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184 小财迷,总裁的私生子

正文 184 小财迷,总裁的私生子

    louis小心翼翼观察着楚濛的神情,看样子是真的生气了,不过小姐也是确实坐不住了,这,老夫人当众说姜熹是楚家嫡亲的外孙女,对她这个亲外孙女倒是视而不见,任是谁都会有反应吧。

    楚濛摩挲着手上的戒指,手机忽然震动起来。

    楚濛瞥了一眼来电显示,幽泉般的深瞳微微收紧,自己还没找她,她倒是好,自己送上门了。

    “喂——”

    “大哥!”楚澜声音透着一丝女孩家的娇羞。

    “嗯。”

    “我已经订了机票回国,同学一直催着要回去,我也没办法,可能没有时间和你当面辞行了,替我和外婆、二哥说一声。”

    楚濛微微挑眉,嘴角泛起一抹嘲弄的笑,“这么急?”

    “同学家里出了点事,所以急着离开。”

    “那就没办法了。”

    “是啊,我还想在京都多待几天呢,这边有好多好玩的。”

    “我正好在外面,你人在哪儿,我去送你。”

    “不用了大哥,我已经叫了车,直接去机场,您平时这么忙,我怎么好意思打扰你,那我先挂了!”

    不等楚濛说话,电话就被挂了。

    louis看着楚濛笑得诡异,“小姐走了?”

    “她一直很聪明,若是不走,现在是我,下面奶奶估计就要直接上门了。”楚濛冷哼,“调头,回公司。”

    *

    酒店

    楚澜挂了电话,捏紧手机,葱白的手指骨节都在泛白,忽然一抬手,就把手机给甩了出去,狠狠的砸在面前的落地镜上,镜面从中间碎裂开来,她抬手就扯下衣橱中的衣服全部扯下来,一件一件的撕毁。

    衣服碎裂的声音刺耳,她脸上的笑容也越发狰狞。

    “姜熹!”

    自己好言相劝,非是不听,你以为楚家是那么好进的嘛,别做梦了!

    “扣扣扣——”忽然传来敲门声,“澜澜,你好了嘛,要出发了。”门口的是楚澜的同学,楚澜直接拿起落在地上的包,打开门,飞快的将门合上。

    “你的行李呢,不是说要回去嘛?”

    “我就带个包就好,那些都不要了。”

    “楚家人就是豪气,行李都不要了,不过啊,你们家也不缺那点钱。”几个女生推着行李箱,笑着走向电梯。

    楚澜咬紧牙关,步伐沉重的朝着电梯而去。

    *

    京都军区附属医院

    战北捷靠在床上,莫云旗坐在床边,拿着勺子,正喂他喝汤。

    战霆还穿着军装,胡子拉渣,刚刚从纪检那边出来,听说战北捷住院,便匆忙赶过来。莫正则走在他斜后方。

    “老战,你急什么啊,北捷就在医院,又不能跑了。”

    战霆抿嘴不语,刚刚到了门口,忽然停住脚步,莫正则差点撞到他的后背,战霆忽然伸手示意莫正则别说话,门敞开一条缝,里面的对话声依稀听得见。

    “小不点,我的手真的疼,你还是喂我吧。”

    “我身上有点痒,你帮我这边挠一下。”

    “小旗,你靠过来一点,挨着我点儿,离那么远干嘛啊,我现在是病号,又不能吃了你,瞧你,怎么和躲洪水猛兽一样,我是你丈夫啊,过来点儿。”

    “你让我亲一口吧,我憋得难受……”

    “老实点,吃饭!”莫云旗沉声。

    “亲一口就吃。”

    “别讨价还价。”

    “那我就不吃了。”

    “你不吃饭,伤口怎么好啊,医生都说让你多吃点了。”莫云旗无语,他怎么变得如此无赖。

    “那你给不给亲。”

    “战北捷!”

    “给不给?”战北捷靠在床上,一脸痞气,“哎,我就知道,自己媳妇儿都不疼自己,哎——我这命苦啊,没人疼啊。”

    “哎呦,小旗不疼你是吧,我疼你!”战霆推开门。

    战北捷一听自家父亲的声音,几乎是一秒钟,立刻端正了坐姿,那叫一个迅速,腰杆挺得笔直,哪里还有刚刚病恹恹的样子啊。

    “刚刚我听谁说,要不吃饭?”

