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194 敲打众人,我长得如此恶心嘛?

正文 194 敲打众人,我长得如此恶心嘛?

    楚老夫人说话温吞,却又带着上位者的锋利严苛,锐利的眸子不咸不淡的从众人身上扫过,看得众人头皮一阵发麻。zi幽阁

    “嗯?是不是有人欺负了你?”楚老夫人执起姜熹的手,轻柔的握在手心,与她说话的时候,甚是温柔。

    “没有。”姜熹笑着摇头。

    “是嘛?”楚老夫人眸子一转,目光立刻射向了一侧的楚玲玉,“玲玉。”

    楚玲玉心里咯噔一下。

    楚家势大,很少有事情能够瞒得住楚家,难不成这么快已经得了消息?

    “妈。”

    “熹熹不好说,那你说,是不是有人故意刁难她。”

    楚玲玉脸色一白,半边身子都凉透了。

    “妈,怎么可能呢!”

    “若是有人欺负了她,你这个姨妈不作为,回头我可得找你算账。”楚老夫人皮笑肉不笑,就好似已经知道了些什么。

    “老夫人,里面请吧!”韩夫人举着伞,手臂酸软。

    “嗯!”楚老夫人点了点头,抬脚往里面走,姜熹顺手从韩夫人手中接过伞,韩夫人立刻感激的看向姜熹,想到今天的事情,还是有些心惊。

    这楚玲玉和自己到底什么仇什么怨,居然要把自己架在火上烤,整个韩家差点被她害死,韩夫人此刻真的是恨毒了楚玲玉。

    楚澜走在后面,伸手扯着楚玲玉的衣服,“妈,外婆怎么来了!”她的声音细弱蚊蝇,明显透着一丝害怕。

    “没事。”楚玲玉拍了拍自己女儿的手背,“就算她知道了什么,也不会当着众人的面发作,家丑还不能外扬。”

    楚澜这才松了口气。

    韩夫人将自己的位置让出来,立刻让下人准备饭菜,那位女经理在一边负责斟茶倒水,“麻烦了!”姜熹将自己的茶盏推出去,经理吓得手一抖,茶壶的水溅了出来。

    一想到自己刚刚那般对待姜熹,此刻懊恼得要死,更是担心楚老夫人追究,吓得手脚都不利落了。

    众人对楚老夫人自然多是恭维溢美之词,姜熹只是在一边安静的听着。

    过了一会儿,楚老夫人忽然拉住姜熹的手。

    “我这外孙女今日算是第一次和大家见面,她的性子和顺,平素也不爱与人争执,但是这世上的是是非非通常也不是自己招来的,诸位看在我的面子上,以后不要为难她。”

    “老夫人瞧您说的,我们怎么会为难姜小姐的。”

    “就是。”众人附和,只是姜熹这性子和顺?

    众人倒真是不敢苟同,分明是个狠角色啊。

    “玲玉啊!”楚老夫人话锋一转,又把矛盾对准了楚玲玉。

    “妈。”楚玲玉笑得无害。

    “今天麻烦你照顾熹熹了,听说你一大早带她出门又是买衣服又是买首饰的,倒是辛苦你了。”

    “妈,您说的这是哪里的话,不辛苦。”楚玲玉放在桌下的手,紧紧攥在一起。

    “我这人年纪大了,见不得那些背地里面蝇营狗苟的事情,你年纪也不小了,心胸豁达一些,也给孩子树立个好榜样,澜澜年纪不小了,也到了要结婚的年纪……”

    “妈!”楚玲玉眼睛顿时一亮,她早些时候就想让楚家人帮忙撮合一门亲事,都被楚老夫人给挡了回去,此刻母亲忽然提起,楚玲玉自然上心。“您要给澜澜说门亲事嘛?”

    楚澜脸一红。

    此刻在座的诸位夫人一颗心都悬了起来。

    经过今天的事情,她们对庄家母女的性子了解得更加透彻,最主要的是也看清了这两个人在楚家的位置。

    庄家他们倒是没放在心上,最主要的还是楚家。

    这楚家近亲只有楚澜一个适婚女子,自然有许多人盯着,可是若娶个“废物”回去,那也是没用的。

    众人的目光顿时都投注在姜熹身上。

    这位姜小姐虽然不知道来历如何,不过若是深得楚家人喜欢,娶回去也是好事一桩。

    “澜澜,你怎么想,在座的都是国内的名门,许多人家都有适婚的公子少爷。”

