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 > 优发娱乐官网 > 军门蜜爱之娇妻难驯 > 正文 181 臭不要脸,关爷翻墙(二更)

正文 181 臭不要脸,关爷翻墙(二更)

    警局

    关戮禾的目光在燕殊和秦承宇两个人中间来回逡巡。

    他们明显是暗中达成了某种默契,只是这两个人已经对视很久了,这是准备看到地老天荒不成。

    “还看呢,还含情脉脉的!”关戮禾打趣道。

    “滚粗,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燕殊冷哼。

    径直朝秦承宇走过去,“事情已经结束了,你有什么打算?”

    秦承宇勾着嘴唇,无奈的耸了耸肩,“先去一趟秦家吧,找一下浥尘。”

    燕殊点头,“你若是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提。”毕竟今晚这事儿,如果没有秦承宇提供消息,他是不可能躲过关戮炎的追捕,更不可能说抓了关戮炎此刻平安无事的站在这里。

    “如果我提出见一下姜熹呢?”

    “从我尸体上踏过去!”

    “哈哈——”秦承宇大笑。“这就是你说得,要求尽管提?”

    “你不能触碰我的底线,她就是我的底线。”

    燕殊拧眉。

    这小子。

    还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若不是看在他有利用价值,那天晚上他就把他按在地上胖揍一顿了,我自己的媳妇儿自己都看不够,什么时候轮得到你来看了。

    “李警官,既然没事的话,我就先回去了。”秦承宇看着李询。

    “嗯,不过最近不要离开京都,随时会找你。”

    “嗯!”秦承宇和关戮禾颔首示意,就径直离开,倒是潇洒。

    关戮禾伸手直接搂住燕殊的脖子,“我还以为他突然变节,和你合作,是被你强大的人格魅力吸引,没想到是因为熹熹啊!”

    “你别搞事!”燕殊拧眉。

    “秦大少是何时看上熹熹的,藏得够深的啊,我都没看出来。”

    “你能滚回家嘛,不想看到你。”燕殊眉眼微微挑起,“关戮禾,你最近是不是太闲了,准备给自己找点事。”

    “我这不是终于放下心头大石了嘛。”

    “好歹也是我帮你解决的,你不感谢我就罢了,还来膈应我。”

    “改天请你吃饭。”关戮禾笑了笑。

    “我说你有这功夫在我面前浪荡……”

    “你怎么说的话,什么叫做浪荡,你丫才浪荡。”

    “我看你这模样,给你双翅膀,你就能上天。”

    “滚犊子!”

    “你有功夫在我这里磨蹭,不如想想如何早点把风辞拐回家。”

    “什么叫拐回家,我要明媒正娶。”关戮禾一提起这事儿,这心里还挺憋屈的。

    “你说我一表人才,玉树临风的,董爷爷怎么到现在还是和防贼一样防着我。我有那么可怕嘛。”

    “你要吃了他孙女,他家就一个独苗,没把你打死就不错了。”

    关戮禾白了燕殊一样,就知道从他口中就没有一句好话。

    “需不需要我给你支一招!”燕殊笑得那叫一个荡漾。

    关戮禾伸手摸了摸眼角的疤痕,狐疑的盯着燕殊。

    “你这么看我干吗,我好心好意要帮你,你这是什么眼神?”

    “说吧,要什么条件?”

    “你这话说的就没意思了,我们好歹从小一起长大,这点情分都没有了嘛。”燕殊笑着压低声音,附在关戮禾耳边。

    李询本来还想八卦一下来着。

    以前没接触关戮禾,总觉得像是阎罗恶魔般难以靠近,或许这张皮相太具有迷惑性,现在看着,倒觉得是翩翩美男子。

    他看着关戮禾耳朵由白变红,整个人变得越发鲜活生动起来。

    “嗯?听懂了嘛!”燕殊笑得那叫一个春风荡漾。

    “你也给我滚!臭不要脸的!”

