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193 众人心惊,楚老夫人发威(二更)

正文 193 众人心惊,楚老夫人发威(二更)

    楚玲玉以为姜熹一言不发,就很好欺负,没想到这人猫被逼急了,爪子挠人,也异常锋利。紫you阁

    “我是姨妈您带来的,怎么说也是代表了姨妈的面子,姨妈这般将我送走,这是在打自己的脸啊,我倒是不懂,我是哪里得罪你了,让你自打嘴巴,也要让我难堪。”

    “你在浑说什么东西!”

    “若是因为昨晚您的小亲戚被大哥赶出去,你心里嫉恨,你不用怪在我身上吧,那位小姐自己惹怒了大哥,怪得了谁,不过能让一向脾气那么好的大哥如此生气,也是她有本事。”

    “姜熹!”楚玲玉气得浑身发抖。

    她还真是哪里不痛,不踩哪里啊。

    姜熹轻笑,既然撕破脸,自然是要往她最痛的地方踩。

    “从一开始,姨妈就不假装不认识我,不搭理我,我认了,毕竟谁都有点自己的小算盘,只是姨妈莫要忘了,我今日代表的是楚家的脸面。”

    “谁给你的脸,代表楚家,简直可笑!”楚玲玉轻笑。

    “我妈好心好意带你过来,你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楚澜这一副白莲花的模样,倒是让姜熹甚是恶心。“明明是你自己惹了麻烦,我妈好心好意为你收拾烂摊子,你还反咬一口。”

    “等会儿,这事儿我们稍后再说!”姜熹打断楚澜的话。

    从头至尾,姜熹都没有正眼看过她。

    她大步朝着那个跪在韩夫人面前的女侍者走过去。

    “阿姨!”习凉生怕姜熹吃了亏,紧张的攥住她的衣服。

    “没事,你乖乖的,别怕!”姜熹捏了捏她的脸,笑语生花。

    可是一扭头,却又立刻变了一张脸,面色冷冽,仿若和刚刚那个温婉的女人不是同一个人一般。

    女侍者吓得身子一软,双手撑在地上,面前和姜熹对视。

    “我是真的从未见过,像你这般的佣人,我且问你一句,我为何要撞翻酒水,惹得自己难堪,难不成我是吃饱了撑的吗。”

    “你是为了报复我,之前我撞了你一下。”

    姜熹蹲下身子,直接伸手勾住她的下巴,“当时你不是一口咬死,是我撞了你嘛,怎么又变成你撞我了。”

    “我……我……你就是为了报复我!”

    “就算是我撞了你,那又如何,你作为一个下人,我是韩家的客人,就算我不受人待见,那也是人家主人家的事情,与你一个下人又和相干,你有什么资格和我在这里大呼小叫,有没有一点规矩啊!”

    “我没有!”

    “哪里没有,刚刚不是牙尖嘴利的冲着我大喊么,你知道你们是被雇来帮忙的,可是你要记住,你今日代表的是韩家,像你这样的恶仆,欺负到了客人头上,以后传出去,大家只会说,韩家家教有问题,居然能让一个小仆人爬到客人头上。”

    “韩夫人,我绝对没有这么个意思,您别听她胡说!”

    “或者也有别的可能,是韩夫人让你这般做的!”

    韩夫人脸色一冷。

    “没有,绝对没有!和韩夫人半分关系都没有。”她记得脸通红,额头更是冷汗直流。

    姜熹看人特别准,一眼就看得出来,这是个欺软怕硬的主儿,以为自己好欺负,刚刚才那般模样,现在自己发作了,就吓得半死。

    “若是无人撑腰,你怎么敢如此大胆!”姜熹手中的力道加重,捏得她眼泪啪嗒啪嗒往下落。

    “我被你那般欺辱,都不曾哭过,你别搞得我欺负了你!”姜熹起身,众人瞧见那女侍者下巴处,分明有指甲的掐痕,这位……

    下手够重的啊,这指甲都掐到肉里了吧。

    “夫人,我绝对没有那个意思,我真的没有!”女侍者被姜熹说得心惊肉跳。

    “韩夫人,这样的恶仆,你打算如何处置啊,现在是我,我脾气好,就不追究了,这以后若是重装了贵人,可如何是好,可不是所有人都如同我这般好脾气的。”