    众人心里一惊,若是楚老夫人保媒,他们是推辞不得的,谁敢得罪楚家啊,可是现在却无人想娶楚澜进门,但凡是家中有儿子的,都纷纷垂头,不敢和老夫人对视。

    楚澜脸上羞红,颇有几分不好意思,“一切听外婆做主。”

    此刻就只有姜熹一个人在悠哉的喝茶,老神在在,悠闲自得。

    楚老夫人这分明就是在敲打众人,她刚刚做的那么明显,楚澜她是一点都不上心的,现在却说要保媒,谁家若是真的娶了楚澜,估计就要彻底断了楚家这根线了。

    不得不说,姜还是老的辣,三言两语就让在座的众人如坐针毡。

    “你这孩子,这种事怎么能说让我做主呢,你就没有看上哪家的公子少爷嘛。”楚老夫人悠闲地喝了口茶,一只手慢慢的转动着佛珠。

    “外婆——”楚澜似是害羞。

    “对了,韩夫人家的公子,是不是也到了婚娶的年纪!”楚老夫人话锋一转,直指韩夫人。

    韩夫人心里咯噔一下,握着茶杯的手顷刻变得青白。

    “老夫人,我们家翊风年纪还小!”

    “有二十多了吧。”

    “二十有二!”

    “那也不小了,澜澜虽然比他大一些,不过也算是一门好亲事。”

    韩夫人惊愕得睁大眼睛,瞳孔猛地一紧,想要拒绝,可是触及到楚老夫人那双似笑非笑的眸子,她又不知道该如何拒绝了。

    她本就不喜欢楚玲玉,此刻已经恨毒了她,娶她的女儿,这不是要她的命嘛。

    “怎么了?你不同意?你是对澜澜不满意还是对我不满意?”楚老夫人自然是得了消息才过来的,韩家发生的事情她都一清二楚,若不然也不会这么“及时”的赶来。

    “我不敢!”韩夫人后背一阵发凉。

    韩夫人刚刚帮过自己,姜熹刚刚想要开口,楚老夫人直接握住了她的手,示意她别出声。

    “你不敢,你倒是真不敢!”楚老夫人忽然将茶杯重重的扣在桌上,发出了沉闷的声响,有些胆子小的,差点惊呼出声,韩夫人更是被吓得大气不敢喘。

    “我听说你们的恶仆都能欺主了!”

    “老夫人,这件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韩夫人急了。

    “熹熹脾气好,能忍,我这个老婆走不能忍,我这外孙女,自己都疼不过来,可不是送她过来让你们欺负的。”

    “老夫人,这事儿我会处理好,定然给您一个满意的交代。”

    “简直放肆,什么人都敢欺负到我们楚家的头上了。”

    “奶奶,您别生气,我这不也没什么事嘛。”姜熹安抚道。

    “你闭嘴!”楚老夫人冷哼,扭头看向楚玲玉,“还有你这个做姨妈的,看到她被人欺负,怎么着,你的脸上就有光了!”

    “妈!”楚玲玉一阵心惊。

    “不说别的,熹熹是你领进门的,这般让人欺负了去,你以为别人背后不会说你嘛,这么大年纪了,做事还是这般,看着闹心!”

    楚玲玉低头不敢说话。

    “我楚家的外孙女,到这里,不是给你们羞辱的,到底是谁给你们的胆子!”楚老夫人力气挺大,茶杯被摔得叮当作响。

    她的声音凌厉,盛怒之下,气势逼人,整个餐桌周围的气氛顿时变得异常沉闷压抑。

    而且她这话,几乎将在场的众人都责备了,众人又是心惊又是害怕,不敢出声,她们也就是认识楚老夫人,但是在她面前说不上话的,此刻居然无人赶出来劝阻,气氛变得格外诡异。

    姜熹捏了捏眉心,柔声开口,伸手握住楚老夫人的手,轻轻安抚道,“奶奶,算了吧!”

    楚老夫人冷冷一笑,“算了?哼——我早就听说韩夫人的这种私人宴会级别挺高,就是年纪大了,怕我过来你们你自在,这才让熹熹一个人过来,我倒是不懂,你们对韩家的待客之道,就是这般嘛!”

    “老夫人……”韩夫人着急上火。

    若是得罪了楚老夫人,就是有是个韩家也不够折腾的啊,楚老夫人是真的生气了,看样子这姜熹在楚家人心里地位真的不低啊。

    楚老夫人发脾气,就是楚玲玉都慌了,她的母亲也是经历了大风大浪的人,这疾声厉色的时候,甚是吓人。

    众人噤若寒蝉,不敢多说一句。

    “奶奶,您瞧您,把大家吓得,这本来挺好的宴会……”

    “你这孩子就是心太软。”

    “您别为难韩夫人,她对我是很好的。”姜熹笑了笑,“我本来就是生面孔,大家都不认识我,这才认识几个小时啊,人家能对我如何热切,您也别上火了。”

    “哼——我就是觉着大家已经不把我放在眼里了。”

    “怎么会呢!”

