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191 宴会羞辱,还有后招(二更)

正文 191 宴会羞辱,还有后招(二更)

    f国楚家

    姜熹可没想到一来会碰到如此尴尬的一幕,站在门口,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楚玲玉脸色煞白,气得浑身乱颤,这楚濛什么时候发作不好,偏生要在今天,还是当着姜熹的面,现在估计楚家的下人都不把自己这个大小姐放在眼里了,更别说姜熹了。

    “怎么回事!”楚老夫人从楼上下来,瞧着气氛不对,神情也变得有些凝重,不过一看到燕小西,登时眉开眼笑。

    “哎呦,小西来啦,快给我抱抱!”楚老夫人哪里还管得了别的啊,冲过去就从楚衍手中接过燕小西,瞧见姜熹更是心里大喜。

    “熹熹,燕殊,快进来坐!站着干嘛啊。”

    姜熹只能硬着头皮进去,一群人坐下,楚老夫人逗弄着燕小西,自然是合不拢嘴,楚玲玉气过了,反倒是冷静下来。

    “你叫姜熹是吧。”楚玲玉突然开口,姜熹只是不咸不淡的点头,不卑不亢,倒是让楚玲玉有些侧目。

    燕殊一家人,仍旧穿着简单的亲子装,不过人家颜值高,饶是这般简单的衣服,穿起来更是格外有味道。

    “按辈分来说,你可以叫我一声姨妈。”楚玲玉笑得人畜无害,“我本来以为梦颜……”

    “咳咳——”楚老夫人咳嗽两声,打断她的话,“熹熹,今晚你们就住这儿吧,房间都准备好了。”

    “我们已经订了酒店。”

    “家里有房子,住外面做什么。”

    楚玲玉又不是傻子,自然明白自己母亲是不想谈论这个话题,她似乎忽然想到了什么,笑着提议。

    “熹熹啊,你明日有空嘛?”

    “暂时没有。”

    “那正好,明日韩夫人在自己庄园宴客,来的都是f国有头有脸的人,你初到这边,人生地不熟的,我带你去见见人。”

    “太麻烦了。”姜熹推辞。

    “没什么不好的,跟着我认识点人对你没坏处。”楚老夫人捏着燕小西的脸,“就是一个小心的宴会,去的人不算多,他们在国内也是很有影响的家族,和他们多交流,对你没坏处。”

    “是啊,反正我带着你,不用害怕。”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姜熹也不好推辞。

    只是面前这位妇人,虽然冲着自己笑得十分慈爱,可是眉目间却有着掩饰不住的杀气。

    楚家人一心都扑在燕殊一家人身上,冷落楚玲玉母女也是正常,楚玲玉寻了个由头就带着楚澜先离开。

    刚刚上车,一脚蹬掉了高跟鞋。

    “妈,您别生气。”楚澜安抚。

    “楚濛这分明是在那个女人面前专门让我下不来台,什么东西!”

    “明天韩夫人的宴会,你真的要带她去啊,那可是最上流的聚会啊。”楚澜咬牙。

    “你懂什么,今日出门让我落了面子,明天我就让姜熹下不来台!”

    “外婆若是知道了,会不会生气啊。”

    “姜熹自己上不了台面,和我有什么干系,她冲着我生气做什么。”楚玲玉轻笑。“小地方来的野丫头,以为榜上燕家就飞上枝头变凤凰了嘛,明日我就让她被打回原形。”

    楚澜点头。

    *

    燕小西自从发现楚老夫人养得一堆柯基,就再也挪不动腿了,恨不得晚上就直接睡在狗窝里,管家十分讶异,这老夫人的宠物,平素别人一根手指头都不能碰,就是两位公子都不敢乱摸,这狗在这位小少爷手里,都被弄得嗷嗷直叫了,她居然无动于衷,果然这人心啊,偏得厉害。

    “奶奶,姑姑明显是针对姐的,明日那聚会不去也罢,你干嘛还非要姐姐去啊。”楚衍给楚老夫人揉肩。

    “韩夫人的宴会素来去的人都是非富即贵,平常人家就是请帖都难弄到,熹熹是我们楚家人,庆典的时候,我准备正式认她回来,先在这些夫人刷刷脸,也就顺便让各大家族心里都有数了。”

    “明日姑姑定然会去搅局的。”

    “难不成你以为你奶奶我是吃素的嘛,能由着她欺负熹熹!”楚老夫人冷哼。

    “我就知道,您心里是不是有什么对策了?不然我陪姐去!”

