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195 熹熹怀孕,楚大少的好戏(二更)

正文 195 熹熹怀孕,楚大少的好戏(二更)

    燕殊一见姜熹吐了,直接跑过去,从后面扶住她的腰,“怎么了?”

    “没事!”姜熹吐了一会儿,脸色煞白,微微咬着嘴唇,还是觉得不舒服,她伸手按住燕殊的肩膀,力气仿若被抽干一样。

    “熹熹,你该不会是……”燕殊猛地想起什么,脸上的表情错综复杂,又是狂喜又是震惊。

    “还不确定。”

    燕殊忽然弯腰,打横把姜熹抱起来,“你做什么啊!”姜熹不舒服,声音都比往常小了许多。

    “你坐会儿,我去去就来!”燕殊将姜熹放到椅子上,招呼燕小西过来好好照顾姜熹,就一个人狂奔而去。

    楚衍扯了扯头发,“姐,他干嘛去啊。”

    “找药店吧。”姜熹低头闷笑,幸福之情溢于言表。

    楚衍更懵了,“姐,我长得那么磕碜,让你看着想吐?”

    “不是,不关你的事!”姜熹笑了笑,伸手护着肚子,之前有小西一个,照顾他已经累得够呛,姜熹压根就没打算再要一个,而且她很怕再来一个和小西一般模样的,两个小魔头,她是一天舒心日子都别想过了,不过燕殊一直说想再要一个,她心里也忍不住期待起来。

    燕小西坐不住,在姜熹身边待了一会儿,便又去吃烤串了,倒是习凉十分安静的坐在姜熹身边。

    “阿姨,你是不是怀宝宝了。”习凉盯着姜熹的肚子。

    姜熹笑了笑,“还不知道呢。”

    “肯定是怀宝宝了,母亲怀孕的时候也是这样的。”习凉神情颇为认真。

    姜熹忽然想起什么,“对了,你这样和我们出来,要不要给你母亲打个电话?你父母会不会很担心?”

    “不会。”习凉垂着脑袋,头发垂在两侧,遮住了她的脸。

    “之前你说你父母在家?”怎么把她一个人留在家里,这做父母的还真是心大。

    “嗯,他们有事出去了。”习凉笑了笑,只是小孩子不会掩饰自己的感情,笑得甚是难看。

    姜熹也不继续问了,只是看着手中提着一个便利袋狂奔而来。

    这大家都没回过神,燕殊抱着姜熹就往另一侧跑。

    楚衍和燕小西四目相对,一脸懵。

    “粑粑在干嘛?”

    “我哪儿知道,神经兮兮的。”

    “不正常。”燕小西啃着肉串,“往女厕所冲,待会儿就得被人打出来。”

    燕小西话音未落,就瞧见一个保洁阿姨举着拖把,追着燕殊跑了出来。

    “噗——哈哈……”楚衍要疯了。

    “你这个登徒子,我打死你,还敢往女厕所跑,你别跑——”

    “阿姨,我不是登徒子!”燕殊刚刚猝不及防被她打了一下手臂,火辣辣的疼,这阿姨手劲怎么这么大。

    “你还敢说不是,人家姑娘都让你放她下来了,你还抱着人家往里面冲,你自己说,是不是准备对人家姑娘图谋不轨,我打死你这个流氓,臭流氓——”阿姨拖把甩起来,脏得很,燕殊不敢用手接,只能连连后退。

    姜熹站在公厕前,笑得前仰后合。

    “阿姨,我真不是,你听我解释啊。”

    “你还要解释什么,我都看得一清二楚了,进去就要脱人家小姑娘裤子,你这个臭流氓,我要报警,现在这些臭流氓都这么无法无天了嘛!”

    “熹熹,你快给阿姨解释啊!”

    姜熹憋着笑,“你刚刚确实在耍流氓啊。”

    燕殊抱着她进去,拉着她就往隔间跑,边跑还边说什么,赶紧脱裤子!

    这阿姨正在打扫卫生,还以为是个臭流氓在调戏良家妇女,甩起拖把就朝着燕殊招呼,姜熹当时是懵了,没反应过来,等她回过神,燕殊已经被她打了出去。

    “现在的年轻人哦,长得高高大大的,怎么做这种下作的事,真是不要脸。”

    “人不可貌相啊,长得人模狗样的,不做人事。”

    “世风日下啊,哎——”

    燕殊那叫一个憋屈。

    而此刻海滩巡逻的警察过来。

    “怎么回事?”

