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183 小西用钱砸人,谁是你姐夫(二更)

正文 183 小西用钱砸人,谁是你姐夫(二更)

    警局

    燕殊双腿盘着,袖子捋到手腕处,正在吃泡面,他不时抬头看着对面的两个男人,指了指面前吃了一半的泡面。zi幽阁

    “你俩要不要来一口?”

    没人搭理他。

    “你们要是不吃,就别一脸怨念的盯着我,影响食欲啊,我昨天开始就没吃饭,好不容易能吃上一碗泡面,我可不想消化不良。”

    依旧沉默。

    “你俩是哑巴了嘛,一大早跑过来,就是为了盯着我吃饭嘛!”

    “你的脸上有个葱花!”

    “噗——咳咳……”燕殊一呛,险些把泡面吐出来。

    “秦浥尘,你丫是闲得蛋疼是不是,一大早,你来我干嘛。”

    “咨询。”秦浥尘眉头紧蹙。

    “关戮禾,那你呢?”

    “我也咨询。”

    “我们特么的又不是感情专家,你俩有感情问题,都来找我干嘛。”燕殊拿着塑料叉,恨不得把这两个人身上都戳几个窟窿。

    “你不是经验丰富嘛。”关戮禾挑眉。

    “我特么就谈过一次恋爱,你从哪里看得出来我经验丰富了。”

    “感觉。”秦浥尘挑眉。

    “说吧,你俩都怎么了!”燕殊继续低头吃饭。

    “小笙又被我气回娘家了。”秦浥尘一脸怨念。

    “哦!”燕殊面不改色。

    “你丫那是什么眼神,你好歹给我表情啊。”

    “熹熹早就和我说过了,小笙回娘家的次数,每个月简直比女人的例假还准时!”

    “狗屁,哪有!”秦浥尘跳脚。

    “没有嘛?”

    “最起码有时候两个月一次!”秦浥尘垂头。

    “哦,那也蛮厉害的。”燕殊咋舌。“这次又是因为什么?”

    “秦承宇。”

    “但凡是个男人,你就吃醋是吧。”

    “真不愧是京都第一醋王。”关戮禾打趣道。

    “边儿去,我和燕殊说话呢。”秦浥尘冷哼,“小殊,不是我乱吃醋,我总觉得笙笙对秦承宇有点别的……”

    “哦!什么?”燕殊面不改色。

    “不正常。”

    “是嘛,然后呢!”

    “我就亲了她两口,她就回娘家了?”

    “你的嘴巴是她咬的?”燕殊挑眉,一个大口子,十分惹眼。

    “她还为了他咬我。”

    “分明是你把她逼急了,我家妹妹多理智的一个人啊,以前吃我和大哥的醋,现在都吃到你家大哥了,你挺厉害的,我看给你一双翅膀,你就可以上天了。”

    “我这是不是病啊。”

    “嗯,还挺严重的。”燕殊点头,不去搭理他,扭头看向关戮禾,“你呢,你和风辞又怎么了!”

    关戮禾看了看秦浥尘,过了数秒,才把事情和盘托出,秦浥尘眨了眨眼,“你就抱着她睡了一夜?什么都没做?”

    “亲了、抱了,也摸了!”

    “就是没做实事呗。”秦浥尘咋舌,“是个女人都会觉得自己是不是对你没有吸引力,好嘛。”

    “我去洗手间解决了!”

    “直接上啊,你去洗手间干嘛!”燕殊气结。“你个没用的东西,你以后出去别说认识我。”

    “我说关戮禾,你是不是把人家董小姐当兄弟啊,坐怀不乱啊。”

    “滚!”关戮禾气结,“我就是不想乘人之危而已。”

    “你什么时候如此正人君子了。”燕殊吃下最后一口泡面,“我早就和你说了,直接上啊,你非是不听。”

    “她都睡着了,我要是直接把她给强了,他肯定觉得我是个禽兽。”

    “你以为你不是嘛。”燕殊挑眉。

    关戮禾气得咬牙切齿。

    而此刻燕殊的电话忽然响了,是姜熹的。

    对面的两个男人,眼神立刻一亮,燕殊轻轻咳嗽一声,拿起电话,“喂——媳妇儿。”

    “还没忙完?”姜熹就是打个电话试试,若是关机了估计就是在忙,没想到通了。

    “刚刚忙完。”

    “那你现在在干嘛?”

    “和浥尘、戮禾一起吃泡面。”

    姜熹愣了一下,“为什么不回家吃饭?”

    “我……”

    “宁愿和两个男人一起吃泡面,也不回家吃饭?”