    姜熹也是头一次应付盛怒之下的楚老夫人,也不知道该如何下手,倒也摸不到头绪。

    *

    楚衍带着燕殊和燕小西已经到海边的一个露天烧烤摊前坐定,这边通常都有人海边烧烤,楚衍完全就是刷脸来蹭吃蹭喝的,燕小西吃得满嘴油腻,看得燕殊甚是嫌弃。

    “粑粑,你吃!”燕小西举着肉串递给燕殊。

    燕殊嘴角抽了抽,“这不是你刚刚吃过的吗?”

    “你嫌弃我么?”

    “没有。”

    “那你吃一口!”燕小西眼睛睁得很大,燕殊一阵头皮发麻,他刚刚分明看到这小子把肉串上面裹挟的佐料都舔了一遍你,还真好意思拿给自己吃。

    楚衍手机响了起来,他摸起电话,“韩翊风?”

    “喂——翊风,你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

    “你在哪儿呢!”韩翊风站在窗口,看着楚老夫人在院子里训话,众人坐在那里,浑身乱颤,簌簌发抖。尤其是自家母亲,处于风口浪尖,他心里着急。

    “海边啊,吃烧烤呢,你要不要过来。”楚衍擦了擦嘴,嘴巴里面塞得满满得,说话都有些口齿不清。

    “你别吃了,赶紧来我家。”

    “你们家今天都是女眷的聚会,我去干嘛。”

    “你奶奶到我家来了,正在发脾气,他不是一向疼你嘛,你赶紧过来看看。”

    “谁说我奶奶疼我了,我在家的地位还不如那几条狗。”

    燕殊挑眉,不过楚衍说得倒是实话,楚家那几条狗被照顾得比人还好。

    “那怎么办,我看这样子,估计一时半会儿消停不了。”

    “她说够了,自然就停了。”

    “她要把楚澜嫁给我!”

    “噗——”楚衍直接被肉串给呛到了,脸都憋红了,猛烈地咳嗽起来,手指捂着胸口,差点一口气背过去。

    “喝点水!”燕殊拧开矿泉水递过去。

    楚衍咳嗽了半天,心肝脾肺都要被咳出来了,立刻灌了几口水,“楚澜好啊,适合你。”

    “滚犊子,你赶紧给我过来。”

    “主要是我过去也无济于事啊。”

    “你们家就没人能劝得住老夫人嘛!”

    楚衍眼珠子一转,瞥向光着脚又跑去撸串的燕小西。

    “有啊,等着!”楚衍挂了电话,朝着燕小西狂奔而去。

    “小西——”

    燕小西猛地回头,吓得连连后退。

    楚衍今天穿了一身骚包的花色短袖,还有印花的大裤衩,踩着人字拖,这一脸荡漾的朝着自己跑过去,燕小西着实被吓了一跳。

    “舅舅,你干嘛!”

    “小西,舅舅带你去吃更好吃的东西。”

    “你是准备当着我的面,拐卖我儿子嘛!”

    “什么叫拐卖,有长得像我这么帅的人贩子嘛!”楚衍聊了聊头发。

    “娘气!”燕殊冷哼。

    “我靠,燕殊,你丫说什么!”楚衍立刻不干了。

    “你自己瞅瞅你穿得,哪里不娘。”

    “老子可man了!”楚衍双手掐腰。

    “娘man娘man的!”燕小西继续吃肉串。

    楚衍挑眉,似乎没听清楚燕小西说的话。

    “我来翻译一下,小西是说你,娘炮中带着man!”

    “滚你丫的,赶紧走,顺便去接姐回来!”

