楚澜却还在靠近,这马觉得味道甚是刺鼻,一直往后躲,它的完全是本能性的厌恶拒绝,鼻子里也发出了声响。

    马在感知到危险的时候,会有“响鼻”的举动。

    饲马人立刻走过去。

    “怎么回事!”这马很是温驯,这是怎么了,怎么躁动不安。

    “不知道啊,刚刚还好好的!”楚澜说着还在不断靠近。

    这马开始不停后退。

    燕小西往边上走了走,“粑粑——”

    燕小西本能的喊了燕殊一声。

    燕殊立刻翻身下马,快步过去,只是这马后退的动作越来越快,距离燕小西不到一米的距离。

    这马虽然小,但是力气不小,不停的后踹,扬起了地上的杂草,扬了燕小西一脸。

    “呸呸呸——”燕小西伸手打落脸上的草叶,可是再抬头,这马蹄直接朝着他的脸上踩过去。

    “小少爷!”饲马人吓得要死,伸手使劲拽着缰绳。“表小姐,您快松手,我自己来!”

    “这马力气太大了,我帮个忙。”

    “不用您插手!”饲马人急了,却也不能推开楚澜,急得要死,这马拉不住啊,急得他冒了一身汗。

    “啊——”燕小西脚下一个趔趄,一屁股摔在地上。

    燕殊修长的腿一跨,手掌直接按住马的腹部,这马毕竟体型小,燕殊力气很大,居然直接将马一下子推开了。

    马发出一阵嘶鸣,险些被燕殊推倒在地。

    燕殊长臂一伸,直接把燕小西捞起来,抱在怀里。

    “怎么样,没事吧!”燕殊神色焦急。

    “没事!”燕小西摇了摇头,只是小脸吓得惨白,紧急抱住燕殊的脖子,显然是被吓坏了。

    “啊——”而此刻马彻底失控了,脱离了缰绳,狂奔而去。

    饲马人瞧着燕殊一脸寒峭,吓得脸都白了。

    “燕二少,对不住,我不知道这个马怎么就……”饲马人急得额头都是汗,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不是你的问题。”燕殊伸手安抚着燕小西。

    楚衍和韩翊风听着动静立刻跑过来,这一看到那小矮马狂奔而去的马尾,和燕小西吓得苍白的小脸。

    “怎么啦!”楚衍立刻去查看燕小西的情况。“没事吧。”

    燕小西摇头,将头埋在燕殊怀里,不肯说话。

    燕小西从小就被燕老爷子惯得无法无天,加上这恶劣的性子,坏事做了不少,就是从树上摔下来,也没见他这般模样,燕殊心里自然不是滋味。

    “你怎么做事的,马怎么会受惊啊,差点伤到他,若是他有个好歹,你赔得起嘛!”楚澜忽然疾声厉色,吓得饲马人双腿一软,纤细栽到地上。

    “马受惊?”楚衍难以置信。

    这个人在楚家工作快三十年了,从未出现过这种情况。

    “你自己说,怎么回事!”楚澜那模样,倒像是真的很关心燕小西。

    其实她想过了许多种可能,只是没想到燕殊力气那么大,居然可以直接把马推过去,若是被马踏了一蹄子,这小子不死也得残。

    “我不知道啊,它忽然就……”中年男人急得要哭了。

    “不过幸好没事,肯定是吓坏了吧。”楚澜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和善温柔的大姐姐。

    她伸手就准备去安抚燕小西,却被燕殊直接擒住了手腕。

    “燕二少!”楚澜大惊,若是寻常,被自己爱慕的男子握住手腕,她高兴还来不及呢,可是燕殊力气很大,恨不得要将她骨头捏碎一样。

    “小西乖,让舅舅抱一下!”燕殊说着就把小西移交给了楚衍。

    楚衍现在还是懵的,自己央求大哥在后院养马已经有许多年了,从没发生过马匹受惊的情况啊。

    “楚小姐,这事儿你不应该给我一个解释嘛。”

    “我要解释什么!”楚澜被那双猎豹般的眸子,盯得浑身打颤。

    这个男人怎么变得如此可怕。

    “你说你不知道是嘛!”燕殊挑眉,眸子蕴蓄着风暴。

    “我根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应该去找他,你找我做什么!”