    “熹熹……”

    电话啪得就被挂了,对面的两个人快笑疯了。

    “你俩有功夫笑我,不如想想怎么哄你们自己的媳妇儿吧!”燕殊冷哼。

    这话一出,整个房间又瞬间变得安静下来。

    “泡面吃完了吗?”秦浥尘开口。

    “吃完了,还剩点汤。”

    “给我喝一口!”早上因为秦承宇他也没吃下饭,这会儿倒是有些饿了。

    “我也想……”关戮禾话音未落,就被燕殊吼了回去。

    “自己去买!”

    什么意思,两个人一大早跑过来和我抢泡面。

    *

    “少夫人,东西都收拾好了。”平叔将一个行李箱递给姜熹。

    “那我先去医院。”里面装的是燕老爷子的换洗衣物,平叔还得留下来看着厨师煲汤,一时半会儿离不开。

    “麻麻,我帮你拿!”燕小西说着拖着行李箱就往外面跑。

    “你慢点儿!”姜熹抬脚追了出去,刚刚出了燕家的大门,一辆车子就横在了她的面前。

    “舅舅——”燕小西趴在车窗上,骚包的黄色超跑,是楚衍的车子没错。

    可是从车上下来的人却不是他。

    楚澜已经在燕家门口守了两个多小时,可算是等到了姜熹。

    “麻麻,这个阿姨我见过。”

    “嗯!”

    姜熹昨晚就感觉到她的不善,果然是冲着自己来的,楚澜扣了扣车窗,姜熹缓缓摇下车窗,“楚小姐,好巧。”

    “我在等你。”楚澜今日穿着一身漂亮的正红色,居然和姜熹撞了颜色,只是她未出社会,还是显得学生气,看起来稚气未脱。“能找个地方谈谈嘛?”

    “开车跟我来吧。”姜熹握紧方向盘,一脚油门,车子就飞了出去。

    咖啡厅

    两个人相对而坐,燕小西低头,专心吃着冰淇淋,显然有燕小西在,楚澜显得有些放不开,不过姜熹垂头看了看腕表。

    “楚小姐,我待会儿还有急事,您有什么话,直接说吧。”

    “关于您和楚家的关系。”

    姜熹挑眉,果然是因为这个。

    “这个恐怕和你没有关系吧。”姜熹捏着勺子,慢条斯理的搅动着杯中的咖啡。

    燕小西抬头看了看姜熹,麻麻口气不太好啊。

    “我是楚家人,怎么会没关系。”

    “你是姓楚,却不是货真价实的楚家人,我不清楚你为什么随母姓,但是我和楚家的事情,似乎还轮不到你来插手吧。”姜熹猫眼慧黠,仿佛一眼就看穿了她的意图。

    “姐姐似乎误会我了,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纯粹想要见你一面。”楚澜笑得温柔,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

    “是嘛!”

    姐姐?

    姜熹轻笑,自己可没承认过自己有过什么妹妹。

    “姐姐,楚家没你想得那么单纯,大家族水都很深,外婆最近身体不太好,家里面的正在研究遗产问题,姐姐现在若是回到楚家,必然会成为众矢之的,姐姐现在生活幸福美满,肯定不想平白无故惹得一身麻烦吧。”

    “那是自然。”

    “姐姐也不缺钱,何必要蹚这趟浑水呢。”

    “那你是什么意思?”

    楚澜笑着从包中翻出一张卡,推到姜熹面前。

    燕殊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楚小姐,您这是什么意思?”

    “姐姐是个明白人,自然知道我是什么意思,你回去对谁都没好处。”

    “那个谁,是指你嘛。”

    姜熹单手托腮,拿起面前的卡,仔细看了看,“这里面是有几个亿啊!”

    楚澜一惊,心里暗忖。

    这个姜熹可真是狮子大开口,几个亿?怎么可能。

    “分财产啊,这个倒是有趣。”

    楚澜手指收紧。

    “我是不缺钱,但是也没有人讨厌钱多啊,你说是吧,妹妹!”

