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187 年轻人要知道节制(二更)

正文 187 年轻人要知道节制(二更)

    松柏郁郁,清风徐徐,风吹过处,带起了一丝青草的甘冽,姜熹瞧着父母墓碑前的鲜花,上面还挂着露珠,密密麻麻的将墓碑前整个堆满,却是颜色各异的百合,前面还放着一些茶点,酒水。

    “麻麻,又有人来过了!”燕小西看着花,几乎每年过来都有人提前来过了,“是不是太奶奶和舅舅来了啊。”

    “小西——”燕殊拍了拍他的脑袋,燕小西立刻乖巧得不再说话。

    倒是姜熹盯着墓碑看了许久,才把花放在前面,盯着墓碑上的照片看了许久。

    想起昨晚尤卫兰和自己说得话。

    “人生何其短暂,何必想那么多,顺心而为就好,你若喜欢那家人,就多接触一下,他们若是有别的心思,也不会在你身边蛰伏四五年之久,估计也是顾及你的感受才没说破,况且就楚家那财力实力,也不会从你身上讨得什么好处,你又何必想那么多呢!”

    想来也是,很自然的事情,怎么就被自己想得如此负责。

    忽然想通了,姜熹释然的一笑,伸手摸了摸照片,她现在就是比较好奇,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才会让母亲忽然离家。

    “熹熹,我明天得回部队一趟,关戮炎的事情,还有一些手续需要交接一下。”

    姜熹牵着燕小西的手,眼底滑过一丝失落,神色却并无异常,“什么时候走啊。”

    “明早,就待几天,很快就回家。”

    “关戮炎的事情如何处理了。”

    “他的嘴巴很硬,无论怎么审问,都不开口,所以只能从他身边的人下手了。”燕殊耸肩,“说起来关戮禾现在还在部队。”

    “他怎么会?”

    “被带过去协助调查,应该可以和我一起回去。”燕殊笑着揽着姜熹的肩膀,“熹熹,这次的假期比较长,要不要带小西出去玩。”

    “要!”燕小西立刻举手,“人家姑姑和姑父都带小羽哥哥和小蛮姐姐出去玩了,我也要!”

    “你想去哪儿!”

    “出国可以嘛!”燕小西一脸期待。

    “你怎么总是想着要出国啊!”姜熹无奈,这小子都盯着自己好久了,总是想出去。

    “他们也都是出国去玩的,为什么我不行。”燕小西瘪瘪嘴。

    燕殊眉眼一动,若是和燕小西解释起来因为工作的缘故,或许他也不是很能理解,弯腰抱起儿子,“我尽量带你出去,不过你要去哪里啊。”

    “f国可以嘛!”燕小西一脸期待的盯着燕殊。

    燕殊拧眉,“你该不会是想去找你舅舅吧。”

    “那倒不是!”姜熹之前也是这么想的,后来想想就觉得不太对劲了,这楚大哥回国,他都没什么反应,总不会一转头,就想他了吧,千思万想的要去f国。

    “那是因为什么?总得给我一个理由吧。”燕殊轻笑。

    “我去看朋友不行嘛。”

    “是去看习凉吧。”姜熹说破,燕小西顿时涨红了脸。

    “我……我没有!”燕小西结结巴巴的,脸憋得通红。

    “呦——脸都红了。”燕殊打趣道,“这小姑娘对你这么大影响力呢。”

    “她是……我……我朋友!”

    “哦,我知道,是你朋友,你去看朋友嘛。”

    “哼——”燕小西躲在燕殊的脖颈处不肯抬头。

    “这小子居然会害羞,简直要下红雨了。”

    “我才没有,你们别胡说,我和她很清白。”燕小西说话声音异常大,越是声音大,越是显得底气不足。

    “我们也没说,你和她有什么啊,解释什么啊。”姜熹哂笑,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目光落在燕殊身上,“你能出去嘛?”

