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192 跪着宠妻,习凉维护,熹熹回击

正文 192 跪着宠妻,习凉维护,熹熹回击

    韩家庄园

    经理恭敬的垂着头,弓着身子给韩夫人简单汇报了一下还有哪些人未曾到场,韩夫人的目光却从始至终都落在了姜熹身上。%d7%cf%d3%c4%b8%f3

    她的宾客中有大部分都有国外血统,五官立体端正,骨架比一般东方人都要大,所以姜熹一出现,着实惹眼,她原本以为这女孩必然受不住周遭的冷嘲热讽,恨不得像个鸵鸟一般躲起来,没想到居然她就端端正正的站在那里,不卑不亢,倒让她生出了几分好奇。

    “韩夫人?”经理说了半天,却不见半点回应,循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居然又是这个倒霉催的。

    “嗯?”韩夫人回过神。

    “那小姐请帖也没有,而且我看庄夫人对她的态度也甚是冷淡,看样子真的是来蹭宴会的,不如我让人把她赶出去吧,许多夫人已经开始有微词了。”

    韩夫人微微挑眉,“什么微词?”

    “无非就是觉得她不配留在这里罢了。”

    “就算她是来蹭宴会的,难不成我韩家连小女子都容不下嘛,传出去,非得说我韩家没有容人之度!”这韩夫人说话虽然音量不大,笑语盈盈,可是绵里藏针,听着经理一阵心惊,额头无端生出一丝冷汗。

    “韩夫人说得对。”

    “你让人给她送点茶点,下去吧!”

    经理推下去,韩夫人就招呼身侧的一个女侍者过来。

    “夫人?”这是韩家本来的女仆。

    “去,让人给我查查,那位小姐是从谁家出来的?”

    “夫人,有必要嘛!”

    “马上去查,立刻马上!”韩夫人瞧着楚玲玉游走在各色女眷之间,眉眼的得意之色简直溢于言表,她倒是掩饰得不错,可惜楚澜眼睛几乎没有一刻从那位小姐身上离开。

    若说一般人,是根本入不了楚澜的眼睛的。

    而她内心忽然冒出来一个大胆的想法。

    “是!”

    已经宴会很快开始,韩夫人回去换了一套衣服,她路过书房的时候,一个年轻的男子正在书房办公,她笑着推门进去,“翊风,你已经忙了一上午了,赶紧歇歇。”

    年轻男人抬头冲着韩夫人笑了笑,“还有一点事务没处理完。”

    “事情是忙不完的。”

    “您今日庄园内宴请宾客,我这一个男眷也不好意思出去啊,只能躲在这里了。”韩翊风笑道。

    “你这是在怪我?”

    “我哪儿敢啊!”韩翊风轻笑,“母亲不用管我,您快去招待客人吧。”

    “我举行宴会还不是为了你啊,翊风,你年纪不小了,这公司做得再大,我都不带高兴的,你给我娶个媳妇儿才是正事。”

    “您又来了。”韩翊风捏着眉心,“您可真是一刻都不消停啊。”

    “我倒是想消停啊,你倒是给我娶个媳妇儿啊!”韩翊风无奈。

    韩夫人走到窗口,从这个角度,几乎可以将庄园内的全景尽数收入眼中。

    “你过来看看,有没有看上谁家的姑娘,今日来的,都是名门,许多未出阁的姑娘家。你好好看看。”

    “妈,我说您这……”韩翊风甚是无奈。

    “我真是为了你操碎了心。”

    “你在想什么,以为我不懂嘛,还不是怕过几日楚家庆典,好姑娘被楚家抢了嘛。”

    “你知道就好,我们家不能和楚家比,却也是书香名门,楚家就两兄弟,怎么可能谁都有机会啊,我这是为你好。”

    “哎呦,我的亲妈,你就别管我了,我这一天天忙得要死,哪有空谈恋爱啊。”韩翊风起身,按着韩夫人的肩头,轻轻揉了揉,目光却看向了庄园内,都是女眷,着实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姜熹一身深紫色礼服,站在花圃旁,肤色白皙通透,在阳光下都反光的白,温婉细腻,倒甚是惹眼。

    “呦——这是瞧上哪家姑娘了,眼睛都不眨一下。”

    “怎么还有一个穿礼服的?”韩翊风随口一问。

    “你说那个啊,庄夫人带来的。”

    韩翊风抿着嘴唇。

    “那个女人你别想,现在我还没摸清她的底细,不过若是真的为了她和庄家杠上,也是不妥。”

    韩翊风笑了笑,却并不多说什么。

    而此刻一个女人扣门。

    “进来。”韩夫人立刻恢复了正色,“查到了吗?”

