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188 移动的肉包子,退伍转职

正文 188 移动的肉包子,退伍转职

    京都某军区家属楼

    钱婶儿拉着姜熹的手,颇为无奈的拍了拍她的手背,“回头你们也和你朋友说说,这里毕竟是部队,影响多不好啊,要是晚上就罢了,还是白天,你这……这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开放嘛!”

    燕殊和姜熹对视一眼,也是颇为无奈。%d7%cf%d3%c4%b8%f3

    而此刻楼上忽然传来关戮禾的叫声,姜熹被吓得身子一哆嗦,这声音确实……

    有些大啊。

    “钱婶儿,回头我会说的。”燕殊心里暗骂关戮禾这个禽兽,这刚刚出来,就这样,也不怕纵欲过度啊。

    燕小西在一边啃着黄桃,吃的满嘴都是汁水,听得楼上不时传来叫声,有些迷茫。

    难不成姑姑和姑父在打架?

    钱婶儿说完这事儿,拉着姜熹往外走,“今天中午就留在我这里吃吧,你钱叔去别的比对参观考察了,这几天都不在。”

    “那怎么好意思啊,我还有朋友呢,就不麻烦您了。”姜熹笑语盈盈。

    “你这孩子,和我有什么好客气的啊,把你朋友叫过来一起吃嘛。”

    “真的不用了……”

    姜熹话音未落,门忽然被推开,一个挺着大肚子的女人侧身走了进来,瞧着姜熹就乐开了花。

    “熹熹姐!”

    姜熹有些诧异,“秀秀?你这……”

    秀秀比以前圆润许多,怀孕让她整个人看起来柔和不少,“怀上了,这还得要谢谢你,之前帮我开导,我回头那我们家那口子说了一下,生孩子这事儿就顺其自然吧,没想到过了一个多月就有了。”

    “恭喜啊,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都不通知我啊。”

    “我和燕队长说了,他没和你说嘛。”

    姜熹狐疑的看向燕殊,燕殊轻轻咳嗽一声,摸了摸鼻子,“可能最近太忙了,忘了。”

    其实还是燕殊根本没放在心上,这又不是自己老婆怀孕,自己那么上心干嘛啊。

    “秀秀阿姨,我能摸摸你的肚子嘛!”燕小西在自己衣服上蹭了蹭桃汁,看着秀秀,倒是显得有些紧张了。

    “小西。”姜熹拧眉。

    “没事,你慢一点就行。”秀秀执起燕小西的手,就放到自己的肚子上,燕小西颇为神奇的吞咽着口水,扭头看向燕殊,“麻麻,你什么时候才能给我生个妹妹啊。”

    “这个……”姜熹话锋一转,“得问你爸。”

    “粑粑?”

    “我会努力的!”燕殊认真点头,说起来这事儿还真得上点心了,想想大哥和浥尘都是有闺女的人,自己若是也能有个可爱的糯米团子也不错。

    “秀秀这几天也是在我这里吃饭,你们去把你朋友叫上,回头啊,就在我这里吃了,我再去园子里多摘点菜。”钱婶儿说着不容辩驳的就开始张罗起来。

    “钱婶儿,我帮你吧。”姜熹捋起袖子,抵了抵燕殊,“去楼上看看那两个人。”

    “不是,为什么我去看啊。”燕殊无语。

    “不是你,难不成是我啊。”

    “行,我去!”燕殊叹了口气。

    秀秀挺着肚子出去和姜熹她们聊天,剩下的父子两个面面相觑,燕殊拿出手机,给关戮禾拨了个电话。

    *

    关戮禾整个人已经要疯掉了,直接伸手扯过董风辞手中的柳条,扯住她的手腕就直接别在身后,整个身子都压了过去。

    “你松开——”董风辞不安的扭动着身子。

    “还没打够?”关戮禾眉眼微微上扬,视线却一瞬不瞬的定格在她红艳艳的嘴唇上,看起来格外诱人。

    “这都是爷爷说的,我是照做而已。”董风辞绝不承认自己是故意的。

    “他的话你就听,我的话你不听?”