    “同志,这人耍流氓,你们赶紧把他抓起来。”大妈还穿着保洁服,一副大义凛然,为民除害的样子。

    巡警看了燕殊半天,“小伙子长得挺帅,怎么做这种事。”

    “同志,不是这样的,刚刚那个是我媳妇儿……”

    “少来了,人家小姑娘都不让你碰了,你还死皮赖脸的扯着人小姑娘往哪里走,幸亏我在,不然小姑娘的清白就没了。”

    姜熹见着巡警来了,立刻走过去。

    “小姐,到底怎么回事?”巡警瞧着燕殊也不像是那么猥琐的人啊。

    “他真是我老公,刚刚是有急事,不好意思啊。”

    “就算是有急事,也不能往女厕所跑!”保洁阿姨轻轻咳嗽一声,“现在的年轻人就是太浮躁,什么事能把你急成这样啊。”

    “阿姨,我以后会注意的!”燕殊那叫一个尴尬,总觉得现在所有人看着他,都觉得像是色情狂一样。

    “谢谢阿姨!”姜熹憋着笑。

    “以后注意点。”巡警又被夫妻两个人训了一通,方才离开。

    姜熹忽然笑出了声,燕殊无奈的摇头,宠溺的揽着姜熹的肩,“还不赶紧去里面检查一下。”

    “我现在不想上厕所,你让我去里面干嘛啊。”姜熹抬头,“臭流氓,长得人模狗样的,不干人事,哈哈……”

    “你还好意思笑,还不都是你惹出来的,看到我被打,你就这么高兴啊。”燕殊叹了口气,“你是我亲媳妇儿嘛。”

    *

    最后还是姜熹回到楚家,请了医生过来诊断,姜熹还是头一回被中医诊脉倒是有些紧张,喜脉这一说,她以前只在电视里见过,倒是十分好奇,那老中医六十多,头发乌黑发亮,精神矍铄。

    “蔡医生是专门给奶奶调理身子的,他的医术很好。”楚衍解释道。

    姜熹点了点头,只是抬头,周围簇拥着一圈人,燕殊包括楚家人,把她围在中间,地上还跑着二三十条狗,这感觉别提多怪了。

    “蔡医生,怎么样,是不是有了。”楚老夫人一脸急切。

    “嗯。”蔡医生收回手。

    “真的啊!”楚老夫人那叫一个激动。

    “恭喜啊!”楚濛抿了抿嘴,下意识的摩挲着戒指,嘴角却泛起了一丝涩意。

    燕殊半蹲着身子,攥着姜熹的手,激动地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麻麻,那我是不是要有妹妹了!”燕小西睁大眼睛,颇为认真的盯着姜熹的肚皮。

    “也可能是弟弟。”楚衍挑眉。

    “我要妹妹!”燕小西掷地有声。

    “我喜欢侄子!”

    “我喜欢妹妹,不行,我要妹妹。”

    “这事儿又不是你想就有的!”

    “你喜欢弟弟,那你自己去生好了。”燕小西冷不丁的怼了这么一句,楚衍半天没说出话。

    倒是楚老夫人,目光在楚家兄弟身上来回逡巡,“你们两个,跟我去书房。”

    “奶奶,我想起,我约了翊风出去,我还有……嗷——”楚衍话音未落,楚老夫人一拐杖打在他背上,疼得他直接跳起来。

    “少糊弄我,赶紧跟我去书房,蔡医生,熹熹这边就麻烦你了。”

    “老夫人放心,这燕夫人身子骨很好,我给她开点药,喝了孕吐就不会很厉害。”

    “谢谢医生。”姜熹揉着肚子,和燕殊对视一眼,咬紧嘴唇,笑得娇媚。

    *

    书房

    楚衍揉着后背,“奶奶,您这下手也太重了吧,疼死我了。”

    “你还有脸说,你看看人家燕殊,小西这么大了,马上就有第二个孩子了,你们两个呢,准备什么时候让我曾孙。”

    “奶奶,这事儿也不能急啊。”

    “臭小子,你敢说,我就不能指望你。”

    “奶奶,这话说得对,这事儿啊,得指望大哥!”