    燕殊嘴唇一勾,夹起燕小西就往车子走。

    “我还没吃完呢!”燕小西擦着嘴,意犹未尽。

    *

    韩家庄园

    楚老夫人发脾气的时间挺长,众人坐在那里动也不敢动,甚至大气都不敢喘,她们哪里这般过,腿都坐得麻了,也就只有习凉低头吃着东西,置身事外,反正她是小孩子,就算是发生什么,也波及不到她。

    韩夫人刚刚急得冒火,此刻后背已经被冷汗浸透了。

    而此刻守门的保安小跑着进来,“小公子来了。”

    “这小子怎么来了!”楚老夫人火已经下得差不多了,喝了口茶,润了润嗓子。

    众人一听救星来了,纷纷松了口气,当时都紧绷着身子,都没察觉,手心都攥住了汗水。

    只是众人还没等到楚衍,就瞧见一个肉乎乎的小子跑了过来。

    因为要出去玩,燕小西以前都留着小刘海,姜熹今天特意给他头顶扎了个小辫子,穿着白衬衫,小裤衩,还穿着一双拖鞋,跑过来的时候,都能看见他身上的肉肉,小辫儿一晃一晃的甚是可爱。

    楚老夫人立刻离开座位,迎了过去。

    “哎呦,我们家乖孙来了!”

    众人再想看清燕小西的脸,他忽然脚下一滑,整个人直接摔在了地上。

    “噗——哈哈……”楚衍很不厚道的笑出了声。

    燕小西猛地把头从草地里抬起来,扭头瞪了楚衍一眼,嘴角还吃了点草叶,他擦了擦嘴。

    众人也没想到,他就猛地摔倒了,这小胖子整个像是个肉球般的横在地上,他的肉软乎乎的,整个摊开,面积倒是真不小。

    莫名的喜感,倒是一瞬间冲淡了刚刚紧张压抑的气氛。

    “哎呦,快起来,给我看看,是不是摔到哪里了,哪里疼啊!”楚老夫人伸手过去,燕小西已经从地上爬起来。

    “我没事!”燕小西擦擦脸,扭头朝着楚衍走过去。

    “你干嘛!”楚衍轻轻咳嗽一声。

    “你凭什么笑我!”

    “抱歉,没忍住!”楚衍憋着笑。

    “哼——”燕小西冷哼。

    “有没有摔到哪里啊,快给我看看!”楚老夫人一脸紧张。

    “我没事啦!,拖鞋太难穿了。”刚刚去海滩,楚衍给他买了双人字拖,踩着拖鞋乱跑,摔倒也是正常。

    “那就好!吓死太奶奶了。”楚老夫人蹲下,自己给他脸上擦了擦灰,燕小西笑得没心没肺,瞥见姜熹,冲着姜熹一笑,“麻麻,我来接你!”

    “你爸爸呢!”

    “舅舅指挥粑粑去停车了!”燕小西指着楚衍。

    “楚楚!”楚老夫人轻哼,“你是主人,怎么能让燕殊去停车。”

    “他是我姐夫,疼我而已。”楚衍说这话也不害臊。

    只是在座的除却韩夫人与习凉,都不知道姜熹居然已经结婚。

    这结了婚就罢了,偏生孩子都这么大了。

    姜熹看起来不大啊,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孩子。

    “她看起来不过二十出头,这孩子看起来也有四五岁了吧,怎么可能是她的儿子。”

    “真是不敢相信,该不会是……”有人欲言又止,现在许多年轻的小姑娘愿意当后妈的。

    “你们自己看那眉眼,那孩子和她的眼睛长得一模一样,怎么不是亲生的,可能人家保养得好!”

    姜熹离开座位,去看看燕小西,伸手捏了捏他头顶的小揪,“怎么样,疼不疼啊。”

    “不疼!”燕小西擦了擦脸,只是在众人面前摔了一跤,这脸上总是有些过不去,他朝着姜熹伸了伸手。

    姜熹弯腰就把燕小西抱起来。

    “不疼就好。”燕小西拍了拍自家儿子的后背,伸手给他肉乎乎的小腿擦了擦灰渍,“以后小心点,要是再磕断了牙,就真的难看了。”

    燕小西冷哼,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小胖子。”习凉眯着眼睛。

    燕小西刚刚摔了一跤,根本没注意到习凉,此刻忽然看到,整个人就像是鸵鸟一样缩在姜熹怀里。

    “怎么啦?”

    “她怎么在这里啊!”燕小西抱住姜熹脖子,恨不得把整个人都藏起来。

    “她一直在啊。”

    “丢脸死了!”

