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190 触了逆鳞,把人扔出去

正文 190 触了逆鳞,把人扔出去

    f国全年四季,都气候宜人,刚刚出了机场,海风吹来,带着一丝水汽,还有这里人固有的热情,让人抗拒不了的整个人都身心舒畅。

    “怎么不走那边?”燕小西指了指一条开阔的大道,路上居然寥寥无人,而他们却非要挤在这个已经人满为患的路上。

    “那条路是专门修葺,直达古堡的,一般只有楚家人和他们家的亲朋才会走。”习凉这个导游还是很尽责的。

    “这么土豪。”燕小西摸了摸下巴,默默下了一个决定。

    一定要牢牢抱住舅舅的大腿。

    “你们没有人对海鲜过敏吧,我晚上带你们去吃f国的特色海鲜。”说起国家的特产,习凉眼中流露出了无比自豪的神色。

    “随你安排就好。”姜熹盯着习凉看了半天,真是越看越觉得喜欢。

    不过想起刚刚燕殊的话,这心里却又开始有了另外一番思量。

    一行人到了一个小餐厅门前,虽然餐厅门面很小,不过餐厅前的凳子上已经坐满了排队的人,这会儿f国的时间不过是傍晚五点一刻,居然就开始排队了。

    “我订了位置,这家餐厅过来基本上都是要排队的。”习凉领着他们进去,她似乎是这家的常客,服务员对她十分熟稔。

    “习小姐今天有朋友来啊。”侍者笑着招呼他们进去。

    “嗯。”习凉认真的点头。

    “我领你们过去,请!”前面一个侍者带路,后面还跟着一个,餐厅不大,曲曲折折,很容易走丢。

    “这几个人没见过啊,也不知道和习家什么关系?居然和习大小姐一起来了,倒也不避讳。”

    “闭嘴!”一个女人走过去,“我和你说过了,上班时间别胡乱嚼舌根。”

    “经理!”女人悻悻地垂头。

    “若是被人听见,我都救不了你,习大小姐的脾气你不懂嘛!”

    “我错了!”

    燕殊走在最后,听得真切,一抬头,和姜熹视线相撞,对视一眼,燕殊搂着她的腰继续往前走。

    或许是在自己的国家,习凉比在京都更加放得开,倒也不觉得拘谨,因为餐厅人很多,倒是等了许久,姜熹好似是累极了,靠在燕殊肩上就睡着了,还是侍者传菜声,才把她吵醒了。

    “请问洗手间在哪里,我去洗个脸。”姜熹捏了捏眉心,难道是因为时差问题嘛。

    “出去右转就能看见了。”

    “阿姨,我陪您去吧。”习凉开口。

    “不用了,我自己去,你们先吃。”看燕小西的口水都要流到餐盘里了。

    餐厅墙上挂着许多照片,姜熹边走边看,动作极慢,传菜生走在姜熹前面,两个人又开始嚼舌根了,无非就是谈论燕殊的样貌罢了。

    “刚刚和习大小姐一起来的那个男人好帅啊。”

    “感觉比楚公子还帅。”

    “人家都结婚有老婆了,你就看看吧。”

    “我也没说什么啊,他们会不会是习夫人的娘家人啊,最近楚家百年庆典,国内好多生面孔。”

    “不会吧,习夫人的娘家人,怎么会是她接待。”

    “我说的是以前那位!”

    “那倒也是也有可能,人家的事情你掺和什么啊,人家买个包都比我们一个月的工资多!”

    ……

    姜熹倒是一点不落的听了进去,看来燕殊猜得果然没错啊。

    洗手间内燃着f国特有的熏香,味道浓烈怡人,姜熹刚刚进了隔间,就听见一阵高跟鞋的踩踏声。

    “澜澜,这样真的好嘛?我真的很担心会被讨厌。”

    “我邀请你回去吃饭,有什么不好的啊,别担心。”这声音……“你不是很喜欢我大哥嘛,我听说大哥从今天开始,事务都推了,现在肯定在家,我待会儿要和我妈去看外婆,你顺便和我一起去。”

    “我就是怕他生气而已。”

    “别担心,不会的!”楚澜拍了拍她的肩膀。

    *

    楚家

    楚濛面前放着一摞文件,手中握着雕花繁复的钢笔,伸手摩挲着下巴,神情认真而又严肃。

    “总裁!”louis敲门。

    “进。”

    “总裁,大小姐和表小姐来了。”louis小心翼翼的观察楚濛的神色。

    “嗯。”楚濛翻阅着手中的资料。“这个资料全嘛?”