    关戮禾气结,脸都红了。

    李询和一众警员都十分好奇,这燕二少到底和关爷说了些什么,居然把他脸都说红了。

    “听我的准没错。”燕殊拍了拍他的肩膀,“加油。”

    “你滚!”

    “爷——”关苏和关南带着一众人快步走过来。

    “怎么都来了,不用搞这么大阵仗,我一直很低调的。”

    李询嘴角抽了抽。

    低调?

    您也真好意思说。

    果然他们那群人就没一个是要点脸的,也就是燕大少还正常点,三观超级正。

    李询之前还没有调到重案组的时候,也会随着被安排去巡逻,最怕的就是关家出事,那简直就是灾难,弄不好就是几百人的混战,直接变成公众事件,到时候他们都是要承担责任的,关戮禾若是出行,不然是十几辆黑色劳斯莱斯幻影,简直就是把人生当秀场。

    “夫人不放心您,非要过来。”

    “小辞来了?”关戮禾立刻变了张脸,那一副情窦初开的模样,关苏都不忍直视。

    简直没眼看了。

    “夫人在楼下车内,让我们上来接你。”

    “她不是去医院了嘛。”果然自己比她爷爷重要。

    “董老爷子也在。”关苏这话说完,关戮禾有点懵。

    都这么晚了,这位老爷子还真是有兴致。

    “赶紧回去吧,我和你说的事情,别忘了。”燕殊笑着拍打着关戮禾的肩膀,笑得那叫诡异。

    关戮禾瞪了他一眼,扭头往外走,不给他一个眼神。

    燕殊笑了笑,“关戮炎呢,带我去看看吧。”

    “嗯!”李询领着燕殊往里面走。

    *

    警局门口不仅除却有关家的车子,还有大批记者,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自然都想拿到第一手独家,本来见着出来的人,快门都按起来了,一大群黑衣人从四面八方涌出来,直接挡住了他们的镜头。

    也不说话,就是盯着你看,吓得他们立刻收起了相机。

    关戮禾戴着墨镜,快步走到停在警局正门口的车前,刚刚拉开车门,正好瞧见董风辞,心里大喜,抬脚就要上去。

    忽然从另一侧伸出一个拐杖,直接戳住他的大腿内侧,抵住。

    关戮禾心头一凛,再往里面看了看,董老爷子居然就坐在董风辞身侧。

    “混小子,干嘛呢!”

    “董爷爷好。”

    “滚去前面坐。”

    “好!”

    即使被骂了,还得保持微笑啊。

    董风辞看着关戮禾吃瘪的委屈模样,低头嗤笑。

    关戮禾几乎没坐过副驾驶,瞧着后面的董老爷子和董风辞头靠头讨论燕家的事情,心里和猫抓一样难受。

    “董爷爷,这么晚了,您怎么还不回家睡觉啊。”

    “要你管!”

    关戮禾默不作声。

    开车的是关苏,他颇为同情的看了一眼关戮禾,爷啊,您也有今天。

    “我就是关心你的身体健康而已。”

    “我若是回家睡觉了,你是不是就可以对我孙女上下其手了。”

    “绝对没有,我和小辞一直坚守底线。”

    “是嘛!”董老爷子摩挲着拐杖,眉眼凌厉,关戮禾相信,若是自己说错话,他绝对会一拐杖砸上来,不带一点犹豫的。

    “爷爷——您都在想什么呢!”董风辞显得有些尴尬。

    “我就是想看看,这小子还能多不要脸,他是个有底线的人嘛,居然口口声声说坚守底线,这是我今年听过最好笑的笑话了。”