    楚濛一记冷眼射过去,楚衍立刻躲到楚老夫人身后,“奶奶,您瞧瞧大哥,还瞪我。”

    “这么大的人了,能不能成熟一点,你躲什么。”楚濛眯着眼睛。

    分明在说:你如果再敢多嘴一句,我就立刻把你neng死的模样。

    “我怕被你打死!”楚衍咳嗽按着老夫人的肩头,笑得欢快,“奶奶,这大哥不结婚生孩子,怎么着也轮不到我啊。”

    有大哥就是有这个好处,什么时候都能把他往前推。

    好你个楚衍,你给我等着。

    楚濛咬牙。

    楚老夫人瞥了一眼楚濛手上的银戒,叹了口气,“楚楚说得没错,你这个做大哥,怎么着也得起个带头作用吧,给你弟弟做个表率。”

    “奶奶,我暂时还没有这个打算。”

    “你都多大了,还没有打算,你是准备等到我死,都见不到你结婚生子嘛!”楚老夫人捶打着拐杖,佯装生气。

    “小濛,从小到大,你没让我操过心,我给了你自由,你想做什么,奶奶从没干涉过,但是这事儿真的不能再拖了,年纪不小了,你也上点心。”

    “年纪不小了,我本来也不想催你,可是你看看人家燕殊和熹熹,这都怀二胎了,我都一把年纪了,却连孙媳妇儿的影子都没看见,老燕啊,还是你有福气,都有两个孙子,可是人家的孙子争气啊,再瞧瞧我们家这两个人不省心的东西。哎——”

    “老楚啊,你说我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啊,你这早早走了,留下这个孽障,一个两个的都不省心,哎呦——你说我这九泉之下,怎么有脸见你啊,也不给我们老楚家留个后,哎呦——可怜啊……”

    楚濛明知道自己奶奶在做戏,只能硬着头皮去配合。

    “奶奶,您别这样。”

    “我哪样了,我和你爷爷哭诉一下还不行嘛,哎呦——我这就是走了,也是合不上眼的啊!”

    “奶奶,这事儿我会上心的。”

    “你光会说,你什么时候上心过,你就诓我这个老婆子好了,哎,命苦啊!有两个孙子有什么用啊,到头来,没有一个给我们老楚家留下一子半孙!”

    “那您说怎么办啊!”楚濛被她喊得头皮发麻。

    “我说的话,你什么时候听过啊!哎——”

    “我听还不成嘛!”楚濛长叹一口气。

    楚老夫人立刻推开挡在自己面前的两兄弟,从书中抽屉里翻出一摞照片,“这些都是要来参加宴会的千金小姐,我筛选过了,回头庆典的时候,你好好看看,有没有合适的。”

    楚濛嘴角抽了抽。

    他就说嘛,好端端的,怎么给自己来了这么一出。

    “你若是看不过来,回头我请她们到家里吃饭。”

    “呵呵——”楚濛干笑。

    “喜欢哪个,我立刻就去提亲。”楚老夫人眨了眨眼,“反正都在这里了,你自己选!我去看看熹熹,你们聊!”

    生怕楚濛反悔,拖着拐杖就往外面跑,那叫一个虎虎生风啊。

    “呵呵——”楚衍干笑两声,“哥,你慢慢看,我先……啊——”楚衍话音未落,就被楚濛拖到了书桌上。

    “哥,你干嘛啊!奶奶让你看,你拉着我干嘛。”

    “楚衍,你胆子很大嘛,说,这事儿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我发誓,我也是刚刚知道的。”楚衍抬手作起誓状。

    “真的?”

    “当然啊,我什么骗过你。”

    “你骗我的还少嘛!”

    “哥,你这话说的伤感情啊。”

    “你若是骗了我,就一辈子被人……”楚濛压低声音,附在楚衍耳边,缓缓吐了一个字,楚衍身子一僵,推开楚濛就往外面跑。

    “神经病,小爷是总攻好么!大总攻!”因为楚衍推了一下,动作有些猛,桌边的照片尽数落地。

    楚濛看着那些照片,起码过百张,奶奶这闲来无事,就搞这些有的没的了吧。

    “louis!”

    “总裁!”louis推门进来。

    “把书房收拾了!”楚濛坐在纯手工的真皮座椅上,捏着眉心,一阵头疼。

    这哪里是楚氏的百年庆典啊,干脆弄成选妃宴好了。

    louis在门外听得真切,主子的私事,louis不敢多嘴,蹲在地上捡照片。这里面有些千金小姐,louis都是见过的,都是出了名的好姑娘,只是这心里装了人呢,就算是旁人再好,估计也入不了他的眼吧。

    louis叹了口气,对比一下燕隋,人家以前也是跟着燕殊做事的,现在结婚也有了孩子,这主子好,属下跟着也沾光,这总裁一直不婚,害得他都不好意思跟他提自己有了女朋友。

    “louis!”