    “爸,您出来啦!”战北捷嬉笑。

    “我若是再不出来,你是准备如何欺负我儿媳妇儿啊!”战霆声音透着一丝疲惫,却仍旧掷地有声。

    “不是,我没有欺负她。”

    “别狡辩,我在外面都听见了,小旗现在肚子里面还怀着我的宝贝孙儿,你若是再敢使唤他,小心我一脚把你踹下床。”

    “爸,您要不要这么狠啊,我是你亲儿子。”

    “我有孙子了,还要你干嘛。”

    “不是,爸,您这么说,我真是太伤心了,我现在还是个病号,您就不能迁就我一下嘛!”

    “少贫嘴了,我瞧着你是和燕殊待久了,好的没学会,倒是学得油嘴滑舌了。”战霆冷哼,“小旗,你别管他,爱吃不吃,又不是小孩子了,你现在就安心在家养胎,他的事你别管,我自然会找人照顾他。”

    “谁?”战北捷嘴唇抽搐了两下。

    “我的副官!”

    “他都四十多了,不太好意思啊。”

    “反正你也不要脸,还会不好意思嘛。”

    战北捷仰面朝天,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

    “对了爸,奶奶怎么样了?”莫云旗开口询问。

    那日燕殊等人到战家时,她已经吃了安眠药睡下,即使闹出了那么大的动静,也没醒过来,隔天战家就被封了,她腿疾发作,根本下不来床,只能由韩悦贴身照顾着。

    “不太好。”

    “医生怎么说。”

    莫正则无奈的摇了摇头,“没办法,我在京都也待了许久,这几天你奶奶总是喊着腿疼,一睡觉,就总是喊你爷爷的名字,后天我和你母亲就带着你奶奶回华西。”

    “这么快。”

    “我出来也挺久了,这次的事情,华西那边也挺动荡不安的,我正好要回去看一下,老战,我女儿可就交给你了,北捷,你小子若是敢欺负我女儿,我保证会把你揍得亲妈都不认识。”

    “不用你动手,我就把他揍死了。”战霆笑着。

    战北捷忽然伸手握住了莫云旗的手,“奶奶不会有事的。”

    *

    姜熹带着燕小西早燕殊一步回家,等他回来的时候,都已经睡下了。

    燕殊不在家的时候,姜熹经常会在燕小西的房间睡觉,推门燕小西卧室的房门,只有一盏床头灯散发着柔和的光,将床上人的堵上一层静谧柔和的光晕。

    这几天的疲惫,仿佛这一刻都已经烟消云散了。

    燕殊蹑手蹑脚的走到床边,弯腰,单膝趴在床边,伸手抚摸着姜熹的小脸,顺手将她额前的发丝拨到一边,露出光滑白净的额头。

    姜熹抱着燕小西,睡得正香,燕小西睡觉很不老实,手脚并用的趴在姜熹身上。

    燕殊拧眉,这小子把头埋在那儿呢,自己都好久没有这种福利了。

    燕殊咬牙,伸手要把燕小西抱起来,燕小西不安的扭动着身子,忽然就睁开了眼睛。

    瞧着燕殊放大的俊脸,下意识的要叫出声,燕殊眼疾手快,飞快的捂住他的嘴巴。

    “唔——”燕小西瞬间清醒过来,手脚并用的挣扎着,燕殊拖着他就到了洗手间,大手几乎可以覆盖住他的小脸,他就是一点声音都无法从指缝中溢出来。

    “嘘——”燕殊食指放在唇边

    燕小西用力的点了点头,燕殊才松开手。

    “粑粑,你干嘛啊。”燕小西一边说着一边解裤腰带。

    “你干嘛啊。”燕殊拧眉。

    “尿尿!”燕小西给了燕殊一个白眼,扭头就爬到一个小凳子上,掀开马桶盖,“这么晚了,你到我房间干嘛。”

    “抱你麻麻回房。”

    “哦!”燕小西眼睛迷迷瞪瞪的,这眼看着就要往后栽去了,燕殊连忙伸手扶着。

    “儿子,你也是人才啊,上个厕所也能睡着。”

    “困——”燕小西眼睛酸酸的。“眼睛疼。”

    “自己揉。”

    “我的手要上厕所。”

    “怎么这么多事。”燕殊弓着身子,给燕小西吹了吹眼睛,燕小西尿完,飞快的洗了手,冲着燕殊伸出小手。

    “干嘛!”

    “你怎么如此不上道啊。”

    “到底要干嘛。”

    “封口费,不然我现在就喊。”

    “信不信我打你屁股。”

    “给不给钱,今天我的钱都用来帮你媳妇儿了,怎么着你也得给我补偿一点吧。”

    “你那钱被发现也是要充公的。”

    “我是花在你媳妇儿身上了。”

    “那也是你妈。”

    “麻嘛——”燕小西刚刚开口,燕殊就恶狠狠地捂住他的嘴巴。“五十!”