    “是从楚家带出来的,夫人,恐怕……”她又有些犹豫的看了一眼韩翊风。

    “尽管说。”

    “恐怕是楚家的贵客,听楚家的下人说,是京都来的贵客,楚家兄弟都奉为上宾,楚老夫人更是连夜让人收拾了屋子让她入住,今早庄夫人接她出来,小公子更是送到了古堡门口,方才离开。”

    “楚玲玉!”韩夫人一个激动,直接都被拗断了一根。

    “母亲怎么如此生气。”

    “我能不生气嘛,这楚玲玉当真不是个好东西,我就说哪里奇怪,幸亏刚刚没有跟着她踩一脚,落井下石,若是这姑娘和楚家有旁的关系,或者是楚家两兄弟未来的……我这不是早早就把人得罪了嘛。”

    “妈,哪有这么严重啊。”

    “楚玲玉这人一向自视甚高,能够让她精心算计的,必然不是寻常人,况且她的性子,若是能收拾,估计也留不得那姑娘,而是私底下玩些阴招,肯定是明面上不敢动。”

    “嗯。”韩翊风点头。“那您也大可不必如此动怒啊。”

    “据说楚氏百年庆典,楚老夫人很可能会划分财产,我就怕这姑娘真和楚家有旁的关系,很可能影响到楚家的财产划分,所以楚玲玉才会如此紧张,若真是这般,这个楚玲玉是真的要把我们韩家害死啊。”

    “母亲这话……”

    “你还不明白嘛,若是和楚家任何一个人有关,在我们韩家平白无故受了折辱,你说这笔账他们会算在谁的头上!”

    韩翊风心里一惊,“母亲思虑周到。”

    “去,给我好生伺候着那位小姐,不许有丝毫怠慢!”韩夫人打发女佣离开,眉头紧锁、

    好你个楚玲玉,当真是要把我害死啊。

    *

    f国著名某旅游景点

    燕小西手中抱着零食,一路吃得不亦乐乎,燕殊走在边上,偶尔拿出相机给燕小西拍几张照片,楚衍则是跟在后面,亦步亦趋的介绍着景点特色。

    “我这造的什么孽啊,好不容易带一家人出来旅游,怎么第一天,就要和你一起出来。”燕殊着实嫌弃楚衍。

    “我擦,你几个意思,小爷能陪你来,你就该暗自高兴了好嘛。”楚衍冷哼,“你还敢嫌弃我。”

    “我就是觉得为什么我们要一群男人出来啊。”

    燕殊扭头看了看身后。

    楚老夫人不放心燕小西,愣是遣了一大批保镖过来,一大群男人,浩浩荡荡的游览景点,不惹眼才怪。

    “你就知足吧,谁来我们家也没享受过这种待遇。”

    “舅舅,我要吃那个!”燕小西指着路边一个小摊。

    “走,舅舅带你去刷脸。”

    燕殊无语的翻了个白眼,楚衍在这里,最大的功能就是刷脸,做什么都不要钱。

    “燕小西,你别吃太多,待会儿吃不下饭了。”

    “我就是要吃,化悲愤为食欲!”

    “不就是人家小姑娘没和你出来玩嘛,还化悲愤为食欲,至于吗。”燕殊轻笑。

    燕小西愣了半晌,气得牙齿打颤,“哼,我不想和你说话了。”

    “你瞧,还生气了,燕小西,做男人呢,要大气一点。你要是喜欢人家姑娘呢,也不可能整天把她绑在自己身上吧。”

    “谁说……谁……我不喜欢她!”燕小西忽然结巴起来,脸都涨红了,低头吃东西,试图转移注意力。

    楚衍倒是一乐,“习凉啊,我熟啊。”

    “没你的事。”燕殊一把将楚衍推开,继续逗弄燕小西。

    自从这小子出生,燕殊几乎就没在他手中落了好,好不容易有机会逗弄他,燕殊你怎么可能放过这机会。

    “你不是想追她?”

    “谁……谁说我要追她啦,你别胡说!”

    “哦——是嘛,我觉得这小姑娘蛮不错的,回头啊,我把她介绍给小北!”

    “粑粑!”燕小西猛地抬头,猫眼睁得很大,明显带着错愕诧异。

    “怎么啦?不然小羽也不错?”

    “他们都不合适。”

    “那谁合适……”

    燕小西低头吃东西,“不知道!”