    “总裁,您是打算动习家?”louis不懂了,这习小姐不就是请小少爷吃了顿饭嘛,他需要如此大动肝火嘛,恨不得把习家的资料都找过来看一遍。“习家和楚家没有任何牵扯啊,您贸然……”

    “谁说我要动习家了。”楚濛挑眉,“louis,我发现最近你管得有些多啊,你是准备管到我这个主子头上了嘛。”

    楚濛脸立刻沉下来,放下笔,神色严肃。

    louis大惊,脸色都白了,“属下不敢。”

    而此刻楼下传来一阵嬉笑声,“还有别人来了?”

    “表小姐的堂姐来了。”

    而此刻管家过来扣门,“公子,用晚饭了。”

    “来得可真是时候。”楚濛轻笑,起身就出去。

    楼下的女人瞧着楼上的动静,立刻抬头看过去,差点就惊呼出声了,戴着美瞳的眸子睁得浑圆,双手不安的绞动着腿上的包,恨不得把眼珠子都焦灼在楚濛身上。

    面前的男人穿着十分考究的西装,中世纪的款式,白色的衬衫加上考究的西装裤,领结上点缀着黑玉,周围是古董青铜宛若天神,仿佛要和这古堡融为一体,就像是中世纪的油画,漂亮考究得让人移不开眼。

    “大哥!”楚澜瞧着自家堂姐那花痴的模样,心里自然是鄙夷的,不过现在她得把堂姐推给楚濛,脸上自然不能露出嘲弄的神色。

    “嗯。”楚濛淡淡的点头,唤了一声端坐在楚澜身侧的华贵妇人,“姑姑。”

    “好久没见到小濛了,还是和以前一样帅气。”楚玲玉一身华贵的高定,这位姑姑,对大牌高定情有独钟,但凡只要是出售的高定,她衣橱里基本都有。

    “心贝,叫人啊。”楚玲玉瞧着庄心贝看楚濛居然有些痴傻状,在心里狠狠鄙视了她一番,怎么和没见过男人一样。

    “楚大哥。”庄心贝立刻起身,因为动作幅度太大,包包落地,发出了巨大的声响,惊扰了此刻正躺在楚老夫人怀中的一只柯基。

    “乖——”楚老夫人低头给自己宠物顺毛。

    楚濛则大步走过去。

    离得越近,庄心贝心脏跳得越快。

    这个男人简直完美,近观和远看果然不同,又承袭了楚家的爵位,简直完美。

    “庄小姐,你的包。”楚濛弯腰拾起,绅士十足,庄心贝激动地可以听见自己的心跳声,连忙接过包,这个男人就是手指都完美得不像话。

    “姑姑,你们吃过饭了吗,没有吃过的话,可一起用餐,庄小姐也可以一起。”楚濛仿若根本没瞧见庄心贝那花痴的模样。

    “嗯。”其实她们三人已经吃过了,不过为了给庄心贝制造机会,也只能也跟着吃了一些。

    为了在楚家百年庆典上惊艳八方,参加宴会的女眷最近都很节制,不敢多吃。

    餐桌上,楚濛话不多,就是给楚老夫人置菜说了两句,楚玲玉刚刚准备开口,楚衍就从外面风风火火的跑了进来。

    “小公子!”

    “起开,小爷烦着呢,别惹我。”楚衍一脸郁色,风尘仆仆的跑进来。

    “大小姐和表小姐来了。”

    “和我有什么相干。”楚衍口气不好,显然是在哪里受了气。

    “楚楚!”楚濛沉声,“成何体统!”

    “大哥!”楚衍咬了咬嘴唇。“我就是……”

    “有外人在,你也注意点形象。”

    一句外人,立刻将亲疏远近分得一清二楚,楚玲玉与楚澜脸色都明显不好看。

    “还以为你今晚又在外面厮混,不打算回来了。”楚老夫人轻笑,“快坐下吃饭。”

    “我是忙着正事。”

    “喝酒泡吧?”楚濛挑眉。

    “才没有,姐姐、姐夫和小西不是来了吗,我本来打算去路上拦人的,可是路上车太多,把我堵在半路了,折腾了这么久才回来,结果人的面都没见到。”楚衍有些气急败坏。

    “叮当——”楚玲玉手指微微颤动,勺子碰到瓷器,发出清脆的声响。

    “姑姑怎么了!”楚濛轻笑,“是不是今晚的汤不合口味。”

