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182 没了吸引力,乱吃飞醋

正文 182 没了吸引力,乱吃飞醋

    董家

    董风辞双手抱胸,既羞赧又气氛,眼中带着一丝玩味的笑,盯着关戮禾。紫you阁

    关戮禾这张脸也不知道误了多少事,装得一脸天真无辜,“这个……我真的不知道啊。”

    “嗯?”董风辞拧眉,朝着关戮禾迫近。

    关戮禾心虚啊,可是脸上还得佯装淡定,往后退了几步,后背贴在门上,倒心里衣领,董风辞整个人已经靠了过来。

    “小辞,也许是你昨晚梦游,然后就……”

    “我梦游,所以在我自己的洗手间那个啥了?”董风辞挑眉,“那也得我有那个功能啊!”

    关戮禾轻轻咳嗽一声,“小辞,这么早,你饿不饿啊?”

    “饿!”董风辞气得咬牙切齿,这混蛋,大半夜的,居然爬到她的床上,自己却毫无察觉,也不知道这个混蛋昨晚都对自己干了什么。

    “那我们下去吃饭?”关戮禾笑得那叫一个天真无邪。

    关戮禾知道董风辞这是要发火了,得像溜。

    他一扭头,忽然一双葱白嫩藕般的手腕直接从他侧脸伸了过来,“啪——”的一声,直接按在门上,关戮禾心里咯噔一下,微微扭过头,董风辞放大的脸就在他面前,笑得格外灿烂。

    “跑什么啊!”温甜的气息尽数喷在他的脸上,一瞬间关戮禾就有些心猿意马了。

    “关戮禾,你丫当我是傻子啊,说,你昨晚怎么进我房间的!”

    “爬墙!”

    “能耐啊!”董风辞轻笑,“还有呢,对我做了什么。”

    “抱抱!”

    “就这样?”

    “亲了亲!”

    “还有?”

    “就摸了摸……”

    “摸你妹!”

    “你冷静点,我发誓,没有对你那啥!”

    “关戮禾,你丫几个意思!”

    “不是,小辞,你也知道,这几天,你爷爷一直纠缠着我,害得我连和你约会的时间都没有,我都好久没抱到你了,昨晚在燕家亲了,我这心里一直痒痒的,和猫抓一样,所以我就没忍住,爬到你屋子了。”

    “接着说。”董风辞几乎将关戮禾困在自己和门中间,关戮禾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

    他们的位置是不是反了。

    “然后没忍住,就去洗手间那个啥,就是忘了清理犯罪现场。”

    “你和我睡了一夜,结果都没碰我?”

    “哈——”关戮禾眼珠子一转,她纠结的地方是不是有些奇怪。

    “我是不是应该理解为,我对你没什么吸引力,你什么时候这么柳下惠了。”

    关戮禾睁大眼睛。

    “宁愿去洗手间,都没碰我,你厉害,你以后就和你的双手结婚吧!”董风辞说着抽回手,扭头就走,“出去,我要换衣服了。”

    关戮禾有点懵。

    这话题都偏哪儿去了,怎么扯到她有没有吸引力了。

    他自然是不肯走的,还是被董风辞踹出去的。

    关戮禾揉着屁股,关苏站在门口,憋得脸通红,“爷——”

    “滚,别在我面前碍眼。”关戮禾深深的感觉到,这女人心,海底针啊。

    而此刻口袋中的手机忽然震动起来,这一大早的,燕殊怎么给他来电话了。

    “喂——”

    “关小七!”燕殊声音嘶哑,就像是破损的大提琴。

    “燕小二,你丫是不是想搞事,不许这么叫我!”关戮禾气急败坏,这一大早的,一个两个的都要搞事是不是。

    “你这是磕枪子儿了啊,火气这么大。”燕殊手中捏着烟,往烟灰缸里面按了按,巴掌大的烟灰缸,已经被塞得满满当当,整个房间都充斥着一股浓烈的烟味。

    “有话就说。”

    “你待会儿还得来警局一趟,有事情要和你核实一下。”

    “嗯。”

    “帮我带个早餐。”

    “嗯!”