    “你老公又没有作奸犯科,怎么不能啊,需要去上面申请,我回头就去打报告,估计等我放假,可以申请下来。”燕殊抱着燕小西,其实心里也觉得挺对不住他的。

    燕持和秦浥尘经常带自己孩子出国,偶尔也会带着燕小西一起,毕竟不是父母陪同,他出去时候倒是开开心心的,回来总是有几天不太开心,燕殊工作太忙,燕小西出生这几年,过年也就回家了两次,有一次还是过了守岁的时间,燕小西已经睡着了,他才迎着风雪而来,算起来,自己陪他的时间真的少得可怜。

    “粑粑,真的可以去嘛。”燕小西眼巴巴的盯着燕殊。

    “嗯!”燕殊认真点头。

    *

    转眼姜熹回到临城也有数天,那日接了董风辞的电话,她要去军区接关戮禾回来,不认识路,非要拉着姜熹一起。

    燕小西这几天一直缠着姜熹问燕殊什么时候回来,一听说姜熹要去部队,跳上车子就再也不想下来了,弄得姜熹很无奈,只能带着他一起去。

    开车约莫三个多小时,就到了军区,姜熹的面孔他们都很熟,立刻放了他们进去。

    穿过郁郁葱葱的白桦林,一排排整齐的营房,路过操场,一群穿着军装的士兵顶着烈日正在训练,吼声震天,若是细看,每个人都是汗流浃背,却无人喊一声累。

    董风辞还是第一次到部队,自然觉得无比新鲜,简直目不转睛。

    “啧啧——部队真是个好地方。”董风辞咋舌。

    “怎么忽然这么说。”姜熹轻笑。

    “都是男人啊。而且都是精英。男人中的男人。”

    “你这话若是被关戮禾听见了,估计有得和你闹腾了。”

    “这是实话啊,你说我当时怎么就没找个当兵的呢。”

    “你若是真的当了军嫂,就知道有多累了。”姜熹转动方向盘,车子转了个弯,在一个小楼前停住,尉迟在楼上一听有声音,立刻麻溜的冲了下去。

    “嫂子好!”尉迟忙不迭的帮忙开门。

    “又是你来接我,麻烦了。”姜熹笑着下车,“燕殊不在?”

    “嫂子,你简直是救世主啊。”尉迟拉着姜熹的手不放。

    董风辞推门下车,燕小西紧随其后。

    “怎么了啊。”姜熹一脸迷茫。

    “队长这几天也不知道是不是磕错药了,整天发脾气,简直比女人来例假还恐怖,我这几天都被他骂了不知道多少次。”

    “不应该啊,昨晚打电话还好好的。”

    “他也就对你这样,对我们可没什么好脸色,就在刚刚一个新兵和他顶嘴,愣是被他狠狠体罚了,那人直接运动量过大,直接晕了过去,首长都说了,偶尔可以有适当的体罚,不过要适量,他非是不听,现在正在挨骂呢,等他出来之后,肯定挨骂的就是我们了。”

    “那你和我说,我也……”

    “嗳——”燕小西戳了戳尉迟的大腿,“松开你的手,你准备握着我妈咪的手多久。小心粑粑剁了你的手。”

    “啊——不好意思,嫂子,我太激动了!”尉迟不好意思的挠着头发。

    “没事。”

    之前尉迟能够为她引开敌人,她从心里就把他当成了自己人,就是亲人那种,倒也没觉得有什么。

    “嫂子,董小姐,快跟我上楼歇会儿,上面凉快!”

    尉迟一扭头,忽然撞进了燕殊那双阴沉的眸子中,吓得身子一哆嗦,双腿立刻并拢,军靴发出清脆的声响,腰杆挺得笔直,给燕殊行了个礼。

    “队长好!”

    “我让你去带人训练,你在这儿干嘛呢。”

    “我这不是要接嫂子嘛。”

    “我老婆需要你接嘛。”

    尉迟语塞。

    “队长,我错了!”

    “操场,五十圈!”

    “队长——会死人的!”