    “没事。”

    其实这楚家兄弟都很难缠,不过楚濛作为楚家家主,平时面子上还要过得去,倒是楚衍,我行我素,平素一点面子都不给她,倒是个刺头,偏生楚濛和楚老夫人对他又疼爱有加,让他的性子也变得更加骄纵。

    进门到现在,他连正眼都没给自己,居然叫姐姐、姐夫叫得如此亲热。

    那个女人是给他下了什么蛊。

    “熹熹和小西已经到了!”楚老夫人一激动,差点从椅子上跳起来,“人呢!”

    “这不是没接到嘛。”楚衍喝了一大口果汁。

    “我要你有什么用!”楚老夫人气结,恨不得把手中的叉子就直接飞过去。

    “奶奶,你也不能怪我,这习大小姐动作太快,我能有什么办法啊。”

    “习家?”楚老夫人拧眉,看向楚濛,“怎么回事?”

    “哦,习家准备开拓那边的国内市场,和秦氏有合作,估计是受了秦浥尘的委托才接待了他们。”

    “哦!”楚老太太不疑有他。

    楚濛怎么可能说,是因为你的乖孙,恨不得要住在人家呢,估计她又要吃味了。

    “这人都到了,怎么能不回家啊,楚濛,你去接!”

    “奶奶,你急什么啊,好歹等大哥吃完饭啊,他们下榻的酒店我都打听清楚了。”

    “吃什么吃,赶紧去给我接人,他们不过来,你今晚就别回来了。”楚老夫人冷哼,扭头看向管家。“房间都打扫出来了嘛。”

    “公子早就吩咐过了,前几日就收拾出来了。”

    “好你个楚濛,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他们要过来。”楚老夫人气结。

    “奶奶,您消消气,吃饭!”楚濛笑着赔罪,“这熹熹的性子,也不是我能强迫的,我要是强行把人带回来,弄得不好看,到时候您不也跟着难受嘛,回头我一定和她好好说说,这人都来了,您还怕她不回来嘛。”

    “也是!”楚老夫人倒是吃不下了,吩咐下人开始准备各种东西,平素就是再显贵的人过来,也没见她如此上心。

    楚玲玉现在算是明白,为什么楚澜如此担心了,这女人对楚家人的影响力不小啊,看样子,她得加快动作了。

    楚家必然要留下自己的人,她眼珠子一转。

    “小濛,庆典上的舞伴找好了嘛。”楚玲玉笑得人畜无害。

    “姑姑有人选推荐嘛?”楚濛捏着刀叉,动作优雅。

    “你若是有人选,我就不推荐了,你该不会是背着姑姑谈恋爱了吧。”

    “没有。”

    “你年纪也不小了,也该找个对象了,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澜澜都会跑了。”

    楚濛但笑不语。

    “心贝,快给小濛倒酒,没瞧见他杯中的红酒都没了嘛。”

    楚玲玉暗示意味十足,楚家人若是不懂,那就是真傻了。

    楚濛倒是不动声色,楚衍直接起身按住了庄心贝。

    庄心贝心里一紧,“楚二哥……”

    “首先呢,我可不是你什么二哥,别乱叫,免得让人误会,再者,倒酒这种事,下人来就好了,庄小姐难得来我们家做客,姑姑怎么把人家当下人使唤啊,传出去又得说我们楚家待客不周了。”楚衍笑得那叫一个天真无邪。

    “倒个酒而已,哪有那么多讲究。”

    “也对,看样子姑姑也挺清楚庄小姐的身份定位啊。”

    身份定位?

    下人!

    庄心贝咬紧嘴唇,手指绞动着衣服,脸上一阵青白。

    “都坐下吃饭,吃顿饭也不消停。”楚老夫人无奈的摇头,“楚楚啊,你和熹熹相处时间最长,她喜欢什么你最清楚,你和下面的人说清楚,到时候若是谁冲撞了小姐,就给我从家里滚出去!”

