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186 小贼何人?是你老公

正文 186 小贼何人?是你老公

    临城黎家

    黎常娥被带到黎家之后,警方也跟着介入了。

    下人在后面帮她清洗身子,众人和警方则坐在前面,气氛仿若凝结上了一层冰,压抑沉闷,黎常泰破天荒的抽了根烟,眉头拧成一团,眼中有些猩红,似是强逼着让自己冷静下来。

    虽然黎常娥之前做了诸多错事,对不起他们黎家,但无论如何,都是自己嫡亲的妹妹,见她落得日此下场,黎常泰心里怎么可能好受。

    “是我们的失职。”民警叹了口气,“她已经失踪了快一周。”

    姜熹心脏狠狠跳了一下。

    “前段时间她在狱中总是被人欺负,和她住在一起的狱友都反应她的精神不太正常,要求把她调走,不过她自从到了那里之后,精神总是时好时坏。”民警口气没有起伏,仿佛于他看来,这种事情已经见多了。

    “你们给我电话,说要带她去精神病院检查。”黎常泰将烟头狠狠戳进烟灰缸中,声音沙哑。

    “嗯,在精神病院检查期间,她人就消失了,我们寻遍了整个医院,居然一点线索都没有,当时也联系了你们,你们也曾帮忙找人,前几天刚刚发布了通缉令,没想到人居然就找到了。”

    黎常泰捏着眉心,“你们不是说她并非自己逃出去的嘛,背后之人抓到了嘛。”

    民警摇头,“还是没有线索。”

    姜熹一脸狐疑,黎悠梦坐在她边上,压低声音解释道。

    “姑姑失踪的前几日,父亲曾去狱中看过,当时就精神不济,显然不是装的,父亲联系了精神病院,与监狱方面商量,把姑姑送去检查,因为怕出现一些变故,没让我们家人过去,但是以姑姑那种状况,是根本避不开医院的监控录像以及周围路上的行车监控,消失得无影无踪的。”

    “所以当时把医院翻了个遍,毫无线索,警方还怀疑是否有人挟持姑姑试图威胁我们家交赎金之类的,却没有丝毫动静。”黎悠梦叹了口气。

    而此刻后面突然传来尖叫声,众人立刻起身往后面走。

    就瞧见两个佣人身上半湿着跑出来,带出了一路水渍,边跑边叫,神情慌乱,像是被什么吓到了。

    “怎么回事!”黎常泰沉声,陡然提高声音,吓得两个佣人不寒而栗,哆哆嗦嗦的站在黎常泰面前,不敢乱动。

    “姜夫人,她……”女佣脸色煞白,湿了一半的头发贴着额前,不断滴着水。

    黎常泰直接绕过他们,走到浴室,还没走近,就听见里面传来撕心裂肺的呼喊声,走到门口,黎常泰整个人呆若木鸡。

    黎常娥未着寸缕,光着身子,蜷缩在浴室的地砖上,双手不停的抓挠着身子,身子不停的抽搐打颤,好像癫痫发作一般,不停的抓挠着自己的身子,从喉咙深处发出的声音,嘶哑得让人不寒而栗。

    “啊——”尤卫兰追上来,惊呼一声,直接捂住嘴巴。

    众人紧随其后,见到此情此景,都愣在当场。

    “是不是发病了。”黎悠梦话没说完,就被燕隋一把扯入了怀里,将她的头按在怀中,不许她再看。

    “这不是发病。”燕隋压着声音,刚毅冷峻的脸庞变得越发森冷,紧紧将黎悠梦按在怀里。

    “她嗑药了!”

    “不可能!”警察惊呼。

    “我不会看错。”燕隋声音异常坚定。

    这是姜熹时隔快五年第一次看见黎常娥,她身上已经被清洗得差不多了,头发就和狗啃一样,头发也就比一般男人长一些,形销骨立,蜷缩成一团,后背的脊椎骨一节一节,清晰可见,仅剩一点皮肉包裹着骨头,眼窝深陷,颧骨突出,哪里还有她印象中贵妇的模样。

    缩在地上,不停的抽搐打颤,嘴巴里面还在呢喃自语。

    警察进去,试图让她冷静下来,可是她整个人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张嘴就冲着拉着她手臂的民警咬了一口,疼得男人冷汗直流,最后还是被打晕了带到了医院。