    “你现在又不是我的什么人。”董风辞嘟囔了两句。

    关戮禾眸子染上点点笑意,“你这嘴巴撅得,看起来对我很不满意啊。”

    “你有什么值得我满意的嘛!”董风辞下意识的挺了挺胸脯。

    关戮禾眸子陡然蒙上一层暗色,眸子微微垂下。

    董风辞今日穿了一件v领的白衬衫,从这个角度……

    嗯!

    “我对你倒是挺满意的。”

    听着他戏谑的声音,董风辞微微垂头,刚刚要发作,关戮禾扔掉柳树条就把她整个人抱在了怀里,下巴顶着她的头顶,低头吻了吻她的发顶,“这几天想你想得紧,先让我抱会儿。”

    董风辞听着他声音有些虚弱,伸手拍了拍他的后背,“乖,这不是没事了嘛。”

    关戮禾拧眉,这话怎么这么不对劲。

    什么叫乖——

    “没事啦,我这不接你回家了嘛!”这哄人的模样,活像是在哄小孩子的,关戮禾直接松开手,捏起她的下巴就吻了上去。

    本来就是打算浅尝辄止,可是一触碰到那唇边的美好,那困在笼子里的野兽,就开始张牙舞爪,恨不得把眼前这小女人给直接吃掉。

    “嗯——”董风辞唇边传来阵阵酥麻感,她感觉到自己胸前的纽扣崩落,粗粝修长的手中拂过自己的侧脸,嘴唇,脖子……

    仿若带着魔力,抚摸着自己的脖子,带来异样的触感。

    “唔——”董风辞按住他的手,“你别,这里是燕二哥的地方,他随时会回来。”

    “我就摸摸!”关戮禾在她唇边厮磨游离,此刻却不向之前那般深入,倒是有些隔靴搔痒的酥麻感,弄得董风辞十分难受,她不安的扭动着身子。

    “你就不能动作快点嘛。”

    “想要啊。”

    “要你妹啊!”董风辞气结,这厮绝对是故意的。

    “我给你啊!”关戮禾直接抬手把她抱上这房间唯一的一张桌子上,伸手就往她的腰上探去。

    董风辞睁大眼睛,可是男人还在啃咬她的嘴唇,她根本抗拒不了。

    她仿佛化成了一潭春水……

    而此刻手机不合时宜的震动起来。

    “唔——电话……电……话……”董风辞身影细碎,仿佛被人剪断了一样,断断续续的,带着一丝哭腔,听得关戮禾眸子越发幽深,心尖儿都在战栗。

    “你接?”关戮禾挑眉。

    手下动作不停。

    “你……”董风辞气结,伸手捶了一下他的胸口,整个人气若游丝的趴在他的肩上,“你别太过分。”

    “我哪里过分了,做正事比较重要。比如说讨好你。”关戮禾咬住她的耳垂。

    董风辞身子战栗,趴在关戮禾身上就不愿起来了。

    燕殊那叫一个郁闷,扭头看着还在专心啃桃子的儿子,“怎么不接电话啊。”

    “人家在‘打架’!”燕小西吃得欢脱。

    “打架?”

    “你和麻麻‘打架’的时候,我敲门你们不也不开嘛,人家姑姑和姑父‘打架’,不接你电话不是太正常了嘛。”

    燕殊被自己儿子一怼,心里那叫一个憋闷。

    “燕小西,你是谁的儿子啊。”

    “我说得本来就是实话啊,粑粑,你好双标。”

    燕殊冷哼一声,继续打电话,他就不信了,这两个人兴致这么好。

    *

    这边已经结束。

    关戮禾伸手帮她整理好包臀裙,摸起手机,瞅了一眼。

    “燕二哥的,你快回一个过去。”董风辞艳若桃李,本就天生媚态,这会儿眼神迷离,声音都透着一股说不出来的甜腻,光是听着声音关戮禾身子就有了反应,却还得强压着,这里着实不是个干正事的好地方。

    “我去洗个澡。”关戮禾拍了拍董风辞的屁股,气得她差点一巴掌甩过去,这个流氓。

    不过一想到刚刚的事情。

    董风辞害羞得要钻进地缝中。

    燕殊等了半天,楼上也没动静了,抱着燕小西就往楼上走。

    “粑粑,你自己去就好了,干嘛非要拉上我。”

    “我一个人去了多尴尬啊。”