    楚澜脸色一变。

    “就楚家的财力,我就是分的百分之一,估计也不止你这银行卡里的数目。”姜熹笑着把卡往楚澜面前一丢,“我和楚家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

    银行卡掉在楚澜的裙子上,仿若被人狠狠打了一巴掌,脸有些疼。

    这女人着实不知好歹。

    “姐姐,我是真的为你好,你别误会我的意思,你想回去,我自然很欢迎。”

    姜熹笑了笑,这女人倒是能忍,窗户纸都捅破了,还要硬撑着。

    燕小西低头玩着手机,默默的给燕殊发了个短信。

    “姐姐,我不过是为你好,你别生气。”

    “我没生气。”

    “其实我真的是为你好,你还不了解我们家的事情,你的母亲和楚家的关系也不是你想得那么简单,你别看着大哥二哥对你很好,那不过是因为你没有触及到他们的利益,你若是回到楚家,事情可能就没有这么简单了,你若是因为这样和他们撕破脸,真的值得嘛。”

    “我也不是威胁恐吓你,楚家以前做什么,你也清楚,大哥这个人心挺狠的,我是担心你。而且你的孩子还这么小,若是真的出点事……”

    姜熹眸子陡然收紧,勺子碰撞咖啡杯,发出清脆的声响。

    “楚小姐,慎言!”姜熹拧眉。

    “不好意思。”楚澜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就是好心提醒你一下而已。”

    姜熹还没开口,就听见门口传来急吼吼的声音,一扭头,楚衍就着急火燎的冲了过来,一脸焦躁。

    “楚澜,你来这里干嘛!”

    “二哥,你怎么过来啦。”

    “怎么着,这里是你开的啊,你能来没我就不行?”楚衍挑眉,刚刚得了消息,他离得比较近,就小跑过来了,出了一身汗。

    这女人还真是一刻都不消停。

    “楚楚!”“二哥——”姜熹和楚澜居然同时给他递上了面纸和手帕。

    燕小西睁大眼睛,盯着楚衍。

    硕大的猫眼一眨一眨的,忍不住暗想,若是舅舅接了对面这个坏阿姨的面纸,他就不搭理他了。

    楚衍毫不犹豫的接过姜熹递来的手帕擦了擦额头,“往里面坐一下,累死我了。”楚衍宁愿和姜熹挤在一起,也不愿和楚澜坐一边,这让楚澜更是尴尬。

    她悻悻的缩回手,将面纸揉碎在手心中。

    “你怎么来了,喝点水!”姜熹拿起一侧燕小西喝了一半的果汁递给楚衍。

    “哥担心你,让我过来看看。”楚衍灌了一大口水,“她有没有和你说什么!”

    “你在说什么呢,我就是想和姐姐说说话而已,能说什么啊。”楚澜笑得人畜无害。“是吧,姐姐!”

    但凡是个成熟的人,都不会直接当着楚衍的面告状。

    楚衍这狗急跳墙的性子,指不定就把这里闹得天翻地覆,楚澜即使不说,f国的族人都会知道,这位姜小姐有多么的容不得人,多么的小家子气,

    所以楚澜认定姜熹不会说。

    姜熹从容的喝了口咖啡,这女人倒是有点意思,明知道自己不会说,还故意装得和自己多亲近一样。

    “姐,是这样嘛。”楚衍不信。

    就他对楚澜的了解,她可不会如此好心。

    “嗯。”姜熹点头。

    若是她如实相告,必然会落人口实,说她挑拨他们兄妹的关系,毕竟这事儿也就他们知道,楚澜打死不承认,她也吃亏。

    “麻麻——”燕小西不高兴了。

    “小西!”姜熹怎么忘了,自己身边还有这么一个惹祸精啊。

    “舅舅,这个阿姨欺负麻麻,你可要为麻麻出头。”

    楚澜看向燕小西。

    “你别瞪我,瞪我也没用,我又不是被人吓唬大的,你一上来就跟麻麻说,让她别回楚家!”

    “楚澜!”楚衍面色一冷,那是姜熹都未曾见过的严肃。

    “你别听一个小孩子胡说啊。”楚澜压根就没把燕小西放在心上。

    姜熹是成年人,她尚可琢磨她的想法,但是燕小西她就捉摸不透了。

    “明明还是你两面三刀,佛口蛇心,还要污蔑我,你这个阿姨怎么会这么坏啊!”燕小西直接站起来,一副要为民除害的模样。

    “你什么时候学的成语?”姜熹挑眉。

    “姐啊,现在是纠结这事儿的时候嘛!”楚衍一脸认真,姜熹考虑她家儿子的学习问题啊。“小西,你说,她都做什么了。”

    “就是让麻麻别回去呗,还扔了张卡给麻麻,也不知道里面有多少钱。”

    “你别胡扯!”楚澜还是第一次遇到条理如此清晰的熊孩子,一时乱了有些乱了方寸。

    “楚澜,小西说得是真的?”