    “都是女眷的聚会,你一个男人去像什么样子。”楚老夫人冷哼。

    “我这不是担心嘛。”

    “把你的心放回肚子里!怕什么,有我在呢。”楚老夫人轻哼,“话说,今天你大哥怎么发了这么大的火。”

    楚濛从小就被作为接班人培养,自小性子沉稳克制,极少发脾气。

    “还不是因为那个女人留下的戒指。”

    “哦!”楚老夫人听着理由,倒是不意外。“这么多年了,他怎么还放不下。”

    “我瞧大哥这样子,估计是准备为她守身如玉,一辈子孤独终老了。”

    “呸,你个小混蛋,说得什么混账话。不过也是你大哥的错,人家姑娘好好地,愣是被他气跑了。”

    “哎呀,大哥那时候不是年轻嘛,还没开窍。”

    “说得好像你开窍了一样。”

    楚衍努努嘴,不再说话。

    姜熹心里自然也很是担心,靠在床边,燕殊正俯身给她擦头发。

    “既然奶奶让你去了,定然不会让你平白受人欺负,你就别总是担心了。”

    “若是那人欺负了你,回头我再帮你欺负回去,别总是担心那么多。”

    “我瞧着楚家和他们母女的关系也并不好,到时候就算是撕破脸,楚家人站在谁那边还不一定呢。你就……”

    燕殊絮絮叨叨说了半天,身下的人愣是没动静,燕殊再垂眸,发现姜熹已经睡着了。

    燕殊颇为无奈的吻了吻她的嘴角,帮她掖好被子,刚刚准备抽身离开,发现自己的衣角被姜熹紧紧攥在手里,燕殊将毛巾往边上一扔,直接钻进被窝。

    翌日

    楚玲玉一大早变过来了,带着姜熹又是去美容,又是去试衣服,旁人看来,她俩的关系视乎比母女还要亲昵。

    “熹熹啊,你有什么要求就直接和我说,都是自家人,不用客气。”

    “伯母,已经够了,我真的不需要买东西。”

    “怎么还叫我伯母呢,都说了叫姨妈。”楚玲玉手中捏着项链在姜熹脖子上比划,“你脖子上的是什么东西啊。”

    银链子穿起的一枚子弹,做工粗糙,楚玲玉忍不住鄙夷,还真是粗鄙。

    这种东西也好意思戴出来。

    这完全就是非主流才会戴的啊,瞧她还当宝贝一样,当真是上不了台面。

    姜熹捏着项链,“我觉得我的项链挺好的,伯母,您真的不用费心了。”

    “那怎么行,今天参加宴会的人可都不是一般人,你戴着这个,会被人说的,你今天代表的可是楚家,不能丢了份儿。你瞧这根钻石项链,做工不错,钻石也挺大的,正好配我给你买的礼服,你试试。”

    “真的不用,这个挺好的。”姜熹已经带了快五年,燕殊送的,自然是舍不得取下。

    “你这孩子,脾气怎么这么倔,罢了,你不愿戴,我也不强求!”楚玲玉对姜熹甚是殷勤。

    若不是早就和楚澜商定好了对策,楚澜都要觉得母亲是假戏真做了。

    姜熹着实懒得和这对虚与委蛇的母女打交道,索性很快便到了晌午,他们撑着直到韩夫人的庄园。

    还没到门口,楚玲玉忽然接了个电话。

    “熹熹啊,不好意思,我有个姐妹要过来,我去接一下,你先进去,我已经和他们打过招呼了。”

