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196 小人小马,送上门被虐

正文 196 小人小马,送上门被虐

    翌日楚家古堡

    姜熹这几天都觉得很疲乏,七八点钟倒也没起来,倒是燕小西已经嚷嚷着要楚衍带他去骑马,楚家庄园庞大,后面就有专门饲养马匹的地方。

    燕殊不太放心燕小西和楚衍,就专程跟了过来,两个都是活宝,总感觉会出点事。

    “姐夫,你不用跟来,我骑术很好的,而且我给小西准备的马很温顺,绝对不会出任何问题的。”楚衍拍着胸脯保证。

    燕殊不可置否,楚衍的话向来没有什么可信度。

    因为楚衍昨晚就和马厩里饲样马匹的人说好了,所以马匹是早就准备好了,一共四头高大的骏马,颜色各异,其中一个毛色通体雪白,见着楚衍倒是嘶鸣了两声,楚衍立刻跑过去。

    “这是我们家的疾风,是不是很帅气。”楚衍给马顺了顺毛。

    燕小西仰头看着马,满是星星眼,生怕他被马踹到,燕殊一把将他抱起来,带着他到了一匹颜色黑得发亮的一匹马身侧,自己摸了摸,确定这马温顺,才真的敢让他动手。

    燕小西显得格外激动,手指都在颤抖,恨不能立刻就骑上去。

    而楚衍则已经开始检查马鞍等护具。

    “小公子,我们都已经检查许多遍了,绝对没问题的。”饲马人笑道。

    “今天我外甥在,我自己检查,放心。”楚衍平素大大咧咧的,压根不会注意这个。

    昨晚提议带小西骑马,楚濛仿佛叮嘱他,安全最重要,他自然得上心。

    不然就燕殊这性子,可不得活剐了他嘛。

    “粑粑,你会骑马嘛!”在燕小西心里,燕殊自然是无所不能的。

    燕殊点头,“好久没骑了。”

    “那粑粑你教我好不好!”骑马射箭这类运动对男孩子似乎有着天生的吸引力。

    “好啊。”燕殊笑了笑。“楚楚,你不会准备让小西骑这种马吧。”

    这四匹马都很高大,普通的成年人上马,都需要人搀扶,就燕小西这体格,上马可以,完全驾驭不了啊。

    “我就要骑这个!”燕小西不依。

    “等你长大才能骑这个。”燕殊正色道。

    “小少爷,您的马在这里!”

    说着一个下人从马厩里牵出来一匹通体棕色的马。

    只是……

    燕小西垂头看着那马,也就是比自己高一些而已。

    “这是什么鬼!”燕小西惊呼,“舅舅,我的马呢,你给看这个干嘛。”

    “这就是你的马啊,我连夜让人运过来的,你别看它个子小,可珍贵了,是珍稀物种,德保矮马,体型秀美,性子温驯,最主要的是……”楚衍打量着燕小西的体格,“可以驮重物。”

    燕小西脸一黑。

    “我不要!”燕小西抱住燕殊的脖子,“粑粑,我要骑那种高大的马,不要这个!”“你先骑这个练练手,等你熟练了,我再带你骑大的马。”

    “真的?”燕小西狐疑。

    “嗯,我帮你穿上护具,再抱你上马。”

    这马还不如那些马的二分之一大,看起来还不足一米的样子,燕殊和楚衍动作很快,燕殊更是不需要人扶,直接翻身上马,动作那叫一个帅气,看得燕小西眼睛都直了。

    哼——

    臭粑粑,就知道耍帅。

    “小少爷,您牵着这个,我带您溜一圈。”燕小西握紧缰绳,自己则牵着马,先带着马在院子里溜一圈。

    这马小就罢了,走得还特别慢,眼看着燕殊和楚衍已经绕场两圈,准备出养马地了,燕小西有些急了。

    模仿着燕殊的样子,双腿用力夹着马。

    “你倒是跑啊!驾——跑啊——”可是无论燕小西怎么喊,这马就和要睡着一样,依旧慢悠悠的走着,这可气坏了他。

    燕殊骑了几圈马,兴致来了,扭头看了看燕小西,有楚家的下人陪着,加上这马就和磕了药一样,在原地也就挪了几步,也不用担心出事,倒是侧头看了一眼楚衍。“要不要走一圈?”

