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185 一场乌龙,闹出人命(二更)

正文 185 一场乌龙,闹出人命(二更)

    黎氏顶楼休息室

    曹秘书是认识燕小西的,和他到了招呼,便匆忙去整理文件,倒是留下些小秘书照看燕小西。%d7%cf%d3%c4%b8%f3

    “小少爷,喝牛奶。”

    “您吃这个,芒果干,特别好吃。”

    “这个比较好吃,你尝尝这个吧。”

    燕小西看着面前的一堆零食,眉开眼笑。

    这若真的是黎家的小少爷,可不得提前好好讨好一番嘛。

    燕小西吃得欢乐,猛地抬头,看见一群女人围着自己,后背有些发凉,“阿姨,你们这么看着我干嘛!”好诡异啊。

    “小少爷,以前没见过你啊。”

    “我不经常过来。”燕小西垂头挑选着零食。

    “是嘛,总裁和您的关系挺好的啊……”

    “那是肯定的啊。”燕小西哪里知道她们在想什么,直到她们问了这么一句,他才察觉到不对劲。

    “你的母亲也在临城嘛!”

    “问我麻麻干嘛!”燕小西拧眉,一副警戒的模样。

    “随便问问而已。”

    “我麻麻在楼下,我们取了东西就走,不然麻麻就要等急了。”燕小西继续吃东西。

    而此刻流言已经在公司传开了。

    姜熹正在和燕殊打电话,瞧见车窗前有人影晃动,还以为这边不能停车,交警过来罚款了,再定睛一看,根本就不是。

    “熹熹?”燕殊此刻也在机场,正打算陪着燕老爷子去一趟雾都,本来是早就订好的计划,只是最近接二连三出事,燕老爷子催着出发,计划才被提前。

    “嗯!”姜熹微微拧眉。

    “发什么呆呢!”

    “没事。”

    “我陪爷爷就在雾都待两天,送他回去,就去临城找你。”

    “嗯!”

    姜熹隔了电话,心里忧思更甚,这些人怎么回事,把自己的车当光观车了嘛,怎么一个个过来参观,而且都是从黎氏出来的,一个个,恨不得将脸贴在车窗上,这让姜熹很是尴尬。

    黎氏的员工是疯了嘛,该不会是魔怔了吧,上班时间,围着车子发呆。

    而此刻尤卫兰穿了衣服就往外面跑,都不顾黎悠梦的叫喊声。

    这黎氏员工瞧见黎家的车子来了,立刻逃也般的跑回了公司,姜熹看着众人如鸟雀般散步,哑然失笑。

    众人散去,姜熹瞧见尤卫兰大步朝着公司走去,心里疑惑,思忖半天,还是决定下车去看看。

    “夫人,您怎么来了!”前台小姐立刻恭敬的迎了上去。

    “你们总裁回来了?”

    “总裁正在办公室。”

    尤卫兰大步朝着电梯走去,神色焦虑。

    “夫人都惊动了,我看啊,这事儿八九不离十。”

    “是不是夫人不同意,所以总裁才在外面偷偷的,现在被发现了,夫人肯定很生气啊。”

    “我看像,不然夫人怎么会如此匆忙的跑过来,我保证待会儿肯定有好戏看。”

    “不过既然生了孩子,这女人也算是一脚踏入豪门了。”

    ……

    几个人七嘴八舌的讨论着,姜熹已经踏入了黎氏的大厅。

    “小姐,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嘛?”前台立刻迎了上去。

    姜熹一身香奈儿最新款,还穿着一双颜色格外惹眼的普拉达,长发披肩,随着走路的幅度在肩头微微跃动,黑色墨镜,皮肤白得几乎发光。

    “我找你们总裁。”

    几个前台对视一眼。

    今天这是出什么事了,公司怎么会如此热闹。

    “请问您有预约嘛?”

    “我们很熟,我自己过去就好。”姜熹说着不由分说直接到了电梯口。

    “这女人谁啊。”

    “声音好听,身材很正,我刚刚瞧见她是从停在公司前面的车里走出来的,指不定就是正宫娘娘。”

    “不是吧……”

    姜熹正抬头看着电梯不断变动的数字,根本没注意周围八卦的声音。

    曹秘书本来正在桌子上收拾文件,瞧见尤卫兰来了,立刻跑过去。

    “夫人,您怎么来啦!总裁正在办公室,我立刻去……”

    “不用了,我自己去!”

    尤卫兰拨开挡在自己面前的曹秘书,大步朝着黎锦荣的办公室走过去。

    黎锦荣正低头处理文件,门忽然被推开,有些不悦,“谁啊!不知道敲门嘛!”

    话音未落,尤卫兰直接将手中的包给甩了出去,直接砸在黎锦荣的后背上。“嘶——”黎锦荣猛地抬头,“妈——您怎么来了。”

    “你还有脸问我,你干得好事!把我们黎家的脸都丢光了!”

    “妈,这事儿不能怪我!”黎锦荣下意识的以为,是因为京都相亲的事情,他这次可是得罪了不少人。

    但也不至于自己刚刚回来,就冲到公司教训自己吧。

    “怎么就不怪你,是你是做的!”