    “你带我去,我也尴尬啊。”燕小西还在锲而不舍的啃桃子。

    一转眼,他俩已经到了楼上,燕殊抬手扣门。

    董风辞正在清理身子,忽然有人敲门,吓得她一哆嗦,面纸都掉在了地上。

    “谁——”那声音明显底气不足。

    “我啊,你俩好了没!”燕殊手指不停的叩打着门,发出了清脆的声响,却像是夺命连环扣一般,让董风辞颇为尴尬。

    “好了,我马上去开门!”董风辞飞快的把纸巾什么的丢入垃圾桶,整理好衣服,就去开门。

    这一开门,燕殊就察觉到了不对劲,浴室还有水声,估计关戮禾在里面,燕殊打量了董风辞一眼,“没打扰你们吧。”

    “燕二哥——”董风辞被他看得很不好意思。

    “这还害羞了。”

    “你怎么这样。”

    “衣服皱皱巴巴的,还把我的面纸都用完了,你说你俩都干嘛了!”

    “‘打架’!”燕小西接话。

    关戮禾裹着浴巾从里面走出来,颇为无奈的摸了摸腰间的浴巾,“燕殊,你这浴巾有点小啊,而且怎么还是粉色的,没想到你还有如此童真啊。”

    “那个……”燕殊咳嗽一声。

    “那个是我的!”燕小西吼了一声。

    “难怪这么小,都裹不住我。”

    董风辞伸手捂住脸,简直没眼看下去了,这人还能再不要脸一点嘛。

    “赶紧穿衣服,下去吃饭。”燕殊一脸嫌弃的看了一眼关戮禾,“当着孩子的面,我就不损你了!”

    *

    关戮禾和董风辞一出现,这钱婶儿和秀秀的眼睛就没从他俩身上移开过。

    一个模样妖孽精致,一个妩媚多情,站在一起,却异常和谐,关戮禾的长相和燕殊并不是一类人,只是同样漂亮,不过燕殊毕竟是个军人,浑身透着一股军人固有的认真严谨,不言不笑的时候,仍旧能让人感觉到一丝杀伐之气。

    关戮禾就不同了,那是骨子里透着的金贵倨傲,笑起来的时候,更是漂亮得不像话,低头浅笑,细长的眉眼,仿佛装着星子般璀璨。

    “这小伙子长得真标致,快进来坐!”钱婶儿擦了擦手上沾染的泥渍,招呼他们进去。

    关戮禾挑眉,标致?

    “这小伙子真的真是比女娃娃还好看。”钱婶儿一夸关戮禾就停不下来了。“你瞧这眼睛,又黑又亮,鼻子也好看,鼻梁真高,这嘴巴也好看……”

    钱婶儿不会说漂亮话,倒是把关戮禾说得不好意思了。

    “风辞,你们来啦,快进来坐,里面凉快。”这几年家属楼都装了空调,条件比以前好多了。

    董风辞如蒙大赦,立刻跑到姜熹身边,关戮禾也要跟过去,却被钱婶儿拉住了手。

    关戮禾身子一僵。

    钱婶儿拍着关戮禾的手背,继续溢美之词。

    关戮禾嘴角抽了抽,却又不能发作,脸色隐隐发白。

    一边的几个人快笑疯了,估计自从他的母亲过世,关戮禾就再也没有被一个女性长辈如此亲近过,那感受很是陌生。

    到了吃饭的时候,钱婶儿更是不停的给关戮禾夹菜,那叫一个殷勤,害得关戮禾都不敢在这里多待,吃了饭道了谢就匆忙离开。

    倒是燕殊部队还有后续的事情没有处理好,得在多待两天,姜熹也没有别的事,就和燕小西在这里住下了。

    燕殊一大早起来晨练,燕小西听着动静一个鲤鱼打挺跳起来,“粑粑,我也去训练。”

    “你去凑什么热闹啊。”

    燕殊换上训练服,侧头看着燕小西。

    “人家就要锻炼嘛!”燕小西说着已经自顾自的开始穿衣服。

    姜熹最近身子乏累,倒是懒得动弹,“这过几天不就要出国了嘛,估计他是怕凉凉嫌弃他胖。”

    “才没有!”燕小西涨红了脸,“我才不会在乎她。”

    “哦。”姜熹抱着被子,和燕殊对视一眼。

    燕殊一手夹起燕小西,低头吻了吻姜熹的嘴唇,“我们先走了。”

    “我还没亲!”燕小西挥舞着手。

    燕殊自然不会将他带到正常训练的大部队里,就让他在一边跟着跑步,燕小西本就胖,这跑起来,呼哧呼哧得,身上的肉都在抖,尉迟一个人在一边快要乐疯了,这小胖子这几天是转性了啊。

    燕殊已经跑完五六圈,瞧见燕小西还在原地蠕动着。

    “燕小西,你这第几圈。”

    “二!”