    “来啊!”楚衍眸子一亮,没等燕殊开始,就骑着马飞了出去。

    燕殊拧眉,这个作弊鬼。

    燕小西眼瞧着两个人都飞奔了出去,而自己身下这匹马,却还是慢悠悠的,简直想哭。

    明明不应该是这样的啊。

    楚家母女车子刚刚驶入庄园,就瞧见楚衍骑马而来。

    楚玲玉低头摩挲着手指上硕大的鸽子蛋,消息果然没错,一大早就出来骑马。

    楚衍一身黄白相间的骑马装,已经策马而来,车子停住,楚衍数秒之后,就从他们车前疾驰而过,都没带停下的。

    楚玲玉拧眉,这个楚衍真是越来不像话了,见着自己的车子,居然都不下来,直接无视自己。

    相反的,忽然一阵马的嘶鸣声,燕殊的嘛已经在距离他们五米左右的地方停下,这里是楚家,楚衍可以任性,燕殊却不能。

    楚澜循声看过去,燕殊穿着一身深棕色的骑马装,像是中世纪的装扮,肩头还垂着一点金色的流苏,手臂上绣着一些不认识的图样,身骑黑马,俊美得宛若天神,看得楚澜一阵呆愣。

    燕殊翻身下马,楚玲玉母女也从车上下来。

    “庄夫人,楚小姐!”燕殊虽然不喜欢这对母女,基本的礼貌还是有的。

    “您好。”楚玲玉昨日被气疯了,来不及仔细打量燕殊,今日一看,心里顿时更加气闷。

    那个姜熹到底是哪里修来的福分,居然能够嫁了这样的男人,气质卓绝,样貌更是万里挑一,因为当兵的缘故,给人感觉正气凛然,让人不敢直视,身形挺拔俊朗,不言苟笑的时候,倒是真真像是活在画中的人,完美得无可挑剔。

    “燕二少。”楚澜垂着头,这脸忽然就浮起了一丝红晕。

    而此刻后面传来燕小西的抱怨声,燕殊扭头看了一眼,燕小西还隔了百米的距离,他使劲瞪着小腿,可是那马却仍旧慢悠悠的走着。

    “失陪。”燕殊说着牵着马往回走。

    楚玲玉伸手扶了扶肩头的蚕丝披肩,“澜澜,你该不会是看上那男人了吧。”

    “妈,您在说什么呢!”楚澜脸更是涨得通红。

    “你是我女儿,我能不了解你嘛。”楚玲玉捏着手中包,“这若是没结婚,或者结婚没孩子就罢了,你自己瞧瞧,那男人对他儿子的宠爱程度,你想插足进去,难。”

    “妈,我没有。”楚澜脸色一阵青白,说得也是,这都是旁人的丈夫了,自己根本无法插足。

    “若是能破坏他们夫妻关系,倒也不是不可能,只是不懂这男人到底有多爱她了。”楚玲玉捏着嗓子,轻笑两声,“行了,别看了,快跟我进去,别让你外婆等急了。”

    楚澜从车里拿出许多礼盒,跟在楚玲玉身后进了古堡。

    燕小西使劲蹬着腿,瞧着燕殊过来,一脸怨念。

    “哼——”

    “怎么着,骑得不错啊!”

    “这和我在游乐园骑得旋转木马有什么区别。”

    “那个路线固定,这个不是,而且这是活的,那个是死的。”燕殊快笑疯了。

    尤其是他骑在马上,俯视燕小西的时候,简直太逗了。

    这马太矮了,特别袖珍,估计都没有自己的腿长,燕小西更是一脸怨念,显然是被欺负惨了。

    燕殊着实见不得自家儿子这般模样,直接弯腰抬手,扯住燕小西的胳膊,将他一下子拽到了自己胸前,“坐稳!”

    燕小西双眼发亮,立刻满足的点头。

    “走,我带你兜兜风。”燕殊扯住缰绳,顺势将燕小西圈在自己怀中,骑得速度不快,不过燕小西已经很满足了。

    只是那个德保矮马,之前病恹恹的,就和死了一样,这会儿却撒开了蹄子一样,跑得贼快。

    “我去,那个马好贼,刚刚我怎么说它都不动,现在跑得这么快!”燕小西噘嘴。

    燕殊盯着那马看了半天,又瞄了一眼自家儿子的体格。

    “可能被你压得跑不动了!”

    燕小西愣了半天,脸都涨红了,他绝对不要和粑粑说话了。

    “小西?怎么了?真的生气啦?我是开玩笑的。”

    “小西?”