    “燕殊,尉迟也是为了接我……”

    “六十圈,不跑完不许吃饭!”

    “我立刻去。”尉迟飞快的往操场跑去。

    而紧跟着燕殊出来的是关戮禾和宁西。

    宁西一瞧见尉迟逃也般的跑了,抬头看向燕殊:“燕队,他跑什么啊。”

    “可能觉得体虚,需要锻炼!”

    尉迟脚下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扭头冲着宁西喊了一句,“宁西,我身体特别棒,绝对没有体虚。尤其是腰。”

    宁西脸一红。

    “七十圈!”燕殊声音冰冷。

    尉迟发出一声哀嚎,朝着操场狂奔而去。

    关戮禾却直接越过人群,走到董风辞面前,站定。

    “你来了。”

    “嗯。”

    “想我了没。”

    董风辞耳尖猩红,这么多人在,他就不能矜持一点嘛。

    “我想你了。”关戮禾说完伸手把董风辞搂在怀里。

    “这里是部队,能不能注意影响。”燕殊敲黑板。

    “没人要你们看,你们可比选择不看!”关戮禾说得理直气壮。

    “燕队,我先走了,你们聊。”宁西抱着一摞文件,转身去了楼上。

    燕小西笑着扑倒在燕殊的怀里,“粑粑,我可想你了。”

    “你这小子,是想我啊,还是想我回家,你能早点出去玩啊。”

    “嘻嘻——”

    “大哥最近带叶子和两个孩子去华西了,要带他去玩,他非不去,硬是要等你回来。”姜熹无奈的一笑。

    “你这小子!”燕殊一把抱起自家儿子,忽然眉头一紧。

    “你怎么了?”姜熹立刻察觉到燕殊的异样。

    “没事儿!”燕殊伸手扶住腰。

    “你受伤了?”姜熹惊呼。

    “不是,刚刚被卫首长拿东西砸了一下,真是狠,估计后腰都青了。”

    “你是不是傻啊,不知道躲嘛。”

    “我躲了,他砸得更狠了。”燕殊无奈。

    “去医务室看看吧!”姜熹一脸紧张。

    “对了风辞,这是门钥匙!”姜熹从包里翻出一个缀着海绵宝宝的钥匙圈递给董风辞,伸手指了指不远处的家属楼,“看见了嘛,就是那儿,三楼,从左边数倒数第二个的房间就是我们的住处,你带戮禾先去洗漱一下,我们吃了中饭再走。”

    “这……”董风辞有些犹豫。

    “现在回去也得两三点钟才能到,而且我闻着他身上都有味儿了。”

    “我身上没有味道!”关戮禾拧眉,其实真的有一点。

    “你们先过去,我们随后就来。”姜熹伸手扶住燕殊的胳膊,“给我看看到底怎么样了。”

    姜熹说着就要掀开燕殊的衣服。

    “姜医生,大庭广众的,能不能注意点影响啊。”燕殊按住腰,刚刚只觉得一阵苏麻,这会儿是真的痛了。

    “我就看看,有什么啊。”姜熹无非是担心他而已。

    “你老公在这里好歹是有头有脸的人,我不要面子啊。”

    燕小西抱着姜熹的包,小心的护在胸前,遥想着过几天就能出国了,心里美滋滋的。

    到了医务室,老方一瞧见姜熹,立刻喜上眉梢。

    “熹熹啊,真是稀客啊,这次又是过来随军嘛,准备住几天啊。”

    “还没想好要不要住下,方叔,您帮燕殊看一下,他的腰伤了。”

    “嗯?”老方一愣,倒是一脸狐疑的盯着姜熹看。

    “您别看我啊,给他看看啊。”

    “我早就和燕殊说过了,平时悠着点儿,不要仗着自己年轻,就纵欲过度,很容易身体被掏空的。”

    “老方,你扯哪儿去了,不是那么回事!”燕殊扶着腰,还特么的有些疼。

    “我给你开两盒肾宝片?”