    *

    燕殊掐了电话,伸手捏了捏眉心,尉迟正好推门进来,被浓烈的烟味,呛得接连打了几个喷嚏,眼泪都要熏下来了,径直打开窗户。

    “队长,您少抽点,我去给您买个咖啡?这烟少抽。”

    “提神。”燕殊戒了烟之后,倒是没什么烟瘾,只是熬夜烦闷就会抽一点。

    “不是有人已经招供了嘛?”

    他们对昨晚抓捕的人进行了突击审讯,审讯一直持续到今早,所有人都精神疲惫。

    “关键的东西没有招供。”

    “关戮炎确实很难突破,想要他招供,简直比登天还难,和他对峙了几个小时,他说的话,加起来五个手指都数得过来。”

    “他很聪明,几乎所有的事情,不是假手于人,即使有人咬定是他在幕后主使,可是我们一点证据都没有。”这也是让燕殊最头疼的地方。

    “那只能希冀找到更加的证据,这样以后上庭,他就是想要反驳我们也有底气。”

    “嗯。”燕殊伸手压着眉骨,眉心拧成一团乱麻

    *

    秦家

    “小羽,东西都收拾好了嘛?”

    “嗯。”

    “我送你。”

    “爸,你这几天怎么这么闲。”秦序羽啃着包子,看着坐在对面的秦浥尘。

    “你什么意思?”

    “以前这时候,你应该在公司上班了,这几天怎么有空送我上学?”秦序羽眯着眼睛,恨不得把秦浥尘给看透了。

    “粑粑,我要吃那个!”秦小蛮倒是很开心,平常秦浥尘忙得都见不到人,这几天每天都可以陪她。

    “好。”秦浥尘不回答秦序羽的话,反而直接将秦小蛮抱到腿上,逗弄起来。

    管家急匆匆的从外面跑进来,一脸惊讶之色。

    “少爷,不好了。”

    “怎么了?”秦浥尘淡定的给自家女儿到了牛奶,神情咸淡。

    “大少爷来了。”

    “嗯?”秦浥尘挑眉,“人呢?”

    “就在门口。”

    “请进来。”

    “他怎么一大早来了。”燕笙歌换了衣服,从楼上下来。

    “大伯来啦!”秦小蛮眯着眼睛,秦承宇刚刚进来,就看见一个软萌的糯米团子朝着自己扑过来,他的眉头一紧,想要躲开,可是秦小蛮已经一把抱住了他的大腿。

    “大伯好。”秦小蛮嘴边一圈都是牛奶,两个羊角辫一晃一晃的,甚是可爱。

    “嗯。”秦承宇没有和小孩子打交道的经验,显得有些手足无措。

    “大伯!”秦序羽立刻起身,和秦承宇打招呼。

    “大伯快进来坐。”秦小蛮拉着秦承宇就往里面走。

    燕笙歌和秦浥尘对视一眼,都颇为无奈。

    秦序羽年长,也经历了不少事,对秦家的往事自然了解颇多,对秦承宇没有什么感情,自然也是亲近不起来的。

    秦浥尘夫妇可没有那种习惯,要把家里那些腌臜事和自家女儿说,秦小蛮对此可以说是一无所知,秦承宇见了她几次,倒是给她带了不少礼物,秦小蛮私心以为秦承宇就是好人,加上又是自己父亲的哥哥,秦小蛮自然觉得亲近一些。

    “大伯,你吃过饭了吗?要不要一起吃饭。”

    秦承宇瞧着秦浥尘一家和乐融融的模样,心底仿佛被一根利箭刺破一般。

    昨晚从警局出来,他就驱车直接到了秦家门口,已经午夜,不曾打扰他们而已。

    “加副碗筷,一起吃吧。”燕笙歌瞧着他下巴还有青色的胡渣,眼中都是红血丝,估计是一夜没睡,更别说吃早饭了。

    “我能借用一些洗手间嘛,想洗把脸。”

    “嗯,跟我来吧。”燕笙歌领着秦承宇到了一楼的洗手间,弯腰从橱柜中拿出新的洗漱用品放在琉璃台上,“我先出去了。”

    “等一下!”秦承宇拧开水龙头,抄起水,扑了把脸。

    “还有事?”