    韩夫人原本以为姜熹也就是个温顺的小猫,尤其是那双眼睛,轻灵慧黠甚是漂亮,现在看来,这猫被逼急了,也能挠你一脸血。

    众人心里也在犯嘀咕,姜熹这些话,几乎是字字诛心,这顺带着骂人就罢了,还非要把自己夸奖一通,她们平时都很克制,还是第一次瞧见姜熹这般人物。

    这看戏看得都有些入迷了。

    不过姜熹此刻锋芒毕露的模样,当真是让人移不开眼,若说之前的她就是个漂亮的花瓶,现在就像是瞬间注入了灵魂的妖精,一瞬间就焕发了整个精气,让人挪不开眼。

    “带出去!以后不许再进韩家的门!”韩夫人大声呵斥。

    “夫人,我错了,夫人,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夫人——”女侍者任凭再喊,韩夫人眼皮都没动一下,目光却落在了姜熹身上。

    姜熹这一招倒是厉害,直接把问题抛给她了,无论如何自己也得当着众人的面处理了这位侍者,不然以后韩家就真的没了面子。

    姜熹扭过头,看向楚玲玉和楚澜,“姨妈,现在我们来谈谈我们的事情!”

    楚玲玉刚刚已经见识到了姜熹的厉害,心里一阵发慌。

    自己在这里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若是被姜熹这么一闹,自己以后还怎么混啊。

    “熹熹,这么多人在,有什么时候我们回家说!”楚玲玉要息事宁人。

    众人无奈叹息。

    看样子今天这场戏是要到头了,楚玲玉已经伏低做小,一般人都会顺着台阶而下,毕竟这般撕破脸,对谁都没好处。

    可是姜熹偏偏逆道而行,出人意料。

    “姨妈此刻知道要面子了!”姜熹挑眉,一脸鄙视,直接走到椅子旁坐下。“站得有些累了,歇会儿。”

    姜熹说着还佯装揉了揉小腿,那慵懒倨傲的模样,倒是像极了燕殊。

    楚玲玉却被气得脸色铁青。

    这丫头当真是不识好歹,坐着自己说话,自己好歹是她的长辈,当真是没把她放在眼里啊。

    “你刚刚口不择言的话,我就不追究了,你还想如何,你说我不维护楚家的面子,那你当众让我下不来台,就是给楚家面子?”

    “姨妈偷换概念,转移话题。”姜熹轻笑,“您现在想起面子问题了,是啊,您在f国是个有头有脸,要面子的人,难不成你的脸面之前,我姜熹的就一文不值?”

    “谁还不是被人宠着的小公举啊,姨妈别如此双标好么!”

    楚玲玉被姜熹堵得愣了数秒。

    楚澜直接走到楚玲玉身边,“熹熹姐,我们做这些都是为你好,你别不识好人心!”

    “为我好,包括帮我置办了这身行头嘛!”姜熹指了指自己的衣服。

    众人虽然面上没说什么,不过心里却已经暗自腹诽,果真是如此,这庄家母女肯定没想到这女人会如此厉害吧,这次算是栽了吧。

    “这都是你喜欢的!你现在怎么能怪在我们头上。”

    “就算是是我自己喜欢的,你们不应该提醒我一下嘛,看着我来这里出丑,请问你们的居心何在。”

    “他们就是没安好心。”习凉冷哼。

    姜熹一笑,“一看,小孩子都看得出来。”

    “姜熹,你今日是准备不依不饶了嘛。”楚玲玉咬牙。

    这丫头果然是厉害。

    “我真的很委屈,之前我被人冷落轻嘲的时候,您在何处,现在我只是说了几句实话而已,就说我不依不饶,您待会儿是不是要给我安个泼辣尖酸的帽子啊!”

    “阿姨才不是那种人!”习凉攥着姜熹的衣服。

    小孩子的世界很简单,喜欢就维护,根本不会想别的。

    “你少往身上泼脏水!”

    “你明知道我与楚家的关系,却如此轻视怠慢我,你倒是无所谓,只是之后奶奶和大哥知道这事儿,又会做何感想,您是她女儿,她自然不会对您如何,若是波及到旁人……”姜熹意味不明的看了一眼韩夫人。

    韩夫人面不改色,神情一如往常。

    可是这心里却已经恨毒了楚玲玉。

    这不是将他们韩家架在火上烤嘛。

    韩家是承袭了几代的名门,可是在这个国家,有哪家敢于楚家叫嚣作对,那不是找死嘛!