    “我是被卫首长砸的!”

    “他对你是有什么深仇大恨啊,朝你的腰砸!”老方打趣道,伸手掀开他的衣服,巴掌大的一块青紫。

    老方伸手按了一下。

    “嗷——”

    “鬼叫什么啊,没什么事,你哪里应该有红花油,每天擦几次,多揉揉过几天就好。”

    “这就没事了?”姜熹硕大的猫眼,忽闪忽闪。

    “你是不是很想我的腰出事了!”燕殊一脸无奈,怎么忽然觉得自家媳妇儿有有些缺心眼呢。

    “没事就好。”姜熹从老方先借了点红花油,给燕殊揉了揉腰。

    姜熹手细滑,摸上去软乎乎的,弄得燕殊很是舒服。

    老方本来正在看报纸,专心致志,只是越听燕殊这喊声越不对劲。

    燕小西坐在凳子上,舔着老方刚刚给的糖果,怡然自得。

    老方忽然把报纸一折,直接往燕殊脸上一扔,“你小子能不能别乱叫。”

    “我疼啊!”

    “我知道你疼,弄得和叫春一样。”

    “方爷爷什么叫叫春?”燕小西一脸天真。

    “就你爸爸刚刚那样?”

    “哦!”燕小西顶着一张天真无邪的脸,“这几天夜里,我们家后面的猫也是这么叫的。”

    燕殊脸一沉。

    “可是我爸叫的比猫好听!”

    姜熹扑哧一笑,这事儿还能拿来比较?

    *

    另一边的董风辞和关戮禾已经到了楼上,因为姜熹布置了一番,小屋子倒是显得格外温馨,关戮禾一进屋,就猴急的抱住董风辞,想要亲过去,却被董风辞一巴掌拍开。

    力道倒是不重,可是关戮禾捂着脸,一脸受伤的表情。

    “你打我?”

    “你能别一脸委屈的样儿嘛,搞得好像我欺负你了。”

    “你打我?”

    “行了,别废话了,爷爷说,你到这里带了这么久,肯定没换衣服,所以让我给你带了换衣服,你先去洗个澡……”

    “你打我?”

    “好好洗洗,去去身上的晦气,我还给你带了艾草!”

    “你刚刚打我……”

    “你闭嘴!”董风辞气结。

    “你……好凶!”

    “对了,爷爷还给了我这个!”董风辞忽然从包里忽然抽出一把柳条。

    关戮禾睁大眼睛。

    “小辞,你想干嘛!”

    “爷爷说,你身上晦气重,要用柳条抽打几下。”董风辞把包往地上一扔,伸手扯了扯柳条,“怎么样,要不要试试。”

    “小辞,开什么玩笑,我身上你来来的晦气……啊——”关戮禾话音未落,董风辞象征性的抽了他一下。

    “小辞,你来真的啊!”

    “去晦气这种事怎么作假,爷爷说了,回去最好跨个火盆。”

    “我去,这都什么年代了!”

    “赶紧过来,我就打几下!”

    “小辞,你冷静点!”

    “乖——快过来。”董风辞朝着他勾勾手指。

    这柳条上身,是真疼啊。

    燕殊一家三口刚刚到家属楼,就被钱婶儿扯进了屋子,拿了个黄桃递给燕小西,就把燕殊夫妇拉近了屋里。

    “钱婶儿,怎么了?神秘兮兮的。”

    “你们家来了什么人啊。”

    “朋友啊。”

    “这一进屋,男的女的就在叫唤,这大白天,影响多不好啊,我也不好意思上去说,这年轻人也得节制一点嘛!”钱婶儿都觉得臊得慌。

    ------题外话------

    回头我会在微博里面说一下番外的事情,大家想看谁的也可以在我微博下面留言,尤其是腾讯的读者,因为我无法回复你们的留言,所以不太了解你们的想法,我的微博是【月初姣姣xi】,欢迎大家关注留言!

    根据目前来看的话,关关的支持率还是蛮高的!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