    “我们之前没有什么纠葛矛盾吧。”秦承宇声音透着一丝疲惫,眼神却坚毅冰冷,似是要把燕笙歌看穿一样。

    燕笙歌心里咯噔一下,虽然佯装淡定,可还是被秦承宇看出了一丝破绽。

    “第一次在秦家见你的时候,你就对我充满了敌意,虽然你什么都没说,但是我能感觉得到,我十分确定,之前我并未见过你,我真的不知道,你为何对我那么不喜欢,就算我是秦浥尘同父异母的哥哥,可能和他争财产,你也不应该在我没有自我介绍之前就用那种恨不得杀了我的眼神吧。”

    “我有吗?”燕笙歌哂笑。

    “太明显了,你那双眼睛很漂亮,威慑人的时候,也颇为凌厉,我记得十分清楚。”秦承宇拧着毛巾。

    两个人良久无语。

    燕笙歌看着他刷牙洗漱,脑海中不期然的闪过许多的片段,她一直觉得自己定然是黄粱一梦,做了个很真实的梦,可是当她见着秦承宇本人,那种从心底带来的怨念憎恶,几乎要将她的理智吞噬干净。

    她也曾经想过要报复秦承宇。

    可是转念一想,现在的她和秦承宇几乎没有一点关系,自己何必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人,把自己的生活搅和得一团乱呢。

    “你想吃什么,我让管家去准备?”燕笙歌神情咸淡,丹凤眼熠熠生辉。

    “我不挑食,你不用刻意准备。”

    “那我先出去。”

    燕笙歌说着就往外面走,忽然从一侧伸出一只手,一把将她扯入了一边的客房中,燕笙歌眼睛一花,整个人已经被男人圈在了怀中,铺天盖地的吻瞬间把她包裹起来。

    “唔——”燕笙歌双手抵在秦浥尘的胸口,试图推开他,他这一大早的发什么疯,弄得自己有点疼。

    “笙笙——”秦浥尘咬住燕笙歌的嘴唇。

    “你干嘛啊。”燕笙歌嗔怒的瞪了她一眼。

    “你和秦承宇到底是什么关系。”

    “我们是什么关系,你不知道嘛。”燕笙歌用力,想要将他推开,奈何力量悬殊,自己对他的压迫根本无力反抗。

    “我说的是我不知道的。”秦浥尘扣住她的腰,将她整个人按向自己。

    “我说了,我……嗯!”话音未落,秦浥尘又一次咬住她的嘴唇。

    这个吻比之前的更加凶猛,吮吸得燕笙歌嘴唇舌头彻底麻掉,她吃痛,眉头拧起。

    秦浥尘,你个混蛋,老虎不威,你丫当我是病猫啊。

    燕笙歌心里一横,直接张嘴猛地一口咬住秦浥尘的下嘴唇。

    “嘶——”秦浥尘五官皱在一起,立刻松开嘴。

    嘴唇立刻冒出了几颗血珠,桃色的唇瓣,立刻变成了邪肆的红色。

    “你咬我?”

    “我特么的恨不得现在就剁了你,你个混蛋,疼死我了。”燕笙歌摩挲着嘴唇,一脸懊恼。“你为了秦承宇咬我。”

    “秦浥尘,你特么的再说一句!”燕笙歌气急败坏。

    这混蛋,吃醋就罢了。

    还喜欢胡乱吃醋。

    “难道不是嘛。”被燕笙歌这一吼,秦浥尘忽然有些心虚,整个人立刻萎了。

    “我和秦承宇到底有没有关系,你心里不清楚嘛,我俩认识多久了,这么多年,我的一举一动,你比谁都清楚,怎么着,现在说我和别的男人有关系?”

    “我没有!”

    “那你是几个意思!”燕笙歌气得跳脚。

    “我就是觉得你对他好像有点不一般。”

    “哪里不一般。”

    “就……”

    “秦浥尘,我俩认识这么久,结婚都这么多蔫了,一起经历了多少事情,你居然不信我,你给我起来,我要出门了!”

    燕笙歌忽然推开他,大步朝着外面走。

    正好秦承宇从外面出来,看着燕笙歌气呼呼的从一间屋子出来,秦浥尘一脸郁色的跟着,嘴唇都被咬破了。

    他微微挑眉,这一大早的,两个人真是够激烈的。

    “笙笙——”

    “小羽,吃饱了嘛。我送你去学校。”

    “好啦!”秦序羽从凳子上跳起来,抱起书包,就跟在燕笙歌身后。

    爸爸又惹妈妈生气了。

    “小蛮,你不是一直嚷嚷要去找轩叔叔玩嘛,走不走!”