    关戮禾摸了摸鼻子。

    透过反光镜一直看着董风辞。

    她挽着董老爷子的胳膊,正和他咬耳朵,樱桃小口一张一合,眉眼噙笑,万般风情,妩媚动人。

    关戮禾喉结微微耸动,关苏正好瞧见了,瞳孔猛地睁大。

    爷——

    您是有多饥渴啊。

    关戮禾一道凌厉的目光射过去,关苏立刻扭过头,安心开车。

    车子直接驶入董家,关戮禾立刻贴心的帮董风辞拉开车门。

    董风辞握住关戮禾的手,柔弱细腻的触感,让关戮禾心神一震荡漾,这几天没好好抱过她了,今晚亲了几口,这心里就有些憋不住了。

    加上刚刚燕殊的话,关戮禾眸子越发深沉。

    董风辞从车里出来,身子趔趄了一下,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就直接撞进了关戮禾的怀里,某人心里得意,立刻扣紧。

    “咳咳——”董老爷子咳嗽几声。

    “小辞要摔倒了。”关戮禾被他看得有些悻悻然。

    “那你也该抱够了吧。”董老爷子轻哼。

    董风辞笑着推开关戮禾。

    “还不过来帮我开门,想追我家孙女,不讨好一下我嘛!”

    关戮禾立刻认命的跑到车子另一边。

    “董爷爷,我扶您?”

    “我腿脚挺好,不用你扶,风辞,过来!”

    关戮禾面色凝固,腿脚好,所以您要你孙女扶,不要我是吧,逻辑很好,很强大。

    “董爷爷,小辞,那我就先……”

    “这都十二点多了,就在这里睡吧,家里有房间。”董老爷子这话一出,关戮禾大喜,这是不是说明,今晚有机会……

    “我们睡二楼,你睡一楼,负责看门!”

    关戮禾笑容凝固在嘴角。

    本来还以为今晚总有机会接触董风辞了吧,董老爷子这大半夜的,愣是拉着他杀了几盘棋,直到他困了,这才离开。

    董老爷子身子不好,所以董家一楼常年有人值班,以防发生意外,关戮禾要想上楼,还得通过董家的下人,他们已经被董老爷子叮嘱过,根本不会让他进去。

    董风辞最近因为公司人事变动,已经累到不行,洗了澡,躺在床上就睡着了,有人翻窗而入,她都不曾察觉。

    董家是独门大院,周围都是一大片草植,一楼都没有防护栏,所以关戮禾很容易从窗户跳出来,他已经很久没有爬过窗户了,没想到身手都没生疏,董风辞的房间,他是很熟的,爬上阳台,小心翼翼的拉开窗户。

    里面寂静无声,没有一点动静。

    柔粉色的纱帘拉开,他就瞧见董风辞熟睡的脸,抱着被子,睡得很熟,黑色发丝,雪白的肌肤,柔黄色的床单,让人褪去了白日的强势妩媚,倒是多了几分小女人娇憨。

    董老爷子在董叔的搀扶下,洗了澡,董叔拿着毛巾给他擦身子,“这燕二少是真的不容小觑啊,已经有魄力处理这等事情,假以时日,恐怕整个京都都无敌手。”

    “早年这个京都就无人敢去触他霉头了。”董老爷子轻笑,“这小子胆大心细,我之前就断言过,这燕家以后是燕殊的。”

    “燕大少也不差啊。”

    “燕持这孩子是不错,但是他无心仕途。而且他早年花了太多心思在叶繁夏身上。”

    “断送了最好的从政生涯,不然以他的人才,以后定然可以撑起一片天。”

    “有人说他笨,明明是燕家长子,却偏把家主之位拱手相让,其实不然,我瞧着燕持挺聪明的,他从小就明白,自己要的是什么,他要那女娃娃幸福,若是卷入这个大染缸,抽身都难。”

    “可是燕二少又不笨啊,他也不是非要担起家族的责任啊。”

    “这就不懂了吧,燕殊要给姜熹幸福,就需要一搏,我听风辞说过他俩的事情,燕殊这小子盯着人家小姑娘很久了,姜熹父母过世,第一个给她安全感,将她救出水火的人就是军人,燕殊这是投其所好,顺便也就承担起了家族的责任,你以为按照这小子的精明程度,真的不为自己盘算嘛。”

    “反正我是看出来了,燕家这两位都是痴情种。”董叔笑着给董老爷子穿好衣服。

    此刻有人敲门,董叔和董老爷子对视一眼,似乎都有数了,定然是关戮禾有动作了。

    “什么事?”