    “喜欢人家就直说嘛,我瞧着小姑娘挺不错的,你若是喜欢,我们早点把她定下来如何。”

    “娃娃亲啊,不错啊!”楚衍一副八卦脸。

    “我不要,我才不喜欢她,总是喜欢叫我小胖子,我是准备找机会好好教训她的,什么娃娃亲,我不同意,我才没有要追她,我根本不喜欢她……”燕小西抱着东西,飞快的往前跑。

    “反正我不喜欢她,粑粑太讨厌了,我还是个孩子,你怎么能这样,我……”

    “燕小西,往这边走,你跑过了!”

    燕小西身子一僵,“我……我想去那边不行啊。”

    “行,你想干嘛都行。”燕殊笑得一脸宠溺。

    楚衍推了推他的胳膊,“你们家还真打算和习家?”

    “说说而已,我估摸着这家水不浅,没必要掺一脚。”

    “你倒是聪明。”楚衍伸了个懒腰,“这习家嘛,倒是不错,不过是个挺古板的大家族,规矩多,毛病多。不过小西以后若是真的和这习凉有些什么,你也不同意?”

    “若是真喜欢,我不拦着。”

    “你不是说不想掺一脚嘛。”

    “我不想因为这种事和自己儿子闹得不愉快,姑娘只要三观正,别的都好说,我这一天天的,事情那么多,难不成他谈恋爱也管嘛,娶谁,是他自己的决定,那是要和他过一辈子的姑娘,我干嘛掺和,我可以负责他的前半生,却不能陪他一辈子。”

    “这若是娶错人……”

    “我说你丫能不能被乌鸦嘴!”

    楚衍抿嘴。

    “自己选的女人,跪着也要宠完!”燕殊冷哼。

    楚衍挑眉,“你这做父亲的真不负责。”

    “我是相信自家儿子的眼光。”燕殊垂头看了看腕表,“这个点了,也不知道熹熹有没有吃东西。”

    “韩家不能饿着她的,放心。”

    “你当真是没心没肺,你那姑姑就那样,我心里不放心,不然你带我去看看?”

    “谁也不能在这里对楚家人动手,你就放心好了,奶奶既然让姐去了,自然有应对之策。”

    *

    姜熹没想到会有侍者专门过来伺候自己,倒是显得颇为讶异,“你们是不是找错人了?”

    “夫人特意吩咐的,夫人说来者是客,皆不能怠慢,小姐贵姓。”

    “姜!”

    “姜小姐,您先坐下休息一下,我立刻给您准备茶点。”

    其实很多人都在暗中观察姜熹。

    她们都是衣食无忧之人,平素自然喜欢八卦一些事情,也明白这姑娘是被楚玲玉摆了一道,现在韩夫人却让人去伺候,这不是打了楚玲玉的脸嘛,楚玲玉素来要面子,她们就等着楚玲玉下面怎么做了。

    “妈,这韩夫人是什么意思啊。”

    “估计不想落人把柄,才意思一下,别担心。”楚玲玉捏着高脚杯,眼中一闪而过的狠戾。

    而此刻门外又有车子到,宾客已经到得差不多了,怎么又有人来。

    姜熹也下意识的看了庄园入口处。

    娇小的人影立刻落入姜熹眼中。

    习凉一身素净的浅紫色的裙子,长发披肩,身后还跟着一个老仆与一名女佣,手中拿着礼物,显然也是过来拜访的。

    “这习家怎么回事?怎么让她一个人过来。”

    “瞧她这模样,真是惹人怜爱,真搞不懂这习家人是怎么想的,这么好的孩子。”

    “行了,别人的家别胡乱八卦了。”

    韩夫人正好出来,立刻迎了上去。

    “凉凉来啦。”

    “伯母好!”习凉显然和她甚是熟稔,“母亲有事不能过来,特意准备了礼物,让我送过来。”

    韩夫人笑了笑,“好孩子,吃了饭再走吧。”

    “不用了,我家里还有事,我……”习凉话音未落,却忽然瞥见了姜熹,她就一个人坐在角落,周围只有一个女佣,看起来甚是凄冷。

    “凉凉?”习凉毕竟是个孩子,还不会很好的掩饰自己的情绪。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麻烦伯母了。”

    “你这丫头,和我客气什么啊。”韩夫人揉着她得头发,“去屋里玩,你韩大哥也在。”

    “不用啦,我碰见熟人了,伯母不用招呼我。”

    “熟人?”习凉性子在圈子里素来寡淡,怎么有人入了她的眼,韩夫人心里诧异,却瞧见习凉直接朝着姜熹过去,中途都不带拐弯的。

    “那位小姐怎么还认识习家人?”