    燕小西扯下他的手,压低声音,“两百!”

    “四十!”

    燕小西挑眉,怎么越来越少了。

    “一百五,不能再少了,我不能亏本啊。”

    “三十五!”

    “粑粑,你这是欺负人!”

    “三十!”

    “成交!”燕小西瘪瘪嘴,“抠门死了。”

    “你爸我赚钱不容易,工资就那么点,还得养你养你麻麻。”燕殊蹲下身子,给他整理衣服,手在触及他脖子上的环形玉佩时,细长的手指,摩挲了两下,猎豹般的眸子,迸射出了一丝暗光,立刻将玉佩塞到他的睡衣里。

    “你还不如麻麻赚得多。”燕小西瘪瘪嘴。

    “是啊,你爸爸我都穷死了。”

    “我以后要赚很多钱的钱。”

    “年纪不大,脑子里都在想什么啊。”

    “反正就是要赚钱!”燕小西冷哼。

    燕殊把燕小西抱到床上,示意他闭嘴,不许说话,抬手就把姜熹抱了起来。

    他的动作很轻,燕小西瞧着燕殊小心翼翼的模样,忍不住嗤之以鼻。

    粑粑只要和麻麻在一起,就和变了个人一样,大伯也是这样,你看麻麻偶尔还会发飙生气,就和小笙姑姑一样,今天和姑父吵架,直接搬回家住了,姑父买了东西讨好她,东西收下了,人被赶了出去。

    这女人变脸的速度,比你想得还要快,每天都要哄着。

    还不如赚钱来得实在。

    最起码那些钱都是自己的,而且只能由自己自由支配,燕小西一想到赚钱,眼睛都放光。

    燕殊动作已经很慢了,但是他把姜熹放到床上的时候,还是把她惊动了。

    姜熹并没有睁开眼睛,燕殊的气味她已经很熟悉了,她往燕殊怀里拱了拱。

    “什么时候回来的?”声音软糯。

    “刚刚。”燕殊看着她似睡非醒的模样,嘴角泛起一丝宠溺的笑。

    姜熹往燕殊颈窝处蹭了蹭。“唔——燕殊……”

    燕殊将她轻柔的放到床上,燕殊一只手搭在她的腰上,一只手被她枕在后脑勺,她顺势直接滚到燕殊怀里,伸手抱住他的腰。

    “我都好久没和你一起睡了。”

    那声音软萌可人,分明是在撒娇。

    “想我了?”

    “嗯!”姜熹用力的点头,用力的抱住燕殊,“昨晚一夜没睡,刚刚睡着就梦到你了。”

    “梦到我什么?”燕殊压低声音,或许是审讯了一夜的缘故,他的声音变得沙哑而又低沉,好听得让姜熹心肝儿都在发颤,耳边是男人蓬勃有力的心跳声,姜熹睁开眼,眼中满是甜腻,笑盈盈的抬头看着燕殊。

    慵懒的猫眼,染上一层水光,漂亮异常,柔和的灯光下,黑亮的眸子里仿佛装满了小星星,她微微张嘴舔了舔干涩的嘴唇,看得燕殊热血沸腾。

    这女人,绝对是在勾引自己。

    “说啊,梦到我什么!”燕殊伸手抚弄着姜熹的头发,手指轻柔的揉捏着她的耳垂。

    “没什么。”姜熹轻笑,脸却红了。

    “熹熹——”燕殊低头,挑起姜熹的下巴,“是不是特别想我……”

    “想,哪里都想……”

    姜熹笑着说完这句话,燕殊就低头狠狠吻住她的嘴唇,甚是凶猛。

    “唔——”姜熹吃痛,却伸手抱住了燕殊的脖子,她的神情慵懒,眸子染上一层水光,燕殊的嘴唇缓缓下移,从侧脸、下巴到锁骨,每一寸都不放过,姜熹身子微微弓起,下意识的迎合燕殊。

    燕殊欺身压下,姜熹身子柔软的一塌糊涂,恨不得要和他融为一体。

    燕殊抱姜熹进来,忘了关门,此刻门口一个黑黢黢的小脑袋,伸手摸了摸鼻子,粑粑真是丧心病狂,又开始咬麻麻了。

    啧啧——

    不忍直视啊。

    燕小西听话的把门关上,本来打算过来找燕殊要钱的,毕竟燕殊是个不太要脸的人,燕小西生怕他反悔。

    燕小西趿拉着拖鞋,低头掰着手指,数着自己到底有多少私房钱,叹了口气。

    果然还是赚钱比较重要啊。

    *

    楚衍昨晚被自家大哥骂得狗血淋头,打了一夜游戏,刚刚睡着,电话就响了,若是旁人楚衍绝对是不搭理的,偏生是燕小西。

    这小子,无事不登三宝殿啊,这一大早的,又想坑自己嘛。

    “小西!”