    众人似乎一下子回过味了,看向楚玲玉的目光变得越发怪异。

    借着她们的嘴巴得罪楚家,为自己除掉了一个劲敌,而她却可以置身事外。

    真是狠毒。

    楚玲玉被姜熹这话说得脸色一阵青白,气得浑身乱颤。

    无非就是自己的心事被人戳破,难堪而已。

    “姜小姐,给我一个面子,这事儿就此打住吧。”韩夫人上去劝和。

    倒不是她为了楚玲玉,而是这事儿再闹大,对韩家不利。

    姜熹瞧着韩夫人走过来,立刻起身,韩夫人毕竟刚刚没有轻怠自己,自己也不好驳了她的面子,姜熹只能点头。

    “谢谢,我让人带你去屋里换身衣服。”韩夫人笑着拉住姜熹的手,甚是亲昵。

    无形中也是站了队。

    楚玲玉更是气得不轻。

    “那就麻烦韩夫人了。”姜熹本来走不走都所谓的,可是这庄家母女激起了她的斗志,她还就是不想走了。

    韩夫人此刻看着姜熹倒是满心欢喜,自家儿子性子温吞,正需要强势一些的媳妇儿管一下。

    这姜熹平素看着温婉,战斗力倒是不弱,又是楚家人,若是能成,也是他们家韩家高攀了。

    姜熹知道韩夫人热情,只是自己已经是个当妈的人了,京都谁人敢打她的主意的,姜熹压根没有往那方面想过。

    倒是习凉忽然跑过来,伸手拉住了姜熹的衣服。

    “伯母,阿姨进去好像不太妥当,翊风哥哥不是在里面嘛!”习凉一脸认真,她的家教甚严,自小家里就说过,男女独处不妥当。

    姜熹挑眉,看向韩夫人。

    “无妨,姜小姐,我儿子是在家,只是宴会都是女眷,他不好出席,就一直在屋内,你不介意吧。”

    韩夫人这话已经算是挑明了。

    姜熹都是当妈的人了,根本没想过,还有人会有给她介绍对象的想法。

    “没事,既然凉凉喊他哥哥,估摸着年纪不大吧。”

    韩夫人一愣,“二十二了!”

    这姜熹看起来也不大啊,就算是大个一两岁也无妨,她不介意,女大三抱金砖嘛。

    “那还真是弟弟了。”姜熹笑道。

    “不过我们家翊风已经很有出息了,虽然年纪不大,却能独挡一面了。”韩夫人笑道,“待会儿介绍你们认识。”

    “就是怕说不到一起去,毕竟现在年轻人的想法和我可不一样了,就比方说,我和我儿子说话就觉得有代沟,小孩子心思活络,我根本跟不上。”

    韩夫人拉着姜熹的手明显一僵,身子绷子,笑容明显有崩塌之势。

    “韩夫人?您没事吧。”

    “你……有孩子了?”

    这姜熹看起来也就是二十出头的年纪啊。

    “我都要三十了,儿子入秋都上幼儿园了,结婚都要五年了。我和凉凉认识,也是因为她和我们家小西的关系。”

    韩夫人之前还在狐疑,姜熹你怎么是如何和习家扯上关系的,现在一切倒是对的上,可是她这心里却堵得难受。

    就算是男朋友都好办,毕竟自家儿子优秀,只是……

    结婚了!

    哎——

    罢了。

    韩夫人断了介绍的念头,韩翊风在书房也不好出来,只能看着姜熹进来,又走了出去,心里甚是懊恼,母亲刚刚不是还兴致勃勃,有兴趣介绍他们认识的嘛,怎么一转头,都不让自己见人了。

    姜熹重新归位,只是位置已经换在了习凉身侧。

    这边的菜色偏西式,韩家是名门,菜色十分丰富,而且注重营养搭配,看起来颜色也是甚是漂亮,韩夫人将姜熹有道菜吃了不少,遂让下人为姜熹多添加了一些。

    姜熹也不知道自己不知不觉居然将面前这盘菜吃了大半,周围女眷都是比较克制的,吃东西小口慢嚼,更是不敢多吃,姜熹这般模样,倒是有些异类。毕竟就连习凉都很克制的,吃的不多。

    “韩夫人,见笑了。”姜熹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看样子你是特别喜欢这道菜了,之前厨师说会加柠檬调味,我还怕味道过酸,大家不爱吃呢。”

    习凉见姜熹吃了那么多,以为很好吃,顺势插起一块放入盘中,一口下嘴,酸得眉头紧蹙。

    “好酸啊!”