    “鬼知道,这习凉素来不与人交好,她到底认识谁,谁又知道啊。”

    “该不会是习老爷又娶了什么小姨娘……”

    “赶紧打住,这习小姐脾气不好,若是被听见了,估计有得发脾气。”

    ……

    习凉几乎是小跑着到了姜熹面前。

    “阿姨好!”

    “你怎么来了!”姜熹好不容易碰见个能说话的,心里自然欢喜。

    “送礼啊,早知道阿姨要来,我们就可以一起来了,我就不在家磨磨蹭蹭了,早些过来,还能陪阿姨说说话。”佣人已经搬了椅子过来,习凉倒是不客气,自己坐在姜熹身边,两个人歪头说话,甚是亲昵。

    众人还在好奇姜熹的身份,韩夫人倒是松了口气,真是差点被楚玲玉害死。

    “诸位,请移步,马上到用餐时间了。”经理笑着招呼众人。

    “阿姨,走吧!”习凉想起之前在京都姜熹对自己的诸多照顾,现在在f国,她自然要护着姜熹,拉着她就往那边走。

    餐桌是露天的,而且都是按资入座,韩夫人手下,左右两侧分别就是习家和楚家,这习凉忽然拉了个姜熹过来,这位置就显得有些乱了,众人站在原地,都不知道该如何落座。

    “我去后面坐吧。”姜熹笑着,她可不想成为众矢之的。

    “那我陪你去后面坐。”习凉笑着,她可不管别人异样的目光。

    这习大小姐素来规矩最工整,从不耍小孩子脾气,此刻这般模样,倒是出乎许多人的意料。

    “你就坐这里吧,我去那边!”姜熹抱着习凉坐到位置上,自己往后面走。

    习凉拧眉,想要去寻韩夫人,让她加张凳子,一转头,身后就传来一阵惊呼声。

    姜熹这还未落座,身侧端酒的女人居然将酒水尽数洒在了姜熹身上,“啊——”

    “怎么又是你,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啊!”姜熹还没说话,那女侍者居然就直接开口了。

    姜熹愕然。

    恶人先告状,她今天算是见识到了。

    “你还瞪我,明明就是你撞了我,真是的。”女侍者看着洒了一地的酒水,肯定要被责备的,她刚刚脚踝被东西一绊,才洒了酒水,若是让她自己担责,肯定要被骂死,这是肯定不行的。

    “你这人怎么做事的!”楚澜好死不死的出现在姜熹身边,看着姜熹的衣服,“衣服都脏了,这可怎么办。”

    姜熹拧眉,哑然失笑,侧头看着楚澜。

    她的小动作,难不成以为可以瞒天过海嘛。

    楚澜虽然心虚,却还是笑着迎上她的目光。“这可怎么整。”

    “还能怎么办,这样子也不能继续参加宴会了吧,我让人先送你回去吧。”楚玲玉开口。

    “各位,不好意思,她第一次参加这样的宴会,让各位见笑了,不太懂规矩。”楚玲玉不好意思的解释道。

    “原来如此,估计是太紧张了吧。”

    “也够丢人的,没有那个命还非要削尖脑袋往上面钻,真是难看。”

    “澜澜,快让人备车,送她先走!”楚玲玉心里讥笑。

    小丫头片子,和我斗,你还嫩了点。

    姜熹的目光和楚玲玉的相撞,瞬间就明白了其中的关键。

    想来是昨晚楚濛赶走了那位小姐,她的心里一直嫉恨着,今天就想当着众人的面让自己下不来台,这宴会自己离席,和被中途劝退是两码事,况且今日自己若是从了,估摸着以后在这里就难做了。

    姜熹自己倒是不在意,只是若是以后扯到楚家,就真的难看了。

    “你们凭什么让阿姨走!”习凉立刻跑过去,直接护在了姜熹面前。

    “习小姐,她这衣服脏了,留在这里,恐怕不妥吧。”有人说道,“那是对主人家的不恭敬啊。”

    “可是这明明就不是阿姨的错!”习凉这态度,倒是出乎楚玲玉的意料。

    按照楚濛的说法,他们之间应该没什么关系啊,习凉去接机也是受人所托,怎么现在看来,不是这么回事呢。

    “凉凉……”姜熹这小小的身子挡在自己面前,却不期然的想到了自己那小子。

    “阿姨,反正您不能走。”

    “这本来就是她的错!”一边的侍者垂头小声嘀咕,却被习凉听了个一清二楚。

    习凉扭头狠狠瞪了她一眼,“你说什么!”

    “没有啊!”

    “你算什么,主人家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你上来指手画脚了!”