    “舅舅早!”燕小西眉眼带笑,喊得那叫一个亲热。

    楚衍被他软糯的声音一喊,整个人都酥了。

    “小西乖。”楚衍将键盘往一侧一踹,靠在椅子上,“你这小子,一大早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啊。”

    “想舅舅了啊。”

    燕小北就坐在燕小西旁边,微微挑眉,忍不住腹诽:睁眼说瞎话。

    “对了,你爸妈回去有没有说什么啊?”楚家人最近都不太敢接触姜熹,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生怕逼急了,弄巧成拙。

    “舅舅很想知道嘛!”

    “小西……”

    “舅舅,你想让我给你当间谍,这是需要代价的。”

    “一个月的冰淇淋?”

    “你当我是吃货啊!”燕小西冷哼。

    楚衍愣了,真想回一句:你以为你不是嘛!

    “那你要什么?”

    “折现!”

    “哈——”楚衍愣了半天,“你很缺钱?”

    “谁会嫌钱少啊。”

    “对了,昨天你的零花钱我又给你拿回来了。”

    “干得漂亮。”燕小西合不拢嘴,小腿不停的晃着,燕小北嫌弃的瞥了他一眼。

    “那你爸妈到底说什么了啊?”

    “你的诚意呢!”

    “回头我肯定给你,我专门给你弄张卡,回头把钱打给你。”

    “不要,我要现金。”

    “行行行,那你先和你说,他们都说什么了。”

    “粑粑要陪太爷爷去什么雾……雾什么来着,我给忘了,说是去一条什么河。”

    “雾都?”楚衍挑眉。

    “好像是吧。”燕小西瘪瘪嘴,“太爷爷身体都没好,就急着要出门,也不知道那里有什么好玩的。”

    “那你麻麻也去?”

    “没有啊,过几天是外婆和外公的忌日,麻麻要带我和锦荣舅舅一起回临城。”

    楚衍一拍脑袋,最近忙得多忘了这事儿了,这不马上就到721空难的纪念日了嘛。

    楚濛正在换衣服,楚衍忽然着急火燎的冲进来,他衣服脱了一半,眉头一紧,颇为不悦。

    “不知道敲门嘛!”楚濛抄起白衬衫,披在身上。

    “哥,姐要回临城了。”

    “我知道。”

    “她怎么一个电话都不给我们啊,她是不是生气了,还是不想回楚家?”

    “你觉得她为什么想回楚家?”楚濛低头系纽扣。

    “我们家有钱啊。”

    “肤浅!”

    楚衍脸一黑,“那她现在回临城,岂不是又得十天半个月,到时候指不定会出什么变故,要不我去暗中保护她!”

    “就你这智商,没到临城就暴露了。”

    “你别瞧不起人!”

    “这是事实,她去临城又不是不会来,你着急个什么劲儿啊。”

    “我这不是怕出事嘛。”楚衍瘪瘪嘴。

    louis叩门进来,瞧见楚衍有些惊讶,这小祖宗都是不到中午不起来的,今天怎么起得这么早。

    “总裁,飞机准备好了,随时可以回国。”

    “哥,你也要走?”

    “721空难18周年纪念日,上面邀请我参加。”

    “那你一走,就不怕姐真的不回楚家嘛。”

    “首先这事儿我们谁都不能替她做主,顺其自然就好,无论如何,我们护她周全就好。”楚濛拍了拍他的肩膀,就往外面走。

    楚衍咬了咬嘴唇,就会说大话。

    *

    临城

    姜熹坐在车内,燕小西枕着她的大腿已经睡着了,起了个大早赶飞机,他也是累坏了。

    “少夫人,我去买点东西。”燕隋靠边停车,黎锦荣正闭目养神,忽然睁眼,就瞧着燕隋小跑着进了一家花店。

    “还真是一天都不落下。”黎锦荣促狭道。“每天一束花。”

    “嫉妒了?”姜熹抚着下巴,戏谑道,“你这次到京都,相了不少人啊,就没一个看对眼的。”

    “你可别说了,就上次有个女的,你也见过的那个,我回去都没有和家里人说什么,她倒是会恶人先告状,结果中间人去找我妈,我妈半夜给我打电话,把我骂得狗血淋头。”黎锦荣忍不住咋舌,“现在的女人啊,真是厉害,惹不起。”