    姜熹点了点头。

    她们下车之后,姜熹得了空,准备给燕殊去了个电话,车子猝不及防停住,姜熹重心不稳,头部撞到座椅,伸手揉着额头。

    “燕夫人,不好意思,有人拦车。”司机连忙摇下车窗。

    “什么人啊,这里是韩家,岂是你们可以乱闯的!”门口的守卫甚是森严。

    “我们是来参加宴会的。”姜熹开口。

    “请帖呢!请出示请帖。”保安伸手。

    姜熹一愣,倒是忘了这茬。

    “不好意思,请帖不在我身上,不过我认识的人很快就来,她说已经和你们……”

    “一张请帖只能容许一个人进来,没有请帖就请回吧。”

    “怎么了?”一个穿着职业装的女人走过来。

    “经理,有人没有请帖却要进来。”

    “赶出去就好。”

    “燕夫人?”司机一脸迷茫的看着姜熹。

    姜熹只能推门下车,那经理睥睨了一眼姜熹,不认识!

    这又是准备来蹭宴会的嘛?

    “我是和庄夫人一起过来的,她说已经和你们打过招呼了。”这都已经堵到门口了,姜熹也是进退两难,还以为那对母女会在宴会上做什么手脚让自己下不来台,没想到,这宴会没开始,就把自己给算计了一通。

    “庄夫人?楚家那位?”经理狐疑道。

    “嗯。”

    “原来是你啊,跟我进来吧!”他们酒店经常承包各种宴会,国内但凡是有点地位的人,她都眼熟,面前这位她是一点印象都没有,所以说话的时候,口气也显得十分傲慢。

    “经理,这位是……”一个女侍者跑过来。

    “不用你招呼,忙你的!”经理立刻打发女人离开,“这位小姐,您自己看看参观,我还有事,先去忙了。”

    “嗯。”姜熹对她的傲慢倒也没放在心上。

    庄园内已经有一些贵妇人到了,大家穿得都异常简单,倒是姜熹这身装扮,显得有些过分张扬了。

    她本来还狐疑楚玲玉带着自己买这个买那个,甚是殷勤,现在看来,还真是从一开始就算计好了。

    许多的侍者都跟在这些贵妇人后面端茶倒水,基本上每个人都有专属的服侍人员,众人更是三五成群,每个人脸上都堆着小易,欢声笑语,一片和睦,而姜熹根本就是在排除在外的,就是侍者路过,也没正眼看她一下。

    不过姜熹仔细听来,他们谈论的话题,不是衣服首饰,就是是自己的男人,不过看起来是在闲话家常,这里面的学问可就多了,因为许多关系都是有各家夫人牵线搭桥的,所以上流社会才会那么注意门户地位,这娶了一个品级低的老婆,参加这种聚会,都根本插不上话。

    而且你根据宴会,基本上也能看出各家的远近亲疏。

    姜熹一打眼就看见被人簇拥着的一个贵妇人,想来应该就是韩夫人了吧。

    “这女人谁啊,怎么一直站在边上。”一个侍者小声嘀咕。

    “不认识,经理说不用招呼,估计是跟着哪位夫人来攀关系的。”

    “每次举办这种宴会,总是有这些不识趣儿的人。”

    “瞧她穿成那样,还真把自己当成是贵族小姐了嘛,打扮得那么花枝招展,也不觉得俗气。”

    “可能想在各位夫人面前露个脸吧,却不曾想弄巧成拙了,哈哈——”

    “看过来了,赶紧走!”