    “啊——”louis手一抖,照片从手心滑落。

    楚濛拧眉,“这么紧张干嘛,你背着我做了什么?”

    “没有啊,是您突然出声,吓了我一跳。”louis将照片一股脑儿的聚在一起,动作慌乱。

    “等会儿!”楚濛声音忽然一变。

    “总裁!”louis还没回过神,整个人就被一股大力推开了,楚濛修长的手指,从里面捏出了一张,嘴角忽然泛起了一丝冷笑。

    照片背面都写着名字,louis见到那名字时,坐在地上,愣是没爬起来。

    之前他看过楚濛清洗戒指,戒指内侧有性命的英文缩写,和这照片背后的字,倒是不谋而合,louis瞧着楚濛神色变得越发怪异,心脏跳得厉害。

    总裁该不会是魔怔了吧,也太吓人了。

    “呵——”楚濛捏紧照片,似乎捏得有些紧了,陡然松手,直接抚平上面的些许褶皱,直接揣在了怀里。

    这一连串动作看得louis心慌。

    这平素不言苟笑的魔王,冷冰冰的倒是还好,这笑起来怎么如此可怖。

    楚濛站在窗口不停的摩挲着戒指,动作越来越快,眸底似乎在蕴蓄着什么风暴,看得louis一阵心惊肉跳,他平素算计人,也是这般模样,这妹子到底如何得罪总裁了,估计得完。

    louis想到这些都是要去参加庆典的千金小姐,生怕总裁惹出什么事,还是得提前和老夫人打个招呼。

    老夫人正在姜熹房中,里面只有他们,louis不好进去,在门口,一脸焦躁。

    “你不跟着大哥,堵在这里干嘛。”楚衍手中端着柠檬水,隔着很远就能闻到那个酸爽的味道。

    “小公子,我有急事找老夫人,麻烦您告诉老夫人一下。”

    “自己进去呗。”

    “老夫人之前说,不许打扰燕少夫人,我不太敢……”

    “有什么事,你直接和我说吧,回头我转告奶奶。”

    louis转念一想,这小公子平素是吊儿郎当了一些,不过正事上面还是挺靠谱的,就把刚刚的事情和盘托出了。

    “我靠——”楚衍大呼一声,捂住嘴巴。

    “我就是怕总裁忽然做出什么事,我看他刚刚的神情,肯定是在筹谋什么。”

    “我擦,厉害了。”楚衍摩挲着下巴。

    “小公子,你说不会出什么事吧。”

    “啧啧,不行,我得先去缓缓。”楚衍说着下意识的喝了口柠檬水,酸得他整个人都不好了,“这东西怎么有人爱喝啊。”楚衍扭头就去扣门。

    louis以为楚衍肯定会和老夫人说的,可是他忘了,这家伙就是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庆典这东西,年年都有,没什么可期待的,可是大哥的八卦,十年难遇啊!

    呵呵——

    大哥寻了这么久,杳无音信,居然直接送上门了。

    楚衍只想吼一句。

    姑娘,是个英雄!

    *

    庄家

    楚玲玉一回去,女佣立刻过去帮忙拿包,“夫人——”

    “滚!”楚玲玉一脚把人踹开。

    楚澜还是头一次见到母亲如此生气,站在后面,示意女佣赶紧走,女佣摸爬着往外面走。

    “妈,你说这外婆是几个意思啊,打我们的脸啊,就是走了,都没给我们一个眼神,她是不是真的生气了。”

    “臭丫头,我还真的是小瞧你了!”

    “我就说嘛,那个姜熹不简单,刚刚还一副要吃了人的样子,外婆一来,就装得柔柔弱弱的,真是心机婊。”楚澜提到姜熹,这脑海中不期然的略过燕殊的脸,和他之前穿着军装的模样重叠在一起,这个男人,穿着便服似乎更好看。

    这样的好男人,怎么就不是自己的呢。

    楚玲玉坐在沙发上,双腿交叠,气得浑身乱颤。

    今日楚老夫人当众让她下不来台,估计现在都传遍了,让她怎么见人。

    “夫人,您的茶。”女佣按照规矩给楚玲玉奉茶。

    “让你们滚没听见嘛!”楚玲玉抬脚,直接打翻茶水,溅了女佣一声,她跪在上,红着眼眶收拾碎了一地的瓷片。

    “妈,和一个下人生什么气啊。庆典结束外婆就要分割财产了,你说她会不会把股份留给姜熹啊。”

    “就凭她,凭什么和我抢。”楚玲玉咬牙。

    “外婆很喜欢那对母子,我就怕……”楚澜咬了咬嘴唇。

    “距离庆典还有几天,不急!”楚玲玉起身上楼,抬脚踢了一下跪在地上的女佣,“碍事绊脚的,起开,别挡着路!”