    “这不是你逼的嘛!”

    “你还敢怪我,你给我过来!”尤卫兰沉声道,忽然扭头,门口站着的众人心里咯噔一下。

    “我来关门!”曹秘书硬着头皮将门关起来。

    “妈,您别生气,有什么话我们好好说!”黎锦荣深知不能惹尤卫兰生气,立刻好声好气的过去哄着。

    “别碰我,你居然做出这样的事情,你让我们黎家以后在被人面前抬头啊。”

    “也没那么严重吧。”相亲不成功,怎么就不能见人了。

    “锦荣,你过来!”尤卫兰坐在沙发上,气喘吁吁,伸手招呼黎锦荣。

    黎锦荣悻悻地走过去,还没到跟钱,就被尤卫兰给踹了一脚。

    “嘶——”

    “我告诉你,这件事情你不给我一个满意的交代,我就不认你这个儿子。”

    “妈,有必要这么严重嘛!”黎锦荣有点懵,难不成母亲为了逼自己结婚,已经开始耍心机了。

    “这都闹出人命了,你还说不严重!”尤卫兰疾言厉色。

    “妈,没出人命啊。”

    “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想瞒着我,既然事情都这样了,你就把那姑娘带回来吧。”

    “哈——”

    “哈什么啊,你听不懂我的话嘛!”

    “不是,妈,哪个姑娘啊。”

    “你说哪个啊,这儿子都带到公司了,你还给我狡辩。”

    “我哪来的儿子啊!”黎锦荣脑子有点懵。

    燕小西本来正在嗑瓜子,本来围着他的一群阿姨姐姐,都出去看热闹了,他抱着瓜子就往外面跑。

    “姐姐,发生什么事啦。”燕小西一开口,本来还在讨论的众人,顿时鸦雀无声。

    从黎锦荣门口散开,燕小西吃着瓜子,颇为淡定的走到门口,贴耳听着。

    “小少爷,您还是回休息室吧。”

    “我再听听!”燕小西趴在门上。

    嗯?

    舅舅和外婆在吵架?

    难不成还是因为舅舅相亲没成功?

    燕小西踮脚,直接拧开门。

    “妈,您是不是误会什么了,我真的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你们公司的人都和我说了,你带了个孩子过来,说是你的……”

    “外婆!”燕小西抱着瓜子,迈着小腿就跑了过去。

    “哎呦,我的心肝儿!”尤卫兰一瞧见燕小西,整个人瞬间明亮了。

    “舅舅怎么啦?”燕小西坐在尤卫兰腿上。

    “等会儿——”黎锦荣好像忽然想到了什么,看着门口的众人,“你们都给我进来!”

    “总裁——”众人刚刚听燕小西叫那一声外婆,已经彻底懵了。

    “到底怎么回事,我什么时候来的孩子。”

    众人垂头。

    “哦,我和你解释一下!”燕小西吧唧吧唧的磕着瓜子,“他们以为我是你的私生子。”燕小西多聪明,从他们的对话中已经猜得七七八八了。

    “简直胡扯!这是我外甥!”黎锦荣气结,“又是谁在我妈面前嚼舌根啊。”

    尤卫兰此刻也才反应过来,面露尴尬,低头逗弄燕小西,这些没用的东西,消息都没证实,就敢往自己面前传。

    害得自己闹了这么大一个乌龙。

    简直丢人。

    老脸都丢光了。

    “都给我滚出去!”黎锦荣气得身子发抖,“今天公司所有的月底奖金全部取消,不好好工作,尽八卦了,怎么不去娱乐公司!”

    燕小西继续嗑瓜子,“舅舅,你也不能怪她们。”

    众人立刻将求救的目光投向燕小西。

    “肯定是工作太少,闲的!”燕小西擦了擦嘴,“大伯父说了,这人一闲下来,就喜欢胡思乱想。”

    “说得有道理,看样子是我给你们的工作量太小了!”

    众人愕然。

    谁也没想到这燕小西是个如此腹黑的主儿啊。

    姜熹到了楼上,就瞧见一群人灰头土脸的往回走,摘下墨镜,抬脚往办公室走。

    “燕少夫人!”曹秘书立刻迎了上去。

    “麻麻来了!”燕小西跑过去,一把抱住姜熹。

    “这人不是总裁的情……”

    “你来得公司迟,不认识吧,这是姜二小姐,总裁以前可喜欢她了,不过人家嫁到了京都燕氏,那可是豪门中豪门。”

    “那这孩子……”

    “肯定是燕二少的,我就说嘛,长得和总裁也不像啊,就是你们以讹传讹,这个月奖金都没了,一点奋斗的动力都没有!”