    “不是,肯定是他胡说,小孩子的话怎么能信呢,肯定是有人教他的。”

    楚澜可没见过如此早熟的孩子,想着定然是姜熹教的。

    姜熹瞳孔放大,这女人真是厉害,都这样了,还不忘反咬自己一口。

    燕小西却忽然拿起自己的小背包,从里面发出自己的海绵宝宝的钱包,里面装了不少硬币,一股脑儿的全部倒在了桌上,“喏,小爷赏你的,请你以后别出现在我麻麻面前,不对,别出现在我们家所有人面前。”

    楚澜愣住。

    “是不是觉得少!”燕小西翻了翻钱包,居然从夹层摸出了一张百元大钞,姜熹瞳孔猛地收缩。

    “燕小西,你的钱我不是没收了嘛!”

    “私房钱!”燕小西摸了摸鼻子,“哎呀,等会儿,我现在在帮你出气,这事儿我们稍后再说!”燕小西说着把钱拍在桌上,“这总够了吧,拿着钱赶紧走吧。”

    “我……”楚澜一口气上不来,脸都涨红了。

    “还是不够嘛?”

    “你这女人怎么怎么贪心啊,这么多钱还不够嘛。”

    “我跟你说,这出来混,总要还的,你拿卡砸我麻麻,有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也会被人拿钱砸啊,我知道你没想过,瞧你这幅没见过世面的样子,是不是没见过这么多钱,我允许你震惊三秒钟,完了赶紧走,你不想我麻麻回楚家,我们家也不稀罕啊!”

    “嗯,我们家从没稀罕过!”

    楚澜一抬头,燕殊的脸撞入他的视线,他从后面直接把燕小西捞到自己怀里,看了看桌上的一把零钱,微微挑眉,“燕小西,你身上钱够多的啊。”

    “嘻嘻——”燕小西紧紧抱住燕殊,“粑粑,这个坏阿姨欺负麻麻,可坏了,还威胁麻麻,还不许麻麻告状,你看麻麻委屈的,都要哭了!”

    姜熹伸手捂着脸,燕殊戳了戳她的肩膀,“熹熹?”

    没那么脆弱吧,姜姒那种厚颜无耻的人都遇到过,会被楚澜几句话气哭?

    姜熹放下手,捏着眉心,“我哪里哭了。”

    分明是已经不想看自己儿子了。

    简直没眼看了。

    “楚小姐!”燕殊笑眯眯的看着楚澜,“你们楚家就是再有钱,我们也不稀罕,以后麻烦少找我妻子的麻烦,不然我可对你不客气了,即使你是女人。”

    “粑粑,尉迟叔叔说,好男人是不会和女人动手的。”

    “这世上除了你妈妈,我眼里没有别的女人。”

    “她是坏人!”

    “嗯!”燕殊点头。

    “熹熹,走吧!”燕殊握住他的手,倒是颇有深意的看了一眼楚衍。

    “姐,姐夫——”楚衍一看燕殊是真的有些生气了,立刻讨好的黏过去。

    “滚,谁是你姐夫!”燕殊炸毛。

    这小子,改口够快的啊。

    “姐——”楚衍可怜兮兮的看着姜熹。

    “我还有点事,得先走了。”

    “姐夫——”

    “我可不是你姐夫,少乱认亲戚,小心我揍死你!”

    “熹熹姐,是我姐,你可不就是我姐夫嘛。”

    “不好意思,我们熹熹还没承认,是你们楚家一厢情愿而已。”燕殊挑眉,“而且我看你们楚家也不是谁都欢迎熹熹,若是真的到了你们家,免不了要受气,我自己的老婆,自己都舍不得说一句,怎么能容许那些外人置喙一个字!”

    楚澜心里一惊,若说刚刚燕殊就是旁敲侧击的警告,现在已经是撕破脸了。

    “这事儿我会处理的,姐,你别生气,改天我和大哥请你吃饭。”

    “我们家有饭吃,不稀罕!”燕殊轻哼,一脸傲娇。

    “姐夫——”

    “楚衍,别以为我不敢打你。”

    “姐,你看姐夫要打我。”

    “楚衍,躲在女人身后算什么男人。”

    “这是我姐!”