    “有嘛,我觉得还好啊!”姜熹笑道。

    楚澜冷哼,“没见过世面。”

    姜熹挑眉,“我是不如楚小姐见过那么多大世面。”

    姜熹这般自嘲,楚澜心里更是窝火,就好像一拳砸在棉花上,居然一点棉絮都没带起来。

    “小姐,您的果汁!”侍者笑着为姜熹送上果汁。

    姜熹刚刚喝了半口,忽然觉得一阵反胃,没等大家反映,捂着嘴巴就跑到一侧。

    “快去看看!”韩夫人紧张的说道。

    “我就说嘛,没见过世面,估计是吃多了。”楚澜轻笑,眼中带着一丝轻嘲。

    “澜澜!”楚玲玉已经快被姜熹气死了,这会儿心里正在盘算着,回去如何和母亲交代,姜熹若是告状,她也好应付啊。

    “本来就是嘛,一个小乡下出来的丫头,没教养。”楚澜冷哼。

    众人此刻已经懒得理会这对母女了,姜熹刚刚可是喊了楚玲玉姨妈,这里的人已经在暗自猜想姜熹的身份,在一切都不明的情况,她们可不敢跟着踩。

    若是踩滑了,可就难看了。

    姜熹难受,却也没吐出什么东西,回到座位,给配了个不是。

    “影响各位用餐了,真是不好意思。”

    “你是哪里不舒服嘛?要不要找个医生看看!”韩夫人对姜熹倒是上了心。

    就是她陪她去换衣服的时候,她也未曾说过楚玲玉半分不是,没有背后嚼舌根,就冲着这一点,韩夫人也觉得她比庄家母女有教养得多。

    “不用了,不好意思!”姜熹揉了揉肚子,心里却在狐疑,难不成……

    不是吧!

    姜熹想到自己可能怀孕了,自然是喜上眉梢。

    而此刻耳边却传来愣愣的嘲弄声。

    “若是不舒服,我就让人送你先走。”楚玲玉看着姜熹,是一口水都喝不下去。

    “不用麻烦了。”

    “这有什么可麻烦的,你若是不舒服就直接说。”

    “我挺好的。”姜熹一想到自己可能怀孕了,根本懒得搭理那对母女。

    “想吃什么楚家都有,注意点形象。”楚玲玉这话分明就在说姜熹没见过世面。

    “庄伯母,阿姨都说不走了,你干嘛非要让她离开,你就见不得她坐在这里嘛!”

    “我什么时候说过这种话。”

    “那你为何一直针对阿姨,亏我还一直觉得您是个可敬的长辈。”习凉小声嘀咕,却足够在场的人听得真切。

    楚玲玉刚刚已经被姜熹落了面子,此刻又被一个小孩子奚落,再也忍不住了,拍桌子站起来。

    “看样子这顿饭是吃不下了,澜澜,我们走!”

    “玲玉!”韩夫人没想到她居然这般就要走。

    “韩夫人,巴结人也得找准了对象,不要最后得不偿失!”楚玲玉说话阴阳怪气。

    韩夫人本来还想劝她留下,这话一出,韩夫人脸色一白,心里甚是气闷。

    这楚玲玉真是越发过分了,自己好心好意请她来,差点被她害死不说,现在居然还反过来说自己的不是。

    “庄夫人若是执意要走,那我就不勉强了,送客!”

    “你——”楚玲玉没想到韩夫人骨头这么硬,站在那里是进退两难。“你当真是要我走?”

    楚玲玉这话分明是在给她选择。

    姜熹无语,直接起身,“姨妈若是要逼我走就直说,何必威胁旁人。”

    “我有说这话嘛!”楚玲玉今日是把脸面都豁出去了,她就不信了,自己在国内混了半辈子,会输给姜熹这个臭丫头。

    “好了玲玉,你何必和一个孩子置气呢。”

    “对啊,坐下吃饭吧。”

    众人劝说,楚玲玉却也没坐下。

    而姜熹已经萌生了退意,倒不是怕了她,只是一想到自己怀孕,就恨不得立刻却确认这个消息,再和燕殊分享,自然懒得搭理这女人。

    “韩夫人,不让你为难,我先走吧,正好我还有点事!”

    姜熹一退,楚玲玉自然是洋洋自得。

    “姜小姐,不该你……”

    “没事,我是真的有事。”姜熹笑了笑,“今天多谢您的款待。”

    “你这……”韩夫人叹了口气。

    楚玲玉今日就算是逼走了姜熹,可是她在她们这些人心里也是没了脸。

    而此刻几个下人急匆匆的跑过来。

    “夫人!”