    ……

    闹了这么大的笑话,出了公司,尤卫兰是绝口不提刚刚的事情,黎锦荣平白无故被打了几下,又被训斥了那么久,心里那叫一个憋屈啊,偏生面对自己母亲,又不敢再提这事儿,只能一腔苦水往肚子里面咽。

    姜熹在黎家吃了中饭,便带着燕小西去了燕家在东郊的别墅。

    安叔早就等着了,瞧着燕小西,笑得满脸褶子。

    “安爷爷!”燕小西和他相处不多,不过每次过来,他都给他弄许多好吃的,燕小西自然对他亲近几分。

    姜熹瞧着安叔后背有些佝偻,脚步也有些虚浮,却还是撑着抱着燕小西,笑声洪亮,遥想初次见到安叔的画面,岁月果然不饶人啊。

    “少夫人,一大早赶飞机,肯定累坏了吧,赶紧进来歇息一下,房间都已经准备好了,你们稍微洗漱一下,就可以睡了。”

    “麻烦安叔了。”

    “你和我说这些干嘛。”

    姜熹一进门,就看见一群下人正在里里外外的打扫屋子,“我就过来住几天而已,打扫几间屋子就好。”

    “刚刚二少来了电话,老爷子最近身体不大好,可能过些日子要到这边养老,我这心里一急,就让人先彻底打扫一番。”

    姜熹这才想起,本来临城东郊的这栋大宅,就是专门为了燕老爷子养老用的。

    燕小西真的是太累了,刚刚爬上床就睡着了,这一觉居然就睡到了天黑。

    姜熹倒是没闲着,约了黎悠梦傍晚逛街,顺便准备回家一趟,姜家已经许久没人住了,不过安叔平素都有派人定期打扫,倒也不是很脏。

    “悠梦,你在门口等我就好,我就取个东西!”自己父母的一些遗物还在老宅,经过了楚家的事情,她就想看看,能不能从母亲留下的东西中知道一些蛛丝马迹。

    “那你快点。”

    等了半天,也不见姜熹出来,黎悠梦这才抬脚往里面走。

    而此刻忽然从草丛中窜出来一个人,直接朝着黎悠梦扑过去!

    “啊——”

    姜熹被吓得手一抖,相框跌落在地,玻璃碎了一地。

    “悠梦!”姜熹也顾不得许多,黎悠梦这还怀着孩子呢,可不能出了事。

    黎悠梦被面前的人已经吓得魂飞魄散。

    一头污浊不堪的短发,参差不齐,身上穿着破旧的衣服,脸上都是灰尘,根本看不清楚她的脸,只有那双眼睛,满目猩红,充斥着红血丝,脸上脏得已经看不清楚负责,嘴唇裂开了好几个大口子,看起来甚是狰狞可怖。

    黎悠梦吓得连连后退,这是从哪里来的乞丐嘛。

    “唔——”面前的人双腿残缺,走路一瘸一拐的,或许是被黎悠梦的尖叫声吓住了,身子踉跄一下,整个人就趴在了黎悠梦面前。

    “你别过来!”黎悠梦连连后退。

    “啊——”那人张了张嘴巴。

    “你是不是要钱,还是要吃的,我都可以给你!”黎悠梦手中提着一盒酥饼,直接扔到了地上。

    那人忽然扑过去,就着塑料袋就往嘴巴里面送。

    “那个不能吃!”黎悠梦眉头紧蹙,或者是医生的职业习惯,见着这种人,心里还是难免生出了一丝恻隐之心。

    那人显然是饿极了,连着塑料袋都一起吞入了腹中,两块酥饼半分钟不到,就被她全部吃光了,地上散落着碎屑,她手抓起,也不管粘黏着泥土,就往嘴巴放。

    “别吃了!”

    这么吃,会出事的。

    黎悠梦伸手扯住那人的胳膊,将她手中的泥巴打落。

    “啊——”那人却直接推开黎悠梦,趴在地上吃起来。

    “你……”刚刚四目相对,黎悠梦整个人如遭电击。

    “悠梦——你没事吧!”姜熹已经从屋子里面冲出来,看见面前的乞丐,倒是一愣,“小区里怎么会有乞丐啊,这一片安保措施一直挺好的啊。”

    黎悠梦显然是受惊过度了,倒是把姜熹吓了一跳。

    “怎么样,有没有伤到!”姜熹忙着给黎悠梦检查身体。“真是的,小区里好好地,怎么会有乞丐啊,要是伤到人怎么办,我现在就给物业那边打电话,让他们派保安过来将人带走,这也太吓人了吧,肯定是我们家平时没人住,他躲在这里,才没被发现。”

    确定黎悠梦没事,姜熹立刻摸出手机。

    “别!”黎悠梦按住她的手。

    “怎么啦?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别打电话。”黎悠梦蠕动着嘴唇,瞧着地上几近疯癫的人。

    “啊——”那人忽然身后推开姜熹,姜熹连忙后退,她的脚边还有一点芝麻碎屑,那人抓着就往嘴里扔,吃得津津有味。

    “这是疯子吧。”

    “这是我姑姑!”黎悠梦扶住姜熹的手腕,“是我姑姑!”

    姜熹睁大眼睛,“不可能啊,她不是在监狱嘛,没听说她出来了啊,悠梦,你是不是被吓傻了。”

    “是她,我没认错!”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