    “燕二少,是我的失职,我……”

    “我没问你!”燕殊横眉冷对,“楚小姐,今日过来,是骑马的?”

    “嗯!”楚澜嘴角抽了抽,心底滑过一丝不好的预感。

    “有绳子嘛!”

    “有!”平常拴马的绳子很多,饲马人虽不知道燕殊要做什么,还是飞快的取了绳子过来。

    燕殊仍旧紧紧攥着楚澜的手,她心里打颤。

    “燕二少,您准备做什么!这里是楚家,你别乱来。”

    “送你上马!”燕殊说着松开手,示意身边的几个人,那几个人立刻扶着楚澜就上了马,楚澜还没反应过来,这绳子忽然穿过马蹄上的铁环,从她身上又穿了过去,燕殊动作极快,不消一分钟,楚澜整个人就被绑在了马上。

    “燕二少,你到底要干吗!”楚澜这才回过神,整个人都急了,她使劲扭动着身子,却偏生下不来。

    “看样子绑得挺牢靠!”燕殊满意的点头。

    他一次攥住了楚澜的手,一把扯下了她的手袖,她的力气太大,衣服从胳膊处直接撕裂,差点就走光了。

    “姐夫,你这是干嘛啊。”楚衍一脸懵。

    “我让楚小姐知道,这马是如何受惊的!”

    楚澜看着燕殊将她的衣袖送到了这马的鼻子前。

    “啊——不要——”楚澜大惊失色。

    可是这马却像是发了狂般的直接跑了起来,远离燕殊。

    这趴着身子,紧紧的抱着马脖子,可是这马受了惊,颠簸起来,甚是吓人。

    “姐夫,这会出人命的。”楚衍看着楚澜趴在马背上,被马颠得几近昏厥,才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燕殊却并不理会楚衍,“楚小姐,你想明白这马是怎么受惊的嘛!”

    “啊——救命——”楚澜大声呼救,她哪里还听得见燕殊说话啊。

    这马发了狂,众人立刻往边上躲,生怕被波及,倒是燕殊就站在那里,岿然不动,这马踏了无数的地方,却从不敢靠近燕殊。

    “我擦,玩大了!”楚衍根本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但是再这么下去,楚澜这条小命就得彻底断在这里了。

    而此刻楚澜的呼救声已经传到了前面。

    楚玲玉以为事成了,立刻跑了出来,姜熹刚刚吃了饭,正要喝药,听着动静,立刻和韩夫人往外面走。

    “燕少夫人,这药……”

    “我回来再和!”姜熹是根本不想喝药。

    楚玲玉一到马厩,就看见楚澜趴在马背上,这马不断地踢着后脚,不停的来回乱跑,显然是发狂了。

    “澜澜——”楚玲玉急了。

    “这是怎么了?”姜熹同样一脸懵。

    “快去屋里!”韩夫人扯着姜熹就往回走,“这里太危险了。”

    姜熹下意识的去找燕小西和燕殊,确定他们没事,这才安心。

    “没事,这里不会有事!”两个人寻了个僻静的地方站定。

    “啊——妈——救命,救救我……啊——”楚澜大叫着。

    而此刻她感觉到绑在自己身上的绳子松了。

    下一秒钟,她的半边身子就被马颠得直接脱离了马背,看得众人心惊肉跳。

    江姜熹捂着胸口,瞧着燕殊在一边悠闲自得的模样,心里忍不住腹诽,这楚澜又是如何得罪他了。

    “救命——”楚澜急得眼泪哗哗往下流。

    “你们快去帮忙啊,快点啊!”楚玲玉扯着身侧的下人往前冲。

    这马疯了,人哪儿敢靠近啊。

    “啊——”

    随着楚澜的一声惨叫,她在空中滑出了一道完美的抛物线,整个人直接栽到草垛里。

    “澜澜!”楚玲玉发出一声凄厉的叫声。

    燕殊忍不住揉了揉耳朵,“小点声,马的耳朵受不得噪音,还是准备害死你女儿嘛!”