    尿液检测结果很快变出来了,是阳性。

    而且从她的手臂动脉处,也观察到了一些半新的针孔,看起来也就是五六天前留下的,她一个人逃出医院尚且困难,更别说再去弄药了,那简直天方夜谈。

    黎常娥被紧急送去医院救治,调养了一段时间就被送去了戒毒所,不过后来受不住难熬的戒毒过程,撞墙而亡,不过这些也都是后话了。

    姜熹那一夜没怎么睡着,总是反反复复想起以前的事情,物是人非,心里自然诸多感慨,后半夜忽然狂风大作,后半夜燕小西被吵醒了,光着脚去敲姜熹的门,母子两个人搂着这才算勉强睡了几个小时。

    翌日

    尤卫兰疼爱燕小西,一早便让人接他去黎家玩,姜熹则继续去老宅收拾东西,顶层的阁楼太脏,姜熹找了件早就不穿的衣服换下,准备去收拾东西,她的衣服之前都被姜姒尽数丢了或者是毁了,只留下姜姒的几件粉白的裙子。

    姜姒平素最爱白色,衣服看起来也都是娇嫩温婉的,现在看来,倒是挺幼稚的,但是穿在姜熹身上倒是毫无违和感。

    姜熹正收拾东西,忽然听着传来大门被打开的声音,心脏猛然一紧。

    “谁啊!”姜熹喊了一声,在空荡的屋子传来回响,却无人应答。

    “谁来了。”姜熹又喊了一声,依旧没有回响。

    而此刻却传来了有人上楼的声音,步伐沉稳,鞋子踩在瓷砖地面,声音清脆。

    姜熹心里一紧。

    该不会是入室抢劫吧,姜家已经许久不住人了,怎么还会有人来!

    姜熹看了看周围,拿起一边早就废弃的棒球棍,双手攥紧。

    “到底是谁来了。”随着声音迫近,姜熹都不知道自己声音居然微微有些颤抖。

    那人的脚步声忽然在门口停住,姜熹心里一惊。

    心想这小贼胆子真大,主人喊了不跑,居然还敢送上门,看她不打死他。

    而此刻那人的手忽然按在门上,随着吱呀一声,阁楼的门被缓缓推开。

    “无耻小贼,看我不打死你!”姜熹举着棒球棍就狠狠的砸过去,门外的人显然愣了一下,立刻伸手攥住了姜熹的手腕。

    “小贼……”

    “什么小贼,我是你老公!”燕殊精致的脸,带着痞气的笑容立刻从门缝中挤了出来。

    “燕殊!”姜熹才松了口气,“吓死我了!”姜熹身子陡然一松,却执起棒球棍,朝着他的屁股就打了一下,“混蛋,我喊了那么多声,你怎么都不说话,你要吓死我啊。”

    “媳妇儿,你轻点儿,疼啊!”燕殊揉着屁股,笑得没皮没脸。

    “打死你才好!”姜熹说着又打了他一下,这下好巧不巧的打在了腰上,燕殊挑眉。

    “把你老公腰打伤了,以后没法满足你了咋办。”

    “少耍流氓!”姜熹丢掉棒球棍,这才发现自己居然被吓出了一身冷汗。

    燕殊一边揉着屁股一边打量着姜熹。

    这衣服有些宫廷风,粉色的小裙子,镶嵌着白色的蕾丝边,这衣服风格也就是小姑娘才会喜欢,十分的可爱稚气。

    姜熹俏生生的站在那里,不施粉黛,头发扎成清爽的马尾,脸颊微红,艳若桃李,完全不像是已经是生了孩子的人,看着就像只有十五六岁的模样,嫩得能够掐出水来。

    “媳妇儿,抱抱!”

    “抱你妹,滚开,都被你吓死了。”姜熹气结。

    可是燕殊就像是一个狗皮膏药般的直接就贴了过来,直接抱住姜熹,将她按在怀里,蹭了蹭她的发顶,“媳妇儿,我都想死你了。”

    “少来!”姜熹推开燕殊,指了指面前的一堆东西。“来的正好,帮我把这些东西都搬下去。”

    “全部?”燕殊拧眉。

    “嗯。”姜熹双手掐腰站在一边,“赶紧的。”

    “你先出去吧,我自己来。”

    “搬个东西而已,我都不能看了嘛。”

    “不能!”