    “没规矩,冲撞了各位夫人怎么办!”

    “楚家老夫人了来了。”

    “你说什么!”韩夫人提起裙子就往外面走,众人立刻跟了出去。

    她是给楚老夫人发了请帖,只是这位老夫人已经有二十多年未曾出席过别的宴会,她给请帖就是出于礼貌,根本不敢想她老人家会过来。

    楚老夫人一身黑衣,头发挽起,别了一支红玉簪,显得贵气十足,一只手拄着黑玉镶嵌的拐杖,另一只手握着一串福珠,简单的装束,穿在她身上,偏生显得气势十足,她不咸不淡的扫了一眼众人。

    楚玲玉最为殷切,带着楚澜冲到了最前面,“妈,您怎么来了。”楚澜更是乖巧恭敬的喊了一声外婆。

    “我难道不能来嘛!”楚老夫人继续扫视众人,却不正眼去看楚玲玉。

    “老夫人!”众人瞧见楚老夫人,自然都很恭敬。“您若是要来,提前知会一声,我让人去接您啊。”

    “本来也不想过来,只是放心不下我的外孙女,她早上走得太急,请帖都没拿,我正好给她送过来,顺便过来看看。”这请帖自然是楚家的那份,楚玲玉手中的那份是专门送给庄家的,这分量是完全不同的。

    而楚老夫人此刻在在人群最后寻到了姜熹的身影,原本严肃的神情瞬间变得柔和许多,韩夫人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

    心里一阵心惊。

    这姜熹哪里是入了楚老夫人的眼啊,这分明是入了人家心里了。

    该是的楚玲玉,差点被她害死了。

    楚老夫人从来没有给楚澜站过台,就是楚澜满月,周岁宴她没亲自到场,还是小公子代替去庄家走了一圈,这事儿当时让庄家很下不来台,若是人不在国内就算了,偏生那几天,楚家人就和说好了一样。

    就是一直在外的楚濛都破天荒的在家。

    而且那么重要的事情,打发一个孩子过来是几个意思啊,楚衍这性子从小就被楚濛宠坏了,当时在满月酒上,没少惹事,可把楚玲玉气得不轻,没出月子就去楚家走了一趟,不过事情最后也是不了了之了,倒是被人说道了许久。

    无非就是楚玲玉不得楚老夫人欢心,不过人家就算不讨楚老夫人喜欢,好歹也是楚家人,不看僧面看佛面,众人对她面上还是多了几分恭敬的。

    所以大家自然不会想,她口中的外孙女会是楚澜。

    能让楚老夫人亲自过来,这姜熹倒是真真受宠。

    一想到之前对她的奚落,众人又是一阵心惊肉跳。

    “老夫人,您先请进。”韩夫人立刻从下人手中拿过伞,亲自厾帮她遮阳,虽然没有什么太阳就是了。

    “你这丫头,你往后躲什么,别人都往前冲,你倒好,给我过来!”楚老夫人朝着姜熹招了招手

    姜熹硬着头皮,往前走,众人自然给她让了条路出来。

    刚刚靠近,楚老夫人就拧起了眉头,“你这衣服是你姨妈帮你买的?”

    楚玲玉脸色一白,“不是,不是我。”

    “不是,姨妈给我买的衣服更漂亮,刚刚不小心弄脏了,韩夫人怜惜我,给我找了一声换洗的。”姜熹没有告状,倒是出乎楚玲玉的意料。

    “麻烦你照顾了。”楚老夫人道谢。

    韩夫人心惊,她哪里受得起啊!手心都攥出了汗。

    “衣服怎么脏的?”楚老夫人扯住姜熹的手臂,闻了闻。“怎么一身的酒气,被人泼酒了?是不是有人存了心让你下不来台,刚刚在门口,就听着有人要走,该不是有人要赶你走吧!给我看看是谁脸这么大,欺负我外孙女头上了!”

    楚澜脑子一片空白了,同样是外孙女,为何差别如此大,她的双手绞动衣服,手指用力,掐得青白,脸色更是铁青。

    ------题外话------

    大家有没有发现我今天的字数比较多,哈哈……不要夸我,我就是如此勤快!

    燕小二:你赶紧放我去我媳妇儿身边!

    我:猴急什么!

    燕小二:我媳妇儿怀孕了!

    我:还没确定!

    燕小二:肯定的,我那么辛勤耕耘。

    我:耕耘了四五年,才有点动静,你也是厉害!

    燕小二:(╯‵□′)╯︵┻━┻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