    “绝交三分钟。”

    燕殊扑哧一笑,瞧着那对母女已经进了屋子,若是寻常,燕殊已经跟了进去,楚老夫人和楚濛都在,就按照昨日楚老夫人的态度,这对母女就是有什么幺蛾子,估计也用不出来。

    “粑粑,等回去之后,能不能也给我买匹马啊。”燕小西一脸期待。

    “可以,不过既然是买给你的,马是活的,不是你那些玩具,不想玩了,就扔了,你得去经常照顾,并且好好学骑马。”燕殊说得格外认真。

    燕小西是很聪明,不过性子倒是真的遗传了自己,做什么刚刚上手,就没了兴致,三心二意的。

    这一对比,就不如燕持家的那对了,燕小北是很早就找了家教辅导,学业方面早就比别的孩子起步早很多,而燕小白则一心一意学习钢琴,就是自家这小子,整天就知道吃吃喝喝再这么下去,养成一个二世祖可怎么整。

    “我保证。”燕小西举双手发誓。

    “男子汉,要说到做到。”燕殊捏了捏他的脸。

    而此刻不远处又有车子驶入,因为距离太远,燕殊看得倒是不真切,只是从车上下来的一男一女,女人倒是很眼熟。

    不就是昨日韩家庄园的女主人嘛。

    身后跟着一个年轻俊朗的男子,看起来也就是二十出头,看起来稚气未脱。

    “那是韩夫人和韩公子。”一侧一直跟着的下人解释道。

    “就是昨晚见到的那位!”燕小西记性还是不错的。

    “韩家是书香门第,在国内很出名的。”下人笑着牵着德保矮马,“小公子不爱读书,老夫人为了敦促他认真学习,之前专门找过韩少爷过来陪读,不过小公子三分钟热度,也没学到什么,倒是差点把韩少爷给带歪了。”

    “我瞧着这世上,也就阿陌和他一起,不会被他带歪吧。”

    “您说的是轩少爷吧。”下人提到这个还乐呵呵的。

    “他来过?”

    “前些年老夫人病重,有个姓轩的大夫,一家人过来过,那几日,小公子老实得不行,平素天一黑,几乎就见不到人了,那几日倒是天天在家,那位轩少爷整日窝在公子的藏书阁里面看书,小公子几乎寸步不离的跟着,我还是头一次见到小公子那般乖顺的模样。”

    燕殊一乐,他都能想象得到,轩陌身后跟着一个小尾巴的模样。

    他忽然感觉到一阵灼热的视线射向自己。作为一个军人,他天生敏锐。

    燕殊抬眼看过去,却和韩翊风的目光相撞。

    韩翊风微微一愣,笑着垂头打招呼,燕殊勾着嘴角,这个人……

    认识自己?

    “韩少爷在不认识小公子之前,从不出入酒吧夜店之类的地方,这和小公子也就是待了一个星期吧,喝酒抽烟都会了,听说还被家里训斥了一顿。”下人讲到主子的八卦,侃侃而谈,显得十分兴奋,本就是无伤大雅的东西,倒也没什么不能说的。

    *

    韩夫人瞧着自己儿子有些心不在焉的,忍不住叹气。

    昨日宴会结束,他就忙不迭的跑来问自己姜熹的情况,看他猴急的模样,真是上了心,不过这姜熹已为人妇,根本不是良配,韩翊风已经闷闷不乐了一晚上,今日过来,神情更是萎靡。

    “还在想她呢。”韩夫人一脸无奈。

    “没有。”韩翊风微微摇头。

    “你是我肚子里面生出来的,我能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吗……”韩夫人话说了一半,忽然停止,这草坪上停的车子,不是楚玲玉的嘛。

    这还真是冤家路窄啊。

    怎么到哪里都能碰到她。

    昨日不欢而散,两个人心里都憋着火。

    况且一想到楚老夫人居然提议让翊风娶了那楚澜,这韩夫人心里别提多膈应了。

    “庄家那对母女也来了。”韩夫人立刻变了脸色,异常严肃。

    韩翊风身子一僵,“老夫人该不会……”

    韩翊风和楚衍相识很早,因为他的原因,他对楚澜的脾气秉性,早就先入为主的不喜欢,更被提了解之后了,压根就是一朵白莲花,做作的很。

    “没事,昨日她就是借着这事儿敲打我而已,没事的。”韩夫人这话也是为了安慰自己,“我们就是过来赔礼道歉的,老夫人不会为难我们。”

    韩夫人昨晚后半夜才入睡,越想越是心惊肉跳,太阳穴突突直跳。

    昨日自己若是走错了半路,对姜熹有些不恭敬,惹得姜熹不高兴,姜熹最后没为自己说话,自己儿子的后半辈子可不就要亲自断送在自己手里了嘛,她翻来覆去睡不着,决定今早带着儿子过来。

    一是为了昨天宴会的怠慢之举,二是为了感激姜熹。

    只是好死不死的的碰到了楚玲玉,当真是晦气。

    庄家母女坐在绛紫色的沙发上,楚老夫人坐在摇椅上,身侧环绕着几条柯基,看起来倒是乖巧温顺。

    只是楚老夫人不说话,庄家母女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气氛很是尴尬。

    “老夫人,韩夫人和韩少爷来了。”管家小声说道。

    楚老夫人幽幽睁开眼睛,“快请进来。”

    韩夫人和韩翊风进屋,楚家这装潢,富丽堂皇,美轮美奂,每来一次都十分惊艳。

    “老夫人!”