    姜熹轻哼一声,“搬东西又不费脑子,我又不会打扰你。”姜熹撅着嘴巴,却不着痕迹的打量了燕殊一番。

    他捋起袖子,露出结实紧绷的手臂,看得姜熹一阵眼热,而燕殊瞧着姜熹还没有要离开的打算,颇为无奈的忽然伸手扯住她的手。

    姜熹目瞪口呆,这人还可以再流氓一点嘛。

    燕殊微微挑眉,看着自家媳妇儿桃花般的小脸红得几乎能滴出血,顿时哑然失笑。

    姜熹手指一颤,立刻缩回手,手指还带着无法消弭的热度,滚烫,连带着心脏都在不停的跃动,“你……”姜熹指着燕殊,憋了半天,才挤出几个字。

    “不要脸!”

    “我都说了,让你先走,你非是不听。”燕殊也很是无奈。

    “你这也太……”姜熹无语,“你丫是禽兽嘛,无时无刻都在发春。”

    “那也得是你啊,你真当我是禽兽啊。”燕殊也颇为无奈,“怎么办啊,控制不住啊,我也很无奈啊,都让你出去了。”

    姜熹被他调戏得面红耳赤。

    “听安叔说你昨晚没睡好,不然刚刚就把你扑倒了,反正这里没人,想怎么折腾你都行。”燕殊说着弯腰将地上的东西一把抱起来,“行了,别发呆,帮我把门再打开一下,我把东西搬上车。”

    姜熹小媳妇儿般的跟在燕殊后面,亦步亦趋,刚刚到了车上,燕殊瘫软在驾驶位上,有些无奈的盯着自己的裤子,姜熹目光顺着他下移。

    “你还看!”燕殊挑眉。

    “又不是没看过。”姜熹轻哼。

    “你先出去一下,我自己解决一下。”姜熹眼底都是黑眼圈,看起来甚是疲惫,燕殊也是心疼她,不想这时候折腾她,倒是姜熹却忽然爬上副驾驶,随手把门锁死。

    “燕殊……”

    “嗯?”燕殊忽然抬头,姜熹已经吻住了他凉薄的嘴唇。

    燕殊身子陡然僵直,姜熹暗示得已经很明显了,燕殊若是没有任何反应,那就真的不是男人了。

    燕殊立刻伸手把姜熹整个人扯到了怀里,大手箍住她的腰,另一只按住她的后脑勺,用力凶猛的吻下去……

    车子内的空间比较狭窄,不过还座位放平,还是可以腾出不少的空间,姜熹身子是斜在车内的,有些难受的扭动着身子,燕殊却一个翻身,直接把她按倒了副驾驶。

    “燕殊,这是车里,我们回家再……”姜熹话音未落,燕殊已经堵住了她的嘴巴。

    猎豹般的眸子染上一层炙热,因为激动,脸上也染上了一层绯色,伸手解开纽扣,露出精致的锁骨,皮肤染上一层粉色,看起来竟然十分的性感,喉结耸动,艰难的吞咽着口水,喉咙火烧火燎的,像是要把姜熹立刻给吞噬殆尽一样。

    姜熹伸手抱住他的脖子,“这里会有人来的。”