    一旁的下人纷纷垂头,都不约而同的长个心眼,看样子即将要来的这位,得小心伺候着啊。

    *

    姜熹原本打算过几天再去楚家拜访,不过一路上听说了楚氏百年庆典的事情,庆典就在大后天,估计楚家人都会很忙,楚老夫人的脾气有比较古怪,自己一到这边却一声招呼都不打,估计也得生气,所以吃了晚餐,姜熹就给楚衍打了电话,询问是否方便过去拜访。

    楚衍本来正在吃饭,接到姜熹的电话,自然是十分兴奋。

    这楚玲玉和楚澜三人本来已经打算回去了,一听说姜熹要过来,就打定主意坐下了。

    “熹熹,你若是累了,我们明日再来?”

    “楚楚之前都打了电话,估计楚家人都知道我们到了,不知道就罢了,这已经知道了,再不过去,估计奶奶得生气了。”姜熹靠在燕殊怀里,沿海公路夜凉如水,入夜的沙滩上还有许多人燃着篝火狂欢。

    “麻麻,你看那个,是小鹿!”车子进驶入楚家地盘,远远就看见用围栏圈养的各种动物。

    姜熹嘴唇抽了抽,这楚家是准备开动物园嘛。

    “麻麻,那个房子好漂亮。”燕小西盯着灯火通明的楚家古堡,夜幕垂下,古堡给人的影响隽永深刻,带着历史的沉淀,岁月的打磨,漂亮得让人移不开眼。

    你若是不到f国,根本感受不到楚家的强大,

    你无论到哪里,都能够看到楚家的族徽标致,大到地标建筑,小到路边的广告横幅,楚家的影响力几乎无处不在。

    “我去外面接人!”楚衍一路小跑出去,楚老夫人和楚濛回房换衣服,大厅里就剩下楚玲玉三人。

    而此刻女佣捧着楚濛的衣服上楼。

    “等一下!”楚玲玉起身。

    “大小姐。”女佣垂头,恭敬的站在一边。

    “这是给公子的衣服?”

    “嗯。”

    “给我吧,我拿上去。”

    女佣犹豫了一下,毕竟楚公子和大小姐关系不好,这是众所周知的。

    “没听到我说话嘛!”楚玲玉提高声音。

    女佣腿一软,立刻双手奉上衣服。

    楚玲玉把衣服往庄心贝手中一扔。“送上去。”

    “伯母!”

    “赶紧的啊!还愣着干嘛!”

    “楚大哥好像并不喜欢我。”

    “你要是不在他面前多刷刷存在感,他怎么可能注意到你啊,傻孩子,赶紧去。”楚玲玉笑着拍了拍她的肩膀。

    “我紧张。”

    “别怕,他又不吃人。”

    庄心贝咬了咬嘴唇,心里一横,想起刚刚楚濛还帮自己捡包了,或许真的可以试一下。

    楚濛站在窗口,瞧着一辆车子由远及近,不过到古堡还需要十几分钟,他慢条斯理的脱衣服,传来敲门声,他也不甚在意。

    “进来!”

    庄心贝放在门把手上的手指都在颤抖,她推门进去,楚濛房间是完全承袭了中世纪的欧式装修风格,富丽堂皇,看得她整个人都晕了,楚濛背对着她,倒没注意是庄心贝。

    庄心贝小心翼翼的将衣服放在桌上,刚刚准备开口,瞧见桌上的一枚银戒。

    楚濛房间的灯都是漆金,怎么会有这样的银戒,而且看成色,而有些年头了,她完全是下意识的拿起来,准备看一眼。

    楚濛瞧着身后的人迟迟没离开,心里有些愠怒,一扭头,就瞧见庄心贝正端详着自己的戒指!

    “把戒指给我放下!”楚濛声音太大,庄心贝心里一惊,戒指掉落。

    楚濛眸子陡然收紧,俊美的脸仿若冬日飞霜,疾声厉色的模样,吓得庄心贝,连连后退。

    “给我滚出去!”楚濛声音极大,吓得庄心贝腿软,根本动弹不得,手脚都不听使唤了,这脚好死不死的就踩在了戒指上。

    楚濛大步过去,直接把人推开,庄心贝跌坐在地上,楚濛捡起戒指,确认无碍,指着房门,“立刻滚出我的视线。”

    庄心贝完全被吓懵了,眼泪哗哗的往下流。

    louis不过是刚刚离开一阵,就听着楚濛发火了,还以为那个不长眼的佣人惹怒他了,没想到是庄心贝。

    “总裁。”

    “把她给我赶出去。”

    “楚大哥,我不是故意的!”庄心贝看着他冷峻的脸,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她跪着要爬到楚濛面前,却被louis拦住了,这不是找死嘛。

    楚濛拿着手帕正慢条斯理的擦拭着戒指,眸子染上变得越发阴鸷。

    “不滚?那就给我扔出去!”

    louis立刻让人抬着庄心贝就往楼下走。

    楚玲玉瞧着她许久没下来,还以为事成了,没想到却被人抬了下来,心里大惊,这个蠢货,勾引个男人都能搞砸了。

    “伯母,救命——伯母……”庄心贝声嘶力竭的大喊着。

    “louis,你给我站住!”