    “楚奶奶好!”韩翊风当过楚衍的伴读,与楚老夫人更熟一些。

    “快坐吧,翊风啊,好久没见到你了,最近忙什么呢,也不来看看我。”楚老夫人抬手抱起地上的狗,放在腿上顺毛。

    韩翊风笑了笑,“最近在弄毕业论文,而且楚楚也不在,就来得少了些,楚奶奶若是想我,一通电话,我就过来了。”

    “你这孩子,还是和小时候一样。”

    “老夫人,请问姜小姐在么?”韩夫人看了半天,也没见到姜熹,她的丈夫和儿子都在外面,她难不成也在外面嘛。

    “你找熹熹?”

    “昨天的事情,是我管理疏忽,今天特地过来赔罪,姜小姐第一次到我们家,让她留下不愉快的经历了。”韩夫人说话还是很规矩工整的。

    “熹熹醒了吗?”老夫人抬头看向管家。

    “我谴人去看看。”管家说着立刻吩咐身侧的女佣。

    “不好意思,熹熹身子不舒服,还在睡,有点失礼了。”楚老夫人笑道,想起姜熹怀孕的事情,眉眼带笑。

    韩夫人心里狐疑,这姜熹身子不舒服,她怎么如此开心,她毕竟是名门主母,仔细一想,便明白了。

    “恭喜老夫人。”

    “你还是这么聪明。”楚老夫人口气上扬,抑制不住的喜悦。

    看得庄家母女一阵眼热。

    这差别待遇未免太明显了吧。

    这韩夫人的宴会能够那般受欢迎,不仅仅是因为韩家的权势,更是因为这位韩夫人做事稳妥,八面玲珑,人缘特别好,若是姜熹与她交好,楚老夫人自然是乐见其成的。

    “我本来还担心她是不是胃不好,特地带了一些养胃的补品过来,顺便将姜小姐昨日换下的衣服送了过来。”韩夫人做事向来妥帖。

    倒是楚玲玉一听见衣服,整个人瞬间打了个激灵。

    这个韩夫人,莫不是过来告状的。

    楚老夫人不动声色的将众人的神色尽收眼底。

    而此刻姜熹穿着一件橘粉色的短裙,套着乳白色的针织衫,缓步从楼上下来,披肩秀发,泛着诱人的光泽,或许是刚刚起来的缘故,眉眼有些惺忪,脸上还带着一丝散不去的潮红,诱人得像是熟透的红樱桃。

    “奶奶,姨妈,韩夫人好。”姜熹一一问候。

    “快坐下!”楚老夫人恨不得将姜熹供起来养着。

    明明沙发很多,空位置更是不少,姜熹却偏偏坐到了韩夫人旁边,楚玲玉捏紧手中的包,脸色更是难看。

    “咦——这不是我昨日换下的衣服嘛。”

    “嗯,已经清洗好了。”

    “怎么能劳烦韩夫人亲自送来,我这心里过意不去。”姜熹不好意思的笑道。

    “不碍事,昨日你在我那里吐了,本来因为昨日就来看你的,瞧着你们一家人出去玩了,也就不好打扰,今天特地早些来,不会耽误你今天的行程吧。”

    韩夫人做事着实妥帖,姜熹都佩服她的八面玲珑,说话都滴水不漏。

    “今天没事,衣服这个,您不用亲自送过来。”

    反正自己也不会再穿了。

    “听说你有了,我也没准备什么,这个送你,就当是我赔罪和恭喜你有喜的贺礼。”韩夫人说着退下手腕上的玉镯就塞到了姜熹手中。

    “韩夫人,这可使不得。”姜熹连忙推脱。

    “你是不接受我道歉了?”韩夫人佯装愠怒。

    “我不是这个意思,真的太贵重了,我承受不起啊。”这玉镯一看成色也知道绝非凡品。

    “就是小玩意,戴着玩的,你就随便戴着玩玩就好。”韩夫人说着不由分说将玉镯戴在了姜熹手腕上,“之前店员还和我说,适合比较年轻人,我还偏是不信,你们瞧,多好看。”