    “赶紧的,再跑一圈。”

    “粑粑,我快不行了!”燕小西双手掐腰,觉得眼前的事物都在晃动。

    “快点!”燕殊一脚踹在他的小屁股上,结果这小子身子一个趔趄,整个人栽倒在地。

    摔了个狗啃地。

    “噗——”尉迟在一边憋着笑。

    燕小西双手撑地,扭头瞪了燕殊一样,“粑粑!”

    “咳咳——”燕殊咳嗽一声,“我没使劲。”

    “你要是使劲了,我就被你踹飞了。”

    “那倒不会,你这体积,最多就在操场上滚几圈而已。”

    “你……”燕小西恨恨的爬起来,继续跑步,不去理会燕殊。

    而此刻刘伟从一侧小跑过来,“燕队,不好了,出事了。”

    “瞧你这猴急样,什么事这么慌张,这么多年了,你这猴急的性子什么时候能改一下。”尉迟轻笑。

    “战队回来了。”

    “他回来不是很正常嘛。”燕殊嘴角抿起一丝笑意。

    “他准备办转职。”

    燕殊挑眉,把手中的毛巾扔给刘伟,“帮我看着小西,待会儿带他去吃个饭,送到家属楼。”

    说完跑着去行政楼。

    尉迟立刻追了上去。

    刘伟低头看着毛巾,又瞅了瞅还在哼哧哼哧跑步的肉包子,“我没有带孩子的经验啊。”

    *

    燕殊到行政楼的时候,直接叩开了卫首长的门,“进来!”

    燕殊推门而入,地上散落着文件,还有破损的瓷杯碎片,战北捷就站在办公桌前,军绿色陆军常服将他身形映衬得越发高大挺拔。

    “战北捷,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嘛。”卫首长手中捏着一个文件,狠狠的摔在桌子上,发出异常猛烈地声响。“我告诉你,这个东西,我不批。”

    “首长,我已经考虑得很清楚了。”战北捷眸子波澜不惊。

    “老战,怎么回事!”燕殊走到战北捷身边。

    “你自己看!”卫首长指了指被他摔在桌子上的文件。

    燕殊拿起文件,虽然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心头却还是猛地一窒,“老战,你别看玩笑,你准备转入幕后?”

    “你现在正是奋斗的年纪,努力了这么久,你现在跟我说,你要转职,战北捷,你怎么想的,如果是因为你们家的事情,部队文件已经下达,对你和战首长都不会有丝毫影响,你根本不用因为这个而放弃你现在的职业。”

    “不是因为这个。”

    “你从进部队开始,就是我在带,从一个普通士兵,到现在的特种兵大队长,你现在居然告诉我,你要退了,这个我是不会批的。”卫首长气得脸色铁青。

    “老战,你考虑清楚啊,这可不是看玩笑的。”燕殊拧眉,这个申请书里,都是一些官方性的话,也没什么值得看的。

    “我想清楚了。”

    “狗屁!”卫首长气结,“这不像你,你给我滚回去,好好考虑清楚,再和我说!”

    “首长,今天这个申请你批不批,我都要转职,如果您不同意,我可以考虑退伍。”

    他的口气异常笃定。

    卫首长气得浑身乱颤。

    燕殊和战北捷相识多年,又并肩作战多年,自然清楚他的脾气秉性,他现在的并不是在开玩笑,退伍这话都说得出来,他到底怎么想的。

    “战北捷,你这是在威胁我嘛。”卫首长手指攥紧,直接越过桌子,一把扯住战北捷的衣服,“你再说一遍试试看,退伍?”