    女佣跪着往边上退,不敢作声,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要得死死咬住嘴唇,不敢哭出声。

    “哭什么哭,晦气!滚出去,别在我面前碍眼!”楚玲玉说着扭着腰肢就往楼上走。

    而此刻一个男人匆忙跑进来。

    “夫人,不好了!”

    “你不在楚家待着,这么晚过来干嘛。”楚玲玉冷哼,楚家古堡很大,所以佣人也很多,安插几个钉子进去很简单,只是若想在他们贴身之人身边插钉子,就难如登天了。

    “那位燕少夫人怀上了。”

    “哈?”楚玲玉没反应过来。

    “就是姜小姐,怀孕了。”

    “怀孕!”楚澜倒是显得有些激动。

    “难怪她今天吐了,原来是怀孕了。”楚玲玉咬着牙,心下却更加不安起来。

    “妈,那个女人又怀孕了,你说外婆她是不是更加偏袒她了。”

    “她怀的又不是楚家的孙子,你着急个什么劲儿,若是什么时候你大哥二哥娶了媳妇儿给楚家添了子孙,那才真是的大事。”楚玲玉倒是冷静许多,“老夫人什么态度?”

    “老夫人自然很欢喜,专门找蔡医生帮忙调理身子。”

    “妈,您看,外婆连蔡医生都请来了,当年您可是……”楚澜话音未落,就被楚玲玉一记冷眼射了过去。

    楚玲玉怀孕胎位不正,蔡医生医术高超,想要请他过来瞧瞧,楚老夫人直接挡了回去,当时就是请他做回诊,她都不情愿,现在却请来专门给姜熹调理身子。

    这脸打得真是疼啊!

    “还有呢,除了这个她还做了什么?”楚玲玉咬牙。

    “别的也打听不到,可是老夫人很是高兴,还说给门奖励两月的工资,说要留燕夫人在楚家生产!”

    “哐啷——”楚玲玉抬手,将手侧的一个落地花盆打落在地。

    “我伺候了她这么久,她都没有对我这般过!”楚玲玉嘴唇都被要出血了。

    “妈,你说我们怎么办啊!”

    “还能怎么办,我待会儿去联系你的叔伯,我就不信了,若是将股份转给一个人认回来不足半月的外人,他们也能坐得住!”

    楚澜立刻点头。

    “你随时给我注意他们的动向,明天他们有安排嘛?”

    “本来是有的,不过因为燕夫人怀孕了,行程都取消了,小公子今晚专门去了一趟马厩,说是明天要带燕家那位小少爷在园子里骑马,估计是不出门了。”

    “骑马?”楚玲玉心生一计,冷冷一笑。“还真是好兴致。”

    “倒是头一次见小公子对人如此伤心过。”那人说完,就被楚玲玉狠狠地瞪了一眼。

    “你回去吧!”楚玲玉说着从手中退下玉镯,放在他的手心,“机灵点,知道怎么做吧。”

    “小的明白!”那人说着乐颠颠的跑了出去。

    楚澜心里急啊,这本来一个燕小西就把楚老夫人迷得晕头转向了,这又怀了一个,指不定外婆会做出什么事。

    “妈,你说我们怎么办啊。”

    “回房睡觉去。”

    “妈——”

    “今天你外婆生气了,明天我带你去楚家赔罪!”楚玲玉眯着眼睛,迸射出了一抹骇人的光。

    “妈,您该不会是想……”

    “去睡觉,明天你就知道了!”

    楚澜点头,笑着往回走。

    她哪里知道,明天没等到她预期的“好事”,自己倒是被折腾得半死。

    ------题外话------

    话说楚公子的事情,正文就是一带而过,不会细说的,千万不要有人和我说,想看楚大少的番外……

    我发现大家都很贪心,这是准备我把累死的节奏啊!

    我都要累死了,还不把月票给我,╭(╯^╰)╮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