    姜熹笑出了声,“总会遇到合适的,我还等着喝你的喜酒呢。”

    “这辈子都难!”黎锦荣无奈的摇头。

    车子门忽然被拉开,燕隋将一束包装精美的花放在后座,姜熹挑眉,“悠梦怀孕对花粉会不会有什么过敏现象啊。”

    “就是会吐,别得没什么。”燕隋笑着开车。

    而此刻黎悠梦正抱着一盆葡萄,一边看电视,一边拨通了燕隋的电话,燕隋正在开车,就直接按了免提。

    “悠梦——”

    “燕隋——”黎悠梦声音娇嗔,甜腻得几乎要把人溺毙其中。

    姜熹身子一抖,惊醒了燕小西。

    “唔——”燕小西揉了揉眼睛,往姜熹身上蹭了蹭。

    “咳咳——”燕隋轻轻咳嗽一声。

    “老公你感冒了!”

    “没有。”

    “那你咳嗽什么。”黎悠梦吃了口葡萄,“下飞机一个电话都没有,燕隋,你老实说,是不是在京都勾搭上什么小姑娘了。”

    “绝对没有,我一直陪着大哥相亲,都和大哥在一起,你不信我,回头问大哥。”

    “哼——”黎悠梦冷哼,“你敢多看她们一样,我就戳瞎你的眼!”

    “姨姨好可怕!”燕小西身子一抖。

    黎悠梦坐直身子,吐掉葡萄皮,“小西宝贝儿——”那宠溺的声音,让全车的几个人都身子一抖。

    黎悠梦要吃黎氏公司旁边的一家榴莲酥,这家的生意太好,需要排队,黎锦荣在车上等不及了,正好去公司拿点文件回家处理,几日不在,代办的事务太多。

    “熹熹,你要不要和我去公司坐坐,在车上也是闷着。”

    “我刷会儿新闻。”

    “我去!”燕小西已经快憋死了,从机场到黎家要一个半小时,他屁股坐得疼死了。

    黎锦荣本就疼爱燕小西,在门口超市给他买了个冰淇淋,牵着他就往里面走,就因为这事儿还闹出了不小的乌龙。

    “总裁好!”黎锦荣突然驾到,吓得前台的几个小姐,如临大敌。

    总裁不是去京都参加婚礼了嘛,怎么会忽然回来。

    黎锦荣看一眼她们面前磕了一半的瓜子,眸子森冷。

    “我请你们回来,是让你们上班吃瓜子的嘛。”

    “总裁!”几个女人垂头,不敢作声,黎锦荣是出了名的冷面冷心,她们不敢替自己求情,那只会让自己死得更快。

    “立刻给我收拾了,扣半个月的工资。”

    “是!”

    “我想吃!”燕小西看见零食眼睛都发光。

    “你想吃什么,我回头给你买,这些都是他们吃过的,不干净。”黎锦荣牵着燕小西走向电梯,眼神那叫一个温柔。

    “我去,那个孩子是谁!”

    “鬼知道!”女人低头将瓜子收到垃圾桶里,一脸怨色,隔了数秒才回过神,“什么孩子。”

    “你眼瞎啊,就总裁牵着的那个,长得也太漂亮了吧,小脸肉乎乎的,白得像个雪球,真想去捏一把。”

    “总裁家哪里来的这么小的孩子,小姐怀孕还不到两个月啊。”

    “该不会是总裁的私生子吧!”

    “怎么可能,总裁身边就没个女人。整天和曹秘书一起,公司都有人说,总裁以前被姜二小姐拒绝了,性趋向不正常了。”

    “可是那孩子是谁家的,总裁什么时候给过人那般好脸色。”

    “说得也是!”

    燕小西此刻正拿着冰淇淋送到黎锦荣嘴边,“舅舅,你也吃!”

    “真乖!”黎锦荣佯装咬了一口,他压根不爱这些东西。

    “你们看见没,总裁那副宠溺的眼神,这孩子要是和他没关系,我都不信。”

    “难怪总裁这些年谁都瞧不上,夫人给他介绍了多少名门闺秀啊,见都不见,他该不会是隐婚了吧,孩子都这么大了。”

    “有可能!”

    尤卫兰身子不好,到了夏天就很容易嗜睡,却被急促的电话铃声吵了起来。

    “喂——”

    “夫人,不好了,总裁带私生子回来了!”

    “你说什么!”尤卫兰直接从床上跳起来,为了全方位掌握儿子的动向,公司自然有她的钉子。“好你个黎锦荣,动作够快的啊。”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