    “好了,你们别闹了,爷爷还在医院等我呢,走吧!”姜熹推了推燕殊。

    “姐,改天我请你吃饭,姐夫,你要是有空也一起过来吧!”楚衍讨好的走过去

    “滚犊子,我不是你姐夫!”燕殊一脚踹过去,差点踢到他的屁股,拉着自己老婆就往外面走。

    楚澜还是第一次见到楚衍这般模样,已经魂游天际了。

    “楚澜,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我警告你,别打她的主意,否则我饶不了你!”楚衍扭头就走。

    楚澜气结,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她起身准备离开,楚衍又冲了过来,居然把桌上的零钱尽数收到自己口袋里,“这可是我们家小西的私房钱。”

    楚澜哑然失笑,她还是第一次被人用钱砸。

    若不是她太了解这位二哥,都要怀疑他是不是魔怔了,那对母子有什么好的,值得他这么护着,他们从小一起长大,难道不成还不如这个认识了几年的女人嘛。

    *

    “粑粑,你刚刚真是太帅了。”燕小西坐在燕殊腿上。“刚刚那个阿姨太过分了,好像谁稀罕他们家的钱一样,我们家有的是钱。”

    “钱?”

    “她说奶……”姜熹顿了一下,神色微变,“楚老夫人身体不好,楚家可能在谈分遗产的事情。”

    “那又如何?”

    “肯定不想我回去呗,这不是很好理解嘛。”

    “如果本来就是你的,干嘛不留着,反正不要白不要,气死那个女人才好。”燕殊轻笑。

    “对,气死她!”燕小西搂着燕殊的脖子,笑得欢乐。

    “我和你说正经的,你能别嘻嘻哈哈的嘛。”姜熹无语,一对活宝。

    “我挺认真的,你按照自己的心意来就行,管那么多干嘛,反正有我在,谁也欺负不了你。”燕殊说得挺随意的,倒是让姜熹心头一暖,低头一笑。

    “你之前就是活得太累了,总是想得太多,你管那个女人干嘛,和我们有什么相干,楚大哥和楚楚都那么喜欢你,楚奶奶对你如何,你心里更是清楚,干嘛为了不相干的人弄得自己心难受!喜欢干嘛就干嘛,多几个人疼你多好。”

    姜熹一夜难眠,都是被楚家的事情困扰的,被燕殊这么一说,倒是真觉得自己是庸人自扰了。

    “反正我和小西永远都在那里,是吧,小西!”

    “嗯嗯!”燕小西使劲点头,“粑粑,我的钱没了!”

    姜熹脸色一变,捏住燕小西的下巴,“燕小西,我给了你零花钱,请问那百元大钞是哪里来的。”

    “麻麻,我刚刚才帮了你,你不能过河拆桥啊。”燕小西眉眼闪烁,一直躲避姜熹的视线。

    “我刚刚帮你教训了坏阿姨,你不能一扭头,就六亲不认啊,你这样以后我都不敢帮你了。”

    “别转移话题。”

    “熹熹,你看儿子身上就几个钢镚儿,也太可怜了。”燕殊插嘴。

    “你闭嘴,就是被你惯的,有点钱就去买糖,他都有虫牙了,弄不好,就要拔牙了。”

    “有嘛,给我看看!”燕殊掰开燕小西的嘴巴,“呦——还真是!”

    燕小西撅着嘴巴,“我就喜欢吃嘛。”

    “等你吃得满嘴都没牙了,你就高兴了,本来就少了一颗半!”

    燕小西忽然脸色一变,抱紧燕殊,不说话了。

    姜熹轻轻咳嗽一声,该不会是生气了吧。

    “小西?”

    “哼——”

    “我不是故意提你那牙的,生气啦?”

    “让我牙齿掉光,丑死算了,哼——”燕小西最讨厌别人提起他磕断的牙了,姜熹还非要说。

    燕殊挑眉,一脸促狭的看着姜熹,那眼神分明在说,你看吧,把儿子惹生气了。

    姜熹也颇为无奈。

    “反正麻麻就是坏,我刚刚帮你去欺负坏人,你怎么不说我,现在居然这么对我,不活了!哼——”

    “那不是外部矛盾大于内部矛盾嘛,先一致对外。”

    “反正让我丑死算了!”燕小西躲在燕殊怀里,就是不肯看姜熹一眼。

    *

    楚濛匆忙结束会议,已经在去咖啡馆的路上了,接了楚衍的电话,眉头深锁。

    “总裁,还要过去嘛?”louis观察着楚濛愈发难看的神色。

    “去酒店吧。”

    “哪个!”

    “楚澜住的那个!”

    louis心里一惊,这是准备秋后算账了!

    ------题外话------

    楚衍:月初,给我滚出来,什么叫做狗急跳墙的性格,你给我解释一下!

    我:字面上的意思!

    楚衍:(╯‵□′)╯︵┻━┻

    我:熹熹,救命——

    楚衍:你喊燕殊也救不了你!

    燕小二:哦?是嘛!

    楚衍:哈哈,姐夫——

    燕小二:滚粗,谁是你姐夫!

    楚衍:……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