    “关七爷爬墙翻船进了小姐的房间。”

    “呦——这堂堂关家的掌权人,居然爬墙翻船,这脸面都不要了。”董老爷子轻哼。

    “要不要……”董叔指了指东面,那是董风辞所在的方向。

    “算了,早点睡吧。不早了。”

    董老爷子一挥手,反正今晚留他过夜,就知道他不会安分。

    *

    关戮禾在窗边足足站了五分钟,直到董风辞翻了个身,他才猛地回过神。

    开了窗户,冷气一直往外跑,董风辞觉得燥热,抬脚踢了下被子。

    她的睡衣轻薄,就好像蝉翼一般,而她居然内衣都没穿,仅穿了一条白色蕾丝内裤,看得关戮禾身体一阵燥热。

    好像有股热流从下面直接钻入脑海。

    燕殊的话直接蹦了出来。

    “没有别的办法,就是……干!”

    关戮禾真的很想踹他一脚,干毛线啊,这个不要脸的东西。

    关戮禾扭头缓缓关上窗户,一边走,一边把衣服给脱了。

    董风辞哪里知道,此刻正有一头狼朝着自己迫近。

    床的一侧忽然陷了下去,董风辞嘤咛一声,整个人已经被关戮禾搂在了怀里。

    “唔——”董风辞不安的扭动身子。

    好热。

    关戮禾身上滚烫,而她身上冰凉,弄得她很是难受,试图远离热源,可是关戮禾哪里管得了那么多,面对如此温热馨香的美人儿,又是自己心尖尖上的,怎么可能忍得住,身子动了动,寻了个舒服的地方。

    “嗯?”董风辞觉得难受,可是身体动弹不了,这身体怎么变得越来越热了!

    董风辞此刻半梦半醒,“难受——”

    关戮禾低头吻住她的嘴唇。

    她真的太累了,关戮禾啃了半天,这怀里的人愣是没醒,反倒是自己身体已经有了反应,这若是在她睡梦中,就把她给那啥了。

    按照她的性格,第二天醒来,非得切了自己的命根子不可。

    思来想去,关戮禾松开怀里的人儿,跑去了洗手间,自己解决。

    回到床上继续搂着董风辞睡觉。

    董风辞第二天醒来,看着自己身侧被蹂躏得不成样子的床单,心里还在狐疑,自己睡觉挺老实的啊,昨晚自己翻身这么厉害?

    不过昨晚睡得着实不好,梦里面有个洪水猛兽,一直抱着自己,不许自己走,肯定是自己梦魇了,挣扎得太厉害。

    董风辞翻身下床,准备去洗漱。

    整个人就愣住了!

    “啊——”

    关戮禾正在一楼陪董老爷子用餐,听着楼上的尖叫声,抬脚,非一般的冲了上去。

    一把将门撞开,就看见董风辞裹着睡袍,站在洗漱间门口。

    “小姐,您怎么了!”董家的保安也冲了上来,手中还拿着电击棍。

    “关戮禾,你给我进来,你们都出去,我有话和他说!”

    关戮禾咽了咽口水,走到她身边。

    我去,昨晚在浴室那啥之后,居然忘了收拾。

    “请问,这满地的卫生纸是怎么回事!关戮禾,你丫别告诉我,昨晚有人偷进我的房间上厕所了!”

    ------题外话------

    关关啊,你说说你,燕殊都给你指了明路了,直接上啊,你犹豫啥啊……

    关关:我要保命啊。

    我:你放心,你是她老公了,她哪儿敢下狠手啊,最多半残。

    关关:你走——

    我:你瞧你把人家洗手间搞得,真是不忍直视!

    关关:你走不走,不然我要揍人了。

    我:那你说,你昨晚在人家洗手间干嘛了……

    关关:(╯‵□′)╯︵┻━┻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