    “走!”秦小蛮丢了吃的,立刻跑到燕笙歌身旁。

    不等秦浥尘开口,燕笙歌带着两个孩子就立刻出了门。

    “大少爷,您的早餐。”管家对这种情况已经见怪不怪了,秦浥尘爱吃醋,只要是雄性生物的醋都吃,自然经常惹得燕笙歌心里不快。

    一言不合,燕笙歌就爱带着两个孩子回娘家。

    人家夫妻的事情,秦承宇自然没资格管,坐下吃饭。

    “少爷,您的早饭还吃不吃?”管家询问。

    “吃!”秦浥尘一屁股坐在凳子上,拿着筷子,险些把包子戳成了一个刺猬。

    秦承宇还是第一次见到秦浥尘如此幼稚的一面,哑然失笑。

    “一大早过来,你该不会是要吃早饭的吧。”

    “我把父亲留给我的那点股份已经转给你了,今天你就可以去公司继续上班。”

    “你这是几个意思?”秦浥尘挑眉。

    “我对秦氏本来就没有兴趣,这原本就不是属于我的东西。”

    “那可是秦氏。”秦浥尘一脸促狭的看着秦承宇,“股份都不要了?光是每年的分红,就足够你一辈子衣食无忧了。”

    “君子爱财取之以道。”

    秦浥尘轻笑,“君子?”

    “还有这个!”秦浥尘从口袋中摸出一张纸,放在秦浥尘面前,上面是秦氏内部高层的名单。

    “什么意思?”

    “从我接手秦氏开始,谄媚邀功,给我送礼的所有人,你自己看着办吧,能用则留,不能用尽早赶出公司。”

    秦浥尘看着密密麻麻的名单,这人数比自己想象得要多。

    “你辞去了ck的职务,这事儿在业界已经传开了,以后估计很难有大公司敢用你。”秦浥尘接过名单,这倒是省了自己不少力气,不要白不要。

    “等事情彻底了解,打算出国,这几年攒了不少钱,准备好好休息一段时间。”

    “不回来了?”

    “你想我回来?”秦承宇挑眉,“看不出来,你对我还有这份感情。”

    秦浥尘拧眉,他还是第一次和秦承宇如此平静的交谈,这个男人冷心冷面,居然还会开玩笑,这世界是真的玄幻了。

    “你想得有些多。”

    “别总是惹笙歌生气……”

    “啪——”秦浥尘筷子陡然收紧,包子被戳了一个大窟窿。

    “你们结婚这么久,什么事没经历过,她是个好女孩,你这醋劲也太大了,我和她八竿子都打不着,也不知道你吃的哪门子飞醋。”

    “你太给自己脸了,吃你的醋,想太多了吧。”秦浥尘咬牙。

    “是你表现得太明显了。”秦承宇喝了口豆浆,“她是个好姑娘,一定要好好珍惜。”

    “她的好,我比你清楚!”

    秦承宇无奈的一笑,“怎么遇到她的事情,你如此孩子气,年纪不小了。”

    “秦承宇,我给你订飞机票,赶紧滚吧!”

    秦承宇一愣,脾气倒是挺大的。

    ------题外话------

    ╮(╯▽╰)╭秦浥尘,你说说你,又把媳妇儿气回娘家了!

    秦浥尘:我没有!

    我:让你乱吃醋。

    秦浥尘:是她太不正常。

    燕笙歌:你说谁不正常,你再说一遍!

    秦浥尘:老婆——人家错了!

    燕笙歌:回家跪遥控器!

    *

    推文《王牌军婚之持证上岗》爱吃香瓜的女孩

    言曦的父亲是名狙击手。

    言曦的哥哥是名神枪手。

    所以当接到给父亲的支援信,言曦像古代的花木兰那样,办了个假证就怀着荡漾的心直奔目标地。

    但在她到了那里后,完全荡漾不起来。

    *

    没有电视里升国旗时帅得一塌糊涂的兵哥。

    没有牛逼酷炫用眼神就让人下跪的指挥官。

    没有和谐有爱无所不能上天入地的战友们。

    当她好不容易成为z国第一狙击手时,却栽在了她的长官手里。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