    “嗯。”

    卫首长直接一巴掌甩过去。

    燕殊心头一紧,他还是第一次看见卫首长如此气急败坏。

    战北捷是他一手培养起来的精兵猛将,忽然提出这种要求,他心里自然过不去。

    “卫首长,对不起。”战北捷口气从始至终都波澜不惊,似乎别人说什么,他都不会做任何改变。

    “行啊,你要退伍是吧,现在就把这身衣服给我脱了,你这种懦夫也不配穿这身衣服。遇到点事儿就要往后退,我手下没有你这种孬种!”

    战北捷一听这话,眉眼才动了动。

    “脱啊!”卫首长大吼,额头青筋直跳。

    “首长,您冷静点。”燕殊立刻过去安抚,“老战,到底是因为什么,你倒是说话啊。”

    “我无话可说!”

    “混蛋!”卫首长抬脚就要踹过去,幸亏被燕殊拦住了,“首长,他的伤还没好全,您别激动。”

    “没死在战场上,却被家庭琐事打败,这种孬种不配穿这身衣服。”卫首长咬牙。

    “你这个闷葫芦,半天打不出一个屁来,你倒是说话啊!”燕殊也是着急上火。

    战北捷手指却忽然抚摸上领口的纽扣,这个动作让房间里的人齐齐愣住。

    卫首长更是直接推开燕殊,一把扯过战北捷的肩章,“你自己看看,这么多年你是如何一步一步走过来的,退伍,亏你说得出来。”

    “小嫂子——”尉迟惊呼一声,莫云旗已经破门而入。

    她喘着粗气,趴着门,“北捷——”

    “小莫同志,你可算是来了,你劝劝老战,这家伙居然说他要退伍!”可算是见到救星了,燕殊这才松了口气。

    “我尊重他的任何决定。”莫云旗这话一出,众人又齐齐愣住了。

    敢情这不是来劝他的。

    战北捷忽然一笑,异常难看。

    “小莫同志,你在开什么玩笑。”

    “我很认真,他做什么我都支持。”莫云旗走过去,伸手拉住战北捷的手,无声的鼓励。

    “一个两个都给我胡闹。”卫首长已经要气疯了。

    “其实……”

    “我们走!”战北捷打断她的话,扯着她就往外面走。

    “战北捷,你给我站住!”卫首长气得浑身乱颤,这混小子,居然就这么走了。

    “北捷!”

    “走!”战北捷口气异常坚定,手下力道逐渐加重,弄疼了莫云旗。

    到了外面,战北捷颓然的松开手,“我想一个人静一下!”说完就大步朝着行政楼后面的树林走去,莫云旗却扭头往回走。

    “这个混小子,这是要气死我啊。”卫首长捶胸顿足,若是战北捷执意如此,他哪里拦得住啊,这是这样一个好苗子,他怎么可能轻易松手,况且已经奋斗这么久,退伍,说得轻松,他就想说一句。

    他战北捷生而就是当兵的料,出了部队,他还能干嘛。

    “首长!”莫云旗咬了咬嘴唇,“您别怪他,其实他也不想如此的。”

    “那你和我说说,到底是因为什么。”卫首长气得脸红脖子粗。

    “他的手出问题了。”莫云旗神色紧绷。

    “受伤了养一下就好,也不用……”

    “医生说伤到了腕骨,恢复起来估计不太容易,而且不能保证就能一定恢复到以前,他的手现在拿枪都都困难。”

    “不是说没事嘛。”燕殊眸子里都是忧色。

    “那时候估计是说这手没事,可是作为军人,手指的灵敏程度很重要,你别我更了解。”

    燕殊拧眉。

    “可是他也不用……”

    “昨晚他和父亲商量了一夜,其实北捷的年纪,作为特种兵,也到了退役的年纪,正好称着这件事情就直接退下来吧,您若是逼着他说出理由,估计他是开不了口的。”

    “他说自己做英雄一辈子,最后却以负伤收场,窝囊!”莫云旗咬牙。

    卫首长沉着脸,眼眶忽然就红了,“这事儿我暂时不会批。”

    “为国效力不是只有冲锋陷阵这一条路,等他冷静下来,让他来找我,部队里适合他的职位很多,不在乎他一,只手的问题。”

    莫云旗用力点头。

    就因为是同样的职业,莫云旗才更能体会战北捷是下了多大的决心。

    燕殊已经抬脚跑了出去,寻了半天,才在树林边上的单杠上找到了战北捷,他坐在档案上,抬眼看着远方,早训已经结束,已经有连队开始训练,口号声仍旧振奋人心。

    “你来了?”战北捷没回头,都知道是谁。

    “老战。”

    “你是不是也觉得我很窝囊。”战北捷嘴角浮起一丝笑意,“我第一次进部队的时候,才十六岁!现在都要三十六了,二十年,其实很快。”

    “嗯。”

    “我都想好了,他若是不批,我就退役出去做点别的,小旗也要生孩子了,家里也不能没个人,以后我就留在家照顾孩子吧。”

    “甘心嘛?”