    姜熹甚是无奈,转身准备去别处转转,一扭头,撞到了端着酒托的侍者,酒水洒了那侍者一身。

    “不好意思。”姜熹心里暗叫不好,果然今天不适合出门。

    “怎么回事!”经理大步过来。

    “经理,不是我的错,是她撞了我。”侍者连忙指着姜熹。

    “我看在庄夫人的面子上才让你进来的,你别捣乱啊。”经理无语,不过还是惊动了一侧正在闲话家常的众人。

    “这女人谁啊?”说话的是韩夫人,“眼生得很,跟着谁来的?”

    姜熹模样出众,面容姣好,气质非凡,看着倒像高门大户出来的,只是她今天说过就是普通小聚,不用穿得太隆重,她却穿着一身礼服,她忍不住惋惜。

    可惜了这张小脸,如此急功近利的要表现自己,在这个圈子,恐怕难出头。

    而众人面面相觑,纷纷说道并不认识眼前的女子。

    “她是庄夫人带来的。”

    “玲玉人呢!”韩夫人倒是有些讶异。

    “还没到。”经理显得格外恭敬。

    “庄夫人就是心肠太好,可是这样上不了台面的人,怎么能往这里乱带呢。”

    “再不济也得给她一个面子啊,穿成这样过来,这里都是女眷,又没个男人,这是准备招谁的眼啊。”女人嘛,总是嫉妒那些比自己年轻漂亮的,况且他们也见多了那种削尖了脑袋往这个圈子里钻,将姜熹这身装扮,自然把她归结到那一类人中。

    “行了,别说了,既然玲玉还没来,你就在一边等着吧,别乱跑。”

    姜熹没想到这位韩夫人居然没有落井下石,对她的印象自然很好。

    “听说连请帖都没有,这种人怎么能放进来。”

    “算了,就算不给庄家人面子,楚家那边也不能得罪啊。”

    “算了吧,我听说昨晚庄家的一个侄女被楚公子从古堡扔了出来,楚玲玉打得什么主意谁不知道啊。”

    “她是打算在楚公子身边安个自己人,没想到却被楚公子直接打了脸,我还以为她今天不来了,没想到有带了个这么个人来,这楚玲玉真是越过越回去了。”

    “一出生便不再楚家教养,怎么可能……”

    “别说了,被人听见得罪楚家,谁都担待不起!”

    姜熹咋舌,果然女人多的地方,是非多啊。

    而此刻楚玲玉挽着一个妇人有说有笑的过来。

    “玲玉,你可算是来了。”韩夫人立刻迎了上去。

    可是姜熹却看得出来,这韩夫人倒不是真心喜欢楚玲玉,虽然故作熟稔,可是眼中却掠过一丝讥嘲,这完全就是一出戏,就看谁的演技更好一些了。

    “来迟了。”楚玲玉笑着,楚澜跟在后面,温柔笑意的说道。“韩伯母。”

    “澜澜是出落得是越发标致了,对了,那位……”韩夫人刚刚要提及姜熹,却被楚玲玉瞬间调转了话锋。

    “李夫人,您的这件衣服真漂亮,之前我在杂志上看到过,可惜啊,下手太迟了,听说只有十件。”

    “儿子买的。”

    “真是羡慕,儿子都这么贴心。”

    “还好啦。”李夫人说得无所谓,可是脸上却带着得意的笑。

    韩夫人却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姜熹,她不用知道前因后果,也知道楚玲玉今日是故意想在众人面前让这姑娘下不来台。

    她到底是如何得罪了楚玲玉啊,让她如此算计。

    楚玲玉余光一直落在姜熹身上,她安静站在花圃旁,沉静温婉,好似置身事外一般。

    姜熹又不是傻子,估计待会儿楚玲玉还得作妖。

    ------题外话------

    大家放心,我是不会让我们家熹熹被人欺负的!

    燕小二:你敢欺负我媳妇儿,我就掐死你!

    我:……

    燕小二:我要去救媳妇儿!

    我:都是女人的聚会,你一个男人去干嘛。

    燕小二:我不管!

    我:不过你也不算是个人,最多算个禽兽!

    燕小二:(╯‵□′)╯︵┻━┻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