    “没事,这时候没人。”燕殊说着低头吻住她的嘴唇,使劲碾磨。

    “别——”姜熹还是不愿意在车里,而且现在是大白天,随时会有人过来。

    “那我们进屋。”燕殊伸手抚摸着姜熹的脸,执起她的手,不断地亲吻她的手心,手心的灼热彷如要把她融化一般,姜熹点了点头。

    燕殊立刻打开车门,抱着姜熹就往屋里走。

    刚刚进屋,燕殊长腿一勾,把门瞬间关上,直接把姜熹按在了门上,灼热的吻覆盖下来。

    “咔嚓——”皮带被解开的清脆声,就像是一个信号,下一秒钟,姜熹整个人就被密不透风的吻包裹起来……

    原本空荡冷清的屋子,立刻弥漫起了一股甜腻奢靡的味道。

    事毕,已经是两个小时之后的事情了,姜熹躺在沙发上,看着地上散落了一地的衣服,颇为无奈,趴在燕殊胸口,伸手撩拨着他的下巴。

    “别玩了。”燕殊按住她的手。

    两个人身子紧贴,自然能够清晰的感觉到燕殊的身体变化,姜熹不敢动作,悻悻的缩回手,乖巧的趴在燕殊胸口。

    燕殊努力平复着心情,倒是姜熹的电话忽然响了,电话躺在客厅的地上,根本够不着。

    不过燕小西的来电铃声是特别设定的,所以姜熹直接从沙发上跳起来。

    “小西的,说好中午接他吃饭的。”

    “他在黎家又饿不着,你急什么!”燕殊扯着姜熹,抱着她的腰,不许她乱动,“陪我睡会儿。”

    “这都要十一点了,我们先去吃点东西回家睡。”

    “你还饿?”燕殊眉眼一挑,眼中都是浓浓的欲望。

    “我……”姜熹嘴唇哆嗦了两下。

    “看样子我这个做老公的没有满足你啊!”燕殊说着欺身压下。

    姜熹身子虚软,仿若一滩水融化在他身下。

    *

    燕小西撅着嘴巴,盯着手机,双手抱胸,显得很不高兴。

    “宝贝儿,快过来吃饭!”尤卫兰笑着招呼燕小西过去。

    “为什么麻麻不接电话。”燕小西一脸郁闷的盯着手机,小脸拧成一团,带着几分怨念。

    “可能有事吧,我们先吃饭。”

    “她能有什么事。”燕小西怎么说都还是个孩子,总还是希望能够待在父母身边。

    “应该和二少在一起。”燕隋从外面回来,又给黎悠梦带了不少吃的。

    “粑粑怎么来了?”燕小西小脸皱成一团,难怪麻麻不过来接他,哼——

    *

    转眼到了姜熹父母的忌日,那日天气有些阴沉,燕殊一家三口起了个大早过去,刚刚到陵园门口,就看见一个拄着拐杖的楚老太太从里面出来。

    一身黑衣,头上还别着一个黑纱,不断的伸手擦着眼泪,身侧的楚衍寸步不离的扶着她,她的手哆哆嗦嗦的握着拐杖,另一只手拿着手帕不断地擦着眼泪,脚步虚浮,若不是楚衍扶着,估计下一秒就要摔倒了。

    “麻麻,太奶奶和舅舅!”燕小西趴在窗口,试图摇下车窗喊人,燕殊已经把车窗锁死,燕小西一脸迷茫,“粑粑?”

    一个男人连忙帮忙拉开车门,楚衍一只手挡着车顶,怕她被撞到,这扶着她的力道减轻,她的脚下一个趔趄,居然直接踩空,整个人差点直接磕在座位上。

    姜熹身子一僵,抱着花的手指,直接戳进了外面的包装纸中。

    “奶奶!”楚衍立刻吓得血色尽褪,立刻从后面抱住楚老太太。

    “我没事!”楚老太太挥了挥手,半边身子靠在楚衍身上,站在原地歇了口气,眼底浑浊,猩红一片,看起来消瘦了许多。

    “您这几天都没吃下饭,先上车,我们先去酒店吃点东西。”楚衍一脸忧色。

    “我没事,就是有点晕。”

    能不晕嘛,正常的成年人,也不能这么长时间不吃东西啊。

    “扶我上车吧。”楚老太太按住楚衍的手臂,颤颤巍巍的上了车子,车门关上的瞬间,又深深看了一眼陵园大门,眼底又泛起了一丝水汽。

    “奶奶,您别伤心了,姑姑已经走了这么多年,她若是瞧见你如此劳神忧思,肯定也不好受,你不是一直说,姑姑对你和爷爷最是孝顺嘛。”

    “是啊,那孩子最孝顺了!”楚老太太红肿这样,擦了擦眼角未曾干掉的泪痕,“命苦啊。”

    “奶奶,您就别多想了。”楚衍递上一块干净的手帕,“您再这么下去,身体怎么受得住啊。”

    “熹熹……”楚老太太现在说起姜熹的名字,总是透着一股哀思。

    “你总得给姐一点适应的时间啊,她估计也被吓到了,回头她想通了自然会回家的。”

    楚老太太松了口气。

    而此刻车内忽然传来手机震动的声音,前排的一个男人帮忙提老太太管保东西,立刻扭头看向老太太。

    “老夫人,是大小姐的电话。”

    楚老太太眉头已经,拿过电话。

    “喂——”

    “妈。”女人声音甜美,可是楚老太太是真的笑不出来。

    “有事?”