    侍者脸色一白,朝经理求救,经理觉得事情已经不是她能掺和的了,自然不敢开口,习大小姐发脾气了,她可不敢招惹。

    “你就是个下人,那般对客人大呼小叫的,你这规矩是谁教的!这般没大没小,懂不懂规矩啊!”

    姜熹挑眉。

    这丫头发起脾气,倒是真厉害,难怪从她来开始,嘀咕她的人都住了嘴巴。

    “习小姐,我不敢!”侍者被习凉说得心惊肉跳。

    “我看你胆子大得很!”习凉轻哼。

    “怎么回事啊!”韩夫人不过是离开半会儿,没想到又出了事,看样子今天的宴会是不可能消停了。

    “夫人,分明是那位小姐撞了我,我不是有意要把酒水泼在她身上的!”侍者立刻跑到韩夫人面前,这说着仿若要哭了一般。

    “你还敢恶人先告状!”习凉气结。

    “我没有,习小姐不要因为和她相熟,就偏袒她,不过习小姐若是一定要寻我麻烦,我也认了。”

    习凉气得要死,“你这人怎么如此不要脸,分明是你泼了阿姨的酒水,还敢这般惺惺作态。”

    “我没有。”侍者知道,自己若是不咬死了姜熹,恐怕会死得更难看,那就等于得罪了所有人。

    今日毕竟是在韩家的地盘,自己无论如何也算是代表了韩家,习凉若是穷追不舍,韩夫人落不下面子,也只能护着自己。

    “分明就是你,我真是从未见过你这般虚伪,无耻之人!”习凉显然是气结了,脸都涨红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没什么大事,习小姐就别闹了,母亲已经通知司机,先送她离开了。”楚澜笑着。“韩伯母,没什么事,就是碰洒了酒水,衣服脏了,她想先离开罢了。”

    姜熹深吸一口气,什么时候变成她自己要走了。

    自己到现在一句话都没说,戏都让她们唱了。

    “姜小姐?”韩夫人显然不信。

    “阿姨,你不能走,分明就是她故意的,您若是走了,少不得以后会被人说!”这种事情上面,习凉还是看的很通透的,她护在姜熹身前,倒是寸步不离。

    “你都明白的道理,阿姨怎么会不懂!”姜熹揉了揉她的发顶,让一个孩子护着自己,心里仿若被一股暖流冲刷了一般,炙热。

    原本只想安稳的平息这件事情,只是有人咄咄逼人,那就别怪她不客气了。

    “车子来了,你还不走嘛!”楚玲玉轻笑,亏得楚澜之前还说她很厉害,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嘛。

    姜熹倒是抿嘴一笑,慧黠的猫眼瞬间迸发出了一股勾人慑魄的光。

    “谁说我要走了。”

    “你……”

    “我是真不明白,跟着旁人落井下石,对您有什么好处,若是你真的看不惯我,直接说就好,用不着拐着弯唱这么一出戏,我原本懒得理你,毕竟不是任何阿猫阿狗都能入得了我的眼!”

    姜熹原本在众人印象中,就是个温婉沉静的女子。

    此刻却陡然变得锋芒毕露,疾声厉色,众人齐齐愣住,显然没有反应过来。

    只是韩夫人轻笑,这楚玲玉以为自己捏了个软柿子,没想到踢到铁板了。

    “姜熹,你说谁是阿猫阿狗!”楚澜气得脸色青白。

    “我本不愿招惹是非,偏生就是有人不让我消停,有什么事直接冲着我来就好!”姜熹将习凉护在身后,“我虽没正式入楚家的门,不过这次过来是应了奶奶的请求,以后这事传出去,丢的是楚家的人,我就不明白了,姨妈,你是见不得我好,还是针对楚家。”

    “或者是,您对奶奶不满?”姜熹轻笑,摩挲着下巴,“不过也可以理解,你毕竟是庄家人,怎么可能全心全意为楚家考虑呢!”

    姜熹这话无疑是在本就暗藏汹涌的海面上,又掀起了一阵狂澜!

    “楚家人?”

    ------题外话------

    楚家这边会进展得比较快,出现的人物都是为了推动情节而展开,不会添加重要的配角,所以大家不用担心我挖坑把自己埋了(捂脸)

    其实我很懒,每次出现新的一些配角炮灰,我都是有这个男人,那个女人代替,或者是某姓先生,某姓小姐代替,后来自己觉得不太好((*/w╲*)),所以准备给他们也取个名字,你们不要觉得出现人名就必然是重要的角色,就是为了推动情节而已!

    不过习凉在护犊这方面倒是和小西挺像的!

    燕小西:这是夫唱妇随。

    我:你不是不喜欢人家嘛!

    燕小西:我……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