    “不甘心又能如何?”战北捷忽然扭头看向燕殊,“以前年轻不懂,做什么都希望往前冲,我这身子就是看着不错,其实大伤小伤后遗症很多,早就该退了,况且我不退,你们怎么出头啊。”他笑着。

    “老战……”燕殊不知道该说什么。

    因为他这时候才突然意识到这个问题,特种兵哪能做一辈子?年纪到了,就该退了,自己也要经历这个过程。

    “不过退下来也好,不用整天神经都紧绷着,都要把我变成神经病了,等你回来,我们喝个通宵如何。”战北捷笑着看向燕殊。

    燕殊伸手趴在单杠上,嘴角勾着一抹笑意,“那你以后就准备当全职奶爸?”

    “那也不错啊,我退下来也就是这两年的事,在家陪孩子多好。”

    “以后会让你孩子进部队嘛。”

    战北捷一愣,“你呢?”

    “我倒是想啊,可惜燕小西那身子板你也知道,现在都要胖成了一个球。”

    “他还小,有潜力,况且你们燕家也没个胖子啊,等长大自然就瘦了。”

    “尉迟他们给他起个外号,叫‘移动的肉包子!’!”

    战北捷扑哧一笑,“贴切。”

    “况且这小子天生的同手同脚,估计难纠正,而且我看他对当兵神马的,倒是没什么兴趣,倒是财迷得很。”

    “当兵太苦,自己受过这份罪,怎么舍得再让自己孩子受这份罪。”

    战北捷此刻说得倒是信誓旦旦,不过以后有了孩子之后,那就另当别论了,以为他转到幕后,就能消停一点,这没有兵带了,就整天想着如何折腾自家孩子,完全就是把孩子当兵操练。

    不过这都是后话了,暂且不表。

    *

    f国

    楚濛刚刚处理完文件,站在阳台上,端着咖啡,夏日的海风带着湿咸的味道。

    “总裁!”louis推门进来。

    “二少和燕少夫人,订了后天的飞机,估计傍晚到达国内。”

    楚濛嘴角浮起一丝笑意。

    “动作倒是挺快的。”

    “可能是因为二少假期有限吧。”

    “让我好好准备后天的晚宴,我要在古堡大厅宴请他们。从后天开始,帮我把时间都空出来。”楚濛口气都变得欢快许多。

    “有个问题。”

    “什么?”

    “他们后天的时间貌似已经安排出去了。”

    “嗯?”

    “貌似是和习家那位小姐约好了。”

    “什么?谁约的。”

    “小少爷。”

    楚濛捏紧茶杯,这小混蛋,这是看上人家小姑娘了,所以连舅舅都不要了,直奔习家啊!

    ------题外话------

    根据留言区和微博留言的情况来看,关关vs董风辞与小西的支持率是最高的,看样子喜欢他们的人更多啊!

    大家对番外有想法的,可以继续留言告诉我。

    还得宣传一下我的微博【月初姣姣xi】,欢迎大家关注留言,群么么!

    推文:大雪人《军爷谋婚:痞妻撩人》

    【颜控毒舌撩人狂vs高冷腹黑闷骚男】轻松暖心婚恋爽文。

    这是一个某女绞尽脑汁撩人的血泪史。

    这是一个某男不动声色等着被撩的追妻史。贝奕叶:骨灰级颜控腐女。

    爱好:看个小黄文,欣赏个高清无码男男大战视屏,外加调戏个英俊小哥,靓丽美女。

    目标:用自己无与伦比的魅力将某男掰直。

    结果:某个清晨,某女死鱼一样躺在大床上,妈蛋!说好的高冷基佬,无能不举呢?

    人与人最基本的信任呢?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