    “您到京都这么久,什么时候回来啊?”

    “我回去需要和你报备嘛?什么时候开始,我连这点人身自由都没有了。”

    “妈,瞧您这话说得,这不是过段时间是楚氏百年庆典嘛,大家都等着您回来主持大局呢。”

    “你不说我都差点忘了这事儿。”

    楚衍离得近,自然听得一清二楚,楚濛这次回去,除却是因为721空难的纪念日,也是要回去筹备楚氏百年庆典,楚家在f国几乎是土皇帝般的存在,这样的庆典仪式几乎是整个国家都在沸腾,花灯夜景更是不在话下,更有各种游园庆典,倒是吸引了不少游客,需要人回去主持大局。

    “妈,若不然我和显耀去京都接您吧。”

    楚衍挑眉,这就迫不及待的要到这边来了啊,显耀是她的丈夫。

    “不用了,有楚楚陪我。”

    “楚楚这孩子做事总是丢三落四,我还是有些不放心。”

    “这孩子心思纯良,对我这个奶奶是绝对上心,这一点你不用担心。”楚老太太这话讽刺意味十足。

    对面的人只是笑了笑,“那您到了,我再去陪您。”

    电话隔断,楚衍嬉皮笑脸的凑过去,“奶奶,这是有人坐不住了,想要对楚家动手了。”

    “死开,你还有脸笑。”楚老太太无语,这个缺根筋的家伙。

    “我就是和您说些事实啊,这姑姑和姑父想要分家产,不是一天两天了,当年您说在楚氏百年的时候,会对财产做一个切割,他们自然想要在您面前多刷刷存在感啊,奶奶,您可不能被他们给迷惑了啊,他们分明就是不安好心。”

    “总是想着图谋我们的家产,这回头拿了财产,我和大哥肯定没有好日子过了啊,奶奶,您也不想看着我和大哥被人欺负吧。”

    “楚楚,你这小子说话能不能靠点谱,就你大哥,谁能欺负得了他!”

    “奶奶,这里就不懂了啊,这姑父一家只是f国比楚家根基更牢靠,大哥毕竟年轻,这……”

    “都三十多,奔四的人了,哪里年轻!你这混小子,少在我这里吹耳边风。”楚老太太轻哼。

    “奶奶,我就是好心提醒你一下嘛。”

    “你就放心吧,整天就想着分家产,我还没死呢!”楚老太太冷哼。

    “嘿嘿,我就说嘛,奶奶您是最深明大义的,话说,您是不是打算将财产留给……”楚衍话没说完,就被楚老太太瞪了回去。

    楚衍摸了摸鼻子,颇为无奈,怎么还生气了呢。

    “飞机准备好了嘛,下午就回国。”

    “这么快。”

    “你也跟我一起回去。”

    “奶奶,您自己回去就好了,干嘛还要我跟着一起啊。”

    “你放心让我一个老婆子一个人回去,嗯——”楚老太太最后这话带着明显的警告意味。

    “京都的事情我还没有处理好。”

    “不就是要和轩家那小子道个别嘛,电话给你,给你五分钟。”

    “奶奶,你也太霸道了。”楚衍不依。

    “四分钟。”

    “我打!”楚衍咬牙。

    *

    楚家的车子消失在视线中,燕殊才开门下车,燕小西一脸狐疑的看着燕殊,“粑粑,为什么不让我喊太奶奶和舅舅。”

    “先下车!”燕殊把燕小西抱在怀里,姜熹抱着花下车,低头看着自己的指甲,掐得有些狠了,指甲缝里都是青色的汁水,她的眼底有一层浓得化不开的迷茫。

    “走吧,去看外公和外婆!”燕殊揽着姜熹的肩膀,这话却是对燕小西说的。

    燕小西早就察觉姜熹的不对劲,安静的趴在燕殊肩头,“麻麻,你哭了嘛?”