    “你这小子,什么时候这么要面子了。”

    “哼——”燕小西愣是不敢抬头去看习凉。

    “小公子,快过来坐吧。”韩夫人松了口气,楚衍和韩翊风认识,估摸着是自家儿子找来的,心里好歹松了口气。

    “不了,各位伯母在,我真是不好意思。”楚衍抓了抓头发,“我就是过来接一下奶奶和姐姐。”

    “吃了饭再走吧。”

    “不麻烦了!”楚衍笑了笑。

    “熹熹!”燕殊手中勾着车钥匙,大步过来。

    燕殊穿着剪裁得体的白色衬衫,他走动的时候,衬衫有些贴身,可以清晰的看见男人宽阔的肩膀,依旧身上若有似无的肌肉线条,精瘦的腰身,不用想都知道,腹部必然是有腹肌的,领口的纽扣随意耳朵松开几颗,露出了漂亮的锁骨,迎着阳光,给人的感觉琳姨,丰满内敛,五官却又异常柔和,漂亮得让人移不开眼。

    双腿修长,三步并作两步便到了姜熹身侧。

    “奶奶!”燕殊笑着与楚老夫人打招呼。

    “行了,先走吧!”目的达到了,楚老夫人也不多留。

    韩夫人总算是松了口气,“老夫人,我送您。”

    “不必了,你还有客人。”

    “老夫人,我们家翊风的事情……”韩夫人还是放心不下,她不知道这位老夫人是真的有那个打算,还是在开玩笑。

    “韩公子年纪还小,现在说媒太早了吧。”姜熹笑道。

    “那倒也是。”楚老夫人原本也就是借机敲打众人,自然不会真的让韩翊风娶了楚澜,韩翊风这孩子她还是蛮喜欢的。

    “谢谢老夫人!”韩夫人这才算是彻底松了口气。

    燕小西这才从姜熹怀里抬起头,看向习凉,“凉凉,你还不跟我们一起走嘛?”

    “我……”习凉咬了咬嘴唇,中途离席,不太好吧。

    “走吧,昨日让你破费了,今天叔叔请客,带你出去玩。”燕殊拉住习凉的手。

    燕殊的手掌宽厚有力,温暖干燥,身上的味道清冽好闻,还带着一丝海水的湿咸,习凉脸有些红,不太好意思。

    “那就麻烦叔叔了。”

    燕殊笑了笑,只是燕殊步子太大,习凉跟不上,燕殊直接弯腰,将她一把抱在怀里,习凉惊呼一声,直接抱住了燕殊的脖子。

    “叔叔!”

    “怎么脸都吓白了,恐高也不至于吧!”燕殊打趣道。

    “不是!”习凉和自己父亲都从未如此亲近过,这种感觉陌生得很。

    “怎么脸都红了!”燕小西冷哼。

    习凉不作声。

    只是上车之后,习凉坐在燕殊身边,乖巧温顺得模样,看得燕小西十分不爽。

    怎么对自己就没这么好的脸色啊,凭什么看到自己的父亲就脸都红了。

    脸红?

    害羞?

    她该不会是喜欢上粑粑了吧。

    楚老夫人也乏了,单独坐车回去,年轻人爱玩,她这老胳膊老腿的,真的动不了。就不一起凑热闹了。

    几个人又回到了海边,燕小西忙不迭的把肉串递给习凉。

    姜熹挑眉,真是自己的好儿子,直接从自己面前跑过去了,完全无视自己啊,这以后若是真娶了媳妇儿,估计眼里都容不下自己了。

    “凉凉!”燕小西献宝一样的把好吃的递给习凉。

    能够让一个吃货分享自己的吃的,可见燕小西是真的喜欢习凉,他也就是会给燕小白分吃的,燕小北都不待见。

    “谢谢。”习凉伸手接过,却抬脚就朝着燕殊跑过去。

    “叔叔!”

    燕殊一愣,一抬头,就看见自家儿子无比怨念的眼神。

    “叔叔不吃,你吃吧!”燕殊揉了揉她的头发,这孩子怎么这么乖,自己若是也有个这样的贴心小棉袄多好啊。

    倒是楚衍献宝一样的给姜熹拿了不少烤串,闻着特别有食欲,只是姜熹刚刚吃了一口,楚衍一脸期待的看着她。

    “姐,好吃嘛!”

    姜熹一抬头,忽然一阵反胃,捂着嘴巴,跑到一边吐了起来。

    楚衍揉了揉脸,一脸震惊看着燕殊。

    “姐夫,我长得这么恶心嘛!”

    ------题外话------

    燕小二:你长得一点都不恶心!

    楚楚:我就说嘛!

    燕小二:就是影响食欲,有点反胃!

    楚楚:(╯‵□′)╯︵┻━┻

    *

    求一波月票,啦啦啦……大家有月票的,不要吝啬的投给月初吧,吼吼

    *

    番外问题,欢迎大家继续留言哈,综合来看,关关和小西得票是比较多的,然后是秦三少……

    还有楚家兄弟(捂脸)感觉忽然炸出来好多腐女。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