    这庄心贝毕竟是她带来的人,就这般处置了,估计以后楚家下人都瞧不起自己。

    “大小姐,总裁的吩咐,不好意思。”

    “她到底做什么了,今日这般被扔出去,以后她还如何做人!”

    “怎么回事啊!”楚衍就站在门口,瞧着里面动静很大,立刻走进来。

    “伯母救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伯母!”庄心贝从下人手中挣脱,一把抱住了楚玲玉。

    “我让你们把人扔出去,你们是死人嘛!”楚濛站在二楼拐角处,神色阴沉得能滴出水。

    而此刻燕殊等人已经到了,听着里面女人的鬼哭狼嚎声,也是颇为诧异。

    “楚楚舅舅!”燕小西哪里管得了这么多,直接就朝着楚衍扑过去,随后燕小西出现,姜熹和燕殊也进入众人视线。

    楚玲玉陡然看向二楼的楚濛,难不成他是准备在这个女人专门打我的脸嘛。

    楚衍抱着燕小西就使劲亲了两口。

    “有没有想舅舅啊。”

    “想啊,特别想。”燕小西抱住楚衍的脖子,“舅舅,这个阿姨在干嘛啊。”

    庄心贝坐在地上,衣服因为拖行,已经染上了点点灰尘,头发更是凌乱,看起来甚是狼狈。

    “没事。”楚衍无所谓的一笑,“姐、姐夫,快进来坐吧!”楚衍立刻招呼姜熹和燕殊进来。

    姜熹一进门,就瞧见了楚玲玉。

    她和楚澜眉眼生得很像,所以不用猜,都知道是母女。

    穿着国际名牌的高定,捏着香奈儿的当季最新款包包,一头盘发,气质出众,脚下的水晶鞋镶嵌的钻石在灯光下更是熠熠生辉,楚澜安静的站在夫人身侧,显得乖巧可人,温柔细腻。

    “伯母,救我!”庄心贝哪里还管得了姜熹等人啊,若是被楚濛扔出去,明天她就是所有人的笑柄了。“你不能不救我啊,这丢得可不仅仅是我的脸啊!”

    楚玲玉捏紧包,笑着看向缓缓下楼的楚濛,仍旧穿着刚刚的衣服,一脸怒色。

    “小濛,到底发生了什么,让你如此动怒,就不能给我一个面子嘛,心贝是我带来的,你把她赶出去,是不是也打算把我撵出去啊。”

    楚濛轻笑,“姑姑什么时候愿意和这些人同流了。你若是如此自贬身价,我真是无话可说。”

    楚玲玉脸色一白。

    “小濛,今晚给我个面子不成嘛。”楚玲玉已经气疯了,她原本已经想好了今日必然要给姜熹一个下马威,没想到还没说上话,就被姜熹平白看了笑话,心里自然气闷。

    “她到底干嘛了,惹得大哥如此生气。”楚衍低声询问louis。

    “好像是碰了总裁的戒指。”

    “我擦,打死算了!”楚衍轻笑,“我都不敢碰。”

    “伯母,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要救我,我不想被赶出去!”

    “谁说要赶你出去的,louis,给我扔出去,立刻马上!”楚濛声音冷冽。

    louis强行把人拖拽出去。

    楚玲玉伸手阻拦,楚衍倒是无所谓的说了一句。

    “姑姑,大哥脾气上来,你又何必和他对着干,没好处的,你以为他真不敢把你一起扔出去啊!”

    楚玲玉身子一僵,庄心贝已经被louis拖了出去,声音渐行渐远,楚玲玉脸色煞白,指甲都被拗断了。

    “舅舅生气好吓人!”燕小西抱紧楚衍的脖子,不肯松手。

    “那戒指大哥宝贝得很,上回我碰了一下,让我愣是给他刷了一个月马桶,这还是人嘛!”

    ------题外话------

    话说楚家兄弟的支持率也蛮高的啊……

    我都不知道,腐女原来这么多(捂脸)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