    “没有。”姜熹勉强从嘴角扯出一点笑意,无比难看。“最近没睡好,眼睛有些胀痛。”

    话音刚落,一双肉乎乎的小手就蒙住他的眼睛,“麻麻,这样是不是舒服一些。”

    姜熹鼻头一酸,眼泪绷不住的往下流。

    “麻麻——”燕小西急了,“粑粑,麻麻怎么哭了!”

    “这么大的人了,眼睛疼怎么还哭了!”燕殊一把将姜熹搂在怀里,燕小西立刻伸手拍了拍姜熹的后背,“麻麻,乖——”

    “扑哧——”姜熹扑哧一笑,这混小子,是把自己当孩子哄了嘛。

    “又哭又笑的,像什么样子。”燕殊无奈的帮自己妻子擦了擦眼泪。

    “乖——我亲两口!”燕小西捧着姜熹的脸,就啄了两口,“不疼了吧。”

    姜熹摇头,眼底浓得是化不开的笑意。

    三个人牵着手往陵园里面走,姜熹本来已经被哄得挺高兴了,只是燕小西忽然冒的几句话,让他们夫妇都愣了好半天。

    “粑粑,我要对你提出严肃的批评。”

    “你晚上能不能让麻麻好好睡觉,别整天就知道和她在床上‘打架’,你看麻麻熬得眼睛都红了,都哭了。”

    “你要好好反思自己的错误!”

    “哦!”

    “别敷衍我!”

    “我认真接受批评!”燕殊攥着儿子的小手,一脸无奈。

    “被整天缠着麻麻,你要知道,麻麻每天也是很累的,你能不能体谅一下她,学学大伯父,都不让大伯母上班,让她好好休息。”

    “我也没让她动啊!”燕殊摸了摸鼻子,姜熹伸手掐住他腰间的软肉,这个流氓,在小孩子面前说什么混账话呢。

    “反正你晚上别总是缠着麻麻,你看你把麻麻脖子啃的,还能看嘛。”

    “我接受批评。”

    “你要端正态度,别总和我打哈哈!你看吧,麻麻都崩溃得哭了,你就应该知道,你平时有多么过分了。”

    “我知道了。”燕殊憋着笑。

    “燕殊同志请你认真一点,我很认真的在批评你!”燕小西双手掐腰,一脸严肃,一想到姜熹哭了,燕小西就觉得应该好好教训一下燕殊。

    “我不笑,不笑……”可是燕殊真的忍不住,这混小子,是在教训自己嘛。

    “态度不端正!”

    “我认真点!”燕殊轻轻咳嗽一声。

    “你保证不许再让麻麻熬夜了。”

    这几天倒是因为燕殊,主要是姜熹心里事多,总是睡不着。

    “我保证,绝对不让她熬夜,有事儿啊……也提前干完!”

    姜熹伸手扶额,燕殊,你还是个人嘛,和你儿子打这种黄腔,简直没眼看。

    “嗯,还有呢!”燕小西认真的听着。

    “保证不让你麻麻哭了。”

    “嗯!”燕小西点头,“你是男人,要说到做到。”

    “好,我保证!”燕殊举手作起誓状。

    “好了你们两个!”姜熹无奈的扯下燕殊的手,“我没事。”

    燕殊一把搂住姜熹的腰,附在她的耳边,耳鬓厮磨,“只会让你在床上哭!”

    “燕殊!”姜熹气结。

    “怎么了?”燕小西一脸迷茫的看着姜熹红着脸,掐腰看着燕殊,“粑粑,你是不是又欺负麻麻了,你瞧麻麻的脸都被你气红了。”

    “那分明是害羞。”

    燕小西狐疑,瘪瘪嘴。

    “燕殊,回去再收拾你!”姜熹咬牙,这人还真是死性不改啊。

    ------题外话------

    小说正文已经到了最后的收尾阶段了,嘻嘻……一转眼都过了半年之久了,正文结束之后,会个大家写一些小番外,大家想看谁的啊,记得给我留言哈,我会综合大家的意见考虑着重写谁的番外。

    大家是喜欢秦三少,还是关关,或者是燕小西的,都可以给我留言,我看一下谁的人气更高一点…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