    楚玲玉记得跺脚,眼泪往下流,可是马还在那里,她不敢过去。

    索性这马倒是慢慢消停了,饲马人则已经拿过燕殊手中的袖子,“这味道……”

    这马鼻子灵敏,受不得酸腐的味道,这楚澜显然也知道这一点,很好的利用了这一点。

    “我去把马牵过来。”饲马人叹了口气,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澜澜!”楚玲玉立刻跑过去,楚澜整个人躺在草垛里,幸亏是被摔在了这里,身子没有大碍,只是眼神迷离,脸色白得吓人,整个身子都在颤抖,露在外面的双腿不停打颤。“澜澜,我看看……”

    楚玲玉确认楚澜就是受惊了,方才松了口气。

    扭头看向楚衍,“到底怎么回事,澜澜怎么会变成这样的!”

    楚衍挠了挠头发,“这个……”却伸手抱紧了燕小西。

    他平素是少根筋,却不是傻子,懵过之后,就回过神了,刚刚分明是楚澜蓄意为之,差点伤了小西,难怪燕殊如此生气了。

    “妈——”楚澜方才回过神,一把抱住了楚玲玉的脖子,哭成了泪人。

    “楚衍!”

    “庄夫人不如直接问我!”燕殊直接挡在了楚衍前面。

    “是你?”楚玲玉显然不信。“不可能。”

    “不信?”燕殊轻笑,嘴角带着嘲弄的笑。

    “这里是楚家,你怎么有这个胆子。”而且这种疯狂的事情,在她心里,也就楚衍做得出来。

    “还真是我做的!”燕殊轻笑,“不过那也是你女儿活该,今日就是小惩大诫,若是再有下次,我必定不会轻饶了她!”

    燕殊虽然长得俊美,可毕竟是军人出身,这盛怒之下,气场全开,周身都是杀伐之气,着实吓人。

    可是楚玲玉是个做母亲的,护犊之情,也让她忽视了燕殊此刻的盛怒,直接松开楚澜,就朝着燕殊跑过去,抬手就要打过去!

    “燕殊!”姜熹抬脚过去。

    “姐夫!”楚衍也急了。

    她的手还没挥过去,就被燕殊一把扯住了。

    “你给我松开!松开——”楚玲玉头发都乱了,眼眶猩红,瞪着燕殊,恨不得一口把他给吃了。

    “庄夫人,今日是我给楚家面子,若不然你以为这事儿会这么算了嘛!”

    “到底怎么回事!”姜熹瞧着燕殊神色不对,定然是发生大事了。

    “你快松开我!”楚玲玉被他捏得生疼,这男人哪里来的这么大力气。

    燕殊一把将她的手甩开,眼中透着无比的厌恶。

    “我告诉你,这事儿我们没完,这里不是京都,不是你为所欲为的地方。”

    “我燕殊做事,从不考虑地方,也不考虑对方是谁,今日是给楚家面子,这事儿你说没完?好啊,那我奉陪,怎么着,庄夫人,你是准备来明的,还是斗暗的!”

    “燕殊,到底怎么了!”姜熹极少见到燕殊如此动怒,之前还是对峙关戮炎的时候,这是怎么了!

    “有人想在我眼皮底下动我儿子。”燕殊轻笑。

    姜熹攥着燕殊衣服的手指僵硬,直接朝着燕小西跑过去,“快给我看看!”

    楚玲玉一听这话,脸色一大变。

    他知道了?

    “庄夫人,已经很少有人能惹得我如此生气了,我只能说你们母女真的好本事,放心,这事儿您说没完,那我再陪你们玩玩好了!”

    燕殊笑得无比邪肆,可是眼底的却有着化不开的寒峭。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这燕二少……

    好狂妄!

    ------题外话------

    我发现一写到虐渣,我就无比兴奋,我感觉我快变态了,哈哈……

    看到燕小二无比英武,大家有月票的快给砸给我吧,群么么,mua~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