    姜熹手腕纤细漂亮,葱白水嫩,玉镯是上好的白玉,成色通透,看起来确实相得益彰。

    “韩夫人,那我就却之不恭了。”姜熹不好意思的笑道,这韩夫人说话,你确实是拒绝不了啊。

    “行了,你们就别客套了。”楚老夫人对于韩夫人的示好,自然是十分受用,韩夫人在上流社会那些贵妇圈里还是很有声望的,姜熹能都得到她的偏爱,百益无一害。

    “给熹熹的早餐准备好了嘛!”楚老夫人侧头看向管家。

    “早餐马上就好,药已经煎好了。”

    姜熹拧眉。

    这以前总觉得宋一唯给自己进补,她已经很怕了,楚老夫人中药调养,那简直要人命,那是人喝的东西嘛。

    “嗯。”楚老夫人笑了笑,“熹熹啊,你想吃什么,就直说,让厨师专门给你做,你现在需要好好养身子。”

    姜熹笑着点头,而此刻下人正好从韩翊风手中接过礼盒,里面装的定然是衣服了。

    姜熹手中端着一杯蜂蜜水,垂眸喝了两口,就瞧见韩夫人不动声色的伸脚出去,这下人被磕绊了一下,礼盒就用盖子合上,并未用缎带打包,所以她动作不稳,盖子打落,你们的衣服也顺势滑了出去。

    这真丝的礼服,面料是真的好,从盒子里滑出来,泛着漂亮的光泽。

    “对不起!”女佣立刻伸手去接。

    可是已经迟了,韩翊风已经伸手接住,他不懂如何整理,也不能囫囵吞枣般的塞进去吧,太不雅了。

    “给我吧!”韩夫人顺手结果,随手展开,准备折叠。

    姜熹眯着眼睛。

    这韩夫人今日是故意来找茬的啊。

    “这是熹熹昨日穿的衣服?”楚老夫人眯着眼睛,盯着礼服,余光却一直盯着楚玲玉。

    “嗯,挺漂亮的,”韩夫人笑了笑。

    “给我看看!”楚老夫人示意管家将狗抱下去。

    韩夫人立刻将衣服双手奉上。

    楚老夫人盯着礼服看了半晌,皮笑肉不笑的看向楚玲玉,“这就是你昨日帮熹熹准备的衣服啊。”

    “妈,熹熹第一次参加国内的宴会,我是不想她太失礼了。”楚玲玉后背僵直。

    “混账!”楚老夫人将衣服揉成一团,直接摔在她脸上,这比巴掌打上去还疼。“你这是准备捧杀熹熹不成。”

    “妈,我没有这个意思!”楚玲玉连忙解释。

    “外婆,妈是为了熹熹姐好!”楚澜连忙搭腔。

    “都给我闭嘴,那你们母女怎么不穿成这样,背地里耍小聪明,你当我是死人嘛!”

    “妈!”楚玲玉心惊。

    “奶奶,我这不也没事嘛。”姜熹笑了笑。

    “你们这般针对熹熹,无非就是过几日遗产的分配问题罢了!”楚老夫人这话一出,几乎在场所有人的人都愣住了,楚衍听说韩翊风来了,许久未见,他倒是显得有些兴奋,没曾想一进来,就撞到这一幕,甚是尴尬。

    “你总想着我给你们母女多一些,你的那份自然少不了你的,楚澜嘛,虽然姓楚,却不是我楚家人,庄家不缺那点钱,就被惦念着了。”

    “妈,你怎么能如此偏心!”楚玲玉急了,直接从沙发上跳起来,伸手指着姜熹,“那她更不是楚家人了,她妈更不……”

    “给我闭嘴!”楚老夫人大呵一声,吓得楚玲玉身子一抖。

    “澜澜才是您嫡亲的孙女,您为什么对一个外人都比对她好,您疼她,我们不反对,您这么做就不怕我和澜澜寒心嘛!”

    楚老夫人冷哼。

    “你背地算计我的时候,可曾想过会让我寒心啊!”楚老夫人眸子如同利刃,看得楚玲玉心惊胆战。

    她是不是知道了一些什么。

    ------题外话------

    话说燕二少,你怎么如此不要脸,什么叫人家的马还没有你的腿长。

    腿长了不起哦,好厉害啊!

    燕小二:本人腿长两米二!

    我:你可以直接上天了!

    燕小二:小短腿就别羡慕了!

    我:你……

    燕小二:嗯哼,你要和我比嘛!

    我:你滚!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